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细嗅红尘by温诗_叶昭昭嵇东辰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7

《细嗅红尘》是由“温诗”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叶昭昭是申城风月场上的传奇,跟过道上的黑帮大哥,也伺候过十九岁的富二代金主,在这一片欢乐场混得风生水起,无数男人更是为了见她一面一掷千金。但任何一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在最开始都不想沦落风尘。

叶昭昭李向阳小说_细嗅红尘by温诗在线阅读

第一章 母亲的秘密

申城的人都知道,申城最大的娱乐城是盛世,盛世的一姐是叶昭昭。

她是申城风月场上的传奇,跟过道上的黑帮大哥,也伺候过十九岁的富二代金主,在这一片欢乐场混得风生水起,无数男人更是为了见她一面一掷千金。

而我,就是那个生活在传说中的女人。

我是叶昭昭,盛世的头牌,嵇东辰的女人。很多人羡慕我香车豪宅的生活,跟着这个城市最有权势的男人,出入有无数人为我鞍前马后。

但任何一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在最开始都不想沦落风尘。

我的故事,要从一九九五年开始说起。

我出生在红灯区,母亲是十里八街有名的站街女郎,父不详。

从小,我就看着母亲带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男人回家,二楼隔板的床震动得咯咯作响。女人的娇喘,男人的污言秽语充斥在床笫之间。街头的屠夫、巷尾的农民工,都是她的客人。

我看着她每天浓妆艳抹的模样,指间掐着市面上最廉价的烟,一年四季不管多冷都穿着一身短裙配丝袜,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

从我记事时开始,我就知道,我跟别人不一样。在别人跟着父母一块去儿童乐园玩耍的时候,我却要拿着钱跑到街头的小超市去买避孕套。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样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有一天好奇打开,吹了个气球当玩具被母亲看到后,她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她愤怒地看着我,对着我厉声说道:“别碰这东西,难道你想长大了跟我一样吗?!”

我不懂她为什么要打我,只记得那一巴掌打得很重,把我的脸一下子就打肿了。我哇哇大声哭了起来,她却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走到出租房门口继续迎接她的客人。

来的是个熟客,看到我在哭,开口问了一句:“昭昭怎么了?”

母亲直接冷声说道:“别管这小丫头片子,一天天哭得我心烦!”

她带着男人上楼,做着跟往日同样的事情。平时在这种时候,我都会一个人在楼下玩弹珠或是用水彩笔画画,但今天,哭着哭着,我的脚步就鬼使神差地往楼梯那里走去。

他们的动作很大,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我上了楼。

我看到那个男人脱光了衣服,压在我母亲的身上不断往前拱着。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觉得面前的一幕特别可怕,还没等我靠近就仓皇地逃下了楼。

直到后来,萍姐带着我进盛世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原始的欲望。

七岁那年,我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但因为没有城市居民户口,学校迟迟无法确定。我的母亲用她的身体,为我换来了上小学的机会。而那个男人,是我的小学班主任。

他叫李向阳,后来成了我的继父。

母亲带着我去学校报道,这一天,她难得地没有化浓妆、穿短裙,而是穿着一身最普通的上衣长裤陪着我来了学校。可我却觉得,这个时候的她比之前好看的多。

她陪着我一块去了教室,李向阳在讲台上收学费,看到母亲的时候,他那绿豆眼亮着精光,肥胖的身体立刻迎了上来,摸了一把她的手,对着她笑着说道:“青青,你来了啊。”

母亲笑着点了点头,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她笑得特别勉强。

缴完了学费后,她带着我在位置上入座,对着我说道:“我回去了,放学后你一个人回家,认得路吧?”

我点了点头:“认得。”

这个学校,离我家的那条巷子并不远,我记得。

母亲走了,我一个人留在了学校里。看着陌生的教室和同学,大家都嬉嬉闹闹地说着话,我却跟一个局外人一般,根本插不进嘴。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从附属幼儿园直升进的小学,很多人在幼儿园时期就已经成了朋友。我没上过幼儿园,跟他们格格不入,在一开始学拼音的时候,也学的格外吃力。数学倒是还好,我经常往超市跑,母亲教过我最基础的算数,让我记得找钱回来。

我的同桌是个肉嘟嘟的小胖子,他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在我们俩的课桌上画了一条三八线,告诉我不要轻易过线。一次我不小心越线碰到了他的文具,他转眼就直接用铅笔扎了我的手背。

那铅笔头被削得尖尖的,扎下去直接就见了血丝。我疼得发麻,他却只是恶狠狠地瞪着我,对着我说道:“是你先越线的!”

