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何处觅归人》是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小太阳所写,春雪何处觅归人巫颜周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5

春雪何处觅归人巫颜周秦

春雪何处觅归人全文阅读

《春雪何处觅归人》是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小太阳所写,春雪何处觅归人巫颜周秦是小说主人公。全文讲述巫颜三年前为了救周秦,毁了绝色容颜,请求皇上赐婚,可没想到新婚当日,他领着另一个女人,挖她心毁她家人,本以为委曲求全便能换得爱情,可一切都是她大错特错。

第一章 骗婚锥心痛

  冬雪刚融,寒气噬骨。

  周王府唢呐鞭炮声不绝于耳,满厅宴客觥筹交错,都来恭喜王爷的大好日子。

  位于东院刚过门的王妃巫颜身穿红嫁衣,盖着红盖头等着她自小都喜欢的男子掀起她的红盖头,给她一份白发齐眉的爱情。

  终于,喧闹声停了,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门被推开,然后就是一阵瑟静。

  巫颜有些紧张,不知道王爷为什么不开口说话,害躁地问道:“王爷,是你吗?”

  忽然,耳边传来一柔柔的女子笑声,巫颜心里咯噔一响,她房间不应该有女子进来,王爷没有命令也不可能有婢女擅自进入,更别说在发笑。

  巫颜也不管什么吉祥礼节,掀起盖头,入目就是她等了良久的王爷,周秦。

  周秦身边站在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女子依偎在周秦怀里,有些病弱地看着巫颜,咳嗽一声,说道:“阿秦,今日你和巫姐姐大婚,我穿成这样过来不合适吧。”

  阿秦?

  巫颜从来都没有胆量如此叫他,他是她心中的太阳,高高在上,应该要昂头看着的人。

  周秦却不管她这个明媒正娶的正妃,一把把那个女子抱起来,满是是柔情和宠溺地说道:“又不是因为喜欢她才娶他,倒是铃儿你为什么不披个貂皮过来,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巫颜踉跄了下,跌坐在床上,看着周秦,颤抖着问道:“王……王爷,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周秦冷笑起来,那张邪魅的俊脸此刻却带着来自地狱的寒气,他嫌恶地说道:“要不是皇上逼婚,铃儿腹中胎儿不稳,你们巫氏一族双心具有稳胎救命的功效,我又怎么会娶你这个丑女人?”

  铃儿卷缩在周秦怀里,有些难过地摇摇头,“阿秦,不是说好想其他办法吗?把巫姐姐的心剜下来,如果伤害了她怎么办,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巫颜这回算是听明白了这名叫做铃儿的女人怀了周秦的孩子,但因为体弱所以想要取她的心给她吃。

  巫颜摇摇头,不愿相信周秦真的要这样对自己,她哭着说:“王爷,你不是说不嫌弃我脸上有疤吗?你不是说你是真心爱我的吗?”

  周秦嫌恶地看着巫颜脸上那条刀疤,见她冲过来忽然就抬起脚把她给踹翻在地上,冷冰冰地说:“你应该照照镜子,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这种女人吗?”

  “可是,我脸上的疤痕是因为你才有的!”巫颜觉得自己心脏痛得快要裂开了,依旧不愿相信周秦真的如此绝情绝义。

  当年周秦出宫,遇到前太子党羽的行刺,她在他晕过去差点被刺杀的时候,飞身过去以身挡剑。恨就恨当年她让情爱蒙了眼,不该为了救他毁了对女子至关重要的容颜。

  看到巫颜额头流血的模样,铃儿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拉住还想要上前的周秦,“阿秦,你不能伤害姐姐。虽然姐姐骗你说当年是你救了他,姐姐只是太爱你才这样,爱一个人没有错,所以我以前才会忍着心痛看着你和姐姐甜言蜜语。”

  周秦听到铃儿的话,更是心生怜悯,心疼至极了。

  他将她揽入自己怀里,柔声说:“别哭,我以后再也不让铃儿受委屈了。都怪这个贱人骗了我那么久,要是我早发现真相就不用让你受委屈了。”

  巫颜听得稀里糊涂,什么她骗了周秦?什么铃儿救了周秦?

