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小女鬼爱勾人郑阳吴盈盈全文在线阅读【第1-817章】

发布时间:2018-09-13 10:31

本小说网推荐:小小女鬼爱勾人郑阳吴盈盈全文在线阅读【第1-817章】,小小女鬼爱勾人小说又名《有只女鬼缠上我》,一部炒鸡好看的灵异小说。

小小女鬼爱勾人

>>>小小女鬼爱勾人章节目录<<<

小小女鬼爱勾人小说第1章 坠落惊魂

大学三年毕业后,本班的同学们各奔东西,都少有碰面的机会,正好元旦要到,几个同学就联系上班长,让班长牵头,让大家聚一聚。

收到通知的时候我还犹豫了一会,毕竟人五人六的,就凭我天天替人家代练英雄联盟挣几个小钱瞎折腾的去聚会,一比就把我给比下来了,去也是丢人现眼。

但后来我听说咱班班花吴盈盈也去之后,我心就活了。

吴盈盈是我的暗恋对象。

我看见她第一眼就喜欢了她。

所以我也就厚着脸皮去了。

那晚聚会我没喝多少,眼睛儿一直围着吴盈盈看。她似乎憔悴了不少,班里几个高富帅去勾搭她,她也没理会,一直自个儿在那儿喝闷酒。

我猜她应该是遇上了什么难事。

聚会完了后,我们从KVT里出了来,就打算到路边摊吃虾蟹粥来解酒,我可注意到了,盈盈她似乎走散了。

我就问其他同学她走去哪了,其他同学指了指东边的街道。

我正想去找,一抬头,只见一个人影从东边街道那边的数十层高楼下急速的坠落下来。

那人摔落的地点,距离我们不远,但所幸的是,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刚巧挡住了那血腥的场景。

尽管看不到,但那场面足可以想象,但奇怪的是,人掉地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我操!我怪叫了一声,起身就朝事发地冲了过去,但往前一看,远处赫赫然有一摊血泊,更让我心头一震的是,盈盈也在那儿!正在那儿站着发呆,一动不动。

毕竟是梦中爱人,我能留着她不管吗?

我憋着一股胆气,猛地就冲了过去。盈盈似乎也看见了我,有些木纳地转过头来,眼睛分明是带着泪,脸色熏红熏红的。

她小步地向我跑来,一下子就闯进了我的怀内。

我呼吸都给顿住了,我从没想过能跟盈盈拥抱在一起,心想可能她也是吓坏了,我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有我!”

说着话,我鼓起勇气朝坠楼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地上只有一大滩黑红的血和白色的脑浆似的东西,那个掉下来的人却不见了!

我操!我一下子就惊了,背上的寒毛瞬间立了起来,没想太多一把抱起我抱起盈盈就往外跑。

一直跑远了好几条街道,远离了那跳楼地点才停下来。

没大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胡蓝打过来的。

胡蓝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同乡,我俩打小一起玩到大,关系很铁。

“你在哪呢?”

我看了眼路牌。

“我在程春街,你……你呢?你跑哪去了?”

我喘着粗气,道。

刚才那场面实在太诡异,我估摸着胡蓝也跑了。

“我能跑哪去呀,我在常道街的路边摊。”

一听这话,我嘴角抽了抽,这胡蓝的胆子也太大了吧,那场景居然不跑?

“赶紧回来!警察要问话!”

胡蓝又道。

想起刚才那场景,我是真心不想回去,可他说有警察已经到了现场,我也不得不回去。

我没力气抱着女神再跑几条街,就打了出租车。

再次回到路边摊的时候,现场已经被警察拉上了封条。

胡蓝站在街口,一个中年警察正在和他说着话。

我一下车,胡蓝就和中年警察一起向我走了过来。

中年警察看了我一眼,又瞥了眼我怀里的吴盈盈。

“你跑什么?”

中年警察眯着眼,沉声问我。

跑什么?

