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伊雪的小说名字叫做《和嫂子同居的日子》,是由作者迷之梦所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和嫂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6

郑浩伊雪的小说

郑浩伊雪全文阅读

郑浩伊雪的小说名字叫做《和嫂子同居的日子》,是由作者迷之梦所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全文讲述了家住农村的郑浩有一个残疾的哥哥,父母给他买了个媳妇,名字叫做伊雪。可是在他们新婚那天晚上,他的哥哥竟然要郑浩代替他去陪嫂子伊雪共度良宵。

第1章 惊人的请求

  我叫郑浩,家住农村,家里除了父母以外还有个哥哥。我哥哥是个残疾人,不会说话,所以,父母把大多数的爱都倾注到了哥哥身上。

  我大四那年,哥哥正好二十八岁,父母说该给他娶个媳妇儿了。可哥哥性格自卑,加上不会言语,长相也很普通,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于是,我父母决定花钱给哥哥买个媳妇。

  大四毕业前夕,哥哥忽然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让我赶紧回家,说有重要的事托付我。哥哥从小对我疼爱有加,所以我想也没想的提前离开了学校。

  回家之后我才知道,父母花了三千块钱外加一头母猪,从隔壁村子换回来一个媳妇,这女孩长得十分漂亮,怯怯的不爱说话,比我还小了两岁。

  女孩子叫伊雪,听父母说,她家里重男轻女思想极为严重,伊雪从小不受待见,如今三千多块钱她父母就把她卖了过来,说是要存钱给她弟弟娶媳妇用。

  伊雪的父母明知道我哥哥是个残疾人,他们根本不考虑伊雪会否幸福,在他们眼里,女孩子就是赔钱货,能换一分是一分,反正放在家里也没什么用。

  大抵是这样的生活环境,才使得她有了现在这种性格,逆来顺受,不反抗,不哀求。伊雪来我家的时候衣服都很破旧了,母亲花钱给她做了套鲜红的新衣,说是结婚时候穿的。

  我发现我的哥哥跟伊雪几乎是零交流,哥哥不懂得沟通,人也很闷,他只会偷眼瞧着伊雪,并不会主动做些什么,而伊雪,只顾低着头,一下一下扣着自己的手指。

  父母忙里忙外的张罗结婚事宜,因为是买来的媳妇,觉得不光彩,所以我家并不打算大办,父母说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就行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才听说另一件事,伊雪跟我哥并没有领结婚证。我妈是个传统女人,传宗接代的思想极为严重,她说,先让伊雪跟哥哥过日子,一年后如果生下男孩,就让他们领证。

  听了我妈的话我觉得很讶异,看了哥哥一眼,他一张脸憋的通红,只不住的喝酒,而伊雪,仍旧低着头不言不语。

  我妈说,浩子,给你嫂子敬杯酒,替你哥说些什么,算是他们之间的誓言吧!

  我端起酒杯喊了一声嫂子,心里却觉得别扭,这姑娘比我还小了两岁,脸上稚气未脱,如何能承受传宗接代的大任啊!

  伊雪怯怯的端起酒杯,头低的狠狠的,我发现她举着酒杯的手都在颤抖。我说,嫂子,祝你跟我哥幸福,我哥是个老实人,实心眼,你跟了他不吃亏,他一定会好好疼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不高兴,虽然我说的是实话,可我总觉得伊雪看不上我哥,觉得她不会真心幸福。

  我说完这些,伊雪怯怯的回了一句:“谢谢小叔!”

  这是她第一次跟我说话,也是我第一次听她开口,说完后,伊雪仰头将酒喝了干净。

  我哥跟伊雪就这样草率的“结婚”了,我妈收拾出一间房子,简单布置了一下,就算做他们的新房。

  这天晚上,我爹妈高兴坏了,仿佛一夜过后他们就能抱上大孙子似的,乐得合不拢嘴。夜深人静,爹妈都回屋睡觉了,伊雪一个人呆在新房里没出来。

  我哥则蹲在门口不停抽烟,眉头紧锁,一点也看不出新郎的喜悦来。这时候我有些纳闷,哥给我发信息说有事托付我,到现在也没说什么事儿啊!

