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是近期非常热门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

发布时间:2018-09-13 15:44

徐沫沫席司南小说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全文阅读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是近期非常热门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徐沫沫席司南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徐沫沫和席司南在三年前因为一场阴谋而分开,可三年后再见,他却不认得她了,甚至还将她当做陌生女人一般睡了。

第1章 别给脸不要脸

  江城,七月。晚风习习,月凉如水。豪华奢靡的包厢内烟雾缭绕,每个人的脸都笼罩在一层茫茫的白雾中,灯光酒色的封闭的环境内,让人感到醉生梦死。

  徐沫沫皱了皱眉头,她不知道今天喝了多少杯酒了,只觉得头疼不已,脑子里面像被人狠狠的凿着,浑身的血液直冲大脑。

  自从回国她已经在这里兼职半个月了,每天陪不同的客人喝酒,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头晕目眩。

  心中隐隐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正要起身站起来,不料被一双积满老茧的手扼住了手腕。

  “沫沫,你要去哪里啊?林叔叔可是听你妹妹说你在这里当陪酒小姐,特意来照顾你生意的,陪叔叔把这杯酒喝完叔叔就让你走。”

  脑袋大,脖子粗的老男人眯着眼睛将杯中剩下的半杯酒递到她面前,示意让她把这半杯喝完。

  徐沫沫的目光扫了一眼杯中鲜红的液体,此刻眉眼带着一丝迷离,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

  立刻堆笑拒绝:“林叔叔,真的不好意思,我肚子有些不太舒服,要不这半杯我改天再陪您喝吧!我今天实在是喝不了了……”

  老男人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一双阴冷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绯红的巴掌脸,眼中燃烧着熊熊火苗。

  拽着她的手,冷冷的道:“徐沫沫我今天可是来捧你场子的,你可别不识好歹!你们徐家可是要把你嫁给叔叔续弦的,以后你迟早是叔叔的人,喝这杯酒又算得了什么!”

  男人浑身酒气,气息喷到徐沫沫的脸上,伴随着口臭,让她一阵反胃,差一点吐了出来。她起身站了起来,用力挣开那个老男人的手。

  不悦的皱眉:“林叔叔,我称你一声叔叔是因为你和我妈妈是旧相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突然音乐声戛然而止。

  其他人纷纷转过头来看向她,包括那个老男人的朋友,还有其他的陪酒女,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臭表子!出来卖还想给自己立个牌坊?今天老子不上你就不姓林!待会儿你就会哭着求我满足你了……”

  说着拿起玻璃杯,一把夹着徐沫沫的下巴往她的嘴里灌酒。徐沫沫死命的挣扎,牙关紧闭。

  不料肚子被那老男人用力一锤,一声轻叫,酒水就顺着喉咙口滑了下去,脸上和头发上到处一片酒渍。

  挣扎的过程中不小心将那男人的假发套给拽了下来,大脑袋瞬间光秃秃的,像一个圆圆的西瓜。原来是一个老秃子!

  更让她感到恶心,一脚踹上他的膝盖,拔腿就往外面跑去。“臭表子,我看你怎么逃过老子的手掌心,待会儿药性发作,我让你跪着求我上你!”

  老男人追了出来,完全不顾膝盖上的疼痛就要去抓她。正好此刻电梯门打开,徐沫沫立刻闪身进了电梯,正准备要关门,被那老男人一手撑住了电梯门。

  气喘吁吁的瞪着她,也没注意电梯后面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第2章 再遇席司南

  眼看着那男人进了电梯,徐沫沫的身子顺势往后一靠,后背就贴上一个冰冷的人墙。

  此刻她也顾不上向人家道歉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不能被这个老秃驴给抓到。

  “徐沫沫,今天你要是落到老子手上了,老子干死你!”

  老男人一脸淫笑的向她走来,徐沫沫气急败坏的抬起脚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就往那男人的裤裆一飞腿踹了过去。

  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个死秃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死德性,本小姐连席司南都不要,还会要你这个老秃子!”