妈的有人从几十楼跳下来,无端端地消失了,谁不发怵?

我将这事给说了出来。

中年警察皱了皱眉。

“现场,可没人看见你说的那一幕,还有,你怀里的女孩是怎么回事?”

我直接忽略了中年警察的后一个询问,我诧异的看向胡蓝。

“怎么可能……活生生一个人跳下来了。”

胡蓝给我打了个眼色,凑到我耳边低声道。

“郑阳,我知道你喜欢吴盈盈,可你也不能编这种幌子呀,强扭的瓜不甜,就算你今晚上了她,醒了之后,她也未必能和你在一起。”

胡蓝挤眉弄眼又道。

“别装了,我们看见你大叫了一声,冲过去抱起喝醉的吴盈盈就跑,不过没事,这警察是我二叔,你现在也没成事儿,承认了错误,顶多就教训你一顿就放你了。”

“放开盈盈,你这个坏蛋!”

几个女同学走了过来,把吴盈盈从我怀里抢了过去。

“哼,没本事尽用些下流手段,diao~丝就是diao丝。”

我看过去,班里聚会的同学,竟然都在,他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就是,不要脸!”

他们叽叽咋咋的一言一语,说的我一愣又一愣。刚才的跳楼,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没看见?

最后,我被带回了警局,警察给我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后,就把我关了起来,说得等吴盈盈醒了之后证明我没对她做过什么才能将我释放。

这一关,我就被关了一整夜。

走出警局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挂,胡蓝蹲在警局门边抽着烟。

看到我,他起身向我走了过来,同时递过来一根烟。

“还真是没想到,平时看你正儿八经的,喝了酒,啥事都敢做呀。”

我接过烟,却是白了他一眼。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

我虽然嘴上没好气,可我心里头是暖的,警局门边全是烟头,我估摸着我在里头呆了一夜,胡蓝也在门外守了一夜。

“得了,得了,赶紧回家休息去吧,吴盈盈没起诉你,放心吧。”

胡蓝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

这叫什么事儿呀!

我狠狠的吸了口烟,把烟头仍在地上,和胡蓝肩并着肩离开了警局。

我本以为这件事情,就算是这样完了,虽然挺奇怪的,但许是真喝醉了酒,出现的幻觉。

可让我没想到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这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下午,吴盈盈给我发了条语音微信。

“郑阳,晚上有空吗?”

第2章 约!

“有……当然有。”

听到女神的约我的语音信息,我几乎不假思索就回了她。

“那晚上来我家陪陪我好吗?我这几晚总是睡不好。”

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

听到这话,我一阵心猿意马,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约炮?

“好……好。”

我的回她的信息时,都不敢说语音,生怕让她听出我有多兴奋。

“等你哟。”

微信上也跳出了文字,文字后面还伴随着一个俏皮的小表情。

我捧着手机,一阵哼曲儿。

哼了一会儿,我想到今晚是和女神独处,我得做些充足的准备。

下楼去买了一盒套套,我又特意在衣柜里挑了件自认为最帅的衣服。

夜幕刚刚落下,我就冲进了卫生间把自己洗白白,准备任凭女神揉虐。

只是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我看着镜中胸前的那五道爪印,皱起了眉头。

这印子是那天晚上女神给我爪的,刚好把我胸口给抓了一大片淤青。

当时,回来我就发现了,只是没太在意,以为三两天就会消散,可怪异的是,三天过去了,这爪印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深了。

我倒不是介意这爪印,毕竟是女神留下的,对我来说是个念想。

我疑惑的是,这爪印造成的淤青怎么越来越深。

叮咚!

手机颤抖了一下,我拿起一瞧,女神又给我发信息了。

“郑阳,你有空了没,快点来好吗?”

这条信息之后,又是一条,是女神现在所在的位置给我发过来了。

我刚想回话,噼里啪啦又跳出一连串的信息。

“来了吗?”

