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山野春情by村头老王_赵铁柱雪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5

《山野春情》是由作者“村头老王”所著,主角赵铁柱、雪梅,小说主要讲述了雪梅是村里公认的大美女,是赵铁柱他爹砸锅卖铁从山里娶过来的,村里没有哪个男人不眼馋她....

山野春情

第1章 偷窥

“铁柱哥,你这是要拉着我上哪啊?”

“嘘!小点声,我带你去看小娘们洗澡!你小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光腚娘们长啥样吧?”

入夜,陈壮刚从河里洗完澡,才到村口,就被同村赵铁柱拉住了。

一听是要带自己去看女人洗澡,陈壮吓的急忙摆手:“铁柱哥,这要让人抓住还不把咱俩腿打断啊!”

说罢,陈壮看着赵铁柱有点瘸的右腿,说:“你腿脚本来就不方便,真让人发现跑都跑不了!”

赵铁柱使劲拉了陈壮一把,说:“放心吧,绝对不会被抓住的,你小子尽管把心搁肚子里,有啥事哥哥我来扛,这总行了吧?”

陈壮心想,赵铁柱瘸着腿,真出事肯定跑不过自己,而且自己活了二十年,也确实没见过光腚娘们是什么样子,一下子心里被他的话勾的痒痒的,便半推半就的答应下来。

赵铁柱拉着陈壮穿过几条黑漆漆的小路,来到一处屋墙后面,他冲陈壮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墙角,轻车熟路的从墙角抠下小半块砖。

一阵昏黄的光线透过砖缝照了出来,赵铁柱只看了一眼,便急忙冲陈壮招手,低声道:“壮子,快来看!”

陈壮吞了口唾沫,凑到近前看了一眼,一双眸子顿时就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透过缝隙,陈壮清楚的看见这间平房的正中央摆着一个老旧的木盆,而木盆里坐着的,是一副白嫩无比、丰腴饱满的女人躯体!

那女人此刻正低着头,陈壮看不清她的样子,但令他血脉喷张的是,女人正面正好直对着自己,所以那胸前那两团硕大浑圆而又白嫩无比的双峰,完全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陈壮眼前。

陈壮以前去镇上的时候,花五块钱在录像厅看到过女人的身体,但是还从来没有看见过真的,而且,这娘们的一对大咪咪,比小电影里的女人好看多了!不仅又白又大,关键还特别挺翘,两座雪山顶上甚至还是嫩嫩的粉红色,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

看到这里,陈壮感觉浑身的血都往裤裆里涌,撑的那宽松的裤裆都快要炸开了。

使劲咽了口唾沫,陈壮瞪大了眼睛往里看,只见那女人正用纤细的玉手,不停撩拨着盆里的水,发出令人心痒难耐的哗哗声,而胸前那一对双峰也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诱人的紧。

陈壮还想往下看看她的神秘地带,只可惜,因为她盘腿坐在盆里,看不到她桃源圣地的神秘景色,只能看见一块稀疏的倒三角草丛,这让陈壮急的抓心挠肝。

这时候,女人双手将长发理到耳后,缓缓抬起头来,陈壮看清她的面孔后,差点没吓个半死!

这个女人,竟然是赵铁柱的媳妇雪梅!

雪梅是村里公认的大美女,是赵铁柱他爹砸锅卖铁从山里娶过来的,村里没有哪个男人不眼馋她。

赵铁柱平日把雪梅看得很紧,平时都不让她跟村里的男人说话,今个怎么拉着自己来偷看他老婆洗澡?!

陈壮扭过头,慌乱的看着赵铁柱,惊呼道:“铁柱哥,里……里面的女人是……”

赵铁柱急忙捂住他的嘴,低声说:“我知道,是你雪梅嫂子,你别叫,万一让你嫂子听见就麻烦了!”

“可……可是……”陈壮一时急的不知道说啥好,做梦也没想到,赵铁柱说带自己来看女人洗澡,是看他自己媳妇洗澡啊……

赵铁柱知道陈壮在担心什么,便低声说道:“你别怕,尽管放心大胆的看,你哥我还能坑你不成?”

