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罗叶徐恒_伤痕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6:04

伤痕是作者Lemon菲写的一篇青春疼痛的校园言情小说,文风委婉又不失活泼,相当有趣味,情节激动人心,故事贴近生活。构思微妙,值得一看。

伤痕Lemon菲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入学风波

“下午,我们再会会那个地中海。”罗向宇推开女儿的房门看着坐在凸窗上的叶子,语气中夹杂故作轻松地说道。

“爸,如果我上不来了学,要怎么办?”罗叶望着窗外,时值秋季,树上的叶子被秋风缓缓地飘落,不知飘向何方就像自己看不见的未来,完全没有着落。

“女儿,”罗向宇脸上流露出一丝心疼之后重新拾起笑容,“别担心,有爸爸在!这个学你一定上得了。”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搭在罗叶肩上,在那刻原本悬在心头上的石头被缓缓落下,充满愁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爸爸,谢谢你!”

“傻孩子!”

离下午去学校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罗叶整个人仰卧在床上望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新生报名时间早就过了十几天,此刻的自己却只能在家里束手无策。年少的罗叶并不能完全理解成人世界的复杂,也没有想到因为这件事她的人生轨迹便转向了一个方向。

罗叶在小学开始才知道有户口这个东西,她问过爸爸妈妈,可是每次他们都会避开这个话题,有几次她甚至听到他们在房间抽泣的声音。渐渐懂事的罗叶再也不会问这个敏感的问题。

也许是其中有很多原因导致自己至今也没有户口吧, 每次一到学校要交户口复印件办理一些事情的时候,她都会独自一人偷偷地走到办公室,小心翼翼地告诉班主任。

“老师,我没有户口。”那时的罗叶像个做错事般,低着头双手不知道要放在哪里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没事,到街道社区开个证明就好。”

那时的罗叶因为跟其他小孩不一样的原因,为了守护好孩子敏感的心灵,班主任总会亲切的告诉她。

那时的罗叶一直以为开一张社区证明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甚至这次高中的新生报到。

“既然没有户口,那就要交借读费,费用是三千。你们准备好之后再过来办理入学手续。”Z中办理新生入学手续的负责人略带着遗憾的表情回应着罗家父女。

三千块,也许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讲只是小事,可是对于罗家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压力。

罗家一家所有的开支全凭父母起早贪黑的摆地摊卖些日常用品才勉勉强强地过日子,面对这样的借读费,站在身边的罗叶感受到父亲的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请问你们校长在哪里?我想跟他说明一下家境情况。”

“校长现在在开会,你们可能要等一下。”顺着对方指引的方向,罗向宇拉着她来到会议室门口,米黄色办公门紧闭着,时不时传来洪亮的声音,罗叶也听不懂索性趴在护栏上望着操场上人来人往的新生,心中五味杂粮。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位拿着公文包顶着地中海的人走了出来,“徐校长。”罗向宇连忙拉着她走到对方跟前。

“你是?”

“你好,我是新生罗叶的父亲,麻烦耽误你一些时间,”

罗向宇将实际情况告诉了这位徐校长之后,得到的依然是相同的答案,于是拉着罗叶走下楼。

“别怕,有爸爸在,这学我一定上!”罗向宇看到罗叶脸上的失落,他像今天一样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肩膀之后,骑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出了校门。

“爸爸,我们现在去哪?”罗叶坐在身后,她凝望着父亲魁梧的后背感到一丝平静,之前的沮丧渐渐褪去。小时候她常听人讲‘父爱如山’也许就是这样的感受。他是无言而又伟大的!

“我们去教育局。”罗向宇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犹豫,是的!既然学校都无法处理。那么他只能这么做!罗向宇记得隔壁邻居的孩子也是跟罗叶一样情况,在向对方校长反映之后免去了借读费,还说了那么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

“不要担心借读费的问题,我来解决,不管怎么说,这孩子的书必须要读。”他以为每个校长都会以孩子的学业为重,可是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一个张口闭口提钱的类型。

没过多久,罗向宇拉着罗叶来到了教育局局长的办公室门口,在说明一切情况之后,他突然拉着对方的手,“局长,这三千对于其他家庭来讲不过冰山一角,可是我们这一家来说,真的负担不起。请局长跟Z中的校长商量一下,好吗?”

