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夜太深秦政陈美琪_夜太深免费阅读by东门小官人

发布时间:2018-09-13 14:33

夜太深秦政陈美琪

夜太深全文阅读

《夜太深》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东门小官人所写,主角陈美琪秦政。这本书又名邻家美姨,全文讲述秦政十年前不小心看见了邻居陈美琪的身体,这一眼便在他脑海中留存了很久,十年后再次相遇,他决定大胆的追求她。

第1章 十年

  十年前的一个阳光纷扬的午后,还在上小学的我,看到了邻居美姨的身体。

  当然,你们不能因此就判定我从小就是个流氓,因为那完全是场误会。

  那天家里来了亲戚,正在厨房里大展厨艺的老妈,在一道菜下锅后才猛然发现没有醋了,因此我奉了我老妈的指令,去邻居家借点醋来救急。

  我拿着小碗去到了邻居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是开着的,所以我就走了进去,进去以后,怎么找也没有人,直到我轻轻的推开了一间卧室。

  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一间阳光充裕的卧室,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的满地都是,床上躺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就那么躺在床上,摆着一个美人卧榻的姿态,阳光在她光洁的丰腴的身体上如镀金一般洒下氤氲。

  这女人就是美姨,尽管她只比我大十岁,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称呼她美姨。

  而在她对面,她那个学美术的男朋友,正在画家前用铅笔在画素描。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成年女人的身体,以至于让我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所有女人的身体都是那么美的,直到我交了人生第一个女朋友,在那个小旅馆里,当她除去衣服的时候,看到她平瘦的身体,大失所望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美姨的身体,竟是那么的美!

  再说回那个下午,当时看到那种场景,我呆住了,一动不动。

  当时的情况,与其说是看呆了,不如说是吓呆了。因为平时他们俩人很好,男才女貌,彬彬有礼,不光邻居们喜欢他们,连小区里的孩子都很喜欢他们。

  可他们竟然做这样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们在我内心的形象!

  他们俩也呆住了,六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

  直到我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他们才回过神来。

  我转身而逃,忘记了我妈正在家里着急的等我的醋,也忘记了给他们关上门,冲出小区,我几个女同学在外面跳皮筋,他们喊我的名字,但我根本就没有听见,只是没命的跑……

  后来的事,我记得就没那么清楚了,老妈因为我的醋迟迟没有出现,而耽误了她原本打算在亲戚面前露一手的计划,因此狠狠揍了我一顿。

  但被揍的疼痛,我早已忘记,而记着的,却是美姨那丰腴的身体,以及后来每次见到我都刻意躲避我复杂的眼神。

  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似乎消失了,并不是搬家,因为她的妈妈还在那里住着,可我却再没有见过她。

  当然,你知道的,她不会彻底从我的生活里消失,每一个躁动的夜晚,她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被我想象成各种各样的姿态,唯一不变的,是她永远都没有穿衣服的样子。

  我万万没有想到,时隔十年,我和美姨竟会再次相见,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形下。

  那天,我被张三和马宁他们几个人叫去喝酒,在承德路的一家叫做2的一家新开的夜店。

  毕业以后,我已经很少来这种地方了,因为太吵。

  不过新开的夜店,准备了许多节目,还请到了几个三线的嘻哈明星,一时间热闹无比。

  我对这种音乐并不感冒,而张三他们都带了对象,只有我的单身,所以十分无聊。

  直到俄罗斯模特团的出现,才让我打起了精神,在动感的镭射灯光下,一个个俄罗斯大长腿踩着音乐,走了出来,并带来了劲爆的艳舞。

  我就坐在一个分舞台前,那个俄罗斯姑娘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跳,她那夸张的身材,风骚的舞姿,以及充满活力电臀,都让我无比兴奋,目不暇接。

  后来张三他们起哄,直接把我给推到了台上,那模特并不排斥,我便鼓起勇气和她瞎跳了一会儿贴面舞,俄罗斯姑娘身上的活力和汗水,让我感到心潮澎湃!

