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归来安立夏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主角叫安立夏和慕如琛的小说名字是《萌宝归来:甜心妈

发布时间:2018-09-13 10:35

萌娃来袭安立夏慕如琛

萌宝归来:甜心妈咪要逆袭全文阅读

萌宝归来安立夏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主角叫安立夏和慕如琛的小说名字是《萌宝归来:甜心妈咪要逆袭》,这是由作者尧木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主角安立夏是一名知名漫画家,而男主慕如琛则是大总裁,他们之间因为六年前的往事会有怎样的纠纷呢?

第1章 我选中你了

  酒店,三二零三房间。

  安立夏背着斜肩包,穿着粉色的连衣裙,有些兴奋地来到这里。

  表哥说要给她庆生,所以将她约到了这里,说还有礼物要送给她,自从父母去世,她被舅舅家收养开始,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

  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表哥!”很清脆的声音,一双明媚的丹凤眼里带着最纯真的光芒。

  “立夏,你来了?”在房间里的男人英俊又时尚,是目前最有潜力的演员,也是安立夏的表哥,孔杰。

  孔杰将安立夏拉进房间,然后递给她一杯水,“立夏,来,先喝一杯水。”

  十八岁,正是天真的时候,安立夏还看不懂表哥眼中的期待。

  一杯清水,被安立夏咕咚咕咚地全部喝下去,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表哥,今天是我……”

  “立夏,”孔杰握住安立夏的手,“表哥知道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从今天开始,你就成年了,所以有件事,你可以帮帮表哥吗?”

  “什么事?”安立夏不知道什么事会跟自己的年纪有关。

  身体,有些发烫,安立夏觉得,可能是自己一路跑过来的关系。

  “我得到了一个电影的试镜机会,这部电影会有很多大腕参演,如果我能顺利担任男主角,那么对我以后的演绎事业很有帮助,所以立夏,你能不能……”

  安立夏瞪大眼睛,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身体后退。

  就算她不够聪明,此刻也知道了点什么。

  “那个导演,他看中了你,”孔杰进一步说明,“立夏,只要你帮我一次……”

  “对不起表哥,这个忙,我帮不了!”说完,安立夏转身想要离开。

  然而却被自己的表哥从背后抱住。

  “立夏,就算我求求你,帮我一次好不好?”孔杰阻止她离开,“我知道你要去别的城市上大学了,大学中,你也会恋爱的啊,反正第一次给谁都是给……”

  “住口!”安立夏用力挣扎着,“我不会帮你的!”

  这种恶心人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你刚刚喝的水里,已经加了药,立夏,只要再过几分钟,就由不得你了!”孔杰那张英俊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贪婪。

  放着这么漂亮的表妹自己不能碰,还不能让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贡献么?

  “放开我!”安立夏大声地叫着,用尽全力的挣扎。

  可是,身体越来越热,甚至大脑也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她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但是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立夏,你不是想当漫画家吗?等我出名了,我可以帮你,可以给你找最好的老师,可以……啊!”

  后面的话,被尖叫代替。

  安立夏狠狠转身踢中了他的要害,然后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身体,燥热到了极点。

  安立夏一边走,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双脚失去了力气,明明知道一转弯就是电梯间了,但是却好像隔了十万八千里一样。

  “立夏!”身后,孔杰追了过来。

  怎么办?

  而这时,旁边一间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首先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像是专业的保镖,站在门口,等候着他们的主人。

  有人就会有希望!

  安立夏冲过去,原本想要求救的,却因为力道过猛,就这么直接撞进了刚刚走出来的男人怀里!

  很清冽的男性味道,很好闻。

  安立夏要疯了!

  脸颊潮红,樱唇微启,躁动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地喷到男人的胸口。

  “……帮我……”帮我赶走那个男人啊!

  嘭!

  房间门被关上,安立夏的身体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抵在门板上。

  脊背的疼痛让她微微睁开眼睛,而眼前,却是一个如仙一般的男人!

  像是雪山上最挺拔的冰峰,傲然于世,修长的身体被笔挺的西服包裹着,干净得像是从来不曾沾染过任何尘埃。

  即便看到眼前这么撩人的场面,那双黑眸里,也依旧被一层薄冰覆盖着,清冷无欲,不食人间烟火。

  看到这样的美男,原本不清晰的意识,就更加被他蛊惑了。

  安立夏伸手,摸着他冷厉的下巴,“既然在劫难逃,至少要为自己找一个像样的美男,所以,就是你了!”

