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沐沈墓结局是什么?《爱为坟墓情为冢》是由网络作者习夜风所写的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5:45

爱为坟墓情为冢沈墓

爱为坟墓情为冢全文阅读

夏沐沈墓结局是什么?《爱为坟墓情为冢》是由网络作者习夜风所写的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主角沈墓夏沐。这本书又名《爱在星辰浩翰时》,主要讲述了夏沐的前一段婚姻很失败,为了报复渣男前夫和小三,她投入了大总裁沈墓的怀抱,可没想到却渐渐沦陷了自己的心。

第1章 怀孕

  “阳性阳性阳性……这次一定是两道杠!”

  我坐在马桶上,不知道第多少次捧着湿乎乎的验孕棒闭眼祈祷,只要能怀上孩子,我愿意折寿十年。

  调整好呼吸,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看向验孕棒中间显示结果的椭圆形窗口:一……二。

  看到第二条粉红色竖杠出现的时候,我连裤子都忘了提,直接从马桶上高兴的跳了起来。

  我终于怀孕了!

  在走遍了云市所有医院门诊,光检查费就花了2万元之后,我终于怀孕了。

  我等不及下班直接打车冲回家,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公袁毅。

  刚一进门,婆婆就像是站岗放哨的卫兵一样,把我拦在了玄关的鞋柜旁。

  “小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婆婆皱着眉头,语气有点微微的抱怨,好像我早回来一点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婆婆,见她伸展胳膊,还不时的回头去看卧室露着一条缝的房门,像是生怕我闯了进去一样。

  “妈,袁毅呢?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所以提前请了半天假回来。”

  不想跟婆婆多费口舌,我习惯性的将包挂在墙上。

  低头去拿鞋柜上的拖鞋,却不妨看见了一双大红的细高跟凉鞋,扎眼的放在我的拖鞋旁边。

  心倏地一揪,我知道这鞋不是我的,也不可能是婆婆的……那它只能是另外哪个女人穿进来的。

  原本因为怀孕的消息而满脸喜色的我,瞬间黑了脸,连声音都像是带着冰渣似的。

  “妈,你让开。”

  婆婆的目光顺着我的,瞥向那双红高跟鞋,像是知道再也瞒不住了,于是破罐子破摔似的摊了摊手。

  “你既然看到了,那就应该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别闹得大家都不好看。”

  看着婆婆那张褶皱纵横的老脸上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我抓在拖鞋上的手蓦地攥紧,咬牙将那双红色高跟鞋拿下来摔在地上。

  婆婆从没见过我生气,被我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我趁机推开她的胳膊直接冲进主卧。

  一个女人正坐在我老公的大腿上,雪白的胳膊紧紧的盘住他的脖子,此刻正背对着我,窝在我老公怀里和他热吻。

  老公袁毅的脸被女人披散的长发遮住,但依旧能从他微微蠕动着脖子的动作看出,他吻得很动情。

  我甚至看到他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正旁若无人的探进了女人的裙底。

  “袁毅!”

  结婚三年,我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男人的手像是被电击了似的,一下就从女人的裙底抽了回去,然后有些慌乱的将女人从他身上推了下去。

  “哎呦!”

  女人摔到地上大叫了一声,刚好被追着我进来的婆婆听见。

  婆婆立马跑上去宝贝一样的扶着女人起来。接着便瞪圆了眼睛,朝我戳着手指,骂道。

  “你这个丧门星,怀不上孩子不说,还这么歹毒,是不是非要我们袁家绝后,你才高兴!”

  “人家小雨是看我这个老太婆可怜,才同意不要名分替袁家留个后!你有什么资格推她……”

  我被婆婆的话气到极致,反而哧哧笑了起来,怒红着眼睛,扭头瞪向一旁满脸唇印的袁毅,用讥诮的语气,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袁毅,你,们,一,家,真,让,我,恶,心!”

  袁毅有些慌乱的去摸我的手,想要拉住我。

  可我却闻见了那只手上龌龊的酸味,立时厌恶的瞪他一眼,冷冷的抛下一句“别碰我!”然后转身跑掉。

  临出门的时候,婆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要不是袁毅一直护着你,我早就把你这个连孩子都不会生的废物赶出去了!”

  “你今天要是不跟小雨道歉,以后就别想再进这个家门!”

  听完婆婆的话,我蓦地停下脚步,豁然转身,走到那个名叫小雨的女人面前,扬手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

  叫小雨的女人根本没想到我敢当着婆婆的面扇她,捂着脸和我婆婆一起愣在当场。

  “你不过就是一个想借生孩子插足上位的第三者,今天你毁了我的婚姻,明天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嫂子,你误会我了……”

  女人有些委屈的低着头,婆婆的声音却猛地提高了八度,对着我破口大骂。

  “你这个臭婊子还敢动手,我明天就让袁毅跟你离婚!”