  我看得出我哥是喜欢伊雪的,可是他又不开心,我想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事儿。于是,我走了过去,想问清楚缘由。

  不料哥一把抓住我,激动的对我一通比划,搞得我半天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我让哥冷静一些,有事慢慢说。

  我哥掏出手机,快速的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来【浩子,今晚你就替哥陪陪她吧!】

  我心中一顿:“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那是爸妈给你娶的媳妇,是我嫂子,我怎么能……”

  哥打断我的话,又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来【你听我的,我让你去你就去,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这事儿千万别让爸妈知道。】

  我傻傻的不知所措,哥看了一眼新房的灯光,又打出了一句话【我进去把灯关了,紧接着你就进去,记住别开口说话,别让她认出你来!】

  我不愿意这么做,可哥哥却苦苦的哀求我,说这件事我一定要帮他做,不然,他再也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我不懂,自己的媳妇怎么能推给别的男人?这是男人们最不能忍受的事!可是哥却说,我们是亲兄弟,一条血脉,就算他不能忍受别人,却可以忍受我。

  父母屋里的灯灭了,哥催促我赶紧进屋,他先起身走到新房里,让我站在外面等着,等他进屋把灯关了,我再摸黑进去。

  我心里十分别扭,却又不好强硬的拒绝哥的请求,就这样,我被他推入了属于他的新房!

  哥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心里还是懵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承认伊雪很漂亮,不过我敢发誓,我对她并没有非分之想,她是我的嫂子,我心里只有敬重。

  我尴尬的站了一会儿,进退两难起来,现在房门被哥从外面关上了,我根本出不去,又不能遵照他的话把伊雪怎么样,孤男寡女呆在一个屋檐下,对我这个从未碰过女人的处男来说,绝对是一种煎熬。

  我的手心开始出汗,紧张的坐立不安,我听见床边有微弱的呼吸声,声音有点沉,很显然伊雪也十分紧张。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响了,哥传过来一条短信,意思是让我别多想,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争取明年让伊雪生下一个大胖儿子来。

  我觉得一晚上很漫长,俩人总不能静坐一夜吧,我能受得了,这女孩怎么受得了呢,她本身就瘦弱,别再熬出病来。

  我慢慢移动到床边,害怕伊雪认出是我,我连大气也不敢出。心说这事儿千万别穿帮,不然我老郑家的脸就被丢光了,哥哥结婚,弟弟入洞房,说出去这不是耍流氓又是什么?

  房间很小,我摸黑找到床沿,转身坐下来的那一刻,手不自觉的触碰到伊雪的手,她忽然一抖,连忙将手收了回去。

  紧接着,我听见她愈加沉重的喘息声,听的我热血沸腾。

  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她要不是我嫂子,我特么早就把她给办了,可现在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做对不起我哥。

  伊雪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要不,我在下面打地铺吧?”

  想要伪装成我哥,我就不能开口,伊雪又道:“你、你别多心,我只是还不习惯。”

  她的声音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谁似的,或许她知道自己是被买来的,更加明白在这个家的地位,所以说话的语气都像是在祈求。

  说完这些见我没反应,伊雪转身从床上抱起被褥,想要在地下打地铺。我一紧张居然一下子按住了她的动作,把伊雪吓了一跳。

  等触碰到她柔软的手指后我才发现太特么唐突了,我不过是想阻止她打地铺,不成想却来了一次肌肤相亲,我狠狠咽了口唾沫,从她手里接过被褥,然后蹲在地上铺展开来。

  伊雪忙蹲下来帮我的忙,一边铺床一边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说话,身子弱,你睡床,我睡地板。”

  不等她说完,我一骨碌躺到了地上,意思很明显,她睡床,我睡地板。伊雪这丫头还有些固执,蹲在地上不肯起来。

  “你还是睡到床上去吧!”她的声音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般温柔。

  我没动,伊雪也不起身,垂着脑袋沉沉的叹了口气,认命一般说道:“我家收了你的钱,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你放心。”

  她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传过来,尽管我已经立下决心,要做到对她六根清净,可我仍然按耐不住自己的血气方刚,我的身子不听使唤的抖了几下。

  说完,她站起身子,走到了床边,伊雪背着我停顿了几秒钟,仿佛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她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屋里很黑,我看不清她的身体,只能依稀看见她的动作,没错,她在解纽扣,然后,背着我将上衣扒了下来。

  我心里狠狠一个激灵,眼睛不自觉的盯着她看,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卑鄙的脑补出一副香艳的画面来。

