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一千零一次宠婚颜月_一千零一次宠婚免费阅读by开心果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6

一千零一次宠婚颜月

一千零一次宠婚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颜月贺宸小说的名字是《一千零一次宠婚》,此书为网络作家开心果所著,是一本剧情非常有趣的豪门总裁小说。颜月在被渣男以及绿茶闺蜜背叛之后与渣男的哥哥贺宸在一起了,原本只是想着报复一下渣男渣女,可谁知这个贺少竟然侵略气息满满。

第一章 把我闺蜜给你睡吧

  “宴,我把我闺蜜给你睡吧!”娇娇柔柔的声音黏黏腻腻的,在布满情欲气息的房间里放肆蔓延。

  “怎么睡?”身下的男人双手紧握住女人滑腻的胸脯,动作逐渐的狂野,“和颜月交往这么久,她连这里都没让我碰过!”

  男人一边说一边动作野蛮的横冲直撞,女人漂亮的腰线起起伏伏,宛如一道白色的浪花。

  然而这朵浪花映在颜月眼中,分明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里!她一向红润的脸蛋变得无比苍白,一双秀眸盈满了泪水。

  她狠狠的闭上了眼睛,耳边肉体交缠的声音犹如附骨之疽,誓要将她拉入地狱!

  再睁开眼时,颜月通红着双眼,一手抄起桌子旁边的冰水,狠狠的泼在了奸夫淫妇的缠绵之处。

  “操!!!”“啊!”男人和女人正值干柴烈火高峰,被冰水猛地一泼,浑身情欲瞬间萎了下去。

  “颜、颜月!?”贺宴刚想大骂,却在看到肇事者的一瞬间连忙推开女人,手忙脚乱的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利索的穿了起来。

  随即走到颜月身边,似乎很着急的去拉她的手:“颜月,你听我解释!”

  “颜月······”留在床上的女人看到贺宴焦急想要解释的样子,立刻出声,她半爬了起来,身上的被单也滑落了下来,布满欲望痕迹的胴体立马暴露在颜月眼中。

  “啪!”颜月眼神逐渐黯淡下去,心头燃起的那一点点想要听一下解释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她直直的盯着贺宴的双眼,随即左手一扬,干脆利落的耳光声响了起来。“贺、宴、我、们、分、手、了!”

  这七个字,每一个字都在颜月舌尖滚了又滚,当每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她的呼吸便越加紧凑,心脏就像是被钢爪狠狠攥住,疼入骨髓。

  她又看向床上的女人,那是她与贺宴之间的小三,可也是她颜月为数不多的至交好友!闺中密友!

  良好的教养和长久的情谊让颜月无法对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出手。“韩飞燕,我在楼下的咖啡店等你。”

  说完,颜月便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这套她曾经编织了无数美梦的公寓。当走出公寓的一瞬间,颜月便忍不住失声痛哭。

  她为了贺宴,不顾家人的阻拦,从海城千里迢迢赶到有他在的云城,甚至偷偷带来了自己的户口本,就是为了今后和他一直、一直在一起!

  可是贺宴呢!他做了什么!和她的好闺蜜滚上了一张床!

  看着颜月离开,韩飞燕这才慢慢的穿上衣服,她搂住呆滞的坐一旁的贺宴,声音暗淡:“宴,我会好好和颜月解释的。我会跟她说,是我勾引你的。”

  贺宴没有说话,将脸埋在韩飞燕胸口里,其实当他和别的女人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人都是存在侥幸心理的。

  而且自己是一个正常男人,想要发泄欲望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她颜月跟个贞洁烈女一样,死活不肯婚前和自己上床,难道要让他一直憋到结婚么!

  想到这里,贺宴又不禁埋怨起颜月,要不是她一直跟个修女一样,他也不会和别的女人上床。

  看着韩飞燕搔首弄姿的出门,贺宴心里又是一阵烦闷,像韩飞燕这种,成家了当个外室养着还可以,娶回家的还是要像颜月那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大家闺秀。

第二章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颜月,”韩飞燕一双媚人大眼泪水依依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闺蜜颜月,“真的很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和颜月是同一所学校毕业,也是一直无话不说的小姐妹。

  只是,颜月不知道,从两人刚一认识,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韩飞燕最想要的。在韩飞燕看来,她的美貌、身段甚至才华,都是凌驾于颜月的。

  但是凭什么!颜月就能拥有比她好的家庭,优越的人际关系,甚至还有家世显赫的男朋友!