  巫颜瞪大眼睛说道:“当年救你的人是我!”

  “还想要骗我?”周秦一脸愠怒,把铃儿放到婚床上,走到巫颜跟前,捏着她下巴,恶狠狠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太子和你爹有勾当,派人行刺我。而且我问了当年守护我的暗卫,当时你是想要刺杀我,让暗卫给挡住,伤了脸,害怕暴露就一不做二不休假装是保护我而受伤的。而那个暗卫也让你们收买了,我最近才查处出来!”

  “我没有骗你!”巫颜瞬间瞪大眼睛,疯了一样要扑过去让周秦听自己解释,却让周秦一脚给踹开,头撞到门上,霎时间头破血流。

  “还想狡辩。”周秦冷眼看着她那副如罗刹般可怖的脸,“我现在还不会杀你,再过一些时间,我就要取你心给铃儿护胎保命。”

  巫颜让王府的侍卫给拖到了西院的房间里,临走的时候,她听到周秦似水柔情地对那个叫做铃儿的女人说:“铃儿以后别那么善良了,看了我心痛。等到把那个女人的心取出来,我就明媒正娶把你娶进王府,成为我独一无二的王妃。”

第二章 假戏真做

  三日后,巫颜觉得自己这一生都要关在老鼠乱窜的冷院里的时候,周秦命人叫来了大夫替她治疗头上的伤口,并给她赏赐了一个婢女冬娘。

  巫颜看着大夫小心给她处理头上的伤,轻声问道:“王爷让你们来?”

  “王爷让我务必把娘娘头上的伤处理成好像没有发生过。”大夫面无表情地开口。

  不知道大夫用了什么药,三日后她额头上的伤疤基本消失不见。

  那几日,巫颜喜欢吃的东西,冬娘都会给她端来,不过她早没有了以前的心情和胃口,有些麻木地说道:“给我一碗白粥就好了。”

  “娘娘,王爷说你务必要把这些吃下去,他不想看到你瘦骨嶙峋的样子。”冬娘把吃食推到她跟前,有些强硬地说道。

  “……他还在乎我会不会瘦了?”巫颜有些紧张地看着冬娘,“你说,王爷是不是还念着我?他怎么不来看我?”

  冬娘一把将巫颜扯着她的手给甩开,后退两步,面无表情地说:“这就要问王爷了,小人怎么可能知道。”

  那几日,好吃好喝好生招待,可是周秦却始终没有出现过,也不允许巫颜出去,所以巫颜每天都坐在院子里,看着院子外的天空发呆。

  这一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周秦大步走进了西院。巫颜看到他终于来看自己了,喜极而泣想要扑过去,可又让周秦一脚给踹开。

  她以为周秦让大夫给她治疗,给她所有山珍海味,就是他心里还有她,没想到多情却让一脚给踹得心肝脾肺都痛不可堪。

  “你以为我让人给你治伤是还念着你?”周秦居高临下睥睨巫颜。

  “……让那个女人取我心?”巫颜肚子让他踹得一直疼痛不止。

  周秦挑挑眉,觉得巫颜这个女人还是有些脑子,冷笑着说:“你倒是提醒了我,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来取心,这样才能保证铃儿平安。不过这回可不是因为这事情,你爹明日要来见你。”

  “爹要来见我?”巫颜激动地瞪大双眼。

  周秦蹲下去捏着巫颜的下巴,皱眉说道:“想着要让你爹救你出这里?”

