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恰似时光不负卿在线阅读_陆霆深苏婧宁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1:03

《恰似时光不负卿》是由“弥尔”所著,主角是陆霆深、苏婧宁,协议婚约里明明是互不干涉,婚后却一次次的彼此纠缠,逢场作戏变成了情动了真心,她知道自己爱的人一直没变,只是自己知道。

情动99天替婚娇妻要抱抱_

第一章:替嫁新娘

“我可以和你结婚。”

陆霆深正通着电话,黑色燕尾服被他随手搭在一旁,衬衫领口被打开两个扣子,酒红色领结被他扯掉随意丢在旁边的化妆台上。

门口的声音响起时,他英挺的眉还紧锁着,浑身散发一股生人勿近的生冷气息。

放眼A市,鲜有几个能在他如此目光下保持淡定。

偏生门口的小女人不知死活,见他看她,小跑几步俏生生地在他面前站定,仰着头看向他,明媚的大眼眨也不眨,语气尤为坚定,“陆少新娘落跑,正好我不介意当你的新娘帮你救场。”

不管是救场还是闹场,他陆霆深还不至于需要一个女人解决问题!

“有时候靠女人可以解决的小问题,何必要付出更大代价?”似乎看出他所想,苏婧宁一语道破他的情绪,烟视媚行的小脸儿扬着秀眉挑衅,“或者陆少根本是个不懂权衡的大男子主义?”

陆霆深定定地看她一眼,唇角的冷冽绽开来,“谁派你来的?”

有勇有谋,还牙尖嘴利。

若是那边派来的人,这次倒比先前几个只知道发骚爬床的蠢货强了那么一星半点儿。

也就一星半点儿而已。

“没人派我,我自己……”

“滚出去!”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男人冷飕飕的声音像是北风里的利剑,如果眼神能化作实质,苏婧宁相信自己早被陆霆深密密麻麻的寒冷目光刺得体无完肤。

后背起了一层冷霜,她背在身后的小手,攥紧的手指掌心尽是湿漉漉的冷汗。

怂了吧唧的暗恋男神十年,今天还是第一次面对面说话。

要不是她这次跑到休息室偷窥,刚好遇到新娘逃跑,他在电话里表示要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她一激动才站出来。

既然可以是随便的一个人,为什么不能是她!

“凭陆少的本事,想要随便找个女人结婚,肯定一抓一大把。”苏婧宁说话时小心翼翼观察男人眼神,见他冷眉上挑,一副想当然的傲然。

放眼A市,喜欢陆霆深的女人犹如过江之卿,他有骄傲的资本。

“但是任何女人都不如娶我合适!”

对,没人比她更适合他!

苏婧宁眨眨眼睛,巴掌大带些婴儿肥的小脸儿看起来自信笃定。

天知道她云淡风轻的表层下已经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说下去。”男人手里的电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断,抱臂环胸,淡漠地视线在她脸上停留。

有戏!

苏婧宁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胸口扑通扑通乱跳的小鹿,“别的女人嫁进陆家,婚前财产声明要签的吧,毕竟别人不是你知根知底的夏暮雪,陆少临时凑数的婚礼肯定不想到时候离婚平白被分走一半的财产。万一对方不仅图钱还图陆少的人,那还不得沾上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

陆霆深皱眉,沉沉的眸子里透过一股幽冷,审视的目光在女人身上逡巡,“我怎么确定你不是那块狗皮膏药?”

“我可以签离婚放弃一切婚内财产声明!现在,马上!”

“死抱着不离婚,声明等于废纸。”

“那再加一条同意你随时离婚。”

“那你搭上二手离异的名声也要嫁给我,又不图钱图利,到底图什么?”

男人漆深的眸子洞察万息,逼仄地凝着她,仿佛要将她里里外外看透刺穿。

她只图人啊!还是两情相悦的那种。

如果试过了注定得不到,她会知趣放手离开的。

“……”

苏婧宁攥紧的小拳头,舌头在嘴里打个转,想爆粗!

她就知道陆霆深哪这么好糊弄。

就在她绞尽脑汁想新的理由的时候,面前的男人突然抬脚向门外走去,擦身而过的同时冷冷地丢下一句,“婚纱鞋子都在化妆台的盒子里,给你十五分钟,否则后果自负!”

“哈?”

苏婧宁不明就里转身,留给她的只有男人出门甩上的门板,“砰”地一声,像烟花在脑子里炸响。

陆霆深同意娶她了?!

