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揽经年君何在》是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水择所写,主角江暮璃萧允言。一揽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5

江暮璃萧允言小说

一揽经年君何在全文阅读

《一揽经年君何在》是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水择所写,主角江暮璃萧允言。一揽经年君何在小说全文讲述江暮璃爱萧允言入骨,他却厌她入骨,当他幡然醒悟,可伊人早已经远去,还有一颗追不回的心,他们之间横着灭门血仇,早已是敌人。

第一章 十里红妆

  秋夜瑟瑟,苏州江府中到处弥漫着雀跃之情,纵是到了夜晚,下人们依旧马不停蹄的张灯结彩。

  红绸大花被张挂的到处都是。

  景欢院中,江暮璃坐在妆台前,铜镜中倒映出她浅笑梨涡的柔情美意,细细柳眉,点点星目,道是个精致的江南美人。

  贴身丫鬟推门而入,劝了两句道:“小姐,夜深了,该歇息了明日还得赶上吉时呢。”

  江暮璃脸颊上泛起一抹霞红,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方一转身,便捕捉到一片火红衣角.

  江暮璃忍不住抬眸凝视着床榻上火红的嫁衣,面上的笑意更是柔和的仿若一汪春水,回想起这一切,就好像在梦中一样。

  一月前,作为全国首富的江家被一道明黄色圣旨打出了涟漪。

  圣上亲下旨意,江家嫡女江暮璃,许四王爷萧允言为正妃。

  圣旨一下,举国哗然,江家作为首富,资产富可敌国,可许为王爷正妃,却怎么也不是商贾之家所能高攀的起的。再者,四王爷萧允言素有俊雅之名,身为皇家之子,浑然天成的尊贵气质和玉树临风的俊逸潇洒一直是京中贵族小姐的梦中情人,却没成想被圣上一道旨意归了个满身铜臭的商人之女,此事不可谓不惊人。

  一时之间流言纷飞,有说皇上刻薄寡恩薄待兄弟,也有说皇家也抵不过万贯家财的诱惑,更有说江家千金有魅惑人心之术,各色流言简直不堪入耳,在这万千诋毁大军中,却也有些不同意见,譬如,江家小姐美艳不可方物,配上王爷丰神俊朗,二人早已心意相通,实乃天作之合,圣上只是成人之美罢了。

  且不论坊间如何传言,反正这事是实实在在的热闹了起来。江家除了江家老爷,其余人等也是喜气洋洋。

  热热闹闹的过了许久,终于在这一天,新郎带着花轿,吹吹打打的迎了过来。

  江暮璃被扶上花桥前,被自家爹爹语重心长的交代了一番,最后耳边听得一声叹息,江老爷子摆摆手,去吧。

  十里红妆,遍及江南,终于,江暮璃到了京城。

  本想,她该正门而入,红烛相辉,却花轿停于门前,隔帘透过一道凉薄的嗓音:“本王累了,先回去歇息。”

  她愣住了,久久未曾回神,直到花轿晃荡,震的她心头刺痛。

  翌日,四王爷新婚不拜堂,王妃独守空房的流言传遍了街头小巷,江暮璃捏紧了掌心,红了双眼,满腔的委屈在肚中打转,终是跨出了房门。

  “王爷在哪,我要见王爷。”

  侍从冷然站立,目不斜视的道:“王爷在处理公务,闲杂人等不得打扰!”

  江暮璃猛的抬起头,挺直了脊背,清冷的道:“闲杂人等?你可知道我是谁?”

  侍从的视线这才从她脸上划过,这一瞧,便忘了回话。

  世上美人各有千秋,眼前这个更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等了片刻不见眼前人说话,江暮璃不耐烦的往里闯去。

  “外面在吵什么!”

  门内传出萧允言不悦的呵斥。

  江暮璃一偏头,正好房门打开,和他四目相接。

  她的眸子里一点一点洋溢出笑意,和记忆中的他重叠在一起。

  他还是这般模样,见到他真好。

  唇边笑意还未及绽放,便见他皱紧了眉宇,眼中透露出十分明显的厌恶,冷声呵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谁给你的权利!”

第二章 物是人非

  江暮璃从未想过,他竟然会讨厌她。

  她定定的望着他,那双本应充满温情的深邃眸子里,此刻泛着隐隐的冷色,那般的陌生,那般的冷漠,一下子激的她心底泛出一股深冬里才有的寒气,那寒气仿佛带着尖锐的长刺,骤然用力,就扎进了心脏。

  她呼吸一滞,开口道:“允言,你怎么了?我是你的妻子啊。”

  萧允言阴沉着脸,似乎在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薄唇一勾,带着不屑和嘲讽的语气,睨了她一眼,道:“妻子?本王怎么不曾记得,若是本王没有记错,本王并没有和你拜堂,既然没有拜堂,又何来妻子一说?”