  话音落下,身后那个肉墙明显僵了一下。

  一双鹰眼猛得一缩,原本炙热的身体因为被这个该死女人这样一贴,竟然起了反应。

  该死!

  本来想去套间用冰水冲凉的,这下子恐怕冲凉也不管用了,一定要抓个女人来泻火了。

  徐沫沫此刻背对他而站,电梯里面灯光较昏,他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只感觉到她的身体一片滚烫,即使是隔着衣服好像也在灼烧着他的皮肤。

  那老男人捂着自己的宝贝一脸痛苦的表情,脸上冷汗直流。

  徐沫沫冷眸一瞥,趁那个老男人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脚踢过去,那男人吓得身子往后一退便摔成了个王八向后仰去。

  徐沫沫立刻将电梯门关上,电梯缓缓降落,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再一次将身子往后贴去。

  “咦……身后是冰墙吗?怎么感觉凉飕飕的……”

  此刻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觉得身体已经火烧火燎了,没想到那个老秃子竟然给自己下药,又往后一贴。

  顿时像靠到了一个烫手的烙铁似的弹了回来,因为她真切的感觉到了有个东西咯着自己的后背,像一个火棍。

  “你贴够了没有?”

  男人低低哑哑,带着一丝意乱情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像是在她耳朵轻轻吹着气,让她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而且这个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如同被什么东西在心口狠狠的捅了一下似的。

  背脊骨一阵寒意,徐沫沫鬼使神差的回眸就对上了那双幽静深眸。

  天旋地转,有一种被人当头一棒的感觉。

  “席……席司南……”

  尽管回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再一次遇见他的准备,但再一次见到她还是让自己红了眼眶,胸口小鹿都快要冲出来了。

  男人挺拔的身材屹立在他的面前,被上帝精工雕刻出来的那张脸,陌生又熟悉的眉眼,阴冷的眸子灼灼的看向她,带着一丝复杂让她琢磨不透的情绪。

  “你认识我?”

  席司南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虎视眈眈。

  那是一种野兽遇到了猎物的表情,根本不是再次见到曾经爱过的女人的表情。

  他竟然不认识她了?真的假的?

  徐沫沫的心如同沉入了冰窖一般,紧紧的拽着粉拳,腿一软整个人就跌倒在了地上。

  “勾引我?今天算你运气好……”

  席司南二话不说就将徐沫沫拦腰抱着走出了电梯,急不可耐的将她抱进了总统套间,如同扔一个木偶一般将她扔在了大床上。

第3章 摸够了没有

  原本身上的燥热随着席司南的这一动作更加血液喷张。

  一张小脸“唰”地一下变得血红,像是有人在胸口处挠痒痒似的,让她瘙痒难耐。

  “热……司南……我好热……”

  她都开始说起胡话来了,一双小手不安分的在席司南的胸口挠来挠去,紧紧的咬着红唇,血液一点一滴地沸腾了起来。

  此刻地徐沫沫早已经将其他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心底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她要泻火,想要让眼前这个男人冰凉的身体解决自己体内涌动的热流。

  席司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原本就没有扣好的纽扣早就被她不安份的小爪子给解开了。

  袒露出古铜色的胸肌,在套房内澄黄色的灯光下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的席司南又回来了……

  “司南,是你吗?司南我好热……”

  徐沫沫眯着璀璨的星眸,嘴里一直喃喃低语,柔软无骨的身躯在床上宛如一条水蛇一般勾得席司南喉咙处一阵干渴。

  “该死!这个死女人明显就是在勾引他!难道她是故意送上门来的?”

