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她唇之下by落羽细无声_唐艺林齐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2:34

《她唇之下》是由“落羽细无声”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为了解决家里的危机,林齐和唐艺的这张婚姻讲明只是钱色交易,而他却单方面的对她产生了情愫。

她唇之下

第一章  绝色老婆

我的老婆是个性感漂亮的大女人,而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很多人都羡慕我年纪轻轻就踏上了人生巅峰,却不知道新婚之夜我却……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爹喝醉酒糟蹋了一个女大学生,蹲了局子。那时候,我刚参加完高考,家里所有的钱都赔给了那个女大学生。

我妈不识字,每天在家里绣女红,家里还有个九岁的妹妹,妹妹患有严重贫血,为了解决家里的负担,我只好边读书边打工,除了勤工俭学来养活自己,同时还要补贴家用。

大学毕业时,妹妹病情加重,需要一笔钱来治疗,因为我之前给一个初中女孩做过家教,他父亲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后,说有个女人征婚,我很符合条件。

征婚条件很简单:身高180cm以上,仪表端正,憨厚老实,性格内向。

女孩父亲说这女人很有钱,结婚后会有一笔数目不小的礼金,这让我很动心,毕竟妹妹的医疗费用需要很多钱,于是便一口答应了。

第一次见面是在建设街的咖啡馆,见到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了,本以为她会是个挺丑的老女人,没想到见到本人之后,她具体这么美。

眼前这个女人,个子高高的,白衬衫紧勒着饱满的胸部,秀发长长的披在肩上,裙摆很短,一双修长的美腿裹着浅色丝袜,又细又匀称,是个男人看见她,都会忍不住想入非非。

她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我,眼里闪过一丝厌恶,我被她瞥的脸上一烧,说话都结巴起来,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之后,她便提起手袋离开了。

她叫唐艺,二十五岁,比我大三岁,我感觉她对我听冷淡,挺不屑的,应该是没有看上我。

不曾想,三天后,我就接到了她的通知,说如果我没意见,就可以结婚了。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感觉整个人都活在梦里,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么,后来唐艺带我去了她家。

这次见面,唐艺穿的很随意,浅色破洞牛仔裤,黑色渔网袜,白色纯棉T恤,配上她绝美而明媚的容颜,让我再一次惊呆了,一个人女人怎么可以美出两种不同风格?

稍顷,唐艺示意我坐下,她则坐在我的对面,说:“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第一,我们名为夫妇,实则各过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要表现出恩爱的一面;第三,不许透漏我的任何事情……有难度吗?”

我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说道:“没有。”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她一个住豪宅的白富美肯跟我结婚,自然是有不能说的秘密要隐瞒。末了,我张了张发干的嘴唇,问她:“那……钱?”

我家里的情况唐艺是知道的,人在最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才比较好控制,她想必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和我结婚。

唐艺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朝我看来一眼,说:“先试婚一周,如果你表现不错,我会转钱给你。”

下午,唐艺的母亲来了,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她穿着紧身的旗袍,皮肤保养的也特别好,用当下最流行的话怎么说来着……哦,不老女神!

唐艺的母亲先朝我打量了一下,又问我的来历,唐艺说我是她的同校学弟,参加校友会时认识的,一见钟情,一眼见到我的时候就产生了好感。

唐艺的母亲听后,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但也没说什么,好像是同意了。

一周后,我跟唐艺去民政局领了证,从民政局出来以后,我的卡里就多了三十万。完事后,我问唐艺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她漠然答道:“再说!”

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客房,本以为领证后就可以和唐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可现在看到她眼里的冰冷之后,心里才明白,或许这一辈子自己也无法上她的床了。

虽然有点可笑,但我确实把自己给卖了,轻轻苦笑了一声之后,我说:“唐艺,你先回去吧……我想、想随便走走!”

唐艺这才瞥了我一眼,说:“好,晚上记得回来。”

我一愣,心想,莫非晚上唐艺今晚要跟我……毕竟我们领证了嘛!想着,我赶紧使劲点了点头,说:“行!”

