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盛宴陈阳陈瑶免费_盛宴免费阅读by青锋剑

发布时间:2018-09-13 12:04

盛宴陈阳陈瑶免费

盛宴全文阅读

小说陈阳陈瑶作者是青锋剑,男女主角名为陈阳陈瑶的小说名字是《盛宴》,此书又名《夜色盛宴》,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都市小说。为了救自己病重的父亲,陈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而陈瑶,是给予了他帮助的大恩人,陈阳也用另一种方式回馈了她。

第一章 不归路

  “陈阳,我们分手吧。我想要住别墅,坐豪车,穿名牌衣服,拿名牌包包,这些你都给不了我。”

  女友声音很冷清,目光很是坚决地盯着我,说道:“我不想每天挤公交,坐地铁,吃盒饭,所以我们根本不合适。”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双拳紧握,痛心疾首地冲她咆哮,“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难道三年的感情,还有曾经经历的一切,都抵不了那些东西吗?”

  女友无情的勾起嘴角,冷笑道:“是!我受够了这种日子,以后你不必再联系我了,你的手机号码我已经拉黑了,陈阳,从此你我就当陌路人吧。”

  说完,她决绝而去,我苦苦挽留、哀求,却只是徒劳。

  我情绪有些崩溃,祸不单行,同样在这天,我接到姑姑打来的电话,说我爸重病,患上了脑肿瘤,需要十几万的手术费。

  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世界都快坍塌了。

  十几万啊!

  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多么庞大的数目,这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在外已经工作三年,赚的钱,几乎全部花在女友身上,如今全部家当,就剩下三千块。

  想到我爸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救他!

  我去公司问领导预支一笔工资,可没想到,钱没预支到,反而被开除,理由是公司效益不好,裁员。

  至于那些同事,一听到我要借钱,个个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昔日的兄弟,更是冷言冷语。

  “陈阳,咱们好像没熟到可以借钱的份上吧!”

  “抱歉,最近天天泡酒吧,身上真没钱了。”

  “你找我借钱?你确定没搞错?”

  去特么的爱情,去特么的兄弟!

  我算是看清了,这年头,有钱才是王道。

  女友离去,父亲重病,工作被辞,三重打击让我痛不欲生,就在这时,姑姑又哭着打来电话,说我父亲在家昏过去了。

  我连夜坐车赶回家,看到父亲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角的皱纹都浮现出来,头上甚至多了许多白发。

  我看得鼻子发酸,强忍住泪水对我爸说,“爸,咱们去医院。”

  我爸摇摇头,有气无力的道:“不用,我老了,不要花这个冤枉钱。”

  听到这话,我心里更不好受,声音有些哽咽,“爸,你胡说什么?你好好休息,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安抚好父亲后,他就沉沉睡去,我看着憔悴的脸,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我多想大声告诉父亲说:我有钱,咱不怕。

  可实际情况却是,我根本支付不起这十几万的手术费!

  我泣不成声,一拳一拳捶打地面,内心疯狂自责:陈阳,你为什么那么没用,你为什么那么没出息,你为什么要看着父亲承受这样的病痛,却无能为力,你算什么儿子!!!

  我用尽全力发泄完后,心中多了抹坚定。

  无论生活多困难,我爸一定要救,哪怕砸锅卖铁,卖肾卖血,都在所不惜。

  ……

  我回家的第二天早上,事情有了转机,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裙,身材妖娆,长相妩媚的女人走进我家的院子。

  女人叫陈瑶,比我大五岁,她的美远近驰名,小的时候常常带我玩,我们的感情很好。

  她很早就出社会闯荡了,出去一年,回来就给家里盖了新房,那年我才十四。

  第二年,她开着轿车回来的。

  人一有钱,是非就多,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村子里到处都是流言蜚语,说陈瑶在外面做一些不三不四的勾当。

  甚至还有人说,陈瑶被一个有钱人包养了,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小三。

  不过我却不相信,陈瑶从小就好强,怎么可能为了钱,做那些事呢!