身后的门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杂乱响声,陆霆深脑子里自动跳出一个机灵古怪欢脱跳腾的小身影。

有一点她说对了。

他最怕的就是麻烦,原本就是一场带着目的的婚礼,不管是再找个张暮雪还是李暮雪,显然都没有里面这个现成的省事……

第二章:这不会是陆少的初吻吧?

“陆霆深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娶……”

“我叫苏婧宁!”

梦幻的婚礼布景舞台上,苏婧宁穿着一袭鱼尾婚纱,几米长的头纱拖曳在身后,立体的羽毛纹绣上零落着几片鲜艳的玫瑰花瓣。

神父咳嗽一声,重新改成她的名字念了一遍誓词。

“苏婧宁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陆霆深先生为妻,不论贫穷富有,不离不弃?”

“……”

苏婧宁看着近在眼前,托着她的左手,沉冷地说出“我愿意”后为她套上戒指的男人,如梦似幻,一时忘了反应。

台下宾客云集,此时却鸦雀无声。

婚礼当天,新娘易主,这事儿放在寻常人家都是亲戚里头茶余饭后的谈资,更遑论发生在A市数一数二顶尖豪门的陆家。

尤其是前排坐着的几位陆家亲眷,靠近司仪台的陆父和陆霆深那位同父异母的弟弟,看到他身边的新娘,脸色绿的都快滴出汁来。

视线与陆明业交错,看到他在台下跃跃欲试想站起来又被陆老爷子拦下,陆霆深冷冷的勾唇,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提醒,“做好你该做的事,不要耍花招,否则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后悔莫及!”

“我知道。”苏婧宁乖巧的应声,一想到这是她跟喜欢了十年的男神的婚礼,再多的负面因素都影响不了她雀跃的心情,明亮的眸子里好像有阳光在跳跃,眼弯浅笑,“余生,还请陆先生多多指教。”

“你的余生要是有我,我会用行动让你知道那注定是个悲剧。”男人极其煞风景的冷声警告。

“……”

苏婧宁被耳边阴森森地一句吓到,给男人带戒指的手明显一颤,忍不住在心中叹气。

碰上这么一个爱煞风景的南极冰山,她未来追夫路漫漫啊。

“陆先生,妈妈有没有教过你,吉利日子不能说丧气话?”

“呵呵。”陆霆深冷笑一声,不阴不阳地讽刺,“我妈只说过漂亮女人心眼儿毒!”

“那谢谢妈妈提前送我的夸奖。”苏婧宁说着将戒指套在男人骨戒分明的无名指上,扭头看着因为这对临时拼凑的小夫妻在台上斗嘴而愣神的神父说到,“戒指交换完,是不是该新郎亲吻新娘了?”

“对,对。”他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神父回过神,一板一眼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婚礼誓成!下面请新郎亲吻你的新娘!”

“荒唐!”陆明业猛的站起来,气急败坏的看着台上的两人,“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新娘子临时换人,不少人都暗暗关注着陆家这边的反应,如今见陆家有动静,都是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坐下!”一旁的陆树荣沉声道,眼睛里透出一股沉淀后的凌冽,“霆深这么做肯定有他的考虑,难不成你想让在场的人看陆家的笑话?”

陆明业不服:“可是爸,他这样……”

“你做的事情需要我说出来吗?”

陆明业脸色一白,讪讪的坐下不敢再坚持。

玫瑰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缀在洁白的婚纱上,苏婧宁鼻端都是芬芳的香味,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觉得这一刻就像是梦境。他真的很好看啊,俊朗的眉眼,英挺的鼻子,水润的唇时刻抿着凌冽的弧度,冷持中平添几分性感。

只是听闻神父让亲吻新娘,那满眼的嫌弃让人不爽。

苏婧宁从小就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乌黑的大眼巴巴地瞧着面前在万众瞩目下,不情不愿俯身靠近自己做样子的男人,轻哼了一声,垫脚,近身,伸出戴着戒指的小手捧住男人俊脸,“吧唧”一口亲在男人丰润的唇瓣上。

清清凉凉的,是跟他身上一样的薄荷味道!

“你!”陆霆深诧异地瞪大眼,深邃的眸底隐隐薄怒浮动。

“我什么我?”苏婧宁红着脸嗔了他一眼,这男人干嘛一副好像她占他多大便宜似得,这可是她的初吻!

作为重度洁癖患者,第一次跟女性这种生物有肌肤接触,还是唇对唇的亲吻,这让陆霆深起了严重的斥返心理。

要不是碍于现场因素不允许,他一定甩开面前好像细菌一样的女人,冲到洗手间去清洗嘴唇。

苏婧宁从亲完退开,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见男人一张俊脸由红转白转青又转绿,她眨眨眼,好像明白了什么,脱口问道:“这不会是陆少的初吻吧?”

