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楚南栀北小葵_总裁小叔叔抱章节试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9:33

总裁小叔叔抱是止小染所著,讲了楚南栀和北小葵的爱情故事,她的记忆当中,就一直和楚南栀住在一起,而楚南栀就是北小葵的私有财产,可是如今的私有财产也有人看上了,那么楚南栀和她的感情结局会怎么样?

第一章 叔叔带了个陌生女孩回家

夜凉如水,月华清冷地照射在两个正密谋着“大事”的女孩身上。

“楚芷,你确定叔叔今天会回来给我过十八岁生日?”穿着一件黑色吊带睡裙的北小葵紧盯着门外,一双黑眸闪耀着黑钻石一样的璀璨光芒。

好似,只要门口传来那个男人的脚步声,她便会立马像猎豹一样扑上去。

叫楚芷的女孩眸底也闪着兴奋的光芒,她拍着胸脯保证道:“大哥肯定会回来。小葵,你确定准备好了?成为我哥的女人,你就一辈子是我嫂子,可不准再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了。”

北小葵听闻此话,俏丽的小脸上闪现出一抹可疑的红色,面若桃花般羞羞哒哒。

她等成年这一天等了那么多年。

早就准备好成为他的女人。

只是……那个冷面的铁血男人会要她吗?他一直把她当一个小孩。

“小芷,我这一生,只要这么一个男人,其他男人在我眼中都与女人无异。”北小葵郑重地说道。

楚芷满意点头。

踏踏踏……终于属于男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传来,北小葵的一颗心瞬间跳到嗓子眼,就像是那脚步声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她的心房。

她激动得一把拽住了楚芷的手臂,一双黑眸更是闪闪发亮得比星辰还耀眼。

他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他这回出差一个星期,她便想了他一个星期,今晚……终于能见到他。

迫不及待想扑倒他!

咔哒……密码锁被打开的声音,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下一秒,一个笔挺的身姿跨了进来,至少一米九的身高,长身玉立,芝兰玉树。

他站在门口,微微抬起头朝北小葵这边看来。

凛冽的眉峰如剑,高挺的鼻梁如远山,轻轻扯开一抹弧度的薄唇含着浅笑,五官英俊得简直让人喷鼻血。

啊啊啊啊!!真的是他。

是那个江城女人最强嫁的白马王子……楚南栀。

北小葵的眸底瞬间炸开万千烟花,一簇簇带着彩色花火的冲天光柱在她眸底辗转,此时满天的星辰也不及她眸底的光芒耀眼。

她即刻从椅子上站起来,以风一样的速度飞奔着朝站在门口冲她微笑的男人奔了过去。

“吧唧!”二话不说,轻盈的身体猛地跳进男人的怀抱,粉嫩嫩的红唇直接在男人的脸上猛亲了一把。

“叔叔!”她软软地唤了一声,小手紧紧勾着男人修长的脖颈,双腿更是如八爪鱼一般缠着男人矫健有力的腰身,俩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

楚南栀眉头紧蹙了一下,眸底有微光闪动。

他试图将北小葵趴在他身上的身体拉开。

没拉得动后,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才轻声道:“小葵,外面还有客人。我们先请她进来。”

“……”北小葵侧过眸子,朝外面看去……

一个穿着一条紧致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满脸好奇地打量着她。

她那双弥漫着新奇的眸子特别的大,长长的睫毛扫下来时,就像是一个漂亮的洋娃娃。

女孩子很漂亮。

“叔叔,这就是你的家吗?”女孩的嗓音很甜美。

叔叔?

陌生女孩也唤楚南栀叔叔?

这是她北小葵的专有称呼。

一般其她女孩都会喊楚大哥或者楚叔叔。

北小葵抬起头,刚好与女孩不怀好意地眼神撞到一起。

那眼神……就像是挑衅!

对,很深的挑衅!

难道那个女孩认识她?

“叔叔,这个姐姐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敌意,我害怕。”女孩朝楚南栀靠近。

“……”北小葵。

这什么人?一来就给她找不痛快。

她什么时候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楚南栀单手托着北小葵的小PP

抬起另外一只手,揉了揉女孩的后脑勺,轻声道:“小葵不是这种人,她对人待物很好。初夏,先进来。”

叔叔还揉别的女孩的头?

