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爱你不分昼夜by言多bi池。_我爱你不分昼夜by言多bi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0:09

言多bi池。原创小说《我爱你不分昼夜》讲述了陆希季晨远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我爱你不分昼夜言多bi池。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陆希季晨远小说精彩节选:既然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我不想再责怪你犯的所有错,至少在孩子出生之前,在你要再次走之前,和平一点,嗯?

我爱你不分昼夜
推荐指数:★★★★★
>>《我爱你不分昼夜》在线阅读>>

《我爱你不分昼夜》精选章节

“你想吃什么?”他反倒问我。

还没找到口舌接话,他把手放在我肚子上,忽然温和:“小希,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既然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我不想再责怪你犯的所有错,至少在孩子出生之前,在你要再次走之前,和平一点,嗯?”

偷偷地,我掐了自己一把。

原来这是真的,会痛,不是做梦。

……

“季……”

李姐在外面敲响房门,让我们去饭厅吃饭。

原来他回来前已经打电话给李姐,安排好了。

季晨远带我到饭厅,虽然我没有胃口,但季晨远给我夹了很多开胃的菜。

“多吃点,别饿着我儿。”

我完全不习惯。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儿子女儿,不都是我儿?”他笑道。

季晨远朝我的肚子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复杂:“小希……”

今天他太过奇怪,突来的转变让我觉得诧异。

吃过了饭,他竟然抽了纸巾替我擦嘴。

“刚吃完饭,走一走再睡?”季晨远眼神恳切。

或许我此时此刻我的感受就叫幸福。

已经将近五年,没有过这种感受。

我的确是幸福过,那是在我知道自己生病之前,我和季晨远青梅竹马,朝夕相伴。

可是,一生不是我能控制的。

之后,我便痛苦,痛苦至了今日白天,在今夜戛然而止。

眼前的幸福,是真的幸福吗?

可我已经没有理智去深思。

“累了,不太想走。”

刚才我吃得不多,虽然季晨远一直在给我夹菜。

他搂住我的腰:“好,那就不走,我抱你上去。”

季晨远把我抱在怀里,然后上楼。

这地方我太熟悉,这动作也在我们婚后做过无数次。

可现在也已经是久违了。

我搂住他脖子,心跳加,难忍贪恋。

“季晨远……你……”

“嘘……”季晨远低头,走进卧室把我放在床上,替我盖好被子,“睡吧,乖。”

这一切,就像梦中,

睡梦里,我只觉小腹被人摸着,很轻,很温柔。

当然,我到后来才知道,他之所以突然对我好,是因为幺豆已经离世。

季晨远,是在同情我而已。

————

从此,季晨远对我贴心如从前。

山一程水一程,我今生还能得到季晨远的半点呵护,就已经怎样都无憾。

即便死亡。

病痛是痛苦的,痛苦之于美丽,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一体两面,双脚要承受苦楚,手指会渗出鲜血。

连坐立躺卧都成了煎熬。

可因为季晨远对我的好,所以这些所有的煎熬,都成了让我病痛痊愈的汤药。

他说:“小希,算了,以前的纠葛,我们不要再想,我以为我怪你,可在我重新看到你的那一秒,就已经原谅你了,原谅你给我的所有的痛。我不怪你。”

这句话撞在我耳多的时候,心里甜滋滋的,又苦又酸。

那,我要告诉他,幺豆其实是他的孩子吗?

可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我肚子上,大概是无暇顾及幺豆。

我知道,这对幺豆根本就,不公平。

季晨远放下很多工作,几乎一有空就在家陪着我,陪我说话,或者带我出去散步。

我心里感激动容,但也知道他是别人的老公,而我始终是情人。

但,人不可以贪心,我拥有现在的一切,已经足够,应该满足。

这些,是失而复得的。

过了几天,日光挂在天上。

季晨远开着车载我到郊外。

虽然这个季节并没有过好的景色,但郊外的空气却新鲜无比。

他把我扶下车,全程搂着我的腰带我慢慢散步。

这个季节,最早的冬梅已经开了。

香味让人沉迷。

“晨远,我们多久没有这样走一段路了……记得以前,我总耍赖让你背我,你明知道是我故意的,却也装作相信我真的脚疼。”

季晨远声音仿佛来自远处:“你喜欢耍小聪明,当然要当你有点成就感了。”

心里被抹了蜜糖。

现在越幸福,我的心越揪疼,难受。

宁愿现在他对我不这样好,不然到时候分别,我会更难受。

难舍难分。

当年,我有过一次撕心裂肺。

之后,我不想再有一次。

有的东西,一生经历一次已经是撕心裂肺,哪还有命经历第二次。

不过,活在现下,我也不想思及太远。

都是死过好几次的人,我根本计较不得这些。

……

半个月后。

我身孕将近四个月。

季晨远要远去出差一趟,我和李姐二人在家。

那天,喝完李姐给我熬的滋补汤独肚子不舒服,困得要命,躺下却又想要辗转,入不了眠。

我以为是我吃太多所以饱腹严重,直到半小时之后腹痛剧烈……

撕裂一般,硬生生拉扯我的身体。

心惊胆战喊叫李姐,她很快就进来。

可她只是冷静地看着我。

“李姐,李姐……你送我去医院啊,你送我去医院啊!”

