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女学生作者是魂断无名,热情的女学生许家明张薇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很好看的

发布时间:2018-09-13 10:35

热情的女学生许家明张薇

许家明张薇全文阅读

热情的女学生作者是魂断无名,热情的女学生许家明张薇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很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男教师许家明与自己的女学生张薇之间的那些事。自从妻子因为胎死腹中重度昏迷之后,许家明就从一个保守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流连于花丛中的浪子,这一次他的目标就是女学生张薇。

第一章 学生张薇

  警校,犯罪心理学阶梯教室。

  许家明穿着一身严肃西装,在黑板上写下了“从照片看心理”几个字。

  “我们这次的课程,是要透过人物的表情,预测当时的情况。”

  他按动遥控器,一张大约二十多岁,年轻女性的照片出现在投影布上。

  这个女人的表情纠结中夹杂着舒爽,而那种舒爽是只有在男女之事时,女人才可能拥有的表情。

  许家明凝视着下方的学员,随口叫到:“安伟同学,对于这张照片你怎么看呢?作为警校的精英,你觉得当时,这个女人是怎样的心理?”

  安伟郁闷的站了起来,从他的表情可以判断,他有些慌张,显然对于这个问题,或者说对于许家明,打心里恐惧。

  他凝视照片许久,回答道:“我想……她应该处于极度的性兴奋状态,或者说从她的表情来看,她好像承受着某种程度的快感……”

  “那么,请告诉我,你是凭借什么来判断的?”许家明追问道。

  “虽然这个女性的照片只有面部以及肩膀部分,可是从她的肩膀部位的动作,她微皱的眉头,以及面色的潮红可以推断,她应该承受着某种兴奋,那么能够让这两种状态同时存在,就只有性兴奋这样一个解释。”安伟认真回答道。

  “教授……”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

  那声音清脆悦耳,好似优雅的钢琴曲一般,让许家明忍不住想要细细聆听。

  “那么张薇同学,你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嘛?”

  “嗯,在我看来,那女人应该是被强奸了,而且,还是被三个以上的人集体轮奸,所以,她非常恐惧,怕的直发抖,但是……那时候她最担心的绝不是自己之后会怀孕,或者是被强奸的恐惧……”

  听到这里,许家明双手环胸,轻轻点头:“哦?张薇同学,请继续。”

  “根据照片中这个女人的表情来判断,给她拍照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她的爱人。”

  “那么?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么判断呢?”许家明来了兴致,追问道。

  “很简单,虽然她被强奸,却没有过激烈的反抗,而且从她的表情也看得出来,她正忍受着非自愿的,肉体上的兴奋……”

  ‘啪.啪.啪……’

  许家明轻轻鼓掌,可表情却略带沮丧。

  “哎,太可惜了张薇同学。”

  许家明遗憾道:“正如张薇同学所言,她被三个人轮奸了,不过拍照的人,却并非张薇同学所说的爱人,而是她的母亲……”

  闻言,教室里的所有学员无不震惊,特别是张薇,更是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由于她的动作过于突然,使得她胸前的伟岸不住晃动。

  “怎么可能?”张薇惊讶。

  “很遗憾,这是发生在日本的一件真实故事,相信大家都知道,日本的AV非常的发达,而图中这位女性的母亲,是一位AV工作者,至于这张照片,是这位母亲,特意拍下,即将步上她的后尘,成为AV工作者的女儿的样子。”

  许家明再一次按动遥控器,将照片的全貌呈现。

  照片中,赫然是一位身材绝佳的女性,以及她正承受着三个男人玩弄的赤裸身体。

  “虽然很可惜,不过张薇同学的观察及推理都十分精彩,希望你能够顺利通过心理学及推理课程,实现你成为警察的梦想。”

  许家明冲张薇微笑点头。

  四目相对,在张薇绝美的容颜下,他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第三章 我喜欢你

  许家明是一个主张理性的保守人士。

  在他三十九年的人生里,只有两次破例。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理性执政,从未更改过。

  然而,第一次失去理性……

  是在那天,与他老婆悠然初次见面的联谊会上。

  对于联谊会之类的事,许家明并不感兴趣,若不是对他的前途有莫大影响的教授鼓动他去参加,说是介绍自己女儿给他认识,恐怕他根本不屑一顾!

