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你来一趟爱意疯长by戈一_唐衣沈野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8

《你来一趟,爱意疯长》是由“戈一”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沈野是沈家独苗,肩挑重任,娶了唐衣也只是顺了沈家的意,唐衣明面上是沈太太,实则有名无分。

你来一趟爱意疯长by戈一在线阅读

第一章 你生孩子的事就给恋恋来吧

窗外霓虹灯照进来,将屋子里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唐衣分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她的手指紧抓着男人肌肉饱满的背,在上面留下深浅不一的刮痕。

浑浊羞耻的液。体,从大腿一路蔓延到地上。

沈野微微停顿,食指在她雪白的腿上刮了一下,凑到唐衣的眼前。

她迷迷糊糊的,张嘴含。住……

沈野本来戏谑的目光,瞬间深沉如海。

他忽然发力……

唐衣受惊吓一般睁开眼,瞳孔里印着他紧绷的下颌,冷峻迷人,唐衣灼热的眼底,染上几分痴缠。

事后,沈野洗完澡出来,抿唇将地上撕碎的衣服捡起丢进垃圾桶。

结婚两年,他在这方面并不会常像这样粗鲁。

只是出差数天,太久没有解决生理需求,才一时没有控制。

灯光照在床头偌大的结婚照上,又折下来,将唐衣两条腿忖得洁白如莹,某种液体从腿。间缓缓流出来。

她似乎感觉到了,睁开空洞的双眼,缓缓合上腿,生怕漏掉一点。

沈野与唐衣对视,那双始终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嘲讽。

他阔步走过来,带着略微薄茧的手指放在她微微鼓起的的小腹上,里面全是他的子孙。

唐衣身体敏感的颤了颤。

沈野蹙眉,收了手。

可是眼里的嫌弃,唐衣看得十分清楚,就像锋利的刀子,毫不留情的往她心上捅。

她翻个身,就这样含住他的东西入眠。

唐衣是沈太太,有名无分,一直下不了蛋的沈太太。

……

第二天一早,因为沈野出差回来,婆婆方秋颖登门别墅。

唐衣穿戴整齐下楼,看见客厅里多了一个陌生女人。

女人看见她,视线在她脖颈处的吻痕上顿了一秒,随即温柔的扬起笑容,“你好沈太太,我是宋恋,阿野的私人医生。”

唐衣以女主人的姿态,礼貌回应。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得可怕。

从看见宋恋的第一眼起,唐衣就知道她不简单。

宋恋从一进门就代替了她的位置,亲自做了一桌子沈野爱吃的东西,谈笑风生,盛饭夹菜,熟练得就像相濡以沫了很多年。

她每每看向沈野,目光里都充满了爱意。

那一瞬唐衣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介入别人夫妻感情的小三。

她闷着头,将万千情绪藏在平静的眼底。

饭后方秋颖才收起笑容,指使唐衣,“吃完饭你也别干坐着,帮着李妈收拾吧。”

李妈连忙道,“不用了太太,我一个人就可以。”

方秋颖冷眼一扫,李妈识时务闭了嘴。

唐衣起身,默不吭声的收拾桌子上的残局。

从厨房出来,唐衣擦手时,余光瞥见楼上,沈野跟宋恋在围栏处聊天,宋恋好像被他逗笑了,捏着粉圈捶了他一记。

她的手微微一顿,目光再也收不回来。

沈野浅笑着侧过脸,看见楼下的唐衣,收起笑容跟宋恋往里面走去。

唐衣心口酸涩,回头看见方秋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

“妈。”

方秋颖听见她这样叫表情就变得嫌恶,“等会你跟李妈一起去买点菜。”

她报了菜名,刻意解释了一句,“这都是恋恋最喜欢吃的,你要早点去,买新鲜的回来。”

唐衣面目平静,点头说好。

方秋颖这无形的拳头,就仿佛打在棉花上。

下午唐衣回来时,客厅里只坐着宋恋一个人。

宋恋微微一笑,“老是那几道菜阿野都吃腻了,想学点新花样,家里有菜谱吗?”

唐衣点头,“有,我去帮你拿。”

菜谱在书房。

唐衣走路向来无声,到书房的时候正准备推门,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话。

“你欠恋恋多少你心里有数,你作为一个男人,该做什么应该不需要我教你吧?”

“唐衣只是公司发展的交易工具而已,你本来就对她没有感情,恋恋都已经来了,你舍得让她名不正言不顺,让人戳脊梁骨?”