唐艺没有理会我的兴高采烈,说完之后踩着油门离去,看着绝尘而去的白色保时捷,我忽然觉得唐艺也没那么高冷。

本来,我是想回去看看我妈和妹妹,但唐艺要求我今晚必须回去,所以只好放弃。接着,我拿出手机跟我妈打了个电话,同时汇过去十万块钱。

我妈问我哪儿来的钱?我撒谎说是毕业后在银行申请的创业基金,总之别问太多,先给妹妹治病要紧。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坐在路边看着灰蒙蒙的太空,觉得这个城市并没有以往那么冰冷和压抑,而能我心里那些阴霾消散掉的,正是唐艺那张绝美而明媚的脸。

回到家的时候,唐艺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真丝睡衣,但却遮不住曼妙的身材,一双修长的大白腿叠在面前,让我看的忍不住咽口水。

唐艺看见我回来了,也没说话,继续翻着手里的杂志,我更尴尬,半天也想不到一个话题,末了,只好坐到唐艺身旁玩手机。

晚上时,唐艺先去冲了个澡,出来时她并没有穿睡袍,而是只裹着一条洁白的纯棉浴巾,头发湿漉漉的的垂在肩膀上,时不时就会有颗水珠滴落下来,落在了她那性感迷人的锁骨……以及,那道不安分的事业线里!

我看着唐艺胸前的那团饱满,顿时就傻了眼,她则厌恶的朝我看了一眼,说:“还不去洗澡?”

“呃、好!”我木纳的应了一声,赶紧朝洗手间跑去。

洗手间里面还残留着唐艺身上特有的芬香,混合着淡淡的沐浴露味道,让我好似处在云端一样,忍着心里那份燥热,我赶紧快速洗完,然后扯过一条浴巾裹住下身就冲了出去。

此时,唐艺已经躺在床上,柔软的被子搭在的身上,她见我出来以后,伸出食指对我勾了勾,说:“快来!”

第二章 洞房花烛

听到唐艺的话,我脑子里一阵轰鸣,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阵阵芬香传入鼻中,感受着身下的柔软,我几乎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正要笨拙的去咬唐艺的嘴唇时,我却发现她正在冷冰冰的盯着我。

什么意思?我一愣,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见唐艺轻声说道:“演戏会么?屋子里有摄像头!”

我身体一僵,这才发现唐艺的身子上还盖着一条薄薄的真丝纱巾,原来,她压根没想打算让我碰她。

一阵酸楚从胸腔传来,我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说:“会!”

“那就好。”唐艺的眼睛轻轻眯了一下,用修长白皙的玉臂缠住了我的脖子,呵气若兰道:“开始吧。”

我轻轻点了下头,接着将头埋在了唐艺耳边,身体机械般的蠕动着,而唐艺却张开嘴巴,发出一阵阵性感至极的娇喘声。

虽然是演戏,但她胸前那团饱满的白嫩,在我的蠕动中被揉成各种形状,如果不是此时自己把头埋在了唐艺耳边,肯定能欣赏到那些风景……

这么想着,我又想爬起来,但唐艺牢牢的勾着我的脖子,轻声说:“老实点,别让我厌恶你!”

放佛如一盆冷水浇下,我顿时清醒了不少,

虽然两人中间隔着一条真丝纱巾,但我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唐艺的体温,她的身体很热,嫩白的躯体也像一个熟透的蜜桃一般泛起淡淡的绯红,我只觉得身下的那团温香软玉在不安分的扭动着,好像在呼唤让我要了她。

我又有点忍不住了,小树苗反应剧烈,已经抵住了唐艺的小腹……如果再刺激一点的话,我就要缴枪了。

不如将错就错?我咬了咬牙,用大手按住了唐艺的肩膀,接下来就准备结束二十二年的处男生涯。

那一刻,我看见唐艺脸上的绯红更浓,想必也是忍的很辛苦吧?我不再犹豫,用脚踝够开她的双腿,此时唐艺惊呼一声,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指甲嵌入肉里,疼的我一个激灵,差点喊出生来,唐艺却不动声色的将我从身上推开,大声嘟囔道:“这就缴枪了?真没用!”

