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准的父亲节

发布时间:2018-06-13 22:59

放着这首歌回忆了一个小时


歌曲推荐:《赤とんぼ》--坂本龍一 - UTAU


马上快到父亲节了,顺其自然的回想起儿时与李弟兄那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有些是令人发笑的荒唐故事。有些是让人无语大翻白眼的段子。而有些则是时至今日,仍然压在心头的一坨硬铁,死死压住心脏,偶尔发作时,令人难以喘息。


我记事很早~区别以往大家总提到自己4岁5岁时的记忆,一岁不到在托儿所的事情,现在我也能有条理的叙述清楚。印象里,从我开始记事起,就常会看见他各种各样的画来画去。对着家里的家居画素描,撑开画架子画水彩,用签字笔一条线一条线的画着工笔画。


上小学前我上了一阵子幼儿园,整托住在那里。命好,没遇见三色的幼儿园老师们,她们对我照顾有加,生病打点滴她们通常都是轮流照顾我,身边总有是有人守着我。虽然体弱多病,还好脑子好使。认颜色、数数字、背拼音这些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虽然脑子没掉链子,可耐不住从小就厌烦课堂氛围,估计从那时开始,罚站对我来说就见怪不怪了。只有一堂课我会乖乖的仔细听老师说的每一个字,恨不得抱着老师大腿一字不落的背下来,是美术课。


从幼儿园开始,李弟兄就斥巨资给我买了不少美术工具,足足塞满一整个小书包。我也没浪费钱,每次幼儿园画展,我的画总能屹立不倒的摆在金字塔尖的位置。于是.....小学去了美术兴趣小组,课外班去了白马书画院,初中上了美术特长班,中专上了美术类专业科班。直到我自作主张背着家里人转了学校。


小升初考试前,我爸开着从大大家里借来的车,带我上高速公路兜风。那是我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把头伸出天窗,在100迈速度下迎风的窒息感于是视线的急速划过,让那个12岁的怂小孩在不倒5秒钟便惊恐的缩回了副驾驶。我爸看着我缩手缩脚的蜷缩的车座上,张嘴大声笑了出来。


我又气又难过的红着脸,对他嚷了句:“您上去试试啊!不好笑!”

“我上去咱们就都没命了,你个驴孩子?”


最终我们开到了机场,李弟兄带着我走到了机场防护栏,让我观察飞机起飞降落的过程。因着从小对他的恐惧,即使再多不耐烦和想要逃离的心,我也只能憋着演出一副“他说什么是什么乖小孩的嘴脸。”


我俩站在飞机跑道附近,愣愣的望了二十分钟飞机场,谁也没说话。就在我快要绷不住的时候,李弟兄开口了:“你仔细看,飞机在起飞降落每一秒都在变化。你平时注意力太难集中了。


说实在的,12岁的我只想在周末节假日约同学一起出来吃个饭,去同学家玩儿玩儿的。当下这种看似充满成年人哲理的一套,我实在是做不来。


有史以来,今年第一次产生想要给他过父亲节的想法,但却无法确定是否能见到他。


想送他一个小的飞机模型

看看他能不能猜到我的用意

想了想,还是作罢

就不折腾老年人的大脑了

最终决定去商场给他买副老花镜吧


对我来说,过父亲节就像是生孩子一样,常看见别人经历,自己从没体会过。即期待又没底气,可心里还是较劲想要实现,哪怕就这么一次也好。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