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林东宇宋小梅小说_阴天里的艳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7

《阴天里的艳阳》是由作者“双人床”所著,主角林东宇、宋小梅,小说主要讲述了18岁那年我被人带到了夜场,当时年少无知以为就是陪人唱唱歌,跳跳舞,等到了那里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林东宇宋小梅小说_阴天里的艳阳在线阅读

第一章:初入夜场

我叫宋小梅,18岁那年我被人带到了夜场,从此便开始了我的小姐生涯。

刚开始懵懂无知,以为就是陪人唱唱歌,跳跳舞,等到了那里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带我入行的人是阿晶,她和帝豪的领班很熟,直接把我带过去,挂好牌后她就先走了,说是有客人点,让我自己去包房里坐一会。

大厅里灯光很暗,我对这里也不熟悉,根本就不敢乱走,更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包房,就在领班旁边站着。此时他正阿臾奉承的跟一个男人说着话,表情十分的谄媚。

对方二十几岁,看着比领班还小,一身黑色的阿迪运动装,脚上配了一双同色系的鞋,底是白的,显得又利落又干净。人长的也很帅气,眼睛很亮,偶尔划过的目光却有一种刀锋般的锐利,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我偷偷的打量着他,几分钟后,他也注意到了我,往我这边走了一步,语气不善的道:“看够了吗?”

我仓促的低下了头,大声的回道:“没看你。”

他冷笑了一声说:“头一次看到说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旋即问领班,“新来的?”

领班堆起了笑脸道:“是,阿晶带来的。”

他“哼”了一声,说:“模样还凑合,这打扮就恶心了,等她赚到钱,你帮她弄几件像样的衣服。”

弹飞了手中的烟蒂,男人潇洒的走了,我看他上了门口的蓝色轿车,一阵刺耳的引擎声,轿车华丽转弯,离开了我的视线。

“别看了,他可不是客人,人家是这里的太子爷,老板的亲儿子林东宇。”领班酸溜溜的说。

我顿时闹了大红脸,开始还真以为他是客人来着。

领班误会了我的想法,嘲讽的说道:“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你就别瞎想了。”

我赶紧抬头解释,说我没那个意思,领班笑了一声道:“你还挺认真的,行了,去那边等着吧,一会就来客人了。”

顺着他的手指果然看到了一个写着888的大屋,开门一看,不禁有点眼花,里面坐了一大推花枝招展的女人,粗略数了一下差不多有20几个。

有人扫了我一眼就继续看电视,也有人在化着妆,还有人嗑着瓜子,多数人的眼睛里都是轻蔑和不屑一顾。

我被盯的很不好受,赶紧找个空位坐下了,然后装出了轻松老成的样子,脸蛋却不断的发着热。

坐在她们中间,我才明白那个什么东宇说的是对的,和她们相比自己穿的实在是太土了。蓝色的牛仔裙,里边搭了一个白色的半袖,头发也很简单,就是一个马尾,在一众性感暴露的服饰中,自己简直就是个外星的产物。

就在我无所适从的时候,门开了,领班带来了两个男人,一个三十几岁,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干练,轮廓分明。另一个五十多,一副脑满肠肥的模样,长的有点猥琐。

他们的出现让屋内所有的人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的精神起来,坐在我旁边圆脸的女孩子小声说,“是王总,不知道今天找谁,谁陪他可就有福了。”

我不由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想问问为什么这么说,谁又是王总,没等我开口,她就笑了笑,说:“新来的,加油,这人有钱的很。”

我傻乎乎的点了一下脑袋,就听有人说:“就边上那个吧。”我抬头一看,说话的是那个三十几岁的男人。

领班立即往这边看过来,指着我这边问:“是圆圆旁边那个吗?”

我四下张望,不知道谁是圆圆,这时候领班喊了一声:“55过来。”

第二章:小费

我愣了一下,觉得这个代号很熟悉,想了一会才记得这好像是我的号码,很不确定的站起来,看领班点头,我才敢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听到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问领班,说:“新来的?”

领班说,“是,待会要有服侍不周的地方您可别和她一般见识。”

男人反问道:“我有那么难伺候吗?”

