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予我一世情深第2章_予我一世情深3章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4

本小说网为你提供予我一世情深第2章,予我一世情深3章全文阅读,人人说她命好,老公有权有势还温柔体贴。呵,背后谁知道那个男人搞大了无数小秘书的肚子。头顶一片绿,跟谁不会戴绿帽似的。宁桑转身上了权势滔天褚家小少爷的床,男人喘着气,在她耳边嘶哑说,“离婚!我的女人上在别人户口本上,我很不爽!”

>>>《予我一世情深》章节目录<<<

予我一世情深第2章

宁桑冷冷的看着她尖叫,不为所动。

似乎被小三这个字眼刺激到,柳依情绪激动,站起来抓着饭桌上滚烫的汤碗朝宁桑泼去。

这汤滚烫,才出锅,要是落在脸上,可想而知。

宁桑下意识的一躲,还是溅到小腿上几滴,发出滋的几声。

“你疯了?”宁桑不敢置信,柳依竟然敢在这里行凶,是仗着她是江唯年的新宠?

江唯年在外面随便怎么玩儿,只要不闹到家里,她都可以当做眼不见心不烦。

宁桑满身疲惫,忍这么多年,她实在累了,“江唯年,管好你的小三!你亲爱的女助理怀孕了,你自己想办法处理。”

一股说不出的厌烦由心涌出来,宁桑突然抓起桌上的杯子,朝着两人的方向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滚出去!”

玻璃落地,碎片飞溅。声响震聋发聩,柳依尖叫的缩在江唯年怀里,哭着道,“唯年,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气着了,她说我是小三。”

江唯年看宁桑一眼,宁桑的脸色实在是愤怒,不满宁桑损他颜面,“宁桑,让着依依点,她怀孕了。你的疯癫颠的像什么样!”沉着脸,拽住柳依往外走,说道,“我先她送回去,其他的事回来后我们再说。”

呵,宁桑再一次刷新了江唯年的无耻下限,叫正室让一个小三??

宁桑扭头,背对他们。

不一会,江唯年带着柳依离开,传来关门的声音,房间顿时空无一人。

宁桑一次一次的问自己,这样的婚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不是不想离婚,年少无知迷恋上江唯年开始,也是她悲剧的开始。

刚结婚时,发现江唯年出轨,还不止一个。

她回家提过离婚,可父亲有心脏病,一听离婚气得进手术室差点出不来。

婚后,宁桑一家的费用全靠江家支援,还有弟弟的工作,也是江唯年安排的。

而母亲更甚,每每想哭诉,母亲更是以自杀为要挟,只让她在江家站稳脚跟。

一家子全依赖他,如攀附的丝萝,卑微又低贱。

看着这空旷又厌恶的房子,宁桑开车出门,在一家灯红酒绿的酒吧停下。

直接点了最贵的酒,猛的狠灌了几口。酒精在胃里火辣辣的燃烧,可宁桑的头脑却愈加清醒。

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仿佛不知尽头。

“宁桑?”

耳边忽然传来声音,清浅朗静。

宁桑趴在吧台上,眼眸亮得像水晶闪闪发光,努力看了几眼,咦?不是江唯年呀!

男人个子很高,宁桑只到他胸口左右,使劲儿揉了眼睛看清男人的面容。

面容十分英俊,姿容卓绝,光是容貌就便秀色可餐,和江唯年的儒雅沉稳不同,他的帅气硬朗张扬,散发浓浓的荷尔蒙。

穿着黑色的衬衫,袖口还有宝蓝色的袖口,精致奢靡,太子爷就是金贵。

这人,和宁桑同岁,却一人在天,一人在尘埃泥土。

宁桑看清他的时候,立马就记起来。

褚言瑾,江唯年直系的小师弟,两人一个老师,国家级教授的关门弟子,他们曾经合作过项目,因此宁桑见过两三次。

宁桑晕乎乎的捧着脸,唇角含笑,“褚言瑾,小师弟也来酒吧,你学坏了。”

脑子就开始昏沉,宁桑脚下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褚言瑾快速伸手扶了宁桑一把,眸色幽深,男人的掌心滚烫,“就你一个人?江师兄呢?”