罗叶站在爸爸的身旁很明显感受到这位年过半百的男人中言语中的无奈,那么一瞬间她突然恨起了自己,恨自己没有能力为爸爸排忧,恨自己没有三千块,她依旧低着头,鼻子一酸,原本干涩的眼眶渐渐温润,她强忍着抬起头。

此时,这位教育局长正紧紧地握着爸爸的手,他心疼地看了面前的罗叶一眼:“不要担心,老罗。这样你先到社区打个证明给我,如果情况属实,这件事我会跟对方校长商量。”

接下来的事情仿佛被神助般,从教育部传来免去借读费的好消息,罗叶重新看到了爸爸头顶上的阴霾渐渐褪去,剩下就是周一去学校报到,那几天罗叶总是梦见自己重新回到校园的片段,略带着霉味房间偶尔有阳光折射进来的时候总能让她感受到希望。

美好的事情应该这样一直持续下去不是吗?

不是的!现实要又一次给她大大的耳光!每次当罗向宇带着罗叶站在的徐校长面前的时候却得到令人失望的回答。

“老罗,你真有本事,居然可以找到教育局,局长跟我沟通过了。可是这件事我们还是要在开会要开会谈论一下,你看,这次的借读生也不是只有你们家罗叶一个是不是,如果让其他家长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下周一我跟学校这里开个会,到时你再带孩子过来。”

一周后

“老罗啊!虽然局长这里已经同意了,可是有几个校董有些不一样的意见,你在等等,我们下周一再开会,好好提提这件事,”

两周后

“老罗啊,你再等等,上周有几个校董没来,人不齐,我下周一定给你个答复,好吧?”

地中海校长的司马昭之心,罗向宇早已看穿,孩子的学习已经拉下了半个多月,在这么拖下去了,会严重影响到罗叶的信心。原本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校长,如果你觉得这几个校董沟通不了,那我觉得教育局局长的办公室我还是要在再走一趟,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就不用了吧,老罗。”地中海校长的脸微微抽动了一下,“下周一,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罗向宇拉着罗叶的手轻松的走出了校长办公室。她看着校公告栏上的分班表。

原本分配在高一(三)班的她在刚才得知班级分在(一)班,虽然有些失落,可是比起可以上学这又算什么呢?

“罗叶,我们走!爸爸带你去买书包,文具。”

“好!”

夕阳下,一辆老牌的凤凰车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车上父女俩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

第二章:入学第一天

罗叶独自一人走在上学的路上,她拒绝了爸爸的护送,毕竟经历了这件事自己也是时候长大了,她不能一直躲在这双翅膀之下被呵护着,更何况上个学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除了面对新环境下的陌生感有一丝的担忧而已,不过时间一长,慢慢就会好起来了,对吧?

罗叶深深的吸了口气,推开了高一(一)班的教室门。

“额,那个,我是新来报告的学生,请问老师在吗?”一阵推门声之后打破了原本喧闹的教室,同学们停止了原本的嬉戏,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位留着运动发型,长相一般的新生。

“你就是李老师说的新生呀?”从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声音洪亮的男同学,“这几天的位置先做这里吧,后面老师再安排。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柯晨东。”

柯晨东领着罗叶来到教室最后一排靠近门的空位上便离开了,罗叶环视下四周,在一阵打扰之后大家都各玩各没有人上前打招呼。不过这样也好,之前的事情在罗叶的心中对于这所学校并没有什么好感,她只想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度过这漫长而看似短暂的高中生活,三年的时间晃晃就过去了,到时上了大学之后就永远说再见。

现在的问题是课本还没有发下来,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领?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她闲来无事拿起洛帆雅前几天送来的《语文》翻看着,罗叶拉下了半个多月的课程还多亏了那位姐姐平时会来家里帮她补课。

“别怕,叶子,你就当给自己一次自我学习的机会,凡事都有两面,积极与消极都在于你怎么看。来,我教你这道题怎么做?”