  “什么意思?”慕如琛的眸子瞬间阴沉。

  “我选中你了!”安立夏大胆地勾住他的脖颈,“帮我,我们不问姓名,不问来历,一夜之后,互不相识!”

  青涩的脸,带着一点迷惑,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像是最纯真的夏娃,在诱惑自己的亚当。

  该死,谁给她下了药?

  慕如琛讨厌陌生女人的触碰,“让开!”

  安立夏生涩地主动吻着他的脸,“如果你不想,可以给我另外找一个……一定要帅一点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行。

  为她再找一个?

  慕如琛眯起眼睛,看到她清甜的脸上因为沾染了欲望而变得迷离的样子,他拒绝去想她在其他男人身下的妩媚的样子。

  安立夏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只是满身的燥热,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可以缓解,于是,她便不停地吻着他的脸,他的小巴,最后,触碰上他的唇。

  软软的唇,蹭着他的薄唇,没有任何的挑逗技巧,甚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只难耐地一遍又一遍蹭着。

  他身体清凉,让安立夏瞬间觉得身体的不适被缓解了很多,于是,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渴求着他的吻。

  “帮我……”安立夏扯着对方的领带,手也沿着他的衣襟探进去,“好人……做到底……”

  滚烫的唇,带着浓重的欲望,像是一把火,瞬间点燃了慕如琛的身体。

  血液,在沸腾。

  慕如琛想,既然此刻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那么,他自然也就不必客气!

  低头,吻上她的唇。

  没有任何技巧,完全是强势的侵占,理性崩塌,来自男人最原始的渴望主导了一切,扯掉她身上的衣服,然后……“痛!”

  突然的疼痛让安立夏的大脑清醒,瞪大眼睛,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第2章 卖包子的萌萝莉

  明明上一刻他还尊贵如仙,而此刻,却像是被拉下神坛的恶魔,漆黑的眸子里像是藏着一匹困兽。

  在渴望着,叫嚣着,想要吞噬她的一切。

  她,有些怕了。

  “你……唔……”唇,被他堵上。

  强硬的唇舌挤进她的口中,带着掠夺一般,席卷她的一切!

  此刻,完全用不着什么技巧,失控的身体遵循最古老的渴望,狠狠地发泄着由她点燃起来的火焰。

  无休无止。

  慕如琛不喜欢女人,但她,似乎是一个例外,那种清甜的味道,让从来不近女色的他,贪婪地要了一遍又一遍。

  她越是哭着求饶,他越是不想放过她,甚至她的每一个动作,哪怕是一个眼神,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挑逗。

  仿佛,着了魔。

  暧昧,从白天一直持续到深夜。

  慕如琛只是来这个城市出差的,原本是要赶回去,然而却被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闯了过来,耽误了行程。

  拿起手机,上面有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同一个。

  清俊的眉,微皱,立刻回拨。

  “什么事?”慕如琛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女人,声音压得很低,然而听到电话那头急切的叙述,他猛然坐起身,“我马上就回去!”

  用两分钟的时间将衣服穿戴完毕,走到门口,却又不甘心地回来,拿起床头的便签,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转身出门。

  然而,急匆匆的走到门口,却又担心她醒来看不到,所以便走回去,将便签撕下来,贴在床头。

  他还有话要问她,暂时,不想与她失去了联系。

  安立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她没有失忆,也没有迷糊,相反,她很清楚地直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很难过,但,还是将所有的眼泪都吞进了肚里,死去的妈妈说,女人的眼泪是给关心自己的人看的。

  而她,没有关心的人,所以,不能流泪。

  不顾身上的酸痛,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将被撕坏的地方遮起来,背上自己的小包,起身便离开。

  她没有看到床头的便签,也没有注意到从包里掉出来的漫画书,就这么匆匆的跑出了酒店。

  不能再继续留在舅舅家了,十八岁,她已经成年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

  六年后。

  南城。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明媚地照向世界的时候,万物苏醒。

  路边的一个小摊前,热气腾腾的包子驱走了夏末清晨的微寒,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挑逗着来来往往的上班族。

  “包子!卖包子咯!”

  摊位前,站着一个甜美得像是刚出炉的蛋糕一样的小女孩儿,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乌溜溜的黑眸像是最神秘的宝石,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能让你元气满满的包子呦,吃了保证可以让你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包子呦!”

  甜美的声音,迅速让过路的行人纷纷驻足。

  “小朋友,你的包子真的这么神奇吗?”