方秋颖语气激动,声音不自觉的拔高,即使隔着一道厚重的门唐衣也能听得很清楚。

她的心沉入万丈深渊。

这两年来,她因为沈太太这个头衔风光无限,也因此忍受了数不尽的屈辱。

方秋颖念叨了许久,沈野在里面说什么,唐衣听不清。

她脚下像是有千斤重,挪不开脚。

方秋颖没了脾气,骤然开了门。

唐衣脸一白,偷听被抓了个正着。

方秋颖贵气的容颜上余怒未消,看着唐衣的眼里有浓烈的不满,“唐衣,既然你没本事,那给沈野生孩子的事,就让恋恋来吧!”

第二章 万一是你不行呢?

唐衣嘴唇动了动,看向出现在方秋颖背后的沈野。

唐衣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什么都没说,转头去了卫生间。

方秋颖回头瞪了沈野一眼,“你看看你娶的好老婆,对你妈就是这种态度!”

沈野眸光深邃的看了眼唐衣离开的方向,揽着方秋颖的肩膀,“妈,你先下去。”

唐衣关上门,深呼吸几口气。

她双手撑着洗手池,一双眼睛因为憋泪而通红可怜。

身后嘎吱一声响,沈野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唐衣无路可退,满脸的委屈被他尽收眼底。

她垂眸道,“刚刚把洗手液弄眼睛里了,很快就好了你先出去吧。”

沈野却贴近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都听见了?”

唐衣僵硬道,“我是你的妻子,就一点尊严都没有吗?”

这话让沈野的目光沉了几分,他单手掐着她的脸与自己对视,“在这场交易里,你还有尊严可言?”

唐衣极少这般委屈,明亮的双眼里盛满了水雾,让沈野想起她在床上被自己弄哭的场景,不免喉咙干涩。

唐衣避开他的目光,想挣扎却又不敢。

沈野的手一路下滑,最后停留在她平坦的小腹处。

“知道妈为什么不喜欢你么?”

唐衣心里一痛,不吭声。

不喜欢什么理由都是理由。

“结婚两年,你这里却没有一点动静。”沈野皱了皱眉,“你也就这点价值却不好好利用。”

唐衣瞳孔一缩。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难受在此刻要爆出来一般,她盯着沈野一字一句道,“万一是你不行呢?!”

话音一落,唐衣就感觉到沈野的手臂收紧了一分,撕破了斯文的脸皮。

“我不行?”沈野咬着后槽牙,喷出的气息似乎带着火,他反手锁了浴室门,将唐衣反转迫使她趴在洗手池上。

唐衣下意识的想喊,又倔强的闭紧了嘴巴。

她今天穿的长裙,沈野熟练的从裙底探进去,脱下来的底裤揉成一团扔在她面前。

唐衣脸红成一片,内心羞耻不堪但没有求饶。

因为她清楚在沈野身下,求饶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沈野带着气,下手很重,唐衣皮肤白,揉捏一下就是一个印子,沈野的嘴唇在她脖颈流连,挑逗一阵之后突然朝着大动脉咬了一口。

唐衣低呼一声,尽管很压抑了,可在安静的浴室里还是显得格外尖锐。

这是沈野在惩罚她。

她连忙捂着嘴,不断地喘气。

此时外面印上一道人影,方秋颖敲了敲磨砂门,“儿子,你在里面吗?”

唐衣顿时身下一缩,沈野被她突然咬紧,爽得发出嘶的一声。

他刚还燃着怒火的眼里染满了情欲,戏谑道,“好像你很喜欢这种环境下做。”

唐衣浑身变得粉红,不断摇头。

“来,让妈好好听听。”沈野驾高唐衣的双腿,压低声音调侃她,“让她看看她最讨厌的儿媳是怎么榨干她儿子的。”

羞辱般的话让唐衣浑身颤栗,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

可唐衣越是害羞,沈野就越想捉弄她,每次做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身体都会让他欲罢不能。

“儿子?”方秋颖似乎听见声音了,尝试性的扭了下门把手。

与此同时,沈野扳开唐衣的腿,狠狠深入。

唐衣闷哼一声,一口咬住沈野的手臂。

身后的镜子尽数收纳将眼前旖旎的景象。

唐衣被沈野翻来覆去的干了一遍,她什么都听不到了,耳边全是身体碰撞的羞耻声音。

还有要结束时,沈野在她耳边说的那句,“确定我不行?”