  “没……我没有……”巫颜让他捏得很痛,挣扎起来。

  “你最好别这样想。”周秦站起来,那双凤眼里带着狠厉,他沉着声说道:“如果你说了,你再也别想得到我的爱。而且……你以为我这次为什么能知道你骗我的事情,那是因为,你爹已经让我监控住了。”

  就如晴天霹雳,巫颜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掏心掏肺爱的男人,尖叫起来:“你不能伤害我爹,我爹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巫颜扑过去,想要咬他。可女人的力气永远没有男人那么大,周秦毫不犹疑一个巴掌甩过去,他正要发怒,门外有侍卫急冲冲跑进去,“王爷,铃儿姑娘一直在吐。”

  周秦愣了下,扔下一句:“明日你要是乖乖给我演好,我可以考虑不对你爹下手。”就甩手离开。

  东院正妃厢房,周秦冲进去。

  铃儿梨花带雨娇滴滴地靠在他胸前,抽泣着说道:“阿秦,听说你去看姐姐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要是你不要我了,你告诉我,我现在就自己离开。”

  周秦轻拍着她后背,温柔地安抚她:“傻瓜,那个贱女人怎么能比得上你。我去找她是要告诉她,让她明日好好演戏,不然就不放过她爹。”

  “你真的要对姐姐的爹不利吗?”铃儿问。

第三章 陷害

  次日,巫颜穿着华服,面无表情地走到周秦身边去到宴客厅。

  宴客厅里他的爹和娘正一脸高兴地看着周秦,觉得自己女儿嫁给了自己钟意的人,就是他们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

  巫夫人摸了摸巫颜的脸颊,啧啧两声,“哎,我家心肝宝贝怎么好像瘦了?是王爷对你不好吗?”

  巫颜侧过头看到周秦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那副表情就好像只要她捅破了一层纸,就会毫不犹豫把她爹娘都斩杀在原地。

  巫颜忍着眼泪,摇摇头说:“王爷对我极好,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他还说很感激我那时候救了他,所以要用一辈子来保护我,爱我。”

  这一席话,是以前周秦凑到她耳边亲口对她的承诺,可如今白驹过隙,早已物是人非。

  周秦眯着眼睛盯着强颜欢笑的巫颜,不知为何,听到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些抽痛,这很不应该,他不应该对一个谎话连篇,想取他命的人有所怜悯。

  把巫相他们打发离开后,周秦似乎很满意巫颜的表现,用手的拍拍她脸,“做的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可以自由在王府走动。”

  春寒料峭,皆比不上周秦让人心寒。

  她希望赔上自己就好了,能够让爹和娘好好活着就行了,她想着要找个时间说服爹赶紧退老还乡,官场就如战场,对他们巫家俯视耽耽的人从来不少,此刻又多了一个周秦。

  她坐在后花园的秋千上发呆。

  冬娘冷声叫了她一声:“娘娘,铃儿姑娘来了。”

  巫颜反应过来,抬头看着那个脸蛋小小,但是白皙动人,两只眼睛水汪汪,只稍看一眼就会觉得楚楚可怜的女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是有身孕了吗?小心着凉了,到时候周秦又会怪罪我了。”

  铃儿姑娘眼眶含泪,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姐姐,我是真的很喜欢阿秦,请你不要怪我好不好?请你让我们在一起好吗?”

  怪她?

  巫颜现在说什么周秦都不会相信,她哪有能力怪罪于她。她站了起来,右脸颊上那道疤痕有些难过,伸手想要把铃儿给拉起来。

  “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肚子好痛啊……”看到巫颜的手靠近自己,铃儿忽然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尖叫了起来。

  巫颜有些愣住。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让赶过来的周秦一把给推开,踉跄几步撞到秋千的木板,才刚好不久的额头又血流不止。

  “铃儿,我在,别怕。”周秦抱起铃儿,从未有过的慌张,狠狠地瞪了一眼头破血流的巫颜,大喊:“把贱人给我关回去西院!快点去叫御医过来,快点!”

  所有人都离开了,天竟然下起了春雨。

  巫颜乌黑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但是背挺得很直,她咬着嘴唇想要站起来,尝试了几次还是摔落地上。

  冬娘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走到她身边把她拉起来。

  “冬娘,我没有推她,你看到了吧?”巫颜闭着眼睛绝望地问道。

  冬娘看着她那副绝望的模样,低垂着眼帘,拉着她手:“娘娘,春雨冷,回去吧。”

第四章 婢女

  夜里,大雨侵城。

  巫颜站在窗前看着冷风雨侵袭着这冷冰冰的西院。

  忽然房门给人一脚踢开,周秦站在她面前,带着浓厚的酒味。

  巫颜有些害怕,后退几步想要躲开。可是她才刚后退两步,男人就一把扯住她胳膊,将她压在窗台上,扯着她头发,嫌恶而愤怒地说道:“你是在嫉妒铃儿有了我的孩子吗?所以你想要把铃儿的孩子给杀死是吗?”

