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落青梅遇竹马》翟羽 落琪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8-06-14 18:06

第1章 我们是情敌

翟羽喜欢尚落琪,这是一个除了尚落琪以外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也是为什么落琪长得不错,性格很好却没有几个男生和她走的太近的原因。

但是,美丽的花一定不止有一个人盯着。

......

星期二,刚好是翟羽和白洛值日。

下课后,尚落琪因为要等翟羽值完日才能回家,就去校报社审要发表的稿子了,她是校报社的社长。

而她自从上了初三就搞不清哪张是明天要交的试卷,哪张是过几天要交的试卷。

帮她收拾试卷的任务就自然而然落到翟羽头上了。

但今天翟羽放试卷的时候在落琪的书包里发现了一样不同寻常的东西。

一个干净的白色信封上写着几个文邹邹的字:落琪学姐亲启。

翟羽眉头皱了皱,毫不犹豫的打开信封看了起来。

一旁的白洛看翟羽半天没动静,好奇的凑了过来,刚看了几个字就大喊:“情书!”

翟羽把纸收起来看了大呼小叫的白洛一眼说:“鬼叫什么,赶快打扫。”

白洛看着翟羽一脸不开心的表情哪里还有心思打扫呀,于是他八卦的凑到翟羽身边问:“你老婆都被别人盯上了,你打算怎么办?”

翟羽看了眼被他塞进口袋的信问:“想知道?”

白洛真诚的点点头,他还没看到过翟羽发飙呢,当然想知道了。

翟羽勾起嘴角,露出狡猾的笑容:“先打扫,之后告诉你。”

白洛白了他一眼,拿着扫帚腹诽道:“生气两字都写脸上了,装什么装!”

翟羽低下头继续整理落琪的书包,眉头却始终没有舒展开。

他本以为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没人会打落琪的主意了,没想到防住了同龄人,却没防住小孩子!

第一次落琪被人告白是两年前。

那天翟羽因为舞社有事,要落琪先回家,半路才发现落琪的书包还在他这里,怕耽误她做作业,又折回去去送。

恰巧看到楼梯口手足无措,满脸通红的落琪正朝着一个男孩说着什么“我们还小,我还没想过这些。”之类的话。

听到这些的翟羽不淡定了,提着落琪的包,走到她面前,一把揽过她的肩。

臭着一张脸,冷冷的道:“我妈让我带你去我家吃饭。”

说罢,拉着落琪离开,多余的眼神都没给男孩。

第二天,落琪和翟羽的关系就成了学校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想着往事的翟羽心情又沉重了几分,脑子里想起了白洛刚刚一直念叨的一句话:防火防盗防学弟啊!

翟羽和白洛已经打扫完好一会儿了,落琪才从校报社匆匆忙忙赶回来。

翟羽看着气喘吁吁的落琪,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口气也有些严厉的说:“有鬼追你呀!”

落琪没理他,转头问白洛:“你今天是不忘记让他吃药了?”

白洛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他不是忘吃药了,他是拿醋当水喝了。”

“啊?”落琪看着乐不可支的白洛,一脸不解。

“你不知道……唔……唔……啊……”白洛没说几个字,嘴就被捂住了,呜呜啊啊的说不了话,只能向罪魁祸首求饶。

翟羽这才松开了手对一旁看热闹的落琪说:“我和白洛临时舞社有事,你先回去。”

落琪“哦”了一声从翟羽手里接过书包说:“那你们早点回家啊!”

翟羽看着眼前乖乖的女孩,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发顶,声音也温柔了几分:“路上小心。”

等落琪走后,白洛立马露出一副八卦的表情:“我怎么不记得今天舞社有事?”

翟羽把书包甩到白洛身上说:“你爱去不去!”

白洛稳稳的接过书包又丟回去说:“我去!”又阴阳怪气的补了一句:“‘舞社’的事就是我的事!”

翟羽不理他的调侃,背着书包朝楼梯口走去。

SPACE咖啡馆,翟羽和白洛看了一圈,把目光定格在靠近玻璃的一个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男生身上。

男生的眼一直在朝外面看,显然是在等什么人。

翟羽眯了眯眼,朝男生的位置走过去,毫不客气的落座。

男生看了一眼对面陌生的面孔说:“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我知道,她不会来的。”翟羽开口,语气无比笃定。

男生奇怪的看着对面的人问:“什么?”

翟羽没有回答他,而是把兜里揉的有些发皱纸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问:“你喜欢尚落琪?”

男生看着纸上熟悉的字迹,清秀的脸憋得通红,声音也有些颤抖的问:“这个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翟羽看着男生的样子,决定先回答他的问题:“她的书包一向都是我收拾的。”停了下又补充道:“她不知道书包里有这个。”

男生听翟羽这样说,才稍稍缓和了情绪,好在,落琪学姐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同时男生也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眼前这个人是来宣誓主权的,但他还是装不懂的问:“你是谁?我和学姐的事怎么也轮不到你插手。”

“我叫翟羽。”翟羽只说了四个字,觉得这就够了。

毕竟他和落琪的关系是众人默认的,但男生显然搞错了什么。

男生一听他叫翟羽立马高兴起来,恍然大悟的说:“原来你就是落琪学姐的哥哥呀!我还以为我们是情敌呢!”

一旁的白洛一听这话,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小学弟对小羽和落琪的关系误会不浅呀!

翟羽看着一旁手忙脚乱收拾的白洛,又看向多云转晴的男生,动了动嘴唇,字正腔圆的吐出五个字:“我们是情敌。”


第2章 你不是她哥哥吗

“啊?你不是她哥哥吗?”男生疑惑的看着翟羽问。

“我们是邻居。”翟羽难得好脾气的解释。

“哦,这样啊!”男生反应了一下站起来朝翟羽伸出手:“那我们公平竞争。”

翟羽愣了一下,也握住了他的手说:“你不会有机会的。”

男生笑了一下,抓起书包告别:“那我先回去努力了。”走了没两步又折回来说:“忘了说,我叫卫柳。”

白洛一脸坏笑的看着卫柳的背影说:“你遇到对手了!”

