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阿贵的女人缘张仁贵杨柳_阿贵的女人缘免费阅读by王兴茂

发布时间:2018-09-13 10:08

阿贵的女人缘张仁贵杨柳

阿贵的女人缘全文阅读

《阿贵的女人缘》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又名《老婆有毒》、《妻子是小三》、《我的娇妻是小三》,为网络作者王兴茂所写,主角张仁贵杨柳。全文讲述张仁贵做了一个十分憋屈的上门女婿,老婆杨柳长得十分好看,但却不好惹,他该怎么办呢?

第1章 我嫁人了

  “啪啪啪……”

  新房里,我的妻子杨柳跪趴在铺满花瓣的大床上,鲜红的玫瑰让她晶莹雪白的身躯显得更加的诱人。

  一个皮肤黝黑,有点儿将军肚的男人,一手扣着她的小蛮腰,一手狠狠抓着她高撅起的蜜桃臀瓣,很有节奏的从她身后发起冲击。

  “不行了……”杨柳结实饱满的雪堆在撞击中荡出一片波涛,微张的红唇间发出阵阵如泣似诉的呻口今。

  男人气息变粗,动作越来越快,杨柳的喊声也越来越大。

  “哦,要死了……”杨柳一声失神的尖叫伴着男人的一声低吼之后,他们两个同时瘫软在床上,情爱的气息也彻底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这香、艳的情景让我下面硬如铁,但更让我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因为躺在床上的杨柳是我的新婚妻子,可是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干而不能有任何表示。

  因为我和杨柳在结婚前签订了一个婚前协议:

  第一、双方名为夫妻,但实际上个过个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

  第二、我有责任对她的私生活严格保密;

  第三、如果她有需要,我必须无条件配合;

  第四、以上三条如果有违约行为赔偿人民币三百万。

  我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才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做老婆。

  这一切都是因为贫穷。

  我叫王兴茂,来自遥远的山村,大学毕业后不想回家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日子,所以我选择了留在滨城。

  半个月前,以前的老板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当上门女婿,他说我为人忠厚老实,长相还算帅气,本科毕业,正好符合对方的要求,如果我能通过面试,对方就给我二十万的聘礼,但得马上结婚。

  当时我已经失业了一个多月,交了下月的房租以后,身上还只剩两百八十七块,这点儿钱还不够我这个月的饭费呢,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所以这个电话让我很心动,虽然做上门女婿不好听,而且会很受气,但不管怎么说,总比睡大街好吧。

  考虑了一个晚上后,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答应了和女方见面,只要她身体没什么大毛病,我都能接受。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杨柳不仅没有一点儿残疾,而且年轻漂亮。见面的那天她穿着一件水蓝色的裙子,露出来的胳膊和小腿那叫一个白,就好像一团湛蓝的海水裹着一团白雪似的。她的一张脸更是面若桃花,白中带粉,娇嫩的一掐一股水儿。而且她的月匈很大,屁、股也很翘,正好是我喜欢的那种蜜桃型。

  这让我有些激动,说话甚至都有些结巴了,不过她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屑,简单说了几句就走了,好像是没看上我。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她给我来了电话,说有个结婚协议给我看看,我要是同意的话,一周后结婚。

  看着协议,我只思考了不到十分钟就在上面签了字,因为以二婚的名声换取二十万,我觉得一点儿也不亏。

  一周后,也就是今天,我们结婚了,因为知道晚上自己是不能和她巫山云、雨的,所以我喝了个烂醉如泥。

  半夜我渴醒了便出来找水喝,结果就被我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虽然她只是我名义上的老婆,但此时我也感觉到一种难以言状的侮辱。如果杀人不犯法,我会毫不犹豫干掉这对奸夫淫妇。

  “军哥,你答应我的事儿什么时候兑现啊?”这时杨柳用白皙的小手抚模着男人的月匈膛柔声问道。

  “你也知道现在一个是我老婆已经开始怀疑我们的事儿了,不过你现在一结假婚,应该就能打消她的疑虑。另一个是张副董一直对你有偏见,不过你放心我会做通她的工作的。”男人的大手柔捏着杨柳月匈前的丰满,“也亏你想出假结婚这招,不然还真是不好办。”

  现在我终于知道杨柳为什么要和我这么一个人结婚了

  所谓的忠厚老实,就是要能忍受她跟别的男人乱搞,长相帅气,本科毕业无非是尽量的让外人看起来和她相配。

  一句话,我就是她偷情的挡箭牌而已。

  可是当就当吧,你能不能顾忌一下我的感受?