从记事开始,洛帆雅就像亲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特别是这段时间总是陪伴在自己身边鼓励安慰自己,想到这段个月来她所经历的这些,罗叶尝尽了人间冷暖。

罗叶,你得学会感恩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在罗叶在心中暗暗发誓的时候,顿时感觉到身边有个莫名的生物撞向自己。

她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位略带着尴尬笑容的男孩,“有事吗?”

别看罗叶身子瘦小一副弱不轻风的样子,在她生气的时候总会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那样的眼神令人有些错愕。

而眼前这位男同学似乎被吓到了,连忙起身,一个重心没站稳加上身后的人恶作剧,原本的椅子被抽走,直接摔在地上。

“徐恒,你这问候新同学的方式真是太特别了吧!”

“哈哈哈哈……”

罗叶抬起头,这才发现一位整脸爬满青春痘的男生正带着身边的同学一起起哄,眼前这位叫徐恒的受害者又羞又恼。

“杨思成,叫你们不要玩,偏要玩!实在对不起!刚才不是我故意撞你的是他们推的。是他们……”徐恒一边安抚受伤的屁股一边不好意思地说道。

罗叶看了他一身狼狈样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高中期的男生跟初中一样好动,喜欢捉弄女生,她早已看惯了。

“你别生气,我们徐恒只是想问下新同学的名字,一个不小心太激动。”面前几个好事的吃瓜群众也跟着起哄着。

罗叶看着那位叫徐恒的同学,只见他一直推着对方的肩膀,“激动个毛线,要不是你们硬推着我,会这么尴尬吗?”

“徐恒,你可不要这么推卸责任,本来就是你想认识人家新同学的,怎么把我变成了帮凶呢?”杨思成在表明不背这口锅的情况下,身后的吃瓜群众又是一阵嘈杂声,罗叶算是看透这群人的无聊,索性坐回位子上关闭所有的感官不再理会。

然而这场闹剧最终在上课铃声停止。

罗叶不知道下午的课程表加上书本还没有去领取,空荡荡的课桌显得格外特别,讲台上的老师走到她面前。

“你不知道今天要上地理课吗?怎么没带书过来?”个头1米58,身材臃肿的陈淑珍表情严肃地望着面前这位不思上进的学生。

“不好意思,老师,我是今天刚来的新生。书本我不知道去哪里领?”罗叶低着头,轻咬着嘴角,脸上有些尴尬。

“喔,原来是这样。那徐恒你跟叶荣先看一本,你这本先借给新同学看下。”陈淑珍目光落在徐恒的身上。

一瞬间,原本安静的教室开始窃窃私语,徐恒瞬间一脸不情愿地抓着面前那本地理书不放“老师,我……”他欲言又止地望着陈淑珍,感觉整个人十万个不情愿。

“嘿,徐恒,你就不要在矜持了,看你们多有缘。”坐在徐恒前桌的杨思成转过头,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对方。

“一个大男生做个事情怎么扭扭捏捏,照顾一下新同学好吗?”陈淑珍的语气中夹带着不耐烦,将《地理》书本放在罗叶的面前,“等下下课之后让徐恒带你去领书本。”

“谢谢,老师。”陈淑珍无意间的举动让罗叶感受到一丝的温暖,她翻动着书本不惊发现这本书也过崭新连重要的标志都没有备注,想起之前那些书本密密麻麻地标注了一大堆,

可不像这本书简直就像从书店新买回来的一样。

罗叶做笔记的时候隐隐感觉身旁有股不友善的目光看着自己,她顺着目光扫了过去,看见徐恒生气的目光,而那位布满青春痘的同学此时捂着嘴偷笑看着他,还时不时转身跟他说些什么,让他原本通红的脸气得更红了。

“走,带你领书本去!”之后,徐恒一手抢过罗叶手中的《地理》用一种极度不客气的态度告诉对方。

罗叶向来不喜欢勉强别人,既然对方不乐意,不如自己去领就好了。“不用了,你直接告诉我去哪里领就行了。”