第三章:推倒陆少

“再聒噪我就让这成为你的最后一吻。”男人耳根不自觉的变红发烫,狠狠地威胁道。

这幅模样在苏婧宁看来却更像被人猜中后的恼羞成怒。

难道陆霆深跟夏暮雪的发展不像外界说的那么亲密,她还是有机会得到他的人,他的心……苏婧宁不知不觉大胆起来,半开玩笑地撩了男人一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陆霆深蔑了她一眼,“不要脸!”

“我只要你!”

陆霆深:“……”

明明是撩人,苏婧宁被男人冷着一张冰山脸却越来越红的耳根逗乐,眼里心里,甜滋滋的漾开一圈儿。

她好像get到婚后跟陆霆深相处的妙招,愉悦地上前几步挽住男人的手臂,在花童引领下退场。

因为临时换了新娘子,宴会象征性的走了个过场就结束了。

陆霆深被老爷子叫去老宅,苏婧宁被司机送回了陆霆深的住处。

三层楼的别墅,跟陆家那群人住的豪华别墅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最重要的是还多了跟那个男人一样低调沉敛的贵气,使苏婧宁不管在哪都能感受到陆霆深的气息,她很喜欢。

黑色的夜像是浓稠的墨泼洒天际,窗外风吹草木的声音清晰可闻,反让这夜显得更加寂静。苏婧宁卸了妆,梳洗完毕后,无聊地坐在别墅三楼阳台撑着下巴数星星。

远远听到汽车开进院子的声音,她心中一动,踢着脚上的拖鞋跑下楼开门。

四方一边扶着陆霆深,另一只手刚输完密码,就见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钻出一张明媚的笑脸,“欢迎回家!”

陆霆深迷迷糊糊撑开眼皮白了一眼门口聒噪的女人。

“他这是怎么了?”苏婧宁像是没看到他眼里的嫌弃,伸手从四方肩膀上把人接过来扯到自己身上扶好,整个过程轻松自然,好像早已做了多年。

四方:“……”

他还没适应自家雌性勿近的主子身边突然多出个老婆的事实。

关键是主子就乖乖的从了,没有任何反抗!

“少夫人,少爷喝醉了,先给他弄点醒酒的东西喝。”四方帮着苏婧宁扶陆霆深进屋安置在床上。

看到给陆霆深脱鞋,盖被子,洗毛巾擦脸的小女人,不知不觉对她说话都多了几分恭敬。

苏婧宁看着闭眼躺在床上的男人,微微皱眉:“他不是去老宅那边了吗,怎么会喝这么多酒?”

“少爷他……”四方欲言又止,最后只沉沉道,“辛苦您照顾少爷了。”

四方走后,苏婧宁重新洗了毛巾,给陆霆深擦洗。

她动作轻柔的拂过他的眉眼、鼻子、嘴唇,不得不说,这人生的真好看,所谓“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大概就是这样。

“皱眉也好看。”她的手指轻轻落下。

陆霆深衬衣的纽扣开了两粒,小麦色的肌肤若隐若现,苏婧宁忽然觉得口干舌燥,胸膛里像是关了一头莽撞不安分的小鹿,“砰砰”的就要从嘴里跳出来。

灯光下,苏婧宁面若桃花、眼神灼灼,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低头吻上了他的嘴唇,凉凉的带着酒气,让人情不自禁的迷醉。

陆霆深睁开眼睛,因醉酒眼里少了清醒时的凌冽,迷蒙的双眼散发出不同于平时的诱惑,他忽然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

四目相对,苏婧宁面色陀红也像是醉了,她双手水蛇似的环住男人的脖子,喃喃细语道:“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说完主动递上了香嫩的唇瓣,青涩的吻像是点燃导火索的火种。

尔后,灯光流转,满室旖旎。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曲曲折折的落在地板上,男人的衬衣西裤和女人绯红的睡袍纠.缠在地板上,暧.昧的空气充斥在房间里。

“苏婧宁!”陆霆深一醒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猛的坐起来,脸色铁青的盯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虽然昨天晚上陆霆深喝醉了,可苏婧宁还是被折腾的浑身散了架似的,混沌中只觉得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都透着疲惫酸痛。

“一个巴掌拍不响,搞得好像吃了多大亏似的,让我再睡会儿。”她咕哝一声,扯着被子蒙住脑袋装睡。

“……”

想起昨晚的失控和放纵,从来自控力惊人的陆霆深脸色更加铁青,一双眸子瞪着被子下小小的一团,快要喷出火来,他伸手掀开被子,“你给我起来说清楚!”

