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霍臣李不思小说_只求不错付情衷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6

《只求不错付情衷》是由作者“初一”所著,主角霍臣、李不思,小说主要讲述了是霍躲不过...原本分手的两个人在酒吧相遇,之后又和霍臣又有一段什么样的故事呢?...

霍臣李不思小说_只求不错付情衷在线阅读

第一章:只是霍少的工具

酒绿灯红的酒吧,迷乱癫狂的男女,这是暗夜里的天堂。

李不思从嘈杂的摇滚乐中醒来,身边已空无一人,她缓缓起身,胃里一阵焦灼,翻江倒海!

正想离开,却有一男一女突然拦路而来。

“哟,这不是李不思吗?”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酒吧里闪烁的灯光衬的女人画着浓妆的脸宛如妖魔,这女人有些面熟,但她想不起是谁了。

迷糊中,李不思听到女人冷笑:“怎么?不认识我了?李不思,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当初那么会巴结霍少,我还真以为你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呢,谁知才五年不见,你就被抛弃了,低贱的连狗都不如!”

听到"霍少"二字久违的称谓,李不思的心像猛地被针扎了一下。

那个男人,是她曾经喜欢的人。

女人说的没错,他太高不可攀了,所以,她五年前就被甩了。

“怎么不说话了?当初你不是很得意吗?天天死皮赖脸缠着霍少,仗着有霍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还以为霍少有多喜欢你呢,看来,你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不,说玩物都抬举你了,充其量,你只能算个……工具。”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呢,谢谢你帮我分析的如此透彻。”李不思绕过两人,不想过多纠缠,但拦路的女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嘲讽她的机会,不想轻易放过。

此时,他们口中的霍少,漆黑的双眸正在紧盯着几人的动向,他不会认错的,只要是那个女人,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准确无误的认出来。

几年过去,没想到他的‘前女友’已经沦落到这样被人欺负的地步,他的手,握紧成了拳。

“臣哥,我保证,就看一眼女神我就回家!”对面他的弟弟霍明远还在求饶,要不是今天他来酒吧里抓人,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踪迹。

“你的女神是李不思?”他眼底的玩味一闪而过。

“对啊,就是我们T大的校花学姐,可惜,已经毕业了……”

“她的爱慕者倒是不少。”霍臣声调骤寒,精镌的五官顷刻泛出令人胆战心惊的阴鸷。

“啊?”

“给你两分钟,离开,别让我说第二遍!”霍臣的口吻震心摄魄,霍明远吓了一跳,犹豫了几舜觉得虽然没打上招呼,好歹也是看过了,迫于堂哥的淫威,他认怂的乖乖离开。

李不思脑袋越来越昏沉,可眼前的男女仍不打算让路。

女人挑眉道:“想走吗?好啊,只要你亲口承认,你是贱货,配不上霍少,我就让你走。”

“我是贱货,配不上霍少……”呵,这倒是真的,所以她说的几乎不假思索,李不思说完,就带着胸口翻涌的巨浪,往外冲去。

可还没冲出去,就被男人一把掐住下颌:“别急啊,霍少不要你,我要你啊……”

“你?”李不思看了眼男人,一口酒气狠狠喷在对方脸上:“不……行!你这样的本小姐看不上……恶心!反胃!”

“不识抬举……”

男人扬手,却突然,手臂不听使唤的朝后折了下去!

“你,你是谁?放开老子!”男人惊恐的回眸,只见身后一个高大宏伟的身影,遮蔽了所有的光。

来人西装革履,尊贵凌人,但却如地狱修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极其骇人的杀气。

一声骨裂的脆响!

男人话音刚落,手就被松了下来!

顾不得剧痛,男人像见鬼了般,立刻惨叫着逃离了酒吧,身旁的女人看清了来人,也倒抽一口冷气!

眼前的男人,不正是叱咤商圈、霍氏财团的第一继承人……霍少,霍臣?!

第二章:你刚才欺负的,是我的女人

“霍……霍……”女人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霍臣微微侧目,冷鸷的目光让女人浑身一凛:“你认识我?”

