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叫陆致远苏希微的小说_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7:32

在作者煜凌依的文笔下,《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陆致远苏希微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已完结。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苏希微愣了愣,虽说不知道他怎么忽然间说起这个,同样语气坚定地回答他,“陆先生,你放心,咱们各取所需,等我母亲的病治好,一年后期满,我会离开,而且老死不相往来!”

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

推荐指数:8分

《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在线阅读全文

溺爱成欢总裁的傲娇甜妻第29章:能不能提前回来?

苏希微在陆苑等了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陆致远回来,她才跟看到希望似的,跑到门口去迎接他,一颗心充满了期待,殷勤的帮他接过外套。

对于她这么明显的表现,陆致远意会也不点破,唇角微微勾了勾。

“吃过晚饭了吗?”晚饭的时候她本想给他打个电话的,又怕他在忙,打扰到他,更多是怕他觉得烦,一个心情不好就不帮她了……

有求于他的她,心里全是顾虑。

“还没。”从医院出来又赶回陆氏处理紧急文件,忙完直接回来了,她不问起,他压根不记得吃饭这件事。

他并不是一个工作狂,会出现这样的状态,完全是因为霍思丹的离开。

那会儿心里难受,只好寄情工作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那我马上去给你做。”苏希微表现得特别积极。

陆致远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张嫂在旁边看着这一切,面上挂着不失礼貌的笑,心里却是一阵着急。

他们如此恩爱,看来沈茵交给她的任务怕是完不成了。

十多分钟后,她做的面条出锅。

“晚上不宜吃过多,且清淡最好,所以我下了一碗素面,你将就着吃一点先。”她担心不合他的胃口,在旁边小心的解释。

陆致远瞥了她一眼,唇角微勾,什么也没说,拿起筷子吃面。

和上一次一样,她显得有些紧张,生怕某人挑剔。

为了给陈玉琼治病,她小心到有些要讨好他的意思了。

看他接连吃了几口也没说什么,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放着让张嫂收拾就好。”他上楼之前对她说。

苏希微没说话,礼貌地笑了笑,把碗拿进厨房,顺便清洗干净。

“苏小姐,这些事吩咐我做就好。”张嫂听到了陆致远那句话,立马过来,试图去拿过苏希微手里的碗。

苏希微笑笑说,“阿姨,只一个碗而已。”

说话间,她已经把碗洗干净了。

张嫂看着这一幕,暗自嘲讽,这是要把她的事情做完,好把她赶走么?

“苏小姐真是能干,难怪先生会钟情于你。”张嫂在旁边一语双关的说。

对于类似的话,苏希微唯有付之一笑。

回到卧室,见陆致远在打电话,她担心打扰到他,准备离开时,听见他说,“思丹,我很想你,能不能提前回来?”

男人的声音本就富有磁性,深情款款的话虽不是说给她听的,但心里的弦被他撩动了。

“好,一年,一年后,你必须回到我身边。”他又霸道的说。

话落,他转过身,瞧见呆愣在卧室门口的苏希微,眉心一拧,温柔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那我先挂了,你照顾好自己。”

“你这样很不礼貌。”陆致远有些不悦。

苏希微回过神来,呆呆的表情望着他,想说对不起的时候,脑瓜子一转,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说,“放心吧,我什么也没听见。”

陆致远冷睨着她,奚落一句,“听见了又怎么样,你管得着?”

呵,我们又不是真的情侣,你跟谁打情骂俏跟我什么关系?

不过思丹这名字听起来不像个男名啊?

她狐疑的目光攀上他好看的脸,企图看看他有没有喉结……他要真是同的话,是攻还是受……咳咳咳,苏希微发现自己越想越大胆,越想越离谱……

天呐天呐,苏希微,你想些什么呢!

她及时刹车,发现某人正一脸严肃地盯着她,犀利的眼神,似乎把她的想法都洞悉了去,她有些心虚的干笑了两声,然后指着洗手间,“我先去洗漱了……”

刚走到他身侧,一只手就把她给拽住了,苏希微顿了一下,诧异望向他,“你干嘛?”

“我不会爱上你。”薄淡的语气里带着肯定。

他心里只有霍思丹,谁也替代不了她。

苏希微愣了愣,虽说不知道他怎么忽然间说起这个,同样语气坚定地回答他,“陆先生,你放心,咱们各取所需,等我母亲的病治好,一年后期满,我会离开,而且老死不相往来!”

这可是事先说好了的。

陆致远唇角一勾,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省得到时候麻烦。”

他可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任何感情牵扯。

“陆先生,你想太多了!”她才不会爱上他,不会的!

“别在浴室呆久了。”陆致远说完这句话就出去了。

苏希微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出去了。

他这是为了不让她尴尬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一股暖流淌过。

打开浴室门,她先探了个头出来,确定陆致远没在卧室后才大胆地走出来。

躺在床上后,怎么也睡不着,捞起床头柜上的书,认真地阅读起来。

陆致远回到房间后,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

他见她床头柜上的灯还亮着,走过去,准备关灯的时候,见她怀里还抱着书,他伸出手,准备把书给她拿走时,她两只手紧了紧,不仅如此,还顺势抱住了他的手,像个缠着树干的树袋熊,紧抱着不放。

陆致远微皱了下眉头,心里一阵无语。

要不是见她睡着的样子很安分,他一定粗暴的把手挣脱出来。

他站在床边等了几分钟,等她睡踏实了,才慢慢地把手抽出来。

“飞扬,我恨你……”她嘴里咕哝了一句。

陆致远眉头再次拧紧,心头像是卡了一团棉花一样,让他有点儿不舒服。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觉得她没出息吧,那个男人那么伤她,她还在对他念念不忘。

好像陆致远总是先她一步起床,她起床后,沙发已经空了。

她走过去,看着宽窄有限的沙发,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他身高腿长,在沙发上睡,哪有在床上睡着舒服?

“少夫人,先生请您下楼吃早餐。”张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好。”她连忙应着,赶紧跑去洗漱。

其实这会儿才七点半,可某人已经在餐桌前坐着,她有种上课迟到的尴尬,双颊一阵烫热。

“你要赶着出门,早餐就不用等我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说这话其实是在承认自己是个爱睡懒觉的大懒虫。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