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娆霍东莛出自《盛世婚宠:总裁的心尖妻》,这是由网络作者绿篱晚晚创作的一本现代豪门

发布时间:2018-09-13 10:34

苏青娆霍东莛全文阅读

盛世婚宠:总裁的心尖妻全文阅读

苏青娆霍东莛出自《盛世婚宠:总裁的心尖妻》,这是由网络作者绿篱晚晚创作的一本现代豪门总裁文,又名《霍少追妻路漫漫》。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苏青娆嫁入了豪门之后,本以为可以凭本事安稳过一生,但是丈夫霍东莛的初恋出现后,他竟然还对初恋念念不忘!于是苏青娆决定离婚···

第一章 被人虐得体无完肤

  夜,如同泼墨一般的黑,大雨瓢泼落下,电闪雷鸣,气氛可怖。

  卡尔顿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头顶是一面巨大的玻璃,上面是由颜料涂成的浩瀚星海,五光十色,极具情调,而相对于外面的雷声大雨,套房里却是出奇的安静,除去大床上女人时不时的嗯哼声。

  躺在床上的女人正是苏家大小姐苏青娆。

  苏青娆满脸通红,浑身发烫,呼出来的气息格外的灼热,细白的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灰色床单,抓出无数的褶皱。

  全身的器官都在奋力叫嚣,身体各处如同被蚂蚁撕咬……女人的身体在大床间不住地扭动,昏暗的灯光下,显示出别样的诱惑。

  苏青娆紧紧皱着眉头,一张脸爬满了泪水,好难受,难受得她想去死!

  可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睛!

  门外,走廊。

  男人一身墨黑的西装,唇齿间是浓烈的酒香,喉间灼热难受,就连走路也有些跌跌撞撞。

  霍东莛拿着房卡进门之后就觉得有些头晕,男人打开走廊的壁灯,伸出手指挑开自己的领带,然后揉着额头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一分钟后,男人站在大床前,入目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女人身上只一件黑色的吊带裙,身上的肌肤泛着红,长而卷的头发如海藻一样缠在身上,黑和白的对比让人眼睛不禁染上血一般的深红……霍东莛只看了一眼,额头的青筋便冒了出来。

  身体里像是有人在喧嚣,血管中的血液凶猛沸腾,所有的举动都不被他所控制。

  男人很快反应过来,他这是被下药了,还是极其烈性的药物。

  霍东莛想打电话给助理让他过来,但双手却控制不住的径直将女人的吊带扯下来扔在了地上,菲薄的双唇直接覆在女人的绯唇上,辗转亲吻。

  在彻底沦陷的那一刻,男人捏着女人的蝴蝶骨,低声咒骂。

  苏青娆是在后半夜的时候清醒过来的,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男人幽深的墨眸,那额角的青筋和脸上的潮红,让人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身下的剧痛让人忍不住放声尖叫,苏青娆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嗓音沙哑不堪,“放开我!霍东莛你放开我!”

  这个男人,是南城景安集团的总裁,堂堂霍家的二少爷,出生不凡,一张脸更是让不少女人趋之若鹜!

  她认识这个男人,无论是在报纸还是在电视上……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现在他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还……

  还特么在亲她!

  “啊!”

  下巴一疼,苏青娆没忍住就叫了出声。

  男人的动作粗鲁而不带怜惜,霍东莛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冷笑,“醒了?既然醒了,就好好做!”

  霍东莛强行将苏青娆的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女人的指甲格外尖锐,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苏青娆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女人的眼角不断冒出泪珠。

  又过了一个小时,苏青娆终于忍不住剧痛,双手一软,晕了过去。

  而霍东莛也很快从床上起来,男人的眼角淡淡的扫过床单,那一抹红格外的刺眼。

  她居然是第一次。

  男人心尖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伸手把女人从床上抱起来,一起进了浴室。

  …………

  第二天一早,苏青娆从酸痛中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身旁一张英俊的脸。

  她身上不着一缕,就连手臂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痕迹,苏青娆刚想开口说话,却连嘴皮都扯得发麻。

  她现在就像是被人虐待了,体无完肤!

  苏青娆看着男人沉静的睡颜,狠狠地咬了咬牙,然后掀开被子轻轻下床,却看见自己的衣服被男人撕破了,根本没法穿!

  牙根痒痒的,苏青娆攥紧了拳头,将自己的吊带和男人的衬衫一起捡起来,然后去了浴室。

  几分钟后,苏青娆从浴室里出来,心想着一定要趁这个男人未醒之前离开。

  却没想到,脚一踏出浴室的门,男人喑哑的声音就缓缓响了起来。

  “想走?”