“霍少,我……我们高中的时候……同班……”女人小心翼翼的说着:“我还给霍少你……写过情书……”

“过来。”霍臣将她看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清寒,简短,却慑人。

女人满面红云,没有任何犹豫就走到霍臣身边:“霍少……”

但下一刻,喜悦便成了恐惧!

霍臣的大掌掐上了她不堪一握的细颈,神情冷得蚀骨:“那你该知道,你刚刚欺负的,是我的女人。”

他一字一句,口吻听着云淡风轻,却好似能将她生吞活剥。

“对,对不起,我,我还以为……以为……”

女人惊得语无伦次,被男人掐着颈子,恐惧一瞬便从脊背钻上头皮。

霍臣轻颤的尾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得癫狂,如地狱爬出的魔鬼,斥满了杀戮和血腥的味道……可怕至极!

“滚。”

半晌,霍臣才极其缓慢的咬出一个字,再放手的时候,女人已经和刚刚的男人一样,魂飞魄散般逃了出去。

见人走远,霍臣这才移目,看了眼身后的女人。她已经掐着胃部,狼狈得在地上缩成一团。

“你怎么样?”霍臣声音仍旧冷得掉冰碴,但语调,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温度。

“难受……”李不思的答话是下意识的,她此刻胃里燃火,浑身浸冰,什么也思考不了。

犹豫了下,霍臣一把将她抱起,可不想,刚挨上自己的身子,这女人就势便靠在了他的怀中,手还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腰!

蓦地,霍臣心里一动,沉寂已久的身体,竟迅速有了反应……这女人,难不成是故意的吗?!

“李不思,你老实点!”

霍臣忍不住低斥一声,边说边将她往自己车上扶。

李不思闭着眼,迷迷糊糊就回道:“你怎么知道……额……我的名字啊?”

霍臣一怔,她竟没认出他?

“你朋友说的。”顿了下,霍臣沉声:“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我……我还没结账,不能……不能走……”突然,李不思浑浑噩噩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推搡着霍臣精壮的胸膛。

女人酥软的击打让霍臣浑身一抖,好不容易压下的燥热再次燃起,他真恨不能把这女人直接丢在路边!

“我去结,你老实待着!”说完,霍臣便打开车门,将李不思强行塞了进去。

谁知李不思手脚不老实,立刻又扯住了他的衣领,突兀的一拉,霍臣还来不及站稳,便就势压上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

这女人!

霍臣眉心一皱,如此近的距离,全是滔天的酒气,她究竟是喝了多少!刚要起身,可一看到她潮红的脸庞,他却是心乱如狂,从不出错的理智,也仿佛开始失控……

他竟想,吻住眼前薄软的红唇!

“好重,你压得我好难受……”

突然,就在霍臣差一点鬼使神差吻下去的时候,李不思痛苦的皱眉。

霍臣猛然起身,只见李不思脸颊病态的通红,神情也越发难看。

可对霍臣来说,女人微微颤抖的躯体,不断揉抓衣角的纤指,都像是某种药物一样不断勾诱着他……

第三章:满怀诚意的享受

他到底在想什么!

霍臣一惊,赶紧关上车门,去结了账。

十分钟后,霍臣开车到药店给李不思买了药。

李不思已经在后座睡得不省人事,霍臣叫不醒她,便也不管她死活,捏开她的嘴就将药给灌了下去。

李不思咳嗽了半天,也还是不睁眼。

“告诉我,你家地址。”霍臣冷声。

李不思摇了摇头,似乎嫌吵,还将头扭到了一侧。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马路上?”仍是冷鸷的口吻,只不过多了几分咬牙切齿。

可李不思却睡得更香了,任凭霍臣阴沉的眼光将她生吞活剥,她都一概不知不畏。

霍臣伸手,想将她狠狠摇醒,可片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家没人,也不是不能……将她带回去将就一晚。

但车子开到了半路,还是渐渐停了下来。

霍臣将李不思送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好房后亲自扶着她进去。

因为李不思全程都紧紧搂着霍臣,他的胳膊被她狠命压着,怎么扶都扶不开,连他昂贵的衬衫也被扯得不能再穿。

“霍臣。”

突然,李不思推开了他,摇摇晃晃指着他开了口。

霍臣心中一惊,她,认出他了吗?