  嫉妒就像是伊甸园里的毒蛇,一直在诱惑着韩飞燕,直到她来到了颜月男友的所在的城市。更好笑的是颜月这个白痴竟然还把贺宴托付给自己照顾!

  机会都摆在自己面前了,自己当然要不负颜月的托付,自然要“好好”的照顾一下贺宴呀!

  作为两人的好友,韩飞燕自然清楚看似恩爱无比的两人之间缺少的是什么!男人和女人,光靠着拉拉小手可长久不了。

  于是,一场醉酒,一场刺激的偷情,一切都是这么的水到渠成。

  男人一旦偷了腥就会上瘾,贺宴现在已经沉迷于自己的身体,而颜月也正如她所精心算计的一样,看到了他两上床的这一幕。以颜月的性格,她和贺宴绝对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而她,韩飞燕将会取代颜月,成为贺宴名正言顺的女友,也会风风光光的嫁入豪门贺家,成为贺氏集团的总经理夫人!

  “我让你照看一下我男朋友,你就是这么照看的么?”颜月面无表情的看着韩飞燕,语气讽刺,“照看到床上?”

  韩飞燕一顿,没有说话,良久,她咬了咬唇,看似柔弱无依的样子:“颜月,虽然很对不起你,但是我和宴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颜月呼吸一滞,眼睛瞬间红成一片,“你可真好意思说,我和贺宴谈了三年恋爱,不知道哪时哪刻你爬上他的床,成为他的真爱的呀?”

  “颜月,你不要这么说,”韩飞燕低着头,似是愧疚不已,但是语气里可没有半分歉意,“上次你来过不久,宴喝醉了,把我强行留下,然后······”

  说到这,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傻子也该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无论怎样,颜月已经和贺宴分手了,而她韩飞燕总算熬出头了!

  只是,面对只是有些红了眼眶,面无表情的颜月,韩飞燕莫名的有些胆怯喝了几口冰水,“颜月,你不要恨宴,要恨就恨我吧!”

  颜月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水,道:“恨你?我为什么要恨你?”

  “我把你爱人抢走了,但是,颜月,你这么爱宴,你也知道爱情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韩飞燕道,“我相信,你会理解我们的,对吧?”

  “把我的爱人抢走?”颜月摇头,“能抢走的,就不叫爱人了。”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颜月不会恨韩飞燕,要恨也是恨那个负心汉!

  她用情至深,带着户口本离家出走、孤零零的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就是为了和贺宴长相厮守,白头到老······贺宴,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那颜月,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看了一眼摆在颜月身侧的那堆行李,韩飞燕不难猜出,这个女人这一次过来打算做什么。

  只是,现在她已经和贺宴分开了。不出意外,她韩飞燕便应该是那个公寓的新主人。

  她可没有那么大度,放任前任女友住进他们的安乐小窝。毕竟就算现在和贺宴真的做到水乳交融了,但韩飞燕还是能感应到,颜月在那个男人的心目中占据了那片最为重要的地方。

  但这,仅限于现在。

第三章 渣男不去,美男不来

  她韩飞燕有自信,从今天开始,就能好好的把握住贺宴的心。迟早有一天,颜月会在男人的心中荡然无存。当然最重要的,眼下她不能让她住进去。不然会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韩飞燕也不能确定。

  而嘴上看似关心的一句话,真正的用意其实是用来提醒颜月,她现在和贺宴分手了,再也没有资格住进那个房子里。

  “这,就不该是你操心的问题了!”说完这一句话,颜月又狠狠的灌上了一杯冰水之后,头也不回的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了。

  一句“再见”都没有说,对于这个她颜月昔日的好友。

  她从来不是什么大度之人,自然勾引了自己男友这一类的事情,她颜月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拉着一箱行李,身上背着大背包。

  颜月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陌生城市的十字街口,陷入了迷茫。

  离家出走的时候,她信誓旦旦的要在这个城市扎根。

  可和那个男人分开之后,她才发现这个城市对她而言,真的太陌生了。

  阳光,甚至有点扎眼。

  让她眼前的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模糊。

  她,该往何方。

  ……

  六月的天气,很是有些过分的热。颜月伸手抹了一把自己头顶上冒出的细密汗水,继续在这个有些陌生的城市穿行。

  来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从最开始的茫然无措,到现在她已经在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份临时兼差,跑业务的工作。

  这段时间,颜月当然想过要回家的。

  可每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会想起顾爸爸在自己临出门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如果你选择了踏出这个家门,那就永远也别想着回来!”