  霍东莛微眯眸,然后掀开被子直接下床,伸手将女人拉近自己的怀里。

  苏青娆把男人的衬衫套在外面,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又不失清纯,特别是那一张被彻夜疼爱过的脸蛋,看起来让人蛮想捏一把的。

  “你放开我!”

  苏青娆内心惶恐不已,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儿!

  可男人却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缓缓低头凑下来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昨晚他虽然被下了药行为不能自控,但记忆却是一点不落的记了下来。

  霍东莛看着面前紧绷下颌的女人,嘴角逐渐浮起一抹冷笑,一双眸子幽黑到了极点……

第二章 生米煮成熟饭的感觉怎么样

  “说,昨晚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男人的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责问,有力的右手几乎要将苏青娆的手腕都捏断了。

  苏青娆咬了咬唇,“我不知道!”

  两人力气悬殊,苏青娆只能倔强的抬起下巴,“我不是故意的,你放开我!”

  何况现在是她被睡了,她才是受害者好吗?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一副我他么吃亏了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交代的模样?

  霍东莛闻言就笑了,能够进入他房间的女人,那得花了多少的心思?

  男人伸手径直捏上女人的下巴,苏青娆疼得龇牙咧嘴的,却没有任何的力气抵抗。

  霍东莛看着她,唇角一抹冷笑,“不知道,不是故意的……”

  男人审视一般的看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女人的脸颊上缓缓摩挲,“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查出来。

  昨晚,是谁给他下了药,又是谁,把这个女人送到了他的房间!

  苏青娆吃疼,“霍东莛你他么放开我!你以为我愿意和你睡?!”

  她追求的可是灵魂上的契合,现在莫名其妙被一个男人给睡了,她糟心得不得了!

  霍东莛闻言就冷了脸,直接将女人扔回了床上。

  下一秒,男人直接将苏青娆的双手举到头顶,嗓音低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她信不信他现在就再办她一次!

  苏青娆咬着唇,把脸别过去,委委屈屈的一副要哭的模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霍东莛你松开我我要回家……”

  她害怕极了,她甚至觉得,就是爸爸把她送到霍东莛的床上的。

  她要回去问清楚!

  霍东莛看着女人绯红的小脸,眸子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了你就放我走吗?”

  “如果你说的是实话的话……”

  苏青娆抬眸,看着男人分明的五官,眸眼含泪,浑身都在颤。

  “苏青娆……”

  …………

  从酒店出来,苏青娆才发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回苏家,她脚跟都被磨出了血,但更痛的,却是她的心脏。

  苏向楠就坐在客厅里,看见她回来,便立刻跑上前来。

  “娆娆,你回来了?没事吧?”

  苏青娆一抬眸,就撞进一双满是期待的眼睛。

  果然,昨晚的一切,都是她亲生父亲设计的……他亲自把她送到了一个她根本不了解的男人的床上……苏青娆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如同万针穿孔,她站得笔直,脸上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嗓音沙哑,“爸,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这……”

  苏向楠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杨柳就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径直站在苏青娆的面前,一脸虚伪的笑。

  “青娆啊,这……昨晚的事情,是我让你爸这么做的。那霍东莛……”

  “够了!”

  苏青娆什么都明白了,一切都是为了钱!

  苏青娆大脑空白,被家人出卖的感觉,让她认清了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下一步呢?

  下一步又是什么!

  苏青娆直接上了楼,反锁了房门,然后在浴缸里泡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到浑身都泛白起褶,她这才从浴缸出来,脚下一滑,直接摔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她的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而她,还是被自己的亲身父亲给推进火坑的!

  简直可笑。

  楼下,苏向楠坐在沙发里,不断地抽烟。

  要不是因为现在资金困难,他也不会这么做,他也是别无他法了。

  何况,这事儿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

  中午,霍家。

  霍东莛一进门,就看见老太太端正的坐在沙发里,怀里抱着大只的拉布拉多。

  男人松了松领结,走过去,“奶奶。”

  霍老太抬眸,一脸笑眯眯,“哟,我这孙子,今儿个怎么这么容光焕发呀?”

  “……”

  佣人上了茶,霍东莛碰了碰茶杯,叹气,“您老从哪看出来的?”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昨晚上的事儿,烦着呢!

  霍老太很快从身侧拿出一张照片来,乐呵呵的道,“老二,你过来……”

  “……”

  霍东莛依言过去,然后目光落在霍老太手里的照片上,心尖微动。

  “你看,这是奶奶给你挑的媳妇儿,喜不喜欢?!”

  愣了十秒,霍东莛这才反应过来,“奶奶,昨晚的事情,是你安排的?”