  “对呀,不信你就买一个尝尝,简直好吃到爆!”软软甜甜的声音,简直萌化人的心了。

  “男人吃了迎娶白富美,那女人呢?”行人中,有人似乎故意逗她。

  “女人吃了变成白富美呀!”

  包子不重要,关键是这个萌化人心的小女孩儿太讨人喜欢,让路过的人纷纷掏钱去买。

  “小朋友,你的包子怎么卖的?”

  “从老板娘那里买,一块一个,如果想吃我亲手递过来的,一块五呦!”

  “为什么你要贵五毛呢?”

  “这是关爱祖国花朵费!”

  噗!咳咳咳……

  破旧的小店里,正在喝豆花的安立夏喷出了最后一口豆花,咳到喘不过来气!

  女儿,你可以再能胡诌一点吗?

  “喂,那边那位小姐,不要只顾着吃,你是来工作的!”一边给客人拿包子找零钱,安思甜一边回头教育自己的妈咪。

  安立夏点头,“遵命,公主大人!”

  著名漫画家立夏因为长期卡,交不出满意的画稿而让编辑满城追杀,为了给妈咪找灵感,所以女儿安思甜才拉着她来到这家包子铺来寻找生活题材。

  当然,这是官方说话,至于她真正的原因……

  嘿嘿,暂时不能说哦!

  一个上午,包子已经被全部卖光了,安思甜坐在破旧的木椅子上数钱,然后将钱分好,拿起来跑到老板娘的身边。

  “奶奶,这是你的包子钱!”说完,安思甜将钱放进这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手里,然后将另外一叠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个,是我赚的!”

  一个包子一块五,一块钱给老板娘,剩下的五毛是自己的。

  “还有这些是小费,我们五五分!”清甜的声音,像是一个诱人的小天使。

  老板娘将小费全部给她,“奶奶不要,这些全部都是甜甜的。”

  “奶奶每天三四点就要起来做包子,很辛苦的,这些钱,就当是甜甜孝敬奶奶的!”说完,将钱塞进老板娘的口袋里,稚嫩的脸上,满是坚定。

  老板娘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有些心疼,“甜甜,你爸爸呢?”

  “妈咪说,爹地是外星人,在非礼完妈咪之后,嗖的一声就飞去了外星!”

  “……”正在削铅笔的安立夏听到女儿天真的回答,她捂脸趴在桌子上,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好丢人!

  当年,她被自己的表哥陷害,随便把自己给了一个男人,之后便怀了孕,作为未婚妈妈,她没办法把这段屈辱讲给女儿听,但是女儿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所以她就告诉她,你爹地是外星人。

  果然,她当年是太傻太天真的啊,就算说出车祸死了,也比这个借口好啊!

  “妈咪,你又不好好工作了!”甜甜嘟嘴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晚上你就要交稿了,还有几张分镜没画?”

  安立夏不好意思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两张?”那一会儿就完成任务了嘛。

  “二十……”

  “妈咪!”安思甜提高声音,“快点画啦,不然编辑阿姨一定会拿刀剁了你的!”

  安立夏听话地点头,然后低头画草稿。


第3章 宝贝养家,妈咪吃喝逛花

  甜甜看到在努力找灵感,努力奋进的妈咪,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揉揉她的头发,“妈咪啊,这部漫画连载完了之后,你要不要考虑休息一段时间啊?”

  “不休息!”安立夏抬起头,一双明媚的丹凤眼里带着夺目的光芒,“我要给我家宝贝买一个大房子!”

  这是安立夏的愿望,她要努力画画,努力赚钱,既要做甜甜的爸爸,又要做甜甜的妈妈,总之,自从生下女儿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女战士!

  傻妈咪。

  甜甜叹息,“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你家宝贝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吃喝逛花就好了啊。”

  “女儿,你才五岁!”安立夏抬低头继续画画,“等你长大的时候,妈咪就真的只负责貌美如花,嗯?”

  甜甜嘟嘴,“亲亲妈咪,到那个时候,你就成了真正的如花了。”

  明明才二十多岁,穿衣不讲究,也不买高级护肤品,美容院更不用说了,而且还经常熬夜工作。

  看到妈咪这么忙,她会很心疼嘛!

  安立夏冲甜甜笑得灿烂无比,一双丹凤眼里凝聚着万丈的光芒,明亮,倔强,“妈咪只要跟甜甜在一起,就什么都无所谓!”

  女儿,是她生活的全部寄托。

  过去的事情,她已经全部都忘记了,不管她的生活曾经怎样艰难,当上天将甜甜赐给她的时候,就足够她感激一辈子了!