“他?”翟羽看向一脸准备看好戏的白洛问:“算吗?”

白洛看着翟羽似笑非笑的表情,赶忙摇头,惹不起,惹不起!

翟羽看看摇头晃脑的白洛,把书包扔给他,颇为嫌弃的说:“走吧!”

白洛把书包随意的甩在背后,跟在翟羽的身后。

正要离开的两人被拦下,店员露出标准的微笑缓缓吐出一句话:“同学,你们钱还没付呢!”

翟羽和白洛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问对方:“你怎么不付账?”

“我哪儿知道你没付!”又是异口同声。

白洛正想还嘴,店员礼貌的打断了他:“那这钱……”

白洛生气的瞪了一眼店员,掏出钱包付账!

另一边的卫柳则为自己的恶作剧开心不已,这也算是首战告捷吧!

翟羽从回到家就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房间,晚饭也没有出来。

翟爸把嘴里的菜咽下去,装出愤慨的样子说:“这小子,越长大越不可爱!”

翟妈看着一脸悠闲老公,生了气:“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呀?一点都不关心!”

作为一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翟爸看翟妈真的生了气,果断把翟妈手里的餐盘接过去去敲翟羽的房门了。

心里不忘嘀咕几句:“臭小子,不让人省心!”

翟爸站在翟羽门口正准备敲门,想到刚刚自家老婆叫了那么久都不开,他来也不会好到哪去。

所以,他决定采取一点战术。

翟爸把餐盘放回餐桌上,走到门口扭动把手大喊了一声:“哟,落琪来了!”

不出所料,翟羽房间的门打开了,“爸,你太无聊了!”

翟羽没有看站在门口的翟爸,移步到了餐桌上。

“就是,无聊!”翟妈跟着说,坐到了座位上。

被妻儿嫌弃的翟爸郁闷的回到座位上,嘴里嘀咕道:“一点儿也不可爱了!”

翟羽看着老爸的样子勾起嘴角,老顽童!

再说卫柳回到家也是黑着一张脸到了姐姐房间去兴师问罪。

“姐,你不是告诉我翟羽是学姐的哥哥吗?”卫柳一脸不高兴的坐在卫樱的床上问这个坑弟的姐姐。

卫樱点头说:“对呀!”

卫柳幽怨的看了一眼卫樱,委屈的说:“但他是学姐邻居家的哥哥啊!”

卫樱这才明白卫柳是误会尚落琪和翟羽的关系了。

“你见到翟羽了?”卫樱问。

卫柳“嗯”了一声又说:“你得给我个解释!”

卫樱打了卫柳脑袋一下说:“你自己没明白,反倒来怪我?”

卫柳开始耍赖,随手拿起卫樱桌子上郑泽的写真威胁:“我不管,你要请我吃饭,否则……”卫柳做了一个撕写真的动作。

“好,你别动我男神。”卫樱看着卫柳的动作着了急,服软答应下来。

“还有一件事。”卫柳依旧举着郑泽的写真不放,得寸进尺的说。

“说。”卫樱看着岌岌可危的男神着急的说。

“报告学姐和翟羽每天都在班里干什么。”卫柳得意洋洋的说。

卫樱满口答应,卫柳这才放过这个追星如命的姐姐,把她家郑男神的写真放回原位。

卫樱轻轻的擦了擦写真上不怎么明显的印子,才抬头问:“就只要知道他们在班里的情况?”

卫柳拍拍姐姐的肩膀,嫌弃的说:“你的能力也只能到这儿了!”

说完后飞快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落琪像往常一样在楼下等翟羽上学,却意外的发现翟羽已经站在楼下了。

落琪不敢相信的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大喊了一声“痛”才朝翟羽走过去。

翟羽看着落琪的样子扬起微笑,怎么这么可爱!

落琪上下打量一圈翟羽,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昨晚失眠了?”


第3章 我最近发现了一个跟踪狂

落琪对于翟羽早起这么惊讶是有原因的。

翟羽从小到大哪里都好,可就一个毛病,他懒床且有起床气。

每一次都是按点起床,一分钟都不浪费,连去学校都是他刚落座,铃声就响了。

对于翟羽总能踩点进班这一点,落琪和白洛还是十分佩服的,毕竟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

基于以上原因,落琪看着眼前比她早下来的小羽哥哥得出他昨晚失眠的结论。

翟羽听到落琪的问题,残留的笑容僵在嘴角,没好气的说:“对,一夜没睡。”说罢,自顾自的在前面走了。

落琪追上来,以为他没休息好,所以脾气也不好,再不敢说话,小心翼翼的走在翟羽旁边。

翟羽看着落琪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但还是忍着不说话。

天知道今天一大早起来他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她还调侃他,他能不生气吗!

正当翟羽想着要怎么打破和落琪这尴尬的气氛的时候,白洛出现了。

“你们两个今天挺早呀!”白洛拍了一下翟羽的肩膀说。

还没等翟羽说话,落琪就把白洛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小羽哥哥失眠了,你别烦他!”

白洛看了一眼精神不济的翟羽问:“你失眠了?”

翟羽的脸又黑了几分,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

“看,不是让你别烦他了吗!”落琪朝白洛摊了摊手,去追已经走远的翟羽。

白洛挠挠头,想不通一向觉好的翟羽居然会失眠?这也算是奇闻吧!

