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这个夫君太无良在线阅读_牧亦然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7

《这个夫君太无良》是由“左边这个”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牧亦然,呆萌小公主还在牙牙学语年纪,就惦记起了未来的夫君,找夫君的第一条件就是颜要高。

这个夫君太无良在线阅读_

第一章:小公主不见了

“昭然公主呢?”

长宣殿内,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立于床前,看着空荡荡的宫殿,对着一旁的宫女质问。

话还没落,底下就跪倒了一大片人。

“皇,皇上……奴婢罪该万死!”

此时的她们,简直是欲哭无泪。

昭然公主自出生以来,就没安生过,连礼仪规矩都不愿意学,更何况是琴棋书画。

前几日,皇上给她请了好几位齐昭国内德高望重的老师,想让她学点东西,不要整日无所作为,当时公主殿下也是答应的好好的,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在要上课的这一天突然偷溜。

现在,她们没看好人,只能向皇上请罪了。

皇上估计也是清楚自己女儿的性子,就算惩罚了这些人也没有什么用,袖袍一挥,冷冷地道:“公主找回来之前,你们就在这里跪着!”

“是。”

皇上又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太监,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叫人去把她给朕找回来!”

“是是,奴才马上让人去找。”

男人的气这才消了一点,但想到自己就这一个孩子,又担心她一个人会遇到什么危险,刚松开的剑眉又皱了起来“这孩子,怎的如此不叫人省心……”

……

集市上,京城最有名的一条繁华街,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穿着贵气的长袍,明明是男生的打扮,却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脸。

“他”学着贵公子的作态,一手把玩着折扇,一手拿着一块小小的罗盘。

“天干地支,指针指着这边,那就往这边走,我一定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的!嗯,对!”

小手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她加快了速度,往前走去。

“小皇叔说,找夫君一定要找好看的,起码比他好看。”

“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朝周围的小男生看过去。

拿着折扇的小手摸了摸下巴,觉得手上的的东西太累赘,她又把折扇给扔到一边去了。

“翩翩公子这种做法果然还是不适合我这种浪荡不羁的贵公子,啧啧——”她撇撇嘴,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清秀的小脸有点惊讶,“不对啊,如今的小哥,怎么一个长得比一个难看?”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开始怀疑人生。

“照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夫君君啊?”

“果然,找夫君这种事情是最难的,想找一个比小皇叔更好看的人更加不容易。”

小脸一皱,她都快要怀疑自己得孤独终老了。

“唉……”

稚气的小脸,再配上那一抹不符合她年纪的成熟,有点搞笑。

幸好长宣殿里的小宫女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不然一定会忍不住吐血。

公主殿下的小皇叔,齐昭国最年轻的小王爷,当今皇上的亲弟弟,颜值与皇上不相上下,只是长相没那么成熟罢了。

齐昭国皇室可是各国出了名的颜值高,让普通人来比,那不就只有被虐成渣渣的份了么?

然而小公主完全没有自己颜值高的自觉,一心只想着找一个颜值高的夫君。

“哎呀——”

第二章:被压在地上的小男孩

“哎呀——”

小公主嘀咕着,忽然撞到了什么,“啪”的一声就给摔地上了。

她紧闭着眼,许久才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咦——为什么不疼啊?

正想着,就听到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给我起来!”

小公主:“……”?!

等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压着一个人。

才看一眼,小公主就眼睛一亮。

好俊俏的一个小公子,长得就像……就像她的夫君君。

“夫君……”

被她压在地上的小男孩:“……”

这人是吃什么长大的?

怎么会这么重?

他感觉自己都要被压扁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看着两个孩子压在一起,有点好笑。

“小少……爷?”

小公子的随从刚找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家小少爷,好像被一个……男,男的……压着?

随从捂眼,简直不敢看,心里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他家小少爷对夫人介绍的女孩子不感兴趣。

小少爷该不会是……

咳咳……

他的眼神太灼热,小公子想忽视都难,那人的眼神他怎么会看不懂?

一想到自己被人怀疑是……他就恨不得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有杀气!”

常在江湖混,小公主敏感地感觉到自己有危险,马上从小公子的身上爬了起来,一脸警惕地看向四周。

某人起来时,一只手狠狠撑了一下身下之人。

那人:“……”

他本来还想让随从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拉起来,没想到自己一句话没说,她倒是自己先起来了。

不过,看着眼前这只白皙软嫩的小手,他的眼里不可避免的闪过一丝错愕。

“哎呀,你怎么还赖地上了?”

