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龙羽by佚名小说_帝王之师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7:06

《帝王之师》是由“佚名”所著的一本小说,主角是龙羽、舞琉云,九界至尊,帝王师尊,位列皇权至上的龙羽降临在了人间,成了一名龙门之后的废材,不过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原主已死,现在是帝王之师龙羽。

帝王之师

第一章:帝师驾到!

破旧的自行车停在了一所高中的校门前。

杭城九中。

在杭城,这是一所并不起眼的中学。龙羽,则是这所中学高一三班的语文老师。

“龙老师,去一趟校长室吧。”龙羽刚刚走进校门,学校的老门卫已经扬声地开口,目光看了一眼四处,随即压低着声音道,“注意着点,今天张校长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谢了。”龙羽一笑,将自行车放在了一旁,随即迈步走向了校长室的方向。

老门卫看着龙羽的背影,神色有些疑惑,“奇怪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龙老师笑,今天怎么突然间转了性子了?”

行走在校园中,龙羽面带微笑,他不是转了性子,而是直接换了一个灵魂。

老门卫所认识的龙羽,是九中一个身份最为低微的实习教师。

如今龙羽,因为早上的一场变故,被来自天下王朝的帝王之师龙羽灵魂附体!

天下王朝,九州大陆最强帝国,王朝之帝王,号称万古至尊。

精通真武之术!

精通神法之术!

精通炼丹之术!

精通百毒之术!

精通玄门之术!

精通医道之术!

龙羽,则是帝王的师尊!

无人知晓,一代帝王之师,已机缘巧合降临地球。并且附身于一个穷困潦倒的教师身上。

轻车熟路走到了校长室门前,龙羽轻敲了几下门。“进来。”里面传出一道声音后,龙羽推门而入。

宽敞的校长室内,一张豪华的办公桌前,中年男子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温文儒雅的神态,正是杭城九中的校长张显洙。见龙羽进来,瞳孔微缩了下,随即推了下眼镜框。神色冷漠地说道,“龙老师,你迟到了。”

“我知道。”龙羽言简意赅地回应。

张显洙眉头一皱,手指轻敲着桌面,“你难道不需要交代一下原因?”

龙羽摇头。

砰!

张显洙突兀猛地一拍桌面,站了起来,色厉内荏地呵斥道,“龙老师!我本想给你一个承认错误的机会,看来你真的不知悔改啊!”

龙羽顿时眉头拧起------

张显洙拿起桌面上一叠照片,扔向龙羽,并且声音怒气冲冲,喋喋不休地振声喝斥起来。

“身为堂堂人民教师,竟然一大清早进入女厕所!如此伤风败俗!”张显洙愤怒地指责说道,“不仅如此,还当街与流氓斗殴!你看,你这像什么?拍电影?还是黑社会老大!你做这些事的时候,难道忘记了,你是一名神圣的人民教师!你的脑子都长屁眼上去了吗?身为人师,你心中可知礼义廉耻------”

“够了!”

一声大喝如雷霆轰鸣震响。

龙羽冷笑。

如果还是这副身子的原主人,或许会被因为张显洙的呵斥而唯唯诺诺,可他是帝王之师龙羽!

至于张显洙所说的事情,正是龙羽附身这副身躯的一个原因。早上这副身躯的主人骑着自行车来学校的时候,遭到流氓袭击,被打晕了扔进了女厕所。

也是因为如此,一代帝王之师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位于女厕!

张显洙万没想到龙羽竟然敢朝自己大吼,当即是气结,怒发冲冠,刚准备发作,龙羽已经是目光冷瞥着张显洙,“论为人师,我比你更有资格!不好意思,我辞职。”

“你------”张显洙张大了嘴巴,面容急剧变化,眼眸流露着难以置信,想当初,这个家伙想进学校的时候,再三地哀求自己。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更是规规矩矩,不敢越池半步。没想到,竟然竟然突然间‘爆发’了,让张显洙有些措手不及,“你-----你休想!你有什么理由辞职!”

张显洙赫然忘记了,自己把龙羽喊来办公室的目的,就是要将他开除!

在张显洙看来,自己开除他,和他自动辞职,那是两码事。

龙羽一皱眉,“张校长,你有没有听清楚了?我说我辞职。没有理由!”

