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高考,如是而已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8

所谓高考,如是而已



文/士攸的猫

其实这篇推文在很早的时候就想好了,但之前正值高考月,所以迟迟没有发。现在刚好高考结束,离放榜还有些时日,所以想和大伙儿说说心里话。


去年的这个时候啊,我也跟各位一样,才刚参加完高考,放肆的睡了三天,然后约着好友天天打球泡网吧疯玩,那时的我恨不得把高三所有失去的时间都找回来,那些来不及追的剧,没看完的漫画,还没上手的游戏,我都想把它们攥在手里,然后一股脑的填满整个夏天。

但后来我才发现,那个夏天成了我十八岁青春的最后一个句号。


高考前一个多月,那天放学铃声还没响我就颤巍巍的敲开班主任的办公室。

“李老,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怎么了?”

“我想回家自学。”

“行吧,那你记得收拾好自己的书本哈。”

没有过多的理由,没有突如其来的质问,之前准备了三天的说辞也没派上用场。就短短几十秒,那个让我纠结了好几周的问题就解决了。

我满心讶异的回到教室收拾书包

“阿城,你真要回去自学啊?”芶哥边问边帮我整理着书本

“你别跟李老较劲,最后这五十多天咱们一起好好过完不就行了吗?”阿寇搭着我肩膀劝到

“没事儿,又不是见不着面了,你们放学我还来接你们。”说完,我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拿着机车钥匙出了门。

“哦,对了”我回过头,“记得帮我给张老问声好。”

我满脸释然的微笑着朝芶哥和阿寇挥手,留下一个自以为很帅的背影。


回家路上,我把油门扭到最大,在人群和车辆间恣意穿梭,公车的鸣笛、人群的嘈杂、府南河流过的喧响都在我的耳蜗里交融迂回,没戴头盔的我只得让晚风在我眼里肆意打转,向前望去,扭曲的红绿灯融化在了人潮中,回头一看,拥挤的车流在黑暗里辗转,我停在最熟悉的街口却忘记了向前的路途,只好扭头一转,驶进了一条从未踏足过的小巷,虽然看不清前路,但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安宁。


那天之后,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六点起床,戴着耳机听着英语听力去河边散步,清晨的天空还渗着些未散去的墨黑,街边的早餐店却已热气腾腾,穿着校服的女生在公交站旁靠着站牌打盹,河边的杨柳下总是能看到做早操的老人,这样的景象无论是沿海的大都会,还是西部的某个小城都切实存在着,好像这幅画卷专属于破晓的清晨,也属于每个人的记忆。


盛夏的午后往往是炙热的,但最近几天却能从透过窗户溜进来的风中感受到沁人的清凉,虽然蝉鸣依旧不断,楼下的小孩也在追逐嬉闹,但这些声音却让我异常的舒畅。我打开冰箱喝着牛奶,清风又混着冷气灌进我的领口,阳光钻进我的毛孔却一扫平日的酷热。

直到今日,我还无比怀念那个午后的惬意,我想也许只有在那段难熬的岁月里,才会格外珍惜这种往常不被注意的幸运。


 

最焦虑的还是黑夜,白天不断的刷题看书,直到深夜才能停笔,明明满满困意但倒在床上却又是磨人的清醒。这种情况其实早在几月前就出现,我也只得靠着廉价的二锅头解愁,三口下肚辛辣呛鼻,但随之而来的醉意却又是自己无比渴求的,就这样,直到高考结束前我都靠着酒来缓解焦虑和愁绪以帮我度过那些难捱又踌躇的深宵午夜。

 


除了靠酒解愁,最好的方法就是找老冯,老冯平时没啥破事就骑着个自行车各种公路狂飙,上山下坡,没有路段能难倒他,谁也想不到满脸不屑,胡子拉碴的老冯会是我的补课老师,同时也是我遇到过最好的老师。

高三每天放学后已是深夜,而我还得骑着机车到老冯工作室补课,虽说是补课,更多的却都是答疑,但我往往写着写着就跟老冯聊起天来,老冯和我都爱瞎扯,扯中美关系,扯小说电影,有啥扯啥,老冯从不跟我摆架子,想聊就聊,不聊拉到,这也是我最佩服老冯的地方。高三最后的那段日子,要是没老冯,可能也没有现在还坚持着热爱的自己。


高考前一天,我和我爸莫名的大吵一架,现在回想起来也没什么缘由,只是那段时间我和老爸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随便一些琐事都能搞得自己焦头烂额,他揪心我这种焦炙的状态,我也难以接受他无谓的关心。这种情绪其实早就积淀许久,只是碰巧在高考前一天倒霉的爆发了。我不怪他,但我也不想认错,那时对于我来说,这种情绪只是属于那段岁月的一部分,从没有对错之分。


最后的决战还是来了,但除了考数学时我满背冷汗和不停颤抖的右手,我已记不清那时更多的细节。我本以为会是轰轰烈烈的结束,但却平静的一如往常。英语考试结束铃声响起后,我在考场楼下等着芶哥、阿寇、天哥还有巫黑,我们相拥一笑,随着人群挤出校门,互相道别,然后跟着家人消失在了情绪开闸的人海中。

没有什么隆重的仪式,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怒吼。所有的一切都平淡的结束,就如这段岁月是如何平淡的开始。


后来,我和挚友们天各一方,大家都在不同的地方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现在想起那段时光,最难忘的还是凌晨一点死磕文综的自己,那个雾气弥漫的清早,那个清凉舒畅的午后,那个自在极意的老冯,那些一路同行的挚友。

 


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不舍的试探,真正的离开,是那些不经意的回眸,下意识的挥手,是那个风和日暖的傍晚脱口而出的再见。


直到现在,我还怀念着那时闪闪发光的自己,而高考这两个字也融进了那个最后的夏天,成为我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所谓高考,如是而已。



士攸散记


文/士攸的猫

让我们一起用文字

感知世界的温度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