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乡村修真小仙医全文阅读_乡村修真小仙医免费阅读by高大少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9

乡村修真小仙医全文阅读

乡村修真小仙医全文阅读

乡村修真小仙叶扬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圣医无边》,作者是高大少,小说乡村修真小仙医全文讲述了主角叶扬跟随一位旷古大能学了一身本领归来,看他如何在这都市中惩恶扬善,成为一名都市侠医……

第一章 学成归来

  石头村的山路上,叶扬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抱在后脑勺,一路悠闲的走着,嘴里哼哼道“和那个叫张三丰的师父,学了两年的太极功夫,本事是足够了,这下可以风光了。”

  他步法快捷,轻盈,行走无声,懂得练家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功力很深的表现。

  叶扬自言自语道“那个白发老头子居然自称自己是张三丰?”

  “这真是开玩笑,发明太极功夫的张三丰活到现在那还得了?”

  “那不是死不掉的老神仙了吗?”……

  通往石头村的道路崎岖,整个村与乡镇也只有一条道路,梦琪开着车子在这里行驶艰难。

  草丛里忽然走出两个染发的青年,来到路中间挡住了车子的去路。

  梦琪是一个身姿窈窕,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靓妹,被分配到石头村来做村官,看到那两人,梦琪下车。

  梦琪皱眉道“怎么又是你们?你们快让开。”

  那两人看着梦琪嬉笑,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杀马特青年,笑着“靓妹,你一来到小河镇,我们就注意到你了,问你多少钱一晚上,你居然报警,害得我们关了了三天,这笔账怎么算?”

  梦琪害怕,他是大学刚毕业,从县城里被分配到此,这石头村太偏僻,在这里遇到两个痞子,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们赶紧离开!”

  另一个红头发的青年咪咪的笑道“你害的我们被关了三天,怎么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吧?”

  “就是,靓妹子,这里荒郊野外,正好适合野战,你要是听话可以少吃一点苦头。”杀马特头型的青年笑着。

  拍,旁边的红头发青年拍了杀马特一巴掌,道“对待这么水灵,这么嫩的靓妹,你怎么可以说话这么粗鲁,要温柔。”

  红头发青年笑道“靓妹你开个价吧,你要多少钱?”

  梦琪害怕的连连后退,“什么多少钱?”

  杀马特青年嬉笑“你装什么装啊,我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

  梦琪更加害怕,她有些后悔来石头村了,这里太偏僻了,偏偏还遇到这种地痞,她连连后退,尖叫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要叫了……”

  说着,梦琪已经退到了汽车的门上,退无可退。

  红头发青年笑道“呦,这车子空间很大,适合震一震……”

  “哈哈哈……进车子里去!”一旁的杀马特青年猴急的大吼,吓得梦琪浑身发抖,这里鸟无人烟,若是对方强行,她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梦琪紧张,她直接舍弃车子,快步逃跑。

  那两个地痞倒是不着急追上,红头发青年笑道“你看她跑起来,那臀部好翘……”

  一旁的杀马特笑道“原来磊哥喜欢从后面来……她要跑掉了,我去追。”

  磊哥摆了摆手道“不需要,你看她穿着高跟鞋,在这个崎岖的山路穿高跟鞋跑?她马上就要跌倒了。”

  “哎呀……”果然,那磊哥的话刚说完,梦琪的高跟鞋就一扭,随后她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磊哥和杀马特青年笑嘻嘻的走来,磊哥啧啧道“呦,脚扭伤了啊?你跑什么?害怕呀?你越是害怕,我就越是喜欢……”

  说完那磊哥直接在梦琪后面拍了一把,笑道“真是嫩滑……”

  梦琪艰难的爬了起来,发现脚已经扭伤了,她想跑都跑不动,她尖叫“你们别过来,我会报警的!”

  “你觉得你有机会啊?”杀马特青年吼叫。

  “我要喊了!”梦琪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喊人?有人会来救你?除非神仙过来。”杀马特青年猛地便要冲过去动手。

  梦琪吓得闭上了眼睛,大喊“救我!”