  “呵呵……钟翠萍(我婆婆的全名),我以前由着你骂我,不是我软弱,是我看在你儿子的情分上让着你。”

  我冷冷的盯着泼妇一样的婆婆,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让卧室里的袁毅也能听见。

  “如果是今天以前,他袁毅只要说一句,他想要孩子,我立马净身出户跟他离。可是,你们母子竟然恶心到背着我找了一个女人,在我的床上替他生孩子。”

  我说这些话时,异常的冷静,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一样。

  语气可怕得,让我那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婆婆,止不住的往后趔趄。

  看着婆婆害怕的眼神,还有面前这个故作柔弱圣母的第三者,我弯了弯唇角。

  用我这辈子最轻的声音,最慢的语速对那个始终躲在卧室里不敢出来面对我的男人说。

  “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

  三天后,坐在云市最高档的酒吧里,当着我闺蜜的面,我撕了刚从医院里拿来的B超单。

  闺蜜顾诺看着我面前铺的满满的酒瓶,眉头深深的皱到一起,见我真的要喝,一把夺过酒杯拉起我就走。

  “你怀孕了怎么还来这种地方?快跟我回去。”

  我失笑似的将手抽出来,低着头,语气里满是落寞和自嘲。

  “呵呵,孩子没了,我已经去医院做过B超了。”

  顾诺是我最好的朋友,早已从我这里听说了那天的事。

  这几天我就是住在她家,听到我这么说,她倒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拍了拍我的肩。

  “别太难过了,换个角度想也算是件好事。毕竟,你和袁毅也撕破脸了,估计离婚只是时间问题,没有孩子你也不用再苦恼了。”

  我拿起一瓶不知名的酒,举到顾诺面前,抿嘴笑着,一句话没说,直接仰头灌下。

  酒水顺着脸颊淌湿了我的衣裳,耳边不断传来“咕咚咕咚”的吞咽声,空空的胃里瞬间被浓浓的酒精味填满。

  眼泪便混在奔流而下的酒水里,滚落脸颊。

  “对不起,小姐……你喝得好像是那位先生点的酒。”

第2章 如果我输了,这瓶酒我喝了

  服务生有些为难的站在我旁边,见我像是没听见一样,还在提着酒瓶猛灌。

  犹豫着舔了舔嘴唇,将穿着吊脖黑马甲的身子向前半勾了勾,圆饼一样的脸凑到我跟前,善意的提醒。

  “小姐,这酒很贵的……您怕是喝得起,赔不起,还是别喝了……”

  我来这里花钱买醉不过就是图个痛快,可是现在这个服务生的话却让我觉得,我连买醉发泄都低人一等。

  三天前被袁毅背叛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牵连了出来,我挤掉最后一滴眼泪,拿着酒瓶往面前的茶几上重重一放。

  “砰!”

  酒瓶瓶底砸在钢化玻璃茶几上的激响声,一瞬间盖住了酒吧里喧闹的音乐,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而站在对面不远处,穿着深色西装,被我抢了酒喝的男人和他的几个朋友。此时也正看着我,向这边走来。

  男人停在我面前两米远的地方,冰着一张俊脸,薄而锐利的唇角直的好像用尺子画出来的一样。

  我趁着酒劲,又借着被袁毅背叛和失去孩子的双重痛苦,已经痛到麻木的心突然很想要任性的发泄一番。

  “不就一瓶酒么,多少钱我赔给你!”

  说完我就将喝得只剩一小半的酒瓶拎起来,提到男人面前,挑衅似的当着男人的面将酒瓶,“啪叽”一声撂在地上。

  酒香四溢,满地狼藉。

  男人却连眼都没眨一下,居高临下的睨着我,惜字如金的蹦出四个字。

  “你赔不起。”

  我愣了几秒,余光不经意间掠过地上的碎酒瓶。

  见到上面赫然是路易十三最经典的那个镀金标志,当即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

  男人见到我为难的不再吭声,薄利的唇角微挑了挑,不屑又了然似的冷笑了一下。

  男人的态度,让我本就阴郁愤懑的心情,变本加厉。

  那些沉积在岁月里,被婆婆恶语中伤的怒火顷刻爆发。

  我扯了扯隐在阴影里的红唇,再次抬脸看向男人,用刺眼的笑容掩饰胸口汹涌的怒火。

  “你敢不敢和我拼酒,如果我输了,这瓶酒我肉偿……”

  男人准备离开的脚步蓦地一滞,豁然回身,幽暗的深瞳望向我。

  而我正微昂着下巴,毫不退缩的对上男人的审视。

  寂静的对视中,男人那双隐在霓虹暗影中的深瞳,涌动着猎食者兴奋的幽光。

  “为了一瓶酒就愿意把自己卖给我的女人,倒是第一次见……”

  我提唇冷笑,用同样玩味的语气回道:“敢,还是不敢?”