“我说,我不批准。”张显洙仿佛彻底跟龙羽对上了,怒色回应。“同上,没有理由!”

啪!

办公室内,画面宛如定格不动。

张显洙捂住自己的脸庞,眼眸睁大到了极致,流露出难以置信------脸颊上传来的隐隐火辣剧痛告诉他一个事实,这是真的。

自己,堂堂九中校长,竟然被一个马上要被开除的最低级的教师给扇了一记耳光。

莫大羞辱!

“再同上,也没理由。”龙羽淡漠开口。

“你-----给我滚!”张显洙咆哮起来,怒不可遏,他倒想找回场子,可满肚皮的肥肉让他有心无力。这个场子,迟早会拿回!

龙羽直接转身离开了校长室。

砰!

大门关上。

龙羽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面色平静起来,眼眸深邃宁静。

脑海中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

“区区一个中学老师,当然不会有人无端端地刁难你,可惜------你并不是一个身份简单的老师啊------”

龙羽叹了一声,眼眸抹过了一阵冷芒,旋即迈步朝着校门外走了出去。

“这是第十七所学校了吧。”龙羽边走便自语着,他脑海中已经融合了这副身躯主人原有的记忆。

同名龙羽,华夏国古武术第一世家龙门第十三代弟子,年龄位列第三,地位垫底!

“身在龙门,宛如废物!”

龙羽冷冷地自语着,不时地摇头轻叹,仿佛也在为这一个龙门废少而感到叹惋------因为某种原因,他被迫远离京城,辗转了十七所学校,每一所学校,却都待不到三个月。

仿佛永远都有摆脱不尽的霉运笼罩在龙羽的身上,短短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总会被以各种借口开除。包括今天------“有时候,做人千万不要-----太过分了啊。”龙羽喃喃咕哝了一声,这一句话,不知是否有意无意地,说给某些人听。

很快便到了学校门口。

“龙老师,没啥事吧?”老门卫关切问了一声。

在杭城九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龙羽唯一的一个朋友就是学校的这名老门卫了。闻言,龙羽洒然轻笑一声,“没事,老哥,你等会。”龙羽大步走出了校门,走向了对面公路的一家便利店,买了酒和花生,往回走的时候,龙羽目光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一部豪车,身影顿了一下后,旋即继续走过去,“老哥,来,今天跟你喝一杯。”

“哈哈,难道龙老师有这样的雅兴啊。”老门卫摇摇头,“可惜啊,我上班不能喝,不能喝呢。”

“那我唯有先饮为敬了。”龙羽倒了一杯,直接一饮而尽,“老哥,我的那辆破车,就送给你留个纪念了。”龙羽站了起来,“后会有期!”

话音一落,老门卫顿时一愣,神色急了,“龙老师,这------”

龙羽微笑,“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等一下。”见龙羽要转身走,老门卫当即大喊了一声,龙羽回过头,只见老门卫又多拿出了个杯子,随即两个杯子倒了酒,其中一杯端给龙羽,“龙老师,既然这样,我就是拼着挨训,也得和你喝这一杯!”

杯子一碰,老门卫痛快地一饮而尽,旋即振声说道,“龙老师,你信不信,我有种预感,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

龙羽哈哈一笑,放下杯子,“如果真有那天,我再回来跟老哥喝两杯,然后再扇一脸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张校长!多痛快!”龙羽笑着转身离开。

刚刚往前走了几步,前方,一直停在路边的那一辆豪车车门突兀打开。

高跟鞋踩出落入龙羽的眼帘,白皙如玉的细长美腿。

一名女子从车内走出。

四周围的空气仿佛为之一凛。

美得不可方物!

第二章:一年之后,我上京娶你!

若用一句诗词描述,“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肌肤冰巧如雪,纤指若兰透骨香,凝眸似水渗心柔。垂直顺滑的黑发落于肩膀,随风轻地一摆,散发出无穷尽的女人魅力。

砰!

路边的一辆车直接撞向了电线杆。

龙羽神色平静地望着站在豪车旁的绝美女人,轻轻一声。

“舞家有女,如月琉云。”

眼前此女,龙羽的记忆中并不陌生,舞琉云。

龙羽迈步走上前去。

“羽哥哥。”舞琉云轻声地开口。

“换个地方说话吧。”龙羽声音平淡地道,随即走上前打开了车门,直接坐进去。

舞琉云眸子流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旋即是欣喜,难道羽哥哥想通了?