她所有的专属,这个女孩都能享受……

北小葵只觉得一盆透心凉的冷水浇下来,将她一颗欣喜异常、冒着热气腾腾的心、将她一身的炙热火苗、将她刚才所有的期待……瞬间浇灭。

“初夏,以后你住这里。”楚南栀将门外的女孩让了进来,介绍道,“小葵,她是我们的新朋友,叫利初夏。以后要和初夏好好相处,知道吗?”

还要让陌生女孩住在这里?

北小葵紧咬红唇。

十八年来,楚南栀的生活中,只有她和楚芷两个女孩,而楚芷是楚南栀的亲妹子。

从来不与她争楚南栀。

现在来一个陌生女孩?一来就挑衅她?

北小葵刚刚还烟花绽放般的瞳孔蓦地染上一抹落寞。

叔叔怎么可以带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回家?

怎么可以?

……

北小葵怒气冲冲地奔进了将自己的卧室,反锁卧室门。

任由楚芷在外面喊她,她都当作没听到。

叔叔为什么都不来喊她?

她听着楚南栀在外面向利初夏介绍家里的情况。

她听着那个曾经只属于她独有的温柔嗓音,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听着利初夏柔柔弱弱地问着楚南栀问题……

北小葵本就凉下去的心,此时宛如整个心房都盛满了冰块。

不行……她不能让自己的位子被那个陌生女人抢走。

北小葵蹭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皱着一座小山一样的眉峰,嘟着一张线条优美的红唇,在楚芷越来越重地敲着房门时,伸出白皙的玉手将卧室门猛地拽开。

“小葵?”楚芷唤了一声。

北小葵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然后向楚芷使了个眼色,楚芷黑眸滴溜溜地转了两圈,秒懂北小葵的意思,她冲北小葵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北小葵猫着身子,朝一旁的饮水机走去,接了一点水在手里,抹在额头上。

“啊!好疼!我好疼!我是不是快死了?”北小葵瞬间入戏。

她弯着腰,弓着背,整个身体都朝地上缩去,漂亮的薄唇被她咬出一排牙齿印。

她是真的疼,胸口疼!

看着屋外的俩人旁若无人地聊着天……

第二章 实施扑倒叔叔的计划

北小葵只觉得心房里有一群蚂蚁在噬咬着她。

“大哥,小葵肚子疼,快不行了!”楚芷扯着喉咙朝着客厅里喊道。

虽然她的戏演得太过,但客厅里的男人几乎是在听到她们的声音后,即刻间冲了过来。

一看到地上缩着的女孩,他高高的眉峰瞬间沉了下去,一双一向冷静的眸底被担忧挤满。

他伸出手,将额上被“汗水”浸透的北小葵捞进了他的怀抱,焦急地问道:“怎么了?”

边说边伸手为北小葵擦掉额角的水渍,温柔得不像似他给外人的冷硬感觉。

“肚子疼!”北小葵咬着牙,一双漂亮的美眸氤氲着水雾,可怜兮兮地看着楚南栀。

楚南栀听到这话,沉冷的眉峰拧得更紧,他一把将北小葵抱起……

“叔叔带你去医院。”楚南栀俊脸沉了一下,嗓音略微不自然。

“我不要,我害怕去医院,叔叔,我要睡觉,睡着就不疼了。有叔叔陪着,什么疼痛,小葵都能忍。”

听北小葵说害怕去医院,楚南栀没再坚持,他一直知道北小葵最讨厌的地方便是医院。

只要不严重,他便由着她。

“好,叔叔抱你回房睡。”

楚南栀直接抱着北小葵朝卧室的大床走去。

粉嫩嫩的圆型公主床,漂亮精致的樱花粉流苏摇曳着垂下。

都是楚南栀亲自为北小葵准备的。

这个男人只能是她的。

楚南栀将北小葵放在床上躺好,为她盖上薄薄的空调被时,北小葵突然伸手,一把拽住想要离开的楚南栀,软糯着的嗓音夹着一抹可怜的味道:“叔叔陪我,帮我摸肚子好不好?小葵肚子疼!”