  妈的,对着自己嫂子YY,郑浩啊郑浩,你特么还是人吗?反应过来后,我忍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安静的空气里忽然传来啪的一声响,伊雪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拿在手里的内衣居然直直的朝我脸上掉了下来。

  那一刻,我血脉贲张,一股无法形容的味道钻入鼻孔,搞得我全身一阵酥麻。下一秒,伊雪大叫着蹲在地上乱摸,企图将自己的内衣找到。

  她紧张万分,摸起来毫无章法,好几次摸到了我的脸,我的胸口,我被她这么一搞更加慌乱,一下子跳了起来,踱步就要往外冲去。

第2章 为了一碗饭

  我走到门口又站住了,伸手拉了一下房门,门锁着,我拍了几声,没人理我。伊雪仍旧蹲在地上,好容易才将内衣摸到了。

  “你、你为什么不开灯呢?”她惊慌无错的问我。

  “怕,是怕我害羞吗?”她又问。

  我装作哥哥的样子,啊了一声,表示回答。伊雪沉默了几秒钟,说,你别出去,被你爹妈知道了,不要我了怎么办?

  我心说不要你了还不好吗?这样你就自由了!伊雪又沉默了一会儿,让我过去睡觉。我走回去之后,伊雪转身爬到了床上。

  就这样,我们一上一下的睡在一个房间里,中间没有任何交流,其实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答应这门亲事,为什么不反抗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我听见床上传来轻微的鼾声,伊雪睡着了。大概是认命之后,觉得是跟自己老公睡在一个房间里,心里并不设防吧。

  逆来顺受的性格让伊雪只能学着接受这个事实,她只是个没有文化,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除了依靠父母和老公,她还能依靠谁呢?

  这一夜我没敢睡实,生怕被伊雪发现什么,凌晨四点半的时候,哥发来一条信息,告诉我可以出来了。

  我起身开门,哥站在门口抽烟,他的脸色很阴郁,精神看起来很不好,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我一出来他就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事情有没有成功?

  我尴尬的摇了摇头,哥的反应十分奇怪,仿佛心里绷紧的弦儿忽然松懈,一丝喜悦爬上他的眉梢,不过,只一瞬间的功夫,喜悦就变成了愤怒。

  哥责怪我为什么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为什么让伊雪独守空房?我不知如何解释,上自己嫂子这种禽兽事我实在干不出来。

  许是我们争执的声音过大,吵到了伊雪,她推门出来,看见我俩的时候,表情里有说不出的羞涩。伊雪低着头,从我们身边走过去,到院子里洗漱去了。

  我跟哥对视了一眼,他比比划划,说昨晚就算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按照他的话去做,不然,他就不认我了。

  我心里无比憋屈,天下哪有这样的事儿?当兄长的逼着自己的兄弟跟媳妇搞破鞋?我承认,伊雪美的让人窒息,是个男人看见她都不可能没有想法,我是多么克制自己,才能从那间屋子里全身而退啊!

  如今又让我进屋,这真是比给我上酷刑还煎熬啊!哥啊哥,兄弟我没什么地方得罪你吧?

  很快,伊雪就做了一桌子早饭,爸妈也都起来了,看见现成的饭菜,一个劲儿的夸伊雪能干。我妈把伊雪拉到一边,低声在她耳边询问着什么,伊雪脸一红,低着头不知如何回答。

  她悄悄瞥了我哥一眼,我妈似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掏出一个红包拍在了伊雪手里。

  “来,吃饭吃饭!”我爸招呼大家坐下来。

  伊雪很懂事的为每个人盛饭,她将一碗稀饭放到我跟前的时候,轻声说了句:“小叔,吃饭!”

  不知怎的,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正撞上伊雪热烈的眸子。许是经过昨晚的相处,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都是热烈的。

  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觉,伊雪压根就不知道是我,而且,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又怎么可能对我有想法呢?

  妈乐呵呵的看着我哥跟伊雪,哥只是低头吃饭,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妈觉得有些奇怪,敲了敲桌子,问哥昨晚好吗?