“白洛,快点,要迟到了。”落琪对还在原地白洛喊了一句,又去追翟羽。

白洛看着落琪的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喊一声:“等等我!”然后飞也似的去追前面的人。

连着一周,翟羽都早早的在楼下等落琪一起去上课。

而他这不正常的作息引起了落琪以及除白洛之外所有人的怀疑。

白洛淡定是因为他知道翟羽这几天不正常是醋喝多了的缘故。

但落琪不知道啊!

所以,在周五下午的语文课上,白洛在某人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下收到了落琪的纸条。

纸条的内容当然是问翟羽的事。

但白洛看到翟羽脸上故作镇定的样子起了逗弄他心思。

于是,他故意唉声叹气,装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看着落琪传来的纸条。

翟羽果然不淡定了,一把抢过白洛手里的纸条,看了一眼内容后甩回桌上,说了一句:“无聊!”

“无聊,你看什么呀?”白洛理直气壮的回顶他。

翟羽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人,回归三好生模式。

白洛拿起笔正准备回落琪,想了想又问翟羽:“你说我该不该对她实话实说呢?”

翟羽回头朝白洛露出瘆人的微笑说:“你说一个试试。”

然后又恢复了三好生的模样。

白洛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爬了一身,惹不起,惹不起!

白洛原以为对于落琪这么迷糊的人应该随便几句就能糊弄过去,可他明显低估了落琪。

事实上,他用了整整一节课才让落琪勉强相信翟羽真的很正常。

后遗症就是好长一段时间白洛都在问翟羽“你怎么来这么早,是失眠了吗?”

翟羽开始还会给他一些反应,到最后对他的调侃直接免疫了,连表情都懒得给。

可是,善于观察的白洛很快就发现了新的乐趣。

一天,白洛神秘兮兮的凑在翟羽的耳边说:“我最近发现了一个跟踪狂。”


第4章 我更喜欢和你们在一起

翟羽很给面子的问:“谁?”

白洛往后跳了一下,指着一脸懵的翟羽义正言辞的说:“就是你!”

翟羽往前跨了一步,伸手抓住白洛的领口威胁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白洛往前靠了靠,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说:“本来就是!不然,你怎么老是跟着落……落琪!”

“白!洛!”翟羽抓着白洛领口的手又紧了紧。

就在翟羽准备收拾白洛的时候,落琪脆生生的声音救了白洛:“小羽哥哥,你们在干嘛?”

翟羽闻言立马松开了白洛对落琪说:“我和他闹着玩呢!板报出完了?”

落琪“嗯”了一声,看向衣衫不整的白洛。

翟羽顺着落琪的视线也看向白洛,云淡风轻的说了句:“别管他,我们回家!”

白洛整了整衣服,看着翟羽的狐狸样子说了一句“没良心的!”

看到翟羽的眼神后,立马缩到落琪旁边,带着哭腔说:“女侠,就我。”

翟羽把落琪拉开,又把白洛的书包丢给他说:“别闹了!”

白洛送了一个白眼给他,大步流星的向前走了。

距离卫柳朝翟羽宣战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正当翟羽以为他是知难而退的时候,卫柳就出现了。

而且,还正大光明的找上门来了。

翟羽看着走廊另一边低头交谈的两人,手里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反复了无数次。

白洛看的心烦,起身走到了落琪和卫柳那边,一把抓过落琪手里的资料,翻了一眼说:“有事我和小羽可以帮忙!”

落琪斜睨了白洛一眼,语气充满嫌弃:“你行吗你?”

“怎么不行?”白洛不服道:“我和小羽的作文可都是得过奖的!”

落琪看看白洛自信的样子,点点头说:“好吧,这样也快一点。”

白洛得到肯定后,朝翟羽招手:“别在那儿杵着了,过来干活。”

卫柳扯了扯嘴角说:“那麻烦学长了!”

白洛自来熟的拍拍卫柳的肩膀说:“不麻烦,落琪的事就是我的事嘛!”

落琪对白洛和翟羽说明情况:这期校报本来要发表的稿子不小心被删除了,现在只剩下没有修改过的原稿。

但是明天就要把修改好的稿子交给负责人,时间只剩下今天,所以作为社长的落琪和本期校报策划人的卫柳自然就被留下了。

翟羽拿过落琪手里厚厚的一打原稿问:“这些都要看完?”

落琪点点头说:“因为这个月的学校资讯比较多,所以稿子也比往常的厚。”

翟羽把手里的稿子一分为二交给落琪说:“你和白洛一组。”又指了指卫柳说:“我们俩个人一组,这样快一些。”

“那好,任务分配完毕,我们开始干活。”白洛推着落琪进到教室。

翟羽也随后跟进去,留卫柳一个人在屋外凌乱,他的二人世界啊……

翟羽的做事效率一向很高,修改稿子迅速且一针见血,难得的是,卫柳居然能跟的上他的速度,二次审核也毫不马虎。

落琪和白洛的组合也不甘示弱,虽然比翟羽他们慢,但还是很有效率的。

斗志满满的四人赶在太阳收起她最后一抹微笑之前完成了任务。

白洛伸了个懒腰,提议去吃烤串庆祝,被翟羽一口拒绝,理由是不健康!

白洛高涨的热情被翟羽浇灭,无奈的问:“那吃个雪糕总行吧?”

“可以可以,我请客。”落琪怕翟羽拒绝急忙说,然后一溜烟跑去了学校超市。

四个人吃着雪糕,迎着夕阳的余辉踏上了归途。

与白洛、卫柳分别后,翟羽和落琪一路无话的继续前行。

一直到小区楼下,翟羽忽然停了下来,把还在担心校报的事的落琪吓了一跳。

“怎么了?”落琪不解的看着翟羽问。

“那个……”翟羽开口,顿了顿才说:“就是初三了,有些事能别管就别管了!”