求生本能让她摇头。

事后意识慢慢回笼,沈野正拿着湿毛巾给她擦拭腿间的污物。

这个动作亲密无比,可他一抬头,那冷冽的眼神瞬间破灭了唐衣的一切幻想。

沈野穿戴整齐,问道,“还能走么?”

唐衣没有回话,尽力掩饰双腿的不自然,跟沈野一起下楼。

她的眼睛没那么红了,嘴唇却是肿的,鲜艳得很可口。

除了这一点,其他地方都看不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唐衣抬起头,正好跟宋恋的视线相撞,后者笑了笑,别开眼。

那一笑不似刚才那样温柔,不达眼底,甚至让唐衣莫名后背发凉。

因为在书房外唐衣的离开,让方秋颖心中带气,整个晚上都在挑刺。

唐衣乖巧的保持沉默。

而一旁作为丈夫的沈野,始终温文儒雅,做一个局外人。

晚些时候方秋颖要回主宅,沈野送她到车门口。

她牵着宋恋的手,当着唐衣的面塞进沈野手里。

“恋恋就不跟我回去了,就住在你这吧,过几天聚餐,你们一起来。”

第三章 不需要我把话说透

几天后,李妈告诉唐衣,晚上要去沈氏旗下的一家酒店聚餐。

通常这种家庭聚餐沈家人都不会亲自来告诉她,都是李妈帮忙转达的。

唐衣捏了捏还酸软的腰,细不可闻的叹一口气。

每次聚餐,她都会被方秋颖数落,这次不知道又会有什么难堪等着她。

一整个下午唐衣都在准备,刚开始聚餐的时候她还会给公公婆婆准备礼物,但都会被嫌弃,这次她索性不准备了。

只将自己收拾好。

唐衣换上要去吃饭的裙子,整体大家闺秀的模样,她皮肤白皙细腻,配上浅色的裙子,像极了温室里刚破土的嫩芽。

门外只有沈野的助理在等候。

他恭敬的给唐衣打开车门,“太太,先生还有点事,他让我先送你过去。”

唐衣点头,弯腰上车。

在路上她才知道这次聚餐是给宋恋接风洗尘,来了很多沈家亲戚。

唐衣有点窘迫,她以为只是公公婆婆一家人吃顿饭而已。

方秋颖跟别人交谈时贤淑端庄,一转身看见唐衣,瞬间沉了脸,拉到一旁训斥。

“这么多亲戚,你两手空空就来了,丢不丢脸?”

唐衣无言以对,只得抱以微笑。

方秋颖见她低眉顺眼,更加恼火,“成天只知道掏空男人,从不花心思在正事上。”

话钻进耳里,唐衣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指甲掐得肉刺痛。

其实她知道方秋颖只是借此撒气,上次在卫生间沈野故意让她难堪,方秋颖不会责怪自己儿子半分,只会全部扣在她头上。

宾客来得差不多,就是不见正主,所以菜还没有急着上。

方秋颖懒得给大家介绍唐衣,正巧一个亲戚的奶娃一直哭,她就抱过来递给唐衣,“抱出去哄哄。”

唐衣求之不得。

奶娃就是受不得吵,一到安静的休息区就不闹了,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唐衣看。

唐衣刚刚还长着倒刺的心慢慢软了下来。

正逗得开心,方秋颖又出现了。

唐衣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妈。”

方秋颖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敏锐的视线盯着唐衣,“恋恋你也见过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不需要我把话说透。”

唐衣没想到婆婆会直接跟自己挑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当初你家遇到金融危机,你爸爸跪在地上,沈野出于怜悯才娶的你,已经两年了,我给够了你时间,得不到沈野的垂爱连个孩子都没有,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唐衣想起当年父亲放弃尊严,跪在沈野脚边求他娶自己的模样,脸色一点点苍白。

唐家集团对父亲来说比命还重要,如果今天答应了方秋颖,跟沈野离婚,唐家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这一点方秋颖不可能想不到,但是唐家于她而言并不重要,她不会多管闲事。

见唐衣不说话,方秋颖下了一记猛药,“削尖了脑袋要攀上沈家的女人多的是,你要是敢耍花招,你唐家就会因为你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唐衣眼底蓄了泪。

方秋颖在豪门打滚多年,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唐衣知道这绝对不是口头威胁。

良久之后,唐衣声音沙哑道,“这件事,我回去会跟沈野好好谈谈。”