  或者说,他只是出于义务才去的。

  那一天,悠然穿着一条淡橘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她的打扮很随意,可越是这样,却越让她成为了许家明眼中的焦点。

  最让他在意的是,她独自坐在角落,抽着女士香烟的那种寂寞,真的和他好像,好像。

  “怎么?你讨厌会抽烟的女生吗?”看到他冷漠的表情,悠然歪着头,质问道。

  “才……才不会。”

  虽然这般说着,可许家明的心里,却是对抽烟下了新的定义:“我讨厌抽烟,不对,与其说讨厌,不如说是轻蔑更为准确。”

  她一直凝视着他的动作,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将剩下的半支烟,拧谢在烟灰缸中。

  “很多人都跟教授一样,会说女孩子抽什么烟啊?所以你的话,让我很在意,我喜欢你。”她大胆的说道。

  一个女人,第一次见到相约的对象,就说出喜欢两个字,如何不让许家明惊讶?

  “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我们要不要去喝一杯呢?”她轻轻的捋了捋头发,歪着头,笑了。

  这一刻,许家明终于第一次正视面前这个女人。

  她长的非常漂亮,即便隔着桌子,也能够闻到她身上的幽香。

  那好像血红素分泌过多的小嘴,如果含着的不是烟,而是含着他已经升旗的分身,会不会别有一番风味?

  想到这里,许家明的脑海突然浮现出一副悠然跪在他面前,奋力的允吸着他分身的画面,光是想象,就让许家明的欲火不住的往上窜。

  ……

  市中心一家韩国烤肉店。

  许家明把烤肉中的软骨轻轻吐出。

  因为咀嚼五花肉的软骨时,会发出失礼的声音,为了在悠然面前表现的绅士,所以他才将软骨吐掉。

  “你不喜欢软骨吗?”悠然疑惑道。

  “嗯……啊……不是很想吃……哈哈……”许家明尴尬的笑了。

  “哦……”

  悠然的双眸凝视着他吐出软骨的那个碟子。

  “你不吃那我吃吧,我最喜欢软骨。”

  她动作轻柔的夹起他吐出的软骨,就那么放进嘴里,轻轻咀嚼。

  “啊……好……”

  许家明尴尬的看着悠然,可他心中的欲火却是无限升腾。

  那被他吐掉的软骨,上面还沾有他的口水,可她却无关紧要的吃下肚。

  而且悠然在咀嚼着软骨时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情侣拥吻时,发出的闷哼。

  刹那间,他的分身再一次升旗,多想要让面前的这个女人,用她那嫣红的唇轻轻吮吸。

  但冲动终归是冲动。

  悠然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她的父亲更是知名大学的教授。

  可她的行为举止却出乎许家明的意料,显得非常亲民。

  对于生在穷人家,由奶奶一手带大的许家明来说,是很大的文化冲击。

  拥有一切的悠然,反而非常亲民。

  可一无所有的许家明,却装的煞有其事。

  面对这种嘲讽,许家明兀自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她柔声问道,但嘴里咀嚼的动作却未曾停止。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这一刻,很开心……”许家明苦笑。

  “是吗?”

  “哦,对了……你专攻犯罪心理学,应该很懂人心吧?”悠然说道。

  “说专攻是没错啦……可是我只研究坏人的心里,所以不是很懂一般人,特别是女人心。”

  “虽然我不是坏人,不过我还是想问,你能够猜出我现在想吃什么呢?”悠然嘴角浮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什么?”

  “你看,这里有五花肉跟猪头肉,你可以猜猜我现在想吃什么吗?”

  许家明笑了,因为她的问题太简单了。

  既然你喜欢吃软骨,那当然是想吃五花肉了,因为猪头肉根本没有软骨。

  不过大众化的答案,一定不是真正的答案。

  有人会因为迈克尔乔丹投进两分球而拍手吗?当然不会,他必须要两次转身后,再来个暴力扣篮,才够看啊!

  “我猜是我夹给你的五花肉吧?”

  听到这个答案,悠然的脸瞬间红的通透,好像一颗成熟的苹果,任君采摘。

  看着她娇媚的容颜,许家明颤颤巍巍的夹起一块五花肉。

  而悠然更是一副连筷子也要吃掉的样子,把他夹给她的五花肉吃下肚。

  两个人,短短四个小时的见面就结束了心灵上的交流,转移阵地到下个场所,进行肉体上的交流。

第四章 强烈刺激

  悠然穿着一身粉色蕾丝边睡衣。

  只不过这睡衣近乎透明,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睡衣下的完美酮体。

  她似乎不喜欢前戏,直接把束缚自己的内衣脱下,露出了她完美的娇躯。

  受到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让许家明的欲望漫延。

  那本来还安分的分身,瞬间挺立,没有一丝隐瞒。

  悠然看了眼他挺立的分身,莞尔一笑,那盈盈笑意,简直让许家明的欲火爆炸。

  顷刻间,原始的欲望支配了他的身体。

  此时的许家明,已经懒得去管她是教授还是有钱人家的千金,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在他眼前,只有一只能够浇灭他体内欲望之火的雌性动物。

