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周乐by烛龙九真小说_欺天圣尊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7

《欺天圣尊》是由“烛龙九真”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周乐,曾经他是一个万人仰望的修炼天才,就在他最为得意的时候,厄运降临,无论他如何修炼,境界不但不升反而一直跌到底层,无常的命运总是捉弄这个少年。

欺天圣尊在线阅读_

第一章:长兄如父

宁安郡,河阳,郊区。

破旧的草房房檐上,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冰柱,如同倒悬着一排利箭。

寒风呼啸,但所有的寒气,全部都被身材瘦削的少年,用背膀阻挡在外。

草屋内家徒四壁,只有一张低矮的小床。

覆着薄薄棉被的床上,放置着一个精致的兽首火炉,红色的光芒带着暖意从兽首中飘散而出。

那是,楠火木散发的灼热灵气。

楠火木乃是入品灵木,只要烧起来片刻时间,方圆百米的空间就能温暖如春。

对亲火属性的武者来说,在楠火木燃烧的灵气中修炼,事半功倍。

作为代价,在这资源被大门阀掌控的时代,一段手指大小的楠火木就价值十金的天价。

只有大门大户,才有财力在这寒冬中用楠火木取暖。

而这破旧的草房,显然和大门大户扯不上关系。

氤氲的灼热气息,和周围残破的草墙格格不入。

感受着后背的寒意,背膀做墙挡住寒风的周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能够温暖百米的楠火木,却驱不散这小小屋中的寒意。

如雾一般稀薄的灵气,通过周乐握着的那个小小的白皙手掌,注入到紧闭着双目的小女孩的身体中。

淡淡的白霜从小女孩身体中发散出来,与楠火木的灼热灵气相抵消。

不多时,楠火木便燃尽了。

周乐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加大了灵气的输出。

但他只坚持了十息的时间,就猛然松开了手掌,趴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不断的滴落。

失去了他的阻挡,呼啸的寒风挂进了屋中。

本来就充满了寒气的屋子,霎时间如同冰窖。

除了喘气声,一片绝望的寂静。

随后,有低声的呜咽声响起。

“乐乐哥,我又昏倒了吗?对不起,对不起,乐乐哥,我……不要再买楠火木了,不要再给我灌输灵气了……呜呜呜……那都是你千辛万苦修炼得来的!”

“我是你和父亲的拖累,让我死了吧!……小云是个灾星,我死了,你和父亲就都能解脱了!”

“……对不起,乐乐哥……”

周乐看到妹妹周云失声痛哭的模样,心中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

周云从出生的那时候起,就天生阴寒,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阴寒越来越强盛。

河阳所有的灵丹妙药全部都试过了,但没有任何作用!

只有依靠着楠火木的灼热灵气,再加上周乐不间断的灵气灌输,才得以维持着周云的性命。

但随着周乐身体的变故,别说买不起楠火木,就连周乐的灵气,都快压不住周云的寒气了。

这样下去,周云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周乐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个虚弱的笑容,他抬手擦去了妹妹脸上的泪珠。

随后故作坚强的说道:“小云,别说傻话。放心,哥哥已经找到了身体恢复的办法了,只要一段时间,哥哥就能重振昔日的辉煌,到时候哥哥不仅治好你的病,还让你去河阳最好的会馆!”

周云停止了哭泣,惊喜的看着周乐。

“真的吗乐乐哥,你真的找到了治好身体的办法了吗?”

周乐用力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我们拉钩!”

周云用力点了点头:“好,我们拉钩!”

一边说着,她伸出了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指,和周乐的满是厚茧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做完了约定,周云这才放松下来,缠着周乐给他唱歌。

随着周乐稚嫩的嗓音,饱受寒气折磨的女孩,沉沉的睡了过去。

将周云放下,盖上被子,收起兽首火炉,周乐离开了屋子。

小小的院子中央是一颗有些年岁的杏树。

他靠着杏树,无力的闭上了双目。

身体中,再无任何灵力。

距离那场噩梦,已经两年了。

这两年以来,无论他再努力修炼,几乎所有的灵气,全部都会一点不剩的被身体中那个无形的深渊所吸纳。

这点灵气,别说再提升境界了,就连缓解妹妹周云的痛苦都远远不够!

治愈身体的办法?哪会有什么办法?