豪华的跑车绝尘而去。

九中门口,老门卫目瞪口呆,半会,脑袋猛晃了一下,“我特么的简直可以去当算命的了啊!”

------

------

幽静的咖啡厅内,耳边萦绕着轻盈的调子。

龙羽眼眸凝望着坐在对面的这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京城舞家,豪门家族,舞琉云,则是当世舞家家主膝下第二个女儿。同时,更是龙羽曾经的未婚妻。

并非舞琉云有意退婚,而是龙羽,虽为龙门一弃子,心中却有着最后一根傲骨。当年龙羽二十岁,舞琉云亦如此,正是到了男婚女嫁之时。可在龙羽心中,早已配不上这一位名动京城的天之骄女。更何况,这些年来,不论是龙家或者舞家,都曾给龙羽或多或少的隐晦暗示。

于是五年前,一纸休书震京城!

随后,龙羽便远走他乡,破落如斯。

可是,偏偏舞琉云,竟然对这样的一个龙家废物三少爷死心塌地!

五年来,无论龙羽走到哪,舞琉云总会在某种时刻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事实上,若没有舞琉云,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龙门弃少,恐怕日子会过得更苦!但越是如此,龙羽对舞琉云则越是逃避------舞琉云轻轻地搅动着咖啡,有些心乱,龙羽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他更加从来不上自己的车。

今天的龙羽,太奇怪了。

“你回京城吧。”沉寂了片刻后,龙羽说出了第一句话。

舞琉云的手轻震,一滴咖啡无奈地溅落在桌面上。

抬头,舞琉云望着龙羽,嘴唇轻抿,“羽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

讨厌一个绝世美人,那绝对会被人唾骂的!

龙羽轻地摇头,苦笑一声,“我想不明白,我只是一个龙家的废柴,而你,一个天之骄女,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不配?”

“除了你,没有人能配得上我!”舞琉云的语气突兀坚决了起来,眼眸坚定。

龙羽心神轻震。

一个女子,当着自己面说出这样的话,可以感受到她的内心之坚定绝然。

“就因为我们指腹为婚?”

“就因为------你是唯一一个面对死亡威胁还毅然站在我面前,保护我的男人。”舞琉云喃喃地开口,“还记得吗?那年十岁,我们一群孩子到动物园玩。”舞琉云的眼帘中仿佛清晰地看到当时清晰的一幕------同样出自豪门的一群小孩,队伍中,舞琉云属于最前面一批,而龙羽,当年一个削瘦孤独的孩子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一场变故发生。

一处关着老虎的笼子突然被打开,猛虎出笼,震啸八方。

那时候,舞琉云一群人刚好就靠近笼子,一群小孩,其中不乏所谓的天才,如惊弓之鸟散走。

就在舞琉云绝望之时,那一个一直站在队伍最后的孤独男孩,赫然毅然地出现在舞琉云的面前。

“那时你只回头对我说了一句话------”舞琉云凝望着龙羽,“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要保护你。’”

龙羽苦笑地摇头,他的记忆中也有这一片段,当年那只老虎真的扑了过来,龙羽遭遇重创,幸好龙家的高手及时出现,避免了一场灾难。可龙羽因此受伤卧床半年,那半年时间,舞琉云几乎每天都会去陪着他。

时光飞逝,一直到今天。

舞琉云手中拿出了一张苍白的纸,白纸黑字,最刺眼的两个大字------休书。

“五年前,我收到它的时候,就一直将它带在身边。”舞琉云轻轻将这张如同千斤重般的纸张放在桌面上,“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把它收回去。”

龙羽望了一眼那张休书,深呼吸,“如果------我一直不会收回去呢。”

舞琉云凝视着龙羽,“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龙羽眼眸睁大了几分,心头强烈振动。

或许,这是龙三少爷这一辈子唯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女神眷顾!一个如此落魄的废物少爷,竟然还有一个这般尊贵的女子,对他不离不弃。

可是,这对龙三少爷来讲,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舞琉云的追求者在京城恐怕足以另起一座长城了。但她却公开对一个废物少爷的痴情,这让不少人感觉到极度的难以置信以及内心的不平衡,从而采取一些极端的措施。

“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都无法逃脱得了那从天而降的灾难?”龙羽突兀轻声开口。

舞琉云面色微变。

她当然清楚。

红颜,祸水!