他叫李志鹏,是我在学校里的第一个仇人。

我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下课了也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新发的课本,看着自己座位后挂着的书包,心想着,原来,这就是上学吗?

可是,上学一点都不好玩。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时间,等到放学的时候,李向阳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压低了声音对着我说道:“跟你妈说一声,今天晚上我去找她,让她等着我。”

“哦。”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背着书包回了家,心里还在苦恼着今天的作业。语文老师让我们每个人回家写十遍自己的名字,可我不会写字。母亲叫我昭昭,但我不知道“昭昭”怎么写,不知道她会不会。

快到家的时候,我看到母亲正跟一个女人在吵架。她们俩似乎吵得很凶,但见母亲将那个女人生气地撵出了门,对着她一阵破口大骂:“呸,我跟那个地方早没了半毛钱关系,你别想来再找我回去!”

那个女人被骂得狗血淋头,只能悻悻地转身离开。她正好跟我迎头碰上,忽而停下了脚步,对着我问道:“你就是叶青的女儿?”

我抬头看着她,见她穿着一身蓝白色青花瓷旗袍,勾勒出姣好的身段。这是我第一次见人将旗袍穿得这般好看,比电视里出现的女明星来得更为耀眼。

我点头,问道:“嗯,你是谁?”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微微俯下了身子,伸手抚摸着我的脸,细致地观摩着。她一手挑起我的下巴,笑着说道:“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等你再长个几年,倒是比年轻时候的叶青更出色。”

她只说了这一句,就踩着白色的细高跟从我身旁走过。

我闻到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其间还混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烟味。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却见她走出几步后又回转过身,忽而提起:“对了,你可以叫我萍姐,我们以后……会再见面的。”

等到萍姐走后,我走进屋,看到母亲又站在窗边抽烟。我想起李向阳托我转告的话,如实对她说了,就看到她的眸色似乎又黯淡了一些。

那个时候,我还太小,不懂母亲眼里的神光为何会这般。一直到好几年后,当萍姐带着我在盛世的风月场里摸爬滚打时,我才渐渐懂了,那是对生活最卑微的无奈。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人声。我仔细听了听,就听到是李向阳来了。

“怎么才过来?都等了你一晚上。”这是母亲的声音,娇柔之中带着几分抱怨。

“哎哟喂我的小宝贝,别生气啊。我刚看我儿子睡着了,才有工夫跑出来找你。”说话间,就听到一阵衣物窸窣的声音,李向阳猥琐的声音跟着响起,“这次我帮你女儿成功进了学校,说吧,这事儿该怎么好好感谢我?”

“你个死鬼,别在这儿。先把门关上,去楼上再说。”

“好,我们去楼上慢慢说,嘿嘿……”

……

我就住在母亲房间的隔壁,由于这里的房子年岁已经有些久了,上楼梯时“吱呀吱呀”的声音特别明显。

我轻手轻脚地从床上起来,光着脚走到了门边,偷偷开了一条缝,看到李向阳和母亲两个人一块搂着走上了楼。

李向阳将自己的肥硕的手一下子伸进了母亲的衣领里头,一把握住她的胸,在她的胸口用力揉搓着,揉得她忍不住嘤咛不断。

李向阳见她面色潮红的模样,更是兴奋,手上的力道加了不少,趁势问道:“小浪货,喜不喜欢我这么干你?”

说话间,他直接扯下了母亲半边衣裳,使得她左边的胸口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失去了衣服遮掩的胸口,在白晃晃的白炽灯下显得格外晃眼。

李向阳越摸越兴奋,忍不住直接抽出了皮带开始解裤子。

母亲一脸抗拒,推搡着:“别,别在这里,进房间再说,昭昭还在隔壁睡觉,别吵着她。”

他已是欲火冲头,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她就一个小丫头,能懂什么?”

但即便如此,母亲还是一点点硬拉着他进了房间,伸手顺势将门背上。

即便进了房,但他们俩的声音却一点儿都没有消停。刚刚急着进门,那房门还没来得及关严实,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特别的热,滚烫的感觉,心跳更是如擂鼓一般,跳个不停。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悄悄拉开了我的房门,然后一步步走到了母亲的房间门口,拉开了一条门缝,猫着身子往里头看着……

第二章 你不哭,就不疼了

我看到李向阳扒光了她身上的衣服,连带着他自己的衣服也全部脱下来丢在了一旁的地上。

他伸手使劲摸裤裆上下套弄着,然后似乎从里头掏出了什么东西,随之一阵粗粗的喘息声传了出来……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躲在房门口偷看的事情,会被李向阳发现。在他转过身来,跟我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我吓得感觉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

