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晚唐秋山免费阅读非常的精彩,小说的名字是《爱到岁月苍老》,由网络作者九里墨所著。唐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8

唐晚唐秋山小说

爱到岁月苍老全文阅读

唐晚唐秋山免费阅读非常的精彩,小说的名字是《爱到岁月苍老》,由网络作者九里墨所著。唐秋山唐晚原名《秋山恨晚》,主要讲述的是十年荣宠,唐秋山给了唐晚这世上最极致的宠爱,可当上一代的恩怨被揭开之时,所有的爱情都烟消云散。他毁了她的孩子,她狼狈逃窜,可最终还是会因为爱而走在一起!

第一章 出逃

  叶城夏末的最后一场暴雨如约而至,不留余地的冲刷着这座百年古城。

  闪电划过,将城北的天地照的一片通亮,郊外山顶上的老宅便是唐庄。

  唐晚什么也来不及准备,慌慌张张的从偏阁跑了出来,尽管身上单薄的睡裙已经被大雨淋湿了,她也顾不上。

  惊雷一声大过一声,可是她不能退缩。

  因为,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她单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如果被唐秋山知道她怀孕的话,她一定没有活路。

  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支撑着她。

  逃出去!

  然而事与愿违,当她穿过林子里的小道,绕路到半山腰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直逼她的视线,她本能的抬手遮了一下。

  待反应过来之后她才看清光源来自一辆黑漆漆的轿车。

  这里是唐庄的半山腰,寻常的车辆是不可能上来的……当闪电划过照亮车牌的时候,唐晚惊地后退了一步,然而被树枝刮花的疼痛她都能咬牙忍下来,可是面对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她再也动不了半步了。

  唐晚的瞳仁猛地缩了一下,他不是出差了吗?

  她想跑,可是身后是唐庄,身前是唐秋山,她无路可逃了!

  唐秋山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他一步步的走到唐晚面前,他的靠近让唐晚本能的屏住呼吸,垂在身侧的手不停地抖着。

  看着她那张小巧而又苍白的脸,唐秋山突然笑了一下,冰凉的指尖托着她的下巴,轻轻的说:“晚晚,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哥……”唐晚才出声,唐秋山捏着她下巴的手蓦地收紧了,她吃痛的皱起眉头,立马改口,“唐……唐先生,我……我只是……”

  唐秋山看人的眼神从来都是这么直接犀利,以前,唐晚从来都不怕。可是那一夜之后,唐秋山夺走她的身子,将她软禁在唐庄,她的整个人生都变了。

  “我有没告诉过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还是记不住,嗯?”唐秋山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的手往下移动。

  他的指尖一直都是这么凉,冰凉的触感让唐晚浑身起了小疙瘩,她慢慢的揪紧小腹上的布料,强烈的求生欲望在她的心底叫嚣。

  不行,如果她回到唐庄,一定会被唐秋山发现孩子的存在,不行!

  绝对不行!

  她的后退惹怒了唐秋山。

  唐秋山冷笑了一下并没有上前,而是对身后的人挥了一下手,看着唐晚,说:“把小姐带回去!”

  唐庄的地下囚牢,阴暗潮湿。

  “哒哒哒——”黑暗里传来的脚步声很熟悉,熟悉到唐晚立马就能回想起那个夜晚,她紧紧的蜷缩在墙角,捂着耳朵。

  唐秋山命人将门打开,他踏进一步,脸色隐在黑暗中。

  有人开灯,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闪避了一下。

  唐晚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她知道自己的下场,她也知道唐秋山是叶城里人人敬畏的唐先生,不是因为他的权势大,而是因为他的心狠手辣。

  唐秋山走过去一把将唐晚从地上拉了起来,将她冰凉的身子按在桌上,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你欠下的债还没还清,想逃到哪去!”

第二章 折磨

  当再次听到从唐秋山口中说出的那个字眼,唐晚紧绷着的身子蓦地一软,抓着桌子的手也松开了。

  从前,唐秋山宠她,爱她,视她为掌中宝。

  他从不舍得骂她,更不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可是在她二十岁生日的那一晚,他贯穿她身体的同时也亲手摧毁了一直守护着她的堡垒。

  那一晚,在疼痛与血腥的悬崖边挣扎的她只记得唐秋山含恨说的那句:

  痛吗?记住这个痛,因为我只会比这痛百倍千倍!欠下的债,我会一点一点找你偿还!

  今天又是这句话!