“对不起。”舞琉云红唇紧咬着。

“我也知道,这些年来,你在背后为我解决了不少的麻烦,可是------”龙羽站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有必要了。”龙羽目光凝视着舞琉云。

舞琉云娇躯不由地一震。

眸子望着桌面上那冰冷的休书,霎时间,心头蔓延起一阵无法遏抑的悲伤,眼眶的泪水忍不住滑落一滴,啪地落在桌面上。

他终究------还是赶自己走了。

自己给他带来的,是数不尽的麻烦。

可是,我还能怎么样?

舞琉云内心反复地叩问,默默地,纤细如玉的手指缓缓伸出,拿起了那一纸休书。

这时,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地将休书拿了过来。

舞琉云抬眼,望着此刻的龙羽。

龙羽的眼眸中散发着她从未见过的明亮光彩,如同星辰般闪耀。

“我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一切由我承担。”龙羽一字一顿,振声地开口,“你返回京城!”

唰唰唰!

那一纸休书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龙羽直接一挥洒,幽静的咖啡厅仿佛下去了一阵雪花。

四眸凝望。

龙羽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一年之后,我上京娶你!”

说罢,龙羽直接转身,迈步离去。

背影逐渐消失,‘雪花’还在飞舞------

舞琉云痴痴地凝望了一阵,最后,脸庞绽放出笑靥。她的笑容,很美。

第三章:这位老师小心点!

一年!

走出咖啡厅,龙羽抬眼望了一眼苍穹,心中升起无限斗志。

若是以前的那一废柴三少爷,绝对不敢说出一年之后上京迎娶舞琉云的豪言。

这一个过程,要付出的、承受的,简直难以想象。

京城,龙潭虎穴之地。

“可惜,我的真武之力,无法随着灵魂带过来。”

从记忆中,龙羽也了解了,这个地球空间也有一定的修炼体系,称为武术!真正的强者,以内气为媒,飞花摘叶伤人。

“这便如同我的真武之术。”龙羽眼眸抹过几分自信,“纵使这副身子完全是个废品,我也能改造成最强修炼之躯。只要我重新炼出真武之力,便可与这地球上的强者一决高低。”

“这里,似乎没有神法之术,腾云驾雾他们不会!施云布雨他们不会!点石成金他们不会!------当初,要施展神法之术,我必须先修炼至真武九境!”

“这里,也没有炼丹之术!伐髓丹他们没有!凝气丹他们没有!清心丹他们没有!这一些,都是我龙羽独有的财富!”

龙羽一边行走于路边,一边梳理着自己处身这一方全新世界的优势和劣势。

他的目标,是在一年之内,可当着京城诸豪的面,迎娶舞琉云而无人敢道一个‘不’字!

若让人知道此刻龙羽的内心所想,恐怕会忍不住笑掉大牙。

一个龙门废柴还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了!

手机铃声响起,龙羽拿出一个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诺基亚,看一眼,是一串陌生的号码。接了电话后,龙羽更加疑惑,是一个快递员打来,说现在已经到他住的地方楼下,龙羽快步地走了回去,果然在一间破旧的出租房前,一个快递员神色有些烦躁地东张西望。

“我是龙羽。”龙羽迈步走过去。

“是你了,签名吧。”快递员不好气地拿出了笔。

龙羽从快递员手中接过一长方形的盒子,随即转身走进了出租房,直上二楼。

狭窄的房间只放下一张床,一张桌,以及一些零碎的杂物。

龙羽坐在床上,目光落在了刚刚得到的那份快递盒子上,“是什么东西?”在龙羽的记忆中,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打开了长方形盒子,上面平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这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事情,我等你。”

是她。

龙羽目光看了过去,盒子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份录用书。

“圣兰中学语文教师?”

