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天山雪人间月》(萧沉_阮明月)by徐颖君

发布时间:2018-09-13 17:32

男女主角是萧沉阮明月的小说名叫《天山雪,人间月》。是由作者徐颖君编写的一本女频小说。古言现言小说天山雪,人间月精彩章节节选:那个时候的清风还是个稚嫩的小孩子,还未见棱角的脸上长着一对圆滚滚的大眼睛,唯有剑眉略显英气。平时的阮清风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闯祸却唯独护着阮明月。

天山雪,人间月

推荐指数:8分

《天山雪,人间月》在线阅读全文

天山雪,人间月013 弟弟清风

桃歌好不容易把两个人甩开,一回明姝斋便又把自己锁进了房里。

明姝斋的佣人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桃歌这样的处理方式,有条不紊的继续着自己手中的事,她把自己关起来爱怎么折腾便怎么折腾,只要不殃及自己就好了。

不知道哪里跑来个小厮,突然敲了敲桃歌的门。

“别烦我。”桃歌吼一声,房间里又是哗啦一阵异响。

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的欣儿叹叹气,这都多少次了,桃歌姑娘心里不高兴一点都不表达出来,动不动就发脾气摔东西,搞得天怒人怨的,可怎么是好。

不过也真是的,明知道桃歌姑娘心情不好,就不要去招惹她嘛。

欣儿突然抬了抬头,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厮又惹自家主子生气了,没想到这一看便愣在了那里。

刚刚不是有个人在那里的吗?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阮小姐。”

穿着小厮衣服的人不知何时闪进了屋内,冲着桃歌的背影喊了一句,眼神不屑的扫过一片狼藉的房间内,“谁惹了阮大小姐不开心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怎么进来的。”桃歌坐在铜镜前,从铜镜里打量着他,说话间还抓起梳子故作镇定的梳着头发,拿着梳子的手却有些颤抖。

“我来吧。”小厮走过去,突然拿过桃歌手中的木梳,在她的背后,顺着她的三千长发慢慢的梳下去。

每梳过一个地方,桃歌都觉得自己那一块的肌肤因为恐惧而颤抖发麻。

“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是吧。”“小厮”梳了几下,不知怎的突然变得面目狰狞,手顺着桃歌的头发直接抓住桃歌的脑袋,一用力就把桃歌从座位上提了起来,“桃歌姑娘,你可别忘了,你早就不是宰相府里的千金了。”

她狼狈的保持站立的姿势,没有任何的反抗。

“你的一举一动,主子可是看在眼里,你要是再乱来可别怪我不客气!”小厮恶狠狠地将桃歌摔到床上,全然不顾她吃痛的表情,“听说那日主子有意撮合阮小姐和萧将军,却被阮小姐给……拒绝了?”

桃歌依旧保持着沉默,内心早就知道他们便是那日下媚药的始作俑者。

他们能够进出自如的出入她的房间,想趁着别人不在下点什么东西更不是什么难事。

“怎么?阮小姐还觉得自己很干净?”

听到“干净”两个字,桃歌睁大了眼睛,试图从床榻上挣扎着起来和他理论,来人却根本不看他,极端厌恶的擦着自己的手,似乎刚才与她接触过的行为让他感到恶心。

“等一下。”桃歌叫住他,“为什么芙姬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也是你们的人?”

似乎早就料到桃歌会有这样的疑惑,“小厮”突然转了回来,一步一步走近桃歌,眼看着他的嘴唇离她的耳朵只有几厘米远,他的呼吸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一字一句他都说的很慢,说话的时候桃歌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嘴角一点一点升起来的讽刺的笑容,“只是很巧的是,她也有个弟弟。”

听到最后两个字,桃歌的身体明显的抖了抖,素来淡定的她第一次脸上出现了恐惧,“你们把清风怎么了?”

“阮清风他现在还没什么事,不过阮小姐若是继续这么肆意妄为,那可就不好说了。”

黑衣人幽幽的说着,向后一退,躲开了扑向自己的桃歌。

“听说芙姬的弟弟可是在回国路上被乱棍打伤,生生的疼死在了她的面前。”他话里有话,看着失措的桃歌眼中尽是鄙夷,“可惜了,那可是她鲜胡皇室最后的遗孤了。”

“遗孤”两个字被刻意说得很重,黑衣人说完话,不顾与自己怒目相视的桃歌,扔下半块已碎的玉佩,悠悠的走了。

待黑衣人走远,桃歌将地上的玉佩捡起,宝贝的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已经碎成两半的玉佩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光彩,猩红色的血迹触目惊醒。

即便被血液遮盖,也还能模糊的看清上面的大半个“元”字。

“清风……”

桃歌将手收紧,冰冷的玉佩在她的手心里一点一滴传输者绝望的冰冷。

清风,他还好吗?

桃歌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那是才刚十岁出头的阮清风。

那个时候的清风还是个稚嫩的小孩子,还未见棱角的脸上长着一对圆滚滚的大眼睛,唯有剑眉略显英气。平时的阮清风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闯祸却唯独护着阮明月。

就连阮府受难的那一天也是,他撑起双臂挡在那群凶神恶煞的侍卫之前的模样直到现在也映在桃歌的心中,那是桃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原来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了作为男子汉的担当了。

“你们谁要敢欺负我姐姐,且不说我爹一生清白廉洁总有翻案的一天,就算我等不到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嘿,黄口小儿痴人说梦!如今你爹可是犯得通敌灭国的大罪,你们阮家还有翻身之日吗?不如快点让开,让爷几个快活快活,也不辜负曾经的阮府千金的绝世容貌,爷几个,也能让你们走得痛快些!”