  掐在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收紧,唐晚甚至听见那只手的骨节间发出的咯咯声。

  她摇着头,想要抓开扼住她的那只有力的手,“哥……唐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唐秋山明明觉得很晃眼,可是不知道是气她的一无所知还是气她的那声唐先生,他的手越掐越紧,“唐晚,我恨不得就这样掐死你!”

  唐晚不能自由呼吸,也发不出声音,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说,你要逃去哪里!”

  如果他再晚一步,她是不是就逃走,去寻找她的一方自由的天地?

  她妄想!

  “我没有……没有想逃走。”唐晚想后退却动不了。

  唐秋山的手下了死劲,“你在我面前说不了谎!”

  忽然,掐着她的那只手松开了,大量的空气猛地钻进她的鼻腔,她侧着头剧烈地咳嗽。

  然而她还来不及大口的喘气,身上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伴随而来的是一道道布帛撕裂的声音。

  “不要,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唐晚挣扎的双手被唐秋山紧紧按在桌上。

  “是我对你太纵容了!”

  在疼痛与刺耳的声音的冲击下,唐晚潜意识回想起了被唐秋山强行占有的那几个夜晚,如噩梦般的恐惧感排山倒海而来。

  她尖叫了一声,猛地朝后退去。不料后背磕在桌角身子一翻摔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托住小腹。

  小腹上的温度让她瞬间冷静下来。

  是了,她现在不是自由身,她有孩子了!

  为了孩子,逃跑的计划只能暂时往后延迟了。只要制止唐秋山碰她,她就有逃生的机会,就能保住孩子。

  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转身跪坐在唐秋山面前,连头都不敢抬,“唐先生,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逃了。”

  唐秋山伸出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他垂眸看着唐晚,慢慢的将视线定格在她小腿上的伤口。

  想到她从半山腰的林子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再看着她身上白皙的肌肤上满是刮痕,有些地方都出血了。

  唐秋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在他摔门出去之前丢下了一句话:“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否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来将唐晚送回到住处。

  外面的闪电还在继续,隐隐照亮没有开灯的房间,唐晚抱着被子蜷缩在角落,牙齿不住的打颤。

  自她被送回来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脑海里一遍遍的梳理着今晚出逃的计划。

  她想不明白,唐秋山明明出差了,可是他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而且那么刚好就堵在半山腰呢?

第三章 偷听

  唐庄西侧僻静的院落,唐秋山站在廊下。

  廊下被雨水打湿了,湿漉漉的混着泥土香扎进这座深宅大院,经久不衰。

  一道脚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书房内,手下人将一份文件放在唐秋山的办公桌上,却是连眼睛都不敢抬一下。

  唐庄的人都怕唐先生,就连庄园外的人谈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胆寒三分。

  唐秋山是唐庄的主人,是叶城最大的葡萄酒供应商,甚至可以说是一家独大。

  而叶城又是葡萄酒的发源地,至此唐家的生意遍布全国各地。

  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唐秋山的半壁江山。

  然而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唐先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政商两界,唐家的人均有涉足。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可是谁也不敢说,面前不动声色从容优雅的男人,竟是叶城灰色地带的霸主。

  手下人后退两步站定后,说:“唐先生,您吩咐我办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事情的确如您所料。”

  唐秋山捏着那份文件并没有立即打开,目光有些平淡地从上面移开。他问:“当年与许靖海合作的是谁?”

  “是陆家。”

  陆家……

  唐秋山捏着文件的手慢慢地收紧,才想起这个陆家正是近来与唐家有合作关系的经营着游轮生意的家族。

  他半眯着眼睛,屋外的光从窗棂透进来,光影交错之间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只静待猎物的豹子,伺机而动。

  他一页页的翻动文件,最终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日期是十二年前。

  滚滚浓烟下一艘游轮被漫天大火覆盖,火光将天与海连成一片,映照着汹涌的烈焰宛如人间地狱。

  那一天正是唐秋山母亲的生日,没能从火灾里逃出来的还有他的父亲。

  一夜之间,他失去双亲,十八岁便接手唐家。

  那一天叶城下了一整夜的大雪,他在墓地站了一夜。

  墓碑下只是空荡荡的石砖砌成的坟包。

  游轮葬身火海,爆炸之后连残骸都找不到,更别提尸体了。

  所有人都说那是一场意外,连政府都将此事压了下去,报纸无法刊登。

  只有他不相信,发誓一定要找出真凶。

  然而唐家众多分支虎视眈眈,一边要稳定唐家的局面,一边又要不打草惊蛇的调查。

  这一查就是十二年……

  眼看着那张照片被捏得变形,可唐先生不说话,手下人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会儿叶城已经散了暑气,可还是让他憋出一身的冷汗。