“我带你过去就好,我可不想在老师面前烙下话根。”徐恒放好书本,完全没有打算听对方话语的意思,直接走出了教室。

小气的男生!罗叶在心里暗暗说道便跟着他来到图书馆。

楼下图书馆每次开学都会腾出几间房间将各个年段的书籍分类摆放好,便于各个班级发放。徐恒向图书管理员拿了钥匙,开门之后一股新鲜的书香气息渐渐弥漫开来,原本郁闷的心情渐渐舒展开,可是下一秒徐恒的举动让罗叶又一次感到郁闷。

一本、两本、三本……十本、十一本看着手中的课本将小山一样越堆越高简直要盖过罗叶的下巴时,她看了一眼徐恒,他依旧像个瞎子一样不停地往上叠加,在最后一本练习本放完之后,留下一句“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自便。”之后就走出了图书馆,留下一个被书本漫过脸颊的罗叶站在图书馆。

本来无一物,何必惹那粒尘埃。罗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降低了高度将书本尽量靠在下巴下搁着,捧着二十来本的书本走出了图书馆,经过操场的时候,为了避免撞到人口中不停地说:“让一下,让一下,麻烦让让。”

她抬起头却只能看到如小山般的书本,未来三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罗叶想都不愿意想这么费脑力的问题,双手已经开始发麻,细小的汗水从额头上缓缓的滑下,此时的她有种莫名的委屈,她咬了咬牙仰望头顶上的天空。

它那么大,那么蓝,可以包容一切的。

是吧。

第三章:他乡遇故知

“喂,这个同学,你在干嘛?玩盲人过河吗?”一阵笑声传入罗叶的耳中,此时的她已经够烦了,这个学校到底是怎么了?都是一群以取笑他人为目的的异类吗?罗叶不想理会对方,继续往前走。

对方见她没有回应,并没有想要放弃的念头立刻走在前面挡住了去路,一只手压着上面的书本,“罗叶,你真的是越来越不礼貌了!”

“你谁啊!我凭什么对一只程咬金礼貌!一边玩去,姐姐我没有时间奉陪你。”罗叶见对方没有想要罢休的样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我的脑门上是写着‘好欺负’三个字吗?老虎不发威你们真当我是那只整天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卡通猫吗?

罗叶狠狠地踢了对方一脚,疼得对方嗷嗷叫。

“罗叶,你疯了吗?这才几个月不见行为怎么就变得这样粗鲁!小心以后没人敢要你!”方晓靠着墙,轻轻地揉着膝盖,本来向吓唬吓唬这只瘦猴没想到却遭到这样非人类的对待。

“方晓,你怎么在这?”罗叶这下才发现面前这位杀千刀的异类居然是稳坐三年同桌的方晓,在惊讶之后的下一秒,手中的书本像是泥石流般一本本的压在这位受害者脚上,随后又是一声惨叫。罗叶只好露出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望着他,内心心疼对方十秒钟。

“罗叶,你就是以这种方式招呼同窗三年的我吗?我的脚跟跟膝盖你得负责到底!你必须赔偿我的精神损失!”方晓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揉搓着刚才被罗叶踢的膝盖还有被书砸的蹄子,怨声载道。

没想到许久不见就送给对方这么大的见面礼,罗叶的心中有种丝丝愧疚可是在听到他吐完的苦水之后却有种搞笑的滋味,为了保护当事人的自尊心她发挥着人道主义精神努力克制内心的笑声,蹲在他面前。

“我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会不会瘫痪?要不要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然你到时赖我怎么办?我将来可是要结婚生子,可不能带着你这个拖油瓶。”她将方晓脚下的书本整理好放在一旁,直接坐在地上看着那只微微发红的蹄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罗叶,如果不是我跟你认识这么久知道你的性格,真的会一巴掌送给你。”方晓突然想起新生报告时,他在人员名单上明明看到她跟自己是同班,“罗叶,你现在在几班呀?”

