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极品小村医全文阅读_郑义梅樱免费阅读by金毛边牧泰迪

发布时间:2018-09-13 09:03

极品小村医全文阅读

郑义梅樱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郑义梅樱》的原名是《极品小村医》,此书为网络作家金毛边牧泰迪原创作品,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都市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清水村农民郑义意外得到纲手传承,成为了一个才华横溢的小村医的故事。随着名声的愈发响亮,很多大佬都慕名而来。

第一章 嫂子别慌,有我在

  “轰隆隆,咔嚓!轰隆隆……”

  一阵闷雷炸响,豆大的雨水倾盆而下,原本就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潮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这哪是下雨啊,分明是在倒洗脚水!”

  夹皮沟村,田地上,正在耕地的郑义放下锄头,抬手抹了一把汗,抬头望着天,猛的扔掉锄头,撒腿就跑,糟了,这个点在厂里工作的嫂子该下班了,雨这么大……想到此,郑义跑得老快,当他跑到离工厂不远的地方,前面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妇正用一只手搭在额头上,象征性的遮着雨,低头小跑着。

  这可不是嫂子梅樱嘛!

  “嫂子——”

  郑义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忍不住大声的叫着,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几分,踩在村里泥泞的土地上,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浑然不顾泥水溅了一腿。

  梅樱抬起头,看到郑义,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冲着郑义挥了挥手,着急道:“这么大的雨,你跑出来作甚啊!”

  抹了一把雨水,郑义二话不说,脱下上衣,双手将其撑在梅樱的头上,憨憨的笑道:“嘿嘿,嫂子,这不雨下得这么大,我担心你嘛!”

  说着,他撑着湿透了的上衣,两人小跑在村里泥泞的地上,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门口,郑义心里感概这条路总是那么短。

  不经意间,郑义碰到了嫂子的手臂,立时间一股电流透过手指传遍全身。他红着脸低下头,却不巧正好将嫂子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咕噜!”

  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郑义连忙晃了晃脑袋。

  梅樱回头,看到郑义的窘迫模样,问道,“怎么了郑义?”

  “嫂子,我……”郑义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红着脸,慌忙解释道,“没,没什么……嘿嘿,我这一耕地,忘了时间,还没准备饭菜了。”

  “噗嗤!”

  少妇不经意间看到郑义,身为过来人,怎能不清楚郑义此时的心思呢?心里莫名一动,掩嘴噗嗤笑着掩饰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做什么饭,没事,嫂子来!”

  这一笑直接让郑义有些看呆了,直到看着嫂子进屋要换衣服,他才回过神来,望着紧闭的房门,他的心里有些躁动。

  不久,两人都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嫂子头发还湿着,郑义连忙拿来毛巾递到她的手上。

  梅樱慢慢的擦着头发,妩媚,妖娆。

  忽然,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郑义皱着眉头,问道:“嫂子,咋了?”

  “哎……郑义,有件事嫂子想与你商量一下。”

  梅樱精致的脸颊上带着浓浓的愁容,让得郑义心里不由得一紧,“嫂子,是不是在厂里那个王八蛋又欺负你呢?我这就去干-死这王八蛋。”

  说着,郑义撸起袖子,就要冲入雨水中。

  “郑义,坐下!”

  看着如此愤怒的郑义,梅樱心里一暖,自从自己的男人走后,一直受到这个自己男人的哥们帮衬,让她又有了安全感。

  闻言,郑义搬了快小板凳,坐在梅樱的前面,脸上的愤怒已经没有消散。

  在他看来,梅樱是他的逆鳞,谁触谁死!

  “郑义啊,前几天我家里人又给我说了门对象,可是我……”

  梅樱美眸内有些泛着秋波,抬头,看着一脸手足无措的郑义,用手背抹掉泪珠,笑着道,“老邓走得早,前几年为了给他治病,家底都掏光了,若不是有你一直帮衬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活。”

  “嫂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老邓就像我的亲大哥一样,照顾你是应该,再说了,我……”

  看着梅樱如此模样,郑义心里没来由的一疼。

  这几年的朝夕相处,梅樱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呢。

  看着眼前不过二十出头的郑义,英俊帅气,老邓走得又早,她的心渐渐有些松动,很多时候也因此而挣扎,却始终没能有勇气跨出那一步。

  “放心,我暂时不会改嫁的。”