那只不过是骗周云的说辞罢了!

周乐低下头,用力的看着他那粗糙的手掌。

第二章:疯狗上门

两年前,这手掌白皙修长,灵力充沛。

静则气血旺盛,动则筋骨齐鸣,凭借着一双手,他横压河阳一代,天骄一样的人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现在,他同样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但却是条谁都能踩一脚的落水狗!

“可恶!给我吐出来,把我的灵气都给我吐出来!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周乐低吼,用力掀开衣服,手掌成爪,重重的抓向了自己的胸口!

指甲抓破了胸口的肌肤,殷红的鲜血流出。

寒风呜咽,无人回答。

周乐缓缓的松开手,手指在脸颊上滑动,留下了五道血痕。

他爬起来,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你以为这样会让我屈服吗?不可能!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你可以折磨我的身体和心灵,但我周乐,永远不会向命运低头!”

他的双目中,绽放出了惊人的神采,旺盛的精力在这一刻从周乐的身体中绽开,似乎连他的虚弱都驱散了。

咔嚓一声,周乐的身体中,如同惊雷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但他却浑然未觉。

此时,院落之外,有混乱的脚步声响起。

周乐刚刚睁开双目。

咚的一声巨响,老旧的院门直接被人踹开了!

两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周乐看到两人,面色不由变得冷峻。

先入眼的是一个身着华美侍女服的女孩,乌黑的长发挽成了个精制的发髻,素白的脸蛋如同剥壳的鸡蛋,狭长的丹凤眼中自有波光流转,楚楚可怜,引人入胜。

她是杜秋燕,是河阳最娇嫩的花朵之一,曾被周乐折下,常伴左右。

而如今,却被其他人圈养在花瓶中。

作为对周乐的侮辱来炫耀!

而她身边之人,名为孙元宇,乃是河阳城最出名的一条狗!

周乐手下败将,河阳城新一代领军的天骄人物,汤家汤世杰的狗。

一条,会咬人的疯狗!

这两人前来,绝非善意!

周乐看着二人,冷声道:“杜秋燕!孙元宇!你们来做什么?”

孙元宇双目带着不屑,趾高气昂的说道:“周乐,汤世杰少爷要你手中的灵阳草,今日交出灵阳草,可饶你不死!”

灵阳草。

凡品六阶灵草!

那是,周乐两年前参加河阳百家擂台,力压河阳整整一代人杰,斩获冠军所得的奖励。

听到孙元宇的话,周乐不屑的冷哼一声。

“灵阳草我一年前就已经使用了!”

“别说我手里没有,就算我手里有,汤世杰想要,让他自己来找我,哪里轮得到你这条狗在我面前叫嚣?”

听到周乐的话,孙元宇的身上立刻散发出了阴森的寒意。

“周乐,就凭你现在这样子,也配杰少出面?你给杰少提鞋都不配!”

随后,他阴测测的笑了出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周乐,你以为我今天带着秋燕小姐是来做什么的?”

杜秋燕面上带着笑意往前走了两步,抬手拢了拢耳边的乌发,抬眼看去,和周乐四目相对。

外人皆以为周乐为提升实力,早已将灵阳草使用。

只有当时和周乐最亲密的杜秋燕知道,周乐一直保存着灵阳草,要炼制离火丹治他妹妹天生体寒的病。

而现在,那曾经的亲密,化作毒药,侵入周乐的骨髓。

“周乐,我知道你一直留着灵阳草没有使用,你两年实力未有存进,天赋已经到顶,再无提升可能,你拿着灵草也没用。”

“正好汤世杰少爷要买你的灵阳草,你就乖乖卖给杰少吧,杰少仁义,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否则,你今日可能有灭顶之灾!”

周乐冷冷的看着杜秋燕,声音中带着几分恼怒。

“杜秋燕,你明知道我要这灵阳草炼制离火丹救我妹妹,你竟然还要我把这灵阳草拿出来卖?”

杜秋燕浑然不觉周乐的愤怒,她带着和煦的笑意说道:“周乐你说笑了,我可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杰少想买,我恰好知道你有灵阳草,我只是介绍一下,至于卖不卖,怎么卖,那可不关我的事。”

她话音刚落下,孙元宇就阴测测的说道:“秋燕小姐,对这废渣不用这么客气。周乐,把灵阳草给老子交出来!否则,老子立刻废了你灵脉,让你变成个真正的废人!”