李向阳并没有戳穿我,相反,他的嘴角弯起,居然对着我特别诡异地笑了笑。

我被他吓得不轻,转身就跑,但一直到我关好了房门,躺在自己的床上,那份被支配的恐惧依旧如影随形,始终没有离开。

那天晚上,我根本记不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脑门上全是汗,额前的刘海早已被汗水浸透了。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看时间还来得及,赶紧打水洗头发,洗完后来不及吹,只是简单扒拉了一下,就赶着去学校。

我并没有那么爱上学,甚至还有些抵触那个令我格格不入的地方, 催我的人,是母亲。

我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去了学校,使得我刚跑进教室坐在位置上的时候,李志鹏就直接推了我一把:“你这人脏兮兮的,头发还在滴水,离我远一点!”

我被人推了个踉跄,却不敢反抗,只好挪了挪座椅,离的他远一些。

但事实证明,我的隐忍反而成为了他得寸进尺的依仗。

上美术课的时候,我没有画笔,李志鹏将他的画笔借给了我。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接了过来,心里还存着一些感激。

可等到美术课结束后,他却问我要钱。

我对着他一脸奇怪地问道:“什么钱?”

“刚刚你用了我画笔的钱啊!”

“那明明是你自己借给我的。”

李志鹏对着我威胁道:“反正你用了就要给钱,不给我就去告老师!”

一听到这话,我瞬时就怂了,因为我根本就不敢面对李向阳。

昨晚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说真的,我害怕。

我看了他一眼,只好对着他问道:“你要多少?”

“一块钱。”

我一天统共只有一块钱的零花钱,要是给了李志鹏,我就什么都没了。但在这个时候,我害怕李志鹏将这件事闹到李向阳那里去,只能自认倒霉,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给了他。

“嘿嘿,这还差不多。昨天那傻子的下场,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得罪我可没什么好下场。”他笑着将钱揣进兜里,转眼就去小卖部给自己买零食吃。

我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成绩也一般,很难跟上课堂的学习进度。相比之下,李志鹏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有一帮跟着他玩的同学。

在开学的第一天,我就见过他欺负人。班上有个男同学父母双亡,从小跟着奶奶一块长大,脑袋痴痴傻傻的,并不聪明。昨天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李志鹏,我就看到他带着一帮同学把人给堵了,扒光了他身上的衣服,还把他的书包和课本都扔进了垃圾桶。

在那个时候,我很想过去帮帮他,可是我又不敢。

班上根本就没有人会管这件事,那个男同学傻乎乎的,被欺负了也不会告老师,只能被李志鹏白白欺负。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明白,那个痴傻的男同学,成了李志鹏立威的对象,使得班上没有人敢跟他作对。

但即便我躲过了李志鹏,在上语文课的时候,我还是不得不面对李向阳。

他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同时也是语文老师。在教拼音的时候,他点了我的名字,让我起来回答问题。

我没有幼儿园的基础,对于上课刚讲过的拼音还记不住,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用那绿豆眼看着我,对着我沉沉说道:“放学到我办公室来。”

又要去办公室?

我的心倏地一惊,吓得不行。可在放学的时候,他还是把我给叫了过去。

我被留堂了。

因为我在上课的时候回答不出问题,就被李向阳留下来抄写拼音。眼看着班上的同学一个个背着书包离开,只剩下我还在办公室抄写。

办公室的数学老师走的时候,跟他打了声招呼:“李老师,还不走啊?”

李向阳笑着回应:“有个学生学不会拼音,我给她辅导辅导。”

“李老师可真敬业啊,我先走一步,再会。”

“好。”

……

等到办公室只剩下我跟李向阳两个人的时候,我还趴在桌子上努力抄写拼音,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个阴影朝我这边压了过来。我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抄的怎么样了?”李向阳对着我问道。

虽然是很平常的一句问话,可在这会儿,我总感觉到他特别的可怕。

“快……快好了。”我缩着身子,想努力远离他,可这根本无济于事。

他俯下身子,一手拿起了我的抄写本,但手却隐隐约约地擦到了我的胸口。

我往后退了几步,就见他对着我招手:“过来,我给你看看抄得怎么样。”

脚步颤颤巍巍地往那边挪过去,也怪我天真,在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自我保护。当我往他身边靠近的时候,见他指着抄写本上的一处对着我说道:“看,这几个地方都抄错了。昭昭啊,你这么下去,可是要被学校退学的。”

一听到这话,我立马就傻眼了:“别,李老师,我会好好学习的,你别让我退学好吗?”