说罢,赵铁柱往砖缝里瞧了一眼,急忙把陈壮推到跟前,催促道:“快看,你嫂子要演好戏了!”

陈壮胆战心惊的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瞬间就忘了赵铁柱还在身边的事儿。

只见雪梅嫂子此刻已经把两条修长的玉腿从盆里移了出来,八字形叉开,那娇嫩的神秘地带直接暴露在陈壮面前。

这时候,雪梅的右手缓缓探到那神秘地带,轻轻的揉搓着。

只见她那曼妙的身体也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而不断扭动着,她美目微闭,长而弯翘的睫毛也随着动作微为颤动,嫣红的小嘴频频发出一些嗯嗯啊啊的呻吟声,那销魂的声音传到陈壮耳朵里,让他兴奋的魂都飞了。

几分钟后,雪梅的身体忽然一阵剧烈的抽搐,随后雪梅整个人便仿佛泄了气一般,瞬间停止了一切动作、瘫坐在木盆里不断的喘着粗气。

陈壮知道雪梅嫂子刚才做了什么,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自我安慰了吧?

只是,他想不明白,雪梅嫂子不是有赵铁柱吗?为什么还要洗澡的时候弄这事儿?

这时,身边的赵铁柱小心的将抽出来的小砖块塞了回去,陈壮看的意犹未尽,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唯独裤裆里的小家伙还硬邦邦的挺着。

赵铁柱拉着陈壮走出黑巷子,在一处四下无人的空旷地里,低声问他:“壮子,想不想用你裤裆里那玩意儿,去弄弄你嫂子?”

第2章 血海深仇

陈壮被赵铁柱的话吓得一哆嗦。

他一万个不敢相信,赵铁柱竟然带自己偷看他媳妇洗澡,还问自己想不想弄他媳妇!

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正当陈壮百思不得解的时候,赵铁柱忍不住催促一句:“壮子,你他娘的傻啦!我问你话呢,想不想弄弄你嫂子?”

“我……”陈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赵铁柱见陈壮半天不放一个屁,当即说道:“壮子,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哥我一年前裤裆里那玩意就不行了,如果你愿意,以后你嫂子就是你的了。”

“啊?”陈壮目瞪口呆的看着赵铁柱,说:“铁柱哥,你今年才30出头吧?这么早就不行了?”

赵铁柱深深叹了一口气,问他:“你记不记得一年前那场车祸?”

陈壮连连点头:“记得……”

这么大的事情,陈壮怎么能忘。

一年前,刚上一年级的狗蛋儿第一天开学,赵铁柱骑车送他去镇小学,没想到,爷俩一大早刚出门,就在村口被村长马来财开车给撞飞了。

马来财刚在镇上喝了一夜的酒,醉醺醺的开着他那辆捷达轿车回家,车开得飞快,看见赵铁柱他爷俩,根本就没减速。

狗蛋儿当时就不行了,赵铁柱倒是活了下来,但腿瘸了一条。

马来财打通关系,警察过来判定是正常的交通事故,马来财拿一万块钱就把赵铁柱打发了,赵铁柱几次去县里、市里告状,都被赶了出来,马来财甚至威胁赵铁柱,再敢闹事,就把他两口子赶出河畔村。

赵铁柱意识到自己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悲痛的接受了现实。

陈壮特别同情赵铁柱,知道他丧子又残疾,所以这一年来,没少给他家帮忙。

前段时间收麦子,赵铁柱家用不起收割机,二亩地的麦子都是陈壮帮忙割的,上个月闹旱,赵铁柱家的玉米地也是陈壮花钱租了台四轮机,把自家玉米地浇了之后,又把他家的也给浇了。

