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改革能否跳出教育的囚徒困境,形成博弈均衡?

发布时间:2018-07-12 14:06

目前社会上的优质高等教育资源还是稀缺的,全中国的大学生很多,但又有多少是清华北大复旦上交出身的?就算在清华北大的光环下,又有多少是素质发展健全的?这也就难怪社会上教育鄙视链一环接一环了,最被广泛认同的便是“学历查三代,出身看本科”。这也难怪现在很多家长的教育理念都是以本科为基础的,想孩子上哪个本科学校,从起跑开始就为冲刺规划,学校课程不能少,课外辅导深化,艺术培训加分。

这些年来,素质教育的呼声一直没低过,国家也有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文件引导,但效果却是不怎么的。以前学校课业重,社会上“减负”的声音很高,但当学校课业减少,市场上的大批辅导机构又起来了,艺术类培训班也是一波接一波,素质教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淹没了。如此看来,不管怎样,孩子们自由玩耍享受童年的时光不见得多了多少。这样孵化出来的学生,看不到学习的乐趣和成长的快乐,丢失了素质教育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孩子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关键是大家都在这么做,可不能被时代抛下。要错大家一起错,至少大家的起跑点还是差不多;但别人这么做,你不跟进,那就危险了,万一别人走的路子是正确的呢,那自家孩子不就吃了大亏啦?这正是我们的教育陷入囚徒困境的例子。

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或者说在一个群体中,个人做出理性选择却往往导致集体的非理性。

因腾教育科技且用一个过度简化的模型来说明问题,在这个博弈模型中学生A和学生B代表本博弈中的两个博弈方,他们有提高分数,和提高专业、创新、职业素质两个策略。因为大学生都共同生活在校园里,因此在学校的培养体系、专业知识要求以及相互之间的学习状况方面拥有的信息的同样的,因此应属于完全信息博弈。

设提高分数被录取的满意度为5,提高素质被录取的满意度为10(往往孩子在素质教育中享受到更多的快乐,因此效用更高),而提高分数未被录取的满意度为-10,提高素质未被录取的满意度为-5(提高素质的正效用部分抵消了未被录取的负效用)。

用表格概述如下:

从表中可以直观地看出,这是一个非占优策略,但是有一个均衡解,便是A、B均提高分数。从A的角度来看,只要偏向提高分数,无论B的策略如何都可以得到正收益;从B的角度来看,亦然。但从个体利益最大化来看,提高专业、创新、职业素质才是最优解。

谁都知道填鸭式的教学不好,不利于孩子的综合素质成长,但是,现在的高考主要还是看那几门课程,单靠综合素质上去的可谓少之又少。家长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资源,还是得让孩子报班提高成绩,别的家长不得不跟进,最后,素质教育就变成了填鸭式教育了。

那么该如何跳出“囚徒陷阱”呢?这是无法通过博弈来得到的。因腾教育科技认为现在的教育问题折现出就业问题的弊端,偏好名校,偏好高学历,偏好高社会评价、更好就业前景,在校期间的各种评价、毕业资格审核、以及社会就业面试评价大多以分数为主或有着一些刚性的规定,缺乏完善的素质综合评价体系。

因腾教育科技认为,良好素质始终是不人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不是说素质能够给人带来直接的利益回报,更是因为素质让人更好地发现生活的美感,平淡中也能享受诗意,繁华中不失谦卑,在快乐中提高素质,从实践中拓展眼光。当然,在题海战术中提高分数,也会有坚持、奋斗、无畏这一些美好的品质一并生根发芽,但是在更好的指导下孩子们能够成就更多。

家长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资源,还是得让孩子报班提高成绩,别的家长不得不跟进,最后,素质教育就变成了填鸭式教育了。摆脱这一囚徒困境的唯一办法是改变目前教育的博弈结构,形成一个有利于学生全面发展的博弈均衡。注重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注重考查学生观察、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促使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让提高的素质转化成提高成绩的因子。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