虽然落琪一向很听翟羽的话,但在这件事上,翟羽并没有多大把握。

因为她喜欢这个工作,而他,不能剥夺她喜欢的权利。

落琪看着翟羽意味不明的神色问:“你是在说校报的事吗?”

“如果你喜欢,可以下学期再退!”翟羽连忙说,尽量争取两个人都满意的方法。

“什么呀!我这几天本来就是在做交接。”落琪眨眨眼,告诉翟羽一个事实。

“啊?”翟羽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落琪问:“可你不是很喜欢这个工作吗?”

落琪露出无害的笑容,挠挠头说:“可我更喜欢和你还有白洛在一起呀!”

月底模考的成绩出来后,落琪就决定退出了,虽然她的名次没发生变化,但分数还是差了翟羽和白洛几十分。

按她现在的成绩要和翟羽他们去同一所高中还是有点难的。

落琪和翟羽解释了之后,又叹了口气说:“所以,我要好好学习,不能被你们落下啊!”

翟羽听落琪说完,伸手揉揉她柔顺的短发,绽开微笑:“加油。”

落琪露出小猫一样温顺的表情,笑嘻嘻的和翟羽并肩回家。



第5章 考试_栀子欢文学网

自从落琪辞去校报社社长一职翟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

卫柳可以说是彻底与落琪断了联系,每天只能靠着卫樱的情报知道落琪的现状。

等到了下班学期,卫樱也进入全面复习的状态,卫柳是彻底没办法了,只能把学姐交给的校报社领导好,也算是不负她的期望!

中考的时间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开始争分夺秒。

翟羽也尽量早起,每天准时和落琪在楼下碰面去学校。

连一向活泼的白洛也不似之前那么活泼。

在路上和翟羽、落琪碰面后问得最多的是英文单词,进到教室就扎进数学卷子堆里不再抬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家的心也都一天天绷紧。

所有人都在努力的与时间赛跑,争取多挤出一点来再解一道数学题,再多背几个单词。

如果高考是人生的转折点的话,那中考更像是人生的催化剂。

对什么都懵懵懂懂的年纪,经历了人生的第一场大考,仿佛一夜之间长大,懂得了许多。

中考结束,爱折腾的白洛立马成了脱缰的野马,吵吵着要去野外烧烤,吃大餐等等。

三人的家长在电话-里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先满足白洛的一个要求,为三人拨款去吃大餐,玩一天。

至于烧烤,就要等三人的成绩下来再做定夺了。

白洛拿了自家母上给的卡,快乐的给了母上一个飞吻,飞奔出去找落琪和翟羽。

“想吃什么?我请客。”白洛晃了晃手里的卡说。

“好多,什么都想吃!”落琪在脑子里过了一边她爱吃的食物,在大脑死机前回答白洛。

“小羽呢?”白洛看看落琪苦恼的样子,果断决定换人商量。

还没等翟羽回答,落琪打了个响指说:“火锅好不好?”

白洛立马点头同意,很赞赏的看向落琪。

“不行!”翟羽一口回绝。

“为什么?”白洛愤愤的看着翟羽,虽然知道他会反对,但是在他提议的前提下啊!怎么落琪说了还不行!

“不健康!”翟羽的理由依旧简单粗暴。

白洛一把把落琪拉到翟羽面前说:“你看看落琪都瘦成什么样了,还不让吃点好的!”

翟羽伸手扯扯脸上没有了婴儿肥的落琪,又看看故作可怜的两人,受不了的“嗯”了一声。

作战胜利的两人高兴的手舞足蹈,翟羽不理他们,大步朝药店走去。

白洛和落琪好奇的跟上去,翟羽已经从店里出来了,但手上并没有药。

“小羽哥哥,你是不舒服吗?”落琪有点担心的问。

翟羽把插进裤兜的手拿出一只来揉揉落琪的头发说:“没有,我妈让我来问点事。”

白洛上前一把搂住翟羽说:“好了,走吧!饿死了!”

翟羽嫌弃的把白洛的手拍下去说:“待会儿吃穷你!”

白洛拍了拍兜里的卡说:“撑死你!”

火锅店离得不远,三个人一路上打打闹闹却花了不少时间。

等到了后,白洛和落琪像饿狼一样点了一堆菜,狼吞虎咽起来。

翟羽看着吃的眼泪哗哗的二人,默默的把水给续好。

他实在不理解两个一吃辣就流泪的人为什么这么爱吃火锅!

“小羽哥哥,你怎么不吃呀?”落琪在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看到没怎么动筷子的翟羽问。

翟羽笑了一下,说:“我还不太饿。”

落琪“哦”了一声,吸了吸鼻子又说:“那你把纸递给我一下。”

翟羽一听这话,手抖了一下,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合着纸是重点啊!

落琪可没发现翟羽的动作,从翟羽手里接过纸后擦擦汗继续低头狂吃。

三个人从火锅店出来,时间尚早。

都不想早早回家的三人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落琪被路边两个女孩手里的娃娃吸引,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走都不走。

白洛知道翟羽不会和陌生人说话的性格,恶作剧的想看他为难的样子,于是一直呆在原地不打算伸出援手。

翟羽看了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白洛,在落琪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落琪立马眉开眼笑的跟着走了。

白洛懊恼的拍了一下手,暗骂落琪不争气,好戏都没得看了。

“喂,你和落琪说什么了?”白洛不死心的追上去问。



第6章 抓娃娃_栀子欢文学网

翟羽勾起嘴角:“想知道?”

白洛把手搭在翟羽身上:“那可不!”

“我告诉她,前面不远就有抓娃娃机,想要自己去抓!”翟羽漫不经心的说。

白洛泄气的“唉”了一声,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话呢!