回想一年前那场惨剧,赵铁柱整个人顿时沉默了起来,他坐在地上,掏出一包皱巴巴的廉价香烟,掏出火柴来点燃了一支,火光映衬下,陈壮看到赵铁柱双眼通红,眼泪不住的流。

这时候,赵铁柱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一个30多岁的汉子放声大哭,口中呜咽着说:“壮子,你知道我家三代单传,我爹为了给我讨个媳妇,没日没夜的干活,不到六十就活活累死了,为的不就是想让我续香火吗?现在,狗蛋儿没了,我这玩意也不好使了,我赵家的香火,已经在我身上断了啊!再也续不下去了……”

陈壮听完,心里也难受的很。

农村人最在意的就是续香火,赵铁柱就狗蛋一个儿子,辛辛苦苦养到七岁,被马来财喝醉酒开车给撞死了,现在他又没了那个能力,这赵家的香火,确实是已经断在他身上了。

这时,赵铁柱又点了一根烟,边抽边哭着说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狗蛋儿浑身是血的找我来了,他问我,爹我死的这么惨,你咋不给我报仇……”

说到这儿,赵铁柱手捂着胸口,唉声道:“我这个心里难受的啊,比被人拿刀刮了还痛苦,你说我这算个啥?儿子死了,自己瘸了,现成的老婆也日不动了,这么大的血海深仇还报不了,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陈壮忍不住骂道:“这个狗草的马来财,真他妈不是东西!”

赵铁柱把烟头往地上狠狠一摔,怒骂道:“他妈的马来财,我这次一定要让他家破人亡!”

陈壮惊呼一声:“铁柱哥,你疯啦?马来财势力那么大,你哪惹得起他?”

赵铁柱恨恨道:“我已经决定了,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我得让我儿子走的安心!”

说完,他盯着陈壮,认真说道:“壮子,我一定要杀了马来财,不但要杀了他,我还要杀了他闺女!让他也尝尝丧子之痛!事成之后,我是肯定活不了了,到时候你嫂子就拜托你照顾了!”

陈壮支支吾吾的说:“铁柱哥,你可不能冲动啊……”

赵铁柱摆了摆手,一脸坚决的说:“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壮子,你嫂子她还年轻,你今天要是点头答应,那我回去就劝你嫂子,以后跟你搭伙过日子,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找别人!”

说完,赵铁柱生怕陈壮不答应,还补充一句,说:“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嫂子不但漂亮,那方面需求也旺盛的很,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满足不了她,她只能在洗澡的时候自己捣鼓两下,太委屈她了,你年轻力壮,肯定能给她幸福。”

第3章 达成共识

赵铁柱的话,让年轻的陈壮心里一下子心猿意马起来。

脑海中顿时浮现起刚才雪梅嫂子那副绝美的景色,裤裆里那玩意就管不住的要抬头。

陈壮暗想,自己光棍一条,家里除了两间破屋、一亩几分地之外,啥也没有,根本没钱讨媳妇,如果能跟雪梅嫂子在一起,那还真是好事一桩……

这样的好事儿,如果自己不答应、赵铁柱去找了别人,那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陈壮咬了咬牙,脱口说道:“铁柱哥,你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将来一定好好对嫂子!”

赵铁柱顿时松了口气,说:“好兄弟,你嫂子交给你,我也能放心。”

说着,赵铁柱又道:“不过壮子,你想得到你嫂子,得先帮我个忙。”

陈壮一想到雪梅急忙说道:“铁柱哥,你尽管说,什么忙我都没问题!”

赵铁柱咬牙道:“我要让马来财尝尽所有的痛苦,不但要杀了他、杀了他女儿,还要杀了他老婆!”

陈壮吓的一哆嗦:“铁柱哥,我胆子小,杀人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啊……”

赵铁柱说:“我不要你帮我杀人,我要你帮我给马来财戴一顶绿帽子!”

“绿帽子?”陈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赵铁柱道:“就是睡他媳妇!他二婚娶的那个柳凤娇,不是号称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人吗?比你嫂子还漂亮几分,你去把她给睡了,然后拿手机拍上照片和视频,我悄悄送到马来财那去,先气死他个老王八蛋!”

陈壮尴尬的说:“柳凤娇是村长媳妇,眼高过顶,看谁都不拿正眼瞧人,我哪有那个本事睡她啊!”