  “妈咪,你继续乖乖的画画,我去厨房帮奶奶的忙!”说完,甜甜跑开了。

  外面的阳光很好,安立夏抬起头,看着阳光发呆,浅城靠海,她在想,什么时候带着女儿去去沙滩呢?

  前面,有些堵车。

  一辆尊贵的黑色轿车在行驶到小摊前的时候,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里,一双黑眸隔着玻璃,不可思议地看着屋内的那个女人,甚至为了看清她,而将车窗降了下来。

  果然是她!

  六年不见,她依旧清甜得像是清晨刚刚绽放的百合花,那双丹凤眼,依旧带着最清纯的魅惑。

  她在发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唇角的笑,比此刻的阳光还要明亮。

  很刺眼!

  啪!

  车门,被重重地关上。

  慕如琛不再去看她,这六年,她好像活得很幸福。

  也罢,他们之间,终究只是陌路。

  唇角,斜起一抹嘲弄,黑眸里,渐渐浮起一层冰,继续冷漠地包裹着他。

  “开车!”

  “可是二爷,前面有些堵车。”

  “绕过去!”

  “是!”

  车子,缓缓开走。

  宽敞舒适的车厢里,一如既往的安静。

  慕如琛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件,就当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尊贵的身体冷漠如冰,干净优雅到不食人间烟火。

  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精致的小男孩儿。

  大概有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干净的白衬衣,连领口最上面一个口子也系得整整齐齐的,只是,精致如仙的脸有些过分的苍白,像是患有一种很难治愈的病,而被反复折磨一般。

  然而即便是这样,也掩饰不住他身上的贵气,像是隐居在城堡里的小王子,温和又彬彬有礼。

  “爹地,你刚刚是看到熟人了吗?”慕若垣好奇地问。

  “没有。”声音,很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刚刚经过的那家包子店,他们的包子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明天我们也去买一些好不好?”温柔的声音,像是一团暖暖的光。

  “如果你喜欢的话,明天我们早点来。”慕如琛低头看件,说得很随意。

  慕若垣想了想,又笑着看向他,“爹地,今晚,潘家的小姐又邀请你一起吃晚饭?”

  “我没答应。”

  很正式的回答,仿佛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孩子说话。

  “其实她还不错。”明明是小小的年纪,但眼睛里,却有着与他的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与我无关。”

  慕若垣看着这么严肃的爹地,顿时笑了起来,“爹地,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找个好姑娘吧?”

  “……”慕如琛微微皱眉,片刻之后,将手中的件递到儿子面前,“这是市场部送来的策划书,我们来讨论一下可行性。”

  慕若垣:“……”

  这话题转得,真生硬。

  经过一个上午的艰苦努力,草稿部分终于完成,那么接下来,就该画底稿了。

  安立夏在工作台上奋战,而旁边,甜甜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时不时地喂进亲亲妈咪嘴里,全心全意地做她的小助手。

  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安立夏半死地躺在沙发上,抱着女儿舒服的小身体休息。

  “妈咪,”甜甜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问,“你喜欢这个城市,对吧?”

  “喜欢!”

  她一直都想为女儿找一个依山傍水,城市发达,环境又好的地方,这里非常的适合。

  “那妈咪,我们就把房子买到这里,定居好不好?”甜甜眨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家妈咪。

  “好!”安立夏非常豪迈的回答!

  “妈咪,我选好了房子哦!”甜甜将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给她看,“你看看喜不喜欢?”

  那是一幢位于半山腰的独栋别墅,白色的,带着一点欧式的风格,跟总是出现在漫画中的别墅一样。

  “宝贝女儿喜欢吗?”安立夏抱住她软软的小身体问。

  “嗯,喜欢,像妈咪漫画里,王子跟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地方!”甜甜抱着妈咪的脖颈,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的亲亲妈咪也可以跟自己的王子幸福的生活在那里。

  “既然宝贝喜欢,那妈咪就去问问价格,然后买下来!”豪迈的说完,安立夏又灰溜溜地看着女儿,“可能妈咪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分期好不好?”

  这个房子,一看就很贵,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支,但女儿想要的,她都想给!

  她跟女儿,一直都是居无定所的,喜欢哪个城市,就去哪里住上一阵,然后腻了再换地方,虽然这样的日子是很逍遥,但是女儿长大了,总该上学了,是该找个地方定居下来了。

  既然女儿喜欢,那就这里了!


第4章 因为他是慕如琛

  安立夏向来是行动派,既然女儿看上了那栋房子,那就先打听房价。

  所以,夜晚,当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个画家朋友说要给她接风洗尘的时候,安立夏欣然赴约。

  来到约定的地点,她被朋友的大手笔给震惊了!