予我一世情深3章

宁桑全身软得厉害,什么东西看在眼里都重影子。

脑袋一冲动,宁桑伸出凝白的双臂,搂住褚言瑾脖子,双腿一蹭勾住他的腰,整个人如树袋熊挂在身高腿长的男人身上。

“我脚软,站不起来,你快抱着我!”

褚言瑾眼中泛起异色,怕她再摔下急忙搂住,一偏头,宁桑的脸离他很近,呼吸间能闻到她绵延的酒味。

“褚言瑾,你会喝酒吗?”

四下看了一圈,都没发现江唯年,褚言瑾眼眸一扫,一瓶红酒已经没了大半。

看来之前就喝了许多,沉声道,“你醉了,别喝了。江师兄如果看到你这样……咳咳咳……”

不等他说完,宁桑就笑着,陀红娇艳的脸上是晕醉的红晕,不知道什么拿过吧台的酒,猝不及防灌进了他的嘴里。

褚言瑾狼狈地咳嗽了几声,精致的眼底弥漫出一些水色,脸颊也烧红了。

可一想起江唯年,柳依揣着报告单,专门在结婚纪念日找上门,宁桑的心里就一阵发苦,眼眶红润。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你师兄,他可坏了,外面养了一大推的小情人,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猜猜他送了我什么?”

褚言瑾眉目平静,心想原来这才是宁桑一个人买醉的原因。

“他送了我一个私生子,两个月大了!”

宁桑放纵大笑,心口堵得慌,俯首埋在褚言瑾怀里,遮住顺流而下的眼泪。

“我送你回家。”褚言瑾皱着眉。

“我不!我不回去!”宁桑大叫大闹。

从没处理过醉酒的女人,宁桑死死抱住他,他又不敢用力扯她下来,犹豫几秒,褚言瑾给江唯年打了电话。

“言瑾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看了眼怀里的女人,褚言瑾抬眸笑了下,搂紧宁桑,“没有,打错电话了,不好意思师兄。”

随后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还有女人的声音。

宁桑是结过婚的女人,一举一动都有女人成熟的风韵,即使醉酒,也自带风情。

突然,他就有些心疼宁桑,她在买醉,丈夫陪在其他女人身边。

褚言瑾带着宁桑去了自己新买的公寓,若是去酒店,被有心人查到也是麻烦。

刚将宁桑放在沙发上,宁桑不安分的动过去动过来,掉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

褚言瑾简直头疼,后悔自己的决定,不应该将她带回来。

宁桑忽然坐起,直视男人凑近,“褚言瑾,我美不美?”

“你!”褚言瑾甩开宁桑,头猛地后扬,目光却盯着宁桑,呼吸顿时紊乱粗重。

话出口,褚言瑾才发现自己声音喑哑,“你醉了。”

“呵呵,你耳朵红了。”宁桑笑得像个孩子,葱白的手指划过他俊美的脸颊,“真可爱,还会脸红。”

褚言瑾架住宁桑的手,居高临下,定定的看着宁桑,潋滟的眼里情绪复杂,一言不发。

“宁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想不想要我?”宁桑突然问,她一定醉了,不然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

可酒醉不及心里的苦,这两年来,她真的受够了。

宁桑动作缓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散下头发,雪白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白得发光。

“我不美吗,不够吸引你?”宁桑眼眸迷离,男人没动,她有点失措,原来自己现在这么没魅力,倒贴都没人要?娇笑一声,“那我去找别人。”

话未说完,不知道哪儿惹恼了他,宁桑的身体忽然腾空,褚言瑾抱住她,大步冲进了房间,将她压倒在床。

衣服一件件的减少,褚言瑾年轻的身体暴露在宁桑的眼前,宽肩窄腰,肌理紧实,还有诱人的人鱼线,六块腹肌均匀地排列着,夺人眼球。

宁桑晕晕乎乎的想,怪不得富婆喜欢找小狼狗。

褚言瑾的身体滚烫,看着宁桑的眼神仿佛要把人吃下去一般,双手按住宁桑的手腕拉高到头顶。

“宁桑,你别后悔。”褚言瑾眼眸一暗,像头发狠的狼,低头狠狠地啃在了她的唇上。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