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控费办法出炉,超标将严惩医生、科主任!

发布时间:2018-07-11 18:44



政策出台、目标明确后,如何执行好完成好,考验着卫生主管部门和医院的精细化管理水平。如此“强有力”的医疗控费,又会对医院和医生造成什么影响呢?



作者 | 大鹏

来源 | 医学界智库



为加强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医疗行为综合监管,惩处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违法违规行为,四川省卫生计生委近日拟定了《四川省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医疗行为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医疗机构、医生、科室不合理使用高值耗材的行为,予以了明确的严格处罚规定,被业界解读为“最严控费处罚办法”。

 



征求意见稿主要明确了四个方面的内容:

 

1,依据征求意见稿,医疗机构存在“耗材占比不达标”或“检验占比不达标”的,由卫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通报批评。同一指标累计三个季度平均值不达标的,对医疗机构不良行为记2分,并视节启动专项监督执法检查、巡查式评审等。

 

2,医务人员“产生不合理高值耗材使用的”,要责令限期改正、对其进行提醒谈话。逾期不改正的,按照不合理行为产生医疗费用的1-3倍扣减责任医务人员奖励性绩效工资,扣完为止,并全院通报批评。

 

3,医生滥用高值耗材会被扣钱,而当年累计出现三次以上的,要被诫勉谈话,一年内不得评先评优,不得推荐评选各类专家、人才及荣誉称号和申报考试、评审、聘任高一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并根据产生不合理行为的次数取消医师注册和备案的所有执业地点3-6个月处方权,及离岗接受培训。

 

4,此外,一个监管周期内科室出现“产生不合理高值耗材使用”行为两次以上的,按不低于5%的比例扣减科室主任当月奖励性绩效工资,并视情节对其进行提醒谈话、诫勉谈话、停职、撤职等处理,组织对科室负责人、相关管理人员及医务人员进行法律法规知识离岗再教育。

 

 

中央到地方,控费文件不断出台

 

近年来,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控费文件都不断出台。究其原因,公立医院的医疗费用一直处于快速增长的态势,这不仅“稀释”了国家对于医疗改革的巨额投入,而且也对医保造成了巨大压力,很多地方甚至出现了“医保见底”的情况。甚至有人认为,如果公立医院快速增长的医疗费用不得到有效解决的话,很可能会成为“压死新医改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原国家卫计委、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中医药管理局等五部委在2015年就联合印发了《关于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把医院医疗费用控制情况与医院等级评审准入、财政拨款预算安排、院长年度绩效考核、医务人员的评优、绩效工资分配等挂钩。这一文件也被业界普遍解读为“控制医疗费用增长的纲领性文件”。

 

2016年6月,原国家卫计委又发布了《关于尽快确定医疗费用增长幅度的通知》,要求到2017年底,全国医疗费用增长幅度降到10%以下。并对上文中的若干意见进行了进一步细化。医疗控费提上了实质性操作的层面。

 

中央发文,各省也在跟进。去年5月份,贵州省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实施方案出台,方案提出,要加强医疗控费。并建立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总费用、次均(床日)费用、检查检验收入占比、药占比、门诊和住院人次等指标定期通报制度。公立医院医疗控费在各省纷纷落地。

 

 

医疗控费能否解决医改难题?

 

医改是世界性难题,公立医院改革又是难中之难。从2009年新医改启动至今,公立医院改革一直被视为是医改的核心内容,尤其是公立医院医疗费用逐年增长的问题,似乎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8年到2013年,全国医疗卫生总费用由1.45万亿元增加到3.17万亿元,增长了1.19倍;居民医保、新农合基金报销的比例从30—40%提高到70%左右,最高支付限额从人均可支配收入(纯收入)的4倍,普遍提高到6倍,然而群众的自付费用未降反升,个人卫生总支出从5875.9亿元增长到10726.8亿元,人均卫生费用从1094.5元增长到2326.8元。

 

种种数据表明,新医改以来医疗服务支出一直在快速增长。然而,面对“看病贵”的老大难问题,发两个医疗控费的文件就能解决问题吗?事实上,新医改以来,主管部门先后进行了30多轮药品降价,但结果却是公立医院医疗费用“越改越高”。

 

2016年,10月8日,一份《2016年上半年部省属医疗机构控费十项指标公示》在湖北省卫生计生委官网首页挂出。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等14家在汉部省属大型医院的十项核心医疗费用指标首度向百姓公开。公示数据显示,医院的门诊费、住院费、药占比、耗占比、卫材占比、检查化验占比、百元医疗收入消耗的卫生材料费用、医保目录外费用等7项指标都在大幅上涨。可见,虽然国家对医疗控费三令五申,但看病依然是越来越贵。

 


控费不能对医生、科主任一罚了之

 

分析人士认为,实行严格的惩罚制度,固然可以起到控费的作用,但控费不能“一刀切”,因为目前医疗费用上涨,也有其合理的成分,如GDP、CPI也在逐年增长。如果只是一味地通过行政命令来“控费”,很可能会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

 

“就医院而言,可以把风险比较大、花费比较多的这类‘没有质量和效益的病人’转走,从而降低医疗费用;此外,医院还可以把医院本该提供的药品放到社会药店,从而控制总体费用。”一位基层医改专家表示,这样做的结果,“虽然在数字上完成了指标,但最终结果却进一步加重了患者的负担。”

 

对于医疗控费,医生们也有自己的看法:“物价上涨,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对医疗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样样都高,费用能降下来么?”在很多医生眼里,先进的医疗技术、先进的仪器、新型药物等都是社会进步的产物,“而这些都意味着高价格。”也有医生认为,医疗控费给医院下指标的行政命令式做法,表面上是给医院压力,但最终这些指标还是会落到医生头上。

 

“全国医疗费用逐年递增,是中国医疗改革的一个严峻现实。这不仅体现在医疗费用总数的增长上面,更重要的是中国医疗费用结构的不合理上,尤其是药品、检查和高值耗材的占比太高,严控医疗费用应该从这三个方面下手。”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告诉“医学界”,“降低这三部分费用的同时,要提升医生的收入,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医改和医生不是敌对关系,而是‘同盟军’,携手医生,鼓励医生产生控费动作,改革才能取得成效。”



附:《四川省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医疗行为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阅读原文)




- 完 -




点击以下图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大家文后留言说感想,

如果你也有医院管理故事/感谢/心得,

请投稿:yxjtougao@126.com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