  这么豪华的餐厅,吃一顿要多钱?

  果然还是画画比较赚钱吗?

  这么算着,安立夏低头走进去。

  不知道是自己眼瞎,还是这家餐厅的玻璃太过于干净,她就这么径自撞了过去!

  然而这时……

  “小心!”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紧张。

  而安立夏后知后觉,额头撞在了一个僵硬的手臂上。

  很显然,有人帮她挡住了危险,避免了尴尬。

  大脑突然醒悟,安立夏立刻仰起头,想要说谢谢,只是在看到对方的样子时,却突然愣住了!

  那是……

  如仙一般干净优雅的男人,好看得不食人间烟火,干净的衬衣包裹着他冷漠的身躯,然而轮廓凌厉的线条又让他看起来像是傲然于世的王者。

  冷得有点咄咄逼人。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么好看的人,安立夏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过,一个女人总是盯着一个男人看,有些不太礼貌,所以立刻后退了一步,“谢谢。”

  很客气,很陌生。

  慕如琛低头看着她,一双眸子冷如冰刀!

  安立夏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安,“谢谢你帮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绕到一旁,走进了餐厅。

  她,早就已经将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慕如琛握紧拳头,死死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二爷?”一旁,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问。

  “进去,点餐!”说完,慕如琛不顾身边的女人,转身走了进去。

  女人有些诧异,他不是不答应跟她约会吗?

  餐厅里,安立夏在人群中搜寻着。

  “小夏夏,这里!”不顾优雅的环境,也不顾什么基本的礼貌,靠窗的位置上,一个纯真的男人站了起身,冲她挥手!

  那个男人像是从漫画里跳出来的小王子,干净又纯真,明明已经二十几岁了,却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儿。

  迎着周围人的目光,安立夏低头走过去。

  “你给我小点声!”安立夏责备地看着这个任性的男人。

  “小点声你也听不见啊!”

  “……”算了,反正他也总是有理。

  男人叫司阅,是国内知名的油画大师,不过在安立夏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生活无能的老小孩。

  “你怎么也不带我女儿来?”司阅嘟嘴,一脸的不满。

  “那是我女儿!”

  “咱女儿!”

  安立夏觉得,跟他争执一个问题,会拉低自己的智商,于是拿起菜单,打算狠狠的点餐,反正他有的是钱。

  “夏夏,”司阅突然凑近她,“你认识那边的那个男人吗?他怎么一直在看你?”

  “谁啊?”

  安立夏循着司阅的目光看了过去。

  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尊贵的男人,正在优雅地低头吃饭,似乎并未朝着里看一眼,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好像是一个明星,叫潘什么来着?

  “他是慕如琛,大名鼎鼎的慕二爷,”司阅冲他抛了一个媚眼,“想不想认识一下?”

  慕如琛?

  就是那个男人刚刚帮了自己一把,但是不管是正脸,还是侧脸,她始终都觉得很熟悉,但是这个名字明明就是陌生的。

  算了,不想了!

  安立夏回过头,用菜单打在司阅的头上,“我已经老到需要你推销的地步了吗?”

  “没有没有,我们点餐!”司阅立刻乖乖地低头点餐。

  “司阅,你对当地的房价熟悉么?”安立夏拿出手机,翻到了一张照片,“你能不能帮我找找这个房子,我想买下它。”

  “真的打算定居?”司阅双眼冒光。

  安立夏点头。

  司阅伸手,抓住安立夏的手,一脸的奴相,“夏夏,那你娶了我吧,我有车有房有存款,都可以当陪嫁!”

  司阅说得非常诚心,只是……

  怎么始终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回头,看向慕如琛的那桌,果然看到他正在用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瞪他,那阴冷的眸子,像是淬了毒的冰刀,一刀又一刀地砍了过来。

  司阅送开了立夏的手,“夏夏,你真的不打算认识慕如琛吗?”

  “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他?”安立夏看了一眼那边的尊贵男人。

  他依旧在低头吃饭,样子很冷,像是根本就没有注意过她这里一样。

  “因为他是慕如琛,整个南城的女人都想被他睡。”

  安立夏一阵恶寒,“放心,我没有群p的爱好!”