楚南栀弯着脊背僵硬了一下。

摸肚子?

她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小女孩了,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叔叔去给你倒水。”楚南栀嗓音喑哑着直起身子。

他不能再靠她太近。

“叔叔,我不想喝水,我想摸摸。”北小葵一双带雾的眼睛恳求地凝视着楚南栀,像一只等待爱怜的小奶猫。

压线优美的红唇轻轻嘟着,粉嫩粉嫩,像一盒才打开的软果冻,等着他人的品尝。

此时,那粉嫩嫩的下唇瓣还有一排牙印。

就像是被人侵犯过一般……

楚南栀眼神晃动,咽喉干哑得不行。

他别开视线,想离开!

只是,女孩这样的眼神,他又如何拒绝得了?

这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从小依赖着他。

对……她只是孩子。

楚南栀将自己催眠后,便在北小葵的床头坐下,北小葵露出一抹得逞后的笑容。

只是……楚南栀的手刚伸进被窝中……又立马往被子外面抽。

他忘了她只穿了一件睡裙。

他若给她揉肚子,就得将她睡裙掀开……

这绝对不可以!

“小葵,叔叔让小芷过来帮你。”楚南栀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刚才差一点,他的手便被她带着,触上了那抹柔软之处。

楚南栀有些狼狈地逃掉,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他竟然对一个孩子有了不正常之心?

“叔叔,我疼,好疼啊!啊!好疼!我快疼死了!”北小葵在楚南栀的步伐刚跨出房门口时,便赶紧扯着喉咙大喊道,甚至还在床上连打了好几个滚。

楚南栀一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北小葵的声音无疑让他心疼到不行。

可……帮她揉肚子?

这时,楚芷走了过来,不满地讨伐自己的哥哥:“大哥,从小,小葵就和我一起长大,都是哥哥一手带大的,哥哥忍心小葵疼成这样子,都不管?

大哥,你是不是喜欢外面那个陌生女人?你刚才一直跟那个女人温声细语地说着话,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女人靠近的吗?

你现在为了外面那个女人,连小葵都不管?你是不是不喜欢小葵了?大哥,你心太狠了,我要和小葵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

“……”楚南栀。

她们要离家出走?

“简直胡闹!大哥什么时候不喜欢小葵?不准乱说!”楚南栀一张冷硬的面庞瞬间被寒霜布满。

孩子的世界很简单,要是因为此事真的离家出走,他去哪里找人?

“那哥哥就去照顾小葵,这是哥哥作为监护人的义务。”楚芷推着楚南栀朝卧室内走去,自己立马离开,在卧室门口,她冲藏在被子里面露出一双小眼睛的北小葵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得到北小葵的回应后,即刻退出去,还将房门好心地上了锁。

北小葵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地喊疼。

楚南栀一颗心被喊得凌乱不堪,她的每一声呼疼声,都像是利刃割着他的心。

而楚芷的话无疑也是对的。

他是女孩的监护人,怎么能不管她?

楚南栀最终朝床上的人儿走去。

将像一只小野猫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北小葵身子翻过来,俯视着她时,声音充满严肃:“小葵,再喊疼就必需去医院。”

“哼,你不爱我就算了,你还要送我去我最讨厌的医院,我不住这里了,我要离家出走。”

“小葵,是不是叔叔太宠你了?谁允许你说离家出走?”

北小葵一听这话,也来了脾气,她不管不顾,直接一把掀开黑色的睡裙,白皙的手覆上自己的小肚子上,一边揉……

第三章 叔叔吻我

北小葵一听这话,也来了脾气,她不管不顾,直接一把掀开黑色的睡裙,白皙的手覆上自己的小肚子上,一边揉……

----------------------

一边用控诉的眼神怒瞪着楚南栀:“叔叔不管小葵,小葵自力更生!”

“……”楚南栀被眼前的画面惊得石化了N秒钟。

楚南栀大脑被热血滚了一圈又一圈,整个神智都处于呆愣状态。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马大步上前,将空调被用力地扯过,直接往北小葵的身上盖去。

盖得严密后,他才严肃地教育道:“小葵,你已经长大了,不可以在外人面前随便撩衣服。”

“你不是外人,你是我叔叔。”北小葵又开始演戏……

她眼角挤出了几滴泪花,鼻腔里发出委屈的声音,“叔叔,小葵快疼死了,你帮我摁一下好不好?”