“要不退学呢,也不是没有办法。”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忽而搭上了我的腰,随之一下一下地揉捏着我腰间的细肉。

“李老师,疼。”我闪躲着想要往后退,又被他给拉了回来,狠狠地对着我说道,“不听话是不是?想被退学?”

“不,不是的。”他这话一出,我立刻连反抗都不敢了。

我吓得不敢乱动,他却趁机用手撩起了我上衣的衣摆,将手探了进去。

“李老师,别这样。”我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他这是在干什么,可从心底里觉得特别的害怕。

“李老师只是看你身子比较弱,在给你治病。”他忽而站起身子,一步步朝我走来,与此同时,我看到他的手已经开始解皮带。

这熟悉的动作,跟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一模一样。只是,昨天他怀里的女人,是我母亲,今天,却变成了我。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母亲告诉过我,那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堪的事情,让我连碰都不要去碰。

我害怕李向阳会对我做同样的事情,赶紧往后退去,想跑到办公室门口跑出去,但我不过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而已,根本比不过一个成年男人的脚力。

我还没摸到办公室的门,就被李向阳追上了。他一手提着我的肩膀,就把我重新提了回去:“跑什么?李老师不都说了,是要给你治病吗?”

“不,不要……”我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哭得眼前的视线都模糊了,但李向阳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

他架着我的身子把我拖了回来,直接将我丢在了办公桌上,一手已经急不可耐地摸到了自己的裤子那里。

我的后背撞上生硬的办公桌,疼得厉害,火辣辣的疼,感觉后背直接青了一块。我还没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就看到他肥胖的手搭在裤裆那里,一下跟着一下地蠕动着。

我跟反胃似的,整个人恶心得想吐,他却笑得更加猥琐,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我,像是要将我整个人生吞活剥。

“别怕,李老师是在给你治病,等你的病治好了,你就会很舒服了。”他伸手抚上了我的脸,手指贴在我脸上的时候,就跟毒蛇一般朝着我吐着蛇信子。

他距离我一点点靠近,忽而提到了昨天的事情:“昨天晚上,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你妈妈也生病了,我那是在给她治病,今天,她不就病好了,什么事都没了吗?”

“不,我不要治病,我不要!”我拼命闪躲着,反抗着,用脚踢打着,但这些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李向阳控制住了我的手脚,腾出一只手来抚摸着我,他伸进我的衣服里,对着我的胸口狠狠抓了几把。我被他抓得特别疼,一直在哭,可他根本就不管我,紧接着还想要脱我的裤子。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地狱一般,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这一切才会结束。

我哭喊着说不要,可在这个时候,学校里的人都走光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我跟李向阳两个人,我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他笑得一张脸的肥肉都在颤抖,对着我直勾勾地说道:“别怕,李老师来给你治病了。你不哭,就不疼了。”

话音刚落,他已经一手拽下了我的裤子……

第三章 她要嫁人了

我只觉身下一凉,在那一刹那,整个人的脑袋都是空白的。但本能反应使得我在这一刻还是没有放弃,在不断地挣扎着,反抗着。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诉求,我万万没想到,真的有人来了。

尽管,那个人还在今天欺负过我。

是李志鹏。

或是见办公室门关着,他在外头敲着门,对着里头喊着:“爸,你在不在里头?我的钥匙落家里了,现在进不去了!”

他的嗓门大,这么一叫,吓得李向阳立马停下了动作。

他赶紧将自己的裤子提了上去,趁着这个时候,我立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李志鹏一直在外头敲门,他不得不过去开门,但在过去之前,还不忘回头对着我警告道:“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先杀了你,再杀了你妈!”

要是我再年长些,必然不会像现在这般柔弱无助、任人欺凌,可就现在而言,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威慑住我。

我从心底里害怕着李向阳,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吓得浑身颤抖,连忙点了点头,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

李向阳整理好衣服后,出去又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他走过去给李志鹏开门,门一打开,就听到了他抱怨的声音:“爸,你怎么才过来开门啊?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把钥匙落家里头了,到家开门才想起来,害得我只能回来找你。”

李向阳宠溺地摸了摸李志鹏的脑袋,对着他温和地说道:“你个傻小子,行了,正好我这边的事情结束了,就跟你一块回去吧。”

我这才发现,原来李志鹏竟然是李向阳的儿子,难怪,他在班上敢这么放肆了。

李向阳虽然对我不怎么样,但对李志鹏却疼爱的很,听着他的诸多抱怨,还是一遍遍地安抚着他的情绪。

临走的时候,李志鹏忽然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一个我,对着李向阳问道:“爸,她怎么在这儿啊?”