可李不思只是叫了这么一声,就自顾自走向了床边,坐下,开始脱衣服。

她单薄的衬衫本已开了好几颗扣子,现在被轻轻一扯,白皙的脖颈和锁骨就完全暴露无遗,甚至……连同浅粉的bra也一并清晰的进入了霍臣的视野……

“李不思,你做什么!”霍臣全身一个激灵,这女人,难道想玩火不成!

“……”

李不思晃了晃头,她脑袋天旋地转,根本看不清眼前人是谁,只是听到声音,便凭着本能朝其走了过去。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人,霍臣心中百味交杂。

他虽对这女人厌恨入骨,但早就下定决心,若再见她,只会扭头而去……

可如今,看到她这副样子,他竟忽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了。

“呕……”

就在霍臣走神时,一股酸臭的味道,竟冲身而上!

这女人!不但根本没认出他来,还把他当做垃圾桶……吐了个一干二净!

霍臣气的面无血色,眼神简直能够杀人。可李不思吐完之后,却很舒服的倒了下去,再也不省人事……

翌日,中午。

李不思突然被响个不停的手机吵醒:“喂?”

杨小志一听李不思软的令人发指的酥音,立刻火冒三丈:“你不会是忘了吧?”

“什么?”李不思含混不清得问。

“面试!!”杨小志叫道:“你忘了你今天有个重要的面试吗?我等了你一早上了!”

李不思觉得头很疼,脑子很乱,随口便道:“呃……我还有点事,晚点再找你。”

说完,也不管那边在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看着刺眼的阳光,李不思开始整理思绪。

她只记得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有人送她回家……虽然记不清了,但这个房间,应该是那个送她的“雷锋”开的?

看来“雷锋”很有钱啊。

李不思想着,又懒懒躺回了床上,她还没住过五星级酒店呢,既然有人买单,她就满怀诚意的享受下吧。

等等……

突然,李不思一低头,蓦地,惊叫出声!

第四章:是霍躲不过

天!她……她怎么是光着的?!

李不思像触电般从床上弹起,可找遍了房间也没自己的衣服!

她遇到的才不是“雷锋”,而是色魔!还是个偷女人衣服的变态色魔!

报警!

李不思拿起电话,可却想起来,她连那个色魔的长相都记不得!

虽然她李不思自认花心,可身体却一直都很坚贞,要让她找到了那个天杀的色魔,她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

“退房。还有……这件浴衣我很喜欢,买了。”一小时后,李不思裹着酒店的浴衣默默退房。

“好的。您一共消费1598。”前台小姐道。

“什么?”一怔,李不思觉得自己简直是day了dog了。那个变态色魔……竟然还没结账?!

…………

面试大楼外,大排长龙。

“李不思!你疯了吗?!”看到对面的人,杨小志顿时就疯了,迟到也就罢了,这个女人,竟还穿着拖鞋和浴衣?

“我遇到了点小麻烦。”李不思将头低得很低,见了杨小志,二话不说就伸手:“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我回家换衣服……”

“可面试马上开始了!”

“这种大公司,我去了也是白去!”

无奈,杨小志只好乖乖掏钱。

不远处,这一幕,很恰巧的被某个刚从大楼侧门走出的男人,尽收眼底。

男人身材颀长,气场强极,浑身上下,都透着无比尊贵的味道。

他身边的人顺其目光看去,忙没话找话:“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随便,穿这样也来面试!”

“面试?”

“是的霍总,那边等着的,都是今天来我们公司面试的。”

“……”

…………

片刻,李不思要到了钱,转身刚想打车,一个人影便快她一步,拦住了她。

“您是李不思小姐吧?”西装得体的男人殷勤的笑道:“到您面试了。”

李不思一怔,看了眼黑漆漆的队伍,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可还不等她开口,几乎是强行的,男人便将她连拉带扯得给带走了。

李不思肯定,这绝对是她这一辈子经历的,最科幻的面试。全程,还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名字?”

“李不思。”

“有男友吗?”

“没有。”

“恭喜你被录取了,下周一入职报到,没问题吧?”

“……”

录取?

她没听错吧,还是她脑子出问题,真产生幻觉了?