看着北小葵眼角的泪花,楚南栀所有责备的话语都被咽了下去。

他怎么忍心真的训她?

哎……

楚南栀这一回直接坐在了北小葵的床沿上,将北小葵眼角的泪花尽数擦拭掉。

北葵的小手伸出,将楚南栀的大掌握住。

泪眼朦朦地看着楚南栀道:“我要叔叔的大手帮我摁。”

她拖着楚南栀的手,伸进空调被中,她带着他的手靠近她的小腹。

温暖的大掌覆上来的那一刻,北小葵终于满足地在心里长呼了一口气。

好舒服!

还是叔叔的手摸着有感觉。

楚南栀屏气凝神,收起所有少儿不宜的思想,将她当成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轻轻地揉捏着北小葵的小肚子。

她小腹很小,他一只大掌就刚好可以覆满。

小家伙太瘦了,看来家里的食谱得重新订制。

“叔叔,外面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住?”北小葵被安抚得舒服极了,但一想到外面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她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强,她有遇到情敌的感觉。

情敌什么的当然是要扼杀在摇篮时期。

“叔叔救命恩人的女儿。”楚南栀简短回答。

救命恩人……的女儿?

巨大的危机感朝北小葵的大脑强烈袭来。

不行……救命恩人什么的……绝对是一个不好处理的烫手山芋。

要是让外面的陌生女人得逞,她就要被赶出家门……

北小葵心里在策划着如何将身边的男人先扑倒,她必须在楚南栀的身上烙下属于她的印迹,才不怕他被别的女人抢走。

突然……北小葵奸诈一笑。

“唔……”她装作无意识地闷哼一声,就像是身体到处都在疼一样。

然后身子往上重重一抬,头也往床头方向狠狠地蹭去。

然后……

楚南栀的大脑轰地一下被炸开了一般,整个人也像似触了电,赶紧将手往外抽。

北小葵早已猜到楚南栀会这么做,她速度更快地一把抓住楚南栀的手。

“……”楚南栀身体僵硬到了一定的程度。

冷硬的脸上更似寒霜四溢。

疯了!

小家伙玩过火了……

“叔叔,你喜欢吗?”北小葵抓着男人的手不让他跑,然后抬起头来,对上男人幽深如海的墨眸,弱弱地问了一句。

她其实也不知道要如何扑倒眼前的男人,但……她这样主动的动作,叔叔是不是能明白她的想法?会主动扑倒她?

北小葵美滋滋地想着。

“胡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放在哪里的楚南栀,几乎是在瞬间将混沌的神智拉回。

他的手狠狠抽出,暴怒地吼了一声:“北小葵,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楚南栀侧过身,不再看北小葵一眼。

一双深得探不见底的墨眸底下翻涌着滔天骇浪。

他差点沉沦进去!

他什么时候将他一手养大的女孩给带歪了?

楚南栀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愧疚感。

北小葵完全没想到,一向对她和言悦色的叔叔会这样凶她。

顿时坐起来,张开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哭得好不伤心,哭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泪珠子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地往下串。

“……”楚南栀气到无语可说。

她装作肚子疼,引诱他,他还没怎么着,她倒是先哭上了?

“你哭什么?”楚南栀简直想将如此会演戏的女孩扔出窗外。

“叔叔欺负我,叔叔凶我!叔叔不爱我了,爱外面那个救命恩人的女儿。呜呜呜……小葵从小就是孤儿没人疼爱,只有叔叔爱小葵,现在连叔叔也不要小葵了……”北小葵越想越伤心,越伤心,泪串子就掉得越重,她面前的被子被浸湿了好大一块。

小肩膀哭得一颤一颤的。

声音也哽咽得不成样。

这回,她是真的在伤心。

楚南栀坚硬的心也被女孩柔弱的哭声整得化掉。

刚刚还怒火滔天的他,瞬间挥散所有的怒气值,一把将女孩的身体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温柔地轻拍着她的背,低柔哄着她:“小葵,叔叔会一直爱你,叔叔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知道吗?好了!乖,小葵不哭了,嗯?”

