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水雷孙雪娥神算传人无防盗章by_润田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4:04

这次带来很受大家期待的作者润田所创一本这次带来小说《神算传人》,书里主人翁是水雷孙雪娥,笔锋一流,我们一起来看看。精彩片段:见黄蓉还是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我这心里一阵阵不舒服,感觉就跟我配不上她,强迫她似得。我连忙对王婆说道:“王奶奶,给我们一点时间考虑一下,晚上,或者明天我再给您答复好吗?”

神算传人 精彩章节

王婆再次想站起来,可终究没能成功。

这时,黄蓉又道:“我也不是不讲道理,实在想结婚也行,但必须做妾,还有,结婚后不许同房。”

“好,好,我没意见,你让我女儿说话,我和她说……”

王婆连连点头。

黄蓉身子一晃,恢复了正常。

“时间到了,剩下的事让王婆来处理。”

王婆忽然发出了异样的声音。

紧接着王婆猛一哆嗦,恢复了正常。

我则扶着黄蓉,黄蓉托着太阳穴,鬼媳妇好像已经离开了。

被鬼魂附身的感觉不好受,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王婆站起身,“走吧,出去说话。”

把我们领到外面,王婆直接对着黄蓉说道:“闺女,在那边,名份不重要,只要结婚就行,你考虑一下,如果愿意,我就给你们安排,你们只需要准备一个结婚的新房,把家里收拾一下,然后给我一千块钱,我给你们准备下手续什么的,也就行了。”

王婆说得很是轻松。

黄蓉看了看我,“可是,我们的岁数还小,能拿到结婚证吗?”

“这个证,我给你门想办法,不需要你们担心。你们只要告诉我同意,还是不同意。”王婆从抽屉里面拿出好几个假结婚证!

看样子,这也就是一个形式,走走过场而已。

黄蓉低下头,“我同意……”

“好,反正就是尽快,这事拖不起。”

王婆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那你们商量去把。”

我和黄蓉离开。

回到自己的店铺。

见黄蓉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我随口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黄蓉抬起头看着我,“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苦笑:“黄姐,我一无所有,配不上你,让你嫁给我,这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所以我不想强人所难。”

“大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知道你是好人,可这事来得太突然,我没有心理准备。还有就是,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了,所以……”

这话,听得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尊重你的意见,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的心情一阵失落,不过没有半点责怪黄蓉的意思,只怨自己太穷,没能力更没底气去给黄蓉幸福。

见我这么说,黄蓉连忙摆手道:“大雷,你别误会,我只是喜欢他,还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现在,我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调整一下我的心态,我真的没别的意思,而且我不是都同意了吗?”

黄蓉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感情这事,我完全没有经验。

我挠了挠头,直接了当道,“这样,咱们假设那个男生也喜欢你,那你会怎么做?如果你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咱们之间的事情就当没发生好了。还有,鬼媳妇,你别赖在人家身上了,我很不喜欢你欺负人的样子。”

“啊?”

黄蓉一愣,连忙四下张望,“大雷,你在和我说话吗?”

“哦,没什么,你去旅社休息吧。”

我挥了挥手,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我心里郁闷,鬼媳妇这会儿装傻充愣了,刚才还跑出来盛气凌人,真是让人生气。

“哦……那,那好吧……”

黄蓉有些犹豫不决的走了。

我走到外面,晒着太阳,长长舒了口气。

马路上人来人往,各种好车来来去去,看得我一阵阵难受,他妈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发财,才能成为有钱人啊?

按理说,我这个岁数,我应该和同学们一样,去认认真真的学习,而不是考虑赚钱的事情。

可谁让我命苦呢?

原本还有个爷爷相依为命,现在爷爷走了,我也只能靠自己了。

也不知道爷爷现在过得怎么样,他能不能应付那个阴险邪恶的小师弟。

我越琢磨越心浮气躁。

但心浮气躁之后,反让我更加迫切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我要努力,更加的努力!

回到店铺,我拿出麻衣鬼相,细细研究。

没生意也有没生意的好处,让我可以安安静静研究麻衣鬼相。

麻衣鬼相的知识非常深奥,多看一遍,便多一些领悟。

我越看越入迷,有时候一小句话我就要琢磨好半天,越琢磨越发现这里面的变化异常精妙。

比如眼神,细分之下,可分出几十种类型之多。

每一种类型,又分别包含了许多的含义。

人体到处都是命理的密码,不单单是眼神,就算是一小根头发,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头发的硬度,粗细,色泽的好坏,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强弱,八字是否够硬,五行缺乏,以及身体好坏,等等信息。

不知不觉中,我研究到了黄昏时分。

忽然,一个人冲进了我的店铺。

我连忙收起麻衣鬼相,抬头一看,来人居然是刘晁。

刘晁激动的跑到我的面前,“兄弟!”

