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我,求放过》苏夏 荣臻 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8-06-13 22:41

第一章.把外套脱了

 05-07 09:37发布 | 1099字 

 +A -A 纠错

  奢华至极的私人会馆前,苏夏迎风而立。


  在她身前的男人,身形挺拔,气质高贵,但语气却极为冷漠。


  他居高临下的问她:“什么都愿意?”


  苏夏面色灰败,随即重重点头,“只要你肯救我爸,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包括离婚。”


  没错,这个男人是她丈夫,虽然,他从未把她当成妻子对待,他爱的人是许如芯,对她,却只有恨。


  而她爸爸遭人陷害,摊上巨额债务,一旦对方起诉,面临的是至少二十年的牢狱之灾,现在只有他能救爸爸。


  听闻离婚二字,荣臻轻笑,“你觉得今时今日,还能拿离婚跟我谈条件?”


  “我……”


  苏夏语塞,心头满是苦涩。


  她哪里是谈条件?不过是对现实的妥协。


  十八岁开始,她爱荣臻便爱到了骨子里,这一点,哪怕时至今日也从未改变过,然而这份爱,却只会令荣臻反感,在他眼里,她是陷害许如芯的凶手,是心狠手辣的女人,可笑的是,他却偏偏娶了她。


  当她身披婚纱满怀憧憬的嫁给他以后,才知道,他肯娶她不过是一场报复,他要让她生不如死,日日夜夜活在绝望痛苦之中,因为他没有证据将她绳之以法,才想到这种方法替许如芯报仇。


  没有做过的事,怎么会有证据呢?然而荣臻认定的事,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没用。


  可就在前不久,失足落海,消失三年的许如芯,却又出现了,从那天开始,荣臻便再也没回过翠湖。


  现如今,她对荣臻的感情早已没有指望,更不指望许如芯能道出当年真相,只希望荣臻能看在夫妻三年,且她愿意主动成全他们的份上,救救爸爸。


  难道,这也不行吗?


  想到这,她深吸了口气问他,“那你要我怎么做?”


  荣臻扫了眼面前的私人会馆,对她道:“跟我来。”


  望着前方冷硬的背影,苏夏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为了父亲苏振华,她别无选择。


  会所的夜,紫醉金迷,声色犬马。


  在烟雾和酒气弥漫的包厢中,苏夏极为不适应。


  荣臻冷冷提醒:“把外套脱了。”


  时值初秋,她里面只穿了一件打底的吊带衫,可他却要她把外套脱了?


  看着周围一圈如狼似虎的男人,苏夏有些不情愿。


  荣臻挑眉看着她,“嗯?”


  苏夏一咬牙,只得照做。


  随着她脱下外套,周围一溜不怀好意的目光,立即落在她傲人的胸前,似乎个个都按捺不住,要将她剥个精光。


  苏夏浑身一哆嗦,忙用双手环住自己,然而这时,荣臻却将一杯洋酒塞进她手中,用下巴指了指对面那个肥胖臃肿的男人。


  “去帮我陪一下刘总。”


  语气很是平淡,就像在说‘给我杯水’那样简单。


  她是苏家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深居简出,大学毕业,嫁作人妻,她所见识过的男人,不过只有荣臻一个。


  她那么爱他,可现在,他却让她去陪别的男人。


  面对苏夏的满脸讶异,荣臻冷着脸道:“你不是什么都愿意做?做不到就走。”


  苏夏望着他没有一丝感情的侧脸,只感觉整个人从头冷到脚。


  她很想穿上衣服立即走人,但想到父亲苏振华,她到底还是端着酒杯,向那个恶心的男人走去。

第二章.所谓的丈夫

 05-07 16:26发布 | 1017字 

 +A -A 纠错

  这个所谓的刘总正是左拥右抱,一只手毫无顾忌的在女人怀里掏来掏去,见苏夏过来,色眯眯的将她打量一番,那眼神就直愣愣的黏在了她胸口上。


  苏夏将吊带衫往上提了提,把酒杯举到他面前,“刘总,我代表荣臻敬你一杯,啊……”


  在她的惊叫声中,刘总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扯了过去,死死搂住。


  “小妖精长得不错嘛,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满嘴喷薄的酒气,简直令苏夏作呕,她越躲他就凑得越近,苏夏忍无可忍,只好用力将他一推,猛地站起身,“刘总,请您自重!”