领班马上陪笑道:“哪儿啊,谁不知道王总您是出了名的君子,没看妹子们的眼神吗,都和饿狼似的,恨不得把您吃了。”

王总呵呵一笑,在我腰上揽了一把道:“不跟你胡扯了,咱们走。”

我知道后半句是对我说的,尽管害怕,还是点了点头,跟他去了令一间包房。

这里比我刚才坐的地方小了点,环境却雅致的多,除了转圈一圈沙发,左边还有一个小吧台,旁边是两把秋千椅,看起来十分有格调。

见我看着秋千椅,王总笑眯眯的问:“想坐坐吗?”

我违心的说:“不想。”

王总拉过我的手说:“没事,喜欢就去坐,我陪你。”

我被吓了一跳,受惊的兔子一般甩开了他的手,然后很警惕的瞅着他说:“不,不用,还是唱,唱歌吧。”

过度的紧张让我有些结巴,可我也不能让他碰我的手,毕竟我连对象都没处过,唯一接触过的男人也就是我爸了。

王总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我不清楚他想对我说什么,因为跟他一起去包房选人的胖老头已经回来了,还带着一个穿着红色抹胸短裙的女人。如果我没记错,刚才吃瓜子的就是她。

这女人相当的厉害,一进来就把气氛调动起来了,唱了几首歌之后,又开始陪他们俩喝酒,我就像木偶一般的坐在旁边,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

喝完了一杯,胖老头立时注意到了我,用拿着空杯的手指了指我说:“瞅啥呢,还不快给王总到酒。”

“哦,哦。”我马上惶恐的去拿啤酒瓶,又笨拙的启开了酒,因不了解啤酒会出那么多沫,所以洒出了很多。

胖老头顿时瞪了我一眼,不悦的说:“怎么到的酒,笨手笨脚的。”

我满脸通红,开始手忙脚乱的去找纸巾擦,王总拉了我一把,说:“不用了,没事。”接着又对胖老头说:“赵叔就不用管我了,小心红红吃你的醋。”

穿红裙子的小姐借机拉过了胖老头,嗔怪的说:“就是吗,自己家又不是没有,老盯着人家的看什么。”

胖老头哈哈一笑,一把红红搂在了怀里,手也顺势伸到了红红的胸前,我甚至还看到他的手在里边搅动了好几下,顿时嗓子一紧,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是说就唱唱歌,跳跳舞吗,怎么还让人摸,万一王总一会也来摸我怎么办?

我下意识的捂上了胸口,心也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王总只是问问我家是哪的,然后又和我拉了拉家常,根本没有什么过格的举动。

就这样胆战心惊的坐了两个小时,王总接了个电话,就要先走。我也跟着出去,那老头子却把我叫住了,他抽出一百元扔在桌上,嘴里还恨恨说:“今天便宜你了。”

红红看我傻呵的看着她,便伸出了抹着殷红指甲的手指夹住了钱,然后起身往我脖子里一塞,满脸不屑的说:“这是你的小费,还不拿着走人。”

第三章:还会再见面

“啊?是,谢谢了。”

我语无伦次的回答了一声,因怕钱掉出来就弯着身体后退到门口,再像宫里的太监一样出了门。说实话这一刻我的心里是兴奋的,简直高兴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一百块钱,在我们农村可以花钱十几天了,我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赚到了。

如果不是工作太不光彩,我真想马上打电话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爸妈,可是更让我开心的还在后边。

出门的时候我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是王总,他还没走,好像是在等我的样子。

“他给你钱了吗?”王总问。

我强压着激动说:“给了,100。”

他哈哈一声笑了,看样子比我还开心。

“你真有意思,给了就行了,不用告诉我多少。”接着又说:“靠东西也够抠了,就给100。”说完这话他掏出了钱包,从里边抽出了几张,递过来说:“这是我给你的,拿着吧,希望咱们还有机会见面。”

我呆愣了一下,没敢接,王总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再和我废话,把钱往我手里一塞,转身就走了,背影十分的潇洒。

等他出了大门,我才做梦一样的攥紧了钱,撒腿跑进了公用卫生间,叉上门一数,整整一千块,这回我是彻底傻了眼。

我哥在外面累死累活的打工一个月也就这么多,没想到我竟然在几小时里便赚到了,这不仅让我以为夜总会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

回到大包房的时候人只剩下了几个,阿晶也在里面,正对着镜子补妆。

看我进来,她很随意的问:“听说你去坐台了?陪的王总?人咋样?”

