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林雨澜沈隽寒在线阅读_半城烟雨一生寒免费阅读by玖玥瑾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5

林雨澜沈隽寒在线阅读

半城烟雨一生寒全文阅读

林雨澜沈隽寒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林雨澜沈隽寒小说的名字是《半城烟雨一生寒》,此书又名《与君烟雨任平生》、《一霎风雨半生寒》,玖玥瑾是此书的作者。林雨澜对沈隽寒的爱,是隐秘而又悲伤的,因为他们之间隔着太多的误会与猜忌,而他们谁都不愿解释。

第1章 旖旎承欢,芳心独许

  夜半。

  雨下的狂。

  风挟着雨滴,肆虐冲撞着窗棂,呼啸连连。

  而漆黑房间里,精美木床嘎吱嘎吱疯狂晃动的巨响,一声猛似一声,生生盖过了风雨声。

  于睡梦中被侵占的林雨澜,在男人悍然闯入那一刻,难忍的胀痛令她几乎揪碎了身下的床单……

  可她太过深爱这个男人,所以宁可忍痛承欢,也不想扫了他的兴。

  直到彻彻底底受不住他的挞伐,她才终于呜咽乞求,“不要了……我好疼……”

  男人低醇微醺的声音满是嘲弄,“呵,你也会疼?”

  意识飘忽的林雨澜没听清他说什么,蹙眉间,他竟更加肆无忌惮地攻城掠地,充耳不闻她的惊呼和求饶……

  不知释放了几次,男人心头堆积的怒火和怨气不仅没能畅快泄出,反而更加淤堵。

  想他沈隽寒统领九省称雄整个南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只需招招手,便会有数不清的绝色美人哪怕无名无分也愿意死心塌地跟着他。

  可他掏心挖肝一心一意专宠着这个丑女人,婚后第三个月就对着全世界记者郑重许她承诺,他沈隽寒终生只爱发妻林雨澜一人,绝不纳妾,永不变心!

  而她呢?

  她在想着谁念着谁,她又做了些什么?

  她还有脸说疼,她可知他有多疼?

  沈隽寒心底立时窜上一股恶气。

  这个女人,从此只配做任他发泄的玩物,不配再得到他半分宠爱!

  他猛地下床,沉重的军靴闷声踏入夜雨中……

  ……

  林雨澜醒来的时候,看着空空的身侧,微微愣怔。

  不是说还有几日才能回府么,怎么大半夜悄悄提前回来,跟个初尝云雨要不够的毛头小子一样,折腾她多半宿……

  纵然身下和小腹传来阵阵不适感,林雨澜却依然心口甜暖,连一向不怎么有笑意的眉眼,都温柔地弯了起来。

  她偷偷藏在心底、崇拜爱慕了八年的男人,是这乱世里最了不起的英雄!

  他的军队纪律严明,善待百姓;他的辖区裁减税负,人民安乐;他全力保护爱国学生,从不向入侵列强的无理要求妥协让步。

  并且,他不仅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肤浅嫌弃她这张“丑脸”,反而在一次军政要人齐数参加的重大晚宴上,满眼宠溺地搂着她对众人宣称,他的爱妻是他此生至宝,能娶到她是他三生有幸……

  他把她那颗原本不敢期待的、深深锁死的心,彻底打了开。她决定从此把心毫无保留地交付给他,至死不渝……

  所以,此番小别重逢,她要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哦,不,是两个!

  林雨澜缓缓揭下右脸颊那大半片紫黑褶皱的疤皮,镜中顿时现出一张莹白如玉的倾城容颜。

  寒,你的妻,并不丑……

  林雨澜浅浅笑着,素手抚上小腹。

  而且,你就快当父亲了……

  “哎哟,我的小姐,你终于要给司令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呀!”丫鬟杏儿敲门进房,捂嘴偷笑,“司令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说不定会大赦天下呀!”

  杏儿是林雨澜的陪嫁丫头,两人自幼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林雨澜只笑不语,杏儿手脚麻利地帮她梳洗换衣。

  在看见她身上露出的那些红红紫紫的爱痕时,杏儿的脸腾地红起来,“司令这也太……咳咳……要是见了你的真模样,今晚他还不得把你给活活吃了啊!”