提到沈野,方秋颖反而笑了起来,“你应该比谁都明白,沈野不是你的靠山,不管你如何,他最后都是会娶恋恋的。”

唐衣心里那点侥幸被方秋颖彻底捏碎。

怀里的孩子被方秋颖带走,唐衣缩在卡座一角,表情呆滞。

不知道什么时候,戚容找了过来。

“太太,先生来了。”

唐衣收回情绪,一进房间就看见了惹眼的沈野。

他穿着黑色西装,五官凌厉深邃,一举一动都带着王者的气息。

而他的身边,站着穿黑色礼服的宋恋。

她那么漂亮,比唐衣第一次见她时还漂亮,浑身散发的矜贵气息,和脸上自信的笑容,是唐衣无论如何都学不来的。

唐衣很想把自己藏起来,可是沈野看见了她。

与此同时,很多目光一并看过来,有不屑有嘲讽,明明自己才是沈太太,却被拥有真爱的小三碾压自尊。

唐衣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往里走的同时见沈野也朝着自己走来,顺其自然的拉着自己的手在椅子上坐下。

那手宽大温热,唐衣心尖忍不住颤了颤。

可她心里明白这只是沈野在亲戚面前做的样子而已。

唐衣抽回手时,沈野眼尖看见了她掌心的红印,月牙般的口子,渗了血。

接下来的酒,沈野全替唐衣挡了。

也因为沈野的关系,本来准备刁难的亲戚都乖乖闭了嘴,离席时,沈野已经喝醉了。

唐衣不想跟方秋颖他们告别,于是借口去厕所,然后等他们走了再出来。

结果正准备走,沈野喊道,“唐衣。”

唐衣的脚步粘在地上,沈野醉得眼睛有些迷离,宋恋两步过来准备扶。

沈野直勾勾的看着唐衣,“过来,扶着你老公。”

第四章 如果怀孕了

唐衣睁大眼睛,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

沈野猛的压下来,唐衣差点站不稳,他呼出的气息带着酒气,夹着他身上迷人的男人味。

这时候宋恋出现在沈野另一边,对唐衣笑道,“酒店有休息室,他就这样回去的话会难受,先去歇会吧。”

唐衣想咨询沈野的意见,宋恋已经叫戚容过来了。

沈野在房间躺下后,唐衣去问前台要了一杯解酒茶。

在返回的过道里,她遇到了宋恋。

她依然温柔的笑着,看了眼唐衣手里的茶,“阿野不喜欢喝这个,不管用。”

唐衣捏紧了杯子,“回家后我会给他做醒酒的水,谢谢沈小姐关心了。”

宋恋忽然伸手拨开唐衣锁骨上的长发,盯着那处痕迹道,“阿野还跟以前一样,下手不知轻重。”

不等唐衣回答,宋恋追问,“阿野要求旺盛,沈太太这么年轻,承受得住吗?”

唐衣直视她闪着精光的眼睛,从容不迫道,“也还好,他会顾及我的感受,所以不算很累。”

“阿野从来就怜香惜玉,前阵子他去A市接我……”宋恋说到这,嘴角的笑容充满了幸福和羞涩。

唐衣心下一紧,宋恋来之前,沈野确实好几天没回家,她从来不过问沈野的行踪,没想到是去接宋恋,孤男寡女旧情重燃,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那种感觉难以形容,让唐衣呼吸不过气,很想逃。

她能怎么反驳呢?虽然是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没有那个资格。

宋恋见她脸色不好,又安慰道,“我知道你跟阿野在一起两年,多少有点感情了,但你们只是商业联姻,陷得深对你没有好处。”

“阿野心里只有我,当年我本来有机会跟他订婚,但是正巧我要出国修学,才不得暂时不离开他,谁知道就被你钻了空……”

唐衣不客气的打断她,目光发冷,“那又如何,宋小姐,我现在才是沈太太。”

谁知道宋恋不屑的笑了一声,“你这个沈太太只是摆设而已,我现在只需要勾勾手指头,沈野就乖乖听我的话,你没看见吗?”