龙羽脑海中冒出了关于圣兰中学的资料。

在杭城数一数二的一间外资贵族学校,能够在这所学校读书的,大多数非富即贵。

不论从哪方面来讲,这所中学比起龙羽这几天所呆的十七家学校都要高级百十倍。

除了这一份录用书外,还有一份合同,上面摆放着一串钥匙。

是一份租房合约,房子的地址靠近圣兰中学。

若不是纸条上留下的那一行字,或许龙羽不会接受这一些。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一所贵族学校的老师,听起来似乎也挺不错。”龙羽自语了一声。

看了一眼录用书的时间,是从下学期九月份开始,如今是这学期末,六月初,距离开学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勉强够了。”

一切从简,提着一个袋子便离开了这一处破旧的出租屋,花了身上仅剩的一百块打的到了舞琉云给他准备的租房大门前。那是一处相对较为高档的小区,当龙羽迈步走进去的时候,小区门前保安目光警惕地盯着龙羽,在龙羽出示合同后才放行。

租房在三楼,龙羽打开门,发现竟然还是三室两厅的大房子。这对于终年漂泊在外住着两百块一个月出租房的龙羽来讲,这无疑是豪宅。当然,相对他当年在京城的房子,这里,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一切家具齐全,主卧室内还有一台电脑。

龙羽放下袋子后,直接打开电脑,开始输入搜索一个个奇怪的名字。

什么‘万灵草’,‘寒刺花’,‘幽冥叶’等等------“竟然一个也没有!”龙羽眉宇不禁皱了起来,这一些,都是他炼制一些灵丹所需要的药材,如果没有这些,自己想要段时间内彻底改造这副身体,简直难以登天。

“难道------因为地球与九州大陆是不同空间,对这些药材的命名也不同?”龙羽精神稍稍一振,继续在网上搜寻着这些药材的蛛丝马迹。

几个小时过去,龙羽眉头越发拧紧。

确实如他所猜测,很多药材只是换了个名字存在于地球上,但是,大部分都珍稀无比,价格奇高,以龙羽现在的状况------根本买不起!

“看来,还是先用药水伐髓,重新练出真武之气后,再从长计议。”

龙羽果断地作出了选择,随即抖擞精神搜索一阵后,立即拿起钱包冲出了租房。

到ATM机上查询一下,龙羽唯一的一张卡仅剩不到三千元。

“希望能够吧。”龙羽苦笑一声,随即将里面的钱全部取出,走向附近一家药材店,一番辛苦的杀价,勉强买够了药材后,龙羽在小区保安的警惕目光下扛着一个大包大步走回。

“通过药水的浸泡伐髓,这个过程相对较慢,而且也不够彻底有效。希望三个月内能够练出真武之气了。”龙羽轻语,在练出真武之气之前,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极其的重要,就好比习武者练出内气的过程一样!普通人没有个三五年不可能有成效,而龙羽,此时凭借着一副被判定为废物之躯,竟然还想着三个月内练出在真武之气!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有点嫌慢了。

药水伐髓,正式开始!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两个多月过去。

九月一号!

又到了开学季。

每年的这个时候,圣兰中学门前这一条宽敞的大街都会出现瘫痪状态。满大街的豪车排列着,如同一个盛大车展一般。

杭城的贵族学校!

就冲着‘贵族’二字,便让不少富豪商贾挤破头颅地想安排自己的子女进入这所学校。

上午八点,校门口如同菜市场般热闹,很多车子开不到这边,只有带着自家孩子步行进入学校。

一个开学日,仿佛成为了学生家长之间的攀比大战。

豪车琳琅满目地遍布,吸引了街上不少的目光。

“让一让,让一让啊。”一道响亮的声音喊起,旋即是叮叮的车铃声。

一辆八成新的自行车在拥堵的路上灵活地开前,一名戴着墨镜,面容俊朗的青年男子,披着一单肩包,踩着自行车直达圣兰中学校门。

顿时吸引了不少视线。

这绝对是这条长超过千米的大街上唯一一辆自行车。

车子到了校门前停下,青年人摘下墨镜,脸庞刚毅,线条分明,双眸炯炯有神。

出示录用书后,在校门卫疑惑的眼神下,龙羽直奔校长室。

此刻的龙羽心中隐隐有些兴奋。

前世龙羽,贵为帝王之师,论当老师,没人比他更有资格。

今生龙羽,本来的龙三少爷,更是辗转十七家学校教师,看得出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今天,再一次来到了校园。

再为人师。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微妙的缘分。

龙羽隐隐带着点迫不及待之意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你是新来的龙羽老师吧,校长正在开会,他吩咐了,你当高三(三十五)班的班主任,其余的课程安排下午便会知道,现在每个班班主任都得到各自的课室去,开始新学期的指导工作。”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中年女老师走到龙羽的面前,语气干练简洁地开口。

“好的,谢谢。”龙羽微微一笑,随即转身。

“这位老师------”中年女老师不由得喊了一声。

“还有事?”龙羽回头。

中年女老师顿了下,道,“小心点!”