我明白她是故意说给摄像头听得,或许另一边,唐艺的母亲正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一幕,她肯定会认为我满足不了唐艺。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惆怅,但又无可奈克,最后只得装作不行的样子倒头便睡。

唐艺见我没了动静,将身上的真丝纱巾轻轻拽出,熬到半夜,我听见她的呼吸平稳下来,应该是睡着了。

黑暗的屋子里,我轻轻的睁开了眼睛,接着窗口传来的微弱月光看着眼前的唐艺,只见一个美的不真实的脸颊就在我面前,她闭着眼睛,仿佛像婴儿一般沉睡着。

她为什么不让我碰她?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我承认自己是心动了。虽然我们结婚是出于某种目的,但从法律上来说,她就是我的老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我却睡意全无,浑身处于一种无比亢奋的状态,想着自己在唐艺身上的那阵摩擦,我简直控制不住自己。

但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平心而论,唐艺并没有亏待我,她给了我钱,让我解决了家里的危机……至于这场婚姻,一开始就讲明了这是场钱色交易,而我只是单方面的对她产生了情愫而已。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唐艺已经起床了,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袍刚从洗手间里出来,雪白细嫩的长腿下踩着一双粉色拖鞋,她说:“洗漱一下,然后来吃早餐。”

我木纳的点了下头,眼睛不自觉的朝屋顶角扫去,心想这个情景如果在摄像头的另一边来看的话,应该是一副温馨且幸福的画面。

等我洗漱完之后,唐艺已经在吃早饭了,餐厅里没有摄像头,所以唐艺对我没在隐瞒什么,她说:“其实,我是个不婚主义,之所以跟你结婚是要骗我的父母。”

我并没有见过唐艺的父亲,但也没问什么,乖乖的点了下头,说:“明白。”

“你昨晚表现不错,希望你能继续下去。”说着,她拿起桌子上的面包片咬了一口,细细的嚼着,脸颊微微鼓起,模样特可爱。

“呃?知、知道了!”听到唐艺说我表现不错,我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唐艺见我木纳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她说:“我指的是我睡着以后……”

“……”原来昨晚她根本没睡,我还以为她睡着了,就那么静静的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此时想起,不禁满脸通红,又羞又燥!

吃过早餐,唐艺就去上班了,我也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该找份工作了,就这么待在唐艺家里感觉跟吃软饭没啥区别。再说,妹妹的病还没好,我不能坐吃山空。

想着,我便准备出去溜溜,结果刚打开门就看见了唐艺的母亲,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贴身旗袍,头发高高盘起,俨然一副美少妇的模样。我再次一愣,然后张了张嘴,喊了一声妈。

唐艺的母亲叫欧阳妤,复姓,她的娘家也是一个大家族,具体我还不是很了解。

欧阳妤听到我喊她之后,淡淡的点了下头,然后走了进来,她先是四处看了一下,才问道:“你一个人在家?”

我点点头,说唐艺上班去了。

欧阳妤听后,便坐在了沙发上,她的身材保养的很好,旗袍下的一双白腿仍是很细嫩、很匀称,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她,问:“妈,要不我给唐艺打个电话?”

“不用,我是来找你的。”欧阳妤说着,就从手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盒子递给我,说:“这是一个中医朋友给的秘方,说是可以控制生儿子,虽然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调理身子是没问题的!”

听到这里,我脑袋一下就懵了,欧阳妤丝毫没有忌讳的意思,想必是她昨晚从视频中看到了我昨晚草草了事,所以才会特意给我来送秘方吧!

虽然很不情愿,但唐艺跟我约法三章过,想了想,我只好恭敬的接过那个白色盒子,打开一开,是一颗颗已经搓好的褐色小药丸。

此时,欧阳妤又开口督促道:“早点生个儿子也好,省的丫头在外面胡来……”

在外面胡来?听到这里,我身子一僵,双眼直勾勾的朝欧阳妤盯去,她也不忌讳,只是再次叮嘱道:“你和丫头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有些事……你自己要掌握好!”

第三章 跟踪唐艺

听着欧阳妤若有所指的语气,我终于点了点头,认真的答道:“妈,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欧阳妤见我慎重起来,这才放心一笑,接着便扭动着翘臀离去,留我一个人在客厅深思起来。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对唐艺的家庭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她的父亲叫唐振东,邢城市有名的企业家,他创建的唐氏集团总资产高达数十亿,房地产、餐饮、休闲会所等多个领域都有涉及;而她的母亲欧阳妤,那个看起来风情万种的美少妇,她也很不简单,做的是珠宝生意的,总资产也是数亿。

至于唐艺,她除了帮自己的父亲唐振东管理公司之外,自己也开了一间酒吧,规模还不小。

酒吧?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激灵,如果唐艺真要在外面胡来的话,肯定不会选择在唐氏集团,毕竟那是等于在唐振东和欧阳妤眼皮子底下挑事,她没那么笨!但酒吧就不一样了,酒吧里本来就人鱼混杂,加上那又是她自己的地盘,完全可以肆意妄为。

这么想着,我忽然慌了,唐艺早上还跟我说过她是不婚主义,很明显,婚姻这两个字根本绑不住她。

虽然是假结婚,但我也不能被戴绿帽子,这是最起码的底线!想到这里,我急忙奔了出去。

拦了一辆车,我直接去了唐艺的酒吧,此时已经将近中午,酒吧并未营业,但门还是开着的,溜进去以后,我见几个服务员正在收拾,于是主动走了过去,问:“你好,请问唐艺在吗?”