  一个谁都想上的男人,白送给她,她也不要好吗?想想自己的男人是别的女人yy的对象,这种感觉,真特么恶心。

  “你现在这里坐着,我去一下卫生间!”说完,起身离开。

  手有点脏了,她去洗手间洗一洗。

  看到安立夏离开,司阅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闺女,干爹对不起你,”司阅一脸苦相,“那个敌人气场太强大,我压不住他,无法跟你妈咪假装恩爱啊!”

  “阅爸爸,你出息一点!”电话那头,甜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出息不起来啊!”司阅转头,再次谨慎地看向慕如琛,却发现慕如琛也起身去了洗手间,“闺女闺女,目标人物进了女厕所!”

  “确定?”

  “非常的!”

  “阅爸爸,你继续看着他们,随时向我汇报哦!”说完,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甜甜一脸的胜利的样子。

  甜甜觉得,自己的妈咪那简直优秀到不能再优秀,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配不上妈咪,所以经过她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了慕如琛这个人!

  那看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肯定专情,再看看那冰冷的眼神,绝对是霸气的帝王攻……哦,不,是霸气的帝王!

  滴滴!

  在甜甜沉浸在自己无限的遐想中的时候,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备注是,爱神皮卡丘!


第5章 女厕所里耍流氓

  这个人,甜甜不知道是谁,甚至也没有打过电话,只是,他们已经用短信联系很久了,而慕如琛也是他提供的货源。

  甚至他们来到南城,也是他的建议,在那家卖包子,也是他的主意。

  短信内容很简单,“明天带着钉子。”

  甜甜:“为什么?”

  爱神皮卡丘:“扎车胎。”

  甜甜:“万一扎到别人的车子怎么办呀?”

  爱神皮卡丘:“明天他的车子将会停在包子摊很久,你找个机会下手。”

  甜甜:“你怎么知道?”

  爱神皮卡丘:“我是先知。”

  甜甜觉得,这个皮卡丘的脑子肯定有点问题,爱神明明是丘比特,他为毛要说自己是皮卡丘?因为会放电?

  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很相信这个皮卡丘的话的,所以,她要去找找钉子。

  现在基本上已经过了晚餐的高峰期,所以吃饭的人不多,厕所的人也不多。

  安立夏在服务员的指导下走进了洗手间,只是自己前脚刚进去,后脚便有人跟了进来,紧接着,腰突然被一个力道拦住。

  什么情况?

  嘭!

  身体一个回旋,重重地撞在了门板上!

  安立夏一阵头脑晕眩,还没看清对方是谁,伸脚便踢向了对方的要害!

  只是,腿,被轻易的隔开,进攻失败!

  没腿还有手,握拳就揍过去!

  只是,两只手腕被摁在了头顶。

  “六年不见,你身上的刺倒是长了不少。”冰冷的声音,带着一点嘲弄。

  六年?

  安立夏安静下来,回神去看向对方。

  一张如仙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但眸子,却犀利得像是啐了毒的刀,刀刀致命!

  慕如琛?

  安立夏尽量后仰,想与他保持一段距离,但是身体紧贴着门板,她根本就无法移动。

  “慕先生,你淡定一下,”安立夏干笑着,“虽然刚刚在门口你帮了我,但是我们毕竟萍水相逢,所以……”

  “萍水相逢?”慕如琛握着她手腕的力度加大,“是因为六年前,我不够让你销魂,还是因为,你被其他男人更加销魂地对待过,嗯?”

  低沉的声音,压抑着愤怒,恨不得分分钟将她撕碎!

  六年前……销魂……

  安立夏骤然瞪大眼睛。

  靠啊,不是吧?

  他是……

  六年前,她被表哥陷害,从而撞击了一个男人怀里,然后上了他,所以如今这个慕如琛就是六年前被自己上的男人,而且时隔六年,他还记得她?

  “怎么,想不起来?”慕如琛凑近她的唇,“需要回忆么?”

  危险的气息,喷在安立夏的脸上。

  “不……不需要……”安立夏额头上的汗要冒出来了,“慕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六年前,我还小,不要侮辱未成年少女。”

  还小?

  慕如琛斜唇,凑近她的耳边,“是很小,也很紧……”

  “你大爷!”安立夏趁对方不注意,狠狠地抬脚,利落地踢中他的要害!

  趁慕如琛弯腰的时候,安立夏立刻开门走出去。

  “保安,女厕所里有一个流氓!”

  说完,匆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太吓人了!

  “夏夏,你怎么了?”司阅一边独自吃着美味,一边看她惊慌的样子,“被色狼非礼了?”