  男人没再废话,径直拎起桌上的一瓶洋酒,仰头就喝。

  我也毫不示弱,随手举起一瓶酒,“咕咚咕咚”一顿猛喝。

  没有任何废话,我和他就这样一瓶接一瓶的拼起酒来。

  苦涩的酒精不断的冲刷着我的食道,我的头明明已经晕的开始记不起,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

  可是袁毅戴着结婚戒指,伸进女人裙底的画面,却在我脑海里愈加清晰。

  我想起袁毅跟我求婚时的画面,心就那样生生的揪着疼,我不想再为他流眼泪,只想一个人大醉一场。

  顾诺在一旁拽着我的胳膊,劝我不要这样喝,太伤身体。可是,她不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酒精。

  因为我不敢清醒的去面对,B超单上说孕囊已经停止发育的残忍事实。

  原本我还以为,有了这个孩子,我可以让袁毅跟她妈妈后悔,可是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他们的选择是对的。

  我就是一个废物,根本生不了孩子。

  一瓶又一瓶的酒灌进我的身体,心里的痛渐渐被酒精麻木的知觉取代。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跌入男人温热的胸膛。

  然后就听见男人清冽的声线,裹挟着酒精浓烈的香气将我整个人牢牢罩住。

  “你输了……”

  我无力的笑了笑,在心底跟那个背叛了我的男人说:袁毅,这下我们扯平了。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

  头痛欲裂的感觉让我很快就记起了昨晚跟男人拼酒的事,但是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样想着,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房间的地上,就见我的裙子,上衣,内衣,内裤散落得到处都是。

  脑海里瞬间翻涌而出一系列和男人热吻纠缠的画面,接着便听到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

  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就见男人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赫然显示着:

  秘书张小雨,五个明晃晃的字。

  脑海里瞬间闪过那个被我婆婆叫做小雨的女人的脸。

  因为宿醉而绞痛的胃里涌起一阵恶心,被袁毅背叛的愤怒,失去孩子的悲痛和被婆婆嫌弃的不甘,在这一刻通通化作了对这个破坏我家庭的第三者,蚀骨的恨意。

  就在这时,男人也听到铃声正好从浴室里出来。

  我做贼似的将手机揣进被子里,直接关机。

  再抬头时,就见男人面色冰冷的站在床边。

  身上穿着冷色调的高定西装,衬得他愈加矜贵高冷,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和昨晚那个压着我狂野放浪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我还没说话,就接到男人递过来一张价值十万的支票。

  看着支票上那串数不过来的零,我告诉自己千万别跟钱过不去,可男人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忍无可忍。

  “这些钱就当是你昨晚的工钱。”

  听完男人的话,我才知道他给我这十万,就是为了把我当成鸡。

  我拿着支票,想着刚才那个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和破坏我家庭的那个小三,能有多少概率是同一个人。

  然后,咬牙强压下被男人侮辱后想要还击的冲动,状似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藏着手机的被子紧紧裹好。

  接着,扭身从床头柜上取了纸笔写下一串电话号码塞进男人掌心,重新抬脸,眉眼弯弯的笑着道。

  “我们好像很合拍,如果有需要,下次记得再联系我。”

第3章 你老公睡觉的人

  男人当着我的面撕了我给他的字条,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可能是因为,我最后一句话成功的恶心到了他,男人走时根本没记起被我藏起来的手机。

  见男人终于走了,我动作利落的跟着男人的脚步,从豪华套房宽大的床上下来,拖着被子,垫脚走到窗户边,望向酒店门口。

  就见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红裙女人,正抱着一摞文件,焦急的站在黑色迈巴赫旁边,见男人从大门出去,立时躬身替男人打开车门。

  我眯眼看着女人的脸,分明就是那天坐在我老公袁毅大腿上,那个和他接吻的小三。

  我握着手机的手,不觉攥到最紧,低哑着嗓子用只有我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你抢了我老公,我就抢走你的老板。”

  三天后,我用最快的速度辞了原来的工作,拎着包站在沈氏集团大厦门外。

  满怀着复仇的野心,我踩着十三厘米的高跟鞋,提步走近沈氏集团大厦。

  我刚走进大厅,找到前台说,和沈墓预约好了。

  坐在前台的两位美女听到“沈墓”这个名字,便立即吃惊又艳羡的看着我。

  我当即意识到,那天和我一夜情的男人很可能就是这沈氏集团的老总。

  就在这时,穿着一身裹臀黑白套装的张小雨,正好经过。

  我和她打了个照面,不等我开口,张小雨便拉着我,直接拐进总裁专用电梯的过道里。

  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张小雨立即嫌脏似的甩开我的胳膊。

  然后,轻蔑的冷哼一声,抱着胳膊,歪着脖子,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用鼻头发音对我万分嫌弃的骂道。

  “你还好意思来公司跟我闹?夏沐,你也不照照镜子!”