  你好歹过两天才领男人回家啊,或者去外面开房也行啊。难道非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吗?

  显然我在她眼里狗屁都不是……杨柳你个骚货,早晚老子要把你干了。

  这时,男人大手一摁杨柳的脑袋,杨柳立马将头趴在了男人的两腿间。

  以前常听人们说,你一拍她屁、股,她就知道换个姿势,这是少妇,你一拍她屁、股,她回头问你,你打我干什么,这是小姑凉。

  杨柳显然已经被开发了出来,我今天算是开眼了,可同时心里也是愈发的堵得慌。要知道她可是我法律上名正言顺的老婆啊……

第2章 少妇叫我陪游泳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那个男人又来了几次,而我也最终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样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就是杨柳所在公司的龙腾公司董事长赵广军,我们结婚的那天他的主婚人。

  听说龙腾公司规模很大,好像还是上市公司,这个发现让我欣喜非常。如果能靠杨柳的关系在这个公司里面找份工作,工资肯定不少。

  不管怎样,都比每天在家里做饭打扫卫生,被杨柳当奴才使唤甩脸子强,但就是不知道杨柳是否肯帮这个忙,要是仅仅不帮忙也就罢了,我就怕她对我破口大骂。

  可是不管怎样我还想尝试一下,这天早晨,在杨柳跳健身操的时候我来到了她的跟前,还没等我张觜她却冷哼哼的问我道:“有事?”

  不知道是因为骨子里的那种卑贱,还是因为她的漂亮让我自惭形秽的原因,每次正式跟她说事儿的时候我都会很紧张,她这突然开腔更是一下子打乱了我的思绪,弄得我说话都结巴了,“那个……杨柳,我想跟你……”

  “有话说,有屁放,这么大个人了,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上过大学。”杨柳正眼看也不看我一眼冷哼一声上身俯了下来,开始左右晃动胳膊。

  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无袖,低月匈,露脐的T恤,本来就能很轻易的看见她月匈前雪白的沟壑。此时她的这个动作让她月匈前的衣领更加的低了,加之我正在她的面前,所以让我直接看了个清楚,只一眼我体内的荷尔蒙就开始狂奔了,因为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只见粉白的两个肉球上顶着两个色泽粉红的小豆,那叫一个鲜嫩,随着她的动作,两团粉白来回的荡着。看得我真想一把把她扑倒在地,分开她的大、腿给她上了。

  长这么大,我还真不知道女人是啥味道呢。

  “你妹!看什么看?”杨柳注意到我盯着她的月匈口,起身朝着我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是你……”

  没等我说完,她又给了我一巴掌,“还敢犟觜?”

  为了工作,我低下了头。

  不过虽然挨了两巴掌,但是杨柳却答应我帮我找份工作。

  让我高兴的是,没几天她给我找到了一份司机的工作,工资很高,一个月一万,杨柳说这是她经过很多努力才给我争取来的工作,让我一定好好好干。

  很多努力?靠,你怎么不说在床上被干很辛苦呢?

  我心里嘟囔着,但是表面上却是一副很感激涕零的样子,“老婆,你放心吧。”

  “我不是你老婆,你给我记住了,在人前你可以这么叫,只有咱俩的时候不许这么叫。”杨柳瞪着眼说道,“这个女人是赵总的老婆,给她开车把觜管严点,千万不能让她知道咱们是假结婚。另外赵总还给你安排了一个任务,就是看看王香菱有没有和别的男人胡来,如果你做得好,钱少不了你。”

  一听是赵广军的老婆,我马上来了兴趣,他上了我的老婆,让我戴绿帽子,我要是能上了他老婆,那不就扯平了?

  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赵广军都是五十多的人了,他老婆怕是也早已经人老珠黄了,我这要是上了她,不明摆着让她占便宜吗?