李向阳转过头来看着我,刚才温和的眼神在看向我的那一刻,立刻转为了阴鹜:“学不会拼音,就被我留下来课外辅导了。”

那眼底的警告,即便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是想要我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彻底闭嘴。

李志鹏一听这话,对着我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说道:“就她那个傻样,爸你就算是给她课外辅导,也是浪费时间。”

我隐忍着泪水,背起我的书包就往外走,并不打算再理会他们两个人。

可等走远了,豆大的泪珠终于忍不住一颗一颗往下滚落。

我不敢把这一切告诉别人,心里的委屈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

或是因为那天放学被李志鹏差点撞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李向阳再也没有把我留过堂。但李志鹏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欺负我,以各种名目问我要零花钱。

第二天下午有体育课,体育老师特意到我们班上,对着班上的同学说道:“明天的课上,每个同学都自己准备一根跳绳,在学校小卖部那儿就有的买。”

体育老师刚走,李志鹏就转过头来,对着我示意:“明天的跳绳,你顺便把我那根也买了。”

“哦。”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并不是没有试图反抗过,但时间久了,渐渐发现自己的反抗根本就是无用功。李志鹏在班上不止问我一个人要过零花钱,班主任李向阳就是他的爸爸,我不相信他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做的事情,可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敢去告诉老师。

要是被发现告诉老师了,还会换来李志鹏更可怕的欺负。我见过李志鹏在下课的时候,让那个痴傻的同学趴在地上给他当马骑,见过他将反抗的同学的练习本撕碎扔进垃圾桶。他不敢惹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但对于那些生活窘迫、无依无靠的人,反而成为了他欺负的对象。

我答应了李志鹏给他买跳绳,想要用钱来换取自己平稳的生活。我不爱上学,可母亲一直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所以,我只能待在学校这个囚笼里。

可我没想到,等到我小卖部一问,才发现跳绳需要一块钱一根。一天的零花钱只有一块钱,今天的已经给了李志鹏,我该怎么办?

回家后,我跟母亲说了要买跳绳的事情。她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两块,她点了点头,就把钱给我了。

虽然母亲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对于我的印象却格外深刻,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母亲面前说谎。

第二天去学校,我给李志鹏买了跳绳,同时得知了李向阳被评为优秀教师的荣誉称号。原来,是他这段时间忙着评职称,所以没空来找我。

李向阳被评为优秀教师后,连带着上课的时候都带着笑意。可即便他的面上笑着,我还是害怕。

我的数学成绩不错,但语文却一直是吊车尾,因为,他教的是语文,我不想上他的课,听课的时候也总是心猿意马。这就导致我的语文成绩跟不上,李向阳又重新开始借着各种名目要给我课外补习。

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你越不喜欢什么,什么就越喜欢围绕着你打转。

我不敢反抗,却也学聪明了,选择在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在的时候过去。李向阳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对我动手动脚,有时候想偷偷地摸我几把,也被我躲了过去,他虽然不忿,却也没有办法。

第一个学期,在我的担惊受怕中终于过去,在寒假之前,是期末考试。我对考试那天的情形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觉得考试结束后,好像自己就能永远脱离学校这座囚笼,久违的自由,正朝着我迎面扑来。

但生活的苦难,在贫穷的风里忍气吞声,始终不会停歇。

就在我考完期末考试的那天,我背着书包回家,就看到家里来了客人。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年纪的阿姨,对着我妈商量着一些事情。

“叶青,我这次来,是要跟你说拆迁的事情。你也知道前几天,政。府那边下达了新的政策吧。这整条巷子里的房子都要拆了重新造,所以啊,你们只能在近期内赶紧搬走了。”

我看到母亲一脸的担忧:“婶儿,你也知道我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这突然让人说搬就搬,你这是不给我们母女俩活路啊。”

“叶青啊,这也不是我的主意,主要是政府要整改这片地方,这块要拆迁,我这也是没办法。”

母亲为难地说道:“可是这突然之前让我们重新找房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说,也很难找到像这块租金这么便宜的地方了。”

她握着母亲的手,劝说着:“叶青,要不你就听婶儿一句劝。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要不干脆就找个男人嫁了,这样孩子也有个爸爸,有个家,你的日子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苦。”

母亲苦笑着,自嘲地说了一句:“婶儿,你也知道我的日子。像我这样的女人,又有几个人愿意娶我回去呢。”

那个人走了之后,我一步步走到母亲跟前,拉着她的裙摆对着她问道:“母亲,我们……是不是要搬家了?”

她沉沉点了点头,疲倦地应道:“嗯。”

我们只是这里的租户,得不到政。府的拆迁赔偿款。一纸拆迁令下来,一时间,真不知道我们该搬到哪里去才好。

“别担心,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她开口安慰着我,随后忽而想到什么,对着我问道,“对了,今天不是学校里期末考试吗?考的怎么样?试卷难吗?”