  “不知羞,小心嫁不出去。”

  林雨澜轻斥着杏儿,脑子里却满满都是沈隽寒一次次强势占有她的画面……

  军营沙场历练的他,是征服欲十足又体力超强的硬汉,即使新婚之夜他也不懂怜香惜玉……而她,却似乎渐渐习惯了这个男人霸道粗蛮的示爱方式……

  想到从今天起,他们两人的关系将更上一阶,愈加亲密,她眉梢唇畔满满都是化不开的温柔。

  “禀夫人,司令在餐厅等候夫人多时了。”

  门外传来侍卫恭敬的声音。

  军人特有的习惯使然,沈隽寒素来早起。林雨澜看了看时间,今天自己的确有些晚了。

  她连忙向外走,又匆忙抓起桌上的黑纱,一如平常地遮住了脸颊。

  杏儿不解,“小姐怎么还戴这个?”

  心情大好的林雨澜,调皮地眨眨眼,“平日为遮丑,今日为惊喜。”

  杏儿挽起她的手臂,“小姐这是也学洋人那什么什么罗曼蒂克啊!以小姐这样的美貌,再罗曼蒂克起来,咱家司令可还受得住?哦,不不,是小姐可还受得住司令啊!”

  林雨澜微红着脸,“就你话多。”

  主仆两人笑着往餐厅而去。

  还没进门,杏儿就高喊,“司令久等了~不过今日的等,很值得呢!”

  话音落,林雨澜已经站在了餐厅门口。

  她眼中那碎金般明丽耀眼的光芒,在看到餐桌边正给一个女子布菜的沈隽寒那一脸的温柔时,一点点的,黯淡了下去……

第2章 缱绻温柔,另付佳人

  而明明察觉出林雨澜的到来,沈隽寒却连头都不抬。

  他满眼满心都是正吃早餐的女子,眼神和声音温柔的,几乎能融了寒冰。

  “小心烫,慢一点。”

  那女子侧头向他浅笑,声音娇美动人,“寒哥你也吃。”

  杏儿皱眉想要开口,却被林雨澜一道眼神止住。

  她捏紧轻颤的拳心,静静看着两人。

  “请夫人入座。”

  这样诡异的气氛令一众侍从大气都不敢出。

  沈隽寒闻声缓缓抬头。

  身着一袭天青色旗袍的林雨澜,优雅地站在回廊边,形同一幅水墨丹青。

  那素雅的丝锻似是在她曼妙的身子上,开出一朵绝美的花来。

  而她身后回廊外浮动的袅袅水雾,让表情清冷的她,看上去格外的不真实。仿佛她若稍稍往后退那么一步,便会融入烟雨之中,他再也寻不回来……

  可他从来没拥有过她,又谈何失去?

  即使她无奈奉父命联姻于他,违心把身子给了他,她的心里也始终没他这个人!哪怕他像个傻子一样把她捧在心尖上,她朝思暮念的也只是她想嫁却嫁不了的那个男人……

  这样的念头,让沈隽寒的心口窒痛得发紧。

  眼底那一抹惊艳和爱恋,也于瞬间被他隐藏的无影无踪。

  他的声音冷得彻骨,“怎么,本就来迟了,还摆起架子来,要我亲自请你入座?”

  林雨澜还不等开口,那个女子已经惶恐起身,恭敬问候,“夫人早。”

  她的紧张连带着手边的一只盘盏掀翻,牛奶洒在她身上,她一声低呼,连忙用手护住腹部。

  林雨澜这才看到,她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

  看那情形,胎儿至少七八个月的样子!