  “你们在干什么!”叶扬走了过来。

  杀马特青年回头看了看叶扬叫道“哎呦,还真特么的有人来!”

  他正要过去动手,只见磊哥拦住了他,磊哥示意的眼神看了看叶扬,杀马特青年顺眼看去。

  只见这叶扬虽然衣服有些破旧,可是浑身肌肉,臂膀的肌肉线条分明,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好家伙,哪里冒出来这样一个货。”杀马特青年看了看磊哥,对磊哥满是敬畏,磊哥不愧是出来混的,眼光毒辣啊。

  刚才要不是磊哥提醒,他还真就差点上去抽叶扬了,现在看清了这叶扬浑身肌肉,他自认为有些怕叶扬。

  磊哥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他看向叶扬,眼神一咪“小子,这你没有你的事,赶紧离开。”

  叶扬不惧,依旧大步走来。

  磊哥冷哼“小子知道我是谁吗?小河镇有哪个不给我磊哥面子?”

  那叶扬依旧大步走来。

  磊哥冷哼“呸,哪里来的乡巴佬?”

  他抽出一把小刀,在手里比划,道“我数三声,再不走老子要砍人了!”

  那叶扬仿佛没有听到警告,也看不到那明晃晃的刀子,依旧大步走来。

  “一,二,三……哎呦,妈呀……”

  只一瞬间,那磊哥和杀马特青年就躺在了地上痛得打滚,小刀已经出现在了叶扬的手上。

  叶扬冷哼“你们这样对待靓妹,实在不耻。”

  磊哥被叶扬打了一拳之后发现浑身疼痛,难以起身,他与杀马特青年在地上疼得打滚,怒吼“特么地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你欺负女人就该打。”叶扬看了看这两个痞子,在他身上踹了几脚。

  “你敢打我?我老表在小河镇上的永乐贸易公司工作,你知道永乐公司是干嘛的吗?”磊哥痛苦嚎叫。

  叶扬也是这里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冷哼道“那是个放高利贷的害人公司,你不说还好,说了我还要打。”

  砰砰砰,叶扬连续在磊哥身上踢了好几脚,这才作罢。

  一旁的杀马特青年看到叶扬的眼神,装作很痛苦的在地上打滚,不敢起来。

  叶扬看了看杀马特青年喝道“装什么装,快把他带走,滚。”

  “是是是……”杀马特青年立马爬起来,带着磊哥就跑,哪敢留下。

  叶扬直接来到坐在地上哭泣的靓妹面前,看了看靓妹美白的双腿。

  梦琪紧张“干什么……”

  他心里害怕到了极点,难道这个小子也是个地痞,也想霸占我?这里荒山野岭的……

  果然接下来,叶扬直接把梦琪抱了起来,带到了汽车里。

  梦琪紧张,脸蛋通红,她想到了刚才那两个地痞的话……

第二章 高利贷公司

  “你干嘛,不要,不要……”梦琪害怕的要命,刚从狼穴脱生,就来到了虎穴。

  接着一只粗糙的大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之上,一股温热袭来。

  “真不应该来这地方。”梦琪哭泣,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他是看到这叶扬狠辣的,打败那两个地痞就是两拳头的事情,欺负她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弱女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算了,喊也没用。”梦琪心里想着“这小伙子总比那两个地痞看起来舒服多了,要是这就是我的命,在这两波人之中选择一下的话,这小伙子……呸呸呸,好羞,我怎么可以这样想……”

  梦琪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可能是前面那两个地痞造成的恶劣影响吧。

  叶扬在梦琪扭伤的脚边看了看,见到梦琪叽里咕噜的,脸蛋红红,问道“你在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你想什么呢?”

  “孤男寡女的……我……”

  梦琪脸蛋滚烫,为自己说的话后悔,转而气鼓鼓的说道“是我要问你,你想对我干嘛?”