“真的吗?”一听到楚南栀说爱自己,北小葵立马便将哭声收了起来,清丽绝俗的小脸上还挂着两行水珠子,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起来尤其的楚楚可怜。

楚南栀心里更不是滋味,他不应该凶她,她还小,不懂事。

都是他没有好好教她男女有别。

“真的,”楚南栀保证道,“叔叔从不说慌话!”

北小葵化被动为主动,腾地从楚南栀的怀里跳到他的大腿上,跨坐着。

第四章 原来叔叔对我也有感觉

柔白的小手勾住楚南栀的怀抱,嘟着粉嫩嫩的小唇,朝楚南栀缓慢靠近。

“那叔叔吻我!”

“小葵。”楚南栀的声调又提高了不少,“你已经长大了,不可提这样的要求。”

“呜呜 ……”北小葵立马放声大哭,“叔叔又凶我。叔叔以前从来不凶我的。”

“小葵,你现不已经成年,不能随便向别人求吻,知道吗?”楚南栀不得不强行压下声音,还温柔地教她。

“叔叔不是别人,是小葵唯一想要依靠的男人。”北小葵才不管那么多,他不亲她,她便主动亲他。

“啵!”趁着楚南栀张口说话之际,北小葵猛地凑上自己的红唇,在楚南栀的唇瓣上狠狠吻去,好软,像果冻一样。

“……”楚南栀。

“北小葵!”暴虐的男中音就像是要将北小葵拆吞入腹。

北小葵委屈地怒瞪着楚南栀,抗议道:“叔叔,我在吃果冻,你不准凶我!”

“叔叔,原来你对小葵也有感觉……”

“砰!”北小葵话音刚落,她的身体便被男人提着扔到了大床上。

男人僵硬着身体,逃得比兔子还快。

“……”北小葵非常不开森。

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已经没有男人身影的卧室,颓废地倒在大床上。

啊啊啊!!扑倒叔叔怎么就这么难?

……

回到卧室的楚南栀第一时间冲进浴室,连衣服都没脱,开起冷水就直接站在花洒下面,任由冰凉刺骨的冷水泼在他的身上。

一双深邃的墨眸充斥着野兽般猩红的光。

他充满万钧的一拳头朝着浴室的玻璃门狠狠砸去。

裂纹一点一点沿着他的力气龟裂开去。

他不断告诉自己,这是一个二十八年来没有碰过女人的成熟男人的正常反应,不是因为他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有感觉,不是!

水声哗啦啦直冲而下,直到一个小时后,才将楚南栀心里冒出的欲/火压了下去。

一个晚上辗转着没有入眠。

……

一大早,北小葵起来时,整张俏脸上都写满了本宝宝不开森。

尤其是在看到那个坐在客厅中的陌生女人正缠着楚南栀问东问西后,她的情绪便更加低落。

“你没有家吗?”她怒瞪着那个强闯入他们三口之家的女人。

“叔叔,小葵好像对我有敌意。”利初夏柔柔弱弱地往楚南栀身上靠了靠。

“……”北小葵猩红着一双眼,靠,利初夏竟然还敢将她的小白兔往叔叔身上蹭?

作为女人如此主动,还要不要脸?

北小葵完全忘记自己昨晚也是这么做的……

北小葵气得怒火攻心,直接一个健步,朝利初夏走去,伸手就拽上了利初夏的胳膊,怒吼道:“你不准靠我叔叔这么近?他是我一个人的叔叔!”

就像是小孩子在争玩具一样。

“小葵。”楚南栀在与利初夏拉远了一些距离后,轻喊了一声,教育道:“来者是客,不可无礼!”