  我们一直玩到深夜,这才出来。

  由于我们都喝了酒,因此只能找代驾来开车。

  我们打了电话后,就在外面一面抽烟,一面吹牛等代驾到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我们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回头去看,发现是隔壁的酒吧门口,一个男人正在往回拉一个女人。

  那女人是一个貌美的少妇,穿着一条性感的晚礼服裙子,露背的那种,十分魅惑,被那男人一拉扯,肩带就掉了下来,春色乍泄,她明显喝醉了,身上毫无力气,但用意识在反抗,声嘶力竭。

  张三是警察,这种情况,他当然不会视而不见,而且我们人多,便一起走了过去。

  那男人十分壮实,平头,穿一背心儿,胳膊上爬满了青黑的纹身,一回头能吓人一跳的那种。

  对于我们几个的劝阻,他自然不屑一顾,站起身来就要和我们动手。

  张三毕竟是练过的,再加上我们人多,三两下就给打趴在地上了。

  他明显不服,还想进去叫人,但当张三亮出他警察的身份的时候,那家伙老实了,灰溜溜的跑了进去。

  当我将那女人扶起来询问她是否有事的时候,忽然怔住了,愣在了那里。

  因为这女人不是别人,竟是美姨!

第2章 深醉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时隔十年以后,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再次见到美姨。

  你很难想象,一个在我的梦和臆想中呆了那么久的女人,忽然间真的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你眼前时候,带给我的那种震撼。

  虽然她的发饰和妆容与从前早已大不相同,(她以前扎一个马尾辫,现在是披肩的直发,清汤挂面的那种)可让我惊喜的是,她的样子却似乎并未被时间改变。

  我以前也曾幻想过,或许多年以后的某一天会遇到美姨,那时,我已长大,而她,或许早已青春不在,变得人老珠黄,难以辨认,让人失望。

  但没有想到的是,时间似乎对美姨格外的宽容和善良,以至于十年过去了,都不忍心夺去她的美貌。

  “你真的认识她?”

  张三和马宁他们几个对此无比怀疑。

  “当然,她是我以前的邻居。”我解释道。

  “你小子肯定是说瞎话。”陆大有说道,“碰到漂亮的喝的不省人事的,就说你认识,正好来个‘捡尸’带回家去是不是?”

  他们管从夜店带那种喝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回家叫做‘捡尸’。

  不过美姨现在喝的这个状态,确实是容易让他们有这种怀疑。

  “你们不信,可以拿她包,看她身份证,是不是叫陈美琪。”我说道,“我小时候叫她美姨的。”

  他们自然没有真的无聊到真去拿包里的身份证来查验我是否说谎。

  “那现在怎么办?”马宁问道,“咱们给她送回去吧?”

  “可咱们不知道她住哪儿呀。”我说道。

  “你小子不是说是你邻居嘛。”

  “我都说了是小时候的邻居,她在我小时候就搬走了,现在住哪我怎么知道。”我说道。

  但美姨喝成那个状态,问她也问不出来。

  最后没办法,他们只能让我把美姨先带回去了,反正我是一个人住。

  我的心激动的砰砰直跳,但面上还装的一本正经,好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委屈一下我了。

  陆大有说道,“反正是不是你邻居,也无所谓了,今天就便宜你小子了。”

  “你少胡说!”我故作严厉的训斥了他,好让自己看起来一本正经。

  马宁笑道,“没事儿,这是他美姨,想必他也不敢伦。”

  他们几个哈哈大笑,代驾到了以后,马宁的车将我和美姨送回了我住的地方,他帮忙将美姨搀扶了上去。

  临走前这小子也不忘调侃我,“哥们儿告诉你啊,这种轻熟女啊,最解馋,尤其这位,简直是人间尤物呀,你小子光棍了这么久了,早就饥渴难耐了,今天晚上正好开个荤。”

  “我说你能不能别胡说了,给你说了,我真的认识,我还管人家叫美姨呢。”我重申道。

  马宁嘿嘿笑,“没事儿,我觉得吧,这种伦,最刺激,反正你们又没有血亲,而且呀,她现在喝成这样,你做什么她也记不得。”

  “滚滚滚,谁跟你似的,整个一行走的生殖器!”我笑骂着将他轰了出去。

  马宁走了以后,就只剩下我和美姨了。

  毕业以后,我就从父母那里搬了出来,这房子是他们给我准备好结婚用的,我就提前住进来了,这一年,我已经习惯了单身独居,今晚美姨的忽然到来,让屋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异样了起来。

  美姨就真真实实的躺在沙发上,姿势欲色撩人,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精味,完全不省人事,确实就像是马宁所说的,到了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的状态,她那件性感的晚礼服,被撕扯的不成样子,反而更加充满了魅惑,两条穿着丝袜的玉腿就裸露在外面!