  此刻他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知道谁在杯子里面下了药,现在她浑身灼热不已。

  俯身看向身下的小人儿,薄唇微微勾勒过一抹迷人的弧度。

  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又勾引得他火烧火燎,那他就不当君子了……那么多女人想要巴巴的爬上他的床都被他无情的扔出去了,没想到却败在了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手上。

  男人宽大的手掌钳起她纤细的下巴,眸子中泛出一抹寒光,扯出一抹冷笑,眯了眯眼一字一顿说道:“女人,你求我,我就满足你!”

  徐沫沫此刻有了药物反应,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难受的要死,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说不定自己会欲火焚身。

  “唔……司南……我求求你了……我想……”

  话还没说完,粉嫩嫩的嘴唇就被人堵住了。

  以吻缄吻,熟悉的感觉和气息,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三年前。

  她和席司南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人了……粗暴的吻使得她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额角处的汗液“唰唰”的落下,如获新生。

  痛苦和欢愉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这么多年他带给她的感觉还是那样,让她欲罢不能,又无处遁形。

  一夜风雨,颠鸾倒凤。

  次日,清晨。

  徐沫沫在疼痛中清醒过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要被碾碎了。

  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

  “天啦!我居然把席司南给睡了!”

  心中猛得一怔,顿时感到大脑嗡嗡作向,像是无数只苍蝇围绕着自己的脑袋转圈。

  再一看躺在自己身旁只穿了一条平角裤的男人,他的眉眼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却比过去多添了几丝忧愁,两道耸立的剑眉就算是睡着了也像抚不平的高峰。

  让她不禁又是一阵心疼。

  徐沫沫生怕把熟睡的某人吵醒了,于是单手撑在床垫上俯视着他,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眉眼,多么熟悉的感觉,这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不记得她了……

  突然,一只大手一把将她纤细的手腕抓住,眼皮掀开冷冷的道:“女人,你摸够了没有?”

第4章 痴心妄想

  徐沫沫大脑一瞬间短路,就这样两个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间心跳澎湃,她差一点没吓得晕过去。

  突如其来的相遇,而且还是在那样一个情况下,此刻脑子里面一阵毛线在缠绕,越扯越乱,只能自认倒霉了。

  席司南松开手从大床上起身跨了下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目光中尽是鄙夷。

  徐沫沫面色绯红的将一旁的丝被扯过来遮住自己,紧张的无法呼吸。

  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席司南上床了,之前两个人恩爱的时候几乎是不分昼夜的交颈而卧。

  每天孜孜不倦,而且席司南精力充沛体力也好,每次都让她醉生梦死,昨天晚上也是一样。

  正当她陷入回忆,席司南已经将衣服穿好了。

  修长的身材,骨节分明的手关节以及性感的胸肌,他的身材似乎比之前更健硕。

  如果说之前的席司南是一只小奶狗,那眼前这个眉目凛冽的男人就是一匹恶狼,让她瑟瑟发抖,紧张不安。

  “看来你经常做这种事情了?昨天的那一幕都是为了演戏给我看吧?”

  “什么?”

  徐沫沫一时咂舌。

  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席司南潇洒的转过身。

  双手撑在柔软的床垫上,眯着鹰眼盯着她的脸半秒,一字一顿道:“你没有留红,而且似乎已经没有那层膜了……”

  操!

  徐沫沫想骂人,她现在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的第一次早在三年前就给她了,她又没去做修复,怎么还人有……“你什么意思?”

  徐沫沫咬咬唇瓣,扬起下巴看向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脸上的神情不卑不亢。

  席司南冷冷的嗔了一声,将嘴唇凑到她耳畔低低的说道:“像昨天晚上的那种情况是第几次了?我应该不是你第一个男人吧?”

  徐沫沫火了,操起床上的枕头就往他的身上扔去。

  骂道:“席司南你不要脸!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没想到竟然会有女人在他面前撒泼,这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剑眉高高挑起,饶有兴致的看向她:“看在你活儿还不错的份上,这个就当是给你的小费。”

  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鹰眼一眯,低低道:“这里有六十万,没有密码,算是给你的封口费,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徐沫沫气得差点将自己舌头给咬破了。

  他当她是什么人了!想要用钱封住她的口?当初她没有要钱,现在也不会要!