“一班呀。”罗叶一边整理着书本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一班?”方晓瞪大了眼睛,脸上流露出丝丝的失望,“本来不是跟我同班吗?怎么就成了一班了?那以后谁还罩着我?”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反正已经过去了不想提,”罗叶将整理好的书本重新叠高放在地上准备捧起的时候,她看到面前这位有些难过的小朋友:”更何况你都多大了,方晓你得学会长大,我可不能护着你一辈子!”

“你等等,我帮你拿,一个女孩子家拿这么书。”脚上的疼痛感渐渐减少,方晓连忙站起来一把捧起书本。“我怎么总感觉接下来的高中生涯是我罩着你呢?”他的脸上露出一种让罗叶看不懂的笑容,罗叶耸了耸肩露出一副顾好自己别给老娘惹事就阿弥陀佛的回应。

当方晓捧着书本走进高一(一)班的时候,瞬间掀起一片哗然,女生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她们的表情让罗叶觉得莫名其妙,现在的审美观念降低了?她疑惑地看着他,方晓用一种蜜汁笑容看得罗叶有些后背发麻之后,便转身就送个她一个高大帅气的背影离开了教室,随后一群女生将罗叶团团围住。

“罗叶,你居然认识方晓!”罗叶放眼望去均是一副花痴脸,心中后悔就不该让他帮自己。

“叶子,你跟方晓是怎么认识的?他有女朋友吗?”

“叶,你知道方晓的生日,血型,爱好,日常习惯吗?”几位女同学拿着笔跟本子认真并且充满期待地望着她。

突然间出现这样的局面,当事人有些头痛,她扶着额,心里虽然拒绝但是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我们只是同学,其他的信息不是很清楚,不好意思啊各位。这铃声都响了,劳烦各位不要影响到其他同学上课。多谢,多谢。”

送走花痴群之后,罗叶深深地松了口气,这个该死的方晓就是专门坑友一百年的属性,活生生应了刚才那句话,的确是罩着我罩得我乌烟瘴气。可是她就是不懂了,这位行为古怪的小屁孩怎么就成了广大女生的男神了,男神经还差不多。

罗叶与这位方晓同学的关系需要追溯到初中第一次上生物课的那天,老师在课堂上讲着细胞的时候,方晓不知从哪里抓了只拇指大的苍蝇放在同桌面前当场做起解刨试验,吓得对方当场尖叫外加嚎哭起来,结果这位方晓同学顿时成了孤家寡人再也没有人敢成为他的同桌。

罗叶是怎么成为方晓的同桌这件事还是出于同情,在那件事之后方晓成为了男生的笑柄,女生的噩梦。当罗叶又一次走进教室听到方晓被那些调皮的男生推到墙角欺负的时候,她再也看不下去将书包重重地放在桌上,她一把推开那些男生将手中的矿泉水用力地摔在地上:“再敢欺负方晓试试。”

罗叶最看不下去的就是看到别人被欺负:“方晓那次行为是错了,但是没有人有权利一定抓着别人的尾巴讥笑这么久。你们难道都没有犯过错吗?”

“哎呦喂,罗大侠女又出现了,你这么行侠仗义那就收了他跟方晓同桌怎么样?”不知人群中哪个人起了哄。

“谁怕谁啊!”罗叶将书包放在方晓的桌上,看着面前那群傻了眼的男生,“这三年,我就跟方晓做同桌了!怎么样!”

那时的罗叶在方晓的眼里就像是一位行走江湖的侠女看到被人欺凌的弱者拔刀相助,一瞬间瘦小的身子瞬间高大起来,而他在罗叶的神力庇护之下再也没有人感欺负自己。

方晓始终相信那天的罗叶一定是上天派下来拯救自己的天使,只是这位天使为什么会分配到(一)班,他必须好好了解到底是谁棒打鸳鸯!