  陈瑶见到我时,嘴边带着一抹笑意。

  那笑容很熟悉,她来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以前的小屁孩,终于长大了。”

  “瑶姐,你怎么来了。”

  看到陈瑶,我还是蛮欣喜的,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见她了。

  陈瑶捋了捋秀发,浑身透着妩媚的风情。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陈叔的事情,我听说了,这卡里有十五万,你先拿着,不够再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整个人愣住了。

  我根本不会想到,在最困难的时候,出手帮忙的竟然是她。

  虽然我跟她小时候关系很好,可这毕竟是十五万呐!

  “瑶姐,我……”

  我看着陈瑶手中的银行卡,不知该接不该接。

  “叫你拿,你就拿着,跟我还客气呢?别忘了,陈叔可还等着你救命!”

  陈瑶将银行卡直接塞到我的手里,态度很是爽快。

  我攥着银行卡,内心无比感动,咬咬牙,冲着陈瑶道:“瑶姐,这钱我就算是当牛做马,也一定会还给你的。”

  陈瑶点点头,轻轻一笑,显得很不在意。

  我生怕她不信,又说道:“瑶姐,我现在的确没办法,不过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带带我吧,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

  陈瑶却摇了摇头,“我做的事情,一般人做不了。”

  “我可以的,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我都愿意干。”我内心无比坚定。

  这几天内的折磨,让我第一次对钱产生了巨大的渴望!

  我不想再感受那种被人瞧不起的屈辱,和遇事时的无能为力!

第二章 名都会所

  陈瑶犹豫一会,最后点点头,“我可以带你出去工作,但是希望你以后不会怨我。”

  我欣喜若狂的点点头,完全没有在意陈瑶这句话。

  她给了我一天时间让我处理事情,我将父亲送到医院,委托我姑姑帮忙照顾。

  隔天,我就跟陈瑶一起离开。

  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陈瑶将我带进一个叫‘名都会所’的地方。

  这会所里面装修得非常奢华,超炫酷的水晶灯,墙壁上挂着油画,地上还铺着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一路走来,我看到许多穿制服的服务员恭敬的称呼陈瑶为瑶姐,还有许多女客人,进进出出的。

  她们年龄不一,出去的时候,都是一脸满足,面颊潮红。

  陈瑶带我到办公室,将我交给一个叫林海的男人,就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一切听从他的吩咐。

  林海是这里的管事,我叫他海哥,他三十出头,相貌儒雅,说话也是文质彬彬的,非常和气。

  林海问我,知不知道会所的服务性质,我摇摇头,说瑶姐没提过。

  林海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旋即拍了拍我的肩膀,简单介绍了一下,“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的客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女客,你的工作就是服务她们。”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时,海哥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海哥,‘海阔天空’十八号包厢的客人又催了,王涛还在上钟,你赶紧安排一个人顶上。”

  “收到,我来安排。”

  海哥回复完,似乎没找到能顶上的人,忽然把目光看向我,来回打量几眼,让我跟着他走。

  海哥带我去领了一套衣服,让我穿上,还是古代装扮,就跟拍电影似得。

  “不错,穿起来,倒有那么几分奶油小生的味道。”

  海哥围着我转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本来呢,你是新手,还需要学习几天,不过刚才你也听到了,会所人手不够,所以……”

  “放心吧,海哥,我会做好的。”不等海哥说完,我连忙保证道。

  当时我想,不就是服务人吗,这有什么难的。

  去往包厢的路上,海哥跟我说,客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上‘海阔天空’的客人,都是会所的vip,叫我一定要小心伺候着。

  来到十八号包厢外后,海哥敲了敲门,嘎吱一声,门打开了,随后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发福,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的胖女人。

  胖女人看到门外站着我和海哥,皱了皱眉,“王涛呢?”

  “李姐,王涛还在上钟呢,可能还要等很久,这不,会所来了个新人,要不让他试试?”海哥笑着指了指我。

  “哦?新货色?”

  胖女人闻言,似乎有点兴趣,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神就好像是在挑选货物一样,让我很不舒服。

  “长的还行,这身材也够结实。”胖女人伸手在我的胸膛来回摸了一把,我心里一阵不舒服。

  她舔了舔嘴唇,笑道:“行,就他了!”