第3章 玉足

  我不知道美姨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人醉成这样了,而且她的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

  当然,尽管我对美姨垂涎已久,但也绝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

  所以一开始,虽然我的确很兴奋,但我也只是打算老老实实的将她抱进卧室去,让她睡的舒服一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这房子三室一厅,有一百二十平,我父母都是会计,虽然已双双退休,还算是有点积蓄,他们想让我住的好一些,所以买了一间大房子,盼着我早日在这里奉子成婚。

  无奈我这人在找对象方面实在毛病太多,再加上我心里还有一些惦记着美姨的缘故,因此迟迟并没有找到女朋友,所以让他们退休以后就抱孙子的计划只能一拖再拖。

  我给美姨整理出了一间卧室,然后准备将她抱过去睡下。

  我抱她的时候,真的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是我多少次在梦里幻想过的场景啊!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点发现,那就是美姨还挺沉的,不知道是由于她的身材颇为丰满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喝醉了,变得很沉。

  我抱着美姨,立刻就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她那雪白的夺目的身体在夕阳下的情景,感到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美姨深醉,头埋进我的怀里,像一个娇羞的少女一般。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而且,我一低头就能看到美姨胸前夸张的东西,又白又大,实在是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所以,从客厅到卧室的那段路我走的很慢,简直可以用蠕动来形容。

  如果不是后来我实在有点抱不住她了,那估计我能抱一个晚上,反正我也不担心她忽然醒来,就算她醒来,也并不知道我抱了多久。我可以假装我刚刚抱起她的样子。

  我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在了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

  然后我发现,自己能做的,好像就这么多了,再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再留在这里。

  这让我感到有些扫兴,但留在这里吧,又感觉自己有点流氓,道德上说不过去。

  最后只好一步三回头的往出挪,就好像脚下灌了铅一样。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美姨的高跟鞋还没有脱呢!

  哎呦,这可不行,好像有人说过,女人穿着鞋睡觉,对身体很不好的。

  虽然我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说过,但是此时此刻,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

  于是我急忙走了过去,轻轻的握住了美姨的穿着丝袜的玉足,然后一寸一寸的将一只高跟鞋脱了下来。

  女人的脚绝对是性感的所在,尤其像美姨这样的美少妇,小腿的轮廓,和脚的形状,简直就是美足的标配,再加上黑丝的点缀,更加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我握着美姨一只玉足,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舍不得放开。

第4章 为她换衣

  当然,尽管我意犹未尽,但还是当即就放开了她的脚,我不想在心里看不起自己。

  我刚放下美姨的脚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到美姨在说什么。

  我以为美姨感觉到了,便慌忙站了起来,这才发现,美姨并没有醒来,仍旧闭着眼睛,嘴里却呢喃有词的说着什么。

  我忙凑了过去,问道,“美姨,你说什么?”

  美姨嘴里依旧含糊不清,但眉头紧蹙,看起来似乎很是难受。

  “你到底怎么了美姨?”我赶紧问道。

  “扶……扶我起来……”

  我终于听清楚了她含糊不清的话语,便急忙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看样子她大概是想去卫生间。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刚将她扶起来的时候,她忽然一阵作呕,似乎是想克制,但是没有克制住,哇的一声就吐了我一身!

  顿时屋里弥漫着酒精味和浓烈的呕吐物的味道。

  我……手足无措的望着她,没想到她吐完以后,倒头就又睡过去了。

  我平日里最嫌恶这种呕吐物,一闻到这种味道就感觉不行了,立刻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然后急忙冲进了卫生间,大吐特吐了一番,这才停了下来。

  我急忙将自己被弄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睡衣,这才感觉好多了。

  可一想,美姨怎么办?此时此刻,她还躺在那一滩秽物中呢,总不能让她就这么睡到天亮吧。

  所以我找了棉花将自己的鼻子塞住,这才重新走进了‘案发现场’。

  美姨不光是吐在了我身上,还吐了她自己一身,床上也难以幸免,到处都是。

  看来她今晚不能再睡这儿了,我决定将她抱去我的卧室睡,然后我自己睡沙发。

  可抱之前还有个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她的衣服怎么办?