  过了半晌,唐秋山阖上文件,面上冷静的可怕,“按照老规矩,将陆家连根拔起……至于陆家当家的,留下两只手。”

  “是。”手下人微微抬眼看着面前男人的衣角,说道:

  “当年许靖海设计害死老爷夫人,十一年前破产跳楼实属罪有应得,可是……小姐毕竟是无辜的。”

  “江由。”

  被叫名字的江由浑身一僵,后背的冷汗不断往下淌。

  唐先生很少叫人名字,在唐庄做事十多年的江由虽然摸不清他的脾气,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他生气了。

  唐秋山轻轻吹了一口茶水上浮着的茶叶,淡淡的问道:“你的孩子快满月了?”

  江由脸色一白,连忙应道:“是……是的。”

  “孩子还那么小,有时间多花些心思保护好他们母子,不要被外事分了心。”

  唐秋山说完这句话之后江由的双腿都软了,他不敢说更不敢问,唐先生这是在威胁他。

  在书房的侧面有一片林子,林子与书房相连的地方有一个夹缝。因为树木茂密,这个夹缝极其隐秘,如不是唐晚小时候贪玩也不会发现。

  她蹲在夹缝里脸色苍白,听着书房的门被人打开,她紧紧捂着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随着身子的颤抖一颗颗的滚落。

  唐晚本不姓唐,她是唐秋山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

  她原名许晚,是许靖海的女儿。

第四章 不堪一击

  十一年前,许家破产。许靖海债台高筑,不堪重负跳楼身亡。当时许家的亲戚对唐晚避之如蛇蝎,谁也不愿收留她。

  被送进孤儿院后的第二年她被人带到了唐庄,见到了当时的唐秋山。

  唐秋山告诉她,唐许两家是世交,因为他的疏忽没能及时阻止许家悲剧的发生。

  当时的唐晚并不是很懂,只当唐秋山是厉害的大哥哥,是靠山。

  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年他是如何一个人挑起唐家这么大的担子,才明白当年的他对于许家的事的确是分身乏术。

  这么大的唐家,外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唐晚自然不得而知。然而她没想到那些眼睛有一双竟然是她父亲的。

  而她的父亲为了一己私欲居然害死了唐秋山的父母……唐晚紧紧抱着双臂不断地摇头,滚落的泪水就像是在腐蚀着她的心一样。

  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可是刚刚书房内的对话清晰的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和唐秋山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想到曾经唐秋山对她的宠爱,想到自己对他的爱恋,在现实面前,过往的一切都像是泡沫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怎么会这样……

  从刚才江由和唐秋山的对话不难听出,这件事情应该是近来才查出来的。

  难怪唐秋山会突然恨她入骨,用屈辱的方式夺走她的身子,事后丢下药片不许她怀上孩子!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天盛怒下的唐秋山掐着她的下颌威胁道:

  “你若敢怀了我的孩子,我一定不会让他睁着眼睛来到这个世上!”

  “吱呀——”

  书房的门被再次打开,唐晚瞪大通红的双眼,才放松的手立刻紧紧捂住口鼻。

  她后背紧贴着墙一动不动,茂密的枝叶将她纤瘦的身子遮挡的严严实实。

  唐秋山站在廊下,脑海里一遍遍的闪过照片的内容。

  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收好握得发白的拳头,转身看着跑过来的老管家。

  老管家走到唐秋山身边,说:“少爷,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可是小姐一次都没去上过课,学校那边打电话来问是什么情况?”

  管家在唐庄几十年,是唯一没有唤唐秋山为唐先生的人。

  唐秋山望了一眼檐下滴落的雨水,漠然道:“小姐身体抱恙需要静养,以后都不去学校了。”

  老管家的眼神顿了一下,说:“是。”

  “通知下去,庄园各个出口都严加把守,要是再让她逃出去,惩罚可不止是鞭刑那么简单了!”

  躲在夹缝里唐晚听的一清二楚,唐秋山这是要软禁她!