  海哥见胖女人一下就同意,也笑了,转头嘱咐我:“小阳啊,记得一定要好好伺候李姐。”

  我连连点头。

  进入包厢后,锁上门,胖女人就吆喝起来,“还愣着干嘛?帮我把衣服脱了。”

  我硬着头皮上过去,开始帮胖女人脱衣服。

  刚才在路上,海哥就简单的说过,我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客人洗澡,按摩。

  说实话,第一次干这个,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弄得有些慢,反倒是胖女人急不可耐的动手脱了起来。

  让我吃惊的是,胖女人居然脱了个精光,一点都不剩。

  我一时有些不适应,眼神连忙撇到别处。

  “怎么,没见过光身子的女人啊?”我脸颊突然发烫起来,胖女人调侃一声。

  我的确是个雏鸟,不过她的胳膊比我的大腿还粗,还是水桶腰,胸前干扁扁的,我也不可能有兴趣。

  “来,把我抱起来。”

  这时,胖女人喊了一声,张开双手,看着我。

  我看着她那身形,心头一阵叫苦不迭。

  好在我以前常做农活,做过快递,搬过砖,扛过水泥,不然还真抱不动。

  不过就这几步路,还是把我累得够呛,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珠。

  包厢里的设施很简单,一张单人床,液晶电视,还有一个木桶,灯光昏暗,倒是显得有那么几分情调。

  替她搓背的时候,这女人还时不时的摸我的手,吓得我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可是脑海中却响起海哥叮嘱的话,一定要伺候好客人,不能让客人生气。

  我强忍恶心,任由胖女人吃我的豆腐,好不容易洗完,我连忙抽回手,恭敬地说道,“李姐,好了。”

  胖女人站起来,水哗啦啦响,溅了我一身,我替她擦拭身体时,胖女人的手,不时的触碰我的身子,磨蹭着,似乎企图勾起我的欲望。

  我内心一阵恶心,加快手上的动作,帮她擦干净后,连忙将她抱到床上。

  可是下一步,具体怎么弄,我有些犯难。

  毕竟刚来,还没有人教过我任何按摩技巧。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按摩嘛,无非就是按按太阳穴,捏捏肩膀之类的。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胖女人却突然张开双腿,对我招了招手:“来,用嘴帮我。”

第三章 胖女人

  我呆住,以为听错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一脸歉意说道,“李姐,我的服务只是按摩,不做这个。”

  “什么,你跟我开玩笑呢?”胖女人面容顿时变得凶悍。

  她拧着眉头,破口大骂:“怎么,你一个做鸭子的,还跟我摆起谱来了?”

  “李姐,您消消气,我是第一次,还不太熟悉整个流程……”

  我话还没有说完,李姐冷哼一声,从包包里拿出一叠钱,随意的抽出几张,猛地甩在我的脸上。

  “别跟我扯这套!这是一千,伺候好我,这钱就是你的,要是能让姐彻底爽快了,回头再封你个大红包。”

  钱哗啦啦散落,我脸颊有些生疼,我双手紧握成拳,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可最后,我还是赔着笑脸,解释道:“李姐,真的抱歉,这个项目我没办法做……”

  虽然我很缺钱,可要让我用嘴伺候老女人,心里一时还是接受不了。

  “呵,真跟我装呢?老娘今天还非要你伺候不可了!”

  胖女人彻底被激怒了,她瞪着眼睛,饿虎扑食般扑了过来,抱住我。

  她那肥肠似的嘴唇,不断在我脸上拱来拱去。她嘴里一阵奇怪的味道,薰得我胃里翻江倒海。

  我哪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惊慌失措,拼命挣扎着,可那两百斤的体重,死死压在我的身上,我根本挣脱不开。

  胖女人骑在我的身上,双眸闪烁着幽芒,挥手啪的一声扇在我的脸上,“给老娘舔舒服了。”

  这一巴掌抽得我脸颊火辣辣的生疼,耳朵嗡嗡作响,我感觉脸都肿起来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被一个如此恶心的女人欺辱至此,我哪里还忍得了,海哥之前嘱咐的话,被我抛之脑后。

  人在愤怒之下,力量出奇的大,我猛地推了一把胖女人,她身子直接往后倒去。

  只听哎呦一声,胖女人倒在地上,摔个四脚朝天。

  我慌不择路,打开门跑出包厢,身后传来胖女人愤怒的咆哮声。

  我大口大口喘气,心里一阵发慌。今天这事,我肯定是闯祸了。

  我连忙跑去找海哥,将情况跟他说了一遍,海哥听后脸色骤然一变,沉声道,“走,跟我去道歉。”

  “海哥,我……”说实话,我有点害怕那胖女人,更不想再见到她。

  海哥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冷冷道:“陈阳,你给我好好听着,我们这儿做服务的,没权利挑客人。你要是真不想做下去,赶紧滚蛋!”