阮清风哪里听得进去侍卫对自己姐姐的侮辱,一句话不说扑上去照着领头的侍卫胳膊上就是一口,直咬得侍卫头头吃疼的大叫,一脚踹飞了阮清风。

“清风!”阮明月大吼一声,顾不上自己的处境,只想要赶到阮清风的身边,刚才他落地的那一声声音大得吓人,他可千万不能出事才好……

可是明月才走了两步,细长的秀发却被突然揪了起来,侍卫长一脸鄙夷的看着无措的阮明月,轻蔑的笑了笑,“怎么,阮府不是各个英烈威武不屈吗?来人,给我打。”

……

“姑娘……”

欣儿的呼喊打断了桃歌痛苦的记忆,从苦痛中抽离的桃歌迅速的将玉佩藏好,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慌乱压在身体里。“我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吗?”

“奴婢无意冒犯,是芙姬刚送来了几个荷包,要我尽快交给姑娘。”

“荷包?”桃歌的眼神闪过一丝凉意,下意识地看向明姝斋内那早已空无一物的角落。

这次回府以来,那些原本充斥着回忆的东西都消失了,她遍寻不见,如今又如何会落入芙姬的手中?

“拿来吧。”抵不住心中的好奇与疑虑,桃歌将门打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倚在门框上将手伸了出去,接过欣儿递上来的香包,眼底闪过一丝错愕。

果然是当日她未来得及收走的那些!

“芙姬呢?”

“送过香包之后,已经回了花宁楼了。”

欣儿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心中不免疑虑,不就是几个香包而已嘛,怎么桃歌姑娘的脸黑成这样了?

方才芙姬送东西来的时候得意兮兮的,她还在纳闷,芙姬莫不是真把桃歌姑娘当成了完全没有见过世面的主了?几个香囊也好意思送,没想到这姑娘倒是真的挺吃惊的。

桃歌的手里死死地攥着这些得而复失的香囊,那些曾经饱含着她对萧沉的思念的点点滴滴还烙印在缎面之上,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

真是没有想到,这些东西如今会在芙姬的手里。

抬头看一眼明姝斋的大门方向,雪后的大地上有着薄薄的一层脚印,想来是芙姬来时留下的。

难道芙姬也是“他”的人?

又或者,当日阮家被冤枉与鲜胡私通一事,也有芙姬方面的参与?

“姑娘。”

见桃歌眸色骤冷,欣儿有些担心的唤了一声。

“我没事。”桃歌将身子一转,拿着香囊转身就欲回房间,走了两步却又想起似的,突然伸手将欣儿招到身旁,俯身悄声说了几句话。

“可是,明姝斋里笔墨纸砚不都是备着的吗?”

欣儿下意识地点过头后,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将军府里的纸质看来普通,其实都大有文章,是为了防止今后有密信流出时能够查到出处的。”桃歌无奈的轻声解释道,解释道后头语气中已有了明显的不耐,“叫你去你就去,问这么多干什么?”

欣儿显然还是不懂,可是看到桃歌的脸色已然有些不悦,也就不敢多说什么的一路小跑的走了,再过一会儿,欣儿从厢房里找来了之前桃歌带进府里的寻常信纸,桃歌接过看了两眼,又开始上下打量起欣儿,

“会写字吗?”

欣儿狐疑的点点头。

“那便好。”桃歌笑了笑,将欣儿拉到椅子上坐下,“我说,你写。”

“啊?”

“这件事情,一个字都不要往外提。”

欣儿似懂非懂,可是看到桃歌脸上沉重的表情,也是煞有其事的提起了笔。

“写,宰相阮正,身为两朝元老,位高权重,却贪心无厌,通敌叛国,罪大恶极……”

欣儿写了一半,手越来越抖。

“姑……姑娘,这……这个奴婢不敢写。”

桃歌不怒反笑,笑容里却藏着丝丝寒意,“不敢?”她冷哼一声,再也没有平日里的妖娆或美艳,有的只是狠厉与讥讽,“那违抗我的命令,你就敢了吗?”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就是个普通的青楼女子这么简单吧?”

欣儿被桃歌身上陌生的气息吓了一跳。

往日里的姑娘虽然不好相处,却从未如同今日这般杀气腾腾。

“我没记错的话,欣儿你的家就在离国都不远的地方吧。”桃歌挑眉把玩着自己新涂的指甲,“欣儿,我们都有家人,我们都不想失去的,对不对?”"},"novelInfo":{"novel_id":"10645","sex_type":"20","is_free":0,"free_time":0,"name":"天山雪,人间月","cover":"http://cdn-novel.weituibao.com/novel-10645-cover-8807.jpg","author":"徐颖君","word_num":"158538","description":"暮色四合,小雪又淅淅沥沥落了下来,到了夜中的时候已是白茫茫一片,再无他色。\r\n萧沉默默的站在雪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凉透了,连带着心,都死了。他在想,明月死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她那一剑割的极深,居然还是用他亲手教给她的那一式“月落雪霰”。她心里,是不是还是恨着他?\r\n萧沉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就在这一刻死了。从此后,这世上大抵就再没有那个萧沉了。\r\n就算是身为帝王,这一生,也不过是一个人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