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叫盛瑾画顾安心的小说_岁月陪你而老去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6

在作者王族小妖2的文笔下,《岁月陪你而老去》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盛瑾画顾安心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连载中。岁月陪你而老去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莉娜:“所以,郭蕴溪也被搞残了啊。上个月的酒会,我助理勾搭了郭蕴溪的助理,套出了话,郭蕴溪下面特别松,一直在美容医院做康复,呵~,也不知道盛瑾画和她上。床的时候,有没有那种疾风中驰骋的感觉。”

岁月陪你而老去

推荐指数:8分

《岁月陪你而老去》在线阅读全文

岁月陪你而老去022章:盛瑾少夫人(2)

郭蕴溪却是高傲的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在刘迪各种揉肩捶腿讨好时,她冷幽幽丢出一句话:“今天,我来公司不是跟你谈投资的,刚刚anmi跟我说,还有一个月,我们的合约就到期了……”

一听这话,刘迪差点没绷住自己是老板的架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愣愣地看着郭蕴溪,都快要哭了。

“心肝儿小宝贝,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合约快到期了?!先不说还有一个月,就算到期了,还能续约,你说,是不是?!”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郭蕴溪是盛瑾画唯一默认的女人。

刚刚送她来公司的阵仗,看那架势,如果他估算得不错,距离盛瑾画公开她身份的日子不远了。

这么大一块肥肉,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它自己长腿跑走?!

先不说郭蕴溪这些年替他赚的钱有多少,单是今天这个八卦新闻,未来二十四小时内恐怕就能让天娱传媒的股票涨好几个点。

等到郭蕴溪稳坐盛瑾少夫人的位置……

刘迪实在不敢想象:那些投资人,听见这部戏的女主角是‘盛瑾画老婆’这几个字,会怎样砸钱。

“续约?!”仿若听见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郭蕴溪勾唇灿烂一笑,“刘总,你是不是想多了?!”

“什么想得多?!宝贝儿啊,有一句话说得好,始终是‘娘家’最好,你看,当初要不是我发掘你,让你签约当我们公司的模特,你怎么会有如此星途?!”刘迪悻悻地笑着,可是越说越心虚。

挂了皮草回来的经纪人anmi,听了刘迪的话,不由得耻笑道:“我们家蕴溪,的确应该好好谢谢刘总,当初没有刘总的提拔,她的确走不到今时今日的低位。”

闻言,刘迪冷汗都要吓出来了。

好半晌,他这才哭丧着一张脸油光光的脸,万分自责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当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但是宝贝儿,你在娱乐圈待了这么久,应该知道里面的生存法则,我也是没办法啊,这么大一个公司需要运营,你也知道,不是任何一个涉足娱乐圈的女明星,都能红的,当初让你去陪郑先生吃饭,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郑先生说,只要你陪他睡。一.夜,就投资你的戏,我也是想……”帮你。

哐当。

暴跳如雷的郭蕴溪抬脚就把面前置放在矮几上的茶壶掀翻了,她猩红着双目:“所以你就把我当成三。陪.小。姐了送出去了?!”

刘迪吓坏了,看着郭蕴溪恐怖的模样,他脊背冷汗涔涔:“只是睡一晚,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看娱乐圈红得发紫的女明星和男明星,不是都睡来睡去的吗?!更何况,事后郑先生不是给你的戏投了一个亿吗?!多亏他的那个亿,你才能凭借那部戏红起来。”

“啪~”,没有任何征兆的,郭蕴溪狠狠摔了刘迪一个嘴巴子……

******************

十八楼,卫生间。

“姓郭的那女人,有什么好拽的!!”黛安一边洗着手,一边讥诮道。

站在她旁边的莉娜,对着镜子整理着头发,附和道:“对啊,再拽,也只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盛瑾画派自己的车和保镖送她回公司,也改变不了她当初被郑同凡睡过的事实。我听说,郑同凡可是出了名的变。态,最喜欢和处。女搞*,不把处。女搞残,根本不会给钱。”

黛安:“郭蕴溪红了的那部戏,郑同凡不是投了一个亿吗?!”

莉娜:“所以,郭蕴溪也被搞残了啊。上个月的酒会,我助理勾搭了郭蕴溪的助理,套出了话,郭蕴溪下面特别松,一直在美容医院做康复,呵~,也不知道盛瑾画和她上。床的时候,有没有那种疾风中驰骋的感觉。”

黛安讥诮:“上。床?!你以为盛瑾画那种高贵的男人,会随随便便和女人睡?!派车派保镖送女人回公司,能证明什么?!你简直太单纯了!!我有个结拜姐妹的同学,她的母亲刚好在盛瑾别院上班,据说,盛瑾画前段时间已经和一个神秘女郎在瑞士领证结婚了,那女人还怀孕了,如果这事儿被新闻媒体知道了,郭蕴溪还能拽得起来?!盛瑾少夫人另有其人,盛瑾画最多是跟她玩玩儿,下面那么松,哪个男人能……”忍受?!

正当黛安越说越激动之时,安静的卫生间,突然传来一道响亮的马桶抽水的声音。

紧接着是刺耳的开门声。

黛安和莉娜闻声望去,一眼就看见郭蕴溪面无表情站在隔间的门口,她俩当即一愣。

缓过神的时候,莉娜压低声音去问黛安:“你刚不是说卫生间里没人吗?!她本人怎么在这里?!”

黛安纤细的柳眉,戒备地盯着像个没事人一样,走过来洗手的郭蕴溪,压低声音回应:“我以为没人。”

“那怎么办啊?!”莉娜问。

黛安也有些着急,但是强压住心里的恐慌,逞强道:“什么怎么办?!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她本来就被人搞残了,而盛瑾画也不可能娶她当老婆,否则,绯闻传了整整四年,盛瑾画有任何动作吗?!最终,还不是娶了别的女……啊!!!!!”

惨烈的叫声,陡然间乍起。

黛安捧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脸,惊恐万分地咆哮:“郭蕴溪,你敢拿指甲刀划破我的脸?!”

郭蕴溪冷凝着一张绝美的脸:“划破你的脸都算轻的,我现在就是拿刀捅死你,信不信遭殃的不仅是你的家人,我还能毫发无损继续在娱乐圈里风生水起?!”

“你……你……”

郭蕴溪踩着昂贵的高跟鞋,一步又一步朝着黛安逼近:“我怎样?!当不了盛瑾少奶奶吗?!我就算当不了,也是盛瑾画唯一承认过的女人,你这种贱。货,凭什么资格在我背后说三道四?!我警告你,再无中生有,我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

医院。

顾安心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昏倒在路边。

被紧急送往医院之后,出了抢救室,她便带着氧气罐,昏迷不醒。

她又做梦了。

梦里的盛瑾画,无比认真与虔诚对她说:“这辈子,我只要一个老婆,一个孩子,一生一世对他们好,一生一世护他们周全,绝不允许他们的生活存在一丁点儿不幸福的阴影……”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