唐衣眼里有了浓浓的不耐,她实在没有兴趣在这里听一个小三卖弄得意。

正在此时,戚容出现在过道拐弯的地方。

他直直的朝唐衣走来,问候了宋恋之后递给唐衣一瓶药水,“太太,先生让您及时处理伤口。”

宋恋的表情有些僵硬。

唐衣不再去看宋恋,将药水捏在掌心道,“我们回去吧,先生也该醒了。”

“嗯。”戚容走在唐衣身后,是以往跟着沈野时的姿态。

宋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暗自不甘的咬牙。

……

沈野已经在车上等着了,眯着眼睛的表情平静,看不出有没有睡着。

戚容护着唐衣上了车,随即上了驾驶座,车子往家里的方向开。

唐衣本贴着车门,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怎么消化,一直安静的沈野忽然凑了过来。

唐衣下意识的缩脖子,可是背后没有空间了。

沈野捏着她的手,闭着眼睛轻轻摩擦那两处口子,“怎么伤的?”

唐衣莫名心酸。

他们是商业联姻,两年夫妻一直名存实亡,但她毕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沈野无论多晚都会在家过夜,也从不会将任何女人带回家。

宋恋是第一个让他破了多例的女人,一想到他跟宋恋也做了,浑身像爬满了虫子,恶心又不舒服。

唐衣拨开了他的手,语气敷衍,“不知道。”

说完就一直扭头看窗外。

沈野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一直抱着唐衣,吸吮她身上自然的体香。

洗澡的时候沈野十分慵懒,没有醉得不省人事却指使唐衣做这做那,手脚都不愿自己抬一抬。

唐衣力气小,沈野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又一身腱子肉,把她累得够呛,还湿了裙子。

湿透的纱裙贴着唐衣妙曼的身姿,沈野虽然醉了,但是身体反应却跟平时一样正常。

他伸手一拉,唐衣轻而易举跌落在沈野的怀里。

唐衣很快就明白了沈野的意图,抗拒道,“今天太累了,我不想做。”

她在意前阵子沈野碰了宋恋,现在不想跟他做。

会担心吐他一脸。

沈野紧盯着她的眼睛,皱起了眉。

他一眼就能看透唐衣脸上的表情,是欲拒还迎还是真的不想做。

这几秒的停顿,唐衣推开他,从水里起来。

沈野按了按昏沉的脑袋,到底还是没有强迫。

好不容易把所有事都忙完,唐衣给自己洗了澡,出来时发现沈野已经睡着了。

唐衣很累意识却很清醒,她睁着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身边熟睡的男人,睡着的沈野没了白天时的凌厉,五官透着一股致命的蛊惑感。

她想起今天婆婆对自己说的话。

两年前唐家陷入金融危机,为了保住摇摇欲坠的产业,唐父跪在沈野脚下,求着他娶唐衣。

唐家跟沈家是世交,不等沈野回应,沈父已经把这事揽了下来。

虽然如今唐家表面已经稳定,实际全靠沈家撑着,一旦他们离婚,一切都会被打回原样。

唐衣的脑海里出现父亲疲惫的神色,以及结婚前父亲跪在沈野腿边的样子,心口隐隐作痛。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成型。

如果她怀了孕,是不是方秋颖就能接受她,沈家也会接受她?

第五章 为什么抗拒我?

想要怀孕的念头在唐衣的脑海里越来越深。

她坐不住,打电话给私人医生,提前两天来别墅检查身体。

陈医生如期而至,给唐衣细细检查了一番后,还是那句老话,“太太身体无恙。”

唐衣皱着眉,说出自己的忧虑,“我跟先生的身体都没有问题,为什么我一直没法怀孕?”

这话在一年多之前,唐衣就咨询过陈医生。

陈医生问,“之前我配的药,太太有按时吃吗?”

“有。”

那药是陈医生配的保健品,唐衣身体有点湿寒,不利于怀孕,这药就是配给她调养身体的。

可是这药吃了一年,唐衣跟沈野的夫妻生活也正常,为什么还没有动静?

陈医生理解唐衣的顾虑,劝道,“太太别心急,调理的药效果本来就慢,是需要时间的。”

道理确实如此,唐衣不得不沉下心来。

她不是没想过要去大医院进行一次全方位体检。

可她嫁给沈野已经是沈家丑事一桩,如果被又被捕风捉影说她不能怀孕,足以将她打入万丈深渊。

……

沈野结束一整天的疲惫工作回到家,李妈上前替他接下外套,就接着去忙活了。

他一边松领带一边往卧室走,动作有些张狂。

卧室里没人,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一丝褶皱都没有。

“太太呢?”沈野问李妈。

李妈回,“太太在客房。”

时间指着晚上十点,平时这个时候唐衣不是在洗澡就是已经睡了,今天怎么在客房?