第三章:赤裸裸的欺侮

周乐眯着眼盯着孙元宇,道:“你敢废我灵脉?”

河阳城五大家,纪钟田汤周。

就算周乐再不受周家重视,再受周家冷落,那周乐也是周家之人!

废了周乐灵脉,那就是赤裸裸的侮辱周家。

就算孙元宇身后是汤家新一代人杰汤世杰,也保不住他!

孙元宇冷笑一声:“周乐,你以为杰少不清楚你的依仗?杰少做事从来算无遗策,这次,也一样!”

他的话音刚落,一人就走入小院中。

此人面带笑意,眼神中却是充满了对周乐的不屑。

此人,和汤世杰一样,是周乐曾经的手下败将!

但现在,他是河阳城新一代领军人物之一,周家出名的纨绔子弟,周正信!

看到周正信出现,周乐本就阴沉的心不由的再度沉寂了几分。

周正信笑呵呵的冲着孙元宇说道:“还好没来迟,耽误了杰少的大事就不好了。”

随后他掏出了一张羊皮纸,冲着周乐笑道:“周乐,周家长老令,将灵阳草交给汤世杰,否则周家就将你一家三口从周家族谱上除名!”

“没有周家身份,你去哪买低价楠火木?你还怎么保护你妹妹?”

“唉,周云还那么小,真可怜,想想她以后要是被冻死……为了她,你也明白该做什么选择。”

周乐的拳头逐渐握紧,周正信和孙元宇,竟然敢拿他的妹妹做文章。

周乐恼恨,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拳,真的是砸在他的软肋上了。

周家再不好,有周家的名头在,一般的宵小不敢招惹,而购买楠火木这类的灵木,也有额外的价格优惠。

失去了这个名头,对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面色难看,看着周正信问道:“这就是周家最后的决定吗?”

周正信面上的笑意霎时敛去,神色冷漠,语气平静的犹如一汪寒泉。

“当然是!周乐,你已经两年未曾为周家贡献丝毫力量了,反而因你周家名声屡遭侮辱!现在,是你为周家贡献力量的时候!你知道的,周家不养废人!”

周家不养废人!

周乐听到这话大笑起来。

“好,好一个周家不养废人!”

“那我为周家斩下排名战第一算什么!我为周家斩获擂台赛冠军算什么!河阳资源战我拼死而战,拼得第一,为周家挣下了偌大的资源,那又算什么!”

“我乃旁系,未曾享用周家丝毫资源成长!周家获得资源崛起,我亦没有任何奖励就算了,反而将我一家三口逐出周家院落,搬到这偏僻的小院中。”

“自我伤后,周家未曾出任何资源医我,现在,反而要榨干我最后的价值!好,好一个周家啊!好一个周家不养废人!”

“周正信,我只最后问一句,如我不交出灵阳草,周家是否将我逐出周家!”

周正信直直的看着周乐,不屑的吐出一个字:“是!”

周乐冷笑一声:“好!灵阳草,我卖!这两年为购买楠火木,我确实用了周家名头!这灵阳草,就当是我支付的代价!不用周家逐出,从今之后,我与周家,恩断义绝!”

说完之后,周乐看向了孙元宇。

“孙元宇,灵阳草在我手中,说吧,汤世杰出什么价格?”

孙元宇冷笑一声:“哼,果然在你手里!”

随后,他嘲弄的一笑,掏出一根手指粗细的楠火木,丢到了地上。

“这一根楠火木,就是杰少出的价!”

周乐的呼吸猛的粗重了起来。

楠火木,世家子弟购买十金一段,正常价格也不过二十金一段。

而作为入品的灵草,凡品六阶的灵阳草,最少也是八百金往上!卖到千金也不是什么难题!

用二十金的楠火木换八百金的灵阳草,这不是买卖,而是赤裸裸的抢夺!

不等周乐发火,孙元宇就再度冷笑一声:“听说你父亲在田家下面的铁匠铺当铁匠?巧了,杰少最近正好和田家有点生意上的交流。”

“周乐,你说要是你父亲要是死在田家,你妹妹,可就真的活不下去喽!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周乐犹如一头冷水浇下,所有的火气全部被浇灭了。

他不再是那个带着天骄光环能力压群雄的豪气少年,也不再是能给周家来到荣耀和资源的好用工具,他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也失去了所有的庇护。

第四章:破碎觉醒

在世家那庞大的力量下,在亲人生命的压力下,他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

妹妹的性命,父亲的性命,犹如两座巨大的山峰,将他高傲的头颅压下!