第四章:现实逼人成长

一放学,罗叶背着书包火速走出校门,完全不管身后的方晓如何歇斯底里地呼喊自己以平时两倍的速度回到家。

“怎么,第一天放学就气喘吁吁,身后有人在追杀你吗?”罗叶宇刚倒完垃圾,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儿跟逃难一样。

“爸爸,最近警匪片又看多了吧?”罗叶发现方晓没有追上来松了一口气,刚才跑得太快完全忘记书包的重量,这下整个肩膀都快垮了,顺势将书包提在手上减轻重力。

罗向宇将女儿手中的书包提在手上,“怎么样?第一天上课习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从罗叶去上学的那一刻,身为父亲的他就开始担心,毕竟这次入学事件或多或少是得罪了校长,身为一校之长的徐建会不会让罗叶好好在学校学习是他所不放心的。

第一天的上学的感受让罗叶五味杂粮,虽然如此她还是拉着爸爸的手臂,“还行,老师还不错知道我没有书就让邻桌带我去领书本,家里的旧挂历还没有扔吧?”

“那就好,要是有人欺负你一定告诉爸爸。”听到女儿这么一说,罗向宇那颗悬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来,“旧挂历你妈怎么舍得扔,那可是要给你包书皮用的,你妈可是收得好好的。”

“是吧。我就知道……”罗叶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身后有只手拉住了自己,脑海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罗叶,你太过分了。”方晓一路追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扶着腰喘着粗气,感觉就快给面前这位罗大侠鞠躬了,“你没有听见我叫你么?是耳聪还是耳聪了?”

“方晓,你这是病句知道吗?这要是被杨老师知道的话,可是要你罚抄一百遍亏你当初还是语文科代表,啧啧啧,真给母校丢脸。”

“你你你……”这一刻,方晓觉得这样的罗叶才是自己认识的她,刚在学校的时候发现在对方的身上好像有种自己从未的模样,像是对某种环境下产生的厌恶感。可是现在的她就像以前一样,纵使对自己有千百种嫌弃依旧会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

“你什么你?赶紧回家,不要跟着我。”自从方晓离开高一(一)班之后,每一次下课之后总有他的花痴者为了打听消息将自己的桌子围得团团转,吵得耳朵都快炸开了,罗叶便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在校内还是校外一定将这位仁兄推到千里之外,这样她的高中生涯才能在平静中度过。

“不,我不回去。”方晓像是被贴上了万能胶一样,任对方怎么用力推都推不走,“罗叔叔,我去你家好吗?”危急时刻,他一把抓住了救星。

罗向宇早就习惯了这两孩子平时的打闹,“好啊!走上叔叔家吃饭去。”为了庆祝女儿第一天上学,金兰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多了一人家里也热闹。

“还是叔叔疼我。”方晓小人得志般地朝反对者吐了舌头外加鬼脸,让罗叶气得咬牙跺脚。

“我们家可是粗茶淡饭,可是不适合你这位方少爷的口味,现在后悔还得及。”

“罗叶,你别骗我了,罗妈的厨艺可是能去五星级饭店当厨师长,吓唬我没用。”

许金兰忙活着晚餐,听到门外闹哄哄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果真罗向宇领着两个孩子进了门,方晓完全不当自己是个外人,向罗妈问了声好之后便走进厨房帮忙。看到这家伙卖乖的样子,罗叶冲他翻了白眼。

“来来来,方晓,你可是好久没有吃到罗妈的手艺,多吃点。”徐金兰一边说着,一边夹了块红烧鱼跳过罗叶放在了对方的碗里,这下方晓更得意了连声说谢谢,津津有味地吃着饭。

“妈,我才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这下罗叶故作不高兴,撅着嘴吃着白饭,

“罗爸,你看看,这孩子居然吃晓晓的醋。来来来,我也夹一块给你。别生气了。”陈金兰被自家孩子的样子逗得合不拢嘴,“方晓,听说你跟我们家叶子读同一所学校啊?”

“是啊,罗妈。”方晓一边吃着饭回答着,“可是,我今天才碰到罗叶而且还换到(一)班去了,罗爸罗妈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知道(三)班有你在,我可不想总是看到你在旁边解剖各类昆虫,然后跟我讲解它们的各个器官这样我会良心不安的。所以就赶紧向老师提出申请啊,火速前往(一)班啊。”

“那为什么晚了半个多月才来?是内心受到谴责吗?”

“你想太多了,兄弟。那是因为我太开心了,任性了请了半个月的假放飞自我,今天才收心上学的。”

“啧啧啧,鬼信!”