  林雨澜颤抖的目光缓缓从她的腹部,移到沈隽寒的脸上……

  只见他微微皱眉,轻声低斥,“都要当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莽撞。”

  与此同时,他一手轻扶着她的腰,一手细心为她擦拭着腹部的奶渍,那毫不避嫌的动作和看似斥责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亲昵,和刚才对林雨澜的冷淡形成鲜明对比……

  林雨澜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刚好迎上那女子望向她的目光。

  原本怯懦的那张脸上,幻化出一个挑衅的冷笑,转瞬即逝。

  林雨澜脑子一闪,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

  可她怎么想不起来……

  “对不起寒哥,夫人好像不太高兴看见我,我还是回房去吧。”

  那女子变脸的功夫也是一流,怯怯的模样,我见犹怜。

  “回房?”林雨澜忍不住开口,“我怎么不知道,我司令府里何时多了个人出来?”

  “我……我……”她咬紧嘴唇,一脸委屈尴尬地看向沈隽寒。

  沈隽寒大手揽住她的肩,极尽宠护地把她搂在怀中。

  他幽深的目光望进林雨澜的眼中,薄唇轻启,“我现在便通知你,今日起,甚至这一生,皎皎都会住在我的府上。”

  他的府上?

  所以,他压根就没把她这个司令夫人算作主人么?

  林雨澜强忍住心底的痛意,面无波澜,“哦?以什么身份?”

  沈隽寒冷冷看着她,一字一顿,“主,人。”

  这两个字就像淬了毒的钢钉,狠狠扎进林雨澜的心……

  她身子一摇,险些站不稳,已经快要哭出来的杏儿连忙扶住了她。

  凉风拂动着她的面纱,只要沈隽寒稍稍留意,就会看到吹起的面纱一角隐现的她那绝美的容颜。

  可惜,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林雨澜笑得苍白,“敢问司令,这位姑娘腹中的孩子,可也是司令府的主人?”

  她面色平静,身体却在紧张地轻颤。

  她似乎从来没像此刻这样害怕的,等待一个答案。

  “当然。”

  沈隽寒连头都没抬。

  他正望向皎皎浑圆的肚子,深邃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温柔和期待……

第3章 万般情深,薄梦一场

  林雨澜只觉得大脑里一阵电闪雷鸣。

  她的手悄然揪紧自己的小腹。

  那里正生长着的小家伙,本该是他最宠爱的长子,是这司令府最尊贵的小主人……

  可眼下,他的父亲,已经另有心爱的长子,和女主人……

  心如刀割的林雨澜,强撑出一个微笑,轻轻点头,“我懂了,司令。”

  她旋即转身,缓缓离开。

  沈隽寒望着她沉稳不乱似是分毫不受影响的优雅背影,耳边满是她那一声声疏离陌生的“司令”……

  他把怀孕的女人领进门,她竟没有半分醋意!

  她那张该死的丑脸,对他永远都是死水一样的无波!

  可她只要一看到那个男人,立刻就变成眉开眼笑娇俏动人的模样……

  沈隽寒悄然握紧了铁拳,目光里的森寒,也愈发重了几分。

  皎皎有孕一事,虽然他也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和期盼。

  他曾经是想先征得林雨澜同意之后,再把皎皎母子接到身边。毕竟她是他的正牌夫人,于情于理他都要尊重她,顾及她的感受。

  可谁知她竟做出那样的事,伤他透底……他又何须给她颜面?

  看着沈隽寒阴沉的脸色,皎皎掩下心头窃喜,低柔请求,“寒哥,我去和夫人解释一下吧,别因我伤了你和夫人的感情……”

  “不必,你只管安心养胎,把孩子健健康康给我生出来。至于我和她,呵呵……”

  沈隽寒冷笑,“不过是利益驱使下的无奈结合,各取所需。所谓的夫妻情深都是做给世人看罢了。她这副尊容,看一眼都嫌多,谁能生出感情?”