  哥一愣,看了一眼我,这才点了点头。

  “那就好,祥子,你可要加把劲儿,一定要让伊雪怀上个大胖小子啊!”妈絮絮叨叨的说着。

  伊雪的脸更红了,哥闷闷的也不吭声,我心里无比别扭,我妈并没有察觉到这种尴尬的气氛,她看我哥跟伊雪的眼神都是满怀期许的。

  老爸看了妈一眼,觉得毕竟是人家小两口的房里事,拿在饭桌上说实在不好,他敲了敲桌子,让老妈吃饭,别说了。

  不过,我却看得出,老爸跟老妈心里是真心高兴。

  吃了饭,妈问我学校里是不是已经放假了,其实早就放假了,我却骗她说学校里还有一些事,我得回去处理,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呆在家里。

  我哥连忙冲过来,对我比比划划,老妈笑道:“祥子,你都已经结婚了,还这么舍不得弟弟?”

  哥拉住我不松手,眼巴巴的看着我,我尴尬的一笑:“哥,就算放假了,我也想出去打打工,赚取一下下学期的学费。”

  “呃呃呃……”哥有些着急了,仍旧拉着我不松手。

  第二天晚上,我早早的躺到了自己房间里,心里祈祷着哥能改变主意,他让我做什么都行,唯独这件事,我做不了。

  一直心事满满,我连晚饭都没去吃。

  爸妈跟哥嫂在外面吃饭,过了一会儿,我听妈喊嫂子盛碗饭给我送进来,并且让她问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说实话,我现在很怕见到伊雪,不知怎的,昨晚虽然看不清晰,但她的身体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完全没办法控制的那种,我真特么没脸见她了。

  我觉得自己很不是人,居然对自己的嫂子意淫!

  伊雪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碗饭菜,她缓缓走到床边:“小叔,妈让我问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背对着她躺在床上,声音干干的回道:“没,没事,我就是困了,想睡觉。”

  “那,那你也先把饭吃了再睡吧!”她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

  “我不饿,你端出去吧!”我一直不敢回头,甚至不敢起身,伊雪犹豫了一下,这才将饭菜重新端出去。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我妈的喝骂声,大体是说伊雪没用,连送个饭菜都做不好,她对伊雪一通数落,伊雪没回一句嘴。

  伊雪是买来的,就算是新媳妇,她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她的到来只有两个目的,伺候好老公跟公婆,生一个男孩。

  这就是农村的风俗,媳妇永远压在婆婆之下,婆婆甚至可以对她呼来喝去,媳妇不能回嘴,否则就是不孝顺,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我妈嫌我不吃饭,将怨气撒在伊雪身上,说她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哥看不下去了,唔唔唔的想为伊雪辩白。

  无奈哥不会说话,他只能干着急,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妈一看更不乐意了,刚娶了媳妇就这么护着她,还跟你妈顶嘴,这还了得?

  于是乎,她对伊雪的喝骂更加起劲儿了,我爸也开了腔儿,几个人在外面吵成一团。

  我忍无可忍的冲了出去,大声问道,我不吃饭跟伊雪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骂她?

  伊雪站在一旁低声抽泣,一声不吭。见我发了火,妈也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爸妈都很疼哥哥,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爸妈要把更多的疼爱给他,爸妈看重我,是因为我是这个家唯一的希望。

  妈愣了愣,说,浩子,你咋了?有你这么跟妈说话的吗?

  我压了压火气,回道:“妈,我不想吃饭是因为不饿,你干嘛骂伊雪?”

  妈一听就火了,指着我对老爸说道:“看看,你看看,这才刚进门,兄弟俩就一起护着她?要我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让你进门勾引男人来么?”

  妈的话说的极为难听,不光我生气了,连我爸都生气了,我第一次见老爸发这么大的火,把碗一摔,起身朝院子里走去了。

  我妈也被气哭了,她很是委屈,觉得伊雪来了,这个家里所有男人都不把她当回事儿了,妈的性格一向要强,这种气她是受不了的。

  我哥一见我妈哭了,也就心软了,赶紧过去哄。妈生气的不理会,转身向屋里走去,哥急忙跟上去。

  伊雪抹了一把眼泪看了看我,自顾自的走到桌边收拾起碗筷来,我赶紧过去帮忙,伊雪从我手里拿过碗来,说,你放下,我来收拾吧!

  “嫂子……你为什么不反抗呢?”我不禁问道。

  伊雪看也不看我,红着眼睛回道:“怎么反抗?我既然嫁给了你哥,就要安心跟着你哥过日子,反抗的话只会让人家笑话!”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在家里的时候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

  她这种逆来顺受的姿态让我觉得心疼,莫名的,很想拯救这个可怜的女孩。可是,我又能怎么拯救人家呢,哥好容易娶个媳妇,我能去破坏吗?