  霍老太忙不迭的点头,“这可是奶奶百里挑一选出来的,奶奶知道你不喜欢相亲,所以,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的感觉,怎么样?”

第三章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三天后。

  苏青娆被傅云深强行从家里拉了出来。

  beauty咖啡厅,傅云深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女人,一个劲的叹气,“青娆,你到底怎么了嘛,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很担心的。”

  苏青娆紧抿着唇,那件事情,她怎么好意思开得了口!

  傅云深也是个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女人,她要了两杯咖啡,然后便时不时的跟苏青娆说一些笑话,希望她能开心起来。

  只是苏青娆却一直跟个木偶娃娃一样,小脸惨白,什么反应都没有……她到最后也没办法了……不多会儿,夏如笙挽着霍东莛的手,大摇大摆的从门口进来。

  在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侍者不小心撞到了夏如笙,后者一下子跳了起来,肩膀上的包咻的一下朝后面砸去。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啊,走路不看路的呀!”

  这可是她新买的裙子,巴黎新款!!!

  夏如笙扯着侍者不依不饶了起来,而后面,傅云深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推了夏如笙一把。

  “你给我道歉!”

  夏如笙没反应过来。

  道什么歉?

  霍东莛身子微微偏了偏,然后就看到正用手捂着额头的女人。

  “苏青娆?”

  男人试探着开口。

  下一秒,原本正摸着额角的苏青娆猛然抬头,“……”

  那正用一双幽黑到渗人的眼睛睨着她的男人,不是霍东莛是谁!

  苏青娆直接拎起了包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拉过傅云深的手,“云深我没事,我们走了……”

  她不想在这里,更不想多看到这个男人一眼。

  他就是她的噩梦!

  不过下一秒,男人分明的手指直接攥上了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就拉着她往外走。

  留下傅云深和夏如笙在原地傻眼!

  “那女人谁呀!”

  夏如笙瞪大了眼睛,凭什么霍东莛因为那个女人就抛下她就走了?

  傅云深懒得甩她,直接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风风火火的跟了出去。

  “……”

  夏如笙咬咬牙,也不管自己这一身衣服了,直接踩着高跟鞋就跟着跑了出去!

  结果一出门,哪里还有霍东莛的影子?

  夏如笙狠狠攥了下衣角,站在咖啡店的门口,心里头怒火燃烧!

  …………

  黑色的奥迪跑车内。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男人的眸光时不时地骗偏过来看一眼苏青娆。

  “头还疼吗?”

  “前面路口停车,我要下车。”

  这男人莫名其妙拉她上车干什么,她和他又不熟。

  霍东莛没理会她,车子继续直线前行,不多时,拐了个弯,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

  男人下车的时候还顺带把车门给锁上了,苏青娆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直接拿高跟鞋砸了车窗跑出去。

  只不过几分钟男人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口袋,不用想也知道买的药。

  苏青娆冷着脸,等男人上车就直接开口,“霍东莛,你把车门打开,让我下车好不好?”

  硬的不行来软的,她就不信这男人软硬不吃。

  可没想到,霍东莛还真哪套都不吃。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看了下她额角被撞破皮的那个地儿,微眯了下眼睛。

  “先擦药。”

  那不容置喙的语气,让苏青娆一时间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老老实实等男人给她上了药,苏青娆心想他这回可以把她放下车了吧,没想到男人抽了张纸细细的擦着指尖,淡淡的道,“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

  哈?他说啥?

  苏青娆紧抿了唇,没说话,静待下文。

  霍东莛轻咳了一声,“是我奶奶自作主张,和你父亲连手设的局……我俩都是受害者,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

  他没兴趣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相信对方也是一样。

  苏青娆反应过来之后猛然点头,“霍先生你这么想就对了,从此以后我们进水不犯河水,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没发生,好了,把车门打开,放我下车!”

  “……”

  霍东莛没想到这女人会是如此的反应,他是洪水还是猛兽,她居然这样避之不及?

  男人盯着苏青娆看了好几眼,女人的脸色虚弱苍白,莫名让人觉得心疼……半秒钟后,男人按下按钮,“走吧。”

  “……”

  苏青娆如释重负,下车之后便打了个车回家,很快消失在男人的视线中。

  霍东莛垂眸,目光微落在自己的指尖。

  女人温温软软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上面,车间也还弥漫着淡淡的玫瑰香气。

  是清清淡淡的撩人。

第四章 三个字,很性感

  苏青娆上车之后就给云深打了个电话,后者站在路口,挑了挑眉毛,“你人在哪儿呢?”