赵铁柱哼笑一声,道:“你有那个本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身上有个宝贝,柳凤娇如果看见,一定会心痒痒!”

陈壮摸了摸自己的前胸后背,笑道:“铁柱哥,我家里穷的叮当响,哪有什么宝贝?马来财家里资产上百万,柳凤娇一个镯子都够我盖五间瓦房了,我有啥宝贝能吸引得了她啊!”

赵铁柱神秘兮兮的说:“我说的,是你裤裆里的那个宝贝,下河洗澡的时候我观察过了,村里哪个男人的那玩意儿都没你的大,你他娘的那玩意也不知道咋长的,跟他娘的公驴似的,柳凤娇要是看见了,保准她馋的湿一裤裆。”

赵铁柱有一次无意在地里偷窥过马来财跟柳凤娇野外办事,马来财那玩意小的跟蚯蚓有得一拼,而且软趴趴的,上去三两下就缴械投降了,柳凤娇当时气得直骂马来财,说让他干,还不如直接从地里摘根黄瓜。

打那时候,赵铁柱就知道柳凤娇也是常年欲求不满,她这种女人,如果看见陈壮那驴玩意,绝对抵抗不了。

陈壮听赵铁柱讨论自己的那玩意,有些不好意思,便岔开话题问他:“铁柱哥,都说馋的流口水,你说馋的湿一裤裆,是啥意思?”

赵铁柱愣了愣,随即无奈的说道:“忘了你小子还没弄过女人,等你弄过你就知道了,女人想那玩意儿的时候,裤裆就会湿。”

说着,赵铁柱拍了拍陈壮,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我回去劝劝你嫂子,到时候先让你嫂子陪你弄几次你就知道了。”

陈壮一听,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忍不住问他:“铁柱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铁柱说:“反正你嫂子以后要给你照顾了,早晚都得让你弄,还不如早点让你弄,还能有点经验,好对付柳凤娇!”

陈壮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活了20年,他连女人的手都还没摸过,如果真能跟雪梅嫂子弄那事儿,让他少活十年他也乐意。

至于马来财,这个老混蛋把赵铁柱害的那么惨,还撞死他儿子,完全是死有余辜,自己如果真能睡他老婆,也算是替赵铁柱报仇了!

于是,陈壮爽快无比的说:“铁柱哥,你说吧,我什么都听你的!”

见陈壮终于答应,赵铁柱松了口气,对陈壮说:“我待会回去就好好劝你嫂子,你嫂子要是答应了,后面的事情我来安排,你只管等着就是!”

“行……”陈壮点点头,道:“铁柱哥,那我就等你消息了。”

赵铁柱看了他隆起的裤裆一眼,叮嘱道:“今天晚上可别忍不住自己弄,留着点体力,明天弄你嫂子的时候,给你嫂子留个好印象!”

第4章 说服

赵铁柱到家的时候,雪梅已经收拾好准备睡觉了。

农村没什么可消遣的,电视也收不到几个台,所以一到晚上,有媳妇的搞媳妇,没媳妇的蹭炕沿。

赵铁柱正年轻就没了那方面的能力,每当到了晚上,心里都觉得压着喘不过气。

雪梅知道赵铁柱身体受苦,心里更苦,所以从来也不埋怨什么,她甚至从来不敢在床上自己解决,只在洗澡的时候偷摸弄两下,就是怕赵铁柱知道了会更难受。

两人早早的关灯躺下,赵铁柱从后面抱着雪梅的腰,在她耳边说:“媳妇,我昨天梦见狗蛋儿了……”

雪梅身体一滞,紧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赵铁柱见她不说话,又道:“狗蛋儿怪我不给他报仇,我心里快难受死了。”

雪梅想起儿子死时的惨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赵铁柱也哭了,哭着说:“这个事儿真是太折磨了,再不给儿子报仇,我怕我自己先绷不住上吊去了。”