“快点来好吗?”

这么着急?

我赶紧给女神回了条信息,可准备发出的时候,我稍稍一顿,又把那段文字给删除了,只发过去三个色~色的表情。

我这是一石二鸟,如果女神生气说我发的什么呀,我就不好意思的说发错了,如果女神真的和我想的那样,她一准会给我那方面的回应的。

这三个表情发过去后,女神沉默了。

直到过三四分钟,她又才发过来一句话。

“只要你陪着我,我可以给你,你快来吧。”

信息之后,还有一张图片。

图片里,是女神的上半身,精致的容貌,还带着湿润的秀发,她露着笑容,从图片上看,完全看不到她的衣物,但镜头只截取到她的香肩下方一点,虽然不着衣衫,但那傲然的胸峰,我只能看到一角。

尽管无法一览天峰好景,我却激动的快要跳起来。

这代表啥?

这代表女神此刻正在家里,一丝不瓜的等着我呢!

我麻利的回了她一条信息,说我马上到。

我也不搭公车,直接拦了辆出租。

一上车,把地址说了出来,我就让出租车司机快点开。

可司机却久久不动。

“小伙子,你说的这儿,我不去,你找别人吧。”

这怪事天天有,今天还特别多?有钱都不赚?

女神催的急,我也是脾气上来了,直接先扔给司机两百块。

“开车吧。”

司机看了眼钱,却还是没准备要开车。

“您下车吧,这不是钱的事儿。”

哎呀,倒真是怪事,还有人有钱不赚的?

我把钱收了回来,下了车。

我还不信有人不要钱的!

又拦了一辆,可尼玛,就是这么怪,这司机和上一个司机一个样,竟不赚我的钱。

第三辆车开过来,却不是我拦下的,车一停,司机就对我说。

“兄弟,少了一千不去。”

“五百!爱去不爱!”

我已经准备放弃达出租车了,妈的那地儿难道有怪物不成?

司机犹豫了许久,最后长叹了口气。

“得,谁叫我爱钱呢。”

这次,出租车终于是开了。

我也是怪哉,女神说的地址,距离我住的地方也不算远,平时五十块去都贵了,可如今竟花了十倍的价钱,于是我忍不住问司机。

“大哥,那地儿是不是发生了啥事,咋都不肯拉我?”

司机是自己停车的,我估摸着我之前的两次拦车他都看在眼里,否则不可能一上来就是一千块的要价。

“你说的地儿,这三天来,天天死人,我们做这行的最忌讳就是晚上去死过人的地儿,要不是我家里困难,你这趟活儿,我也不拉。”

司机丢下一句,就不再说话了,认真的开着车。

半个小时左右,车停在了路边。

下车一瞧,这片儿竟然是富豪区,整条街都是独栋的别墅。

给了钱,司机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眨眼消失。

见此,我嘴角不禁一抽,尼玛,该不是我上当了吧?莫不是那三个司机故意合起火来骗我?

细细一回想,怕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

如果死了人的地儿就不敢拉了,那出租车司机不都得吃空气去呀?

可现在后悔,一切都晚了。

“到了没?”

女神又给我发来信息。

看着女神的信息,和刚发过来的图片,我忍了。

谁让我心里有坏呢,人家就是抓着我这个心里,所以我才能上当的。

我按照女神给我的地址,来到了其中一栋别墅门前。

“我到了,你出来开门吧。”

我给女神信息道。

等待的过程中,我往周围瞧了瞧。

这条街,几乎没有行人,就是车也是偶尔一两辆,透着一股子荒凉的气息。

不过富人区都这样,富人们要的就是一个清静。

小十分钟,别墅的大门开了,女神一袭白衣长裙站在我面前。

看到女神,我心脏扑通扑通的猛跳起来,我的目光贪婪的在她的身上游移。

心里头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蹭蹭的往外跳。

“进来吧。”

女神许是被我看得害羞了,低着头。

第3章 脚步声

我跟着女神准备进入别墅当中,可刚抬步走进去,胡蓝就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

拿起一看。

“郑阳,别进去!”