  一番话,击的她颓然倒退。

  江暮璃匆匆的去,狼狈的回,府中下人惊惧的不敢言语,谁也不知道为何王爷会如此对待自己刚刚过门的妻子。

  “江暮璃,要不是因为你,本王早已娶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为妻。若非皇命难违,你当真以为自己能踏进王府半步?”

  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萧允言压制怒气的低沉嗓音,她无力的倒在床榻上,睁着双眼,只觉得顶上帐曼鲜红的刺眼,刺得她的心狠狠的疼着。

  心爱的女子?

  “你爱上别人了吗?”

  她喃喃的说着,只觉得浑身力气被抽走,软绵的无法动弹。

  她一动也不动,睁大了双眼,眼角干涩,蓦然滑出滚烫的泪水。

  恍惚中,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个烟雨绵绵的江南夜。

  她踩着绣鞋,湿了长裙,廊下避雨,却遇见了浑身浴血的他,只一眼,便觉得绵长如万年,他走进了她的心,她救了他的命。

  床榻上,被包裹着双眼的萧允言紧紧握着她的手,他掌心的颤抖和冰冷一瞬间爬上她的心头。

  “我若苟活,定会娶你为妻,你等我。”

  她听了他的话,在江家等了他三年,她以为她等到了,结果,他却告诉她,她不够资格。

  ......

  大婚三日,江暮璃闭门不出,待她再次打开房门的时候,九转游廊满目红绸。

  她怔愣的看着喜庆的王府,心口的窒息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她随手抓住一个下人,视线落在她双手的托盘上,满满的红枣,艳丽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回......今日,是王爷大婚。”

  江暮璃瞳孔一缩,声音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你说什么?”

  “今日是王爷和祝家小姐的大婚,吉时快到了,奴婢还要去新房。”

  丫鬟匆匆走了,仿佛逃也似的。

  江暮璃单薄的身子颤颤巍巍的倚在门框上。

  “祝家小姐?大婚......”

  她猛然起身,顾不得碎白的长裙摇曳,疯也似得在府中乱窜。

  初来乍到,江暮璃连后院的道路都摸不清,足足在偌大的王府里跌跌撞撞的跑了一炷香,终于,耳边的乐声愈发的大了。

  心中的不甘和愤懑充斥着胸腔,她甚至能感受到心脏狠狠的疼着。

  当一袭正红凤衣,团云盖头的新娘子出现在视线中时,她步子一滞,随后趁人不备闯进礼堂,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毫不犹豫的抬手扯下新娘盖头。

  火红盖头下,一张精致小脸带着惊恐映入眼帘。

  “凌仪,祝凌仪,真的是你!”

  祝凌仪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终究归于平静,画着精致新娘妆的巴掌脸,微微扬起笑意,带着微不可查的傲慢,红唇轻启道:“暮璃,今日是我和王爷大婚,你既然来了,那便在旁观礼吧。”

  “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为什么会这样!萧允言为何会娶她?为什么偏偏是她!

  祝凌仪,这个她唯一的好友,竟然在她进门后三天,就被她的夫君以正室红衣,吹吹打打的迎进王府!

  那她算什么!

第三章 家门巨变

  “江暮璃!你在做什么!”

  愤怒的呵斥声从身后传来,她才一偏头,迎面而来的就是狠狠一巴掌。

  嘴边温润的液体轻轻滑下,江暮璃脑袋嗡嗡直响。

  “下去!”

  萧允言眸里闪过一丝寒芒,看着狼狈的江暮璃眼中满是憎恶。

  江暮璃还未回过神来,就听得耳畔传来祝凌仪轻柔的嗓音。

  “王爷,别生气,暮璃只是过来祝福我们的,既然她来都来了,不如就让她在一旁观礼吧。”

  祝凌仪软软的依偎在萧允言身上,眼中的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江暮璃的脸上,瞬间,眼底满是得意。

  她看上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江暮璃被人架起,粗鲁的按在椅子上,紧接着声乐响起,眼前晃过两道红衣人影,在人声喧闹中,她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后,祝凌仪成了四王侧妃,而她,空有正妃名头,却连天地也未曾叩拜。

  府中下人对于这个王妃,像是躲瘟疫一般,江暮璃的院子,就像是四王府的冷宫,萧条的不见一丝人影。

  ...