  这衣服被她吐的满身都是,抱过去弄脏我那边的床单被套不说,关键她自己和这些东西作伴,也睡不好。

  然后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给美姨换身衣服!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的大脑中就立刻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仿佛有两个小人在脑袋里打架,一个说,美姨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和这些脏东西睡在一起呢,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给她换衣服。另一个说,好呀好呀。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我决定给美姨换衣服。

  我找了一件我自己的睡衣,放在一边,这才开始给她脱衣服。

  因为我很担心,万一我脱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醒来,肯定是会把我当成要对她做点什么的流氓的,有睡衣在旁边,我就理直气壮多了。

  我很快就将她的那件脏兮兮皱巴巴的晚礼服给脱了下来,然后一寸寸的给她脱去丝袜,她饱满诱人的玉体就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算上小时候那次,这是我第三次见到她的身体,但依然熠熠闪光,让我为止深深的迷醉。

  我简直找不出任何语言来形容她美妙的身体,更找不出她身体中的任何一丝缺憾,简直太完美了,我不觉得看呆了……

第5章 酒醒之后

  第二天早晨,我正在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惊醒!

  我很快就发现,这叫声是从我的卧室传来,而发出声音的,正是美姨。

  出什么事儿了!

  我急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箭一般的冲向了卧室,恰好和冲出来的美姨撞了一个满怀!

  美姨一脸的惊诧,盯着我,由于着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你……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她并没有认出我来,也是,那个时候我还太小,这十年过去了,从一个毛头小孩变成了大小伙子,容貌早已大变,她认不出我也是情理之中。

  “美姨,你不认识我了?”我说道,“我是秦政啊。”

  美姨愣了一下,似乎还是没有回忆起来,这个反应让我很失望。

  这十年,她占据了我大部分的人生,可我竟在她的人生中只是蜻蜓点水,甚至毫无痕迹。

  “紫阳小区,302,你还记得我么?”我报上了门牌号,企图唤起她的回忆。

  显然,这招还是有用的。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然后终于将眼前的我,与当年的那个端着碗的小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是你啊!”美姨眼前一亮,惊讶道,“你都长这么大了?”

  我笑着点头,还好,她似乎并未提起当年的那件事。

  可惜,我的定论下的为时过早,因为很快,美姨就说道,“你小子当年还偷看过我呢!”

  我就变得无比的窘迫,仿佛一下子穿越时空,又回到了那个令人尴尬的午后。

  我急忙认真的解释道,“美姨,当年是有点误会,那天我其实是去你家……”

  “好了好了,”美姨打断了我,笑道,“我逗你的,都过去这么久了,美姨还能找你算这陈年旧账不成?”

  我仔细看了一下她,她的表情看起来确实轻描淡写,仿佛只是提起一件无关痛痒的小小往事一般。

  “昨天……我……怎么到你这里来了?”美姨没忘了问道。

  “你都想不起来了?”我问道。

  美姨挠了挠头,说道,“我昨天没喝多少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给喝多了,想不起来了。”

  “我昨天在酒吧门口碰到你,你喝的不省人事,有个男的想猥亵你,让我们给拦住了,又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所以只好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我解释道。“你睡那个卧室,我睡我自己的卧室。”

  美姨点了点头,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可没想到,当她看到她身上穿着我的男士睡衣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你给我换的睡衣?”

  “是啊。”我说道。“你昨晚吐了我一身,自己也吐了一身,床单上到处都是,所以我就给你换了睡衣。”

  我急忙解释,然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坦然正经。

  美姨听了以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渐渐的,我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在她这个年龄,竟然还能像少女一般娇羞红了脸,不由得心头一荡。

  “你看,你的衣服和床单,我昨晚都给你洗了。”我指着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说道。

  美姨扫了一眼阳台,看到她的那件晚礼服和丝袜都晾晒在阳台上,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昨晚你弄我回来估计就够费劲的了,还麻烦你帮我洗衣服。”

  我忙笑道,“顺手的事,美姨不用客气。”

  美姨用奇异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问道。

  “真是不敢相信。”美姨感叹道,“你竟然都长这么大了,你说让我们能不老么?”

  “美姨,你可一点儿也不老。你又和从前没什么变化,所以我昨晚才能一眼就认出你了。”我忙说道。

  我就怕在我们之间形成这种长辈和晚辈的感觉,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再想营造恋人的感觉,难度就大了。

  美姨听出我在恭维,笑道,“你就别拿你美姨开心了,这么多年了,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能没有变化么?”

  “我说的是真的。”我极为认真的说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变化,都说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看来你的敌人好像有点弱。”

  美姨终于笑了,这次是自然的笑容,让我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的甜。

  看起来,我们重逢后的故事的开端还是很美妙的,最起码我是很满意的。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嘛,我认为在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开始后,我和美姨的关系一定会一日千里的。

  可我只猜中的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