  “就你长相,出来见人都是污染环境,你老公被我睡,简直就是活该。”

  即使我已经气得头脑发晕,但我的脸上依旧维持着优雅的微笑。

  因为现在觉得难堪的,应该是她这个小三,而不应该是我。

  为了克制怒气,我狠狠的压着眼角,目光阴狠的望着面前一脸嚣张的女人,默了好一会,倏地耸肩轻笑了一声。

  张小雨看到我的反应,不明所以的皱紧了眉头,像是被我的笑戳中了痛处,声音提了几度,厉声骂道。

  “笑屁!不要以为那天老娘不撕你,就是怕了你。告诉你,老娘不过是在你那个弱智婆婆面前装乖而已,现在你要是敢给我闹,老娘立马生撕了你!”

  我看着张小雨狰狞又可憎的嘴脸,听见她喊我婆婆弱智时,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报复的快感。

  于是,还停在我唇角的笑,渐渐扯到最大,声音轻的不像是在骂人,倒像是在讲笑话。

  “想撕我?就凭你这条被男人睡烂了身子?”

  张小雨被我嘲笑似的话语和眼神刺激得当场炸了锅,顶着黑压压一片的眼线,将我死死瞪住。

  接着,伸手在我肩膀上狠劲推了一把,然后咬牙发狠道。

  “至少你老公想睡的是我,而不是你!”

  看我还是笑着看她,张小雨觉得不够狠,于是补了一句。

  “要不然,你老公也不会跟我说,睡你的时候都硬不起来!”

  听到这句话,我一直维持的微笑,终于僵在脸上。

  看着张小雨满脸的得意,我突然有些后悔来找她。

  因为,她只需要把我老公为了讨好她,而刻意贬低我的话拿出来,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我一败涂地。

  就在这时,电梯门口忽然打开,沈墓还是穿着一身冷色调的西装,从电梯里缓步走出,看见我时,第一时间对我开口道。

  “跟我上来。”

  我没有任何犹豫,提步跟上沈墓,离开前,我转头又看了一眼,张小雨脸上精彩的表情。

  震惊到忘记合上的嘴巴,为她未来事业隐隐忧心着的目光,还有那钉在我身上,浓得化不开的嫉妒。

  看到这些时,我已经走到沈墓身边站住,之前被张小雨气到僵住的笑容,再次绽放。

  我笑得像个胜利者一样,趁电梯门还未完全关上的间隙,挽上沈墓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肩头,用目光挑衅着站在电梯外,再次震惊到合不拢嘴的张小雨。

  电梯门“滴”的一声合上。

  沈墓侧头,嫌弃的冷睨着我挽在他胳膊上的手。

  “你和她认识?”

  “嗯,她睡了我老公。”

  我毫不隐晦的解释,让沈墓愣了几秒。

  接着,男人就毫不犹豫的伸手将我的手扯开,厉声反问道。

  “你利用我?”

  “别说的这么难听,就当帮我一个忙,有机会我一定还你这个人情。”

  我看着被沈墓拔下来的手,有些悻悻的挑了下眉梢,自觉的退了两步,和男人保持好应有的距离。

  然后,才从包里翻出手机递给沈墓。

  “还给你。”

  沈墓闻言,侧脸看了我一眼,这时正好电梯门开了。沈墓没有接手机,率先走出电梯。

  我看着手上,被沈墓直接无视的手机。

  忽然意识到,他之所以答应,让我这样一个和他有过一夜情,还收了他钱的女人,来他的公司送还手机。

  不会是真的在乎手机,一定是另有目的。

  想到这里,我收起了思绪,将他的手机重新装回包里,然后自觉的跟上沈墓的脚步,一路进到总裁办公室。

  进屋后,沈墓绕到他的办公桌后坐好,顺手拿起一份文件看着,就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么个人。

  我看着沈墓英俊专注的侧脸,腹诽着“装什么高冷”,然后撇了撇嘴,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

  等了一会儿,见沈墓依旧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的文件,我终于有种被轻视的不忿。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想让我看着你办公?”