  “你一个弱女子来大山里干嘛?脚还扭伤了,我不帮你医治,你还能开车啊?”叶扬道。

  梦琪气鼓鼓道“你要帮我?那你还把我带到车里来?”梦琪想到了磊哥说的那一句‘车里震一震’,立即羞涩起来。

  叶扬白了梦琪一眼“你脚受伤了,我当然抱你进来,难道要我看着你一个人在荒野啊,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那你干嘛摸我?”梦琪脸蛋滚烫的问道。

  叶扬笑道“腿很白,也很嫩滑的。”

  梦琪吓得一惊“你想要干嘛?荒山野岭的……”

  “当然是帮你治好扭伤的脚了,你这丫头,坏心思很多,一会儿荒山野岭,一会儿孤男寡女的,你是想要魅惑我啊?我不吃这一套。”叶扬道。

  梦琪气鼓鼓,明明是你先说的。

  梦琪被气到了,本来叶扬说帮她医治扭伤的脚,她还心里高兴了一下,差点就感谢叶扬了,没想到叶扬后面的话这么气人。

  她气鼓鼓的不说话,任由叶扬为她按摩脚跟,渐渐地她感觉脚跟之上有一股热流,那按摩的手法好舒服。

  扭伤的脚也不疼了,到了最后她很是享受的躺在座椅上,闭着眼睛,嘴巴里发出“恩……”

  叶扬抬起了头,笑道“你很是享受啊?”

  梦琪害羞,脸蛋通红,一紧张之下把叶扬推开,气鼓鼓道“你也是小痞子,说话没个正经,哼。”

  叶扬不舍的看了看梦琪的美腿,说“靓妹这大腿倒是白嫩,也很光滑,就是运动不够,还有一丝欠缺呢,不然手感肯定是极佳的。”

  “你……”梦琪刚刚对叶扬有了一丝好感,这一瞬间全部消失了,气鼓鼓道“你……你太坏了,无耻,混蛋。”

  叶扬不曾理会,摆了摆手,说道“别骂了,脚已经治好了,你可以开车离开了,注意回家要用热水泡一泡脚,有助于血液循环。”

  说完叶扬直接下车,那梦琪有些诧异,这小伙子说走就走了啊?

  她打开车窗,准备说一句谢谢,虽然这小伙子嘴巴不好,但总算是救了她一次,怎么的也要谢谢人家啊。

  梦琪的车窗刚刚打开,只见叶扬正好回头,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对了,下次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最好注意点,你穿的这么惑人,难怪被人欺负,你腿好白,大腿摸起来更加舒服。”

  梦琪被气得脸蛋通红,本来要说一声谢谢,硬是憋在口中说不出来了,她气鼓鼓的诅咒道“坏小子,就知道占便宜,下次别让我遇到你。”

  梦琪开车扬长而去,途中,她脑海里不时的出现叶扬帮她按摩脚跟的画面,脚跟处现在还有余热,那按摩的感觉好舒服……

  叶扬一路小跑来到熟悉的石头村,到了这里有一股亲切感,他快步来到家门前,眉头一皱,只见家里的院子外停放着一亮黑色面包车,院子里传来争吵的声音。

  他直接走进院子,进入眼前的场景令他大怒,只见两个混子正在他家里大骂“特么的别跟老子废话,你借了我们高利贷还想不还钱?”

  另一个混子叫做吴兵,他有些微胖,嘴里叼着烟,喝道“你也不去打听一下我们永乐公司是什么?敢不还钱?”

  叶扬的父亲叫做叶城,只见他的手绑着石膏,显然是手臂出现过很大的伤势,他求情道“你们再宽限宽限,我一定给你们想办法。”

  一个叫方亮的混子,抽了口烟怒道“我上次宽限你几日,打断你的手,这一次打断你的另一只手,还是腿啊?”

  “你们给我滚。”一个妇女怒吼的叫着,那是叶扬的母亲,陈姗姗,她叫道“这高利贷是拿我家叶城的身份证借的,可是钱都被那该死的于大海拿走了,我们一分没拿啊!”

  拍!

  方亮一巴掌抽到陈姗姗的脸上,顿时抽得陈姗姗脸上火辣辣的疼,说道“特么的少跟我废话,我管你们谁拿钱,我只认身份证讲话,给不给?”他狰狞道,样子很是吓人,就要再抽。

  一旁的叶城急忙抱住方亮,求饶道“亮哥,饶了我们一家吧,我们家里已经很可怜了,你们要打就打我。”

  “我草!”