  伊雪默默的收拾着,我默默的看着她,屋里就我们两个,我觉得这种气氛有些怪异。我正想走出去,厨房里突然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我急忙冲进去,就见一个盘子掉在地上摔碎了,伊雪忙俯身去捡,我忽然冲进来吓了她一跳,手指被划出一条口子。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抓起了她的手指,伊雪一怔,抬头看向了我。我尴尬的抿了抿嘴:“怎么那么不小心,快拿水冲一冲!”

  说着,就要帮她去冲水,伊雪觉得不好意思,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不妥,忙将她放开了。

  “我,我自己来吧!”伊雪说道。

第3章 又进了她的房

  伊雪转身去冲水,我站在原地没动,心里觉得很乱。我这是怎么了?居然不经大脑的去抓伊雪的手?

  嗯,一定是我觉得她太可怜了,潜意识里同情这个女人,才会这么做的。这跟所谓的男女之情没有一毛钱关系,伊雪是我嫂子,是我哥的女人,我对她只有敬重。

  既然都是一家人,她受伤了我自然不能不管,所以,我的那个动作虽有不妥,却并不过分,我只不过是想帮她止血而已。

  这么一想,我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我妈走了进来,看见地上的碎片,正要发飙骂人,我忙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是我不小心打碎的,我妈才没有继续。

  她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加之村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富裕,摔碎一个盘子在她看来,并不能算一件小事。

  不过,要是自己儿子摔碎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我哥的阻拦下,我回学校的计划泡汤了,他还像新婚之夜一样,关了灯,偷偷将我推进伊雪的新房,哥说,今晚一定不要让他失望。

  我心里郁闷不已,我知道这并不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哥这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今晚的情形跟昨晚一样,黑灯瞎火之下,伊雪独坐床头,呼吸有些急促。

  我迈开步子走过去,伊雪蓦然伸出手来拉住了我,那一刻,我的心简直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不敢反抗,也不敢接受,就这么僵硬的处在那里。

  伊雪沉默了几秒钟,带着些许羞涩,缓缓开口了,她说,祥子,今晚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心里猛地一顿,伊雪深吸了口气,声音无比轻柔道:“我既然嫁给了你,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这一点你放心。”

  说完这个,伊雪见我没反应,她主动站起来开始脱去我的外套,我一愣,忙接过手来,伊雪道:“咱俩吃过酒了,也算是夫妻,你不用客气的。”

  我啊了一声,伊雪又近了两步,居然伸手把我给抱住了。

  那一刻我心里简直操蛋到不行,心说你可是我嫂子啊,伊雪啊伊雪,你知道此刻你抱着的人是谁吗?

  伊雪将头轻轻靠在了我肩膀上,用她的头皮蹭着我的皮肤,默默的说道:“祥子,我不求别的,只求你对我好……”

  我心里酸涩无比,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然听出一种奢求的语调,或许找一个人对她好,在伊雪的生活里,也算是一种奢侈吧!

  我点了点头,代替我哥答应了,我哥憨厚实在,他娶了伊雪就一定会对她好,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伊雪又道:“你家里给的三千块钱,刚好够我弟弟这学期的学费了,他上高中,爸妈希望他能考上大学,就像小叔一样。”

  她居然提到了我!这让我又意外又惊喜,可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伊雪说,今晚她必须成为我的人,因为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没有多少时间是什么意思?我感觉莫名其妙,真想问个明白,但又不能开口去问,一时间无比着急起来。

  伊雪头发的味道很好闻,香香的,发丝柔滑,垂在我胸前就像一匹绸缎,这感觉让人心里开花一样美好。

  伊雪大胆的上来抚摸我的后背,我感觉她全身都在颤抖,似乎鼓了莫大的勇气。她很想调动起我的兴致,所以动作既紧张又显得小心翼翼。

  其实,此刻我的心里早就着了火,但表面上却无动于衷,我不敢有过多的反应,生怕她发现我是个假的。

  伊雪见我如此冷淡,忽然停住了,抬着头望着我,问我,她是不是很不好?

  我连连摇头,伊雪羞涩问我,那为什么不抱住她?

  在伊雪的柔情下,心里的那点克制早就所剩无几,她这么一说,我居然不自觉的向她伸出手去,将她整个人揽在了怀里。

  伊雪躺在我怀里低低的说了句,你来吧,我……我不太会!