我想起身,可是小腹本来受过伤,又有将近四个月的身孕,起身艰难。

她靠近到床边,却还是只看着我。

直到我疼得把她衣服揪紧,甚至感觉到有一股热流流出。

然后,我手上无力,松了手。

……

再醒过来,我躺在医院里。

季晨远握着我的手,他的手指骨节都在泛白。

病房里的消毒水味道着实难闻,虽然我已经很熟悉,但永远不会习惯和喜欢。

猛然想起什么,我把手往小腹上一放……

心瞬间坠到悬崖底下。

“季晨远,季晨远……”我反握住季晨远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宝宝呢?”

头皮疼麻。

我的指甲都快扣进他的肉里。

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了,已经四个月大了……

我拼命摇头,痛苦地抓着他。

季晨远不一语,脸上表情复杂痛苦。

“你说话啊,你说话啊,季晨远!”我嚎啕大哭。

嗓子难受得疼,全身的骨头也疼得打紧。

季晨远突然把我抱住,抱得很紧。

我觉他在颤抖,抖得特比厉害。

然后,我感觉我的肩膀湿了。

他没有吭声,我却知道他哭了。

心疼如撕裂。

该得到的,我们没有得到,该丧失的,我们丧失了。

他把我抱着,抱了好久。

他说:“疼吗?”

我愣住,他为什么问这种傻问题。

“不疼。”

呵,我更傻。

季晨远抓住我的胳膊:“对不起。”

这三个字缥缈而来,我措手不及。

他对不起什么,这些跟他没关系。

“是不是……”我要嘴,才敢说,“李姐?她……”

不用想,我能猜到。

她一开始对我还算平和,可是自从我住院,自从季晨远的太太到医院看我……

李姐对我的态度,时好时坏。

那日,囡囡来过……

细思极恐。

我不敢再想下去。

“季晨远,季晨远……我要她坐牢,我要她坐牢!”

我尖叫不止。

季晨远把我抱得更紧了。

他说:“她,逃了。”

我安静了,闹不出声了。

我只能听到我心里,滴答滴答,滴血的声音。

孩子没了,没了……

揪心无比。

从来没有这么深恶痛绝这样一个人过。

抓紧季晨远,我要紧牙齿,泪流不止:“就这么算了么?季晨远,那是你的孩子,是你的!虽然,我现在不是你太太,但……”

季晨远呼吸加重,他盯着我:“不会,不会就这么算了。”

那日,病房冷清又充满悲痛。

我终究认清自己,不是季晨远的太太。

所以,才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胆小如我,想要退缩。

“季晨远,我认输了,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还给我好不好?”我抓住他使劲儿晃,“我不要你帮我救孩子了,你也饶了我,别让我给你生孩子了,你让我带着我儿子走吧!我不能没有他了……”

我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不能再失去另一个。

季晨远一把将我推开,站起来,目光狠厉:“不,你别做梦了,你是我的,我要你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要你给我生个孩子!”

他难得的这么激动。

他难得的会有这样的情绪。

然后,他走了,雇了看护过来照顾我。

他自己却没有出现。

没有出院的能力,除非家属签字。

就算逃出去,我也没有钱。

所以,我老老实实在医院留下了。

……

万万没想到,陈岩温会打电话给我。

时隔这么久,他一开口,我就听出了是他的声音。

他情绪激动:“小希,你怎么样?你现在怎么样?难受吗?”

万千心里话想要说,可是开不了口。

总归是那么多的愁绪万千,也没有办法张嘴。

“还是没有幺豆的消息么?”我靠在病床床头。

陈岩温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没有么?”我着急追问。

也不是到现在才想起他,才想起幺豆。

而是不想做太多徒劳无功的事情,可眼下我真的控制不住,没有了注意。

这家医院,就是当初陈岩温当副院长的医院。

也是我查出骨癌的医院,更是我差点拿掉幺豆的地方。

“小希……”陈岩温忽然言语肃然,“你烧住院,被人捅刀子住院,现在又掉了孩子……小希,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手,才肯远离那个魔鬼。”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你……”

陈岩温的声音有些颓然:“我一直都知道,虽然现在没有在医院任职,但好歹有些旧相识。”

他这么说我便明白了。

原来他一直都在关心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