周乐默默的捡起了地面上的楠火木,回屋取出了藏起来的灵阳草,交给了孙元宇。

孙元宇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早这样就好了嘛!何必让我费这么多事!”

随后,他面色陡然一变,手掌一翻一抓,抓住周乐的脖子就将他举了起来。

此时,周正信走到被举起周乐的身前,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强大的灵气疯狂的涌入周乐的身体中,强烈的疼痛让周乐不由自主的弓起了身子。

灵气无声,但在周乐的耳中,却响起了无尽的雷鸣。

那是,灵脉断绝的声音。

周正信一拳,不仅废掉了周乐的修为,还废掉了他以后再度修炼的可能!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废除了周乐的修为,孙元宇像是扔垃圾一样将周乐扔到了地上。

“河阳天骄,现在成了真正的废人了,哈哈哈!”

周正信抬脚,重重的踩在周乐的胸口,俯视着他,神色充满了阴狠和快意:“两年前,你就是这样,让我感受到蔑视和无尽的绝望!现在,轮到你了,垃圾!”

说着,他随手一抛,一张发黄的羊皮纸轻飘飘的落下,落在了周乐的面前。

模糊的视线中,周乐看到上面的字:周家旁系,周天树,周乐,周云,自即日起,逐出周家!

“之前的话,都是逗你玩的,你们在今天早上,就被逐出周家了,哈哈哈!”

这一刻周乐豁然明白,怪不得孙元宇敢威胁他父亲的性命,怪不得,周正信敢废了他的灵脉!

原来周家,早就已经放弃他了!

周乐愤恨,他撑起胳膊想要站起身。

但此时孙元宇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的头颅狠狠的踩到地上。

血污沾染了泥土,铺满了周乐的半张脸。

孙元宇低头说道:“周乐,你现在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杰少说了,这两天让我找几条野狗,把你撕咬而死!然后,把你吃了!”

周乐用力想要挣脱,但他现在灵气全无,毫无反抗之力。

他只能要紧牙关,强忍身体的疼痛不在周正信的面前痛呼出声。

“河阳天骄周乐,将葬于野狗之腹!”

“葬于野狗之腹!哈哈哈哈……”

周正信和孙元宇踩着他的脸猖狂的笑了起来,周乐此时却听不到了。

他的耳中剧烈的轰鸣声不断的响起,像是黑暗的天空在不断的碎裂。

巨大的力量在拉扯着周乐,撕裂着他,扭曲着他,带着他,深入那无限黑暗的身体深处。

无数他见过或没见过的光怪陆离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妹妹的出生,母亲远去的背影,父亲的笑脸……

那是,属于他的家庭!

……

第一缕灵气的凝练,夏日寒风中的修行……

新人王擂台挑战赛,他以一挑百……

百家排名战,他鹤立鸡群……

河阳资源战,他拼死获胜……

每当他举起双手,一呼百应,欢呼震天,那是,属于他的荣耀!

……

天赋灵气被锁的瞬间,昔日称兄道弟的那些人的白眼,家族的摒弃与敌意。

为了妹妹和父亲,他游荡于河阳的大街小巷。

被人打过,被人骂过,骄阳加身,寒风冻体!

那是,他的屈辱!

而现在,被曾经手下败将的一条狗,都能将他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他却动弹不得!

周乐心中怒吼:“这就是,我的结局吗?我如何肯甘心!!”

那破碎的声音中,有声音问他:“你恨吗?”

他说:“我恨!”

“你恨什么?”

“我恨我将死,还未给我家人美好的生活,便不能再护得他们周全!我恨我不能手刃那些欺侮我之人,任由他们肆意凌辱!我恨,那锁我天赋灵气之物,让我不得翱翔九天!”

“我恨,我自己的无能!”

“那你,可曾恨这世界对你不公?”

沉默。

片刻后,周乐轻声说道:“世界不公,但我,从不畏惧!”

哗啦!

周乐浑身一松,他感觉到,两年时间长久锁住他天赋与灵气的桎梏,轰然破碎!