  为了回敬沈墓对我的轻视,我不满的斜着眼瞧他,冷笑着自嘲。

  闻言,沈墓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不疾不徐的掀起眼皮看向我。

  深重的墨瞳毫不忌讳的直直将我望住,像是正在极为慎重的考虑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第4章 你抢我老公,我就抢你饭碗

  我被沈墓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忙将目光从他脸上错开,别向男人手边堆放着的文件。

  这才猛然发现,沈墓刚才看的哪里是什么文件,而是一叠印着美女照片的文档。

  好奇之下,我抬了抬脖子,想要看清文档上的女人是谁。

  可就在这时,沈墓却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突然将文档拿起来,丢进一侧的纸篓里。

  我惊讶的抬头,正好对上沈墓薄冷又玩味的目光。

  “你刚才不是说要还我人情?”

  不明白为什么沈墓会突然提起这茬,但我还是应了一声:“你想我怎么还你人情?”

  沈墓将身子靠在纯黑的真皮椅背上,手搭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深邃幽暗的瞳,看得我有些无端的惶恐。

  就这样僵持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沈墓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很简单,做我三个月的情妇,事成后我给你一百万。”

  “……”

  刚听见这话的瞬间,我甚至有种还没睡醒的错觉。

  为了确认这不是我的幻听和臆想,从听到这句话开始,我就一直盯着沈墓。

  为的就是想要从他眼中捕捉到任何,可能让我把他刚才那句话,当成玩笑的蛛丝马迹。

  “不同意?是觉得我开的价太低,还是怕你老公发现?”

  沈墓见我一直不回话,以为我在犹豫,于是从转椅中坐起来,将手十指交叉,虚握着撑在桌子上。

  明明是问句的语气,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那种不容置喙的笃定。

  我终于接受,沈墓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这个事实。于是,我本能的歪着头问了句:“为什么?”

  沈墓冷如冰封的俊颜,忽而牵起一抹噱笑,深邃的墨瞳定定的望着我,默了片刻,薄利的唇角上,浅笑褪尽,一字一顿的说。

  “就是想玩玩。”

  听着沈墓冰冷得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我想起那天为了有机会报复张小雨,而收下的十万元卖身钱,忽然心头涌起一股彻骨的耻辱感。

  抓着皮包的手,用力抠下,指甲在软绵的漆皮上留下一排月牙状的印记。

  现在,我被他当成了那种只要给钱,就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

  本能的想要开口拒绝,可是脑海里再次闪过袁毅抱着张小雨,坐在卧室床上苟且的龌龊画面。

  心一揪一揪的疼……

  那张被我撕掉的B超单,鬼影一样在我眼前徐晃而过。

  我死死咬着嘴唇,想起那天撞破袁毅出轨后,我一个人伤心欲绝的在路上疯跑。

  当晚睡下后,肚子就开始疼……

  拿到B超单时,我还不甘心的问过医生,孕囊为什么会突然停止发育。

  医生说,情绪不稳定,剧烈运动等等因素都可能造成这种结果。

  想到这里,我咬在嘴唇上的力道又狠了几分。

  那个曾发誓要爱我一生的男人,不但背叛了我,还害我失去了孩子。

  想到这里,被我死死咬住的唇兀自扯出灿烂的弧度,欣然一笑,接着我就听见了自己阴仄仄的声音。

  “钱我一分不要,包括之前你给我的那十万块,也可以还给你。但……”

  话音一顿,我毫不退缩的迎上沈墓略带探究的注视,默了默,笑得更开,继续道。

  “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沈墓闻言,看着我的目光多了丝了然的轻笑,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我就知道你这种女人。

  我并不想变成一个被人不齿的情妇,但是我必须报复那个破坏了我家庭的第三者。

  所以,我一边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尽量不去管那些压得我快要喘不上气的耻辱感,故作镇定道。

  “事成,我要做张小雨的上司。”

  沈墓闻言,睨着我的目光微微一滞,有些不可思议的快速将我重新打量了一遍。似是有些想不通,我竟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但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只短暂的思索了两秒,就答应下来。

  “可以。但这事,要等三个月之后。现在,我只能让你和她一样,做我的秘书。”

  我看出了沈墓说这话时,眼底的轻蔑已渐渐变成鄙夷。

  抓在包上的手不觉攥紧,但面上却依旧笑得灿烂,就好像能当他的情妇,是一件多么让我自豪的事情。

  “一言为定。”

  就这样,我答应了做沈墓三个月的情妇。

  也正是这一刻,我深刻的体验到恨一个人,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以前的夏沐。

  很久以后,有一天和沈墓做过那种事之后,我问沈墓,为什么选我?