抓娃娃可不是一件易事,对于尚无经验的三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三人花了几百块买的游戏币,结果只抓到一只粉色的玩偶,头大身小的那种。

落琪还是很满足的,对这个大头粉娃娃爱不释手。

白洛挫败的挠挠头,说:“下次我一定把这里的娃娃全抓走。”

翟羽的心情也不怎么样,本来以为不难的,结果……

落琪手上的那个还是她自己抓的!

白洛一路唉声叹气,搞得落琪觉得自己手里的娃娃是导致白洛不开心的根源。

“那个,白洛。”落琪喊了一声丧着一张脸的白洛,把手里的玩偶递给他说:“我把玩偶给你,别不开心了。”

白洛被落琪认真又不舍的表情逗笑:“我要它干嘛?”

“你难道不是因为没抓到玩偶不开心嘛?”落琪问。

白洛接过落琪手里的玩偶,摆弄了一会儿后又还给落琪:“这个你先收着,下次,我弄一箱来和你换。”

落琪接过玩偶猛点头,一箱呀!

白洛挑衅的看向翟羽问:“怎么样?敢吗?”

翟羽笑了一下,轻轻吐出两个字:“幼稚。”

白洛也笑了,继续问:“那你干吗?”

“怎么不!比赛呀!”翟羽难得的接受了白洛的幼稚。

落琪喜欢的东西当然是他往回拿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先回家吧!”落琪看着胜负欲爆棚的两个人,忙岔开话题。

白洛朝翟羽吐了吐舌头,说:“回家!”

翟羽回到家,翟爸和翟妈正在看电视,听到开门声头都没回的说了句:“小羽回来了!”就没了下文。

翟羽“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房间。

翟羽换衣服的时候摸到了裤子口袋里的盒子,才想起自己在药店买了胃药。

他笑了一下,把口袋里的药放到了桌子上,却不自觉的想起了有胃病的落琪。

落琪的胃病是初三下学期瞎吃东西得的,那时候因为要复习,三个人午饭老是在外面解决,落琪身体不如他们两个,有了胃病。

当落琪捂着胃倒在地上的时候,翟羽整个人都是懵的,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把她抱起来往医院走。

等医生确定落琪只是普通的胃病,翟羽才缓过神来。

从那以后,翟羽就不准落琪再瞎吃东西,胃药他也一直放在书包里。

而这次去药店买胃药,纯粹是因为原来的那一盒忘在书包里了。

不过,从第一次以后,落琪倒是再也没难受过。

翟羽想着又勾起嘴角,有些人,只要想到就会露出傻傻的微笑。

等了好久的中考成绩下来了,三个人的分数都差不多,也足够上他们想去的高中。

一切确定下来以后,白洛朝自家母上奏请之前答应的去野外烧烤的事情。

但三位妈妈考虑到安全的问题,还是否决了白洛的提议。

翟羽和落琪倒是没什么,但白洛却不依不饶,向自家远在国外的父王控诉母上的罪行。

身为宠妻狂魔的白爸当然是站在自家老婆这一边了!

白洛被自家父王“教育”了几句,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客厅里妈妈和爸爸说话的声音。

白洛看了一眼床头上的全家福,年轻的爸妈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小的他。

听母上说他父王大学时特受欢迎应该不是假的。

白洛叹口气,拿起镜子照了一下,无奈的说:“我这是……长残了!”



第7章 二人世界开心不

虽然不能去烧烤了,但是想一出是一出的白洛第二天又朝自家母上提出了新的要求。

白妈不知道儿子要干嘛,但还是答应了他。

自此,白洛一整个假期都窝在他的房间里,不问外事,连翟羽都叫不出来。

少了白洛的翟羽和落琪瞬间少了许多乐趣。

之后的日子基本都是翟羽陪着落琪去图书馆,然后被迫看书。

直到开学前一天翟羽和落琪才见到消失了一个假期的白洛,而再次出现在两人面前的白洛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你去整容了?”翟羽一脸认真的问。

本来在凹造型的白洛僵了一下,反手捶了翟羽一拳说:“什么整容!什么整容!小爷我这是天生的!”

落琪把白洛整个脸像和面一样揉了一圈,确定道:“是纯天然的!”

白洛心疼的摸摸自己已经发红的脸,轻轻的拍了落琪一下说:“不知道疼呀!”

……

“所以,你这一个假期到底干嘛了?”落琪岔开话题。

白洛神秘一笑问:“想知道?”

落琪点头,好奇心写在脸上。

白洛本来还想再故弄玄虚一会儿,但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翟羽脸上丰富的表情就说:“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就知道了!”

白洛把翟羽和落琪带到他们第一次玩抓娃娃机的地方,挑衅的看着翟羽问:“要比吗?”

翟羽勾了勾嘴角,惜字如金道:“来呀!”

白洛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他这一个假期可不是白在家里练的!

两人在两台机器面前站定,落琪在旁边做裁判,10分钟之内,抓的多的人获胜。

十分钟,两个人都战绩不斐,最后白洛以微弱的优势领先翟羽。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落琪了,拿到好多娃娃!

不出白洛所料,翟羽脸上的表情的确比平常丰富了一些。

白洛看着翟羽的样子,觉得有必要纪念一下这历史性的一天。

反将翟羽的情况还是很少出现的!

“怎么样?”白洛朝翟羽挑了挑眉,得意的问。

翟羽不理白洛,转头看着落琪抱着的娃娃勾起嘴角说:“你赢了!”

白洛看翟羽恢复正常,一脸失望的“唉”了一声,一脸哀怨的看向落琪。

落琪一脸茫然的看着白洛问:“怎么了?”

白洛看着落琪手里已经整理的整整齐齐的翟羽抓到的娃娃,一本正经的说:“尚落琪同学,麻烦你下次整理你家羽哥哥的东西的时候,捎带手把我的也整理了。谢谢!”