  先前还文质彬彬的海哥,眼下却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道:“好,我去道歉。”

  我们一起回到包厢,此时胖女人已经披好浴袍,脸色阴沉的可怕。

  看到我,她双眸透着火焰,伸手就挥过来,想要打我。

  我刚想躲开,却猛地被海哥拉扯住身子,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

  这下我的脸颊是彻底浮肿起来,心头一股无名火,可看到海哥那凌厉的眼神,也就不敢造次。

  “小海,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傻了?老娘看得上他,那是他的福气,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是不识抬举!”胖女人阴阳怪气说着,恶狠狠剐了我一眼。

  海哥连忙上前安抚道歉,“李姐,新来的不懂规矩,您给我一个面子,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

  看到海哥如此低声下气,我心里一阵愧疚。

  我原以为胖女人也该息事宁人了,可没想到,她冷哼道:“小海,我也算是你们的VIP客户了,今天这面子,我还真不想给你。你把陈瑶给我叫出来,今天她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事没完。”

  我心头一震,没想到胖女人这么凶悍,连海哥的面子都不给。

  海哥忙不迭摆出笑容,连连称好。

  没一会儿,瑶姐穿着一袭紫色旗袍,踩着高跟鞋走来。

  陈瑶一过来,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呵斥道,“还不赶紧滚,惹得李姐不快,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知道,陈瑶是想让我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我刚转身,胖女人却趾高气昂喝了一声,“站住,他还不能走。”

  陈瑶婉言一笑,“李姐,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气大伤身,跟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好计较的,这样,我给您换一个懂事,乖巧的。”

  “陈瑶,我可是你们的VIP客户,每月在你们这里的花销可不少,你就这样子敷衍我的?”

  胖女人冷哼一声,不依不饶,即便是陈瑶来了,也没有卖面子,反而愈发得寸进尺。

  “今天,我就要这小子服侍我,伺候我舒服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陈瑶笑道,“李姐,这小子第一天上班,技术差,我还是给你找个熟练一点的。”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手指头指着陈瑶,皮笑肉不笑道:“陈瑶,别给我来这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妈咪吗?老娘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吧,今天谁伺候我都不行,我就是要这小子,不然,我叫人封了你的店!”

  一听封店,我慌了神,停下脚步。

  我完全没想到才第一天就给陈瑶惹下那么大的麻烦。

  我咬咬牙,上前一步,打算豁出去,为胖女人服务。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让陈瑶难做。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拽住我的手,冲我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

  我明白他的意思,叫我不要冲动,一切交给陈瑶来处理。

  此时,陈瑶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最后彻底沉了下来,冷冰冰说道:“李姐,今天这单,我就给你免了,以后要想过来玩呢,我也热烈欢迎,要是想玩花样,我陈瑶也不是吃素的。”

  胖女人愣了一下,接着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她似乎没想到,陈瑶居然会为了我这个毛头小子,得罪她这么一个大客户。

  最后,胖女人放了几句狠话,满脸不爽的离开。

  我以为陈瑶会跟我说点什么,可是并没有,她很快离开。

  不过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什么,仿佛是失望。

  我握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做,不能够再给陈瑶带来麻烦。

  “海哥,刚刚的事对不起。”我向海哥道歉,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海哥摇头苦笑,“这事情也怪我,没有跟你说清规矩,匆忙就让你上钟了。”

  “会所,不会有事吧?”