第四章:第一堂课!

走过安静的走廊,眼角余光看着一间间课室内的师生,一个个精神面貌抖擞万分,正襟危坐,一派欣荣向上的景象。

“真不愧为杭城高等学府。”龙羽心中暗叹,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素质,一看就比自己原先所教的十七所学校都要强。

龙羽对自己即将要面对的高三(三十五)班的学生更加期待起来,“可是,刚刚那位女老师为什么要叫我小心点?难道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年轻,没什么经验?”

龙羽一路保持着微笑地走到了这一走廊的尽头最后一个班级。

“这里,高三(三十五)班。”龙羽走到教室门口前,教室大门紧闭,龙羽抬头,上面原本应该挂着高三(三十五)班的牌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鲜艳的牌子,上面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金光灿灿-------九五之尊!

“高三(三十五)班,三三得九,九五之尊?”龙羽轻微淡笑,“这个班,看起来挺有趣。”

九五之尊,象征着帝王。

这让龙羽心中顿时涌出了一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我倒要看看,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敢自封九五之尊。”龙羽直接推开了教室的大门。

这一刹,龙羽脸庞的笑容僵硬住,脚步也停止了下来。

眼前,教室内,赫然空荡荡。

一个人影也没有。

如同石化般寂静半会后,龙羽转身退了出去,再度抬头看了一眼,唯独【九五之尊】四个大字。

眉头轻拧。

这时,刚好隔壁教室的班主任,一个男老师从里面走出来。

“这位老师------”龙羽走过去,“我姓龙,是新来的老师,请问这里是高三【三十五】班吗?”

“原来你就是九五之尊班的新班主任啊。”该男老师笑笑道,“你好,我姓俞。没错,这里是高三【三十五】班。”

龙羽更加疑惑了,“那------学生们呢?”

俞老师一笑,“九五之尊班,一向是老师等学生,哪有学生等老师的。”

龙羽直接懵住------

老师等学生,没有学生等老师?

听俞老师的语气,这似乎还是习以为常的了。

“俞老师,这群学生不是刚刚才上高三,怎么------”

“看来龙老师还不太了解我们圣兰中学啊,九五之尊班,可以说是圣兰中学的一个传统了,班级里有些学生留在班上三两年不毕业也不足为奇。这群啊,恐怕是全杭城最难教的学生了。”俞老师语重深长地拍了拍龙羽的肩膀,旋即转身走回了教室。

“全杭城最难教的学生?”龙羽重新回到教室,坐在讲台前,抓了三只老鼠两条蛇扔下垃圾桶后,抬头望了一眼课室的布局,一张张桌椅错落分布,和普通的班级不同,距离讲台最近的那一张桌子,都足有三米远。教室内约莫有四十几张桌椅。

龙羽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讲台前。

圣兰中学一节课时间是四十五分钟。龙羽来到圣兰中学上的第一堂课,前三十分钟是自己一人度过。

八点三十分上课,一直到九点整,才有一阵脚步声音逐渐传来------终于来了!

龙羽看了一眼时间,目光望向了教室门口。

一阵口哨声音响起,随即三个女生,头发染成了赤红色,说说笑笑地迈步走进了课室,直接往座位上走去,仿佛直接当坐在讲台上的龙羽是空气一般。

“站住!”龙羽出声一喝。

三个女生同时停下了脚步,抬眼看向了讲台。

“咦,竟然有老师了。”就好比在动物园看到了一个小鸡鸡那般的奇怪。

“啧,看起来还是个帅哥呢。”一个女生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帅哥早啊。”

龙羽神色低沉,“你们迟到了。”

三个女生愣了下,旋即同时噗地笑了起来,手中的名牌包包一甩,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最前面的书桌上。

当她们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一声砰地巨响。

龙羽拍案而起,面容蕴含着怒色,“我说站住!”