雪梅哭着说:“铁柱,你可不能这么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赵铁柱说:“我要是死了,你就找个好男人过日子吧,你今年才二十八岁,正是好时候,别耽误在我身上,我连在床上满足你的能力都没有,害得你只能每天在洗澡的时候偷偷弄几下……”

雪梅一下子哑口无言,她没想到,自己的小秘密,赵铁柱竟然都知道。

赵铁柱这时候又道:“等我把马来财弄死之后,我就去跑路,无论会不会被抓,以后我都没法照顾你了。”

说着,赵铁柱又道:“壮子这小子不错,以后就让他照顾你、你俩搭伙过日子吧,他虽然没啥钱,但胜在人好,年轻力壮又踏实肯干,一定不会让你过苦日子的。”

见雪梅不说话,赵铁柱有心没心的说了一句:“壮子那小子,裤裆那玩意恨不能比驴还大,你跟了他,就再也不用守活寡了。”

雪梅又羞又臊,她心里也对这样的生活无比绝望,儿子的仇也压在她的胸口,让她每日每夜都饱受折磨,如果赵铁柱真想去杀了马来财,那对他们夫妻二人来说,都是个解脱。

雪梅内心深处也希望能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白天在家带孩子做饭,自家男人外出干活;晚上自己把孩子哄睡着了,再上床好好伺候自家男人,让他用力填满自己的身体……

再看看现在,这日子过的算个啥?

孩子没了,坏人逍遥法外,老公那方面也不行,自己身体得不到满足,甚至连再要个孩子的希望都没有,这样的日子,简直像是地狱。

思忖良久,雪梅叹了口气,道:“铁柱,我知道你心里苦,我心里也苦,你要是真想给咱狗蛋儿报仇,我也不拦着你,你要是跑了,我就找个丧偶的光棍凑合过日子,壮子他这么年轻,也看不上我这种生过孩子的老女人。”

赵铁柱急忙说道:“你放心,我已经跟壮子说过了,壮子答应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什么?你跟壮子说了?”雪梅惊呼一声,心里顿时羞臊难耐。

赵铁柱如实说道:“你洗澡的时候,我把壮子骗过来,在外面墙缝里偷看了半天,包括你自己弄那事的时候,壮子也都看见了,我跟他说了这事,他也答应了,说愿意好好照顾你。”

“哎呀……”雪梅捂着脸说:“你怎么能带他偷看我洗澡,还偷看我……哎呀,我这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赵铁柱说:“那有啥的,等你跟壮子真刀真枪的弄两回不就熟了吗?明天我把壮子叫过来喝两杯,趁着酒劲儿,你俩就把事儿办了。”

“这……这合适吗……”雪梅心里又害臊,又觉得隐隐有几分期待。

她对陈壮的印象很好,这后生长得俊,身体壮,而且很能吃苦,关键是心还好,这一年来没少给自家帮忙,其实,陈壮那玩意儿特别大的事情,雪梅也知道,一起下地干活的时候,她隔着裤子看到过陈壮那东西的规模,不夸张的说,比长茄子还吓人。

守活寡这么久,雪梅心里不想男人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与陈壮走得近,她心里最想的男人,其实就是陈壮。

一想到自己丈夫让自己去跟陈壮弄那事儿,还让自己以后跟着陈壮一起搭伙过日子,她心里虽然有些别扭,但是本能的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

赵铁柱对雪梅说:“咱家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没意见,你没意见,壮子也没意见,这不就够了吗?”

第5章 抓贼

第二天一早,陈壮起床发现自己的裤裆黏黏的。

他回想起昨晚,自己在梦里又梦见雪梅嫂子洗澡时的情形,梦见雪梅嫂子那娇嫩的蓓蕾,竟然就梦遗了。

换了条裤衩,陈壮便准备下地干活。

八月的天气稍微凉快了一些,不过也是农村人最忙的时候。

玉米眼看快熟了,陈壮惦记着再给玉米浇一茬水,浇过水,再等上一个礼拜就可以收了。

村里种地浇水大都租四轮机,那种专门浇水的四轮机上改装了水泵,在河边就可以把河水泵上来,再输送到地里。

不过陈壮想省点钱,一大早就提着扁担和两个铁桶下地去了,他家的玉米地离河边不远,挑水浇地虽然累点,但不用花一分钱。

来到地里,陈壮便用铁桶装满两桶水,然后用扁担挑着,到玉米地边上,一行挨着一行浇水。

忙了半个上午,日上三竿的时候,陈壮忽然发现不远处的玉米地里,有不寻常的动静。

陈壮心里一紧,心想这八成是遭贼了!