  一旁的吴兵大吼,一脚将叶城踹到地上,叶城手臂上绑着石膏,磕到地上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浑身发抖。

  “你特么的找死!”吴兵怒吼,露出手臂上的蝎子纹身,道“我就问你什么时候还钱?”

  方亮冷笑“你们石头村隔壁的的大牛村知道吗?那个牛二怎么死地?你知道吗?”

  “还有赵家村的赵四,他腿被人下了,你知道吗?”

  方亮冷笑“上一次打断你的手,你不还钱,这一次我看要把你手下了!”

  “不不……不要啊……求你们……”陈姗姗急忙跪下求饶,带着哭腔,世间最可怜莫过如此,被打成这样,却因为对方势大,不敢反抗,还要叫对方大爷。

  “你求饶也没用!”方亮一脚踹到陈姗姗的脸上,将她踹倒在地,冷笑“你们不给钱,老子回去也交不了差事,吴兵,你说怎么办?”

  吴兵阴冷道“只能按照规矩办,先砍掉一根手指头,下次来就砍手……”

  方亮冷笑“把叶城这老家伙给我抬过来。”

  他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多功能刀,跃跃欲试。

第三章 愤怒

  吴兵一把将叶城拖拽过来,将手按到一个石桌子之上,冷冷道“你别乱动,要是乱动,多砍了几根手指,那可不要怪我们!”

  “不要,不要啊!呜呜……”倒在地上的陈姗姗无力的哭泣着。

  方亮冷笑,拿着多功能刀猛地向下砍去。

  碰,“哎呦妈呀呀!”

  却在这时只见一只大脚踹来,一脚直接将方亮踹得趴在地上,撞到了一块大石头,额头撞出了血。

  “打我家人,我弄死你们!”叶扬这一刻彻底愤怒,他进门的那一刻看到这两个家伙,他们拿着小刀就要砍他爸的手,而他的妈妈被人踹倒在地,他怎能不怒。

  一旁的吴兵看到叶扬如同猛兽一般狠辣,他有些害怕,怒道“小子你是谁?知道我们是哪个……”

  “哎呦!”

  一个大巴掌抽来,直接抽得吴兵脸上印出五个掌印,鼻子出血。

  吴兵怒吼“老子……”

  啪,一个大巴掌再次从另一边脸抽来,将吴兵的两颗牙齿直接打掉,吐出血来。

  “我大哥……”

  吴兵怒吼,却见那叶扬如同猛兽一样,臂力极大,抽得吴兵吐血,哪能有机会说话。

  不到片刻,他的脸被抽得如同猪头,只听他口中传来咕吱咕吱的声音“我……高利贷……我大哥叫……你……死……”

  他已经被抽得不成人形,脸肿得如同猪头,说话都不清楚了。

  拍,又一个巴掌抽来,直接将吴兵抽得跌倒在地,口中吐血,牙齿掉了一地。

  “你特么的找死!”

  那从地上爬起来的方亮狰狞,猛地拿起多功能刀捅向叶扬,远处叶扬父母的惊恐叫声。

  拍,却见这时一只大手直接抓住方亮的胳膊,令的手里的多功能刀不能前进分毫。

  叶扬手臂之上肌肉绷紧,线条粗大分明,一身充满了野性的爆炸力量,一手抓住方亮的胳膊,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方亮痛苦大叫,感觉手臂深疼,脸色通红,怒骂“你妈……”

  噶扎,一声清脆的骨头响声传来。

  断了!

  那方亮的骨头被叶扬直接扳断了!

  “啊!”杀猪般的嚎叫传来,方亮痛得在地上打滚,惨叫如猪。

  “叫你弄断我爸的手!”叶扬冷叫“你要砍断我爸的手指?砍呀!”

  叶扬的父母看呆了,这孩子……

  叶扬急忙跑去,把父母扶了起来,母亲陈姗姗将你问道“你怎么连高利贷公司的人也敢打,他们惹不起啊。”

  叶扬冷哼“惹不起?他们现在要整死你们啊!”