  虽然许家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扑上去。

  但他却没有率先动作,草率的攻击只能迎来惨败。

  悠然腰身扭动,像是为了满足许家明之前的幻想,跪在了他的面前,用那两只温柔的小手,抚摸着他的分身。

  可即便是轻轻握着,也让许家明身体一阵颤抖。

  紧接着,更大的刺激考验着许家明的定力。

  悠然用她那小巧的红唇轻轻含住他的分身,那种包裹下的温暖湿润,给了许家明无限的快感。

  尤其是此刻,跪在身前的悠然微微抬头,那微红的脸庞,那迷离的双眸,更给这璇倪的瞬间,蒙上了异样的诱惑。

  在视觉与感觉的剧烈刺激下,许家明哪里还能控制的住,猛地抱起悠然,把她扔在了床上。

  由于动作突然,整张床都晃荡了两下,也使得悠然那柔软的双峰,跟随着晃动,不规则的摇摆。

  而此时的悠然,眨巴着她那清澈的双眸,极具诱惑的朝许家明勾了勾柔嫩的手。

  那玲珑而有致的身材曲线,尽数暴露在许家明的眼前。

  “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啊,皮肤竟保养的如此光滑白嫩。”许家明暗叹着。

  同样,身份上的差距,让许家明更加疯狂。

  想到这个在生活中,几乎无法触及的女神级别的人物,就这般赤裸裸的暴漏在自己眼前。

  他再也无法忍受。

  于是,许家明如饿狼一般扑上床,双手紧紧的握住悠然的双峰,那饱满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加大了力道。

  他喘着粗气,重重的吻住她。

  在身体的幽香和唇齿的香味刺激下,两人的舌紧紧交织在一起,而悠然更是随着许家明动作的深入,开始了本能的娇喘。

  当悠然那密林深处的泉水开始泛滥时,许家明轻松的滑入了她的身体。

  在近距离的接触下,两人紧紧相拥,彼此依偎。

  直到双方都感受到了来自天堂的召唤,才完成了这次肉体上的交流。

  从那天之后,两人确定了关系。

  ……

  虽然疑惑,可通过张薇的身体暗示,许家明知道,她没有说谎。

  张薇轻柔的握住许家明的右手,那柔滑的触感,将他拉回现实。

  那两瓣娇嫩的红唇,含住了他的手指。

  那滑嫩的舌,更是游走在他的指关节。

  虽然只是舔着手指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让许家明本能再一次支配了身体。

  于是,他搂住了她的腰身。

  她温柔的褪去了自己的贴身衣物,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她再一次握住他的双手,放在了自己胸罩的卡扣上。

  他双手微微颤抖,就好似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那样,忐忑且激动。

  ‘啪嗒’

  一声闷响之后,那束缚了饱满的胸罩应声脱落。

  顷刻间,二十二岁的她的体香,让许家明头脑麻醉。

  “原来这就是这世上,比任何香水都还要香而不腻,年轻美女的体香啊……”

  许家明深深呼吸,已然陶醉其中。

  在嗅觉的强烈刺激下,许家明闭上了双眼。

第五章 出轨

  “教授,快点啦,人家……人家控制不住了啦……”

  张薇的身体微微颤抖。

  这句话,更是伴随着娇喘声挤出。

  已经被欲望控制的许家明,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哪里还有思考能力?

  他的双手,紧紧握住了那饱满的双峰,大力揉捏。

  二十多岁充满弹性的肌肤。

  那娇挺的温润触感。

  让许家明丧失了最后一点理智。

  “对不起,老婆,请原谅我,但也请你相信,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双臂紧紧的搂着这具丰满娇嫩的酮体。

  他的舌,从她丰满的胸脯一路游走到他平坦的小腹。

  他没有理由,放过如此美好的事物,更没有理由错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可在整个过程中,他却感觉到一股视线。

  那个视线的来源,是他办公桌上立着的,他与妻子悠然的合照。

  悠然的笑容,好似刺刀一般,深深的刺入了许家明的胸膛。

  虽然那是他的罪恶感所创造出来的幻象。

  但那种感觉,却无法抹除。

  “老婆,我绝对不是背叛了你,这只是男人的本能啊……”

  许家明将合照摁倒,没有了悠然的笑容之后,他的罪恶感瞬间消散。

  于是

  在欲望的支配下。

  在张薇的主动下。

  两人拥吻在一起。

  “叮咚……”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许家明的沉醉。

  因为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是他微信的信息提示音。

  “张薇同学,先等等……”

  许家明松开了环着张薇酮体的双臂,由于失去了支撑,使得张薇身体前后摇摆,那胸前的饱满,更是上下颤动。

  “怎么了教授?”