  她声音不小,周围一圈人都瞧了过来。


  “自重?”刘总觉得很没面子,冷笑道:“荣臻让你过来之前,没教你规矩?”


  荣臻?


  苏夏下意识回头,那个她所谓的丈夫,正不动如山的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这一切,就好像,这边的事根本与他无关。


  苏夏的心不可抑止的揪紧,她咬了咬唇,还指望什么呢?让她出卖色相的人根本就是他,难不成还指望他能过来帮她解围?


  苏夏凉凉一笑,扭头假装很上道的说:“刘总,开个玩笑嘛,来,我先自罚一杯!”


  说完,仰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刘总冷笑一声,“酒量不错嘛,来,把这个给我喝了!”


  说话间,他伸手抓过一瓶威士忌,“啪”的一声杵在苏夏面前,那意思很明显,苏夏要是不照他说得做,别想下来台。


  “刘总,这也太多了吧……”


  刘总大手一挥,“少废话,喝就喝,不喝滚!”


  苏夏笑不出来了。


  她也很想走,可违背了荣臻的意思,她今天岂不是白来了?


  他是故意的吧?料定她做不到,才让她做这种事,不想帮苏家,又想看她尊严扫地。


  他,从未停止对她的报复……


  苏夏的心针扎一样。


  她伸手抓起酒瓶,定定的道:“好,我喝!”


  在一圈子人惊异的眼光中,苏夏拧开酒瓶,喝白开水一样往嘴里灌酒,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酒有多辣,喝下去有多难受。


  今天就算喝死,她也必须让荣臻点头!


  也不知是被酒呛得,还是别的原因,她鼻间止不住的一阵发酸……


  一瓶酒喝完,苏夏重重将酒瓶拍在台子上,边上有人鼓掌,有人吹口哨,她一手撑着着火一样的胃,感觉周围声音变得越来越模糊,在一阵天旋地转中,重重倒在了地上……


  苏夏醉倒时,荣臻几不可见的脸色一紧,但很快恢复如常。


  无论怎样都是她自找的,这个毒妇,活该遭此报应!


  那边,刘总让人将醉成一滩烂泥的苏夏扶起来,拍了拍她酡红的脸颊,抬脸问荣臻:“荣总,美女醉了,我先带她上楼休息一会儿,你没意见吧?”


  闻言,荣臻蹙了蹙眉,随即面无表情的道:“刘总怜香惜玉,我怎么会有意见?玩得开心。”


  刘总获允,随即眉开眼笑的把人弄走了。


  荣臻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又松,如此反复……

第三章.荣太太?你配吗

 05-07 16:28发布 | 991字 

 +A -A 纠错

  苏夏被人重重甩在大床上,头磕在床头,嘭嗵一声闷响,疼痛过后她也恢复了些许意识,随即伏在床边哇啦吐了出来。


  全是酒。


  苏夏睁眼环视一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处酒店客房,浴室方向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还不知道,要不是她一进来就吐了刘总一身,自己早就被占尽了便宜。


  这时,浴室的门哗啦一声打开,刘总裹着张浴巾走出来,撞上苏夏醉意朦胧的双眼,随即笑道:“小妖精,醒了?”


  淫邪的目光,放肆盯着她胸前那道沟壑。


  苏夏下意识扯过被单裹住自己,紧张的道:“我怎么在这?”


  “你醉了,当然是我扶你上来的,来吧,宝贝!”


  刘总说着,眼神下流的朝她压过来,一双肥腻的咸猪手,在她身上不停摸索。


  苏夏退无可退,情急之下,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刘总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怒道:“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说完抓住苏夏的头发,甩手就是两巴掌,醉醺醺的苏夏被打得眼冒金星,一行鼻血跟着便流了下来。


  刘总狠狠撕开她的吊带衫,包裹在刺绣文胸里的两团白肉,晃得他双目赤红……


  精虫上脑的刘总,疯了一样想要剥掉苏夏的裤子,她死死护着的同时大呼:“你放开我!”