  “听到了没有?”见我不说话,杨柳直接拧住了我的耳朵。

  “听到了。”我忙去抓开杨柳的手,手感真是好啊,滑溜溜的,柔弱无骨,你说这要是让她这小手给我套弄一番,那得是什么感觉?

  妈的,不管怎样,就是强来也得上她一次尝尝是什么味道。我心里暗道。

  第二天我见到了赵广军的老婆王香菱。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王香菱居然是个美妇人,虽然三十多了,但是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大几的样子,一双杏眼顾盼生姿,肌肤宛如羊脂一般,而且月匈很大,比杨柳的还要大,简直就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也不知道是她的发香还是体香,跟她在一起那感觉就像沐浴在春天的花园里,香风缭绕,令人沉醉。

  人如其名,我想她剥开衣服里面肯定跟菱角似的又白又嫩,又香又甜。

  王香菱话不多,但是从她看我的眼神当中我可以感觉到她对我并不讨厌。而且她每当对我说话的时候都会带着笑容,完全没有那种有钱人的倨傲,我就不明白了,有这么好的女人守着,赵广军这个牲口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阿茂,你会游泳吗?”王香菱问我。

  “会。”

  “那你陪我去游泳行不行?”

  什么叫行不行?那是真行,必须行!

  游泳的话得穿泳衣,那样我就能看见她雪白的大、腿,以及月匈口的冰山一角了,如果她再不慎走点儿光,那可真就爽歪歪了。

  当听到我肯定的答复后,王香菱非常高兴,“那真是太好了,你教我行吗?”

  听到这个我更加激动了,如果是手把手的教,那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吃她的豆腐了。

  我偷瞥一眼她高耸的月匈部,这豆腐一定很好吃吧……可是这事儿好像有些不对。

  一个女人居然要一个刚刚和她认识的男人陪她游泳,她这是几个意思呢?

第3章 她不会是想上我吧

  当知道我没有泳衣时,王香菱直接刷卡给我花一千多买了一副游泳的装备,并且一副你再跟我客气我跟你翻脸的架势,“这点儿钱在菱姐眼里小意思,再客气我就生气了。”

  “那……谢谢菱姐了。”她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要那可就真成了傻逼了,可是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但我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她盗的,难道她想……

  这个想法的冒出,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偷望一眼她轮廓鲜明且泛着宝石般润泽的双唇,我的心跳不由加快,这对于我来说那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赵广军上我老婆,我上她老婆,这绝对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哎?不对,好像我也是属于被上的,妈的,真是细思极恐。不过,如果是眼前的熟妇,即便是被上我也认了。

  换完泳衣出来,我发现王香菱的身材竟然一点儿也不输于杨柳,肚子上没有一点赘肉,前凸后翘,而且白白嫩嫩的,如果说杨柳是雪白,那么她就是粉白,那种成熟的粉白。更让我有些冲动的是她的月匈真的比杨柳还大,此时都快要将她身上的泳衣给撑爆了。

  她的两腿间鼓鼓囊囊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她那里应该是馒头形的,而且因为赵广军无暇耕耘而长满了杂草。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杨柳,我想她那里应该是蝴蝶形的,据说蝴蝶形的女人最骚,不过这也是令男人最爽的一种。

  这是极品啊,即便上不成她,也得找机会看看她那里长什么样子。

  这时,王香菱下水了,在蓝色水波的衬托下她的肌肤愈发的白皙,娇嫩,两条玉、腿就像两根山间的春葱般,似乎还散发着春的气息。

  你说赵广军这个畜生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上却要上我的老婆……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山珍海味老吃也会烦?

  可你吃腻了,可以给老子尝尝啊。

  “阿茂,你经常锻炼身体?”王香菱问我道。

  “嗯,上大学的时候几乎是风雨无阻,现在少了很多。”我想王香菱一定是注意到了我月匈口健壮的肌肉,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忙把目光转向了别处,我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躲闪。

  难道她真的对我有意思?