  我有些忐忑问道,刚才胖女人威胁的话,还萦绕在耳边。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的。”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开始给我介绍会所的一些工作,还有服务内容。

  听完后,我算是明白会所的真正性质,说的好听点,是做男公关,说难听点,就跟胖女人说的那样,是做鸭。

  整栋大厦,从五楼到八楼,都是会所经营的,五楼是KTV,六楼是单纯给客人全身按摩,不允许做其它事情。

  而七楼则不同,只要技师愿意,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楼,这里什么服务都可以做,我也参观了七楼的房间,跟六楼完全不同。

  双人豪华大床,浴缸,还有数十种情趣用品,都是一些没拆封过的,各种花样都有,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那八楼是做什么的?”

  我下意识地问了海哥一句,七楼都那么劲爆,对八楼,我心里产生不少好奇。

  海哥神秘一笑,“八楼是专门提供给一些特别客户的。”

  特别客户?

  “皮鞭,蜡油……”

  海哥挑了挑眉,简单说了两个词。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就是另类的那种。

  “放心吧,公司是不会强制员工做事的,除非你自愿。当然,七八楼的服务费用,每上一层,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说到这,海哥忽然一脸凝重,“陈阳,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上八楼。”

  我心头一震。

  别说八楼了,就算是七楼我都不愿意去,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要是让我在她身上蠕动,我怎么也提不起兴致。

  接下来,海哥又给了我一些视频,让我学习,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对于这方面,我似乎很有天赋,很快就学会了。

  第二天,会所开业后,我接到了第二个单子,只不过,这单子有点特殊。

第四章 瑶姐

  发生胖女人这件事之后,我有些紧张,生怕这一次的客人,也是什么老女人。

  我心里想着,要是对方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要怎么办?

  我既忐忑,又焦虑,可我知道,我始终要过这一关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厢门口。

  我深吸一口气,拎着工具,走了进去。可是当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时,我愣住了,瞪大了眼睛,错愕出声道,“瑶姐,你怎么在这?”

  我环顾四周,包厢里,除了陈瑶之外,并没有其她人,难不成,叫我过来服务的人,是陈瑶?

  “我听阿海说,你一直吵着要上钟?”陈瑶淡淡地说了一句,声音平缓,没有一丝起伏,听不出任何情绪。

  因为之前的事情,海哥怕我再出现情况,所以一直让我多习惯两天,可是,我却急着还陈瑶的钱,而且会所生意火,一直缺人手,我也想弥补之前的过错,为陈瑶分担,所以一直主动请缨。

  没想到,这事情传到了陈瑶的耳朵里。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陈瑶也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冲我招了招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吗,“还愣着干嘛,放水,伺候我洗澡。”

  闻言,我心头一阵荡漾,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知道,陈瑶这是要考验我。

  我连忙走到木桶前,将水放满,撒上玫瑰花瓣,我记得陈瑶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

  陈瑶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旗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的,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风味。

  陈瑶站在原地,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替她脱衣服,说真的,这时候我的手,有些颤抖,内心紧张不已。

  旗袍上的扣子很多,解起来很麻烦,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动着,解了半天,也才解开一颗。

  特别是站在陈瑶身边,她的身体有着一股芳香,很好闻,不断的传入我的鼻尖,让我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陈瑶轻笑一声,很是直白地问道,“怎么,瞧你紧张的样子,没脱过女人的衣服?”

  我一脸尴尬,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没脱过旗袍。”

  陈瑶睨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后,自己动手解扣子,褪下了旗袍。

  旗袍滑落,噗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刹那间,陈瑶完美的娇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肌肤似雪,白里透红。

  这一刻,我差点流鼻血了,陈瑶的身材真的很好,特别是现在,只穿着三点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是那种半透明的黑色蕾丝系列,简直让人无限遐想。

  看着陈瑶的娇躯,我起了反应,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我暗骂自己无耻,这可是陈瑶,我怎么可以这样子。

  可这实在怪不得我,陈瑶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说句不要脸的话,以前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娶陈瑶,长大之后,甚至还做梦梦到过她。

  此时此刻,陈瑶就这样子站在我面前,我要说心静如水,那不是扯淡吗,我可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

  让我失望的是,陈瑶脱了旗袍,就没有继续下去,这让我稍稍有些遗憾。

  冷不丁的,陈瑶问了我一句,“好看吗?”