  “嘎吱——”唐晚惊得脸色煞白,木木地看着被她踩在脚下的枯树枝。

  她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望着脚步声逼近的方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喵呜——”

  突然,一只猫从林子跑了出去,脚步声戛然而止。

  那是一只被养得有些臃肿的橘猫,动作倒是灵活的跳上栏杆,半眯着眼睛。

  那是唐晚养了两年的猫。

  唐秋山望着它出神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将它抓在手上,几不可闻的叹了声气。

  老管家跟在身后看着唐秋山的背影,摇了摇头。

  橘猫跳出去之后唐晚暗暗舒了一口气,现在出去找他理论的话只会火上浇油。

  曾经唐秋山不让她接触那些是非,他的心狠手辣她虽然没见识过,但叶城大街小巷的流言绝非空穴来风。

  想到这里唐晚就慌了,她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想到唐秋山对她的仇恨……不行,她一刻也不能等了,不能被唐秋山发现孩子的存在!

  脚步声远了之后,她连忙从夹缝里爬了出来。

  才跨出一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突袭而来,她单手撑在墙上,才勉强站稳。

  早上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发烧了,想来一定是昨夜淋了雨的缘故。

  绕过这里的时候无意间撞见有人来找唐秋山,她才躲进了夹缝里偷听。

  没想到现在烧得更厉害了。

  她动了动沉重的双腿,抬眼就看到远处有一道人影在靠近,她想跑。

  可是当晕眩感再次袭来,她眼前一黑,终究还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第五章 帮我

  唐晚是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的,她撑着双手坐起来的同一时间房门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她下意识往床头缩了一下,战战兢兢的盯着门口。

  进来的人是秦恒。

  她松了一口气,然而却在下一秒脸色更加苍白了。

  唐秋山的身子一直不大好,这是唐晚到唐庄不久后就知道的事情。她问过多次,他总说是小毛病。

  他不说,唐晚就不再多问。只是她心里清楚,唐秋山的身子是真的不好,否则怎么需要私人医生二十四小时待命呢?

  而秦恒就是唐秋山的私人医生。

  不论是春夏还是秋冬,他都喜欢穿着白大褂,斯斯文文的样子。

  秦恒是唐先生看重的人,地位自然高。所以唐庄上上下下都对他礼让三分。

  没人知道他具体多少岁,只是看上去和唐先生差不了多少。

  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精通什么病理,只知道他经常闷头锁在房间里捣鼓东西,时而还能搞出爆炸之类的大动静。

  没人敢轻易靠近他住的院落。

  可是看似不靠谱的人却是什么病都能看,而且药到病除。

  果然,下一秒秦恒的话就让唐晚顿时陷入了恐慌当中。

  秦恒走到床边单手按住她的肩膀,神色有些担忧:“你现在身子还很虚弱千万别乱动……你,怀孕了。”

  唐晚脸上的血色已经全部退去,后背硬生生被秦恒的一句话逼出了冷汗。

  秦恒的能力她是知道的,所以即便她狡辩也没有用。既然他知道了,那么再过不久唐秋山就会知道了……她当即掀开被子跪坐在地上,紧紧抓着秦恒的裤腿,哀求道:“秦疯……秦恒哥,我求求你,不要说出去。”

  “小姐,快起来!”秦恒被唐晚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她。

  看着往日张扬着一张明媚笑脸,天不怕地不怕的唐晚变成了这副担惊受怕的样子,秦恒的眉头越蹙越高。

  这两个多月唐晚经历了什么,他大概是知道的。唐秋山不把他当外人看,有手下人汇报工作的时候也不避嫌,多少他也听到了一些。

  就连给唐晚准备的避孕药也是唐秋山特意吩咐的,至于原因,唐先生不让说的事情,他只能守口如瓶。

  “好,你先不要激动先坐好,我答应你不说。”末了,他不忍地问:“唐先生不是给你避孕药了吗?怎么还会……”

  唐晚摇摇头,睁大惊慌的双眼,慌慌张张的说:“我吃了,可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我不能让他有事,秦恒哥我求你了,一定帮我瞒着!”

  唐晚还是不放心,秦恒虽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可他到底是唐秋山的人。

  情绪异常激动的她转眼就看到桌上的玻璃杯,趁着秦恒放手的空挡她夺过玻璃杯二话不说的砸在地上。

  秦恒回过神来的时候唐晚已经捡起碎玻璃片抵在纤细的脖颈上。

  “如果你说出去,我就死在你面前!”

  他的脸色瞬间一变,也不顾心中的疑惑,惊声喝道:“快把东西放下!我拿最新的实验成果发誓,我答应你,一定不说出去!”

  唐晚知道他最宝贝的就是那些实验了,所以他的话她是相信的。

  然而她并没有立即松手,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望着秦恒的目光悲伤而坚定,“帮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