  我心里又是一动,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真的把她给办了吧?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伊雪居然吻上了我。

  擦,这一下我完全没有抵抗力了,要知道,我可是个连初吻都没送出去的纯情小处男,这还是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我特么怎么受得了啊!

  伊雪的香唇划过我的唇,柔柔的,香香的,又绵又软,就像她无骨的身体。我的心被强烈刺激着,身体不自主的发生了一系列反应。

  这时候就算我意志再坚定,再想拒绝也没用了啊,身体发出信号让我接受伊雪,否则,我特么现在就得欲#火焚身而死了。

  我咬了咬牙,忽然想起了哥说的那句话:“浩子,今晚一定别让我失望!”

  哥的表情十分坚定,他很想让我跟伊雪发生点什么,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却不敢违背他的话,我知道,哥是认真的。

  就在我决定顺从哥的意思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我背过身子打开手机,是哥发来的一条短信【浩子快出来,爸妈起来了!】

  我一个惊吓,来不及跟伊雪解释,大步朝门口走去,伊雪问我去做什么,我也不敢回答,开了门就走出去了。

  我哥一直站在门口,我刚出来,我妈就从屋里出来了,看见我跟哥站在门口,就问我们这么晚了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我笑道:“好久没回家,有点想哥了,跟他聊聊。”

  我妈脸色一黑:“聊什么聊,浩子,你不知道今天是你哥的好日子吗?净在这里耽误事儿!”说完,她推搡着让哥进屋。

  把哥推进屋后,我妈笑嘻嘻的把门关上,还一个劲儿的催促我离开,我被老妈拉着回了自己屋,心里却总惦记着哥那屋里发生的事。

  伊雪已经主动到这种地步了,现在哥进去,好事岂不是顺理成章的就成了?这个念头一出现,我心里忽然空落落的,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

  艹,郑浩啊郑浩,你特么居然是这种人!我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

  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怎么都不是个味儿!我很看不起这样的自己,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伊雪的确很漂亮,要是没有一连两个晚上的事件,我也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她都主动吻了我,要是这时候我还没一点想法的话,我自己都觉得不正常。

  可是,郑祥是我哥,伊雪是我嫂子,就算我有想法又能怎么样呢?为了我哥,我只能把这个念头深深压在心底。

  我告诉自己,会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等我回了学校很快就会忘记伊雪的。决心下定后,我爬上床,准备蒙头大睡。

  心里乱七八糟的还没睡着,就听见有人敲门,我起身开门,我哥悻悻的站在门外看着我。我心里又是一沉,他不是被老妈推进屋里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担心被老妈看见,我快速将哥拉进我屋里,并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又跑出来了?

  哥比划着告诉我,他趁机说想上厕所,就从新房里逃出来了!

  我彻底傻眼了,他这是想做什么呀,好好的新郎不做,几次三番的想要逃跑?我觉得事情已经很严重了,严重到我必须搞清楚其中的真相。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哥推着我进房去陪伊雪,我没答应,而是拉着他在我房间里落座下来。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十分严肃的问道:“哥,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哥的脸窘迫异常,他连连摇头,又指了指伊雪的房间。我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于是说道:“哥,你先别管伊雪,今晚你要是不告诉我实话,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爸妈去!”

  哥一听就急了,恨恨的打着我,嘴里发出唔唔唔的低吼。我知道他很生气,我一把抱住他安抚着说,哥,别急,你告诉我,咱们是亲兄弟,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我哥终于安静下来,他眼睛里含泪,表情里尽是尴尬羞窘之色,我顿时明白过来,大惊道:“哥,你该不是……不能吧?”

  我哥一愣,抬头看着我,从他的眼神里我明白过来,我说对了。

  这一记重击简直比五雷轰顶还厉害,我大脑嗡的一声,仿佛炸开一道天雷,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我哥已经是聋哑人了,老天对他够不公平了,为什么还要让他这样呢?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哥心疼的伸手为我抹去眼泪。

  我一把握住哥的手:“这件事,爸妈不知道吗?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以为哥是先天因素,如果是这样的话,爸妈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有所隐瞒,再加上他之前的做法,让我更加坚信这件事我爸妈是不知道的。

  这么一来就严重多了,难道说,我哥的身体问题,并不是先天造成的?