  梅樱挤出一抹笑容,继续道,“只是……林老板又来催债了,他说若是还不清债的话,那就……”

  郑义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这个林老板是谁,夹皮沟村里唯一的一名村医,开了个小诊所,却是个见利忘义的好色之徒,前些年为了给老邓治病,梅樱欠了他五六万,对于家底都没了的梅樱,这可是一笔大数目啊。

  郑义脸憋得通红,着急道:“嫂子,你不会是想……”

  梅樱苦笑一声,撩了一下额前耷拉下来的留海,低沉的说道:“这也没办法啊!”

  “不行!绝对不行!”郑义直接跳了起来,在狭小的空间里快速转了好几圈,说道,“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姓林的是什么德行,干过什么龌蹉的事,你这样做不等于狼入虎口?”

  “可是,若是不答应把老房子卖给他的话,他就一直纠缠着我,今天还到厂子里来了,不如,我们就答应了他,还能卖点钱得了。”梅樱有些商量着语气说道。

  “什么!”

  闻言,郑义徒然站了起来,双眼一红,“奶奶的,那家伙还敢纠缠你。”

  怒了,郑义彻底的怒了,姓林的是什么货色,他非常清楚,这家伙竟然敢打梅樱的主意,那就是找死!

  “郑义!”

  梅樱看着火爆三丈的郑义,还真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傻事,连忙拉着他的手臂道,“不要意气用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人,咱们没必要招惹。”

  “嫂子,我……”

  看着梅樱坚定的眼神,郑义心里一阵疼痛,半响才脱口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梅樱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手指颤抖好一会,终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林老板,是我!”

  “呦,是樱美女啊,怎么,终于想明白呢?”

  电话那头,林老板猥琐的声音传来,让得梅樱柳眉皱了起来。

  “恩,决定了,不过林老板,我家里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们乡里乡亲的,价格方面,你能不能再加点。”

  电话那端,林老板早就乐开花了,忙说道:“好说,好说,只要你自己一个人来我这办手续,价格方面,绝对包你满意。”

  梅樱自然听出了林老板话中有话,心里一阵恶寒,不过为了不让郑义担心,苦笑道,“好!我明天就过去办手续。”

  挂掉电话梅樱桃走到郑义身后,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不知何时,郑义的双拳早已紧紧的握了起来,双眼通红,他轻轻的将梅樱拥入怀中,后者微微一愣,并没有反抗,直到耳边传来一声富有磁性的声音:樱,放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

  郑义猛的冲入雨中,将油门狠狠踩下去,老旧的摩托车发出“轰轰”的巨响,撒下一溜黑烟,疾驰而去。

第二章 异次元来的纲手

  好大大雨,老旧的摩托车停靠在泥泞的小巷子里。

  旁边,那是一座破旧的房屋,一看就知道没有人住,据说,这是郑义的祖上置下的房产。

  房子很旧,破烂不堪,郑义推开陈旧的大门,顿时灰尘四起,他心情沉重的走了进去,毫不犹豫的来到卧室,踮着脚,从床粱上拿出一个箩筐,将上面的东西拨开,拿出最底下的一包纸。

  里面是郑义所有的积蓄,是他那去世的爹妈留给他娶媳妇用的,一共两万左右,此刻郑义毫不犹豫的将其拿了出来,为了梅樱,别说这两万块钱了,就算要他的命也行。

  这时,突然从床粱上滚落下一幅卷轴,这卷轴上面沾满了灰尘,透着古代的气息,外面用一根红色的丝线扎着。

  郑义好奇的解开红丝线,缓缓打开卷轴,却见那是一幅画,一幅美女图。

  画上的女子有些眼熟,凭窗瞭望,百里透红的精致脸蛋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眼眸犹如两颗灵动的星辰,仿佛正盯着郑义。

  “这画上的妹子好像哪里见过。”

  郑义冥思苦想,突然笑道,“这不是纲手欧巴桑吗?真不知道是谁闲得蛋疼。”

  突然,郑义觉得眼前一花,他看到画上纲手的眼睛,恍惚间他感觉纲手那灵动的眼珠似乎动了一下。

  郑义眉头一皱,抬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盯着纲手的眼睛看着,突然笑了,冲着画中纲手说道:“唉——真是神来之笔啊。”

  说着郑义摇摇头,一边将画收起来一边说道:“不得不说,这画师真牛,把人都画活了。”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将郑义整个人笼罩在内……“啊……”

  郑义爆发出歇斯里地的喊叫,因为他发现自己正在快速的下坠,底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我不会就这么完了吧?”