“爱信不信,对了你知道今天你给我惹了个多大的麻烦吗?我的耳朵被你的粉丝唠叨得都快生茧子起来了。下次你在学校给我注意一点,没事别来烦我,知道吗?”

“那得看我心情。”方晓咬了口饭,脸上带着倔强的表情,将筷子一放,自觉地拿着碗筷走进了厨房,却被罗妈一把拦下。

“晓晓啊,叶子的话别在意,她跟你闹着玩的,别在意。”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陈金兰欲言又止,虽然她怪女儿说话的方式有些重了,她这么做也许有她的道理,但看到方晓这孩子失落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

毕竟方晓跟罗叶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得跟家人一样,可是这次女儿这么说,会不会影响到两个的友情,想到这,陈金兰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在方晓离开之后,罗叶回到房间做作业,今天的作业少加上之前洛帆雅时不时地过来补课,半个月拉下的学业应该没有拉下多少,只要在努力一些进度应该跟得上。

下午领的书本早已包上用旧挂历做的书皮,罗叶用大头笔在上面写上了书名跟名字之后便开始准备着明天的书本。

这时候,罗向宇端着切好的水果走了进来,“我的叶子还是这么棒,作业这么快就做完了,来吃点水果。”他把水果放在桌上,看着女儿。“罗叶,我知道你最近受了很多委屈,可是今天对方晓所说的话,会不会有点过?”

“爸爸,我真的没有勇气向方晓说出真相,如果说了,他肯定会同情我,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我们从懂事的时候就认识了,一直以来,我永远都是站在他面前保护他,现在他长大,也许不再需要我的保护,可是至少我不想看到他用另外一种眼神看我。如果他因为这件事怪我,我也没有办法了。你跟妈妈也不要再跟他这件事情,好吗?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上学,考好成绩给他们看。爸爸妈妈,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罗叶说完之后,瞬间觉得轻松,这件事不仅是她自己在受委屈,虽然他们不说,但是她知道以此同时爸爸妈妈也因为这件事承受着不少了压力,她永远记得当她可以开始自己的高中生涯时,他们这段时间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愁眉不展的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孩子,辛苦你了。”也许是经历了与同龄孩子不一样的事情,瞬间,罗向宇觉得好像昨天还在咿咿呀呀学说话的小女孩忽然间一下子长大了不少,也懂事了不少。女儿的袒露心声让自己感到欣慰。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想要成长,而是现实逼着我们渐渐长大。

第五章:友谊万岁

早上六点的闹钟将罗叶从睡梦中叫醒,她揉了揉双眼,伸了大大的懒腰之后便艰难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在不远的天际之间咸蛋黄渐渐升起,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个道理依旧没有错,窗外的梧桐树上前几天刚孵下宝宝的鸟妈妈早已将食物送到孩子的口中,几只小家伙叽叽喳喳地欢叫着不停。

新的一周代表着新的希望,罗叶!昏暗的城市渐渐明亮起来,晨曦照在她脸上,曾经的阴霾也慢慢的褪去,她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罗叶,加油!

罗叶洗漱之后开始准备了早餐,她将米清洗好放进锅里煮,从冰箱里拿出空心菜跟鸡蛋,没过多久,三份冒着热气的白粥,清炒空心菜跟煎蛋出现餐桌上。

“叶子,爸妈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你怎么总是说不听,晨读对你来讲很重要,不要老是做这些家务,早餐我们大人来做就好。”罗氏夫妇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起来,看到面前的一切有些生气。

“爸妈,你们每天要去进货摆摊,风吹日晒,不是比我更辛苦,你们放心,我会把时间安排好的,你们看,我不是一边做早餐一边看书么?”罗叶将碗筷摆好将手中的英语书在两人面前晃了晃笑着说。