第四章:敌进我退

昨晚折腾的太晚,虽说那事儿是她挑起来的,但到最后她完全失去主动被陆霆深折腾的昏了过去。

以至于两个人都忘了,被子底下的身体皆是真空状态。

苏婧宁只来得及抓住一个被角,整个身体就这么赤果果地暴露在空气中,和身边的男人坦诚相待!

“……”

空气凝结了一秒,两人大眼瞪小眼,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苏婧宁怔松的视线不自觉被男人某个不断跳动的地方吸引,下意识低头,就看到对面属于男人特征的地方雄赳赳气昂昂的对着她少息立正。

“流氓,变态!”苏婧宁一手捂脸,一手抓起旁边的枕头朝男人砸过去。

陆霆深一把抓住苏婧宁砸人的手腕,用力一扯,连人带枕头控制在怀里,铁钳的大手扼住女人纤细的脖颈,“我说的很清楚,娶你是临时充数的权宜之策,事后我会给你足够的经济补偿,识趣的就别挑战我的耐性。”

他说话的声音冰冷低沉,冷冽的俊脸氤氲着风雨欲来的危险。

苏婧宁曾有幸旁观眼前男人处理敌人的手段,凶残可怖。

当初身临其境的恐怖记忆足够扫清脑子里的所有旖旎!

陆霆深大掌扼着苏婧宁柔嫩的脖颈,她娇小的蜷缩在他怀里,雾蒙蒙的大眼中能看到水光在里头打转,又强忍着没有让它掉出来,只是乖巧的点头。

本就是亲密无间的动作,在苏婧宁身体无意识挪动摩擦下,陆霆深明显感觉到自己下身某个地方被惹起火,蠢蠢欲动。

活了将近三十年,从来冷心冷情拒绝一切不可控因素的陆霆深,此刻恨不得把面前这个总是惹他不断失控的小苗苗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感受到男人眼底犹如实质的危险冷光,苏婧宁怯怯的后退,转身爬着想要逃离,脚踝被男人一把握住扯回去,之后是沉重的身体俯身而上,直接从身后带着惩罚意味的凶狠贯穿……再次醒来,苏婧宁感觉被子下的身体像是被碾压机擀碎了似得,尤其两腿中间,稍稍一动就疼的直冒冷汗。

身后的浴室有“哗哗”的水声传来,回头不期然地看见半磨砂玻璃门露出的一丝不挂的身体,她连忙收回视线,头埋进枕头里,心情说不上是喜是忧。

显然她低估了陆霆深的喜怒无常,昨天婚礼上还以为get到的相处模式失败了。

原本以为他是外冷内热,实则根本是头表里如一凶悍可怕的危险头狼。

与狼为伍,稍有不慎便尸骨无存。

即便如此,苏婧宁依旧不后悔昨天嫁给男人的冲动决定。

幸福是要靠自己努力争取的,没有试到最后,她不会轻言放弃!

“哗啦——”

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浴室门被拉开,里面的人下身裹了条浴巾走出来。

湿漉漉的墨发还滴着水,晨起的阳光折射在男人绝俊的侧脸上,水珠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泽自结实的麦色胸肌一路下滑,眨眼深入浴巾截断的小腹下方……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视觉冲击,苏婧宁俏脸透红,仿佛快要滴出水来。

陆霆深裹着浴袍出来就撞上她痴痴地目光,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爬床倒贴成功就这么开心?”

“昨晚陆少的表现也很开心啊,甚至还有点儿食髓知味……”苏婧宁是喜欢他,但是不能惯着他的脾气看低她。

陆霆深唇角勾起冷笑,没等苏婧宁后悔,高大的身形以压倒之势压在床上不知死活的小女人上方,上下打量着她:“好吃的东西才食髓知味,你?”

明显带着鄙弃的语气,陆霆深的视线恶意地落在她用蚕丝被裹住的胸口上,不经意瞥见她身侧洁白床单上绽放的鲜艳红色斑驳,目光收紧,用原本打算惩罚女人的手将人掀开,“最后一次警告你,我的耐性有限,也不是你这种小孩子世界里心慈手软那类人,我的话一向说到做到。”

可他刚才明明像是要打人的模样,最后不还是不忍心下手吗?

