一位老师的自白:中考,是一场改变我命运的战役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6

01


硝烟弥漫的高考之后,紧接着就将迎来一年一度的中考。


有人认为,中考是小考,高考是大考。


昨天,我们群里的几个老师在讨论,他们说:其实中考比高考更关键。


因为中考决定孩子能进入普高还是进入职高,这个是最现实的问题。


其二,就算进入了普通高中,好的高中和差的高中的区别也是蛮大的。


第三,中考是不能重来的。因为初中属于义务教育,是不能复读的。中考对孩子今后的学途,几乎可以说是一锤定音。


我没有高考,只有中考。


我记得我跟我的好朋友说过,也曾跟我的学生说过:中考,或者说“好好学习”,对于我的意义很是重大,因为它改变了我的命运。


尤其是二十多年前,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是属于“农二代”,都是没伞的孩子,没有显赫的父母,没有厚实的家底,


我的眼界很窄,在我看来,假如考不上高中,那么出路不外乎两种,一般是在十里甸镇上学裁缝,或者去十里甸的工厂当工人。


也有别的出路的,那就是去外地学裁缝,或者去外地的工厂当工人。


无论是学裁缝还是当工人,都不是我想要的前程。


我那么爱看书,那么勤奋学习,总觉得我的未来是和知识有关,我的学习生涯不应该在初三的夏天就戛然而止,我应该有更好的将来,将来也有我想要的东西。


02


本来,之前我是以年级第三、班级第一的成绩进入初中的。


在整个初一,我的学习成绩还算稳定,基本上保持班级前列。但是经过初二的颠簸沉浮,我渐渐觉得学习比较吃力。


我就是从那时候起,知道自己在学习上并不是天赋异禀,在初三伊始,我的班级排名稳定在前五、六,而这个名次跟第一的分数相差几十分,所以,我的成绩并不出众。


除了语文和作文出类拔萃以外,我其他科目都温温吞吞的,分数不高不低,名次不上不下。


说优秀吧,离冒尖还差一截。说差劲吧,在老师看来确实有进步的空间。用一句当老师的口头禅,那就是“这个孩子抓一抓,成绩还能上来。”


至今我还记得数学老师看着我试卷上的分数摇头叹息;还记得物理老师对我说:“你物理略差些,干脆你当物理课代表,有问题及时问我。”还记得教英语的老教师完全是放弃的语气:“你这分数再加20,都够不上优秀。”


我说这些,并不是怨恨老师,我现在当了老师,我比谁都体谅我的老师当时的心情,他们心里一定在为我着急:“姑娘,你加把劲啊!分数再高一点啊!”


03


那时的初三教室里,在座位的安排上,已经根据学生的平时成绩和学习态度划分了严格的界限。


最前面两排的,是孺子可教的,是有希望考上高中的,不管个子高矮,一律坐在前排,属于“重点保护动物”。


三、四两排的,是成绩不中但是态度良好的,一般女生居多。


毫无疑问,最后两排的属于“野生动物”,根本没心思学习的,老师也放任不管,只要你不影响其他同学学习,你哪怕上课睡觉都没人叫醒你。


其实我挺羡慕那些在课堂上呼呼大睡的同学的,因为我自己也很困,困到不行。


我清楚地记得,我在英语课上昏昏欲睡,强撑着不要闭上眼睛,我知道,只要我的眼皮子一合,铁定睡过去。


然而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秒睡过去了。


却听得英语老师大喝一声,把我惊醒,我不得不睁大眼睛,强迫自己继续认真听讲着。


我用过风油精提神,也掐过自己的大腿,也让同桌晓萍掐我的手臂,使出各种方法跟如山倒的瞌睡较劲。


04


我为什么那么困?因为我熬夜。


常常熬夜到过了十二点。


班主任曾教导我们:下了晚自习已经不早了,顶多带一门功课回家再看看,别睡太晚。


我不!


我把几门功课的课本都带回去了,满满的一车篮子。到了家,我把门一关,坐在书桌前跟课本死磕。


我还是要说,我真的不属于特别聪明的孩子。我不像班上的慧同学,轻飘飘地解决数理化的思考题;我不像武同学,一直稳居班级第一;我不像小娟同学,学有余力,看课外的英语语法……


我都不行。那我怎么办?