  他说“因为你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爱上我,而我也不可能对你这样已婚的女人,产生什么多余的责任感。”

  我也这样认为,因为像沈墓这样年少多金的高富帅,是绝不可能爱上我这种已婚少妇的。

  所以,对这份交易,从一开始,我就把自己的真心牢牢的包裹了起来。

  做完交易,沈墓便让人事部的人带我去办入职手续,结果发现我很多专业证件都在家里,那天事发突然,根本没有想到把这些一并带走。

  我不想再回去见到袁毅和婆婆的可憎嘴脸,所以又跑去找沈墓,期望他可以给我通融一下。

  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他的情妇,而且这对他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可是,这一次,沈墓连总裁办公室的门都没让我进去,只让人事部的人直接转告我四个字:公事公办。

  听到这话时,我甚至有冲动去踹沈墓办公室的门,质问他为什么不能迁就我一下,反正都是入职,有没有那些证件又有什么关系。

  但这些都只是我的想象,事实上我只是满脸堆笑的跟人事部的经理说了句“抱歉”,然后就礼貌又客气的说,我现在就回去取。

  这才是平时的我,那个在所有人眼里,胆小怕事,事事谨慎,谁都不敢得罪的乖乖女。

  那个敢打小三耳光,敢骂老公和婆婆恶心的女人,只是我被生活逼到死角的绝地反击。

  从沈氏集团大厦出来,我没有打车,徒步走在云市喧闹的街道上,突然收到沈墓发来的短信。

  “我再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最好想清楚。”

  “做我的情妇,你就要做好被媒体曝光的准备。”

  “那样你的所有亲戚朋友就都会知道,你为了钱出卖自己。”

第5章 情妇

  我看着眼前呼啸而过的车流,忽然想起嫁给袁毅时,我爸妈对我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幸福。

  如果,我真的做了沈墓的情妇,又被所有的亲戚朋友知道了……然后,让我爸妈跟着我被亲戚朋友戳脊梁骨?

  他们生我养我,这些年来我没让他们过上哪怕一天好日子,现在还要拖累他们……这样想着,即使对袁毅和张小雨有再多的恨,我也得咬牙忍住。

  想通了这些,我便拿起手机给沈墓发了条短信:交易取消。

  然后打车回闺蜜家,刚一上车,车外就下起了大雨。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我掏出手机见是闺蜜顾诺的电话,手指一滑笑嘻嘻的“喂”了一声。

  接着,就听到顾诺急切又慌乱的说话声。

  “小沐,你快来!夏叔叔知道你和袁毅的事了!”

  心里咯噔一声,咬了咬嘴唇,跟顾诺嘱咐了一句:“帮我看着我爸,等我过去。”

  接着就挂了电话,直接冲出房间。

  屋外雨下的太大,根本打不到车。我又想起医生曾叮嘱过,我爸血压高切忌动怒,否则有脑溢血的风险。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心慌,再也没耐心去喊车,直接一路淋着雨疯跑过去。

  还没到单元楼下的时候,我远远就看到顾诺,还有我爸妈三个人被关在单元楼门外淋雨。

  顾诺大概是想要劝我爸离开,可我爸却坚决不走,嘶哑着声音朝楼上喊着。

  “袁毅,我把宝贝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嫁给你,你竟然敢这么欺负她……老子今天拼了这条命,也要替我女儿讨个公道!”

  我定定的站在雨里,看着年近六十的老父亲,不再顾全他平时最看重的面子,在大雨中狼狈的嘶吼着,要为我讨回公道。

  心里狠狠一震,喉咙酸痛得不行,眼泪不知不觉就顺着雨水潺潺落下。

  回想着嫁人这三年,我为了讨好我婆婆,一次都没回老家过年,眼泪就流得更凶了。

  顾不上抹眼泪,冲着顾诺和我爸妈一边挥手,一边大步跑向他们。

  可是,还没等我跑到跟前,我爸就身子一斜,直接摔倒在脏污的水洼里。

  “爸!”

  我没命一样的大喊着跑到跟前,将我爸从水洼里扶着坐起来。

  “老头子,你快醒醒……你别吓我!”

  我妈哭得比我还厉害,顾诺也被吓坏了,正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

  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身子往前一探,直接把我爸驮到背上,抬头异常冷静的跟顾诺说:“打120。”

  等救护车到的时候,我和我妈还有顾诺坐在救护车上,车子发动时,我浑身湿透,冷得发抖,我妈和顾诺比我还惨。

  两人的嘴唇都开始发紫,显然是在雨里呆了太久的缘故。

  到了医院,我爸直接被送进手术室抢救,医生出来跟我和我妈说:“是急性脑溢血,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我妈当场就哭得昏了过去,我没时间害怕,又看着我妈也被送进手术室急救。