  每每想到这,颜月小脸上对家燃起的那份渴望,便在瞬间垮了下来。

  没有办法,现在她还需要在这里好好的带上几个月,等到爸爸的气消之后在回家。而首先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找一份能养得起自己的工作。

  因为没有本地户口的关系,颜月最先开始是由张贴小字报坐起的。不过她的学历还算是可以,一个星期她就可以出来跑业务了。

  今天的太阳很大,还没有到达自己想要的地点,她便已是大汗淋漓。

  蹲坐在街角的阴凉处,女人只能从自己的包包里取来矿泉水狂灌了几口。

  “小姐,介不介意帮个忙?”就在颜月喝水的时候,身侧突然传来了一个男音。

  这声音,犹如古老的大提琴发出的一样,那么低沉,又是那么的动听。

  抬眸的时候,她看到的便是一张清俊的面容。高挺的鼻梁,以及消瘦的双颊,让他看上去有种孤傲的气质。

  男人很高。站在颜月的面前,便遮挡住了大部分帜热的阳光。

  一身笔挺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有款有型,说不出的好看。

  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帅哥,盯着窘迫的自己看,颜月一下子就被水给呛住了,咳嗽不止。

  “小姐,你没事吧!”

  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搭讪,竟然引来了女人如此不适的反映。当下,男人也歉意的半蹲在她的身侧,帮她拍了拍后背。

  而颜月没想到,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竟然会如此细心的帮自己,恢复过来的她小脸一下子就绯红了起来。

  “我没事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能帮上你的,我尽量帮忙就是了。”

  帅哥,颜月自然也没有少见过。起码,贺宴就是其中一个。

  但贺宴的身型也高,但骨骼却纤细了些,属于阴柔的美。而眼前的这一个,却有着如同豹子一样的危险气息。

  特别是男人鼓鼓的那里……

第四章 你影响市容市貌了

  “其实,这个忙小姐应该是能帮的上的。”男人紧抿的唇瓣,勾起。

  邪肆的弧度,在阳光下如同罂粟一般的迷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如此迷人的笑,颜月竟然新生不安。

  “请继续说。”

  虽然心有不安,但颜月想,这么道貌岸然的男子,估计也不会作出什么吓人的事情来吧?

  “这里是样板路。随随便便的坐在路边纳凉的话,小姐你说是不是影响了咱的市容市貌了?”男人微眯着眼,说着话。

  明明是带着笑意,但那话却让颜月如同当头一棒。

  该死的,这个男人竟然嫌弃自己坐在这碍眼了!

  “行,这忙我绝对帮。我这就走,不碍着您的眼!”

  狠狠的朝着男人怒吼着这么一句之后,颜月转身就离开了。

  但也因为这一回,颜月很小心眼的记住了这个男人的长相!

  长着这么副好的皮囊,竟然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如果她有足够的钱的话,那她绝对也会找个闲适的咖啡厅,坐在里面好好的品着咖啡,绝对不会像今天一样,随随便便的坐在地上喝矿泉水。

  这会儿颜月虽然离开了,但她告诫自己,若是他日她再遇到这个男人的话,她绝对会要这个男人好看的!

  甩甩马尾,颜月大步远去。

  只是她并不知道,当她转身离去的时候,其实男人的手抬了起来,像是准备挽留她。

  只是看着她因为自己说出口的犀利话语,又变得有些朝气向上的样子,他的嘴角又溢出了笑。不是刚刚那邪肆,带着算计的弧度,而是淡淡的宠……盯着女人远去的背影,男子的黑眸又深邃了几分。

  只在机场见过一次,他便记下了这个女孩的容貌。这些天,他的脑子里也不时的浮现她的身影。

  没想到,车子路过的时候,他竟然又能看到她了。只不过这一次,女孩似乎变得有些低迷,也有些神伤,像是受伤的鸟儿。

  所以,他吼住了司机,想要上前安慰一下,并顺便请她到附近的咖啡厅喝点东西。因为他刚刚看到,女人灌着矿泉水,却憧憬的看着对街咖啡厅张贴出来的果汁大字报。

  只是没想到,出兵不利!他的一句话,竟然让这个女人愤然离去。

  不过很明显的,就是女人那张精致小脸上的哀伤,竟然全然消失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叫住她的原因。

  他就再放任她这一次离去。

  但下一次,若是再遇上,他谈逸泽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松手的!