我挨着她旁边坐下,小声的说:“还行。”

“给多钱啊?”她边刷睫毛边问。

我看了看四周,谨慎的说:“1000。”

“啥?1000,大头啊。”阿晶大惊小怪的叫了一声,屋里的视线顿时都集中在了我的脸上。

我的脸再次红了一下,但却没有退缩,反而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之前这些人那种瞧不起的目光我还记得,现在就想让她们看看,村妞也不比别人差。

视线中的羡慕与嫉妒让我暗暗的舒爽,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这种亢奋依然有增无减。

我不断和阿晶说着王总的各种好,以及那老头子的不要脸,阿晶大概是听烦了,打了个哈欠说:“王德君这人确实不错,可以勾搭勾搭。”她翻了个身又说:“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他那种人毕竟是少数,来的大多都是花钱找乐,想从咱们身上占便宜,摊到什么样的就看自己的运气,以后记得圆滑点就行了。”

我“嗯”了一声,又问起了林东宇,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起他的眼神,我都觉得一阵颤栗,有些许的害怕,可又莫名其妙的很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

阿晶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他?”

我说我看到了,他经常来帝豪吗?

阿晶说偶尔,他也有自己的事业,据说开了一家小公司,末了,阿晶打了一个哈欠道:“林东宇确实是帅,夜总会里惦记他的姑娘多了,他却没有正眼瞧过谁,你也死了心吧,懒蛤蟆就不要幻想天鹅肉。”

我堵气的道:“就是问问,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

阿晶哼了一声,没再理我,不多时就进入了梦乡。

我却没什么睡意,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还会再见到林东宇。

第四章 我是处女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三天之后,我果然再次见到了他,场面却是万分的窘迫与尴尬。

那天下午5点,我和以往一样到了单位,当时没有几个客人,阿晶说要弄弄头发便去了胡同里的发屋,她走以后我百无聊赖,就在大包房里看电视,过了一会,昨天那个圆脸的女孩来了,正好坐在我的旁边,大概是昨天混了个脸熟的缘故,她就和我聊了起来。

“你以前在哪干啊?”她眯着眼睛的问。她年岁不大,看起来比我还小,脸上却画了很浓的妆,一看就是个夜场的老手。

我以后辈的姿态谦虚的说:“以前没做过这个,那天是第一回。”

她又问:“是处女吗?”

这话问的太直白,好半晌,我才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瞟了我一眼,浑不在意的说:“没啥不好意思的,习惯就好了,好好把握吧,说不定能卖个大价钱。”

“啊?”我不解的看向了她,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往我裙子下指了指,说:“和男人做那事,你懂不?这层膜最少值一万。”

我总算是明白了,红着脸说:“不,不,我不做那个。”

她不屑的笑了一声说:“刚开始我也和你一样,时间长了才明白,想为别人守住那层膜,根本就是个妄想。”她笑的有点悲哀,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无谓。

“你有男朋友吗?”她靠在沙发上问。

我摇了摇头,这几年父亲身体不好,给他看病花了好多钱,三四万的外债让我没有时间想别的,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把钱还上。

她说:“那正好,可以安心赚钱,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别相信他们的臭嘴。”

我心说她也太悲观了,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比如王德君,不就是一个好男人吗。

我想着心事,她也没再开口,暂短的沉默了一会,屋子里的人就开始变多了,半个小时左右又像昨天那样坐满了等活儿的,大家三三两两的聊着天,六点以后我们便迎来了第一波高峰期。大家陆续的被叫出去选台,我排在了第三轮,和那个圆脸的女孩一起。

进了包房,经理让我们在门口站成一排供人挑选,我偷偷看了看,对面坐了五个人,年纪都在四十左右,和我爸差不多。

想到这我不禁狠狠的嘲笑了一下自己,来这是赚钱,又不是选对象,他们多大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出了门谁也不认识谁。