  “好,好看!”我下意识的回答。

  “想不想继续往下看?”陈瑶轻轻一笑,手放在了后背的内衣上,一副欲要接下来的样子。

  我内心一阵激动,心里狂喊,想啊,想啊,我做梦都想。

  可是,当我看到陈瑶嘴角挂着那玩味的笑容时,我就知道,她是在调侃我呢,我一阵苦笑,“瑶姐,您就别戏弄我了。”

  “怎么着,瞧不上姐,嫌弃姐人老珠黄?”陈瑶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那模样,就跟林黛玉似得,惹人怜惜。

  我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怎么会,姐那么漂亮,我……”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陈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不逗你了。”说完,她自己走进了木桶里。

  我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太嫩了,还是上了陈瑶的套,接下来,我打起了精神,准备为陈瑶服务。

  我手握湿热的毛巾,擦拭陈瑶的背部,轻轻的,掌控着自己的力道,陈瑶的肌肤吹弹可破,我生怕弄疼了她。

  十几分钟后,沐浴结束,陈瑶站了起来,哗啦啦的,水珠从她的身上滴落,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水芙蓉。

  泡澡过后,陈瑶的肌肤上,泛起一颗颗粉红色的疙瘩,我又用干毛巾,轻轻的替她擦干,随后,陈瑶躺在按摩床上,闭上了眼睛。

  我看到她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疲惫,陈瑶是名都会所的经理,一个女人,管理着那么大一间会所,肯定会有很大压力吧!

  为此,我莫名的有些心疼。

  我走到陈瑶的身后,替她按着太阳穴,轻轻地询问道,“瑶姐,这个力度可以吗?”

  “恩,力度可以再加大一点。”陈瑶轻轻的回应了一声。

  “好!”

  我适当加大了一些力道,一会儿后,我问陈瑶,要不要推油?

  陈瑶说,今天都听我的,让我自己看着办,将学的东西,都可以使出来,我一听,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表现。

  我取出精油,倒在掌心之处,双手来回搓着,直到双手开始发热,随后,我按在了陈瑶的背部。

  滑嫩,细腻,就好像,果冻一样,手感好极了。

  “嗯哼!”

  陈瑶发出一声闷哼,声音显得非常愉悦,舒服,可这落在我的耳中,让我有些心猿意马,只感觉百爪挠心似的。

  可同时,也给了我动力,证明我的技术还行,我愈发卖力,一寸一寸的往下移动,陈瑶身躯也跟着有些不自然的扭动起来。

  我正想进一步动作时,陈瑶忽然翻了一个身,抓住了我的右手,“陈阳,告诉姐,你愿不愿意上七楼?”

  我心头一震,呼吸变得急促,上七楼,七楼可是真枪实弹的干,陈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动情了,想要我跟她上去?

第五章 赔点医药费

  我很想大声的告诉陈瑶,我愿意跟她上七楼。

  可是话到嘴边,我怎么也吐不出来,去七楼服务,如果是陈瑶,我自然愿意,可如果换成是其她女人,我还会吗?

  我纠结,我彷徨了,而就在这时,陈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

  我松了一口气,离开了包厢,可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着,要是没有刚才的那个电话,我会怎么回答陈瑶的问题。

  最终的答案,我不愿意去七楼,至少目前来说,我还不愿意去。

  没过一会儿,海哥过来找我了,他递了一个8号的牌子给我,“这就是你以后的工作号了。”

  我愣了愣,旋即欣喜起来,也就是说,我可以正式开工了。

  “不要辜负了瑶姐对你的一番期望。”海哥看了一眼号牌,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点点头,这个时候,我根本还不知道,这号牌的含义,不过,从海哥的话中,我得到了一个信息,陈瑶很看重我。

  随后南哥带我到了休息室,参观了一下,说以后没事的时候,就可以过来这边完,整个休息室装修的非常豪华,就好像娱乐场所一样。

  左边,清一色的台式苹果电脑,七八台齐齐的摆放在那,还有自动售卖的饮料机,再往里走一点,有台球桌,全自动麻将机,还有一个小型的健身房。

  南哥告诉我,这里的一切,都是免费的,空余时间,都可以在这里玩。

  我暗暗咂舌,这会所的福利也太好了一点。

  此时,正有不少刚刚上完钟,在这里休息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看我们走过来,纷纷跟海哥打招呼,态度都非常恭敬,看来,海哥在这里还是很有威严的。