我当即怪异,什么情况?难道胡蓝在这附近?

这么想着,我就回头去看。

可回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家伙恶作剧呢?

我也没回他信息,继续跟着女神走。

别墅很大,我们走了几分钟才到房前。

这一进门,迎面就吹来一股子凉气儿。

这会是大夏天,我穿得是一件短袖体恤,这一股子凉气儿却如腊月的寒风,把我冷得直哆嗦。

“你先去洗个热水澡,我在房间等你。”

女神回头对我笑道。

说实话,我觉得女神有些怪怪的,她虽然是在对我笑,可她的笑容显得很僵硬。

再者,她和我说话的语气也不太一样,以前我和她接触,她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和蔼可亲的,可如今,她却异常的高冷。

我感觉我不是来约炮,反倒是像来消费。

这种怪异感,一升腾起来,我那股子欲望就消减了不少。

特别是当我走进卫生间,看着这间比我出租房都大的卫生间,诧异不已。

我忽然想起了某件事情。

女神家境比我家虽然好很多,但不至于买得起别墅呀。

以这栋别墅的面积来看,光是地皮,恐怕就得百万以上吧。

女神啥时候发财了?

是有些不对劲儿,可我又找不出哪里不对,虽然别墅贵吧,可大家都出来打拼好几年了,女神中过彩票也说不定呢。

人生本来就是充满了变数,一时没有,可不代表一辈子都没有。

女神让我去的浴室,在二楼,女神的卧室也在二楼,距离浴室也不太远。

我准备脱衣服洗澡,手机却响了。

是胡蓝打过来的。

“郑阳,你赶紧从别墅出来!”

“为……为啥?”

我问胡蓝,可电话却嘟一声挂了。

拿起一瞧,信号全无。

呜呜,手机震动,是微信上有人发信息给我。

打开一瞧,是女神发过来的。

“快点哟,我在床尚了。”

手机明明没信号,我又没连无线,咋能收到信息?

可不等我细想这个问题,女神又是一条信息发了过来,那是一张,让我血脉膨胀的图片!

图片中的女神,完全一丝不瓜!

傲然的双峰,曼妙的身姿,全都尽收我的眼底!

这下,我哪里还想其他,赶紧就脱衣服洗澡。

其实我在家早就洗的干干净净了,不过既然女神开口,那我只有再洗一次。

不得不说,有钱人生活就是让人迷醉,太阳能热水器轻轻一开,温度适中的水便淋了下来。

快要洗好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脚步声过来。

我心头一跳。

难不成女神是等不及了,先过来了?

某个岛国动作片中的鸳鸯共浴画面从我脑子里蹦出来,我不禁一阵亢奋。

我也不关花洒,轻轻的附耳在卫生间的门上。

脚步声不轻不重,啪嗒啪嗒,向我这个方向走来,并且越来越近。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这个脚步声似有些故意在放轻,也不太像是穿拖鞋发出的,更像是穿皮靴发出的,因为落地时的那一声啪,像某块硬落下。

难道女神喜欢角色扮演?

正兴奋的时候,脚步声在浴室门口消失了。

我等了许久,女神都没有敲门。

“吴盈盈,是你吗?”

我叫了声。

可门外却没有人回应我。

突然,我觉得浑身抖了起来,很是阴冷。

我刚洗过热水澡,没道理会冷呀!

这冷,来的突兀,就像突然把我丢到了零下几十度的冰天雪地一样,不到片刻我的牙齿就打起了架。

我实在冷的受不了,就冲到了花洒下面。

热水冲刷而下,我这才觉得暖和一些。

暖和了些许后,我就赶紧穿上了衣服。

浴室门被我打开,可却不是我想象中的女神站在门边,门外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

没道理呀,刚才我明明就听到了脚步声。

我低头一瞧,发现地板上有靴印子,印子很浅,如果不细看基本是看不清的。

而鞋印子的头,是对着我这个方向的,也就是说,刚才确实有人走过来。

挠了挠脑袋,不禁怪异。

细细观察起鞋印,我猛地一愣,这是男性的鞋子!