  刘总不耐烦的道:“少他妈给我装!荣臻既然让你来陪我,不信你是什么好货色!”


  苏夏连连摇头,“我不是,我是他太太!”


  刘总呸了一口,“撒谎也照照镜子,荣太太?你配吗?再说,上了我的床,劳资管你是谁!”


  说完继续对苏夏上下其手,苏夏拼命挣扎,眼看就要被他得手之际,她顺手抓起床头的烟灰缸,用力砸在他脑门上——


  血,顿时冒了出来,刘总歪向一旁,苏夏手中的烟灰缸也脱手而出。


  她惶恐的退向一旁,好一会儿才敢伸手探了探他鼻息。


  还好,人没死。


  苏夏长舒一口气的同时,爬起来就跑,但她先前喝了太多酒,加上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并不能跑太快。


  房间里,刘总很快就醒了过来,他摸了摸头上的血迹,随即怒不可遏的抓起电话:


  “来人,把刚才那个臭表子给我抓回来!”


  ……


  荣臻本已驱车离去,但一路上他总是不由自主想到苏夏,想到她,他便无比心烦意乱。


  苏夏被刘总带走,将会发生什么,他自然心知肚明,一切都是她自愿,是她说‘什么都愿意’,这是她罪有应得!


  当年她把如芯推下海,何其歹毒?虽然最后如芯没有死,却不能代表她没罪,在他看来,即使这三年的偿还也远远不够!想让他救苏振华,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然而,即便他迫使自己这样想,也无法抑制焦躁的情绪,只要想到苏夏将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他心里就跟火燎一样难受。


  最终,他猛的一打方向盘,朝会所方向疾驰而去……

第四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05-08 16:36发布 | 791字 

 +A -A 纠错

  苏夏刚跑出房间没多久,刘总的手下就追了上来,慌不择路之下,她跑进了一个死角,在她面前的唯一出路,只有一扇玻璃窗。


  刘总带着一帮人堵在她身后,目呲欲裂的指着她:


  “臭表子!我看你往哪里跑?”


  眼见走投无路,苏夏哗啦一声推开玻璃窗,冷风扑面而来,令人不禁打了个寒噤。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刘总脚下一顿,随即轻蔑的笑道:“贱人你吓唬谁?这里是八楼,跳下去就是个死!我劝你赶紧过来跟我回去,把劳资伺候好了,之前的事还可以既往不咎!”


  说完试探的向前一步。


  见此,苏夏猛地跳上窗台,一条腿跨在外面,身子都探出去半截了。


  “别过来!我没有吓唬你!我要是跳下去,你刘总逼死良家妇女,就会登上明天的新闻头条!”


  刘总不屑的道:“那你倒是跳啊!劳资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让我上头条!要是不敢跳,看劳资今天不玩死你!”


  他说着对手下打了个手势,“抓住她,等劳资玩够了,也让你们尝尝滋味!”


  闻言,那些人眼中闪过一片狼光,随即从左右向苏夏包抄过来,眼见离她越来越近,她便把另一条腿也跨了出去,夜风袭来,她整个人摇摇欲坠……


  苏夏朝下望了一眼,心脏顿时在胸腔里一阵狂跳。


  好高!


  就像那个刘总所说,摔下去必死无疑,但若是落在他手上,她的下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并且还要遭受侮辱……


  苏夏咬了咬牙,如果那样,她宁愿死!只是对不起爸妈……


  就在苏夏一晃神的功夫,一只手从边上猛地伸过来,试图抓住她,苏夏浑身一紧,惊慌之下抓住窗棂的手一松——


  “苏夏!”


  平地里响起一道声音,犹如惊雷,苏夏猛然抬眼,荣臻不知何时出现在走廊另一头,拼命向她冲过来,认识至今,她可从未见他这么紧张,可惜,来不及了……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yey1369

 热门小说 尽在小说书包中(各种小说、电影资源,还有福利资源,欢迎咨询。)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   ↓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