小公主见他没有反应,直接双手齐上,把人从地上给拉了起来。

一只手紧抓住他的手腕,认准一个方向就跑了过去。

等他被拉着跑了很长一段路,才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眸看了一眼还紧拽着自己的手,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戾气。

“咔,居然又有杀气!”

小公主双手一展开,就把身边的人护在了身后,怕他害怕,还安慰道:“你放心,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保护一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出门在外,要是没有一点点武力防身,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小公子:“……”

他跟她差不多高,被一个小姑娘护在身后,还是第一次,看着她认真保护自己的侧脸,他的内心怔了怔。一种异样的感觉,开始在心里偷偷的扎根。

不过,听到她的话,他的嘴角还是忍不住扯了扯。

这丫头,虽然警惕性高,但是,连危机感来自于哪里都不知道,他实在想象不出她是怎么有信心保护好自己……跟他的。

无奈地把她拦在自己身前的手给打下去,他的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很多。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啊?”

小公主转头面对着他,由于刚才精神高度紧张,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只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算了。”

第三章:小公子把她捡回去了

“算了。”他的心里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脑子有问题。

“啊哦。”小公主心大,也没有多问。

她翻了翻自己身上,总感觉掉了什么东西。

许久,她才想起来,之前摔倒的时候,她手里的罗盘掉掉了,那时候她还没有察觉,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了。

她转身就要回刚才的地方,可她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不由得一愣。

她之前是从哪条路过来的?

小公主一时有点懵,转头问小公子:“夫君,你记得我们刚才是从哪边过来的吗?”

“夫君?”小公子剑眉一蹙,对上她红扑扑的小脸,仔细一看,才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女孩子,只不过扮的男装太过逼真,大家都被欺骗了。

牧亦然心下一松。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攥住,使劲地摇晃了起来。

“夫君夫君,我跟你的相遇,一看就不是巧合!”

小公主比他矮半个头,要想正视他,还得半仰着头,她声音糯糯地说道。

“那是什么?”

“是缘分呀!”小公主一拍大腿,又冲他抛了个不标准的媚眼,改口道:“不对不对,是命中注定!”

小公子:“……”

这人该不会是眼睛有问题吧?

对于小公主的兴奋,他未置一词,声音清冷地道:“我叫牧亦然。”

“牧亦然就是夫君的名字?”小公主呆呆地看着他,他的五官是细致的好看,组合在一起,就更加让人把持不住了。

罗盘的事,很快就被她忘在脑后。

“我总感觉你特别像一个人。”小公主无意识的道。

牧亦然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谁?”

“齐昭国的驸马……”

牧亦然:“……”?

须臾,牧亦然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就是齐昭国的小公主?”

当今天下,由齐昭国、昀殳国、寂向国三国国君把持朝政。天下人都知道齐昭国皇上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封号昭然。

也有传言,齐昭国的下一任国君,将会是昭然公主的夫君。

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是。

“嗯嗯,”小公主点点头,“夫君,我叫唐不娴。夫君可千万不要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哦,要不然父皇又会让我去学琴棋书画那些破玩意儿。”

牧亦然:“……”

难怪她伪装成男孩的样子。

“夫君你住哪儿啊?我过去跟你一起住吧,父皇现在肯定发现我出宫了,我不想被抓回去。”

她说着,有一双可怜巴巴的小眼睛,哀求地看着他。一双葱白的小手,还抓住牧亦然的衣袖,使劲地晃了晃。声音软软地道:

“夫君君最好了~”

牧亦然:“……”

他先想到的是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双好看的眼睛,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小公主被自家夫君给带回了客栈。

……

“小少爷,他他……”

当时唐不娴的速度太快,等随从追上去的时候,就不见了人影,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回来跟老爷说一声。

只不过,还没等到他带人过去找,牧亦然就已经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男……男孩……这不就是压倒自家小少爷的那位“小公子”吗?

第四章:扑倒在了他怀里

“嗯,她会跟我们住一段时间。”

牧亦然说完,没再理会随从内心的想法,拉着小公主就往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去了。

“我就住在这里,你要去找掌柜的定一个房间吗?”

小公主跟着牧亦然进去,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客栈里的房间是什么样,以往她每次出来,当天就被皇上派来的人给抓回去了,根本没有机会在宫外过夜。

她好奇地看了一眼牧亦然的房间,除了一张床、一张圆桌跟一个洗漱台,也没有什么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一下子就刷新了小公主的认识。

“你……你就住这?”这里看起来很寒酸的样子。

他的夫君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居然住在这种地方?

“我跟父亲刚到京城,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先住在这了。”他解释了一句,也想到了唐不娴一个公主,要是住这样的地方,确实是委屈她了。

“你要不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小公主下一秒的做法打断了他的话。她一听就知道夫君想说什么了。无非就是让她回皇宫,她才不愿意呢。

她直接动手撩开牧亦然的床帘。

“你干什么?”