  “你在哪儿呢?”

  “……”

  傅云深站在原地转了个圈,裙摆摆动像是一朵花儿,指尖轻轻点着下巴,“我还在咖啡店前面的路口呢,那霍东莛一声不吭就把你拉走了,我还想为什么呢?”

  “那我回来找你。”

  “哦。”

  苏青娆收了手机,伸手理了理头发,脸颊似乎还染着淡淡的红。

  十几分钟后,苏青娆和傅云深重新出现在咖啡馆里,女人细白的手指不断地搅着咖啡,云深看得一阵眼花头晕。

  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傅云深咬着唇,“说吧,怎么回事儿?总不能连我也瞒着吧?”

  她俩什么关系啊,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初中大学都一个班,毕了业虽说现在工作不在一起吧,但有空就聚,这已经成了一种定律了。

  可这苏青娆现在藏着掖着不说实话,能忍吗,不能忍!

  苏青娆搅着手指头思考了好几圈,最后一抬眸,实话实说,“我和他睡了。”

  “可不是我自愿的。”

  “……”

  仿佛静止的几秒时间。

  傅云深一动不动,眼睛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女人,末了,端起咖啡来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压压惊啊!

  睡了?

  她苏青娆活了二十五年也不是没交过男朋友,可这一直循规蹈矩的就牵牵手接接吻,到床上啪啪啪这事儿可从来没做过的呀!

  这下倒好,干柴烈火,一下子碰上个自己熟都不熟的男人。

  虽然对方是身强体壮,‘年轻貌美’,一笑碾压芸芸众生的那种类型……这他么也不亏啊!

  傅云深当机立断,“娆娆,拿下他!这他都睡了你了,必须得让他负责啊!”

  “你说什么呢?”

  苏青娆瞪着眼睛,狠狠地抿了一口咖啡。

  “那你不想提这个也可以,不过,你先跟我说说,这霍东莛那方面……怎么样啊?是不是和传言讲的一样,一夜三次啊?”

  苏青娆刚入口的咖啡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很不幸,傅云深被喷了一脸,眼睫毛上都沾着黑黢黢的液体。

  “……”

  苏青娆伸手拍了拍胸口,很快从包里掏出纸巾来,笑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来,擦擦……”

  “……”

  傅云深一脸痛苦的要死的表情,粗鲁的扯过纸巾,把自己的脸胡乱擦了两下,然后道,“我去洗手间!”

  …………

  用冷水把脸洗了个干净,傅云深卸了妆重化,出来洗手间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和薄临城狭路相逢让傅云深浑身都僵住了,手脚冰凉,傅云深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没了。

  四目相对,仿佛过了一个世界那么漫长,傅云深才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嗓音低哑而紧张,“薄叔,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的脚步顿住,西装的纽扣闪着锐光,鼻梁上一副金丝眼镜,五官冷漠而疏离。

  “有事。”

  话落,便直接抬腿进了那边的洗手间……

  傅云深跺了跺脚,然后直接出去,回到座位上。

  仰头就来了一口咖啡,眉目瞪得老大,大掌一挥,“娆娆,晚上姐带你出去high!”

  “受什么刺激了?”

  苏青娆眨着眼,刚还是她郁闷着呢,现在这角色兑换也太快了。

  傅云深的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绯色的下唇,脸上的表情明暗交错,掺杂着几分苏青娆看不清的情绪。

  “你说谁能刺激我?”

  傅云深苦着一张脸,她这辈子桃花运虽然就没断过,可来一个就蔫一个,她什么时候才能花好月圆一回啊。

  苏青娆会意的点头,知道傅云深这苦大仇深的模样肯定是因为那个男人。

  话也不多说,这姐妹嘛,在对方心塞的时候,也就一个字,陪!

  晚上九点,demon酒吧,霍东莛和一行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舞台中央站着两个女人。

  傅云深喝醉了就喜欢跳舞,而苏青娆完全是被迫上去的,两个美女光是站在上面就已经足够吸人眼球,偏偏还是双人舞。

  震耳欲聋的乐器声,舞池里绚烂五彩的灯光,加上两人女人跳拉丁,全场气氛几乎跃上了顶点。

  “霍总,包间在二楼,我们上去吧。”

  霍东莛来这儿原本是来谈合作的,但此刻,男人眼底蓦然生出隐晦暗沉的光泽,菲薄的双唇缓缓掀起。

  嗓音低沉,“等等。”