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嘴巴微张,眼神中流露着满满的震惊。

这眼神,感觉就跟他家死了人似得,我被吓了一跳,心中一动,莫非他爷爷出事了?

我快速看了下电子表,时间是十七点零八分。

“兄弟!”

“告诉我,你是怎么算得?”

刘晁一把握住我的手,看他激动的样子,都快要给我跪下了。

我担心被刘晁看到麻衣鬼相,连忙把他拉到外面凳子上坐下,“你怎么了,别着急,有话好好说。”

刘晁连忙拿出我写着时间的纸条,“我爷爷回去后,说你给他算了一卦,他很是不屑的把纸条给了我。我看了时间,我特意等着,然后在十六点五十五的时候,我爷爷接了个电话。”

“什么电话?”我忙问。

刘晁舒了口气道,“我奶奶早就去世了,爷爷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张奶奶在一起,他接到的是张奶奶打来的电话,张奶奶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家里和她吵架,她让我爷爷过去帮她。”

准了!

被我算准了!

不过延后五分钟,这个五,才是最正确的!

我心中一阵激动,心思急转,我想到两点,一点是进一步证实刘老先生的事情,第二是保守麻衣鬼相的秘密,千万不能让刘晁看到我的麻衣鬼相。

“那个刘哥,你应该跟着你爷爷一起去啊!”

“这吵架的事情,多危险,你快过去看看吧,你爷爷岁数挺大的,经不起推搡。”

刘晁一听这话,一拍大腿,“哎呀,你看我这脑子,激动的过份了,都把爷爷给忘记了,水雷师父你等着我,我晚上买菜过来和你喝酒。”

刘晁急匆匆的跑了。

看着刘晁的背影,我再次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预感到,我的好日子快来了。

我连忙把麻衣鬼相收好,准备花点钱,找个好日子,开张大吉。

刘老先生是这一带的名人,到时候把他请来坐镇,再给我介绍一些生意,还愁赚不到钱?

就在我兴奋不已的时候,表妹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门口。

她满头大汗,兴奋的上来拉我胳膊:“表哥,快,跟我回去吃饭。”

“啊?”

“怎么了?”

我看表妹开心的样子,应该是家里有喜事。

“走啦走啦,路上我再跟你说。”表妹使劲拽我。

我连忙拿起背包,到外面一看,“表妹,你该不会是跑来的吧?”

“是啊,我又没车,可不得跑吗?”表妹回应的很爽快。

表妹是个性格开朗的人,从不嫌贫爱富,品德那是非常的好。

我连忙道,“早说啊,我这车子放在外面晒太阳,根本用不上,送给你了。”

“真的啊?”

表妹兴奋的不行了。

我呵呵一笑,“说实话,我本来就是打算把它送给你的,要不然,我能买一辆女式的自行车?”

“哈,表哥真好,我爱你表哥,走,我骑车带你。”

表妹开心坏了。

难得表妹这么开心,我坐在车子后面,“表妹,家里到底什么事情啊?”

“我一个表叔回来了,他是在外面是做大生意的,他还说要带我老爸一起去发财,我老爸开心坏了,特地在饭店订了一桌饭,要给表叔接风洗尘。”人逢喜事精神爽,表妹骑车都特别带劲。

“这是天降横财啊!”我也跟着高兴:“对了,他做什么大生意的?”

表妹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爸他这么说的。”

“呵呵,过年的时候,一个算命先生还说我爸要时来运转,没想到真的灵验了。”

听起来,大运所致,水到渠成,我大舅真的要转运啊!

我随口问道,“对了表妹,你爸今年多大岁数?”

“我爸妈都是五十六,对了,表哥你会看相,待会儿你帮我好好看看这个表叔。”

表妹快速回应。

“没问题!”

我心中一动,开始推算起来。

五十六岁,按照六十甲子推算,是52年出生,也就是长流水命。

呃!

水命!

我心中一惊,今年可是火年啊!

水水不相容啊!

命理中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水火不相容,一种是水火并济。

这是一个可凶可吉的流年。

也就是说,我大舅极有可能发大财,也极有可能倾家荡产破财。

还有就是,我大舅是修车的,根本不会做生意,想发大财,哪有那么容易?

不去想了,到地方再说。

我跟着表妹,来到一家大酒店。

我万万也没想到,大舅居然舍得到这么高档的酒店来吃饭。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大舅对这表叔的重视程度。

“爸,妈,我把表哥带来了!”

表妹一把推开房门,我一眼看到大舅正在和一个油头粉面的长脸中年男人聊天。

卧槽!

看到长脸男人的面相,我整个人犹如被电流狠狠的电击了一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