说罢,愤愤的回头,难怪那小子忽然没表情了!

最惨的是翟羽为了方便落琪放娃娃,买了个箱子,而抱箱子的自然就是白洛了。

原因是他的娃娃最多而且这是他一个假期没有消息的惩罚。

白洛抱着箱子,嘴上可闲不下来,八卦问翟羽:“没有我,和落琪的二人世界过的开心不?”

翟羽摇摇头,回答:“在图书馆泡了一个假期!”

白洛腾出一只手拍拍翟羽,露出同情的表情:“难为你了!”

翟羽一如既往的回以白眼,转头问落琪开学的东西有没有准备好。

白洛被晾在一边,深深的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第8章 你也要我帮忙递情书

对于高中生活,白洛和落琪从开始的憧憬变成了最后的接受现实。

开学一个月,只有解不完的习题,背不完的理论和单词。

唯一好点儿的就是他们的班主任李璟不会日日对他们说教。

自习课上,落琪用笔戳着草稿纸上只解出一个步骤的习题,眉头紧锁。

百无聊赖的翟羽回头,就看到落琪对着习题一脸深仇大恨的模样,眼底不自觉的染上笑意。

落琪抬头,正好撞上翟羽浅笑的眸子,看的她失了心神。

“羽哥哥……”她轻轻的叫,语气里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嗯?”翟羽听着她的声音,神情愈发的温柔。

如果不是同桌不小心撞到落琪的胳膊,她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过神来。

“我不会做……”落琪苦恼的指指桌子上的习题,眉头又皱了起来。

翟羽拿着凳子坐到落琪身边问:“那里不会?”

落琪指了指最后一道题说:“一个步骤都写不出来!”

翟羽看了一眼习题,从落琪手里拿过草纸和笔,开始讲解。

“好了,你自己解一次。”翟羽把纸笔还给落琪。

落琪接过纸笔,又看了一眼翟羽的步骤,开始计算。

翟羽看到落琪在计算过程中简化了他的步骤,夸奖道:“不错!”

听到夸奖的落琪虽然没有抬头,嘴角却扬起弧度。

一旁落琪的同桌不淡定了,怎么讲题讲出了粉红泡泡?

而且……他们不是兄妹吗?是自己的想法太罪恶了!

好不容易捱到翟羽离开,脑补了无数场大戏的同桌立马八卦的问:“你和翟羽到底什么关系?”

落琪愣了一下,戒备的问:“怎么?你也要我帮忙递情书?”

同桌连忙摆手说:“不是,我对他不感兴趣!”

“那是白洛?那我可以帮你!”落琪松了一口气,不是羽哥哥就好!

“也不是……就是好奇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同桌有气无力的说。

“对不起!误会你了!”落琪反应过来后连忙道歉,她是真的害怕翟羽生气。

同桌无所谓的摆手说:“两大校草唯一的女……性朋友,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其实白洛还好了。”落琪笑笑,看了一眼翟羽压低声音说:“关键是羽哥哥,我就帮人送了一次,他三天没和我说话。”

“所以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听完落琪说的,同桌更好奇了。

“哦!我们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的。”落琪回答。

得到真相的同桌了然的点点头,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班主任打断了。

李璟看了一眼刚才窃窃私语的两人,说:“私事放学再聊啊!”

同桌因为留了一级,和李璟早就认识,嬉皮笑脸的答应着“好嘞!”

李璟也笑了一下,走上讲台宣布正事:接到学校通知,要举办迎新晚会,每个班两个节目,类型不限。

“现在大家想想出什么节目,咱们争取在放学之前定下来。”李璟的话一出,本来鸦雀无声的班级立马雀跃起来。

有说演小品的,有说唱歌的,还有说表演杂技的等等,场面一度难以控制。

“好了,先安静!”李璟敲了敲黑板,控制住躁动的人群,又问:“班里有没有同学学过跳舞唱歌什么的?”

白洛率先举手,还不忘拉翟羽下水:“老师,翟羽可是市里舞蹈大赛的冠军!”

李璟“哦?”了一声,说:“咱们班里真是卧虎藏龙呀!”

“那是!”白洛得意的说,无视翟羽飞来的白眼。

“那你和翟羽出一个节目,可以吗?”李璟问。

白洛连忙点头,又说:“可是光我们俩个,跳齐舞不够!”

“那班里的男生你随便挑。”李璟说。

白洛这才打了“ok”的手势,笑着落座。

翟羽不用回头也能想像到此刻白洛得意的样子,这一个月白洛怕是被憋疯了!

“还有一个节目,大家再想想要出什么?”李璟又问。

正当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的时候,班级的门被轻轻推开。

大家都停下讨论,看向门口,陈雅走进教室不明所以的看着众人问:“怎么了?”

李璟眼前一亮,对陈雅说:“作为咱们班唯一的艺术生,第二个节目就你来出吧!”

“好。”陈雅点头,知道老师说的是迎新晚会的事。

放学铃声适时的响起,李璟看着躁动的人群说:“那就这么定了!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

“好,下课。”

“老师再见。”李璟一离开教室,班里的人便做鸟兽散,都收拾东西离开了。

白洛兴奋的跑到正在给落琪收拾书包的翟羽身边问:“怎么样?要不要去练舞呀?”

“你先把队员找好再说吧!”翟羽把落琪的书包拿好,看也不看白洛走出教室。

落琪拍拍白洛的肩膀,说了句加油”就跟着翟羽走了。

白洛无奈的叹气,他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重色轻友,另一个……重色轻友!

他似乎没有朋友!