  “菱姐,你先试试我看看水平怎么样。”我对王香菱说道。

  王香菱点点头,两手抓住浮标线,头用力的向上仰着,然后两腿向后蹬了起来。

  只见那两条雪白的玉、腿在我的面前慢慢地分开,露出了最里面那鼓鼓囊囊的一块,就好像一朵娇、艳的花朵在我的眼前绽放出了里面被花萼包裹着的花蕊,顿时,我的心里像是开进了一辆拖拉机,同时涌动着一股想抓住她白藕般的小腿,然后直接对准她那里用力插、进去的冲动。

  “怎么样?”游了几下后王香菱问我。

  “呃,菱姐,你应该是才学吧?”我忙收起YY她的心思,见她点头,我又道:“这游泳最重要的是讲究换气,一个人会不会游泳的标准就是会不会在水里换气。”

  “换气?什么是换气?”王香菱问我,极为认真的神情跟个小姑娘似的可爱。

  于是我就将怎么换气,还有蛙泳最基本的动作要领告诉了她,然后她就练习了起来。

  而我则在旁边偷看着她的大白腿,还有那挺翘的小屁、股,胡思乱想着。因为怕被她发现,所以看两眼我就看看别处,然后再回来看,居然很快就起了反应。

  还好是在水里,不然可就糗大了。

  我心里痒痒,就想着在水里那啥会是啥感觉,我想肯定会特别的刺激。

  这时王香菱停了下来,伸出白嫩的小手点了点我的月匈膛:“阿茂,你能不能象她那样托着我?”我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就见不远处有对母子,母亲两手环托着小孩的腹部让他在水里游。

第4章 性福不性福

  “这不合适吧?菱姐。”我觜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说真的我真想摸摸王香菱那雪白的肌肤看是不是很光滑。

  “傻孩子,有什么不合适的?快来,托着我肚子。”王香菱催促我一声弯腰撅起了屁、股。

  哎哟,我去,她这一撅正对着我,而且距离我不足二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一步,我就能顶住她的挺翘。

  王香菱的肌肤又光又滑,当我的指尖儿刚触碰到她肚子时,我立马浑身燥热起来。

  起初我的手中规中矩的放在她的肚子上,但是心中的邪念让我情不自禁的借着王香菱的动作悄悄地将手向她的小、腹处移动着,一厘米,两厘米……

  在我的掌心扣住她的肚脐眼儿时,我不敢再往下了,因为再往下就是她的禁区了。虽然我很想摸摸看她那里水草长得丰美不丰美,但我真的没有那个胆子。

  不过即便这样我也爽翻了,随着王香菱的动作我的掌心与她那小巧的肚脐眼儿一会贴上,一会儿离开,那感觉就跟啪啪似的。

  我的小鸟又一次怒发冲冠了,要不是泳裤的弹性好,我想一定能给它顶个窟窿。

  这个时候如果有个女人……哪怕是有女人用手给我解决一下,我感觉也会爽爆死的。

  可是当真的有只手抓在我上面时,我却很不得直接钻下水道里去。

  也不知道王香菱怎么搞的,居然一把抓在了我的小鸟上面,当我意识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王香菱已经不游泳了,而且一副寻找什么的样子,显然她感觉到自己抓到了一个硬东西,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

  游泳池里的水特别清澈,所以能让人看清水面下的景致。而此时我的小鸟可是怒发冲冠的状态,而且说句有些脸大的话,我的小鸟可不是小鸟。小学时同学们就因为它大,给我起了一个驴三儿的外号,这曾经让我一度抬不起头来。

  这一刻我想转过身去,不然要是被王香菱知道我在暗自YY她,我这脸可就没地方了,可是她已经看到了我愤怒的小鸟,因为她的脸上已经爬上了两朵红云,粉中带红,说不出的娇美,成熟。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们两个人的目光就碰到了一起,但几乎是同时我们都把目光从彼此的身上慌张的移了开来。

  “菱姐,我……”我想跟她说对不起,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我们走吧。”王香菱说完朝扶梯走去。

  我真怕王香菱因为这个把我炒了,如果这样的话,杨柳不知道会怎么骂我。上班第一天,又是因为这个原因,你说即便是被骂个狗血喷头,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可是出了门王香菱并没有说什么,而且她还让我拉她去做了SPA,然后又送她去打麻将,虽然一直是让我在车里等着她,但是显然王香菱并没有要炒掉我的意思,这让我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阿茂,这个给你买烟抽。”从麻将馆里出来,王香菱喜滋滋的递给我一叠钱,“今天手气真好,赢了两万多。”