  “不要啊,我还没跟嫂子……”

  郑义胡乱的咆哮着,就在这时……

  “嗯?”

  他被什么东西接住了,抬头,一团柔软,一股淡淡的奶香扑鼻而来,他的鼻尖正抵着那团柔软,立时间一股电流透过鼻尖传遍全身。

  “哎呦!”

  郑义吃痛,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正主,有些傻眼了,张着嘴,半响才发出声音:“你……你……你……”

  “我什么我,吃了老娘的豆腐就结巴了?”

  “你是纲手!”

  郑义看着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前如此童颜傲人的美女,不是纲手是谁?

  “小家伙,算你有眼光。”

  “小屁孩,人小,想法还不少。”

  “小不小的,你得试过才知道。”

  郑义嘿嘿的笑着,嘴里说着荤话。

  “好啊,让老娘尝尝味道。”

  郑义一阵上头,当他看到纲手握起的拳头,浑身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讪讪一笑:“开个玩笑,嘿嘿!”

  “老娘困了,不陪你这小屁孩玩了。”

  “嗯?”

  郑义微微一愣,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再次昏迷了过去。

  许久,郑义再次睁开双眼,环顾四周,依旧是破旧的房屋。

  “难道是做梦?”

  郑义挠了挠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吃了老娘的豆腐,你以为一句做梦就能完事?”

  突然,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让得郑义整个人打了个抖索,四处张望。

  我去,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房子闹鬼了?

  “闹你个大头鬼。”

  “我靠,这鬼这么厉害,连我的心声都能听见。”

  “白痴!看你手上的手表。”

  “手表?”

  郑义这才发现自己左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手表,外表破旧,看上去就是个地摊货,而那声音就是从手表上传出来的。

  “纲手?”

  郑义讪讪一笑,“纲手,这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记住,以后手表不要离身,以后想找老娘,握住手表就行。”

  郑义微微一愣,而后双眼瞪得滚圆,忍不住脱口而出,“我靠,你不会就躲在手表里吧?”

  “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有!”郑义讪讪的说着。

  “谅你也不敢,嘻嘻……好了,老娘困了,要睡一觉了。”

  纲手的声音传来,不过郑义可以发现,她的声音有些虚弱。

  “对了,现在你有了老娘的部分医术。”

  “什么?!”

  郑义几乎是跳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只是之后任凭他如何呼喊,纲手都没有回应了。

  “我去,老子这是撞大运呢?纲手的医术……”

  想着,郑义双眼放着精光,有了纲手的医术,虽然只是部分,但是他已经想到了自己发家致富的场景。

  嫂子,放心,以后有我在!

  “糟糕,天都大亮了。”

  想到此,郑义猛的抬头,发现耀阳当空,心里猛的一抖。

  “嫂子,你等等我……”

  “姓林的,若是你敢乱来……”

  郑义的双眸随即变得无比的冰冷,迈开步伐,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第三章 龙有逆鳞,触者死

  “林老板不要这样……”

  “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了!”

  “喊啊,这大中午的,而且我这点滴房在最里头,你就算喊破嗓子也没有人能听得见。”

  “你……你不是要买房子啊,房契我带过来了。”

  梅樱的声音有些发颤。

  “这个不着急,啧啧,这么好的身材,这几年真是可惜了。”

  “梅樱,你说老邓头都走了那么多年了,这几年难道你不空虚寂寞冷吗?”

  “不……不要过来……”

  梅樱挪动着身子,想要找机会逃跑,可是被逼到了死角,哪有地方可逃啊。

  此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郑义的身影,若是此刻郑义在的话……“身为寡妇,就要有寡妇的觉悟,今天,只要你让我爽了,房子我可以不要,而且你们欠下的债也一笔勾销,怎么样?”

  “不要!”