  陈姗姗满脸关爱的看了看叶扬没有受伤,这才说道“你这孩子失踪了一年,干嘛要回来?呜呜……现在回来惹了这么大的祸,我们家以后可怎么办呀……呜呜……”

  看着母亲痛苦,叶扬心中一狠,道“妈妈你不要担心,不就是欠钱吗?我会想办法还的。”

  陈姗姗听了这话哭得更加厉害,叶城拍了拍叶扬的肩膀,说道“孩子,这都是我的错,不该由你承担,家里还有一千块钱,你拿去赶紧躲起来,永远不要回来了。”

  叶城深深地叹气“这都是我的错,高利贷公司要报仇,要钱,父亲来承担,你才十八岁,还有未来。”

  叶扬道“你这是什么话?家里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也要承担。”

  叶城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地上痛苦嚎叫的两个混混,一个脸被抽得肿成了猪头,一个膀子被也要折断了。

  叶城道“他们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他们会报复的,而且我们还欠了人家五十万。”

  “报复?”叶扬冷哼,走到方亮身边,踢了一脚,道“你把我父亲膀子打断,还要砍我父亲手指,我折断你膀子,你服不服?”

  “你妈……”那方亮正要大骂,砰砰砰,一连串大脚踢来,直接踢在他折断的手臂之上,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最后晕死过去。

  叶扬取来一盆冷水,直接浇在方亮身上,将他弄醒,道“服不服?”

  这一回,方亮学乖了,他痛得直冒虚汗,连连点头。

  碰,又是一脚踹来“我问你话呢?”

  “服……服……我服……大哥放了我吧……”方亮吓得浑身发抖,那叶扬的声音,他一辈子忘不掉了。

  叶扬直接来到另外一个人面前,一脚踢了踢,道“你敢抽我妈一巴掌,我把你脸打成猪头,你服不服?”

  有了方亮作为教训,这吴兵哪敢说半个不字,他重重的点头,嘴里的声音都不清楚,因为他的脸肿成了猪头,牙齿掉了一地。

  “服……我……呜呜……服……”

  叶扬冷哼“快给我滚,再给我来闹事,可不是这么简单了!”

  吴兵吓得浑身哆嗦,带着方亮就要走。

  “站住!”一道冷声传来,这声音在二人的耳朵里如同魔鬼。

  吴兵如同见鬼了一样,吓得半步也不敢走。

  叶扬冷声道“我弄清楚了高利贷的事情,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如果真是欠钱我会还。”

  吴兵与方亮此刻吓得浑身发抖,那还敢管这叶扬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们直接小鸡啄米一般点头,都不敢回头看叶扬一眼。

  “滚!”

  一声滚字,在吴兵和方亮的耳中此刻变得无比好听,他们赶紧离开,一刻也不敢停留。

  这些混子走后,叶扬将父亲和母亲带到屋子里,让二人坐下,他使出太极功夫,打出内力给母亲按摩穴位,不到片刻,陈姗姗感觉十分舒服,疼痛也没有了。

  陈姗姗好奇道“你在哪里学的这按摩的技术,还真是奇怪了,一按摩就不疼了,感觉脸上热乎乎的。”

  叶扬点头道“这是我在外面一年之中学到的本事,以后要是喜欢,我天天给你按摩,保证你年轻十岁。”

  “臭小子。”母亲欣慰一笑“你就知道哄老妈高兴。”

  陈姗姗说道“你这一年在外面到底学了什么?可别就是学了按摩啊?”

  叶扬道“没别的,就是学了太极功夫。”

  “啥?太极功夫?”陈姗姗道“就是电视上那些老头子在广场上打的那功夫?那玩意儿有什么用?”

第四章 惠茜

  叶扬想了想,没说下去,他要是说自己师傅是张三丰,老妈会不会以为他是神经病?

  张三丰是哪个朝代的啊?

  能活到现在?

  说实话,连他都有些不相信师傅的话。

  叶扬想了一想,说道“可比那个牛气多了,那些人打的都是花架子,我这功夫可不是花架子,注重内在的气,气你知道吗?就是武侠电视剧上面说的内力、真气、什么的,这东西……”

  陈姗姗一知半解的,摇头说着“那你这个可以治好你爸爸的手臂不?他整天喊着疼,咱们家没钱治。”

  叶扬将父亲的石膏打开,用内力在叶城的手臂上查了一查,道“还好,那些家伙应该是用棍棒之类的东西打得吧?”