第五章:伐脉洗髓,重获新生

咔嚓!

比钢铁还坚硬万倍的物质破碎的声响,响彻周乐的脑海!

周乐眼前所有的景象,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纯白的光点。

一个被充满裂痕的,巨大透明的多面体束缚桎梏着的光点。

在看到光点那一刻,无数的信息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中,刹那间,周乐便明白了。

两年前的河阳资源战,他闯过了重重封锁和陷阱,在最后重伤拼死赢得资源战的时刻,被一颗不知何处射来的光点击中,让他几乎频死!

没有任何人和家族承认偷袭,看他将死失去了利用价值,周家不仅不愿为他出头,反而落井下石,将他一家逐出!

他硬拼着一口气活了下来想要报仇,但从那之后,无论他怎么努力修炼,所有的灵气全部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没有力量,只能受人欺侮。

他本以为是身体受伤的原因,但此刻,随着这光点发散过来的信息,周乐明白了,他这两年灵气修炼的灵气,全部都是被这光点所吸收了!

这光点是一个,世界的种子!

包裹着光点的多面体,是种子的外壳!

世界的种子需要灵气的滋养才能发芽成长,足足吸收了两年周乐辛苦修炼的灵气,如今,世界的种子,终于从他的身体中汲取足够多的力量,准备发芽了!

世界种子发芽后,便是一个新生的世界!

而这新生的世界,将带给他新生!

咔……

世界种子微微颤动,似乎要打破外壳的束缚,颤动的力量扩散开,多面体外壳霎时破碎了一片,缓缓向下掉落。

还未落地,便化作了无比精妙而高级的独特灵气,融入周乐的身体中!

这灵气一出现,周乐便感觉他的身体,绽放开新的生机!

一片、两片、三片……

大片脱落的多面体外壳,在空中消散,变成了大片浓郁的精妙灵气。

数不清的灵气,从他的身体深处涌现而出,汇入那混乱一团的身体。

所过之处,伐脉洗髓,脱去杂质,为周乐混乱一团的身体中,重新塑造出了崭新的灵脉。

这独特的灵气游走一周,周乐崭新的灵脉就成型了!

再游走一周,周乐身体中大大小小的损伤,全部都被修复!

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世界种子的外壳破碎的力量,几乎为周乐重塑了一具全身的身体!

周乐能清晰的感觉到,只要他再花一些时间重新滋养一下长久没有经过灵气温养的深处细胞,那这全新的身体,将带给他难以想象的力量!

哗啦!

那是灵气在他灵脉中,如大河奔涌的声音!

时隔两年,周乐,再度重新感受到了充盈的灵气!

那是,强大的力量感。

真是,炽热如火!

周乐睁开了双目。

“葬于野狗之腹,哈哈哈……”

孙元宇还在踩着周乐的头,张狂的笑着。

“之前打我打的开心吗?”

周乐冰冷的声音响起,孙元宇疑惑的低下头。

而踩着周乐胸口的周正信,面上先是不可思议,随后陡然一变,大喊道:“孙元宇,快跑!”

说话之间,周正信就已经跳开了。

轰!!

强横的灵气从周乐的身体上轰然爆开。

强大的灵气冲击下,踩着周乐脸颊的孙元宇警惕的跳开。

他反应虽然快,但还是慢了一分。

就在他即将离开周乐身边时,布满了厚厚老茧的手掌,猛然抓住了他的脚踝。

“抓住你了!”

周乐冰冷的声音响起,他手臂一抬,拉动孙元宇的整个身体划出了个半圆。

咚……

孙元宇的身体被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仓促之间,孙元宇根本来不及灵气护体,巨大的力量直接让他内脏受损,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但此时的孙元宇,根本来不及关注他的伤势,他爬起来睁大了双目,难以置信的盯着周乐:“怎么可能,你的灵脉明明被周正信废了,你怎么可能还有灵气!”

周乐抬手,一把将脸上的血污抹下。

他冷笑一声:“比起我的灵气,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的狗命吧!”

孙元宇听到这话,面上震惊的神色立刻变成了嘲讽。

“你想要我的命?周乐,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还能使用灵气,但你荒废了两年时间,而我,已经是凡境五层,你以为你现在是我的对手?”

“给我死吧,废物!”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