  而这样的一幕,正巧也落进了不远处那辆路虎车上的驾驶员的眼中。

  没有记错的话,刚刚他们贺总是想要安慰这个女孩的。所以他才会在车开到半截的时候,就吼着要下车。贺总曾经是最为年轻的参谋长,他从当兵到现在一直跟在贺宸身边担任司机兼生活助理,他可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贺总这么猴急的样子。

  难道,他们向来桀骜不羁的贺参谋,也开始玩起了时下最为流行的“动情”?

  只是,这个女人的面容,好像看起来有些熟悉,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第五章 以静默,以无言

  午后,阳光极好。

  颜月一个人来到了贺氏集团所在的兴鼎大厦时,这里的大堂依旧富丽堂皇,不同于以前过来的感觉,当再次迈入这座大楼的时候,此一时彼一时。

  距离她来到云城,和贺宴分手那天,已经过了四五个星期了,如今,再次进入这里,她不再是贺宴的女朋友,而是作为新万集团的新员工,过来洽谈合作的。

  颜月虽然进入新万的时间短,但是还算出色的学历,凭着还不错的工作能力和踏实的工作态度,在人才济济的新万集团里脱颖而出。

  而今天,这次合作只要和贺氏集团洽谈成功,她就能再一次升职,成为办公室的管理负责人之一。最重要的是,只要谈成这笔合作,不仅升职加薪,也会有丰厚的奖金。

  其实,在知道这次的合作方是贺氏集团的时候,颜月是不乐意接手这份工作的,可是丰厚的酬劳奖金让她瞬间打消了退却的想法。

  来到云城的这一个月了,她已经用光了自己带来的那笔零花钱,现在又到了该交房租的日子,房东已经警告她了,月底在拿不出房租,就要让她扫地出门了。

  想到这里,颜月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了这里。

  “小姐,您好,我是新万集团的颜月,今天早已和贵公司……”

  “颜月?”

  熟悉的男音打破了颜月与前台小姐的交谈,颜月的腰肢一僵,有的时候,人的运气一背点,越怕什么,什么就会越出现。

  不用回头,她都知道是谁,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她甚至知道现在男人脸上会是一副情意绵绵的样子。

  只是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贺宴!她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工作,她会逐渐的淡忘掉,爱情友情双重背叛所带来的伤痛。

  可是,当他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她的耳边,颜月发现,自己做不到,至少现在的自己做不到。现在的她,只想远远的躲开贺宴。

  “颜月,没想到真的是你?我以为……?”贺宴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就知道,颜月一定不会舍得自己的。

  “以为?你以为我回去了,好让你和你情人恩恩爱爱?”颜月努力控制住自己声音,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可以这样语调平静,却又如此的“刻薄”。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贺宴沉声道,好看的眉眼不再爱意绵绵,而是不满的看着她,“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呵。”听着贺宴自负满满的语调,颜月差一点笑出声来,是什么给了这个男人错觉,让他以为自己是来找他的?“贺宴,自恋是病,得治。”

  谈恋爱的时候,她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他竟然是这样自恋的人!

  “颜月,你有什么难处你尽管跟我说,我不会坐视不理的!”贺宴伸出手,拉住了颜月的胳膊,“你不要逞强。”

  说话的男人,声音温柔多情,眉眼里满满的映着她的模样,虽然有背叛,但是爱情,不曾假过,只不过是他没有忍住诱惑。

  颜月只觉得好笑,她再怎么落魄,也不会向眼前这个男人低头,提出任何乞求。

  她转身就要离开,在错开身子的瞬间,颜月一眼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韩飞燕,身材高挑丰满的女人低着头,隐藏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颜月,我们还有没有可能?”贺宴紧紧抓着颜月的胳膊,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韩飞燕。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