  “不好意思,有件事我必须要确认一下。”

  许家明打开手机,赫然是自家保姆发来的消息:“上午已经帮小姐洗完澡了,仍旧毫无动静。”

  “呼……”

  许家明长舒口气,那紧皱的眉头也随之松开。

  “为什么明明说老婆毫无动静,我反而心安了呢?像我这种家伙……”许家明心中暗叹。

  他苦笑,重新给张薇船上衣服。

  “张薇同学,抱歉,我们到此为止吧……”

  “……”

  虽然张薇疑惑,却还是选择释然。

  “好吧……我明白了……”

  因为此时的许家明已经恢复了上课时才有的清冷。

  可她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坐在许家明的办公桌上,将双腿分开,露出了自己修长匀称的玉腿以及被淡紫色蕾丝边包裹了神秘地带。

  “今天,已经确定了教授你的心意,我心满意足了……”

  说完,张薇娇笑着起身,离开了这间充满荷尔蒙味道的办公室。

  “我的心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确定了我的心意?”

  许家明默默叨念,可随即,他看到了办公桌上,之前张薇坐着的地方,有一摊水渍。

  他轻轻的沾了一点,细细搓揉。

  已经结过婚的许家明,如何不清楚那是什么。

  他轻轻摇头,将摁倒的照片拿起,重新看向照片中的妻子。

  可他的双手,却不自觉的颤抖。

  他忽然想起了三个月之前的那一天,也是妻子悠然陷入昏迷的那一天……

第六章 新的老婆

  那天,他如往日一样下班回家,毕竟妻子怀胎九月,马上就要生了,他一刻都不敢耽误。

  可当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了妻子发出的惨叫。

  慌乱之下,他手上的动作加快,可进门之后,看到的却是妻子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摊嫣红的鲜血。

  向上看去,这些血是顺着妻子的腿流下来的,那洁白修长的双腿,已经被鲜血染红,触目惊心。

  大惊之下,他抱着已经失去意识将要昏倒的妻子,赶去医院。

  可是在大夫的抢救下,却只能保住妻子的性命。

  院方遗憾的告知许家明,由于事情严重,悠然已经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那一刻的许家明,瘫在地上。

  只有奶奶离开时哭过一次的他,再一次落泪。

  结婚八年,悠然好不容易才怀了孩子。

  而事情就发生在距离预产期还剩一个多月的今天。

  这让许家明如何能够承受?纵然他对悠然的感情,是建立在某种物质基础上。

  他忘不了那天的情景。

  更忘不了心中的凄凉。

  “她好像受到了某种严重的打击,你知道是什么吗?”悠然的主治医师,同时也是许家明的好友崔俊生说道。

  “什么打击啊?我不清楚……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啊……”许家明握着妻子的手,语无伦次。

  “很遗憾,没能保住你们的孩子,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弟妹短时间内恐怕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老崔啊,拜托你,请务必救回我老婆,求你了……”

  许家明轻柔的抚摸着妻子的额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一刻的许家明,纵然他是警校的心理学教授,可又要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仅如此,他的岳父对他的指责,让他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

  “你这家伙,我女儿在变这样之前,你都在做什么?”

  “我……”

  “老婆怀孕,你就应该要在旁边照顾她啊!”

  “我……”

  “好了,好了,这又不是女婿的错,你干嘛没完没了,他都已经够自责了,你就别再这样了……”

  若不是岳母阻拦,恐怕那一晚,许家明也同样会住进医院吧?

  虽然岳母拦下了岳父,可岳父的表情,却让他终生难忘。

  那狰狞的嘴脸,好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

  “你给我听好了,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教授,你就是连扫厕所都不配……”

  那天过后,悠然陷入了昏迷,如人偶一般沉睡着。

  许家明连续好几个月都在照顾她,却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

  许多时候,每当原始的欲望袭来,他却只能尴尬的望着悠然,借助自己的双手解决。

  对于这样的他,需要的是一个新的老婆。

  一个能够帮他解决生理需求,一个能够让他重燃激情的女人。

  ……

  开车回家的路上,下起了蒙蒙细雨。

  听着雨水落下的滴答声,许家明的心兀自揪紧。

  “教授,你回来了。”

  回到家,保姆恭敬的说道。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快吃饭吧。”

  “啊……谢谢……不过不用了…我今天比较忙,没有胃口,你先去休息吧。”许家明强颜欢笑,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凄凉。

  好似屋外的细雨一样,朦胧阴冷。

  “好,我知道了,那么教授,晚安……”

  保姆离开之后,许家明兀自摇头。

  他如往日一样,推开妻子房间的大门,来到了昏睡的妻子身旁。

  她依旧是那样的美丽,仿佛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老婆,我回来了……”

  他微笑,轻轻的走到悠然身旁,握住她温热的手掌。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