  我其实跟她说,手气这么好是因为摸了我小鸟,但我不敢跟她开这样的玩笑。不过我突然间好羡慕有钱人的生活,每天除了娱乐还是娱乐。

  “阿茂,菱姐对你好不?”王香菱突然问我。

  这让我心里一跳,难道她真的想上我?说真的,除了这个理由我实在找不到她这么对我的理由。

  “很好,菱姐。”我很感激的说道。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一定要老实回答我。”王香菱又道,见我点头,她问道:“阿茂,这些天我家老赵有没有去过你家?”

  那家伙何止去过,我家的床都快给这个畜生给干塌了。

第5章 利诱

  话题到了这里,我恍然就明白过来她王香菱为什么这么对我了,敢情她就是想从我身上套话。显然她对赵广军和杨柳的情况是有所察觉的,不过我心里拿不准她到底知道多少,所以我装楞道:“去我家?赵总他那么大人物来我家干什么?”不过心里却是很紧张,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哦,那就是没去过了。”她淡淡的回了一声,又问:“阿茂,结婚快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幸福不?”

  性福毛线,结婚快一个月,我连杨柳一根儿毛都没见过,你说幸福不?妈的!你这不是啪啪打我脸吗?不过我却没有表现出来,“嗯,还行吧。”

  “我听说你和杨柳才认识十几天就结婚了,怎么那么快就结婚了呢?即便是闪婚你们这也太快了吧。”王香菱口风一转再次追问道。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所以我反问一句:“快吗?你说这么好的媳妇她要是反悔不嫁了,我上哪里哭去?”

  “是这样还是有什么隐情呢?”可是王香菱却是一招快似一招。

  “菱姐,这能有什么隐情啊。”我更加紧张了,显然王香菱对赵广军和杨柳的事情知道的很多,不过就是没有证据而已,虽然杨柳现在已经和我结婚了,但是这却仍然没有打消她的疑虑。,

  “你说你一个山里农村的穷娃儿,虽然说是大学本科,可也就是个三流大学,也就人长得还凑合,而杨柳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儿怎么就会看上你呢?”王香菱语气慢悠悠的,但是问题却是让人更加难以招架。

  “也许是缘分吧,缘分这东西有时候真的是难以解释的。”无招胜有招,十分无奈之下,我选择了这种大而空的回答。

  王香菱微微一笑,循循善诱道:“阿茂,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你跟菱姐说实话,你和杨柳是不是假结婚?”

  我靠!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这都能被她猜到!

  “呵呵,菱姐,你是在逗我吗?你说这年头谁没事假结婚玩?”我一副讶然的看了她一眼,“反正我是真的没这爱好。”

  “怎么没有?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比如说为了分房子假离婚的有多少?”王香菱一双美目一直盯着我,像是要看透我的内心似的。

  不可否认,她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打死也不能承认,“我们的结婚证可不是造假证的给办的,我们是真的结婚。”我装出一副有些生气,但是又不好发作的样子。

  见我这样,王香菱总算是收住了这个话题,不过她下来的话题却更为劲爆,“杨柳床上功夫咋样?她给你用口吗?”

  我真是被她说的有些面红耳热,对于这种问题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哟,还害臊了,都什么岁数了,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嘛,你不会一次也没有和她做过吧?”王香菱眯着眼睛,但是缝隙中却露着精、光。

  我不由得佩服起这个女人来,杨柳的事情她居然更看见似的。同时我真有点儿后悔给她开车了,为了事情不穿帮这得费我多少脑细胞啊。

  “菱姐,我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咱们换个话题吧。”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头儿和老婆儿,早晚那点活儿,和菱姐说说和她做爽不爽?她那里紧不紧?水儿不多不多?”

  你妹啊!还老头儿干老婆儿……

  “嘿嘿,还行吧,菱姐,你呢?”我继续装出憨厚且羞涩的一笑。

  这时车子已经来到了她家小区的门口,王香菱将包在手中一拿,“这个问题咱们明天再谈,好啦,就送我到这里吧,阿茂,今天和你一起很愉快,记得明天准时来接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