  湖边亭中,祝凌仪一袭青衣,面色润泽,心情颇好的投喂着鱼食。

  “侧妃娘娘,那个女人过来了。”

  身边的贴身丫鬟眼尖的看见缓缓走近的江暮璃。

  祝凌仪转头看去,唇边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随着江暮璃的走近,丝毫没有要去理会她的意思。

  “凌仪,为什么你会嫁进来?”江暮璃一双充斥着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她,苍白的小脸衬得她如同脆弱的瓷器,短短几日,她已然消瘦的如同纸片人一般。

  “呵呵,为何?暮璃,你倒不如想想,为何你会嫁进来?”她轻轻巧巧的反问道。

  江暮璃眼睛微微一眨,为何?自然是因为允言他......不,他已经背弃了她。

  “为,为何?”

  “呵呵。”祝凌仪冷笑一声,迈着步子朝她缓缓走去,凑近她耳边道,“你可知道如今的江家是何局面?”

  江暮璃浑身一颤,心头弥漫上一层寒气。

  祝凌仪很是喜欢她废物的蠢样,眼中爬上满满的自得,口中的话语如尖刀剜心一般:“你以为你为何能嫁进王府?要不是皇家看中你江家的富贵,你以为就凭你?去街市看看吧,蠢货,疼你爱你的爹爹,还有一个时辰,就要人头落地了!”

  江暮璃猛地倒退几步,一脚踩在滑润的鹅卵石上,嘭的一声跌坐在地上,脚踝处传来阵阵刺痛。

  可她根本感觉不到那钻心的痛楚,只颤抖着双唇,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怒吼道:“你,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

  祝凌仪看她就仿佛看向一条落魄的野狗,那么的可怜,那么的令人心情愉悦!

  “我胡说?呵呵,江暮璃,你听清楚了,你没听错!皇家得了你江府的银子!就要把你爹砍了!”

  “祝凌仪!你胡说!这不可能!”

  “哦?是吗?那就随你了。”祝凌仪淡淡的说着,视线落在她精心修剪的指甲上,继续道,“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不赶过去,就见不到你爹最后一面了。”

第四章 深陷局中

  忍着脚踝的痛楚,她咬着牙从四王府跑到了街市。

  眼前一排整齐的刽子手持刀而立,刀下跪着的,正是江府的所有人,包括她唯一的亲人。

  “爹!”

  江暮璃挣扎着要从守卫处闯过去,却被毫不留情的推倒在地。

  “什么人喧哗!仔细将你抓进大牢!”

  守卫大声呵斥,怒目圆瞪,浓重的煞气生生逼退了看热闹的老百姓。

  江暮璃慌乱的从地上爬起,冲着跪地的江老爷一声一声的喊着。

  “暮璃!你怎么在这里!你快回去!”

  “爹!爹!你等着,女儿会救你的!”

  她颤抖着双手,抬手在脸上胡乱一擦,扭头就拼命的往王府赶去。

  ...

  萧允言的书房外,侍从拔刀威胁,她站在门口身子抖的厉害。

  “让我进去!允言你出来!”

  “书房重地,不得乱闯,再不走,休怪我不客气!”侍从佩剑直直的刺到眼前,江暮璃一愣。

  她不能死,她还要救爹爹!

  “允言!我求求你!你救救我爹!我求求你了!”

  扑通一声,膝盖直直的磕在青石板上,面上憔悴的仿若刷白的瓷漆。

  刹那间,灰暗的天空中雷声哄鸣,颓然落下大滴雨水。

  雨水用力的打在她削瘦的肩膀上,浸湿了衣裙,打散了发髻,也浸凉了她的心。

  “萧允言!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她大声喊道,满腔的怨愤,不甘,委屈,终于换来了书房的大门。

  萧允言一身素衣,冷然站在阶梯之上,如王者般遥不可及的出现在视线中,她还未来得及欣喜,就听得他道:“江暮璃,你怎么还没滚?”

  她的心狠狠沉了沉,但却顾不得他的厌恶,挣扎着靠近他,道:“求你救救我爹!”

  他偏了偏头,连正眼也不愿瞧她,勾了勾唇角道:“江府勾结外敌,证据确凿,你要本王怎么救?”

  江暮璃瞪大双眼,拨浪般摇着头:“不不,不是这样的!我爹没有!王爷,我求你,我求你救救我爹!”

  “你求我?你拿什么求我?”