  “哥,你实话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身体……怎么会成那样?”

第4章 找上门来

  我哥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始在手机上打字。我默默的看着他的动作,他打了好久,打出很多字来,然后拿给我看。

  上面写的很明白,就是告诉我,我猜对了,他的身体确实有问题,他不能给伊雪幸福,所以才让我代劳这件事。

  他还说,自己的身体的确不是先天因素,爸妈不知道,他不想让他们再为他伤心,就打算把这件事隐瞒下来,可是,他没想到终有一天他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

  哥在手机上打了很多字,劝我帮他保守秘密,我父母为了他的事已经操碎了心,并且在他身上寄予厚望,很想让他为老郑家生一男孩,哥说,不想让老两口失望。

  我心酸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一直瞒着爸妈吗?”

  哥点了点头,继续写道:“你让伊雪生个孩子,等有了孩子,他们就不会逼我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伊雪啊,她该怎么办?让她守一辈子活寡吗?”我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我哥一愣,傻傻的看了我一会儿,惨笑着比划道:“就算守活寡,她在咱家过的也比自己家里好,而且……不是还有你吗?”

  这一句彻底把我惹恼了,我提高了声音说道:“怎么能这样呢?伊雪是你媳妇,你怎么能让我……”

  哥见我声音越发大起来,急忙按住我,比划着:“你是我兄弟,我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伊雪知道了,她也会介意的!”我看着我哥说道。

  哥显得很无奈,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给伊雪幸福呢,可是,他不可以,他能怎么办呢?这我就想不通了,既然他不可以,为什么还要答应这门亲事?

  难道就是为了不让我爸妈伤心,他就能这么辜负一个女人吗?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哥连连摇头,说他开始并不想娶伊雪,是伊雪主动找到他,求他的,他才答应了下来。

  我无比纳闷,伊雪主动要求嫁给我哥的?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接下来,哥向我简单说了一下那天下聘的事。哥说,爸妈开始是不同意买下伊雪的,原因是她年纪太小,而且长得太漂亮,怕她不会真心跟哥过日子。

  还有就是伊雪家太穷了,她父母又不是明事理的人,跟这种人做亲家,很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就在这时候,伊雪找到我哥,说愿意嫁给他,希望他能把她买下来。

  我问哥,伊雪为什么会这样做?

  哥叹气的比划道【她在那个家过的太苦了吧,家里重男轻女太严重,什么活儿都让她干,这还不算,还动不动就打她,估计是被打怕了】

  我想,伊雪同意嫁给我哥,也是想找个依靠踏踏实实过日子吧,如果她知道哥不行的话,还会不会愿意嫁给他呢?

  这种事不好启齿,哥一定不敢告诉伊雪,又不想爸妈伤心,所以连他们都瞒着。说了这么多,他还是没有告诉我他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又想细问,哥却什么都不说,还让我别问了,他想把这件事当做他的秘密,不想告诉任何人。无奈之下这件事只好作罢了。

  哥有他的为难之处,他只是说,如果我真的喜欢伊雪,等我们生下孩子后,就让伊雪嫁给我,反正他们连结婚证都没有领过。

  我问他,那爸妈那关怎么过呢?跟兄弟两个牵扯不清,伊雪以后还怎么做人呢?

  哥为难的低着头,比划着【会有办法的,总会有办法的】

  我不忍心逼迫他,也不想糊里糊涂的跟伊雪发生点什么,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我干不出来。我将内心的肮脏想法甩干净,发誓一定要帮助哥解决了这件事。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哥的病一定能看好的,我想带他到城里大医院去看看,可是,被他拒绝了。

  这天晚上我们谁也没有去伊雪房间,他在我的房里呆了一晚上,我们就这么平躺在床上,谁也没有睡着,瞪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还在吃早饭的时候,就有三个人风风火火的闯进了我的家。一男一女两位老人外加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三人十分不客气,一进门抢过饭菜就吃了起来。

  老女人一边大口夹菜一边喊道:“雪儿,再给我盛碗饭,早晨起的早,连早饭都没吃呢!来来,给你弟弟和你爹也盛上!”

  我跟我哥懵逼的看着这一幕,我哥迟疑了一下,连忙去给盛饭。我爸妈可不乐意了,妈说,你们不吃饭一大早的跑过来干啥?

  老女人一瞪眼:“我来看我女儿啊,亲家,才过去两天,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吧?”