“白洛,快点!”落琪站在班级门口,白了一眼故作伤感的白洛。

“好嘞!”白洛贱嗖嗖的跟在落琪身后,开朗的笑容收割了楼道里仅有的几个女生的眼神。



第9章 有异性没人性

白洛属于行动派,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找齐了队员,一放学就要拉着翟羽去抢练习的地方。

翟羽看了眼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对落琪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吧,练习完一起回家。”

落琪当然没有异议,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这两个人一起跳舞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由于时间和队友的原因,翟羽和白洛用了一个男团的舞蹈。

但对于毫无基础的其他队友来说,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翟羽在舞蹈的问题上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通常一个动作要练好多次才能过关。

开始还斗志满满的几个人被折腾了半个小时后都坚持不住躺在地上碰瓷儿了。

“尚落琪,能麻烦你帮我们去买点水吗?太累了!”离落琪最近的李严坐在地上的落琪说。

“好的,你们等我会儿。”落琪说着起身去买水。

翟羽刚想叫她带上雨伞再走,没等开口地上小小的人已经不见了。

翟羽叹口气,从书包里拿出雨伞追出去。

落琪刚拿好水准备去结账,一双手就把她手里拿着的几瓶水都接了过去。

“羽哥哥,你怎么也出来了?”落琪跟着去柜台结账的翟羽问。

翟羽把装好的水交给落琪,打开手里的雨伞说:“下雨了。”

落琪这才看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

“进来。”翟羽朝还在超市里发呆的落琪说。

落琪忙钻进雨伞里,和翟羽一起离开。

雨伞很大,把两个本就清瘦的人遮的严严实实。

翟羽低头看着安静的落琪,忽然想起当时买这把伞的原因。

他和白洛从舞社回家的路上被雨截住,两个人跑到不远处的超市去买伞。

当时白洛还笑他,买那么大一把都够两个人用了,他没理他。

但脑子里却留下了与她一起撑这把伞的想法。

翟羽勾起嘴角,以后,这样的日子会很多吧!

“回来了,我们又把动作顺了几次,歇会儿一起跳一遍?”白洛一边从落琪的手里接过水,一边我问翟羽。

翟羽点点头,脸上笑容不减。

白洛看着满面春光的翟羽问:“笑的这么荡漾,不怕隔壁练习室的姑娘看上你呀?”

白洛一句话瞬间让不明真相的队员想入非非,怕女生喜欢,该不会……

白洛也意识到了他说的话有一点让人误会。

但他忽然起了逗弄翟羽的心思,假装着急的解释:“你们不要误会啊!翟羽他就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不喜欢……什么?

翟羽淡定的越过白洛,朝后面不明真相的李严等人说:“休息好了就继续吧!”

白洛做了个鬼脸,慢悠悠的挪到队伍里,这小羽是越来越不好逗了!

不得不说白洛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李严他们几个人虽然没有舞蹈基础,但学习能力很强。

除了刚开始有点不适应外,之后的进展还是很顺利的。

具体表现是翟羽从头到尾嘴角都带着笑容。

翟羽看李严他们动作都做的差不多了,松口放人:“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大家放学后准时来这里集合。”

“落琪,明天还来吗?”白洛凑到落琪身边问。

“干嘛?”落琪警惕的看着脸上写着“图谋不轨”四个字的白洛,笑成这样,绝对有问题!

白洛一手搭在落琪的肩上,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满脸痛心的说:“你这个样子我好伤心的!”

“一边伤心去!”翟羽一把把白洛搭在落琪身上的手打下去,脸板了起来。

白洛心疼的揉揉自己发红的手,低声说:“小气鬼!有异性没人性啊!”

“回去吧!”翟羽接过落琪手里的书包,柔声道。

白洛不屑的“哼”了一声,拿起书包大步流星的出了练习室。



第10章 帮别的女孩子补习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落琪过来翟羽生气也有人能哄好,为什么要让他既挨打还看两人秀恩爱呀!

不过,白洛的还是如愿以偿了。

因为落琪每天都出现在练习室帮他们买水、带东西。

久而久之大家用落琪用的习惯了,就把这毛病带到班里来了。

在落琪第N次拿着李严要的东西回到教室后,翟羽不乐意了。

自己舍不得用一下的人,怎么现在成了这几个家伙跑腿的!

于是,放学后翟羽果断把落琪送回了家。

翟羽回到练习室看到许多陌生的面孔,好看的眉头轻轻隆起。

“怎么回事?她们谁呀?”翟羽语气不好的问白洛。

白洛被翟羽逗笑,知道他不爱认人,但好歹要把班里的人认清楚吧!

陈雅好看的脸黑了一下,但马上又堆起笑容走到翟羽面前朝他伸出手说:“你好,翟羽同学,我叫陈雅。”

翟羽“哦”了一声,越过陈雅伸出的手走到白洛面前问:“到底怎么回事?”

白洛瞥了一眼一旁尴尬的陈雅,忍住笑和翟羽说明原因。

放学后白洛他们和往常一样来练习室排练。

陈雅突然进来告诉白洛她们今天来晚了,没找到教室,想和他们共用一个。

白洛回头想征求李严他们的意见,就看到其他几个人的花痴脸。

听了原因的翟羽依旧皱着眉头。

白洛一把搂住翟羽的肩说:“好了,也要给咱的队员谋点福利呀!”

翟羽还是不为所动,白洛立马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翟羽这才勉强点头答应继续练习。

练习了半个小时站位后,翟羽放人:“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再回忆一下自己的位置。”

不等李严他们反应过来,翟羽和白洛已经离开了练习室。

正在排练的陈雅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两人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出了练习室的白洛嘲笑翟羽:“人小姑娘不就多看了你几眼吗?走什么走!”

被盯的到现在都有些不舒服的翟羽板着脸说:“明天如果还是这样,你自己去练!”

白洛嘴里答应着,笑声不减。

如果不知道翟羽心里有人,白洛一定觉得他不喜欢女的!

