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在遥远的心头

发布时间:2018-06-14 16:49

那一年的七月,我的儿子作为上海知青的孩子去上海参加高考。那炎炎的热浪,那霏霏的细雨,飘飘洒洒的在我记忆的心头,至今竟然有二十年了。


回忆起来,那真是一个炎热而又充满竞争的日子。上海的马路上成天喧嚣着,热闹着,每天都滚动着热气腾腾的人流。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陪着儿子每天赶赴着去考场。现在想想,那是一种怎样的揪心的日子啊。每一次儿子从考场里出来,看着他那苍白而疲倦的脸,我的心里都会有一种疼痛的感觉。


我并不是心疼儿子和所有的学子一样,跻身于高考竞争的独木桥中拼搏得那样辛苦,而是觉得高考以后,儿子就会从此留在上海,就像我当年从上海去安徽插队一样,要开始他自己今后漫长的路。


而那条路又会是怎样的呢?作为父亲,看着儿子一点点的长成大人了,既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又有一种对未来的隐隐的担忧。


我很想等儿子考完后,和儿子聊一聊天,聊一聊他今后的岁月。我觉得把自己生活的甜酸苦辣和儿子说一说或许对他的未来有好处。
原本很炎热的上海,在考完试的第二天就转了东风。天气一下子就阴了,接着就有了丝丝的凉风和霏霏的细雨。







那一天,我决计带着儿子去逛一逛上海的老城隍庙。我觉得和儿子在蒙蒙的雨雾笼罩着的老城隍庙里徜徉,特别容易感受老上海古色古香的氛围。
老城隍庙还真的是古色古香。这座紧挨着豫园,在历史上屡毁屡建的明代建筑沐浴在细雨中,衬托得那四柱三门、飞檐牌楼、翠瓦朱檐、细木軒窗越发显得冷穆和沉静。


我和儿子穿殿堂、过店铺、看杂货、品古董,我不厌其烦地给儿子讲述老城隍庙的历史和豫园的往事,儿子却并不为意,他有些心不在焉。


他也许还没有从赶考的朦胧中完全解脱出来,也并不能理解今后会面临着怎样的岁月,就只是这样跟着我走。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随意。
隔着老城隍庙就是豫园了。这座江南名园是明代任过四川节度使的潘云瑞为告老还乡,于嘉靖三十八年建造。本意是“愉悦”的意思。“豫”、“愉”相通,故名豫园。


豫园最繁华的时候,园内点春堂、得月楼、鱼乐榭等等总是热闹非凡,真个是莺歌燕舞,四季如春。园内甚至还有一块叫“玉玲珑”的太湖石,传说那是宋代花石纲的遗物。


一九五六年豫园重建的时候,布局者将荷花池、湖心亭以及九曲桥都隔于园外,从此园内更显得小巧,而园外因了九曲桥每天游人如织也从此热闹了起来。我问儿子有什么感想,儿子想了一会说,感觉很安静。
是的,雨一直在霏霏的飘,没什么游人。真的显得很安静。倒是在九曲桥上,见了几个老外,他们也不怕雨淋,叽哩哇啦的,给人显出几分洋人的情趣来。


九曲桥实为七曲。在中国,九为吉祥。只要超过三、四,一定会叫九。九曲桥蜿蜒在莲花池上,在上海这座大都市里还真是别有风韵。过去七七情人节的时候,上海人常到这里来放生。


桥是草白玉和花岗石构成的。在细雨中,桥水空濛,水桥一色。微风拂过,波光潋滟,莲花吐珠,荷叶田田。耀金闪银的潭水簇拥着,在水面连成几何图形,给人以飘逸舒畅之感。


我和儿子来来回回地逛着,闲聊着天南地北的轶闻杂事,渐渐地就有了疲劳之感。好在不远处就是湖心亭茶楼了。这湖心亭茶楼在上海也是最古老的了。它连着九曲桥,也有二百多年的历史。


过去是布商在这里喝茶谈生意的地方。咸丰五年才改为茶楼。原来叫“也是轩”,清末改为“宛在轩”。上下两层,砖木结构。



茶楼顶边28只角,梁栋门窗上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也许是下雨天,喝茶的人不多。添茶的师傅半天过来一次,倒显得茶楼越发的空空荡荡。


我觉得该和儿子说点什么了。但是,说什么呢?说我少年时代的动荡;说我青年时代的下放;说人世间的坎坷;说闯生活的艰辛?好像那些个话都不止一次地和儿子说过了,再说岂不显得啰嗦。


说为人处事要明白的道理;说社会生活会遇见的烦恼;说读书学习需掌握的诀窍;说立心、立言、立志及长辈的期望?好像那些个话也都不止一次地和儿子说过了。


对于我来说,我永远不会烦我自己的话,但恐怕儿子听多了却未必吧。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是和儿子闲聊着,天南地北、东拉西扯。儿子呢,倒也知趣,答应着,附和着,乐呵呵的,并不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我突然觉得,我该说的话实际早已说过了。一份牵挂,一份期待,千百年来恐怕每个父母都是和我一样的吧。父母对子女的痴情,真的是沧海桑田,亘古不变啊。


但是,心再牵、情再牵,也得放开手,让儿子自己去飞;路再长、再远、再难,也得放开心,让儿子自己去走。我又何必这样的纠结呢?


不知不觉的,天慢慢暗了下来。我终于什么也不说了。于是站起来,扶着儿子的肩膀说:走吧。
走出茶楼,风轻轻的拂在脸上。天空中飘过一团一团的乌云。那雨变得密密的、细细的,越发下得紧了。
今天又想起这一切,一切便更显得像是一场梦了。当年所有的预测,所有的希望,在今天看来都好像是微不足道了。真羡慕今天的年轻人,现在和他们说这些记忆心头的往事,于他们来说真正是一个遥远的故事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