“你是谁?”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姑娘问道。

我说:“我是唐艺的朋友,她约我来酒吧里见面。”

其实,我也不确定唐艺在不在酒吧,但又怕这几个服务员将我赶出去,于是才这么撒谎,果然,那个留马尾辫的姑娘听后,立刻甜甜的笑道:“原来是唐姐约您来的?她在二楼‘夜色伊人’包厢里。”

我赶紧道谢,然后就朝楼梯口跑去,同时心里想着,夜色伊人……这种名字的包厢,她该不会真的在幽会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还是快步走了上去,二楼没什么人,挺安静的,我找到夜色伊人包厢之后,并没有莽撞的冲进去,而是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包厢里面很静,什么也听不见,我暗骂一声,笨蛋,这里是酒吧,包厢的隔音效果当然够好!

想着,我轻轻的推开了一条门缝,果然,立刻就有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断断续续的,还挺压抑。

这一刻,我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抓住门把手就将门推开了,接着看到了一张女人脸,她紧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抱枕,明显是快来了……

而趴在她身上的人,居然是唐艺,我瞬间懵逼了……和唐艺搞在一起的居然是个女人?

唐艺是背对着我的,她的脸埋在那女人饱满且水嫩的乳鸽里,即使这样,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好在包厢内有独立的音响,里面在放着浪漫的轻音乐,也这正是这轻音乐的声音,才令这两个女人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想了想,我还是轻轻的关上门,退了出来。

关上门后,那深深呼了一口气,在这个时代,我们无法评价别人的性取向……但,这个人是唐艺的话,就让我有点崩溃了。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对方是个男人,我会冲上去拼命,但偏偏和唐艺搞在一起的是个女人!

我也终于明白唐艺为什么要跟我假结婚了,想起欧阳妤的叮嘱,我顿时浑身无力,她早就知道自己女儿是Les,说到底,被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一个人。

犹豫了好久,我还是放弃了当面质问,毕竟结婚前的三个要求,第一个就是,我们名为夫妇,实则各过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如果我现在冲进去质问,唐艺肯定会跟我闹掰,手里的钱已经给家里汇了一部分,我暂时还不能失去唐艺这颗摇钱树。

终于,我还是很窝囊的离开了,一个人走在路上,想起昨晚的点点滴滴,整个人都被那种酸楚的失落感压的直不起腰!

晚上的时候,唐艺回来了,她看起来心情不错,春风满面的,看到我的时候还轻声打了个招呼,我则坐在沙发上没有反应。

“喂,愣什么呢?”唐艺弯腰将高跟鞋摘掉,弯腰的过程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从领口露出。

我有点移不开眼,朝着唐艺的领口盯了几秒之后,才说:“咱妈来过了,还送来一盒药丸,说能提高持久力,还能让咱俩生个儿子!”

唐艺朝着茶几上的白色盒子瞥了一眼,不屑道:“滚蛋,谁爱生谁生!”

我见唐艺把话说的这么死了,于是站起来,说:“但我毕竟是个男人……晚上一直演戏,我、我憋得慌!”

她有女人解渴,我可没有,既然夫妻俩人互相不得干涉,那我为什么不能去找自己的爱情?想到这里,我将腰杆挺直了一些,等着唐艺给我答案。

这个问题显然把唐艺给难住了,她蹙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生理问题……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但绝不能花钱去找不干净的女人……不然我就、我就打死你!”

看着唐艺认真的样子,我决定逗逗她,于是道:“不花钱解决,就得谈感情,如果去追一个人女人,起码要个把月才能哄上床,在此之前,我还要一直趴在你身上做俯卧撑……你真不怕我哪次忍不住了?”