一听来者是客这句话,北小葵瞬间又没有那么气了。

连叔叔都说了利初夏是客人。

哼!客人迟早是要走的。

北小葵完美地高昂起头,挑衅地看向利初夏。

仿佛在说这是我的家,你永远都是外人。

“叔叔,”利初夏在接收到北小葵挑战的眼神时,微咬了一下唇,尔后战战兢兢地偷看了离她有点距离的楚南栀一眼,小心翼翼又非常懂事地问道,“是不是小葵不喜欢我?要不,我跟我妈妈讲,我一个人住就好,不麻烦叔叔了。”

“……”北小葵。

靠,真是好一朵大白连,竟然这么会装小白兔?

要是让她装成了还得了?

北小葵也不是吃素的,她赶紧说道:“夏夏,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我可喜欢你了,走,我们一起去吃早餐。我把我的牛奶分你一半。”

“真的吗?”利初夏立马喜笑颜开地站起来,朝北小葵走去,轻挽着北小葵的手,温柔道,“那以后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吗?”

“当然。”

楚芷从里屋出来,看到的就是一幅皇宫娘娘与新来小才人之间和睦相处的一幕,简直闪瞎她180度的近视眼。

她朝自己的哥哥走去,见哥哥在认真地处理着工作上的事情,便很懂事地没去打扰。

静静地坐下来,翻了一下手机。

突然……餐厅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尖叫声。

楚南栀在听到这声音后,立马甩下文件,大腿跨起,英俊的脸上浮出一抹极大的担忧,拧着一双眉峰,朝餐厅大跨步走去。

楚芷紧跟其后。

入目的画面便是,地上淌着一滩牛奶渍。

北小葵最爱的牛奶杯已经碎裂在地上。

北小葵一手紧抓着利初夏的胳膊,怒目瞪着利初夏,推搡着利初夏,让她赔她的牛奶杯。

利初夏被北小葵推得踉跄了一下,一只脚上的脱鞋蹭掉了,光着脚踩在碎裂的牛奶杯上,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北小葵,你在做什么?”楚南栀怒气冲冲地低斥道,“初夏的鞋子已经掉了,她正光着脚,你还推她?是不是我平时太宠你了?你连个容人之心都没有?”

不待北小葵说话,他直接一个公主抱,抱着利初夏就去了客厅,将利初夏放在沙发上,拿家用医药箱,开始给利初夏处理脚上的伤。

第五章 第三个人的到来

这个杯子可是她和楚南栀的情侣杯,她一直宝贝得不得了。

现在,楚南栀没问她一句,也没有关心一下她,就直接斥责她,还公主抱……抱着那个故意打烂她杯子的女人去处理伤口?

北小葵心里的火气蹭蹭直冒。

垂在身侧两边的手紧握成拳,青筋在她的手背游弋。

连楚芷过来拉北小葵,北小葵都没有搭理,她气得不行,只觉得已经七窍生烟。

利初夏故意打碎了她的杯子……是利初夏在知道她的杯子与楚南栀的杯子是情侣杯后,故意打碎的。

北小葵沉静着一直站着没动的身体突然动了。

速度如风一样冲向客厅,一近利初夏的身,直接将那个胆敢把自己的脚,搁置在楚南栀膝盖上的女人狠狠拽到了地上。

她俯视着摔倒在地上的利初夏,气势汹汹又戾气满满地吼道:“利初夏,你装什么柔弱?”

“我没有!”利初夏哆哆嗦嗦地反驳道。

见她还不承认,北小葵的怒气值是腾腾逞直线往上升。

她是个性子很直的人,最见不得这种假装柔弱的白莲花。

她揭穿道:“利初夏,你故意打碎了我的牛奶杯,还不承认?你故意在我推你时,将脱鞋踢掉,又故意往碎裂的牛奶杯上踩去……你不就是为了显得我有多恶劣?显得你有多么无辜?显得你有多善良,你这样的心机婊……你给我滚,利初夏,你给我滚出去,我们家最讨厌你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

利初夏听完,先是一愣,尔后,娇娇柔柔地从地上爬起来,受伤的痛脚踩在地上,她发出一声低低地倒吸气声,硬是连叫唤都没叫唤一声。

她朝黑压压着一张俊脸、深眸盈动着复杂的光芒、不知道此时在想些什么的楚南栀走去。

站在楚南栀的面前,利初夏低垂着头,羽睫轻扇,抱歉道:“叔叔,对不起,都是夏夏不好。都是夏夏的错,夏夏不该去接小葵的牛奶,也不该没拿稳小葵递给我的烫牛奶。早知道那牛奶杯子是小葵最重要的东西,我一定愿意选择烫伤自己的手,绝对不会扔了烫手的牛奶杯。因为夏夏没有先进之明,夏夏错了,夏夏立马走。”

“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北小葵在听了利初夏前半句时冷哼哼着,满意于利初夏的道歉,在听完利初夏后半句话时,简直差点气得心肺都爆炸了。

她什么时候给她烫手的牛奶了?