  她裹着被子拿起那张卡就往他身上摔了过去:“这些钱你留着给别人吧!你以为我是在用这种方法钓凯子吗?昨天只是一个意外。”

  要不是那个老秃子,她怎么会被下药,但如果不是那个老秃子她怎么会再一次遇到席司南,然后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跟他睡了。

  席司南“哼”了一声,优雅的从地上拾起那张卡。

  勾了勾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女人在想什么,放长线钓大鱼?痴心妄想。”

  还没等到徐沫沫还口,席司南就潇洒的推开套间的门往外走了出去,留给她一抹冷冰冰的背影。

第5章 忘了自己

  徐沫沫气得想打人!

  莫名其妙就被人给睡了,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席司南,偏偏他竟然一点儿也不记得自己了,她不知道他是故意装的还是真的忘记了,瞬间脑子里乱如麻。

  突然眼睛一瞥,落在了床头的柜子上,上面放着一块银色的腕表。

  她记得这块腕表是他生日的时候她送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戴到现在,可是他为什么忘记自己了呢?

  突然手机嗡嗡的响起,她才想起今天是荣宇做手术的日子,而且奶奶还瘫在病床上。

  原本她此刻应该在国外,还未来得及拿到毕业证,被告知弟弟心脏病又犯了,奶奶也因为从楼梯上滑倒摔的半身不遂,她连夜从国外赶回来。

  家里早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一面要在国外打临工给自己赚学费,还要存钱给弟弟治疗,需要一大笔费用。

  所以一回国才会找到江城最大的一家会所当陪酒女,没想到竟然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

  赶到医院的时候,荣宇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一次做心脏搭桥,她在外面借了不少钱,甚至昨天晚上那位林叔叔也主动借过她钱,但让她没有想到那个老男人对自己竟然是那么龌龊的想法。

  奶奶也在这家医院,现在还未清醒过来,刚走到病房外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声音,不用看人她就知道是继母程美惠和妹妹徐曦曦在说话。

  可以听得出来徐曦曦的声音格外清脆,掩盖不住的笑容。

  “那个小见人这一次看他还逃不逃得过我们的手掌心,估计昨天晚上她已经被林叔叔给上了吧!啧啧啧那个老家伙看着就让人恶心,以徐沫沫的性格恐怕会宁死不从!”

  顿时她只觉得头部嗡嗡作响。

  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程美惠母女设的计,就是为了把她赶出徐家,真是心狠手辣的两个人。

  门被“砰”的一声推开。

  徐沫沫气急败坏的站在门口,赤目看着正得意的两个女人,气得眉骨突突跳不停。

  看到她,那两个女人并没有半点诧异。

  冷冷的嗤了声,语气中尽是鄙夷:“哟!这不是林太太吗?看你这个样子,昨天晚上应该很享受吧?想不到那个老家伙床上还不错……”

  程美惠一脸嘲笑地看向她脖颈处被席司南折磨的印记,脸上的笑容被无限放大,气得徐沫沫手抖。

  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当初如果不是她勾引爸爸,破坏了她的家庭,弟弟也不会在肚子里面就饱受折磨而导致身体那么虚弱,妈妈也不会在生下弟弟的时候就难产而去,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徐沫沫,老男人的滋味怎么样?”

  徐曦曦笑地花枝乱颤,一双媚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满是嘲讽。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昨天和我上床的男人并不是那个老秃子。”

  一句话让这对母女讶然,不可思议的看向她,激动的厉声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不仅仅这个男人不是那个老秃子,而且他还是江城的第一风云人物,妹妹你做梦都想攀爬的高枝,席司南。”

  反正她又没有收下他的封口费,所以也不用将昨天的事情守口如瓶,她就是要刺激下这一对母女,让她们嫉妒的发狂。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