“难。”拼音难得我都傻眼了,看到试卷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懵了。数学试卷倒是简单的很,很快就写完了,可是语文,我却怎么着都摸不到门路。

但这些话,我不敢跟母亲说,害怕她知道我的语文不好后,会去找李向阳给我辅导功课。

或是见着我一脸愁闷的样子,母亲不再多问,转而去做晚饭。

彼时刚放假重获自由的心,一下子又因为要搬家的事情而变得沉郁起来。

我回身看着母亲美丽的倩影,她依旧是那么美,美得不可方物,但我却隐隐感觉到,她的眼神之中,已经透露着一丝沧桑和疲倦。

想了想,我并没有跟往常一般,丢下书包就跑出去玩,而是从书包里拿出了语文书,从头开始一页页地复习着。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让母亲少为我的学习担心。

接下来的几天,到家里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并不全是母亲的客人。其中有两个人,一个是萍姐,一个是李向阳。

这次来的时候,萍姐依旧穿着一身旗袍,只不过,颜色从上次的青花瓷换成了暗红色,上面绣着一大朵一大朵的牡丹,配着鲜艳的口红,整个人活脱脱像是从画报里走出来的一样。

她好像是过来劝母亲回什么地方,再一次被母亲赶了出去。

至于李向阳,我不敢面对他,所以知道他来的时候,就立刻躲回了房间,也不知道他跟母亲说了什么。

我只记得,那一年,母亲跟我说,她要嫁人了。

第四章  少年如风

她要改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小学班主任,李向阳。

他们之间并没有办婚礼,只是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在李向阳接我和母亲过去他家住的前一天晚上,我睡得有些浅,中途醒来的时候,发现母亲正靠在窗边吸着烟。

那一晚的月色很亮,愈发照得她整个人的面孔更是苍白。

那长长的眼睫如鸦翅般,覆下一层淡淡的剪影。她的眼角,泛着淡淡的泪。我看着母亲如画般的容颜,恍然一下子想通了,为什么李向阳会娶她。

她抽了一晚上的烟,一夜没睡,我也是。

第二天,李向阳一大早就开着车过来接我们过去。我整理了一些自己的衣服和书包,跟着母亲一块踏进了新的家。

而在那个时候,我也怎么都没想到,这里会成为我人生之中一个噩梦般的回忆。

李向阳家里还有一个孩子,是他跟前妻生的。但一直到我跟着母亲一块到李家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孩子竟然是李志鹏。

我讨厌他,从我在学校里第一天看到他就讨厌。此时此刻,看到他气鼓鼓地绷着一张脸、瞪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手背上被笔戳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李志鹏拦在门口,死活不肯让我们进去:“你这个坏女人,这是我家,你走开!”

李向阳虎着一张脸,上前去将人拉开:“志鹏,让开,这是你叶阿姨,你忘了我昨晚怎么跟你说的吗?”

“我不要后妈!我不要这个女人来我们家!叶昭昭,你走开,这是我家,不要你们来!”李志鹏一直哭喊着,声音大得整个楼道的人都听得见。

见状,李向阳赶紧将李志鹏强行拉进了家门,转过头来让母亲跟我一块进去。

这是一层套房,三室一厅,地方宽敞的很,只是看着有些脏乱,洗碗台上还放着前些天没洗的碗,地上也有不少垃圾。

母亲跟李向阳住一间,我住在他们房间旁边的一个小房间,之前是个杂物室,现在被整理出来,放了一张钢丝床和一床被子,成了我睡的地方。李志鹏的房间则是在客厅的另一侧,在被他爸说了一顿后,就气冲冲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听到李向阳对着母亲说道:“中午的饭,我们一块出去下馆子吧。”他本身就长得有些胖,一笑起来,一张脸更是皱纹丛生,丑态毕露。

一直到现在,我还有些恍惚,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成了我的继父。

对于李向阳的提议,母亲微微点了点头:“嗯,把志鹏也叫上吧。”

李志鹏不肯出门,一直哭喊着让我们走,但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被李向阳强拉着一块出了门。

我知道李志鹏讨厌我,就如同我讨厌他一般。可无论再不融洽,母亲嫁给李向阳这件事,却已经成为了事实。

日子兜兜转转,很快就到了年底,李志鹏趁着这个机会去了奶奶家过年,回来的时候,一张脸看着又胖了不少。

他趾高气扬地走到我面前,对着我说道:“今年过年,我奶奶给了我五百块钱的压岁钱。”