  他无情的话,顺着冷风,一字不落地飘入林雨澜耳中。

  她脚下不由一个踉跄。

  “小姐,你别气,司令他……他……”杏儿想安慰,却根本搜不出能安慰的借口。

  林雨澜脸色煞白,堪堪牵唇,“我不气,他说的都是实话。”

  他们的婚姻,的确是利益的结合。

  她不过是父亲手里一枚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而她这枚棋子,也的确“丑”得可以。

  可笑她还以为他对她用了真心。

  原来所有那些令她迷陷的情深,终究不过一场戏码。

  幸好,幸好她没有傻到捧出自己的一颗心向他去表白呵……

  否则她连仅剩的尊严都没有了……

  八年了,从他于枪林弹雨中救下她那一刻,她的眼里心里就再容不下任何男人。虽然他早就不记得她,可她到死都忘不了他……

  “哎,你们听说没,司令今天一早把皎皎姑娘给带回来了,还把她安排到司令住的院中了。”

  “真的啊?说来那皎皎姑娘也跟了司令好几年了吧?还以为司令这一结婚,就不要她了,哪知道才结婚半年多就领回家门了,司令也真是个念旧情的人。”

  “谁说不是呀,而且我告诉你们哪,皎皎姑娘肚子已经很大了,八成再过两个月咱们司令府就有小主子喽!以后可得多巴结巴结皎皎姑娘,难保她哪天会骑到夫人头上去!”

  “可司令公开说过不纳妾啊,所以皎皎姑娘再得宠也不会有名分,这司令府当家女主人还是夫人一个人。”

  “那可说不准,夫人那张脸……别说配不上咱家司令,是个男人看了都倒胃口,要不司令怎么熬不住把皎皎给接回身边呢。指不定以后还有多少个‘皎皎’被接进来,夫人早晚会被哪个女人挤出局,不信你们就看着。”

  ……

  几个下人的悄声议论让路过的林雨澜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皎皎早就是他的女人……

  她不是没听说过关于他婚前那些荒唐风流的传闻,可婚后他对她的百般疼爱和专情,让她莫名笃定,那些都是不实谣传……

  现在想来,她就像个自我陶醉的小丑!

  今日既已彻底清醒,她定会再次锁住蠢蠢欲动的心。

  可是她那正在悄悄成型的孩子该怎么办?难道一出生就要经历和她相同的命运,生长在父母相憎毫无暖意的冰冷围墙里吗?

  孩子……

  是母亲对不起你……

  如果不是母亲自不量力地动了心,你就不会来到这世上,承受苦痛……

  林雨澜目光悲凉地望着雨幕,连唇色都是灰暗的。

  杏儿已经愤怒地要冲进房中和那几个下人理论!

  “回房吧。”

  林雨澜拉住杏儿的手,轻柔却不容拒绝地命令道。

  回到房中,眼看着林雨澜面无表情地又把那张丑陋的疤皮贴到脸上,杏儿心疼地掉下泪来。

  “小姐,照此说来,那女人的孩子是司令在你们婚前让她怀上的。那都是从前的旧事,你别往心里去,司令不过是不愿骨肉流落在外才把她接回来……司令对你这么好,昨晚还在你房中……你可别犯了倔,把司令亲手推到那狐媚子那里去啊!”

  林雨澜默了片刻,回头向她一笑,“你让我不要脸面地去和其他女人争他么?”

  她明明是在笑,可是清澈的眼底,却缓缓淌出哀怨的泪来。

  她不会争,也不屑争。

  接受过新式教育的她,对爱情和婚姻,容不得半粒砂。

  尤其,她曾是那样认真地憧憬过他们美好的未来……

  可现在,她知道,她这一生,大抵是破碎了。

  和她命苦的母亲一样……

  杏儿哽咽着为林雨澜擦拭眼泪,“我只是不希望,小姐像夫人那样,孤苦伶仃……”

  林雨澜的母亲,在亲见她父亲娶了一房又一房的姨太太后,便把自己锁在府上最偏僻的小院里,萧索度日,一晃便是半生。

  想起母亲的苦命,和自己不幸的成长经历……

  林雨澜心底那个念头,更加的坚定。

  她拿起笔来,写下几味药名,递给杏儿。

  “我不舒服,去给我抓些药来。”

  杏儿领命而去,一刻也不敢耽搁。

  却不知她这一方药抓回来,整个司令府几乎被掀翻了天。

第4章 风暴突袭,身心俱碎

  午后。

  房门忽然被狠狠踢开。

  把正望着窗外发呆的林雨澜吓了一跳。

  一身戎装的沈隽寒,正冷厉地看着她,眼底满是怒火。

  她没有起身,努力掩饰住心底的万千情绪,“司令找我有事?”