  说着,周秦忽然就用力把她衣服给撕开,露出里头红色的肚兜和胸前白皙无暇的玉肌,原本就醉意浓浓,此番更是让这香肌给刺激地眼里发红,低头就噙住她如胸前的那抹樱桃,疯狂啃咬起。

  巫颜让他这番举动吓了一跳,不停地挣扎要逃走。

  男人让她挣扎不停地袖长双腿给撩得更是热火焚身,两手紧紧地攥住她双手,用力一提,刚好让她双腿夹在自己腰身两侧。

  巫颜惊恐无比,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她不希望这个魔鬼夺去他的清白,她低头咬着他手,渴望能够就此逃脱出来。

  可是在一个男人热火焚身的时候,女人挣扎的举动都会成为让他们更加癫狂的兴奋剂。周秦吃疼地给了巫颜一巴掌,恶狠狠地说:“你很羡慕铃儿有孩子,来啊,我给你一个孩子,我给你!”

  “我不要!我不要你这个魔鬼的孩子!”巫颜尖叫起来啊。

  她瘦弱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周秦冷笑着忽然朝着外头喊道,“兄弟们,有福同享,今晚你们好好看看应该怎么睡女人。”

  原本在门外候着的侍卫听到王爷的话,面面相觑,立刻蜂拥而进。

  巫颜瞪大眼,惊恐地护住胸前春光他,她被吓得浑身发抖,不住地压低声音求饶,“求你,求你不要这样做,求你……”

  周秦嘴角上挑,冷眼看着她,“怎么?你不是很想要孩子吗?要不要我让他们一块儿上,这样机率更高?”

  魔鬼在人间,这句话瞬间出现在巫颜的脑海里。

  巫颜听到那些侍卫走进来的脚步声,瞬间慌了阵脚。她看到周秦一脸邪恶地盯着她在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临死不屈。

  “周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巫颜喊下这句话,就要用力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尽。

  周秦眼疾手快地用手掐住了她的下巴,一巴掌又毫不犹豫把她打得吐出了一口血。周秦就如一个魔鬼,慢慢地说:“想死?铃儿还要你的心脏来保胎了,如果你死了,我就让人去挖你爹或者你娘你弟的心脏,反正你们巫氏一族都是有双心。”

  “你这个魔鬼!”巫颜歇斯底里叫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出去!”周秦眯着眼睛,又给那些侍卫下命令。他嘲讽地说道:“你不是很行要爬上我的床吗?我今天就成全你。”

  巫颜看到周秦眼里带着愤怒的欲火,这种欲火让她害怕,可是她现在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只好瞪大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周秦俯低身子,一把咬住她胸前的肉蒲,丝毫不带柔情,就把她身上仅有的布料给扯得一干二净。

  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而西院的房间里,浴火和绝望的死气燃起。巫颜痛苦地承受着他好不柔情的动作,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某个阻断层带着撕心裂肺的疼痛破开的时候,她对周秦的爱,就只剩下了绝望。

  到底,要怎么才能逃出魔掌?

  不爱,还不行了吗?