“你敢!”不等我说完,唐艺就声色俱厉的瞪了我一眼。

我耸了下肩没说话,说实话,我还是挺害怕唐艺的,不过通过白天在酒吧的观察,我发现唐艺是属于外冷内热的,她骨子里绝对有团烈火,只不过烧错了方向。

仔细斟酌之下,我觉得还是先试着掰一下唐艺的性取向,看看能不能掰正,毕竟自己是带小树苗的,怎么弄也比两个女人磨豆腐舒服吧?

再说,欧阳妤今天刚送了药丸过来,唐艺肯定不敢再跟我草草了事!换句话来说,我今晚有着大把的时间去摩擦她,如果过程中把唐艺撩燃了,那我的小树苗就可以扎根播种了,想想都兴奋!

第四章 让我检查

夜色逐渐变深,我先去冲了个澡,然后便赤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唐艺站在卧室门口怒发冲冠的看着我,但又无可奈何。

我心里清楚唐艺在想什么,于是就用眼睛瞟了下摄像头的方向,用眼神告诉她,要开始演戏了。

唐艺恨的直咬牙,但还是乖乖过来了,她一撩起被子,我就感觉到一股香甜的芬香传入鼻中,让人心动的不行。

可能因为我在客厅挑逗她的话起了作用,唐艺没敢再让我占有主动权,而是直接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那浑圆Q弹的臀部做在我的小腹上,反复摩擦。

我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这简直太舒服了!再看唐艺,一脸冷漠的样子,眸子里还带着几分厌恶,顿时让我如坠冰窖。

因为唐艺的眼神,我没有在摩擦中找到快感,反而陷入了无尽的空虚当中,末了,我将她从身上推开,开口说道:“不行,硬不起来!”

唐艺一愣,下意识的用手去抓了下我的小树苗,随即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在说,这么壮,还说硬不起来?

一阵酥软传来,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让我忍不住打了个颤,唐艺可能是明白了什么,于是将手从我的小树苗上松开,她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的小树苗第一次被女人用手握,轻轻一下就被颤呕吐了,红着脸看了一眼唐艺,我快速起身朝洗手间跑去,洗干净之后,又冲了一个凉水澡来冷静自己。

今晚又以我不行为由瞒过去了,半夜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闪现唐艺在包厢和另一个女人缠绵的画面……说实话,闻着身边的女人香,我真需要发泄一下。

第二天,唐艺去上班不久之后,欧阳妤又来了,看着这个极品丈母娘,我顿时有点慌……欧阳妤能在唐艺房间里安装摄像头,这就足以证明了她不是省油的灯。

果然,欧阳妤见到我以后,直接问我吃药丸了吗?我说,吃了,并拿出盒子给欧阳妤看了一下药丸的数量。

其实昨晚我冲澡的时候往马桶里丢了一颗,欧阳妤看见之后,说:“恩,可能中药调理慢,这样,我先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中西结合,这也好的才快!”

妈蛋,欧阳妤就这么直言不讳的说我不行,丝毫不考虑自己是怎么知道我不行的?她就不怕我追问么?

想了想,我还是没敢问,只是说:“妈,那个……我自己去就行了,您不、不用操心这个。”

欧阳妤说:“你自己去也行,我帮你约好了专家,你直接给他联系就成。”

说完,欧阳妤就递给我一张名片,这雷厉风行的极品丈母娘可真令我蛋疼,最后,我只好无奈的打车去了医院。

在路上,我给唐艺打了个电话,说你妈今天早上又来了,还给我介绍了男科专家,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呢!咋办,这一检查就穿帮了?

唐艺沉默了几秒之后,问道:“哪家医院?”

我说:“邢城市第二医院!”

“第二医院……行,我这就联系关系,你放心检查就行。”说完,唐艺就把电话给挂了。

末了,我拿着一张化验单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特想打人,只见单子上面写着:早泄,精子存活率低……

我鈤你大爷,怎么不直接写不孕不育?这一刻,我突然有点后悔把这件事告诉唐艺了,那么听话干嘛?操,都怪心里那份自尊心作怪,还幻想着有一天她能对我产生好感,可手里的这张化验单告诉我,唐艺压根就是把我当棋子。

想着,我直接把手里的化验单攥成一团,愤怒的摔进了垃圾桶里。接着便朝医院外面走去。

还未出医院,手机又响了,是唐艺打来的,她说我表现不错,一会儿再汇十万块钱给我,还说只要我肯听话,就一直给我钱。

这一刻,我又怂了,妹妹的病情一直不稳定,除了顺从唐艺之外,我还真负担不起那么昂贵的医药费,只不过这样下去,我永远没办法逃离唐艺的掌控了!