  顾诺围着医院给的毛巾,手里捧着盛了开水的一次性纸杯,坐在我旁边,内疚的半低着头,声音隐隐带了哭腔。

  “小沐,对不起……我什么忙都没帮上,如果我能早点过去,叔叔和阿姨就不会发现……”

  我听着顾诺的话,后背挺得笔直,端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

  漆白的金属椅面,冰冷刺骨,可我却觉得格外舒服,因为现在只有它可以提醒我,现在还在医院,我妈还在手术室里。

  所以,我必须忍……忍住想要回去和袁毅同归于尽的冲动。

  沉默了好一会,我才嘶哑着声音,眼神空洞的对顾诺说了一句。

  “不是你的错。”

  不知在手术室门外枯坐了多久,刚才那个要我做好心理准备的医生再一次推门出来。

  我立即扑到跟前,一个劲的抓着医生的衣袖问。

  “我爸怎么样?”

  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然后目光沉重的低叹了一声,轻声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

  我看着手术室寂灭的灯光,“噗通”一声眼神枯败的跌坐在地。

  “小沐!”

  顾诺怕我接受不了打击,慌忙起身拉着我的胳膊想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可试了几次,才发现根本拉不动我。

  就在这时,另一件手术室的灯也灭了,又是一个医生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一次,我甚至没有勇气追问,急忙用手将脸捂住,疯了似的摇头,嘴里大喊着“我不听”。

  顾诺看着我,心疼得蹲下身抱住我。

  可医生却没有给我一点喘气的机会,又是和刚才一样的语气,低叹了一声,然后说。

  “患者严重中风,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后遗症比较严重,可能后半生要躺在病床上生活了。”

  “另外,我们还发现患者脑中有一个拇指大的肿瘤,现在还不清楚肿瘤是恶性还是良性,所以必须留院观察,你先去缴费办住院手续。”

  知道我妈还在的时候,我无比感激,跪在地上跟医生说着“谢谢谢谢……”

  可医生又说,我妈不但瘫了还有脑癌。

  一瞬间,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顾诺看不下去,使了吃奶的力气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一边帮我擦眼泪鼻涕,一边用力的抱着我。

  “你现在还要照顾阿姨,一定要撑住!”

  听到这句话,我身子一震,一片空白的脑子突然清醒过来。

  对,我还要照顾我妈。

  我让顾诺帮我盯着这边,自己跑去收费处缴费,终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卡上的钱不够。

  因为这几年我和袁毅的工资都是交给我婆婆管的,所以我自己的工资卡上根本没什么积蓄。

  “你到底交不交钱?不交就先退到一边,别妨碍后面的人缴费。”

  我尴尬的对着收费处的窗口,摆了摆手,然后攥着手机,闷头走到一旁阴暗的走廊上。

  手指停在通讯录里标记着“老公”的那一行,咬着唇挣扎了很久,终于按了下去。

第6章 今晚要怎么感谢他

  等了好一阵,电话里一直是“嘟嘟”的忙音。

  我一直压抑着的悲愤,在那一声又一声电话忙音中渐渐变成了不可遏制的愤怒。

  我爸妈是被袁毅和他妈关在单元楼门外,淋了雨,又气急攻心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他这个罪魁祸首,在我爸昏倒的时候,不但没有下来帮忙,就连我现在打过去的电话都不愿意接听。

  这就是袁毅曾经许诺过我的至死不渝……

  我不断的在心里冷笑,直到电话被接通,传来张小雨故作娇弱的说话声。

  “袁大哥,你的电话。”

  “你替我接……”

  我知道她是故意刺激我,也知道袁毅八成不知道这是我的电话。

  但当我听到袁毅说让张小雨替他接电话时,那颗我以为早就不会再为他而痛的心,又开始撕扯绞痛。

  这时电话里传出一阵“哗哗”的流水声,接着就是张小雨的冷嘲热讽。

  “喂,夏沐……姐,袁大哥正在洗澡哦,你如果有什么事,还是等我们那个完再打过来好了。”

  张小雨故意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了姐字,不是为了尊重,只是为了讽刺我比她老。

  但更让我气愤的是,她说的“那个”。

  袁毅他害死了我爸,害得我妈中风瘫痪,现在却还有心情和张小雨苟且。

  这一刻,我真的有冲回去杀了他的冲动。可是,如果那样,我妈谁来照顾?

  所以,我只能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阴仄仄的警告道:“张小雨,我现在和他还没有离婚,你们这算通奸,我可以报警抓你们!”

  张小雨装作害怕似的“哎呦”了一声,接着就“咯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嗲声嗲气的跟我说。

  “那你报呀!我就在你老公的床上等着呦!”