  沈隽寒回身踢上房门,一步步向她走近,大手猛地捏住她的下巴,逼她仰头看着他,“你在煎什么药?”

  林雨澜立刻明白过来。

  定是有人报给了他什么,她也便无须隐瞒。

  骨头似乎都要被他捏碎,她忍着痛意,含糊不清道,“落胎药。”

  那一刻,她甚至因他的愤怒,而生出了几分欢喜。

  他听闻她要落胎而这样火大,是因为他心里还有她的位置?她是不是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

  就算他之前对她的宠爱全是做戏,可是只要他哄哄她,哪怕骗骗她,把皎皎的事说清楚,再承诺必定宠爱她给他生的孩子……她那么爱他,又怎么舍得亲手杀死他们的骨肉?

  这半天光景,渐渐冷静下来的她,其实一直努力说服自己接受他和皎皎生的孩子,因皎皎不过是他婚前惹下的风流债,不算背叛……她不该不懂事地闹情绪,排斥他的血脉……

  说到底还是太爱太爱他啊,爱屋及乌这四个字,她是真真切切体会了……

  可她心底的希冀被他接下来的话,彻底粉碎。

  “呵呵,很好,你居然有胆量承认!”沈隽寒捏着她的大手更加用力,咬牙切齿,“我今天才把皎皎领进门,你就算计起她的孩子来!林大小姐的恶毒,我算是见识了!”

  沈隽寒的母亲便遭受过他父亲其他女人的算计,落胎数次,他是命大才能活下来,所以他对女人间这样的恶毒争斗深恶痛绝,却万万没想到林雨澜也是如此心肠!

  林雨澜先是怔住,继而悲哀地笑了。

  “在你心里,我竟如此不堪?”

  他眯起黑眸,“不然呢,不然你好端端煎落胎药是做什么?”

  林雨澜拼命忍住酸胀的眼眶,不想眼泪把自己搞得太卑微……

  “司令就没有想过,我是要给自己喝么?”

  沈隽寒眸光一震,脸色微变。

  而下一秒,他忽然狠狠捏起林雨澜的双肩,愤怒更重了几分!

  “你当我不知,嫁给我以后你一直在吃避胎药!你哪来的孩子?”

  几天前得知这件事时,正为她精心筹划生日惊喜的沈隽寒,那颗火热的心,霎时寒凉透底……

  他冷笑出声,眼底有撕裂的伤痕,“我把心掏给你,你却不愿给我生孩子。我沈隽寒也不缺你一个!想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可我没料到你竟会狠心对别的女人下毒手!”

  他的大手用了狠力,林雨澜觉得肩骨似乎要被他捏碎,而更疼的,是她的心。

  起初她偷偷避胎,只因父辈商议他们的婚事之初,沈隽寒是极其不愿娶她的……而她的痛苦成长让她比谁都清楚,父亲若不爱母亲,孩子注定一生都不幸。

  可她没想到婚后他竟对她那么好,把她深锁的心渐渐打开,她才停了避胎药,并那么快就怀上了!

  她满腹委屈,颤着双唇,不知该从何解释。

  沈隽寒却把她的沉默看作了心虚语塞……

  愤怒和失望让他失尽理智,他一把撕碎了她的领襟!

  她到死都只能是他的女人,她凭什么不想给他生孩子?

  沈隽寒报复般用大手毫不怜惜地狠狠掐捻她胸口那对美丽丰盈,惊起林雨澜连声痛呼……

  紧接着他便重重把她压在身下,俯头吻住了她的唇。

  不是吻,是暴虐的撕咬……

  有孕在身外加心情郁结的林雨澜忽然一阵反胃,连连干呕。

  她的反应让沈隽寒错愕而暴怒!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猩红,神情扭曲,“怎么,刚私会过你的旧情人,就不愿我碰你了?你真以为我不知你嫁我是图什么?既然有所图,就该给我受着!我就算把你玩死在我的司令府,你也得给我笑着忍到断气儿那一刻!”