“你这个只会撒谎的女人!”北小葵怒极攻心地低吼了一句。

利初夏倔强地咬着唇,不再说话,直接就起步……

“初夏,你不用走。叔叔答应你父母会好好照顾你,便不会食言,你在这里好好住下去。”楚南栀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又似平静又似波涛汹涌。

利初夏不了解楚南栀的想法,便乖乖地点了一下头,小声道:“我都听叔叔的。但小葵她……不知道能不能容得下我?”

“……”北小葵只觉得闪瞎了自己的一双眼。

利初夏的戏演得越来越过份。

并且还将她再一次拉扯进来?

而最重要的是,叔叔竟然真的答应要好好照顾她?

“利初夏,你有没有意思?你这样装下去,你不累,我听着都累。”北小葵已经屈于崩溃的边缘。

“北小葵,”楚南栀暴虐着吼了一声,气得扬起一只手,掌风狠狠地扇过……

最终,没敢真的下下去手,而是轻刮了一下女孩额前的发。

是他的错,是他没有好好教女孩如何对待客人。

“跟我进书房。”楚南栀板着一张脸,背着双手先行离开。

北小葵却还处于被楚南栀差点扇了一巴掌的恐惧和愤怒中。

长这么大,他都没有打过她,现在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他对她扬起了巴掌?

北小葵倔强地扬着头,不让眼底的脆弱暴露出来。

她狠狠地瞪了利初夏一眼。

只见利初夏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一样与她的眼神相撞,她眸底的狠辣不比她少。

这个女人也讨厌她?

利初夏突然笑着抬步朝北小葵走去。

楚芷看着利初夏的那张笑脸,也有点别扭。

她眼睁睁看着利初夏靠近气得胸脯不断起伏的北小葵。

楚芷有些不忍直视地走开。

这是她们俩人的战场,她也不好参与进来,尤其是中间还夹着哥哥的救命恩人。

北小葵的身体朝一旁侧去,冷声道:“利初夏,你不配离我这么近。”

利初夏低低一笑,轻声道:“北小葵,我忘了告诉你,我来这里,就是和楚南栀培养感情的,我就是要嫁给楚南栀,怎么样?想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你这个没人要的孤儿!”

“……”北小葵猩红着眸。

利初夏又道:“昨晚你想扑倒楚南栀,结果失败了吧?就你这样的小身材,叔叔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啊,对了,叔叔还在书房等着你呢,好好去挨训吧。”

利初夏说完,转身离开。

北小葵伸出脚……

“啊!”像一只高傲孔雀一样昂着头,一直没看地面的利初夏不察,被摔了个狗啃翔!痛得惊呼一声。

北小葵抱着胜利者的笑容,直接去了书房。

……

书房内

她板着一张脸,与怒容满满的楚南栀大眼瞪大眼。

他敢扇她,她不会轻易原谅他。

“小葵,知不知道如何对待客人?”最终,楚南栀在这场对视着败下阵来,他尽量温和地问道。

“……”北小葵并不准备搭话。

她倔强着脸,紧抿着红唇,瞪大着眼睛……就这么一直直视着楚南栀,最后,她瞪着瞪着,眼角不自觉盈满了水雾。

那一巴掌,成为了她的殇。

“你刚才为什么不下手?你直接打死我好了,这样就没有人阻止你关心别的女人。”最终,北小葵还是忍不住咆哮出声。

眼泪也一同狂飙出来。

只要她流泪,楚南栀就心软得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

他起身,朝北小葵走去。

双手搁在北小葵的肩膀上。

突然……北小葵惦起脚尖……朝着楚南栀的唇就吻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