  叶城惊讶“你怎么知道?”

  叶扬说道“摸一摸就全都知道了。”

  见到儿子就好像是一个老中医一样,摸一摸就能将问题知道的一清二楚,叶城心里高兴啊。

  “儿子有了这个手艺,未来不愁没口饭吃。”

  陈姗姗亦是高兴,满怀希望的问道“你爸这个能治好啊?”

  叶扬点头道“还好,就是骨头裂开了一点,我用内力给按摩几次,你们以后注意一些,过个一星期差不多能愈合了。”

  陈姗姗皱眉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一星期就能好?”

  “你还信不过儿子啊?妈?”叶扬笑道。

  叶扬帮叶城调理了一番,叶城试着动了动手臂,发现居然不疼了,他大喜“只要手臂好了,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干活了,我一定要把高利贷公司的钱给换上,不能让儿子受罪啊。”

  叶扬没有说什么,只说了这一星期最好别乱动,他知道父亲之所以这么迫切想要去干活,那是父爱,是父亲不想拖累儿子。

  晚上,陈姗姗做了面条,叶扬吃得津津有味,他问起了关于高利贷的事情。

  父亲一脸的懊悔,说道“都是我财迷心窍,我听信了那于大海的鬼话,说现在做木材生意很赚钱,玉石便开始和于大海合作做生意。”

  “做生意要本钱啊,我们本来的打算找银行贷款,结果银行不让,我受到于大海的蛊惑,去找高利贷公司贷款。”

  叶扬皱眉“爸,你怎么可以借高利贷,这可是利滚利,一般人哪敢借。”

  叶城懊悔,道“当初我也不肯,那于大海说,要是生意做得好,一趟生意就可以把钱给还上了,哎,怪我啊。”

  “然后呢?”叶扬问道。

  叶城懊悔不已,说“这事情到了这里也是我太傻了,居然相信于大海的鬼话,用我的身份证借钱,结果借贷的那一天,突然家里着火了,我急着回来,没有跟去,结果那于大海直接带着钱走了,根本没回来。”

  叶扬心中一冷,道“于大海可真不是人,平时看他混的人模狗样,原来是这种人。”

  同时叶扬心中也是疑惑,这借贷难道不用本人去,那高利贷公司就肯借钱?

  还有一点可疑的地方就是,怎么不偏不倚的,就在借贷的时候,家里着火了?

  这火是这么容易着的?

  他将这些心思摆在了心里,想着要去调查一下,如今看到父亲这么懊悔,他不忍心说什么,只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关于高利贷的事情,他不好再问下去。

  母亲叹息“除了高利贷,我们还欠了村里十万块,那些原本都是于大海借的,现在他跑路了,你爸是于大海生意的合伙人,大家都来找你爸要了。”

  夜晚,叶扬想着还钱的办法,关于高利贷的钱有很多疑点,他需要弄清楚,最好是找到于大海,可是村里的钱那还是必须先还上的。

  他翻看报纸,看到报纸上有一个醒目的求医告示,他记下电话和地址,决定治病赚钱,然后先还了村里的钱,不然母亲出门总要低别人一头。

  第二天一大早,叶扬便跑到山上去了,石头村四周都是大山,山里面有很多草药,他需要治病,对于治病而言,除了功夫,也需要这些草药。

  在山上找了一上午,他找到一些滋补的药材,决定回家之时,突然听到远处草丛里传来一个女子呼救的声音。

  “好像是惠茜嫂子。”叶扬大步走去,这惠茜嫂子是村子力的寡妇,说来也是可怜,二十岁的时候,惠茜嫂子嫁到村子里,没想到同一年,他男人就因为车祸死了。

  虽然惠茜嫂子得到一笔补偿金,却从此成了寡妇,如今已经三十岁了。

  村子里的人都骂惠茜嫂子是克夫命,谁也不敢娶啊,都躲得远远的。

  叶扬快步来到那片呼救的草丛旁边,只见惠茜嫂子坐在地上,弯腰手抚脚跟处,好似很疼痛的样子。

  她弯腰的同时,衣服下垂,露出一大片雪白,可壮观了。

  “惠茜嫂子,你怎么了?”叶扬跑过去看了看。

  惠茜嫂子看了看叶扬,有些惊讶“叶扬?你失踪了一年,去了哪里呀?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扬摆手“去外面和师傅学功夫去了。”