  “我......”江暮璃一时语塞,抬头望着他,他是她唯一的希望,就像手中最后的一根稻草,“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萧允言终于转过头看着她,眼中带着点点戏谑,他邪肆一笑,仿佛能颠倒众生的谪仙,可说出的话却似恶魔般冷血:“那,就用你们全府的性命来换吧。”

  江暮璃从王府中跑出来,最后见到的,是被雨水冲刷了一地的鲜血。

  那么刺目,那么冰冷。

  血水顺着台阶冲到她的裙下,月牙色的裙摆,瞬间染上朵朵血花,刺得她骤然失去了心跳。

  江府密谋叛乱,四王爷大义灭亲,斩杀奸贼。

  原来,她的大婚,不过是一场笑话。

  那十里红妆,只不过是皇家为了她江府万贯家财,设的一个局罢了。

  萧允言憎恨她,憎恨到能够无视她府中上百条人命,憎恨到他愿意配合朝堂,设下这个肮脏的阴谋。

  “萧允言,你杀了我吧。”

  江暮璃提着剑,站在他的面前。

  他要了她全府性命,可她......依旧不愿杀他,那么,不如让她彻底解脱吧。

  “江暮璃,你想死?”

第五章 满腔恨意

  萧允言没有杀她,甚至没有赶走她,只是将她丢在院子里,不闻不问,却不允许她去死。

  因为他说:“你们江家欠凌仪的债,本王要加倍的要回来!”

  江家欠的债?

  她冷笑一声,只觉得荒唐!

  当初,祝凌仪家道中落,她求爹爹扶持祝府,让出江家十万两生意。

  祝凌仪爱慕虚荣,她便接她到府中吃穿同住,犹如亲人。

  祝凌仪被人欺辱,她挺身而出护她周全。

  可他!竟然说她江家欠她!

  江暮璃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笑自己可笑的做了这一切,换来的不是真心,而是灭门之灾。

  他为了祝凌仪,就要了她江家满门的性命。

  “萧允言,算我看走了眼,我认了。”她仰头看着天,喃喃的道。

  接下来的日子,江暮璃沉寂在富丽堂皇的王府中,仿佛不存在一样,要不是厨房每日有她的饭菜,整个王府,几乎都要将她遗忘。

  她空气般在王府活了许久,直到有一天,她远远的看见了她。

  “祝凌仪,我要你一个解释。”

  江暮璃站在远处的海棠树下,青白的绸裙压着坠坠花瓣,清冷如月的眼眸渗出幽森的寒光,让人看上一眼,便冷的如同坠入冰窖一般。

  祝凌仪脸色微变,从心底里,她竟然生出了一丝惧意。

  这般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江暮璃,是她从未见过的。从前的江暮璃,就算是气急了,也不曾如现在这样。

  看着远处静静站立的江暮璃,祝凌仪诡异的生出一股恐惧。

  她,居然怕这个蠢货?

  不可能!

  挥去心中可笑的念头,祝凌仪脚步稳健的走向前去,在距离江暮璃一步之遥时,停下了步伐。

  “江暮璃,你还要什么解释?你江家人都死光了,你怎么还苟且偷生呢,我要是你,早就抹脖子跟着去了。”

  她抬头看向她,攥紧了手掌,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剧烈起伏的胸膛表明她在用尽全身力气去克制翻滚的杀意。

  祝凌仪那扭曲得意的模样仿佛一个恶心的女魔,江暮璃终究是忍不住了。

  “祝凌仪,你恩将仇报,害我江家满门,我要你陪葬!”

  她奋力向她扑去,双手触及到祝凌仪纤细的脖颈,细长的手指瞬间收拢,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祝凌仪没想到江暮璃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要她死!

  “救命,救命......”

  江暮璃被丫鬟们一把推倒在地,手掌划过粗糙的地面,留下一道血迹。

  “江暮璃!你疯了!竟然敢掐我!我要你的命!”气急了的祝凌仪目眦欲裂,张大口喘着粗气,面目狰狞的如同从地狱爬上来的厉鬼,眼中透出浓烈的戾气,抬起脚朝她狠狠踢去。

  江暮璃下意识的抬手要挡,意料之中的疼痛却并未传来。

  来的,只有煞气满满的萧允言。

  “允言,你总算来了,可吓死我了,暮璃她疯了,她要掐死我啊!”祝凌仪弱不禁风的靠在他的怀里,娇柔的脸庞挂满了盈盈泪水,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萧允言疼惜的揽住她,视线触及她泛红的脖子,眸子里立刻染上了寒气。

  “江暮璃,本王看你真是活腻了!”

  “允言,你别怪暮璃,她不是故意的,她......她,她只是......”祝凌仪挂着假惺惺的焦急,实则眼底溢满了浓浓的得意之色。

  “凌仪,你不必说了,她如此待你,她不配你帮她,她只配找死!不过,本王不会让她死的那么容易!来人!”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