  夜半,雨水终于停了下来,周秦穿上衣服,低头看着浑身赤裸躺在地上的巫颜,嘴角上挑,冷声说道:“明日,你去给铃儿当婢女,要是铃儿少一根头发,你们巫家都给她陪葬。”

第五章 设局

  公鸡初打鸣,春意刺骨锥心寒。

  一夜惊梦,巫颜刚睡下便让冬娘给唤了起来,东院那边来话,铃儿想要喝百合粥。

  “铃儿姑娘说娘娘熬的粥是天下臻品,她心心念念想要喝一回,王爷应了她要求,唤娘娘在天亮之前熬好给铃儿姑娘作早膳。”冬娘垂着眼帘不咸不淡地说道。

  巫颜苦笑,刚让周秦给折腾坏的身子如破败的竹柳,酸痛不堪。她忍着酸痛,套上单衣就要出门。

  “外面天寒,娘娘还是要多担待自己。”冬娘取了一件棉衣和一个小热水囊放到巫颜手里,“春寒才是真的寒刺骨,娘娘莫要冻了手。”

  巫颜身体一僵,这些日子的委屈和心碎,因冬娘一席话,暂时回暖。

  总归是误会,总能解释清晰罢。

  巫颜走了出去,等天亮的时候,她端着那碗刚离火的百合粥站着东院原本应该属于她的新房外,铃儿的婢女打开门冷声对她说:“小姐唤你进去。”

  铃儿坐在椅子上,挑眉看着她:“风水轮流转呀,想当年是我给你做粥讨你高兴,不过一载,就换了过来了。不过铃儿当真要多谢姐姐以前掏心掏肺地把同阿秦的事情告知与我,我才能得到阿秦的爱呐。”

  听到铃儿的话,巫颜气得手都在发抖,她咬牙切齿地问道:“为何这样待我?”

  “自小我就很喜欢你的弟弟巫凌,而巫凌从小就听你的话,只要你一句话,巫凌一定愿意娶我为妻。可你……”说到怒火处,铃儿冷笑几声接着说:“可你却背着我对他说我不适合做他福晋,姐姐,你可真狠心呐。”

  巫颜一直知道铃儿喜欢自己的弟弟,可情爱不能一厢情愿,巫凌从始至终就有自己的心上人,这样娶了铃儿也是对她极不负责任。

  她摇头道:“巫凌有钟意的人,你嫁于他,我担心你会受委屈,而我也觉得你能遇到更好的……”

  “借口!你还想骗我!”铃儿将茶盏给扫落地上,怒目瞪着她:“我不能独享喜欢的人,你们这些人,我也不会让你们幸福!呵,我现在遇到了阿秦,姐姐,他就是你口中那个更好的人,你觉得呢?”

  话音落下,铃儿忽然夺过巫颜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粥。巫颜心里一紧,伸手就去拍那碗在两人间的百合粥。她以为铃儿要用这热粥来烫她,可她想错了。

  在半空中的热粥被巫颜一挥,倒在铃儿的手上。

  “好疼,姐姐……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爱阿秦错了吗?”铃儿娇弱地跌在地上,哭得我见犹怜。

  巫颜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要把她扶起来,可手还未伸出去,就让人给推得撞到门板上,疼得喷出了一口喉间血。

  “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周秦将铃儿小心翼翼地抱到床上,柔声说道:“铃儿不怕,我马上就叫大夫过来!”

  他扭头看到被家仆给架在地上跪着的巫颜,两目都瞪出了血丝,怒不可遏地说道:“巫颜,想不到你还死性不改,铃儿家世虽不及你,但她自小就与你一同长大,凡事都在念着你顾着你,你却冒充她来到我身边,现在还想要置他于死地,我不能留着你!”

  巫颜大惊,心碎一地,她喊道:“她都是骗你!竹林里冒死救你的从始至终都是我,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姐姐……救阿秦的人明明就是我,你为何还要说谎……”铃儿两眼溢满了泪水,从床上挣扎着要起来,“从前你说喜欢阿秦,说我不配在阿秦身边,并威胁我如果我让阿秦知道是我救他,你就要杀了我家人……”

  说着铃儿又哭了起来。

  巫颜明知道这样情况不应该说话,可她还是觉得委屈,伸手想要拉住周秦解释:“她说谎……”

  “到底谁在说谎本王有眼所见,你这个贱妇,给我关进西苑去,没我命令不能放出来!”周秦嫌恶地抬腿踹开想要拉他脚的巫颜,把她给踹晕了过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