女神喜欢穿男人的皮靴?

这显然不合情理呀。

还是说别墅里还有其他人?

是女神的爸爸?

到最后我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好了吗?好了就进来嘛。”

女神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好……好了。”

我应了声,就往女神的卧室走。

步入卧室,女神在床尚盖着被子,见我进来,她轻轻的把被子拉开了一些。

透过那拉开的被子,我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尼玛!真空的!

尽管我现在很想如同饿狼一样扑过去,但我还是想让自己表现的绅士一些。

我轻轻的把房门给锁上,走到床前。

“那个,盈盈,你……你真的想好了?”

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她可是受万人追捧的,记得大学时代就有好几个富二代官二代追求她,为啥偏偏就看上我这个diao丝了?

“怎么?难道你不想吗?”

女神嘴角勾起一抹很诡异的笑容,轻轻的把被子全然掀开了。

看到那曼妙白嫩的胴体,我完全把她那抹笑容给忽略了过去。

“想!当然想!”

我感觉我此刻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再无半分顾忌,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除了干净,一把就将女神揽入怀里。

可这一揽,我却是浑身一哆嗦,女神的身体虽然很柔软,但也出奇的凉,要不是那肌肤触碰的肉感,我准以为我抱着的是一块冰。

砰砰砰!

眼看着我和女神就要人造计划进行曲时,我听到一阵杂乱的敲打声。

声音距离很远,但在这夜里响的很突兀。

“咋回事?”

我竖起耳朵去听,感觉像是从别墅大门那边传来的。

“是不是有人来找你呀?”

我问女神。

女神婉婉一笑。

“傻瓜,门上都按着门铃,如果是找我的,响的应该是门铃声才对。”

话落,女神就将她那殷红的小唇印了上来。

这一印,瞬时成了导火索,我哪里还管什么敲击声,翻身将女神压在身下。

第4章 惊变

正准备进入正题时,我想到了刚才从厕所出来时发现的鞋印。

“盈盈,你家就你一人吗?没有其他人了?”

我这也是做一下准备,万一家里还有其他人,我也好知道做事的时候,动作不那么大,免得打扰人家休息。

可女神却道。

“没人,放心吧,家里就我一个。”

没人?

那刚才浴室门口的鞋印是咋回事?

难道遭贼了?

这念头刚起来,卧室的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击声。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赶紧从女神的身上下来。

“有人敲门!”

我连吞了好几口唾沫,仿佛看到某个场景,女神的老爸指着我,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甚至还可能报警什么的。

“有吗?你听错了吧?”

女神却慢里斯条的坐了起来,对我微笑。

我竖起耳朵去听。

哎呀,真是奇了怪了,刚才明明就是砰砰的响,咋这会儿就没了?

“你应该是上班太累了,出现幻觉了,来嘛,我们……继续。”

女神伸出小舌头,舔过红唇,看我的目光中充满了狂野的欲望。

我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

我还从没看到过女神的这幅模样,平时的她,一向是平易近人,彬彬有礼的。

难道女人上了床也和男人一样,瞬间变禽兽?

“来嘛。”

女神趴了下来,撅起了雪白的屁股。

这场面,完全就是岛国片里才会出现的场面呀!

我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只觉一股子邪火直冲脑门。

我扑了过去。

可我却扑了一个空。

女神突然不见了!我一头栽在床尚。

我赶忙扭头,女神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她手里拿着一根绳子,白齿咬着红唇。

“人家……人家喜欢刺激一点的。”

话落,她扭着身姿,轻轻的将绳子套在了我的脖子上。

S·M?捆绑?

