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季浮生晏璟容小说免费阅读_季浮生晏璟容小说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8-09-13 09:04

本站为您提供为君药季浮生晏璟容在线阅读,为了救患病的妹妹,她答应医谷谷主去做他的蛊人,从此受尽痛楚,只为养出那一只能治百病解百毒的蛊虫。

>>>《为君药》章节目录<<<

为君药

季浮生面露震惊之色,看着他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

“却是如此,我也不知为何,可能是体质要好一些的缘故吧,从得了这疫病到现在,发作都要比别人慢一些,甚至别的病人每日都在昏睡,我却能时时刻刻保持清醒。但除此之外我却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内里已经慢慢朽坏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保持多久的清醒,在这之前,你若真心想找根治之法,与其找一个随时都可能会死去的重症者,还不如找我,至少在我能保持清醒的时候,可以告诉你药物的作用。”

季浮生听罢,沉思了片刻,才说道“这么看来,你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你这么做,又有什么企图呢?”

那人苦笑了一下“像我这样子的还能有什么企图呢?之前我以为我必死无疑,对一切都不抱希望了,但是只从你带走李旭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与其让你再找一个‘李旭’耽误功夫,不如就我好了,至少我不会在几天之内就死掉,而且你若真的成功了,我将会是第一个治好的人,若失败了,那我也是回到我之前的命运而已,反正不会更坏就是了。”

季浮生听罢笑了笑“你倒是想的开,这年头,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可不多。”

“但若有生的机会,没有人会想去死,所以季姑娘,你会治好我的,对吗?”

季浮生自信的笑了笑“自然。”

这边季浮生忙着治瘟疫,那边的晏璟容也没闲着,就渊河水患问题,将祈州,南平两地大小官员均聚集到了一起。

平王府的厅堂内,晏璟容坐在上首,平王跟谢鸿坐在他的两侧,其他官员以官阶大小依次坐好。

“这次召各位爱卿来,主要是商讨渊河水患的事情,如今的祈州,以及八年前的南平,朕不想看到相同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坐各位也是在这两地任职已久,今日朕特地把各位召集在一起,就是想看看各位对防洪治水之事有何好的见解?”

晏璟容说完,大家都面面厮觑起来,却谁都没有发声,一时间,静寂无声。

“怎么,各位为官这么久,竟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吗?”晏璟容有些愠怒起来。

这时,祁州知府说话了“回陛下,不是我等没有想过,而是渊河流域数百年来皆是如此,这两次水患皆是因为一连数月的暴雨所致,这天怒之威,实在是不好防范啊。”

“是啊,李大人说的对啊,这渊河水患每年到雨季都会发生一下,我等能做的就是将百姓转移,倒也无大碍,实在是这次的水患太突然,受灾地太广,实在是来不及防范啊。”旁边立马有人附和道。

“转移百姓自然无可厚非,难道各位都未曾想过从水灾本源着手,去整顿一下渊河吗?”

“这自然是有的,我这两地每年都会派人修整一次渊河的堤坝,加高加厚,特别是今年,雨季来临之前,还特地征民去修建过,倒也拦过几次洪祸,谁知这次水势太过凶猛,竟直接将河堤冲塌了。”

“除此之外有没有想过别的法子?”

“回陛下,这修堤建坝之法乃是先人们延续下来的,起初虽成效显著,但也不是长久之法,还得另辟蹊径才是。”这时,坐在最后面的一个人突然说话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投去。

“你是何人?”

那人听到晏璟容的问话,站了起来,走到中间的位置道“回陛下,微臣是桃李村的县令。”

晏璟容点了点头“爱卿此刻出来,可是有什么好方法?”

“回陛下,臣有一位远亲。名桑翟,他曾说过光是修堤建坝根本不是长远之道,他还提出过彻底根除水患的方案,只是当时并没有什么严重的灾情,所以他的方案并没有被采纳,现在看来,他当初提的许多方案都有可取之处。”

“哦?具体都是哪些?说来听听。”晏璟容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桑翟说过,光是筑堤是没用的,这个方法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却解不了一世,反而会将这个隐患越积越大,直至爆发更可怕的灾难。而若想真正解决渊河水患,除了堵之外,还需要做到一个‘引’字,海纳百川,所有的川流最终都要归入大海,何不加快这个进程?除此之外,还可将水引入干旱之地,臣只记得这么多,具体的恐怕还要让桑翟自己来说才行。”

晏璟容听罢点了点头“听起来很有道理,为何没有采纳?”

“回陛下,实在是桑翟的方案太过于理想,又从来都没有过先例,再加上这个方法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我等才没有贸然的采用啊。”祈州知府在一旁说道。

这时,一直静默在一旁发呆的平王像是突然回过神一般问道“桑翟?是否是那个渊河上的船商桑翟?”

“正是此人。”桃李县县令回道。

“怎么?皇叔认识此人?”

平王点了点头,笑道“你知我这人无拘无束,生平最喜欢隐姓埋名四处游走,广结知己,这个桑翟是个船商,生意做的还挺大,这渊河上近大半的船可都是他的,他这人平日无事总喜欢划一艘船去渊河各流域查探,曾有两次我有幸跟他一同前往,只是他不知道我的身份罢了,我可以直言告诉你他可是最了解渊河的人,若是他提的建议,或许真的可行。”

“那这个桑翟如今身在何处?”

“回陛下,这个桑翟平日总是乘船在渊河上游荡,此次水灾这么严重,他恐怕已经……”祈州知府面露忧色,话说到一半就没有在说下去了。

听到此,平王也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说道“也不一定,桑兄水性良好,可先去派人寻找一番。”

“也好,立刻派人去找桑翟,就算是死了,我也要一个确切的消息,而你们这些曾经听到过他方案的人,广集众思,能想出来多少,均写下来。”

“臣等遵旨。”

此刻陶山村内,季浮生一边给面前的人扎着针,一边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在下——桑翟。”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