想了想,我开口说道:“放心,我肯定听话,不过……你能帮我找个工作吗?”

“工作?”唐艺好奇的反问了一句。

我说:“恩,我想自己赚点钱,万一等哪天你不需要我了,我还有自力更生的本领。”

“也好。”对于我的话,唐艺并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淡淡的说道:“帝豪KTV那边缺个领班,我先打个招呼,你明天就过去。”

帝豪KTV应该也是唐家的产业,我听后点了下头,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点头唐艺也看不见,于是说:“好!”

挂了电话,我又跑回医院,从垃圾桶里翻到了那张化验单,虽然这玩意很伤自尊,但为了钱,我还是忍了。

回去后,我将化验单给了欧阳妤,她仔细的看过之后,眉头紧锁,还意味深长的朝我看来一眼,随后摔门而去。

我被欧阳妤盯的心里发慌,这娘们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正想着,欧阳妤又折回来了,怒气冲冲的说让我跟唐艺离婚,并会给我二十万分手费!

尼玛!我咬着牙不知道怎么回答,正在这时候,唐艺回来了,看见欧阳妤在骂我,就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欧阳妤把化验单塞给唐艺,问她怎么就找了一个不争气的男人?唐艺拿着化验单详装看了一会儿,才说:“又不是什么什么严重的事情,好好调理一段时间就行了。”

操!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不写不孕不育了,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想着下午刚到账的十万块钱,我只得低声下气道:“妈,医生说了,调理两个月就可以了。”

欧阳妤这才作罢,再次摔门而出,我无奈的看了唐艺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真厉害!”

唐艺没回答我的话,而命令我回屋把摄像头拆了,发生这种事,欧阳妤肯定没心情偷窥我们了,当晚,我被唐艺赶出了主卧!

对于唐艺的做法,我并没有感到意外,泥人尚有三分脾气,我为啥非要对她跪舔?

可就在我刚脱掉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候,唐艺推开门进来了,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宽松睡袍,领口露出一片雪白,修长的美腿有一半裸露在空气中,在昏暗的夜灯下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这什么情况?难道是唐艺跟我摩擦上瘾了?要找我再演一场戏才能睡?

第五章 帝豪KTV

我站在原地看着唐艺,神情有些木纳,只见她抬了一下手,丢过来一个水杯模样的东西。

“到了KTV不要乱来,生理问题可以用这个解决。”说完,唐艺扭身走了,我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水杯,拧开盖子一看,顿时懵逼了!

只见这里面是个粉色的硅胶,形状自然是……尼玛,唐艺居然给我送了一个飞机杯!操,我顿时生气的将这东西扔在了垃圾桶,简直瞧不起人!

唐艺的性格虽然不是野蛮型的,但做起事情来却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暗骂一声,我直接躺在床上搂着被子睡觉了!

第二天,我直接去了帝豪KTV,工作的事情她已经帮我安排好了,说让我去找一个叫做刘水的女人。

帝豪KTV装修的很豪华,雕梁画栋,金壁辉煌,高档的微晶石瓷砖在金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我一进去就有个漂亮美眉跑过来给我打招呼。

“先生,有什么能为您帮助的吗?”漂亮美眉缠着紫色小背心,下身搭着紫色小短裙,语气也很甜美。

我说:“我找刘水。”

漂亮美眉一听,立刻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但还是很有礼貌道:“这……我就没权力了,要不我先帮您问问?”

我说:“行,你就说是唐艺让我来的。”

漂亮美眉明显听过唐艺这个名字,赶紧点了下头,然后就急匆匆的去找人了。三分钟后,一个很风韵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风情万种道:“你好,我是刘水。”

看着对方伸过来的小手,我迎上去轻轻握了一下,说:“我是林齐。”

“恩,你是来应聘领班的吧?”刘水明知故问。

我急忙说是,然后刘水点点头,装模作样道:“你的简历我看过了,很符合要求,如果没什么问题,直接就可以上班了。”

简历?不用想也知道刘水是在演戏了,我配合的点点头,跟着她去办了入职手续。至于工资,一月七千块底薪,其它方面还有提成。

就这样,我成了帝豪KTV里的一个小领班,只不过我这个领班并不轻松,上面有个主管压着,对我各种使唤,一会儿让我送啤酒,一会儿让我收拾卫生,简直比任何人都忙。

末了,我忍不住怼道:“那么多服务员闲着,你怎么老使唤我一个人?”