  “司阅,你一个人吃吧,吃完别忘了结账,甜甜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要回去了!”安立夏一边去拿自己的包,一边匆忙地说着。

  “唔,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说完,便匆匆地走了出去。

  慕如琛,六年前的那个男人,甜甜的爸爸?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都已经六年了,她都忘记了,为毛那个男人还记得?

  不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在繁忙的路段,不会马上就有空着的出租车,安立夏站了很久,打算换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有辆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又是他?

  “上车!”慕如琛坐在后座上,冷冷地看着在黑夜中独自等车的安立夏。

  安立夏后退一步,“对不起,基本常识告诉我,不能随便上陌生人的车子。”

  陌生人?

  好,很好!

  慕如琛二话不说,推开门便走了下来,一把扯住安立夏的手腕,近乎野蛮地将她摔进车里然后自己坐上去,狠狠地关上车门!

  伟岸的身体,将她困在车座和车门之间,无路可逃。

  “慕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你再这样,我就只能喊警察了。”安立夏不太确定地说着,像他这种狂妄的人,应该会漠视法律吧?

  慕如琛无视她的话,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她的唇上。

  “作为男人,你这样真的跟畜生没有什么区别,见谁都发情,会显得低级!”安立夏说得非常毒舌。

  “你说什么?”慕如琛更加愤怒。

  除了是因为她的话,更因为他自己。

  他居然会被她的唇引诱?

  砰砰砰!

  窗口,跟慕如琛一起来的艳丽女人潘美美此刻在敲着车窗门,一副我可以上来吗的样子。

  安立夏看着外面的潘美美,犹如看到仙女一般。

  既然你的正牌女友出现了,那么总该放过她这个野花了吧?

  慕如琛冷笑着起身,离开她,然后伸手将安立夏那边的车门打开,“出去!”

  那语气,像是她有多上赶着追他一样。

  识时务者为俊杰,安立夏立刻从车子里下去,并且后退四五步,与这个阴晴不定的禽兽保持远远的距离。

  潘美美见车门打开,也不挑剔,就这么美滋滋地坐了上去,而且还冲慕如琛笑得一脸甜美。

  嘭!

  车门被关上,车子缓缓地开走了。

  安立夏目送他们离开,这年头,女人们果然都是只看颜的吗?

  只要长得好看,就算是一个大变态也会被人抢着喜欢?

  透过车子的后视镜,慕如琛站在黑夜中的女人,看着她脸上的庆幸,心中的愤怒就更深!

  “停车!”

  尊贵的车子,停在了路边。

  而旁边正是一家酒店,于是潘美美立刻兴奋了起来,软若无骨一般地靠在慕如琛的肩头。

  “二爷,你坏。”娇滴滴的声音,带着欲拒还迎的诱惑。

  “下车!”冰冷的声音,明显不领情。

  “是是。”女人迫不及待的下车,恨不得立刻就去开房。

  只是,她前脚刚下车,后脚车门便狠狠地关上,然后,车子就这么无情的开走了。

  “二爷!”女人在后面喊叫,而车子,始终不曾为她犹豫一秒。

  慕二爷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但潘美美就不相信他真的那么干净,要是真的不碰女人,他家里那个五岁的孩子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第6章 他算哪根葱

  安立夏冲回到家里,想要跟女儿商量连夜离开这件事,然而……客厅里,甜甜趴在沙发上,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而她在认真地看着上面的东西,听到动静,转过头,甜美的脸上,满是笑意。

  “亲亲妈咪,你回来了?”甜甜冲过去,给妈咪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立夏抱住女儿软软的小身体,在她甜腻的脸上亲了一下,“宝贝,妈咪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妈咪,在你说之前,我先给你看点东西哦。”说完,抱着电脑坐在妈咪的身边,“你看,这是我为我们新家选的沙发,还有灯,是不是很漂亮!”

  天真的脸上,带着一脸期待,丹凤眼里,也满满都是灿烂,“妈咪,你喜不喜欢?”

  安立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女儿,你很喜欢这个城市吗?”

  “对呀对呀,这个城市靠海边,妈咪,我们可以去沙滩玩了,还有啊,你不是说让我去上学吗?我也已经找好了学校,妈咪,我对这个城市非常非常的满意哦。”

  “是……是吗?”安立夏很心虚。

  慕如琛……原来六年的那个男人,叫这个名字。

  脑海里,浮现出他那晚在她身上狂热的样子,汗水浸湿额前的发,充满张力的肌肉磨蹭着她的肌肤……“妈咪?”甜甜歪头看着妈咪眼睛迷离的样子,“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安立夏有些心跳加快。

  “妈咪,我们就留在这个城市好不好?”甜甜抱着她的脖颈,“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而且我觉得,这里一定是我们的福地!”