我有最简单最直接最基础最笨的方法。


那就是死记硬背。英语单词、短语、课文我一遍又一遍地在嘴里咀嚼。


考卷上,会的题目不谈,凡是我做错的题目,老师白天评讲了,我晚上会逐条消化、过关,通通弄会了,弄懂了,掌握了。


再试着举一反三,总之要做到下次再出现这样的题目,我坚决不错,不失分。


我没有特别聪颖的大脑,但我有最端正最积极的学习态度。


人说“笨鸟先飞”,就是说的我啊!我就是那只“笨鸟”!


人家一遍能过,我两遍、三遍,我不信掌握不了!


也许有人会笑我:这不是死学么?这不是硬学么?


对!就是“死学”!就是“硬学”!


不要小看“死学”,我就是“死学”的受益者,我深有感触。


通往目的地的路有许多,有的人大路坦途,有的人要颇费一番周折,也许泥泞,也许坎坷,只要不断地朝前走,不停滞,不折返,也一样可以到达目的地。


05


临近中考了,几次模拟考试下来,我的名次还是在五名左右,再看看自己的总分,对照往年的录取分数线,恐怕我只能上本镇的张湾中学了。


而我的爸妈早就说过,假如只考上了张湾中学,那就不要继续上学了。假如需要买分数上城里的高中,那更是不可能的,家里没有余钱支付高昂的“建校费”。


那样的夜晚,那样的我,是多么的焦虑啊!


我想好好学,我想学好,可是为什么分数上不去呢?


难道我真的一辈子跟缝纫机厮守?或者跟冰冷坚硬的机器为伴?我要告别书房、告别学校,泯灭于时光?


我对自己说:不能停止努力啊!


怎样才能实现逆袭呢?


我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用来睡觉。


在校时间肯定认真听讲。其余的时间,我也毫不松懈:早上早早起床,背英语单词短语课文;中午一吃完饭就坐在房间里琢磨数学题;傍晚是不回家吃饭的,在学校小卖部买一袋干脆面,囫囵啃了当晚饭,在教室里看数学看物理看化学;晚自习后是回家整理错题。


书上的数理化公式我滚瓜烂熟,书上出现的题目在哪一页、该怎么解我都知道,英语书里的课文我张口就能背。


真的,我做到这些,真不是我特别聪明过目不忘,而是机械地反复背诵、反复练习。


我记得我爸妈跟邻居们说:等到中考结束,一定要让她好好睡几天。


06


我这么写,并不是说,上师范是多么荣光,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而事实上,我也一直遗憾,我没能经历三年的高中,没有高考,没有上大学。这真的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常常问自己:假如我上了高中,我又是怎样的命运?我会比现在更好吗?


也许还不如现在,毕竟,我真的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学生,在高中三年我还能不能像初三那样全力以赴一往无前?大学呢?都是未知数。


毕竟,当老师是我小时候的理想。毕竟,师范的“三字一话”都是我的擅长。毕竟,我跳出农门了。


——这些都是我关乎自身的思考。


当然,我也不是说当裁缝、做工人就低人一等。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那么,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顶反感“读书无用论”。


那些“大学生给初中生打工”的言论,我是见一次批一次,这些言论只不过是熬给学习失败的人喝的毒鸡汤,是不愿意努力的人们安慰自己的心灵罂粟罢了,并希望推己及人。


不要跟我说真有“大学生给初中生打工”,不要拿个例当普遍。起码我见识的范围内还真没有这样的例子。


事实上,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获得的选择机会越多——学习、受教育,真的可以让人有机会实现阶层跨越。


我记得那年十月一号放国庆假,我走在十里甸街上,遇到一个初中同学,她告诉我,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三个女同学都在桥下的裁缝店里当学徒。


我当时在想,假如我不努力,假如我中考失利,那么那间小屋里的缝纫机,就会有我的一张。


07


这篇文章,是我的真实经历,说的都是大实话。


你别笑话我没高考、只好拿自己中考这事儿出来嘚瑟。


我不是嘚瑟。


我想告诉正在上学的你,不管是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不管你面临哪一级的考试。


我想说,你可以不聪明,但是不能不上进;你可以不出色,但是不能放弃;也许前途未卜,但你要认准目标,全力以赴。


岂止是学习,在生活、工作中,也同样是这个道理呀!


你只要负责埋头努力前往,上天对你自有考量。


你的顽强拼搏,不会让你失望。


与你我共勉。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