我理所当然的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会转变的这么快。

陪的客人四十几岁,身上有一股混杂着烧烤味的酒气,长相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谈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总之是个人样。

音乐响起的时候,客人凑过来问:“你会跳舞不,咱俩去跳一曲,给我大哥助助兴。”

我“嗯”了一声,和他一起去了地中央,其实我根本不会跳舞,这几天基本都是陪人在地上蹭。

所以时刻都得注意着不要踩到客人的脚,精神一直都紧绷着。客人并不在意我的想法,他一味用力的搂着我,上半身几乎紧贴在我的身上,还不断在我胸口上磨蹭,大熊一样的身躯全都压在了我的身上,令我既觉得恶心,又喘不过气。

第五章 拒绝男人亲近

好不容易唱完了一首歌,我就先跑回到沙发上去等着,男人过去拿了两瓶啤酒也坐了过来,粗壮的胳膊搂在了我的腰上。

我皱着眉往旁边挪了挪,男人马上瞪起了眼睛,说:“怎么地,你镶金边了?还他妈不让碰?”

我有些害怕,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不是哥,我没那意思,就是有点热。”我用手扇了扇,额头上确实出了一层细汗。

男人大概是看到了,就把手收了回去,我正暗自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又来了高调,说:“那你坐我腿上,这样就不热了。”

没等我反驳,人就被他拎起来放到了腿上,幸好我穿的还是那件牛仔裙没什么弹性,腿也劈不开,男人掰了两下就放弃了。

我想下去,腰却被他掐着,根本动不了,就开始不的挣扎,困窘的模样顿惹他们一阵爆笑。

“兄弟,这妹子挺不老实,你得小心着点了。”一个满口大黄牙的男人,边吐着烟,边往这边看过来。

我的客人也笑了一声,说:“也不看看兄弟我是干啥的,我可是专门驯马的,越是烈马,我就越喜欢。”说着还用腿颠了我几下,弄得我直晕。

我使劲的抓着他的膝盖,怕自己掉下去,又惹来了一阵大笑,我求助般的看向了其他几个小姐,发现她们也在跟着笑,只有圆圆的眉头皱了一下,但却没说什么。

客人就更放肆了,把我往后一拉,屁股直接就对上了他那里,没一会的功夫我就觉得下面硬邦邦的,硌的人很不舒服,可是也不敢再动,毕竟那地方太敏感了。

见我老实了,他用力的挺了一下腰,耀武扬威的说:“小样的,我还制服不了你。”

有好几次我都想推开他跑出去,即使现在也是如此,可我不能跑,如果走了就得不到100块钱的小费,也很可能惹怒老板,不让我在这待下去。

我强忍着扇他一巴掌的冲动,小声的说:“哥,让我下去吧,腿有点麻了。”

他哼了一声说:“老子他妈还没闲累,你就累了?”

我只好低声下气的说:“坐了这么久你肯定也累了,要不让我下去给你捶捶。”

他随口咒骂了一句,把我拨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这时候圆圆走过来说:“哥,大伙都热闹着呢,你也别老盯着妹子啊,我那位哥哥还等你过去喝酒呢。”

圆圆直接坐在他的身边,半个屁股差不多都搭在了他的大腿上,这让他很是受用,伸手在圆圆高耸的胸脯上抓了一把说:“还是你开事,行,哥就给你这个面子。”

他走后圆圆小声跟我说:“这几个人都是老油子,不好惹,要占不到便宜恐怕不会放过你,待会你哄着点,别和他死磕,要真闹起来店里可不会向着咱们。”

我听了更加的紧张,抓着圆圆的胳膊问:“那我能不能出去,给他换人行不?”

圆圆斜了我一眼说:“换了人你可就一分钱都没有了,被人耍戏了这么半天,你甘心吗?”

她娴熟的点了一支烟,吐了一口说:“这次换了,下次呢?难道你能保证除了他都是好人?别傻了。”她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肩膀,就起身走了。

迷茫的看着那几名喝的热火朝天的客人,我不断问着自己是走是留,接下来到底该怎么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