  梅樱尖叫,侧身躲开。

  “嘶……”

  被扑倒在地上,梅樱浑身瑟瑟发抖,拼命的朝着后方挪动,“林老板,你这是犯法的,难道你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法律?”

  林老板冷笑的朝着梅樱逼去,不屑的哼道,“呵呵,且不说我们村地处偏僻,就算我把你怎样了又有谁知道?再说了,老子的侄子是镇派出所副所长,法律?呵呵,那是给有权有势的人准备的,像你们这种人有用吗?”

  “唉,既然你这般不识相的话,那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说着,林老板砸吧着嘴唇,叹了一口气,双眼放着绿光,“虽然这种事情需要两人配合,不过霸王硬上弓估计也别有一番滋味。”

  “不要!难道你不怕让郑义知道吗?到时候,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梅樱拼命地朝外面挪动……

  闻言,林老板身躯一颤,那郑义可是个不要命的主,顿时心里有些发毛,不过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怎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嘎吱!”

  就在梅樱抓着一只笔就要朝着自己的脖子扎去的时候,一声大门破碎声忽然打破了这气氛。

  大门被一脚踹开,阳光顺着门缝蔓延而出,最后直至最深处的点滴房。

  林老板和梅樱都猛地转头望向大门处,那里,一个削瘦的年轻身影,朝着里面急速的跑来!

  “姓林的!”

  青年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几乎是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蹦出。

  听到这隐隐有些熟悉的声音,梅樱先是一怔,望着那飞奔而来的青年,旋即紧绷的身体彻底松了下去,两行激动的热泪,顺着苍白的面庞滚落了下来。

  顺着被踹烂的大门蔓延而出的阳光通道之中,身形削瘦的青年,急速冲了进来,很快来到最深处,一脚踹飞点滴房的玻璃门,瞬间玻璃支离破碎!

  青年看着躺在地上的梅樱,又看了看半裸的林老板,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目光冰冷得吓人,令人发自内心的胆寒。

  怒了!

  看着如此狼狈不堪的嫂子,郑义彻底的怒了!

  他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冰冷的盯着傻眼的林老板。

  房间内,气氛安静得鸦雀无声,仅有那略显急促的呼吸之声。

  在林老板惊恐的目光注视下,郑义小心翼翼的将梅樱服了起来,轻轻的拥入怀中,随后将其挡在身后。

  “郑……郑义……”

  梅樱双手紧紧的抱着郑义的手臂,激动的望着面前这张比自己还要小一岁的青年的侧脸,这张仿佛多了几分刚硬线条的清秀脸庞,声音忍不住有些颤抖着道:“真的是你?”

  “樱,没事了,有我在!”

  郑义轻柔的说道,用手轻轻的将梅樱散乱的刘海整理好,而后目光冷冽的看着林老板,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龙有逆鳞,人有底线!

  嫂子,绝对是郑义的逆鳞,是他不可碰触的底线!

  谁触,谁死!

  林老板瞬间哑火了,看着一脸阴沉的郑义,他的身躯忍不住有些颤抖了起来,眼中闪过难以掩饰地惊恐,不知怎的,眼前这个身材消瘦的青年,特别是那冷冽的目光,让得他后脊椎骨一阵发寒。

  “是……是你,郑义!”

  林老板低声怒吼道,吼声中,有着点颤抖。

  这一刻,他慌了,他后悔了,只是……

  世上有后悔药吗?显然没有!

  林老板脸色惨白,此刻的他,也是处于浑身冰凉的状态。

  眼睛死死的盯着郑义,林老板喉咙滚动了一下,脸庞上阴晴不定,先前那股爆发出来的强横气势,也是萎靡了许多。

  “嫂子,有没有哪里伤着了。”

  见对方不敢动弹,郑义回头,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梅樱苍白的脸庞上浮出笑容,破涕而笑,瞧着面前一张噙着柔和笑容的年轻脸庞,当下美眸忍不住的有些发酸。

  郑义冲着梅樱微微一笑,旋即回过头,脸庞上的笑意,在扫向林老板时,却是逐渐变得阴冷,“嫂子,既然你没事,我先把这里的麻烦给解决了。”

  “郑义,别冲动,他的侄子是镇派出所副所长。”梅樱有些担忧道说道。

  “姓林的!”