  说完就直接掐了我的电话。

  我攥着手机的手几欲捏爆,咬在嘴唇上的牙齿猛的用力,直到血珠滚落,我尝到那一抹微咸的血腥味时,理智才逐渐回拢。

  我重重的闭了闭眼,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

  我妈还在等着钱治病……

  接着,我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婆婆的电话。

  “臭婊子,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

  我咬牙忍住,不去反驳,沉默了几秒,才说:“我妈住院了需要钱,我之前的工资都是交给你的存着的,现在麻烦你把我的那份还给我。”

  “就你那点工资,我上次给小雨随便刷了个包,就花没了。”

  我一听婆婆竟然厚颜无耻到拿着我的血汗钱去讨好小三,立时气的脸都青了。

  “钟翠萍,你干这些昧着良心的事,就不怕报应?”

  “呵呵,报应?你差点就让我们袁家断子绝孙,就算有报应也该你有。”

  婆婆一样挂了电话,我铁青着脸色气,被这母子两气的直发抖。

  走廊里依稀有人经过,收费处排队的人听到这边有动静纷纷看向我。

  我背靠着墙,身子无力的滑坐在地,屁股下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不断提醒着我,我还在医院,我妈还等着钱住院。

  可我的卡里只有五百块……

  绝望像一股令人窒息的塑料布,捂在我脸上,不许我喘 息,也不许我哭诉。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死死的咬着牙忍住……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清脆的皮鞋响声,很快我面前就出现了一双纯黑色的手工皮鞋。

  “这就是你拒绝和我交易的底气?”

  听见沈墓熟悉的声音,我愣住了。

  然后不可置信的僵硬着脖子,抬脸看向一脸阴郁的沈墓。

  “换个地方说话。”

  沈墓扫了一眼周围人异样的眼神,低沉着嗓音,淡淡的道。

  “我妈还在手术室里等着住院,可我没钱交住院费……你能不能……”

  先借我点钱?

  “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你到底哪来的底气拒绝那一百万?”

  我憋在眼眶里的眼泪兀自打着转,头垂得更低,声音却比之前更加坚定。

  “你不是给我三天时间吗?我反悔了,我愿意做你的……唔!”

  沈墓厉眉冷竖,一把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伸手直接捂住我的嘴,眉眼押着不知名的薄怒,大力拽着我的胳膊,一路拖着我出了医院。

  拐到大楼背面,一处无人的阴影里,一把将我摔在墙上,长臂一伸,手掌大力的抵在墙上。

  “害怕被别人知道,那就不要自己说出去!”

  我看着沈墓微微拧起的眉心,听着他暗含薄怒的冷斥声,心头却莫名一软。

  他明明可以继续嘲笑我,践踏我,可是他却保护了我。

  可那个本应该保护我的男人,此刻却搂着别的女人,放任我被绝望淹没。

  想到这里,我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抬脸将剩下的眼泪憋回去。

  过了一会儿,等我情绪平复了一些,才略带哽咽的对沈墓开口道。

  “我愿意做你的情 妇,但条件就是你要给我妈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

  沈墓听完,盯着我瞧了好一会,目光幽深晦暗像是因为我的话想起了什么糟糕的往事。

  “如果,我让你当另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呢?你也愿意?”

  闻言,我心头微微一震,将脸别向一边,低笑着自嘲道。

  “反正你和我之间也只是交易,做不做别人的替代品,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像是想要掩饰什么似的,脸上装出一副理智冷静的表情来,同时又在心底别扭着,自己刚才说的话会不会太过了。

  “这样最好,情 妇最忌讳的就是爱上她的雇主。”

  沈墓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冰冷又无情的样子,说这话时的语气生冷又疏远,仿佛之前那个将我拖到这里,质问我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我被沈墓冰冷的警告刺伤,转而用比刚才更加嘲弄戏谑的语气回敬道。

  “你放心好了,就算我会爱上你,那也一定是爱上了你的钱。”

  说完,我又恢复了那天在酒吧里时,倔强的模样,毫不退缩的对上沈墓幽冷的眸子。

  沈墓多看了几眼,接着丢下一句“晚上我让人来接你”然后转身离开。

  我却只关心那一百万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给我,于是几步追上去,一把扯住沈墓的袖子,急声问道。

  “那我妈现在住院的钱怎么办?”

  沈墓冷睨了一眼,我抓在他袖子上的手,嫌弃似的一把甩开,然后眉心压了压,似乎回答我的问题耗费了他很大的耐心,声音比之前又冷了几度。

  “你只需要考虑今晚要怎么感谢我,其它的……我会叫人办妥。”

  我愣在原地,看着沈墓的背影,心头一跳。

  耳边不断回响着他刚才那句“今晚要怎么感谢他”,然后心底不可遏制的涌起一股彻骨的耻辱感。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