牧亦然赶紧过来阻止,在他看来,自己能让她进自己的房间已经是很不合规矩的了,床,更是隐私的地方。

小公主的动作太快,就算他出手阻止,床帘还是被她给拉开来了。

“哇,”她惊叹一声,“原来你的床那么大啊!”

她的床都是定制的,比平常的床要小一点点,而客栈的床都是按照成年人的尺寸统一做的,自然会不一样。

牧亦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小公主已经自来熟地往牧亦然的床上躺了过去。

“好舒服啊。”

不知道是客栈的被子都是这个味道,还是从牧亦然身上沾染过来的,她一躺上去,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有点像竹子,又有点像桑草,很好闻,一阵睡意袭来,她忍不住瞌眼。

“哎,你——”

牧亦然的手刚伸过去,就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她小小的嘴巴一张一合,光线落在她的眼睛上,纤长的羽睫打下一片细密的阴影。

睡着的她很安静,可能是因为今天的经历太复杂,她的脸上还有一丝丝的疲倦。

“算了。”

牧亦然把手缩回来,正要转身离开,又担心她这样睡着会着凉,伸手小心翼翼的把一旁的薄被盖在她身上。

看了下时间,已经接近午时了,他小声地把门关上,就离开了。

……

唐不娴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她看着头顶的床帐老久,才想起来自己在哪儿。

“夫君?”

“……”

周围很安静,小公主这才发现牧亦然早已不见了身影。

“夫君!”

她又喊了一声,打开门时,就见对面的阁子里,坐了几个商人打扮的男人,而牧亦然,就坐在其中一个男人的旁边,认真听他们说话的样子。

小公主想也不想就跑过去了,因为刚醒来,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已经乱了。

“夫君——”

牧亦然看过来时,一个软软的身子就扑倒在了自己怀里。

第五章: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你醒了?”

牧亦然下意识地把她往下滑的小身子搂进怀里,防止她继续往下掉。

“嗯嗯~”小公主很开心他的动作,撒娇似的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夫君我饿了。”

牧亦然立刻让守着一旁的小二给她上一些清淡的饭菜。这种动作,明明是第一次,却像是习惯了一样,等他自己反应过来,也觉得奇怪。

两人这样在众人面前抱着总归是影响不好的,牧亦然松开她,让她坐到自己旁边的一个位置上。

“牧兄,这是?”

同桌的有人好奇,对着坐在牧亦然另一边的人好奇地问道。

那人就是牧亦然的父亲,他看了一眼坐在牧亦然旁边,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的唐不娴,也是一脸茫然。

什么时候,他儿子身边还能出现女孩儿了?

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牧亦然小时候,有一位夫人带着女儿来他家与他妻子一起赏花,牧亦然也在,结果那个小女孩只是想跟他说句话,就遭到了自家儿子的冷脸,还恐吓了她一番,从此,那个女孩儿再也没敢跟她娘亲来过他家。

“亦然,这是谁家的千金?”

还叫他儿子“夫君”。

不过,这不是重点,关键是牧亦然居然没有对这个称呼有意见,像是已经接受了一样,这让他不得不多想,自家儿子是不是对人家女孩子有意思,把人给拐了过来。

牧亦然:“……”

父亲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心里在想什么,头上顿时划过三条黑线。

不过,唐不娴的身份不太适合让其他人知道,他也不好直说,便随便给唐不娴取了个假名字。

“她叫言不甜,是我从大街上捡回来的。”

牧申:“……”

其他人:“……”

唐不娴:“……”

她好像的确是被牧亦然从大街上给捡回来的,这句话没毛病。

于是,她也就没有反驳。

牧申看了看两人,笑着“呵呵”道:“我家小子还了不得了,在大街上给我捡回来一个儿媳妇……”

牧亦然听到“儿媳妇”三个字挑了挑眉,像是想了一会儿,声音清冷地道:“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牧申:“……”?!

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那是什么关系?

并且,牧亦然对这个小姑娘的态度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不过,在这个儿子面前,他从来不会跟他反着来,就把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其他人本来也只是凑个热闹,一时好奇而已,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正事,也就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结。

几个大人很快又神情愉快地聊起来商场上的事情。

小公主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微微倾身靠近牧亦然,小声地问:“夫君,你为什么不承认?”

“嗯?”牧亦然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她本来就不是他的小媳妇儿。他只是懒得纠正唐不娴对自己的叫法而已,才没有承认自己是他的夫君。

他在心里为自己开脱……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