  他重重喘着粗气,灼铁直直闯进她干涩的身体,狠狠冲撞……

  形同凌迟般的身心巨痛,令林雨澜绝望地哭出声来,可沈隽寒却没有半分怜惜。

  很快,她的小腹处开始传来阵阵痉挛,一股热流沿着沈隽寒猛烈运动的巨物,汩汩而出……

第5章 旧爱新妻,皆有身孕

  只杵撞几下,沈隽寒便察觉出身下那反常的湿腻。

  他猛然撤出林雨澜的身体。

  低头间,自己分身上满目的鲜红,和林雨澜痛苦拧紧的五官,让沈隽寒瞬间头皮发麻……

  “回司令,夫人胎相不稳,务必静卧调养,且……且近期万万不可再行房……”

  眉头紧蹙的沈隽寒,因老中医这句话,心脏狠狠一抽。

  他的双拳不由自主地捏紧,沙哑的声音里甚至带着几分颤抖,“胎儿……多大?”

  “一月有余。”

  一个月前,正是他外出前夕因不舍和她分开,而夜夜缠着她疯狂欢爱的时候……

  所以,那落胎药……真是她给自己准备的?

  沈隽寒眼底痛色更重。

  这个女人就那么不愿给他生孩子?瞒着他偷喝避胎药不说,竟还在怀胎后想要狠心把孩子打掉?

  倘若今天他没及时赶回来,他的骨肉这会已经被她残忍杀死了!

  他深吸口气,心里怀着最后的希望,低哑问道,“若是吃过避胎药所怀的胎儿,是不是要不得?”

  老中医摇头,“物竞天择,避胎药的影响要么全,要么无。只要胎儿能在夫人体内安稳扎根,司令便不必担心健康问题。”

  这话本该令人欣慰,却让沈隽寒愤恨满胸……

  林雨澜曾在东瀛国学医整整六年,她对中医西医都堪称精通,所以她自然不是因为风险而想落胎!她只是铁了心不想要他的孩子,而他却还蠢到幻想给她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沈隽寒的拳骨捏得咯吱作响,阴沉下令,“即日起将夫人禁足于慕雨苑,并24小时严密监控,直到胎儿平安降临。”

  他绝不给她私自落胎的机会!

  那是他沈隽寒的血脉,她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

  雨还在下。

  沈隽寒大步跨进雨幕,一把推开为他撑伞的部下,仰头看着灰沉的天空,任凭疾厉冷雨拍打得他喘不上气……

  而水柱肆意奔淌的那张俊脸上,渐渐浮起一抹冷笑。

  她不是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吗?

  她不是想给那个男人守住最后的“忠诚”吗?

  他偏不让这对“心心相印”的狗男女如愿!

  他偏要不停地干她,要她不停不停地给他生孩子,一直生到她死为止!

  ……

  入夜,沈隽寒留宿军部,没有回府。

  而慕雨苑发生的吵闹动静,齐数落入皎皎耳中。

  她轻抚着圆圆的肚子,嘴角挂着阴冷的笑。

  这世上除了她,谁也别想给沈隽寒生下一儿半女!

  为免夜长梦多,她要尽快让林雨澜肚子里给她带来威胁的小祸根化作腥浓的血水,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

  因杏儿私自去开落胎药被沈隽寒罚到柴房做工,管家给林雨澜房中派来两个自小在司令府长大的忠心丫头日夜服侍。

  再加上院中荷枪守卫的十余个士兵,以及搬进偏院可以随叫随到的赵老中医……

  林雨澜完全没想到,已经有昔日旧爱给他怀了宝贝的沈隽寒,竟还如此在意她肚子里这个孩子,心中不由五味杂陈。

  日前的争吵记忆犹新……“私会旧情人”究竟从何说起,她百思不解。

  倘若他不在意她也罢,权当她暗恋无果,黯然余生便是;但若是他对她有什么误会,她绝不能让自己背上不贞不洁的黑锅,她必须和他谈一谈!

  何况他如此重视她的孩子,她也想为自己的爱情和人生再做些努力……

  打定主意,她正要差人去找沈隽寒,门口忽然响起皎皎那柔柔弱弱的细语声。

  “夫人,皎皎来看您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