  郑义盯着林老板,低声吼道。

  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瘦小的青年的脸庞,林老板身体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咽了一口唾沫,颤道:“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郑义冷冷一笑,随手从身后抽出一张椅子,当着林老板的面,大大咧咧的坐下,双拳紧紧的握着,目光再度看向脸色难看的林老板,冷冷道,“误会?”

  “啊?哦……没错,一切都是误会,我这是跟老邓媳妇开个玩笑。”听得郑义的声音,林老板顿浑身一颤,赶忙赔笑道。

  “看来你很喜欢开玩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郑义冷冷笑道。

  “啊?那个……那个……哈哈,没错,我喜欢开玩笑。”听得郑义声音中暗蕴的森冷杀意,林老板顿脸色再度白了一分,赶忙笑道,他不敢说一个不字啊。

  此刻的郑义,不知怎的,让他心胆皆寒!

  “是么?”

  郑义低头笑了笑,脑袋猛的抬起,漆黑的眸子犹如锋利刀芒一般,冷的盯着林老板,安静的气氛中,一道轻微闷响,忽然响起,旋即,无形中,一股杀气毫无预兆的自郑义体内暴涌而出,在这一刻,场面上死一般的寂静!

  “那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几拳下去,看你会不会死!”盯着林老板,郑义的声音,却是冰寒无比。

  开玩笑,有了一些纲手的怪力,别说几拳了,一拳,眼前这肥头大耳的姓林的也得口吐白沫!

  口干舌燥望着脸色阴沉的郑义,林老板面现恐惧的后退了两步。

  “郑义,不要误会,我对老邓媳妇绝对不敢有非分之想,真的是一场误会,你们欠我的钱,从此一笔勾销。”林老板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因为恐惧,竟然变得有些尖锐。

  只是,郑义也看出了这姓林的眼眸内的冷意……“郑……郑义大哥,这是两万块钱,您收下,今天的事,绝对只是误会啊!”

  看着依旧一脸冰冷的郑义,林老板颤抖着拿出一叠红色老人头,递到郑义面前。

  淡漠的望着林老板,一把接过他递过来的钱,一直沉默的郑义,猛的站了起来,平淡的声音,却是让得梅樱心里一暖,有种大快人心的激动。

  “我郑义的女人,不可欺!”

  冰冷的话音在场面上响起,郑义猛的站了起来,拿着一叠红色老人头,一把甩在林老板那肥头大耳上。

  痛快!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绝对直呼痛快,拿钱砸人,爽!

  林老板被砸得有些发蒙,还没反应过来……

  “让你动歪脑筋!”

  啪!

  郑义一巴掌狠狠的抽了过去,林老板那肥猪般的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

  “让你欺负我女人!”

  郑义大跨步上前,又是一巴掌甩了出去,林老板眼冒金星,口鼻溢血,彻底成了猪头,整张脸肿得连他老妈都认不出来。

  “不要,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林老板彻底怂了,被打怕了,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招惹这样一个煞星,此刻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

  “你喊啊,在这里,就算你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会听见的。”

  郑义冰冷的说道,旋即抬脚,一脚踹爆了林老板的蛋,“欺负我的女人,这就是下场!”

  “啊……”

  后者发出歇斯里地的喊叫声,抱着裆下支离破碎的蛋花,满地打滚。

  郑义再次缓缓的靠近后者,就在他要继续动手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慌乱又凄惨的叫喊声:“医生,医生,快,快救命啊!”

第四章 美女患者

  嘈杂的叫喊声中,哗啦啦冲进来近十号人,为首的是一个冒三十的青年,此时正背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急冲冲的跑进诊所。

  十几号人,有男有女,年纪不一,不过从身上的的装扮来看,显然是一群驴友。

  为首那青年,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狂落,脸庞焦急,而且看他的样子,明显也受伤了,肩膀一边高一边低,低垂着的那条手臂一动也不能动,裤子上也到处都是血迹。

  显然,这群驴友遇难了!

  然而,那青年并未理会自己的伤势,而是第一时间背着年轻的女子,冲到郑义的跟前道:“大夫,快……你快救救她!”