我特么不得不承认,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这句至理名言了,任凭我想破脑袋,也实在想不到,我暗恋多年的女神竟有如此狂野的一面!

“你别动,让我……”

绳子套在的脖子上后,女神的头便俯了下去,而方向嘛……可想而知。

触电般的感觉袭遍我的全身,我忍俊不住呻吟了出来。

可就在这极致的快敢中,我隐约间听到胡蓝正在急切的呼喊着我的名字。

那声音很微弱,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伴随着声音的还有沉沉的撞击声。

可此刻的我,完全被欲望给占据,根本不予理会。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这极乐怎么越来越让人呼吸困难?

我感觉我的呼吸在渐渐弱了下去。

如果把生命比喻成蜡烛的话,那么我就像是一根准备燃尽的蜡烛,蜡烛上的火苗正在渐渐暗淡……

我睁开眼去看,可不知何时,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但某处的感觉还在,我想伸手去摸一摸女神,可一动,手却似被什么绑住了,根本抬不起来。

我又试图站起来,可骇然的发现脚也动不了!

这下我慌了。

我张口想叫,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我的喉咙被某些东西勒的很紧。

“用枪!快!”

微弱的声音再次出来,不过这次却不是胡蓝的,但能听出其语气非常的焦急。

碰!

这是枪声!非常的响亮,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开的枪,随着这一声枪响,我那种呼吸困难的感觉瞬间消失,可身上的束缚却还在。

“郑阳!”

一道强光照了过来,无数急促的脚步声,也随之而来。

我眯着眼,适应了好一会儿,这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房间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五个人,其中两人我还认识,一个是胡蓝,另一个是那天问我话的中年警察,胡蓝的二叔。

他们当中,除了胡蓝外都是身穿制服手握手枪。

“从窗户跑了!追!”

随着一名警察的惊呼,我看了过去,只见电筒照到一个人影从窗户刷一下跳了出来。

这是二楼呀,这要跳出去,就算死不了,不得残废?

惊呼的警察跑到窗口处看了一眼,就和另外两名我不认识的警察从冲出了卧室,看其模样应该是去追了。

胡蓝走了过来,伸手解我身上的绳子。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困成了一个麻花。

这是个什么情况?刚才我不是正在和女神那啥吗?怎么突然间跑出了这么多人?

身上没了束缚后,我穿上衣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胡蓝。

“怎么回事?吴盈盈呢?”

我在房间里找过,可垃圾桶都翻出来看了,却找不到吴盈盈。

可胡蓝却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以后她要联系你的话,你就告诉我二叔。”

久久之后,蓝才吐出一句我完全听不懂的话语。

我抬头看了眼那个中年警察。

在我看他的时候,中年警察也很严肃地看着我。

“我叫胡军,如果往后你再见到吴盈盈,切记第一时间通知我。”

也是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

这啥意思?

难道女神犯了法?

从别墅里出来,胡蓝陪着我回到我的出租屋里。

“胡蓝,是兄弟的话,就把事情给我说个明白,这到底是咋回事!”

我知道,胡蓝一定清楚来龙去脉,虽然他不是警察,但他二叔是!

并且无论是在别墅门口他给我发的短信,还是在厕所给我打的电话,都一准不是恶作剧。

我不知道如果他们不出现我会不会死,但我想不通,吴盈盈为什么要杀我。

我有一种猜想,或许今晚的我,成了警方的诱饵,而胡蓝因为和我关系要好,想要阻止我,可我却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可如果是早就算计好的,那胡军应该不会让胡蓝来才对。

又或者其实他们早就摆好了阵,我是碰巧成了这个诱饵……

我想起了卫生间门前的那些脚印。

那根本就不是女神的老爸,而是潜伏的警察!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吴盈盈犯了什么事呢?

还有,那从窗口跳下去的是她?

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敢从窗口跳出去!

胡蓝只是抽着烟,一言不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