  “学功夫啊?”惠茜嫂子惊讶,看了看叶扬结实的身躯,一双臂膀雄壮有力,肌肉线条分明,她不自觉的咯噔一声,咽下一口口水。

  叶扬疑惑道“惠茜嫂子,怎么了?”

  惠茜嫂子脸红“没……没什么……”

  她心里怪不好意思的,自己居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吸引了。

  惠茜嫂子脸红道“我脚扭伤了,走不动路,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背我下山?”

  惠茜嫂子不好意思道“我知道村里人都说我克男人,你要是不肯……”

  叶扬摇头“嫂子说什么呢?什么克不克的,我就不信有女人能克我!”

  惠茜嫂子高兴,说道“还是你出去见过世面的好,懂事啊。”

  叶扬道“我来帮你看看。”

  惠茜嫂子脸红,点头。

  感受到叶扬手臂上的温热,她有些身体微颤……

  叶扬开始用太极功夫的内力给惠茜嫂子按摩脚跟,一股舒服的感觉传来。

  夏天惠茜嫂子穿得本来就少,而且她还属于丰满型的,胸口位置宏伟,此刻因为叶扬按摩的太舒服,再加上叶扬身体壮硕,散发出来的阳刚之气,让她沉迷……

  她开始享受……

第五章 嫉妒

  叶扬的治疗实在是太舒服了,惠茜软绵绵的躺在草地上,毫无力气,口中发出享受的呼吸声。

  那按摩太舒服了,好似有一股热流在大腿之上流动,简直就是享受。

  “好了,惠茜嫂子,以后一个人上山可要注意了,这里晚上有狼出现的,一个人受伤了可危险了。”叶扬低着脑袋说道。

  “啊?这么快……”

  惠茜嫂子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很是不舍,这叶扬按摩实在是太舒服了。

  叶扬微微抬头“什么这么快?”

  惠茜嫂子脸红,“没……没什么。”

  叶扬微微看向惠茜嫂子,由于是夏天,这惠茜嫂子穿得很少,胸前波涛起伏,很是壮观,而且这惠茜嫂子由于不种什么农田,她皮肤很白,很嫩。

  叶扬这一看之下,身体开始有些躁动了……

  叶扬抿了抿嘴。

  惠茜嫂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咯咯的笑着,那笑声很是惑人,带着魅惑。

  好似一种暗示,惠茜嫂子居然还躺在草地上,皮肤白嫩,孤男寡女,令人难以招架……

  “惠茜嫂子保养得真好呢。”叶扬赞叹。

  惠茜嫂子咯咯笑着“你今年也十八了吧?是到了年龄了。”惠茜嫂子如同之前叶扬一样,抿了抿嘴。

  她的身体极具挑衅的一对白兔晃动。

  叶扬干咳了几下,站起身来“惠茜嫂子,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你一个女人上山多危险啊。”

  惠茜嫂子起身,走了几步,发现扭伤的脚居然一点也不疼了,她腿上还留着温热,脑海之中不断回荡着被叶扬按摩的场景。

  惠茜嫂子点头道“那我就走了?”

  叶扬点头,惠茜嫂子有些失望的一步步下山而去。

  却在这时,叶扬突然叫住惠茜嫂子,说道“惠茜嫂子,我还是陪你一起下山吧,我怕你再扭伤了脚。”

  “原来是说这个啊……”惠茜嫂子有些失望,脑海之中出现了另外一些画面。

  “怎么了惠茜嫂子?”叶扬走过来,问道。

  惠茜嫂子摇头道“这……村里人都说我克男人,你和我一起下山的话,被村里人看到不好,他们会闲言闲语的,再说了……”

  叶扬摇头“再说什么?”