主管的名字叫张日,是个三十岁男人,身高一米六左右,模样黑黑胖胖的。他听到我的质问以后,立刻大声骂道:“办点小事就推推搡搡的,不想干了就赶紧滚蛋!”

那一刻,我真想胖揍他一顿,但念在是上班的第一天,最后还是忍了。

晚上九点钟,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因为张日的针对,我差点忙成狗,吐着舌头上气不接下气,后来帮我找刘水的那个漂亮美眉说,张日是KTV的主管,前两天领班位子空缺的时候想把自己的弟弟弄进来,结果被我捷足先登,所以才会这样针对我。

漂亮美眉的名字叫付雯雯,她说:“主管不知道你是唐大小姐介绍过来的吗?”

我说:“恩,目前就你跟水姐两个人知道。”

水姐就是刘水,她喜欢别人喊她水姐,她也确实柔情似水,将近三十岁的年纪,却保养得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走起路来纤腰一扭一扭的,特有都市女人的感觉。

付雯雯听后,嘟着小嘴巴想了两秒,说:“你可以让水姐警告一下主管,这也他就不敢欺负你了。”

我心想,自己一个大男人,处处找女人来帮忙,挺失男子气概的,于是笑着摇了下头,故作潇洒道:“以后再说!”

正聊着,张日那黑黑胖胖的矮子就过来了,说3002需要一箱啤酒,让我去送。

张日喊完以后,我身边的付雯雯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模样还是挺关心我的。

我心里一暖,冲着付雯雯轻轻摇了一下头,然后就去提啤酒,结果到3002包厢以后,发现里面还真是热闹,六个年轻人,叫了七八个公主,一人怀里搂着一个,还有两个站在荧幕前面唱歌。

帝豪KTV的消费很高,一个陪唱公主就两千块,看来这包厢今晚的消费最起码要两三万了。

正想着,我将啤酒放在了茶几上,问道:“先生,都打开么?”

“废话!”一个染着蓝毛的年轻人朝我啐了一句,然后问:“这么没眼力见,怎么赚小费?”

我急忙道歉,同时将啤酒的盖子一一打开,这时候,蓝毛旁边的人嬉笑道:“嘿,想赚一笔么?”

我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知道没好事,正想婉拒,谁知那家伙张口说道:“想赚很容易,扮个人妖给哥几个看看!”

说着,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叠钱仍在了茶几上,啪的一声,立刻就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我咬了咬牙,虽然自己缺钱,但也是有自尊的,士可杀不可辱,我忍着怒意着婉拒,可那人不依不挠,直接骂道:“给脸不要脸!”

骂完,直接一酒瓶干在了我的头上,冰冷的啤酒混合着鲜血从脸颊流过,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扑了上去。

包厢瞬间乱成一团,男人的嘶吼,女人的惊叫,我不清楚自己挥了几拳,反正最后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狠狠的揍了一顿,疼的站都站不起来。

片刻后,张日带着几个保安走了过来,问这是咋回事?

那六个人看见张日以后,眼珠一转,立刻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说我服务态度恶劣,还将啤酒洒在他们的裤裆上。

张日一听,立刻指着我骂道:“林齐,马上给客人道歉。”

道歉,道你妹!我心里暗骂一声,挣扎着站了起来,对着张日扫了一眼,并不鸟他。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道歉,要不立刻滚蛋!”张日见我拒绝道歉,气的都快跳起来了。

我一咬牙,当即决定离开,第一天上班就被这样针对,以后保不齐会闹出什么鸟事情。想到这里,我头一别,直接离开包厢。

踏出帝豪KTV门口,我长嘘了一口气,然后打车回了唐艺家,当推开门的那一刻,我立刻呆住了,只见唐艺窝在沙发上,她的怀里躺着一个女人,正是那天在酒吧和唐艺亲热的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类似学生装的短袖衬衣和短裙,脸蛋清纯,眼角含情,看起来很妩媚,又有一丝别样的清纯。

我愣在原地,看着她们两个人怔了下,而唐艺的眼里也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说:“你怎么回来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