对于陈雅这个人,翟羽是着实没什么印象。

但这并不影响人家把他放在心上。

毕竟,翟羽可是她一开学就看上的人!

翟羽的冷漠的确让不少人对他望而却步,但陈雅不同,她喜欢挑战。

确定目标的陈雅迅速制定了征服翟羽的计划。

第一步,当然是要和翟羽说上话了!鉴于翟羽冷漠的个性,陈雅决定曲线救国。

第二天早自习陈雅就去找了李璟。

陈雅以这几天任务太多自己跟不上学习进度为由成功说服李璟让翟羽帮她补课。

“我没时间!”翟羽一口回绝。

李璟闻言瞪了翟羽一眼说:“没什么时间!不准讨价还价!回去上课去!”

翟羽郁闷的回到班里,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落琪看翟羽脸色不好,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关切的问:“羽哥哥,你没事吧?”

落琪眼里一览无遗的担心让翟羽的心情好了几分。放学后,翟羽像往常一样去落琪那里收拾东西。

陈雅抱着书冲过来问:“翟羽同学,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翟羽依旧自顾自的收拾,不理陈雅。

落琪打破尴尬的场面问:“开始什么?”

陈雅见有人搭话,眼里闪出了光,忙说:“我学习有点跟不上,李老师让翟羽同学帮我补习。”

“那羽哥哥,要不你先帮陈雅同学补习,我自己回去。”落琪闻言连忙对翟羽说,毕竟耽误别人的时间不太好。

“不用,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就好。”翟羽语气平静的说。

“那陈……”落琪的话还没说完。

翟羽就拿过陈雅手里的习题随手画了几道说:“把这些做了,我回来后看!”

“走吧!”翟羽说着拿起落琪的书包朝门口走。

“陈雅同学再见。”落琪忙和陈雅道别去追翟羽。

陈雅抱着手里习题,“啧啧”摇头,这个人的脾气真是……

翟羽给陈雅讲题都是用最简的方法,每道题讲完不超过十句话。

而且,翟羽讲过的题只要陈雅没摇头说不懂,他就马上讲下一道。

等到习题都讲完,翟羽立马离开教室去练习室,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待。

一个星期下来,陈雅是和翟羽呆在一起了,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无奈之下,陈雅决定去找落琪谈谈,想让她把翟羽送她回家的时间挪给自己。

陈雅观察了落琪一整天,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情:只要落琪在的地方就一定有翟羽!

“这家伙,不会是个变态吧!”陈雅气呼呼的自言自语,眼睛不自觉的看向翟羽的方向。

“没事!”翟羽轻轻揉揉落琪的短发,扬起笑脸。



第11章 你今天能自己回去吗

一道题翟羽给落琪讲了好多次,她都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最后的答案总是不对,落琪赌气的趴在桌子上不去看习题。

翟羽安慰似的摸摸落琪的短发,柔声说:“再解一次,如果还不对就先做下面的。”

落琪这才又拿起笔,开始仔细的计算起来。

陈雅在不远处看的不是滋味,明明对自己那么冷淡!

不过,受落琪启发,陈雅顺利想到了让翟羽和落琪分开的办法。

下课铃响后,陈雅叫住要走的翟羽和落琪。

“什么事?”落琪回头问。

“就是今天的习题比较难,我想让翟羽同学多给我补习一会儿,所以……”陈雅顿了顿后说:“落琪,你今天能自己回去吗?”

“可以。”落琪爽快的答应,还轻轻捏了一下翟羽的手让他不要拒绝。

翟羽无奈,只能把书包交给落琪,仔细叮嘱:“回家记得给我发信息。”

落琪乖巧的点点头,和陈雅告别。

翟羽目送着落琪出了教室,握了握自己的手,里面有属于她的温度。

“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陈雅问。

翟羽听到陈雅的声音,原本舒展的脸又板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陈雅才不管那些,好歹她的第一步完成的很顺利。

在翟羽讲题的时候,陈雅也聪明了不少。

不管习题有多简单,她总是说不会,让翟羽重新讲一遍。

翟羽也不多说什么,重新开始。

陈雅心底暗爽,大脑慢慢勾勒出日后翟羽对她百依百顺的模样。

翟羽的心思却全都在落琪身上。

这几天天黑的快,虽然他们的家离得并不远,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走。

翟羽看了眼手表,离他们平常到家的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落琪还是没来短信。

再等等,翟羽安慰自己。

又过去五分钟,翟羽扔下笔就往外走。

手机铃声刚好想起,是落琪的短信:羽哥哥,我到了。刚刚帮妈妈搬东西,没及时回你。一个大大的笑脸。

翟羽这才放下心来,回复:好。

陈雅看着停在班级门口的翟羽一头雾水:“翟羽同学。”

翟羽这才想起自己留下的目的,回去继续讲题

落琪很懂事,知道翟羽忙,不想他太累,主动提出以后自己回家。

翟羽自然不会同意,是落琪保证每天一条短信和他报平安,他才勉强的点点头。

可是,没过多久落琪的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随着迎新晚会的临近,翟羽也越来越忙,基本上一放学就去给陈雅补课。

另一边的落琪把数学老师发的习题一张张收拾好,看了一眼角落的人,默默离开教室。

“等过了这阵子就好了!”出了学校的落琪安慰自己,羽哥哥已经很累了,她不能给他添乱。

可是……落琪捶了捶自己的心脏,憋得慌!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落琪自言自语的放下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这时的落琪还没意识到,自己对翟羽的感情在悄悄发生变化。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你的权利,请麻烦及时通知我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有偿分享不是免费的介意勿扰,看全本,请加好友撩我噢!(有偿分享不是免费的介意勿扰)

长按二维码,加我看全文!!!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