可对此,杨小志却一点不惊讶:“定是你的美色诱惑了HR,你想想,你穿浴衣这么性感,哪个男人能不心动?”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李不思却怎么想也还是觉得不对劲。

“别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祸?霍?霍臣?

蓦地,李不思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人,赶紧忘掉,忘掉!

…………

周末,早上。李不思的短信响个不停。

“不思学姐,听说你找到工作了,要不要出来庆祝一下?”

“不思学姐,今天天气挺好,不如我请你吃个饭吧?”

“不思学姐……”

这几个月,有个叫霍明远的人,自称是她学弟,经常给她发短信,起初她并没在意,但渐渐地,短信却从每天一条,发展成了每天无数条。

拉黑不管用,换号也没用,简直阴魂不散。

“学弟,你想追我吧?可我已经毕业了,我现在不想恋爱只想结婚!”

终于,李不思起床,拿起手机冲动的回了一句。

第五章:麻烦大了

见一条短信过去,手机没了动静,李不思的气才顺了顺。

呵,结婚,不敢了吧?想调戏她,还太嫩了点!

可就在她想继续回笼觉时,短信再次亮起:

“好!不思学姐,我们结婚吧!”

卧槽!这人有病吧?!

李不思吓得一把将手机丢了出去,回过神来,立刻又拿过来关了机!

与此同时。

“在看什么?”霍臣冷漠的声音传来。

霍明远收起手机,勾唇:“我女神发来的短信。”

“李不思?”想起那个女人,霍臣脸色骤然一变。

霍明远点头,不禁微微一笑:“臣哥,我喜欢不思学姐,我想和她结婚。”

“你说什么?”霍臣一怔,冷鸷的声色顿时吓人一跳。

霍明远惊了惊,纳闷的盯着霍臣。

他这个堂哥,哪怕泰山崩于前都从面不改色,可今天,怎么像是吃了火药?

但霍臣很快就恢复如常,随手,将一叠资料撇给了霍明远。

今早,霍臣顺手查了李不思在T大的“光荣事迹”,大学四年交了三十多任男友,暧昧过的男人无数,旷课无数,补考无数。

简直是声名狼藉到了极致。

“你和这种女人结婚,会绿。”霍臣的话冷幽默,可不阴不阳的音调,却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不思学姐才不是那样的人,她只是……没遇到对的人!”霍明远看都不看那些资料,就极力辩驳起来。

“你以为遇到对的人,那女人就会变痴心了吗?”霍臣蓦地勾唇,脸上闪过一丝讥讽。

“为什么不会?”霍明远道。

霍臣一言不发,但无比森冷的目光却让他心下一凛。

“既然这样,让她去你家吃次饭吧。”忽然,霍臣又道。说完,便头也不回起身离开了。

翌日,下午。

李不思一边和杨小志在家打游戏,一边拿起不停震动的手机,准备关机。

“谁呀?”杨小志问。

“T大的一个学弟,发短信说要和我结婚,还让我今晚就去他家见父母……”李不思想起就一阵头痛。

杨小志口水差点喷出来:“谁这么神啊,说来听听,T大没有我叫不出名号的人物!”

“霍明远。”

“怎……怎么是他?!”

一听这三个字,杨小志惊得面无血色,而看着杨小志的表情,李不思的心也猛地一沉。

她,好像摊上什么麻烦了。

确实。霍明远是T大很有“名”的大麻烦。

据杨小志说,霍明远极其缠人,他缠上谁,那是甩都甩不掉。加上他家大业大,缠起人来,功力可掘地三尺。

咽了咽口水,李不思又看了眼手机。

躲,应该是躲不掉了吧?

…………

傍晚,一辆纯黑兰博基尼停在了李不思家楼下。

虽然听说了霍明远长得还是不错的,可见到时,李不思还是惊了下。没想到这家伙,长得还极其棱角分明,面俊皮白的。

当然,霍明远见到李不思,也惊诧了下。

“不思学姐,你……就穿这样?”

夏末初秋的天气,虽然是可以穿清凉点……可眼前人穿得,也太清凉了吧?

没错,李不思特地穿了一身透心凉,一看就不正经的吊带背心,外搭一条超迷你短裤。别说霍明远。就是霍明远父母看了也得哆嗦一下。

“我们是去你家吧?”李不思问霍明远。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