玉米眼看快熟了,经常有外村的小偷过来偷掰,昨天村西头的二丫家,两亩玉米让人偷掰了一半,把二丫她娘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农村人种地本来就不容易,辛苦一年眼看要收成了,这时候被贼给偷走,气都要气死。

想到这里,陈壮抄起扁担,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靠近那块玉米地,陈壮隐约看到里面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是干什么好事。

陈壮猫着腰钻了进去,眼看那人在不远处站定,他急忙冲了上去,撩起扁担猛地一下将阻挡在自己与那贼之间的玉米杆划拉开,怒喝一声:“妈的,偷玉米,老子打死……”

“你”字还没说出来,陈壮就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傻眼了。

面前的贼竟然是个女人,此刻刚在玉米地里蹲下,面朝着陈壮的方向,那印着碎花的裤子已经被她褪到了小腿上,跟裤子套在一起被退下来的,还有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衩。

陈壮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去,之间那女人白嫩的双腿中间完全敞开,露出一道幽邃的风景。

与雪梅嫂子不同的是,和女人的神秘风景毛发旺盛得多,而且颜色不似雪梅嫂子那般粉嫩,而是一种渐变的深褐色。

好巧不巧的是,刚好一道斑驳的阳光透过玉米地的间隙,正好就照在了这道风景线上,让陈壮看了个一清二楚!

陈壮咽了咽口水,那女人正要蹲下小解,被他杀出来这么一吼,吓的一哆嗦,随即一股力道十足的液体便不受控制的喷射出来,那股液体喷射在泥土地上,溅了陈壮一脚……

女人根本没心思控制那股液体,抬头怒视着陈壮,气急败坏的骂道:“陈壮你这个狗日的王八蛋!敢偷看老娘上厕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说罢,那女人抄起一块土坷垃,直接朝着陈壮砸了过来。

陈壮这才看清那女人的脸,魂顿时都吓没了!这女人,竟然是马来财的老婆柳凤娇!

紧接着,陈壮只感觉额头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得哎呦一声,柳凤娇丢过来的土坷垃刚好砸在他脑门上,瞬间就砸出一个大包。

陈壮急忙解释道:“柳婶儿,我不是故意的!我看见这边不对劲,以为是偷玉米的贼呢,没想到是你在这儿撒尿……”

说完,陈壮那双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向柳凤娇那神秘之处,这一看更不得了,那里竟然挂着点点液体,在光线的照射下,散发出七彩的斑斓。

柳凤娇见他还敢看自己那地方,气的又抓起一块土坷垃,奋力的朝陈壮丢过去,骂道:“你还敢看!老娘宰了你这个狗崽子!”

陈壮吓的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柳婶儿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柳凤娇在玉米地里怒骂:“你个有爹生没妈养的小杂种,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陈壮一边跑,一边气的在心里骂,柳凤娇你个骚娘们也太缺德了,老子又不是故意要看你撒尿,你他妈砸老子一个大包也就算了,还敢骂老子爹妈!

陈壮十几岁的时候,爸妈就生病相继去世了,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所以被柳凤娇这么一骂,他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一想到赵铁柱想让自己帮他给马来财戴绿帽子,陈壮心里坚定不移的暗想:“柳凤娇,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早晚把你给日了!哪怕用强的也要把你给日了!让你一天到晚瞎他妈得瑟!”

一摸额头,那个包越来越大,快撵上鸡蛋了,陈壮气的地干脆也不浇了,直接往村里的卫生所跑了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