  拉过一旁的皮椅,男人直接坐下去,修长的双腿缓慢交叠,眸光淡淡的落在舞台上的女人身上。

  三个字,很性感。

第五章 这女人真够惹火的

  苏青娆和傅云深两人都是学过舞蹈的,加上女子身材纤细柔软,随随便便的一举一动都撩人心弦。

  台下的男人绝大多数都被她俩撩得尖叫不已,霍东莛看着苏青娆时不时侧首微笑扭动腰肢的模样,狭长的双眸眯得越来越深。

  愣了半秒,不期然就想起那晚的画面,男人的双眸越来越红,密密麻麻的血丝爬满了眸间。

  修长的手指爬上了领带,霍东莛有些不耐的扯开,似乎是想让自己松口气……只是,口干舌燥。

  这女人真是够惹火的。

  等到全场high到最高点,霍东莛毅然从座椅上起来,男人眸子淡淡的扫过苏青娆与傅云深相贴的红唇,嘴角淡淡的嗤笑。

  男人吸了口气,嗓音低沉,“走吧。”

  “是是是。”

  后面的人很快跟上男人的步伐,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舞台前方,很快远离了这后一幕的喧嚣。

  顾景安本来吧台前安安静静的坐着抿着,直到后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终于把他吸引了过来。

  男人骨节分明的指尖捏着透明的玻璃杯,里面是七十几度的伏特加,轻轻酌上一口,已是烈酒灼喉。

  “这俩女人什么来头啊?”

  顾景安听见身侧有人轻轻的问,他掀起薄唇,心想,看这高高在上的气质,两个女人,不浓的妆容,不裸的服装,偏生出这如此性感的妩媚。

  就这高高在上四个字,也绝不会是这里面的舞女。

  视线随着台上女人的转动而飘散,顾景安不多时已经将杯中的烈酒悉数饮尽,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唇角是淡淡的笑容………………舞蹈结束后,傅云深拉着苏青娆跑到吧台前面,随手就要了两杯白兰地。

  透明的厚玻璃杯,女人细白的手指捧着,看起来是难以言喻的伤心和颓败。

  “云深,少喝点!”

  傅云深拧着细细的柳眉,闻言偏过头来,刚才跳了那么久,两人的脸上都染着淡淡的绯红,着实妩媚逼人。

  一旁早有男人见状凑了上来,手里捏着酒杯,“两位小姐,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我爸是南城……”

  “……”

  傅云深转头就是一吼,女人微微眯着眼,怒气十足,“管你爸是谁,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这时候谁来就是主动撞枪口。

  男人看了看傅云深,然后把主意打在苏青娆的身上。

  “……”

  咸猪手还没有落在女人的肩膀上,苏青娆已经从微勾了唇,女人直接挑眉,反手一拉,就将男人的手臂压在了吧台上。

  苏青娆重重将玻璃杯砸在男人的手指旁边,低声嗤笑,“让你滚一边儿去听不见么?”

  自讨苦吃。

  真以为现在的人都细弱如柳么?

  那公子哥儿见对方不是好惹的,这简单一扯就快把他的右手给扯断了,骨头和肉都跟要分家了似的。

  这他么还不跑就是傻!

  公子哥儿费了好大的力气把自己的手从苏青娆手里抽出来,一个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滚,这就滚……”

  看着挺软妹的,没想到这么泼辣!

  早知道他就带着保镖来了,至于这么丢人么!

  其他的人看见这样也纷纷不敢上前,又围观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到了地方继续喝酒娱乐。

  倒是顾景安,安安静静坐在两人旁边不到一米的距离,依然捏着酒杯,只是目光却一直落在苏青娆的侧脸上,久久未动。

  似乎是审视,似乎是欣赏。

  傅云深喝到一半还没有尽兴,忽然手臂就被男人给攥住,下一秒,只见薄临城阴沉如水的一张脸,如同黑暗里的游魂。

  “傅云深,你找死是不是!”

  他之前没说过不许她再来这种地方跳舞喝酒了么?

  全把他的话当初耳边风是不是!

  傅云深醉醺醺的,柔软的手指软绵绵的搭在男人定制的墨黑高级西装上,觉得舒服极了开心极了。

  “薄叔,你生什么气啊?我就喝个酒,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女人还打了个酒嗝,满身的酒气,一双眼睛媚眼如丝。

  薄临城直接将女人抱在了怀里,傅云深乖乖轻轻的大气也不出,双手不安分地伸进男人的西装里,紧紧搂着男人精壮的腰。

  苏青娆抬眸,低笑,“带她回去吧,她心情不好,喝多了。”

  薄临城看着她,“你自己也早点回去。”

  “好。”

  苏青娆点点头,在男人抱着傅云深离开之后,抿完最后一口酒,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她心情,也很不好呐。

  真想不醉不归。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