  此时,林老板被揍得蜷缩在角落里,这群驴友自然以为郑义就是这家诊所的大夫,虽然看到了姓林的存在,不过此刻危急关头,谁还在意这些。

  “他不是大夫,那小子就是个流氓,我才是这家真诊所的医生。”

  郑义还未开口,林老板林子健冲了出来,嘶吼道:“只要你们帮我撂翻这个小子,这女人我免费给你们医治。”

  那青年看了看两人,而后看到林子健身上的白大褂,就信了他,而后冲到林子健的身前焦急的喊道:“大夫,只要你先救了她,我一切听你的。”

  “当真?!”

  林子健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冲着郑义瞪了一眼。

  “当真!拜托你了,快救救她,她快不行了。”青年男子满脸的焦急,眼眸内有水汽萦绕。

  林子健几乎是被青年男子拉到女人跟前的,只是当他看了一眼女人后,本能的连连摆手:“不成,不成,伤得这么严重,我这里不接受,你们赶紧把她拉出去,别让她死在我诊所里,坏了我的名声。”

  是的,女人伤势非常的严重,已经快要休克了,难怪青年男子会如此焦急,就差哭出来了。

  女人的生命体征非常的糟糕,清美的容颜苍白如纸,嘴唇紫绀,呼吸急促而又微弱,身体还在不断的发颤。

  青年男子急眼了,显然那女人对他非常重要,抓着林子健的衣领嘶吼道:“大夫,求求你救救他,我们已经打了120了,只是这夹皮沟村实在太偏僻了,救护车一时半会还到不了,求求你,在车来之前,保住她的命。”

  林子健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你们赶紧带着她出去,别让人死在我的诊所里。”

  他也想救这女人,让这群人痛扁一顿该死的郑义,只是更不想让自己的诊所死人,那可是医生的大忌。

  青年男子没办法,噗通一下,跪在林子健的跟前,放下尊严,哀求道:“大夫,求求你,救救她吧!”

  林子健不为所动,甚至将人往门口推去。

  青年男子眼眶红了,嘶声裂肺的喊道:“医生……”

  林子健却绝情将人往门口推去。

  看到这里,郑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推开了林子健,凑到那女人的跟前。

  这青年男子,敢爱敢恨,他心生佩服!

  “你干什么?”

  郑义刚一靠前,两个喝声同时响起,赫然是林子健和那青年男子。

  只是郑义压根没理他们,只是看了一眼,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头也不回的问道:“救护车还要多久才能到?”

  青年男子本能的回道:“刚问了,还要四十分钟。”

  “什么?!”

  郑义听了,立马喝道:“不行!四十分钟,这女的早就挂了,这眼镜蛇的蛇毒已经进入她的体内,一刻也不能耽误。”

  青年男子明显是个壮汉,可是听了郑义的话,虎目血红,眼泪刷刷的滚落,哽咽着跪在林子健面前,哀求道:“大夫,求求你,救救她,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给你,求求你。”

  林子健眼中精光一闪,只是当他再次瞅了一眼女人后,眼中的亮光就消散了,旋即冷喝道:“滚!你们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告诉你们,老子的侄子是县城派出所的副所长。”

  人命关天,郑义徒然站了起来,看向青年男子:“病人的病情一刻都耽误不得,我可以救她,救不救,在你!”

  青年男子原本绝望的眼神骤然一亮,双手抓着郑义的手臂,只是他还未开口,一旁的林子健直接跳了起来,尖叫道:“打肿脸充胖子,你一个下地干活的粗俗农民能治病,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

  郑义没有搭理他,只是看着青年男子,目光深邃而坚定!

  “等他救,这女人早就死了,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然我让我侄子派人抓你们蹲牢房……”

  “聒噪!”

  还没等他说完,青年男子一巴掌将他扇飞,一手指着他,霸气的吼道,“特么的给老子闭嘴,再废话一句,老子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怂了!

  林子健一下子怂了,阉了吧唧的站在一旁,连屁都不敢放一下。

  而此时郑义回头,目光坚定的看着青年男子,淡淡的说道:“她的命在你手里!”

  “救救救!这位小兄弟,求求你快救救她。”

  青年男子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焦急的喊道。

  郑义迅速的检查了下女人,随后眉头皱了起来,女人是被山里的眼镜王蛇给咬了,而且毒液已经入体,危在旦夕,他立马冲着林子健喊道:“这里有没有眼镜王蛇的抗毒血清,要快!”