“行行行,什么都是你有理,金兰,你说我们家叶子会不会有你的真传,将来到米其林做个大厨怎么样?”罗向宇吃着早餐,不忘拿女儿开起玩笑。

“爸,你真会开玩笑,当厨师多累,虽然我有妈妈的遗传可是你觉得把美食分享给自己所爱的人也是一种享受吗?”罗叶一直以来的理想可不是挥舞铁铲的大厨而是惩奸除恶的警察。

“是是是,一直以来我们都很享受你为爸爸妈妈准备的早餐。”被罗叶这么一说,作为父母的他们心中一暖,相视而笑。

罗家离学校并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骑着单车的学生从身边经过,她羡慕着望着那些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后有些失落。家里只有一辆代步工具:凤凰牌自相车,还有爸妈载货的三轮车,罗叶从幼儿园到高中所在学校还好都是离家不远所以都是使用十一路。

她也很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骑着自行车到处飞,只是这个心愿每次看到爸爸妈妈收摊时疲惫的样子时就吞了进去。

走走路,锻炼锻炼身体多好啊!这可是在参与全民健身的号召啊!

“叶子,上车!”当罗叶想要继续响应全民号召的时候,一脸黄色的山地车在她面前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在一阵刹车之后停住了,这位车主伸手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冲对方眨了眨眼睛之后,将视线放在身后的座椅上。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这家伙是听不懂吗?昨天都说得那么明白了,怎么还跟来。罗叶在心里嘀咕着。

“走走走,不要跟我客气。叶子,别生气,昨天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可是,我也不想这样,谁让我男大十八变呢?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见罗叶不理,方晓连忙牵着车追了上来,与她并行走着。

“我的亲姐姐,我的姑奶奶,我的祖宗,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地饶了我吧,求你了。”

方晓一脸乖巧懂事的样子让罗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所有的事情本来就不管他的事,如果再不松口就更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好啦,知道啦,走吧,就算今天被你的粉丝围得水泄不通,我也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再问我晚到校这件事情,不然我真的翻脸了。”

“是,遵命。只要你能原谅在下,在下除非你想说,不然我绝不会再提。”方晓听罗叶这么一说,立刻做出用封嘴的姿势,立刻做出请的姿势,罗叶哭笑不得地跳上了方晓的后座,“小方子,起驾,前往上书房。”

“喳,主子。”方晓做出回应的手势,立马上车,飞快骑着单着载着身后这位主子朝上书房骑去。路上人来人往,秋风吹起树上的黄叶缓缓飘落,罗叶伸出手,一片落叶飘在手心,小心放在夹在书里。

不管外界,她应该出于本心地守护好自己与方晓的友情才是对的。也许很多时候,他比自己更需要家人的爱,而刚好她的爸爸妈妈都喜欢这个家伙,对于方晓的家境罗叶有些心疼,开始后悔昨天的态度,还好他没有放在心上,还好他们的友情没有断。还好友谊万岁!

”笑什么呢?主子。“方晓发现身后的动静,忍不住开口。

“方晓,晚上来我家吃饭吧,你今后的伙食我来负责,别整天吃那些没影响的快餐,你现在在长个子,可别到时比我还矮。”

“好的,主子。”方晓听了,心情更开心了,希望我们的友情一百年不变,谢谢你罗叶,让我在黑暗中看到光,让我从一个自闭胆小的自己变成现在的自己。

罗叶跟方晓各自再会后便走进了教室,她放下的书包,看着班上的同学在讲着昨天播完的《还珠格格》,谈论着紫薇的温柔,小燕子的活泼,询问着身边的男生喜欢紫薇还是小燕子的时候,罗叶顿时觉得这样真好。

没有打扰的感觉比什么都好,大家不会总是绕着同一个话题转,每一天都会有新鲜的事情发生,忽然间,她好像自己对这所学校好像没有那么憎恨,也许是因为在这里有个能够与你并肩同行的死党,就会觉得心中的阴暗面被渐渐消退。

也许这就是青春,在看似短暂而又漫长的三年高中生涯会经历什么?罗叶不知道,但只要脚踏实地,在不久的未来一定会有两个带着自信笑容的他们在迎接他们向招手,而她跟方晓都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心仪的大学,拿着通知书奔向他们。

那时的她应该会忍不住转身看着曾经的自己,然后与自己相拥,谢谢她的努力让自己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恩,一定会是这样!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