这就说明他根本没有嘴上说的这么狠。

不过此时陆霆深脸上明显写着别惹我,苏婧宁不敢跟他正面硬扛,两军作战,讲究敌进我退,迂回制敌。她眨了眨眼睛,乖巧的好像邻家小女孩,“那我去给你做早餐,色香味美的那种。”

她笃信怎么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好经营婚姻,争取早日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第五章:咬人的狗不叫

说完苏婧宁推开上方的胸膛,从陆霆深长有力的臂弯里钻出来,背对他穿好衣服下楼。

陆霆深搭配好西装下楼时,苏婧宁正将最后一盘早餐放在餐桌上。

“不要妄想不是你的东西。”陆霆深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心思,“做的再多也不如安分守己一点,对大家都好,不然……”

“我明白。”苏婧宁坐在男人对面,应得一脸乖巧。

对于陆霆深,娶夏暮雪张暮雪或是哪个婧宁都一样,关键是听话乖巧不多事。

这种充气式的老婆,苏婧宁当然做不到。

但她明白对待面前的男人,必须要慢慢来。

婚姻生活细水长流,她有信心让陆霆深习惯她,接纳她的存在,然后慢慢再也离不开她……“老公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做个安分守己的乖老婆。”苏婧宁信誓旦旦地保证,嘴角翘着俏皮的角度,“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爹地妈咪?”

他说东,她答西,完全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它!

陆霆深太阳穴突突的跳起来,半晌咬牙:“你就在这里呆着,哪都不用去。”

“这样啊?”苏婧宁小脸上尽是失望,“丑媳妇儿还得见公婆呢……”

“你知道就好!”陆霆深嘲讽道,她还算丑的有自知之明。

苏婧宁一脸不同意的说道,“老公,我说的是带你见我爹地妈咪。”

“……”陆霆深盯着她冷笑。

苏婧宁暗搓搓地怂了一截,这家伙看着高大英俊,实际极度记仇睚眦必报,连忙笑眯眯地顺毛讨好,“你不要这么凶好不好,我们现在是夫妻,平常心的聊聊家常谈谈人生嘛……”

苏婧宁吴侬软语的顺毛多少见了些效,陆霆深的眼神没那么冷了,唇角依然噙着嗤笑:“谈人生?和你?”

“吧唧——”

清清亮亮的吻声阻断陆霆深嘴里随时打算冒出来的狠话。

苏婧宁脸颊通红地从他唇上离开,手忙脚乱的给他找手机公文包还有车钥匙,一股脑塞给他。

“早餐吃完赶紧去上班,努力工作挣钱养老婆,加油!”

陆霆深被苏婧宁推着出了门,上了司机停在门口的加长林肯,隔着车窗玻璃看着落荒而逃回别墅里的小女人背影,突然反应过来。

那个该死的女人早晨没刷牙亲他!

苏婧宁完全不知道傲娇洁癖症的陆少因为这个吻到办公室漱了一上午的口。

十年夙愿一朝实现,即使陆霆深还不肯给好脸色,她心里也是满满当当的欢喜。

吃过早餐去公司,苏婧宁觉得天怎么可以这么蓝,云怎么可以这么白,就连公司门口的保安大爷也好像帅了许多。

不过她的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殆尽。

“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蒋苏雅踩着玫红色高跟鞋“哒哒哒”的出现在苏婧宁面前,抬着头像是恨不能用尖尖的下巴把她给戳死,她嗤笑,“现在攀上了更好的高枝儿,我们这里装不下你了吧?”

陆霆深的婚礼临时换了新娘,这条新闻以迅雷不及白金会员之势迅速传遍了整个A市,苏婧宁就知道今天上班不会太平。

“蒋小姐是在嫉妒我吗?”她微微一笑,温和劝道,“不过现在霆深已经娶了我,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蒋苏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指着她气急败坏道的:“你别以为我跟你一样,一心就想抱男人的大.腿!”

“我抱着自己男人大.腿,你为什么生气?”苏婧宁透着好奇的眼神故意在她身上上下打量几遍,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长长的“哦”了一声,接着就摇头,“杨主管对你挺好的,你可不要糊涂呀。”

“你……”

蒋苏雅气的直哆嗦,却被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婧宁扬长而去,进了公司发觉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她,更有甚者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说着她的八卦。

“听说的苏婧宁早就勾搭上了陆少,昨天更是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算计走了那位夏小姐呢。”

“不会吧,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昨天蒋苏雅去了现场,她亲眼见到的……啧啧……”

“真是没想到啊,看起来挺干净的一个人……”

陡然嫁给陆霆深这件事情的确惊骇世俗,她也做好了成为焦点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蒋苏雅这个女人竟然胡说八道歪曲事实。

她一脸高冷的走到自己的工位坐下,冲着身边的人微笑,“想知道什么,来问我啊,独家揭秘哦。”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