  闻言,青年男子一把将林子健揪了过来,后者怯怯的说道:“没有,真没有,我这就一个乡村小诊所,只是看看感冒发烧,哪有那玩意啊。”

  “该死!”

  闻言,郑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而且当他看到女人被要的位置,额头上一阵冷汗。

  好家伙,这眼镜王蛇也是条好色的蛇,真会选地方,咬到了女人的大腿根,距离敏感位置也就几个手指头的距离。

  “小兄弟,那怎么办?求求你,一定要在救护车来之前保住她的命啊。”

  这时,郑义也急了,吼了一句:“等救护车来,你就只能等着给她收尸了。”

  “啊?!”

  闻言,青年男子彻底慌了是,双眼血红,两行热泪滑落。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青年男子是个真爷们!让得郑义心里有些钦佩!

  “别废话,赶紧搭把手!”

  话音落下,郑义和青年男子将女人抱了起来,冲到了林子健看病的办公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扫到了地上,其中包括林子健珍爱的茶壶。

  “哎呦,我的茶壶……”

  林子健听到彭冷一声碎响,心疼得脸直抽抽,可是他还未开口就被那青年男子一巴掌再次抽飞。

  如今,情况紧急,一刻也不能耽误啊!

  一切准备就绪,郑义冲着梅樱说道:“嫂子,待会你留下帮我。”

  话音刚落,他回头,冲着大伙喊道:“我现在要治疗了,出去,你们通通都出去。”

  青年男子犹豫了下,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甚至发青的女人,他终于咬了咬牙把所有的驴友赶了出去。

  林子健赖着不走,直接被他如同是够一样拎起来,扔了出去,随后他大跨步了走了进来。

  不放心啊!

第五章 不懂就滚

  见青年男子去而又返,正准备脱女人裤子的郑义回头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

  青年男子还不犹豫的说道,“我不太放心。”

  特别是看到郑义一把将女人的裤子给脱了,白皙的大腿一瞬间暴露在外面,他一下子急眼了,嘶吼道:“小子,你干什么?”

  郑义白了他一眼,道:“裤子不脱了怎么治疗?你懂?要不你来!”

  此时情况紧急,这家伙还在担心这担心那的,让郑义顿时有些恼火。

  青年男子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去,“我……不懂!”

  “不懂就闭嘴!”

  郑义没好气的喷了他一句,手上却没有闲着,这时他回过头,冲着青年男子问道,“你是她老公还是男朋友?”

  “都……都不是,我是他哥哥!”

  青年男子不敢去看女人,弱弱的说了一句。

  郑义吼道:“那还不赶紧出去,耽误了的时间,你负责?”

  “我……”

  青年男子一下子阉了,最后摔了一句,“小子,你最好本分点!”就冲了出去。

  “病不忌医,这都不懂。”郑义笑了笑,冲着梅樱说道,“你说对吧?嫂子。”

  “啊……嗯!”

  此时梅樱才回过神来,刚刚看着专注的郑义,一时入了神。

  “嫂子,你去帮我拿下消毒酒精。”

  “哦……”

  “嫂子,别愣着。”郑义认真的说道,“时间就是生命,快把消毒酒精给我。”

  “哦?哦哦!”

  为了安全起见,他再次小心翼翼的给女人的伤口上做了消毒,并且在药柜里找了些药,快速的剁碎后,敷在伤口上,这才站起来,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

  “呼……”

  郑义站起身来,一直半蹲着确实有些累,长舒一口气,“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咦,嫂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也哪里不舒服?”

  此时,郑义才回想起刚刚的动作,自然知道嫂子为何如此,讪讪的笑了笑,说了句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话,“病不忌医嘛!在医生眼里,患者不分男女。”

  抬头,顺着女人平摊的小腹,目光往上移,一队晃眼的车头灯看得郑义有些发神,就在这时梅樱没好气的拿碎步将其盖上。

  没好气的碎了一句:“看够了没?”

  “没……”

  郑义下意识的回道,旋即发现嫂子的眼神不对,立马讪讪一笑,“没嫂子的好看。”

  “就你嘴贫!”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