  “我……我还是一个寡妇,和你孤男寡女的一起下山,人们会说三道四的……”惠茜嫂子看了看叶扬健壮的身体,说道。

  叶扬摇头“我可不怕别人乱说什么,也不怕被女人克,哪个女人能克我?”

  叶扬走过来牵着惠茜嫂子下山,惠茜嫂子嘴上说不,可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十年了,这是十年来第一次有男人和她这样近距离接触。

  山路起伏,不免时不时的两人身体有些接触,惠茜嫂子只感觉浑身都开始燥热。

  没过多久,他们已经回到了村子里,惠茜嫂子只感觉这时间好短,要是这山路再长一点就好了。

  村头迎面走来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少女正是这村里的村花,被无数少年爱慕。

  村花叫做姚佳,她如今也是十八岁,可是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美啊,就连一些大叔也会忍不住偷偷瞄上姚佳几眼的。

  姚佳迎面看到叶扬和惠茜嫂子一起从山上下来,她有些不悦的看了看叶扬,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扬摆了摆手,说道“昨天刚回来的,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姚佳。”

  姚佳气呼呼的,美眸在惠茜嫂子和叶扬之间转了一转,惠茜嫂子立刻知道了这小姑娘的意思,她尴尬的咳了咳,对叶扬道“那个……我要回家做饭去了……”

  叶扬礼貌的摆手“惠茜嫂子慢走。”

  见到惠茜嫂子走了之后,姚佳走到近前,一股青春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姚佳气呼呼的看了看那远去的惠茜嫂子,嘴里叽里咕噜道“寡妇还真是矫情,还说回家做饭去,是想请某人去吃饭啊?”

  姚佳看了看叶扬说道“叶扬哥哥,我也会做饭。”

  叶扬笑道“我知道,婶子经常夸你做菜好吃的。”

  姚佳大眼睛咕噜噜的一转,说道“叶扬哥哥,要不今天去我家里吃饭啊,我亲自给你做菜啊。”

  叶扬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我妈已经做了我最爱的红烧排骨,我回家去吃。”

  “不嘛,去我家啊……你小时候不是经常去我家蹭饭吗?”姚佳撒娇,她与叶扬同岁,小时候一起玩泥巴和过家家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此刻这些动作在姚佳看起来很是平常。

  但这些动作亲昵,在某些人眼里,那可是超越了正常男女关系了。

  这不,远处一个哼着小曲的小伙子走来,他叫于龙,是于大海的侄子,错学在家之后整天游手好闲,爱慕姚佳多年了。

  小时候甚至因为羡慕姚佳和叶扬玩过家家,和叶扬打过架。

  于龙老远地便看到这一幕,他心中不悦,冷喝的一声“姚佳,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你在这和一个穷鬼说什么话,你不知道他家欠了一屁股债?”

  于龙走来,上下看了看叶扬,笑道“我当你出去一年是去做什么大生意去了呢,没想到混得还不如从前了。”

  叶扬对姚佳摆手“我家里是穷,还欠了村里很多钱……”

  姚佳无所谓道“要是……要是我嫁到你家,我可以带彩礼过来帮你还债啊?”

  “啊?”叶扬和于龙同时惊吓到了。

  尤其是那于龙,他惊讶的嘴巴合不拢,心里想着:这真是一个好媳妇啊,知道贴男人,姚佳的家里是做木匠生意的,他父亲据说在城里面很受欢迎啊,他家有钱。

  于龙在姚佳面前走来走去,这小姑娘真是怎么看就怎么舒服。

  于龙笑了笑,说道“姚佳妹妹,你可别乱说话,嫁给叶扬这小子,你一辈子就毁了。”

  “可我喜欢啊。”姚佳的话顿时让于龙憋了半天。

  于龙笑道“你可是不知道啊,他家除了欠村里十万,而且还欠高利贷呢,你知道多少吗?”

  “五十万啊!”于龙道“五十万高利贷光是利滚利,他一辈子也还不清了,你要是一时糊涂跟了叶扬,你倒霉一辈子。”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