我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李志鹏原本大概是想来我面前炫耀的,没想到我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拿着五百块钱在我的面前晃着,笑嘻嘻地说着:“我奶奶给我这么多压岁钱,你一分钱都没有。因为你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根本没人给你压岁钱。”

他笑着说着这一切,话语之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

在很多时候,一个小孩子的恶意,其实比大冷天的冰刀子来的更为刺骨。

我的鼻子酸酸的,很想哭,可并不想在李志鹏的面前哭。

李志鹏跟着李向阳两个人回老家过的年,我则是跟我妈孤零零地吃着年夜饭。

李向阳虽然跟我妈领了证,但身边的人知道这件事的不多,这次回去,李志鹏嘴快,在他奶奶跟前透露了这件事,据说那边家里闹得挺大的,以至于等到他年后回来的时候,一张肥胖的脸一直耷拉着没个好脸色,绿豆眼似乎变得更无神了。

正月里走亲戚的时候,倒是有件大事。李向阳提着一大堆年礼,一大早就带着我们一块去拜年。

在路上的时候,我听李向阳跟母亲的对话,才知道原来这次要去拜年的人,是学校的王校长。原本他并不打算公开跟我母亲的关系,但不知王校长怎么就知道了他再婚的消息,只好在拜访的时候,将我跟我母亲带上。

李向阳跟学校的王校长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但到底还是凭着这层关系在学校里当了个小学老师。只要有门路,就有突破口,自然找得到晋升的台阶。这次他特意这么早过来送节礼,目的就是为了学校教导主任的位置。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曾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我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个人。

我虽然跟着李向阳一块去的王家,但作为一个孩子而言,只是一个陪客,听着一群大人坐在沙发上寒暄。

王校长看着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体面,气质儒雅。听他说话,感觉人挺温和的。

这会儿,他见我跟李志鹏一直杵在那里,对着我们说道:“你们这些小孩子要是在这儿觉得待着无聊,不如去花园里玩吧。花园里的积雪还没化,你们可以一块儿去堆雪人。”

在王校长家拜年的不止我们这一家,还有不少人家带着孩子过来,看着孩子们脸上露出了一脸雀跃的表情,王校长微微一笑,吩咐了一句:“阿赵,带孩子们一块去花园玩吧。”

今年的冬天,来的比往年更冷,但这已然阻挡不了每个孩子想玩雪的心情。

一块去玩的很多都是男生,一帮人听到要去玩雪就立刻冲了出去。我跟着跑了出去,跟几个女生一块拿雪堆着雪人。

白色的雪,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就像母亲埋藏在衣柜深处的那一袭白裙。

就在我蹲在地上堆雪人的时候,一个冰冷的雪球忽然砸到了我的头顶。那雪球随着惯性落下,一大片雪水顿时从后颈涌入了后背,凉得整个人直打哆嗦。

我生气地回头一看,就看到李志鹏对着我嬉皮笑脸的样子,说不出的欠揍。

李志鹏吐着舌头,对着我一阵叫嚣:“来追我啊来追我啊,你个小矮子!”

我跟着母亲生活艰难,因为之前营养不良,所以一直都没怎么长个子,比同龄人矮上不少。就着这件事,李志鹏就给我取了这个外号。

他砸完雪球就跑,我也顾不上堆雪人了,直接从地上捏了个雪球就想着反击。

这家伙一直欺负我,我早就看不惯他了。在学校里的时候忍着,可现在到了别人家里做客,他还这样,这让我怎么忍的了?

但李志鹏虽然长得挺圆润的,动作倒是挺利索。我连续丢了好几个雪球,都被他一个个躲了过去。

他站上一个小雪堆,双手叉腰一脸神气地说着:“哈哈,你个小矮子,扔不中就是扔不中!”

我奋力一击,往他身上砸了过去,不曾想,李志鹏在那一瞬忽然矮下了身子,雪球正中刚走到他身后的一个人!

而且,是结结实实地砸了一整张脸!

我顿时就感觉自己闯祸了,吓得都不敢动。也不是没想过撒腿就跑,可李志鹏立马就把我给摘了出来,冲着我大喊着:“小矮子,你把人给砸了!”

我只好怔怔地走到了被砸的那个少年的跟前,踮起脚尖一点点擦去他面上的雪。

他有着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粹的一双眼睛,和比冬日里蹿出来的那一抹阳光更明媚的笑容。

在很多年后,当我深入泥沼之地弥足深陷时,依旧记得在那样的一个冬日,有一个少年低头对我笑着说:“没关系,我不疼。”

第五章 他不是客人

今天王校长家来了不少人,虽然眼前的人面生的很,我刚才并没有在客厅里看到他,便以为他是后面来的。

我抬起头,对着他问道:“你也是今天来这里拜年的吗?”