沈野一回来唐衣就听见了,也没有主动出去迎接,眼里只有公司文件。

忽然背后一暗,唐衣正要扭头,手里的文件就被一股力量抽走了,鼻尖缠绕着沐浴乳的味道。

文件被沈野随手丢在了床头柜上,俊郎的脸上乌云密布,是生气了。

沈野的脾气捉摸不定,但是平时不管什么理由生气唐衣都会露出一点讨好,今天却仿佛没看见他的脸色一样,低头道,“回来了,我先去洗澡。”

说完不等沈野说话就去了浴室。

出来时,竟然看见沈野还躺在床上。

沈野脸色没一丝缓和,拍拍身边的的位置,“过来。”

唐衣表面镇定,实际举步维艰。

沈野怀里随时都是暖和的,两个人的身体亲密的贴在一起。

“客房比主卧好?”沈野沉声问,有一股无形的压迫力。

唐衣摇头,伪装的表情毫无破绽,“这两天来事了,担心弄脏床单影响你,就先在这睡两天。”

突然腿间一凉,竟然是沈野的手伸了进来。

摸到内裤上确实有那东西,沈野冷哼一声收了手。

唐衣因为他的不信任而暗自握紧了拳头。

“不是一直每个月十号么,怎么这次提前了?”沈野不经意提了句。

唐衣一时分不清他这是关心还是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洗白,磕巴了一下,“可能是这两天没睡好,有点乱了。”

沈野嗯了一声,没有要下床的意思。

唐衣看时间不早了,试探道,“你不回去睡觉么?”

沈野正在审阅唐衣刚才看的那份文件,头也没抬,“今晚就睡这。”

“……”

第二天唐衣醒来时沈野还在睡,她轻轻拿开腰间有力的手臂,下床去卫生间。

内裤上的纸巾干干净净,没有血色。

其实她并没有来好事,为了防止被沈野戳破谎言才垫了纸巾,结果昨晚上沈野居然留在了客房,她担心最终暴露,于是提早起床换了。

结果刚把纸巾撕下来,面前的门忽然开了。

沈野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神色淡淡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唐衣。

她光着屁股,皮肤上透着凉意。

唐衣的裤子还挂在膝盖间,沈野就跟拎鸡仔一样,将她拎到床上。

自己这幅样子太过于羞耻狼狈,唐衣憋红了脸,双手抵着沈野的胸口想挣扎,奈何沈野的臂力惊人,死死的焊着她的脚腕,小巧的底。裤直接被他扯下,瓷白的双腿被撑开。

“沈野……”唐衣低呼了一声。

沈野的目光落在那处,盯着看了好几秒,浓眉拧成一团,“唐衣,你居然敢骗我?”

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唐衣喘不过气。

她不擅长狡辩,只能咬着唇闭上眼睛。

谁知沈野就趁现在,忽然用上了手,清晨的体温偏高,指尖的触感无比美妙。

唐衣向来敏感,一番玩。弄之后,沈野自己也有些把持不住。

他本意只是想看看唐衣到底有没有骗自己,却没想到弄到这个地步。

眼见沈野眼里染了情余,唐衣提高声音,“沈野你停下……”

然而沈野是不可能停下的,她做了两年沈太太,早该知道他的性格。

沈野还是像平时一样不知轻重,撞得大床不断的晃。

这个姿。势十分霸道,唐衣的整个身子都笼罩在沈野怀里。

那次他在宋恋身上,也是这般挥汗如雨吗?

唐衣想到这里,泪水不可控制的滴落在床上,看起来楚楚可怜。

沈野的动作慢了些,拇指重重的擦去她眼角的痕迹,粗喘着问,“为什么要抗拒我?”

他是指不愿意做这件事,唐衣抗拒得很明显。

唐衣憋着满腹委屈,控诉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你心里不明白,你的母亲方秋颖要做什么吗?不明白有多少人拿我当笑柄吗?

沈野目光沉了沉,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他突然加大力道,因为身体可耻的欲望,唐衣颤抖得更厉害。

外面传来敲门声,“先生,太太。”

唐衣拍打沈野的手臂,示意他再任性也要选情况。

沈野一向很尊重李妈。

可这一次他依然没有停下。

李妈久久没等到回应,于是道,“先生,太太,宋小姐来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