  “现在人不多,我们这一组的人,大部分都还在上钟。”海哥笑着跟我说,刚才这批人,都是另外一组的成员,并不是他管辖的人。

  晚些的时候,陆陆续续的人都来到了休息室,打球的打球,玩游戏的玩游戏,有的甚至还赌博,在那里玩炸金花。

  南哥也介绍了我们这一组的成员给我认识,一共十几个人,我的记性很好,差不多都记住了,我也很有礼貌的向他们问好。

  “小师弟别那么客气,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青年,搂着我的肩膀轻笑道。

  他的名字叫叶天,长的很阳光,身材健硕,搂着我的肩膀的时候,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肌肉的爆炸性。

  “等下班了,晚上一起宵夜,就算是给小师弟接风了。”李轩轻笑道,他是众师兄之中,长的最俊的,皮肤白皙,就像女人似的。

  “谢谢师兄!”

  我向李轩表示感谢,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些师兄都蛮好相处的。

  “陈阳,小天跟阿轩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以后你要多跟他们交流。”海哥嘱咐了我一声,随后对李轩等人说道,“晚上的夜宵我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所有消费都算在我头上。”

  “海哥万岁!”

  “哈哈……今晚,终于能够敞开肚子吃喝了。”

  众人齐齐呐喊,欢呼雀跃着,而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海,这就是昨天进来的那个新人?”

  我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年纪跟海哥差不多,他的身边,还跟着一群青年,人数也有十几个,看起来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样子。

  叶天告诉我说,这是会所的另外一组的管事经理,叫孙胜,我脸上带着笑意,对孙胜问好,“孙经理好!”

  孙胜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让我奇怪的是,孙胜身边的一个青年,眼神不善的看着我。

  这家伙的相貌,比起叶轩还要俊俏几分,身高一米八开外,就跟偶像剧里的男明星似的。

  就在这时,青年眼神发狠,毫无征兆的抬起腿,就朝我踹了过来,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家伙会突然对我出手。

  这一脚,直接踹在了我的身上,我很是狼狈的摔倒在地上,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整个人就好像散架了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所有人,紧跟着,叶天还有李轩等人,一个个怒吼出声,“王涛,你敢动手打人。”

  “操,兄弟们,是带把的就跟我一起上,干死他。”

  整个休息室都炸开了锅,双方剑拔弩张的,叶天等人挽起袖子,就准备干架,海哥的脸色阴沉,呵斥住了李轩他们,“都住手!”

  李轩等人一脸不忿,可还是听从海哥的话,没有动手,叶天过来将我搀扶起来。

  海哥眯了眯眼,视线落在了王涛身上,沉声道,“王涛,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在我的面前,都敢动手打人。”

  我心里也是满腔怒火,我跟这王涛是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的,这家伙就动手打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王涛还没有说话,孙胜就出来打圆场了,“小涛啊,还不给海哥道歉,不管怎么说,海哥也是前辈,你要尊重他一下的嘛!”

  王涛耸了耸肩,双手一摊,打了一个哈哈,“海哥,这新来的害我损失了一个大客户,我不过就是踹了他一脚而已。”

  我一愣,心里充满了不解,我害他损失了客户,我刚来不久,才接过……难道是那个胖女人?

  海哥的脸色一阵变化,最后冷哼道,“这里是场子,你动手打人就是坏了规矩,这事情要是被瑶姐知道,你知道后果,瑶姐可是最忌讳窝里斗了。”

  一提到陈瑶,王涛的脸色微微一变,显得还是非常忌惮瑶姐的,这时候孙胜又出来做和事佬了,“年轻人嘛,有点火气也是正常,瑶姐多忙啊,这点小事何必惊动她,这样,小涛啊,给这新人赔点医药费。”

  王涛嘴角泛起冷笑,从钱包里抽出一小叠钞票,估摸着有一千多,走到我面前递了过来,海哥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拿着。

  我心里一阵憋屈,可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让海哥难做,给陈瑶添麻烦,可就在我伸手想要接的时候,王涛手一松,钱散落在了地上,“哎呀,不好意思,没拿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