李志鹏却不想把这页揭过去,直接冲到了我们这里,大声嚷嚷着:“叶昭昭,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你刚可是把人给砸了。”

虽说今天大家都是来王校长家里拜年的,但来这里的家境都不错,万一我不小心得罪了其中的一个两个,李向阳可不会放过我。

“我没关系,你们是在玩雪球吗?我们一块玩吧。”他笑着,蹲下身子捏起了一个雪球,准备加入到玩雪球的队伍里来。

等到李志鹏愤愤不平地走开了之后,但见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少年手里捏着一个雪球,直接往李志鹏的头上砸了过去。

李志鹏被砸得“啊呜”一下叫出了声,回过头来的时候,气愤地捏了个雪球就打算反击,他一个反身躲开,忽而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了一句:“对了,我叫王浩信,叶昭昭。”

他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正是爱玩闹的性子,很快就跟李志鹏对打了起来。

我不知道他砸李志鹏是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个小胖子老是欺负我,这会儿看着他被王浩信欺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解气,索性也不堆雪人了,跟着王浩信一块砸李志鹏。

李志鹏被我跟王浩信两个人前后夹击,好不狼狈,但王浩信闪躲灵活,他砸了好几次都没砸中,干脆把枪头对准了我,对着我一顿猛砸。

我躲闪不及时,被闷头盖脸地砸中了几次,王浩信这个家伙倒好,我原本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同盟,可他在看到我被砸得一脸都是雪时,倒是笑得比谁都开怀。

我气得拿起手里的雪球就砸向了他,他硬生生被砸了个满怀,却没怎么在意,而是拉着我躲到一处假山后头,暂时避过李志鹏的袭击。

趁着这个时候,他抬手帮我擦去面上的雪。

他似是开口想对我说些什么,不过,赵叔叔的声音率先响了起来,他是来叫我们回去吃饭的。

他转了口风,拉着我的手往房子里头走:“走吧,我们回去吧。”

我一开始只当王浩信是跟着父母一块来拜年的,等到吃午饭的时候,我才恍然发觉,原来他竟然是王校长的小儿子。他是老来子,比他哥哥足足小了十岁,所以在家里格外受宠。

他不跟我们同个学校,而是在市里最出名的贵族学校上学,教书的英语老师都是外教,一年的学费贵得咂舌。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是诸位长辈奉承的对象,我还看到李向阳给他塞了个大红包。虽然这面子是做给王校长的,不过,就李向阳平日里那个抠门的性子,这回居然拿出这么多钱出来做人情,倒是让我有些预想不到。

我看着李向阳马不停蹄地奉承着王校长跟王浩信,还不懂这所谓的人情世故,但等到开学后,李向阳……真的被升为教导主任了。

生活教给我的第一课,是隐忍,第二课,则是世故。

临走的时候,我跟在母亲的身后准备离开,不想王浩信却从一堆人中冲出来拉住了我,对着我问道:“叶昭昭,你以后还来找我玩吗?”

我猛地愣住了,看了一眼母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在这个空档,李向阳赶紧舔着脸笑着回应:“当然来了,正好赶上小少爷这么喜欢跟我们家昭昭玩,以后两个小朋友可以常常联系嘛。”

不知怎么的,“小朋友”这个词倒是触到了王浩信的逆鳞,他鼓着一张好看的脸蛋强调:“我不是小孩了!”

这话说的在场的大人们都纷纷笑了起来,不过,李向阳忙着讨好王校长,哪有不奉承王浩信的道理。

寒假的时候,他没再在私底下对我动手动脚的,而是一趟趟上赶着送我去王校长家里,盼着我跟王浩信交好,好给他的教导主任搭路。

不过,我跑去找王浩信的时候,倒是有了个意外的收获。

王浩信比我大三岁,虽然我去找他玩的时候,他总是拉着我陪他玩游戏,但在学校里的成绩却好的很。

语文是我最大的短板,之后去找他的时候,我干脆带着寒假作业一块去找他。时间长了,那些难懂的拼音渐渐地也不再陌生,有很多作业都会自己做了。

王浩信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虽然他爱玩,对我却不错,我们俩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我的第一个朋友,是小白,它是一条狗,在陪了我几个星期后,就被街上的车撞死了。

王浩信,是我的第二个朋友。

那个寒假,是我最快乐的时间。有很多次,我天真地以为,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我跟母亲也不会再像之前过得那么苦。但我想错了,命运,从来没有给予我好运。

不幸的事情,很快就来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