  我妈也不是省油的灯,嗤笑道:“看女儿?我看你们是专门来蹭饭的吧?怎么,家里又没吃的了?我们是娶了你女儿,又不是娶了你全家,没那么多饭给你们吃!”

  说完,一把将老女人手里的筷子夺了下来,老女人瞪了瞪眼,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这一家看起来就是泼皮无赖,老女人的筷子被夺下来,那一对父子还吃的欢呢!

  老女人气哼哼的说道:“亲家,今天我们来呢,是想让你们拿点钱出来,我闺女这么漂亮,三千块钱是少了点,这么着,你们再添一些,凑够五千吧!”

  我妈一听就怒了,当初说好的三千,如今又要加钱?这是哪里的规矩!伊雪一家在附近都是出了名的,尽管她长得漂亮,无奈摊上这么个父母,再漂亮也没人愿意娶她。

  伊雪觉得很难堪,刚想劝说几句,不料她母亲啪的一下就甩给她一耳光,并喝骂道:“贱皮子,刚出嫁两天就不知道你是谁家的人了?我跟你爸都快饿死了,你弟弟还要上学,你倒是出去过好日子了,没门!”

  伊雪的父亲白了一眼,补充道:“就是,就算嫁的再远,你也是我闺女,我跟你妈你不能不管!”

  伊雪的弟弟趁机插话,说同学们都买了新手机,想要姐夫给买个新手机,不然他没脸去学校了。

  这一家子,简直不可理喻,一个比一个霸道!我家里的情况相对糟糕一些,我哥不会说话,我爸为人太老实,不敢开口,只有我妈一人对战三个,很快就要败下阵来。

  伊雪的父母强势无比,眼见我妈不是对手,越发蛮横起来,仰着头,不可一世的瞥着我家里的东西,看见什么都想要。

  我哥气的乱比划,老女人一看急了,一把推向我哥,骂道:“哑巴,别跟我瞎比划,我看不懂!你现在是我女婿,也要跟着伊雪孝顺我们,知道吗?”

  我一看有人对我哥动手,大步上前,一把就将老女人推了出去,这女人一看就是没吃过亏的那种,被我推倒后,整个人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瞪着我。

  几秒之后,她发了疯一般跳起来,大声对我喊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跟老娘动手?”

  伊雪的父亲跟弟弟也冲我过来,嚷嚷着不肯放过我,说什么要我给老女人磕头认错,否则就不让女儿跟我哥过了。

  我爸妈一听吓惨了,钱也花了,要是不让过,我家不是人财两空啊!伊雪爸妈看中了这一点,步步紧逼,一定要让我家再拿点钱,否则就要领人走了。

  对付这种人就不能软弱,更不能让他看透你的心思,我笑了笑,对老女人说道:“想领人?行啊,大家都知道你把女儿卖给了我哥,你领走后,看谁还敢到你家提亲去!”

  老女人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我继续说道:“买卖人口本就是犯法的,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卖,我告到警局,你们一家子就等着坐牢吧!”

  伊雪弟弟也被吓坏了,抢先回来一句话,他让我别得意,说什么就算警察来了也没有用,因为伊雪根本就不是他亲姐姐,算不上买卖女儿。

  话一出口我就惊到了,感情还有意外收获?我意外的看了伊雪一眼,她默默低着头,一言不发。自知失言的伊雪弟弟急忙掩饰道:“我是说,这是我家里的事,警察也管不着!”

  “对,你少吓唬人,今天就算说破大天来也不行,钱我们是一定要的!”老女人气哼哼的说道。

  双方吵的不可开交,他们一家原本想欺负我家没人,可一看我也不是好惹的,吵是吵不过了,张牙舞爪的就想动手。

  伊雪忙挡在中间,劝说大家冷静一些,我妈倒是没说什么,老女人看不过去了,就觉得伊雪是向着我家欺负他们。

  这女人愤怒的一脚踢向伊雪身体,紧接着反手就要一巴掌。刚才她已经打了伊雪一次,又踹了一脚,如今还要打人,这还了得?

  怎么说伊雪也是我嫂子,是我家人,我看不下去了,一下拦住了老女人的手,反手就扇了她一个耳光。

  这巴掌扇的又脆又响,老女人被我打蒙了,大喊道:“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我大步拦在伊雪身前,愤怒道:“打的就是你,怎么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