三个女生神色吓一跳,转脸看着龙羽,其中一女忍不住大喊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还敲桌子,你以为你是谁?”

“目无尊长。”龙羽沉声说道,“我是你们的老师。”

“老师了不起?”女生脸庞扬起一阵不屑。

龙羽轻轻地摇头,直接指着走廊,“出去,站着。”

话音一落,三个女生神色同时一愣,半会,相视了一眼,眼眸竟然流露出了一阵兴奋。

“好久没有老师敢挑衅九五之尊班了,这个帅哥还挺有趣,要罚我们站?”

“帅哥,等会可别哭着求我们进来啊。”

“走,我看他要怎么下台。”

三个女生直接扭头便走出了课室,靠着窗口,毫不在意般地谈笑起来,似乎全然忘记了,他们是被龙羽喊出来罚站的。

讲台处,龙羽神色低沉地看着三个女学生,不禁摇头暗暗苦笑一下。

如果整个高三(三十五)班四十多名学生都这样的话,这个班,还真的是无愧号称杭城最难教的班级。

“不论多么难教的学生,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服服帖帖。”龙羽重新坐了下来,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音传来。

手捧着一个篮球的男生迈步走进了教室。

“迟到了,出去罚站。”龙羽根本没有睁开眼睛,直接一指着教室门口的方向。

男生神色明显一愣,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戏谑笑声,“宁泽欢,还不出来罚站。”

宁泽欢看了眼女生,回头再看看龙羽,嘴角扬起一阵玩味的笑意,旋即转身,手中的篮球一抛,一根手指转动着篮球便走出了教室。

很快,其余的学生们陆续到来。

只不过,接下来这个九五之尊班的学生没有一个走进教室,所有刚刚走到教室门口的学生都停下脚步,耳边听着其余同学的声音,目光瞟一眼在讲台前闭目养神的新老师,一个个皆都冷笑地抱肩依靠在走廊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走廊上汇集的学生越来越多。

铃铃铃------

突兀地,下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划破了这一走廊的宁静。

其余班级的学生一个个从教室里走出去,目光纷纷好奇地瞥过来,只不过,九五之尊般的威名在圣兰中学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学生们虽然好奇,也没有人敢近距离地走过去围观。

“这个帅哥胆子不小啊,竟然一来到想给我们下马威。”刚才被龙羽罚出去的其中一名女生冷笑地说道,“我们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的话,岂不是有损九五之尊班的威名?”

第五章:敢不敢上天台?

“雪薇说得对。”宁泽欢唯恐天下不乱地嘿嘿笑了起来,振声说道,“要不我跟他单挑打篮球,输的滚出学校去!”

郑雪薇眼神鄙夷瞥了眼宁泽欢,“你让一个老师来跟你这个篮球队队长单挑?你以为他傻,会答应你?”

“还是听听我们的军师的意见吧。”一名男子神色冷酷地开口,该男子名为唐刚豪。

“对,夏香,你怎么看?”郑雪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恬静女子。

在九五之尊班,基本上以‘五虎三花’为首。

这八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背.景以及过人之处,就好比眼前该女子夏香,便是三花之一,九五之尊班的智囊,是整个九五之尊般考试唯一到达及格线以上,却直接拿下全年级第一的女学霸。

除了夏香外,三花其余两位,郑雪薇,别看名字娇柔,却是出自武馆世家,搏斗天赋奇高,如今是跆拳道黑带。

还有一名则为赵佳瑶,杭城饮食大亨之女。

至于五虎,则为学校篮球队队长宁泽欢,唐刚豪,李安邦,郭承天,郜锋!这五个人背后的力量已经他们自身实力,都有着过人之处。

唯有在对付新老师的时候,五虎三花才会全部聚集来商讨对策。

他们没有一次失败。

“其实我们暂时什么也不用做。”夏香平静地说道,“我就不信,他敢让我们在这里站一个上午。等会他开门请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别进去,看他如何下这个台。”

“可怜的帅哥啊。”郑雪薇感叹一声,突兀地眼睛一亮,“来,我坐庄,你们觉得这个帅哥老师能在咱们班呆多久?三天的话一赔十,一个星期一赔一百,一个月一赔一千!”