  在这里,说不定,妈咪还可以收获爱情呐!

  安立夏不想留在这里,这里是慕如琛的地盘,她来这里就等于是羊入虎口,但,她又不忍心让女儿的希望落空。

  “妈咪,你刚刚说,有件事要跟我商量,是什么?”甜甜笑容灿烂地问。

  “我……”

  说不出口。

  没有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她就已经够内疚了,如果现在她连女儿的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是不是也太逊了?

  “妈咪,你不想留在这里吗?”甜甜看着妈咪脸上的担忧,“这里有你害怕的人吗?”

  “害怕?”安立夏立刻回过神,“你妈咪我有怕过谁吗?”

  对啊,她有怕过谁吗?

  就算这里是慕如琛的天下,就算曾经她跟慕如琛有过一夜又能怎么样?只要她不承认甜甜是他女儿,谁能反驳她?

  再说了,那个男人明显就有女朋友了,他们如今是陌路人,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就算偶尔再见面,安立夏的策略就是,不认识他是哪根葱!

  说他讨厌的话,做他讨厌的事,成为让他讨厌的人!

  嗯,就这么办!

  甜甜在一旁看着妈咪小宇宙熊熊燃烧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叹息,亲亲妈咪,你还可以再简单一点吗?心事就差写脸上了。

  简直太好骗了啊,让她都不忍心下手了!

  夜,已经深了。

  一幢位于半山腰的别墅里,只有卧室里的灯还亮着。

  宽敞的双人床,床头,靠着两个人。

  一个大人优雅如仙,一个小孩子精致如同小王子。

  一个人手里拿着件,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本书,两个人穿着相同款式的睡衣,用相同的姿势靠在床头。

  从相貌上说,他们不算相似,但神态却如出一辙。

  每晚的睡前,他们都会这么做,只是今天,似乎情况有些不一样。

  慕如琛手里拿着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翻了一页又一页,对着密密麻麻的字,紧紧地皱眉。

  “爹地?”一旁,小垣将视线从书中移开,转头看着他,“心情不好?”

  好像自从他约会回来,就显得很烦躁。

  “没有。”慕如琛调整好自己,重新打开件。

  “今天你跟潘小姐约会,好像很快就回来了,没有去吃饭吗?”小垣托着精致的小下巴,像是一个家长在询问一样。

  “吃不下。”

  是的,吃不下,只要想起那个女人对着别的男人笑得一脸风情万种的样子,他连自己今天点的是什么餐都不知道。

  她居然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已经平息的怒火,又冲了上来!

  “爹地,你总这样可不行,”小垣叹息,“如果你不喜欢潘小姐,我们改天换一个好不好?”

  慕如琛不回答,只伸手,揉揉他的头发,“今晚的药吃了么?”

  “已经吃过了。”

  唉,爹地又转移话题了。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他只听到那个男人喊他夏夏。

  “爹地,有人惹到了你啊?”小垣觉得,爹地此刻的表情虽然是生气的,但……怎么说呢?他总觉得有点可爱。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有本事气到慕二爷?

  原本,他是在愤怒中的,愤怒到恨不得将那个女人掐死,但是转而想到一件事情,心里的怒火,顿时消失了一半。

  “小垣,你今天不是说想吃那家的包子么?”

  凌冽的黑眸里,第一次闪现出了如此锋利又明亮的光,像是终于发现了猎物的狼,带着志在必得的睿智。

  “爹地?”小垣深深地觉得,爹地大人真的非常的不正常。

  “早点睡吧,明天我们早点起床。”说完,将自己的件,还有儿子手中的书一起放到一旁,顺手关上灯,躺在了床上。

  那个女人,在那家包子铺,明天,他将会看到她。

  虽然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又冒出来的,但既然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上,那么,这次,她就别想好过了!

  想起她清雅妩媚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六年前的情景。

  那时候,她软得像是一滩春水,光滑细腻的肌肤紧贴着他的身体,任他为所欲为,尽情的发泄。

  那滋味,他至今都还记得。

  想到这里,从来不曾染上欲望的身体,开始变得火热了起来。

  该死!

  慕如琛起身,冲进浴室里,将冷水打开,看到自己有了反应的身体,对这个女人的恼怒,便又增添了一分。

  以前,他从来不会渴望女人,但是六年前,是他挑起了她的渴望,让他有了需求,但,这些年来,却又排斥其他女人,让他只能这么忍着。

  简直可恶至极!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