“切,那你不是稳赢了,他可以待得了三天?”

走廊上的氛围格外的轻松,似乎就是班级的人聚在一起搞个活动般,丝毫没有被惩罚的意思。

课间十分钟转眼过去,又到了上课铃响起时,课室内,一直闭目养神的龙羽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放松了下脖子腰杆后,龙羽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的是一本名册,直接走到了教室门前。

“我想,你们一定商量好,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让你们进来的时候,你们一定不会进。”龙羽微笑地看着诸多学生。这时,四十几位学生一个个眼神飘忽,没有一人看向龙羽,仿佛直接将他的话当作了耳边风。

“所以,我决定,在这点名。”龙羽翻开了名册,迈步走出了走廊,声音振朗抛掷而下,“唐刚豪!”

话音落下,片刻后,整个走道,一片的寂静。

“唐,刚,豪。”龙羽一字一顿,再次开口。

走廊安静,依然没有回答。

龙羽目光一扫人群,随即低头嘀咕了一声,“名字倒是挺男人,可惜人却是个缩头乌龟。”

声音不大,确实清脆地震荡于所有人的耳膜。诸多学生面容纷纷一变。

“你说什么?”唐刚豪目光露出怒色,一步迈出,在同龄人中,唐刚豪的身躯算是魁梧,他的手臂处,还有着一个黑虎纹身。眼眸睁大如铜铃,仿佛一个猛虎般。

“你就是唐刚豪?”龙羽抬眼淡定一瞥。

“是又怎么样?”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去应承的人,难道不是缩头乌龟?”龙羽仿佛根本没有注视到唐刚豪眼中的怒火,继续说道,“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同学们,我姓龙,单名一个羽字。你们可以叫我龙老师。当然,就算你们直呼我的名字,我也一定会像个男人一样去应答!”

仿佛无形的一巴掌扇在了唐刚豪的脸上,唐刚豪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夏香在朝他使眼色,而是直接怒目盯着龙羽,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这样,龙老师------敢不敢,上天台!”

话音一落,整个走廊顿时一阵哗然声响起。

上天台!

这意味着一个挑战!

所有人都清楚着代表着什么,一般来讲,在学校内,都是有矛盾的学生们会有此宣战之言,可从来没有过,一个学生,对着一名老师,发出这样的挑战!因为没有一个老师会理会这种蛮横的挑衅!

更没这样的必要。

诸多目光皆都带着幸灾乐祸地看向了龙羽。

刚刚还夸下海口,什么像个男人一样去应答,现在,还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哼,还敢打脸?现在豪哥直接狠狠地扇回去了。”不少学生暗暗地窃喜思忖着,眼眸充满着期待地看着龙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那困窘的表情------唐刚豪,更不是普通人。九五之尊班上的学生们都隐隐了解他的身份。

他的父亲是杭城的一个地下势力的霸主,从小唐刚豪被灌输的信念,便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越来越有趣了啊。”龙羽轻声咕哝了一句,随即看了一眼唐刚豪,转身离去。

诸多学生们眼中的戏谑之意更浓了。

“不战而退,意料之中啊。”

“豪哥你太猛了,直接将这个脆弱的小帅哥唬走了。”

“要是他敢答应上天台------啧啧,画面太美,我真的醉了。”

------

蓦然地,龙羽回过头来,眉头一皱,“怎么?光说话,不上去了?”

走廊上的声音顿时间戛然而止。

各种丰富的表情。

片刻后,更是强烈的哗然之声响起来。

真的应战了?

一个老师,竟然会真的答应了一个学生扬言‘上天台’的挑衅!

难以置信。

可是众人也清楚地看到,龙羽确实是朝着楼上走去了,并且转眼间消失在楼梯口。

五虎三花也不禁相视了一眼,包括刚刚处于愤怒中的唐刚豪。

“看来,也是个无脑的家伙。”夏香直接说道,“我们上去吧。赢了,他不会再有脸面待下去,输了的话,一个老师的身份殴打学生,足以被赶出校园。这一上去,不论结果,他已经败了这一仗。”

“更何况,我根本不会输。”唐刚豪轻蔑地笑道,“就他那一副削瘦的身子骨,我一只手都将他撂倒在地。”

“走吧!看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招!”

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天台。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