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浅歌琴瑟年华by饭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7

《浅歌琴瑟年华》又名《我的深情薄如蝉翼》是由作者“饭叉”所著,主角江靖言、秦舒,她爱了江靖言多久,他就憎恶了她多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江靖言秦舒小说_浅歌琴瑟年华在线阅读

第1章 只剩三个月的命

傍晚的客厅里,秦舒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望着丰盛的烛光晚餐,揉了揉酸痛的肩。

“秦舒,你真的想好了?你要是不出国治疗,病情会危及生命的。”好友孙芝芝坐在沙发上,看她撑着忙碌,心疼的说道。

“出国也只能暂缓半年的命,不用麻烦了。”

秦舒的语气异常平静,把一张遗嘱递给孙芝芝:“我走后,一切就拜托你了。”

捏着纸的手指细瘦,微微颤抖,像是用尽所有力气。

着孙芝芝接过遗嘱,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却又忍不住咳嗽起来,连忙拿过纸巾捂住嘴。

纸巾上泅出一片鲜红。

“什么,你又不出国了?”孙芝芝脱口而出,自觉失言,赶紧岔开话题:“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江靖言怎么还不回来,这事应该告诉他吧?”

“没事。”秦舒摇摇头,心里被苦涩填满。

结婚三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厌恶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记得纪念日。

“生病的事,也帮我保密吧。”秦舒把浸血的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晚期肺癌,她能活的时间最多只有三个月,她想走得安静。

更何况,她爱了江靖言多久,他就憎恶了她多久,对她的病也只会嘲讽。

“或许这场病是天意,解脱他,也解脱我自己。”

秦舒痴望着烛光,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尘埃落定的苦笑。

……

好友走后,秦舒孤伶伶的坐在餐桌旁,端起自己面前的红酒杯,轻声对桌子对面举杯。

“靖言,纪念日快乐。”

桌对面空无一人,只放着一只红酒杯。

‘叮’

空荡的屋子里响起一声轻响。

秦舒端着红酒杯的手僵在空中,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见一条人影打开门,走了进来。

“靖言,你回来了?”

秦舒突如其来的狂喜,激动得喘不过气,站起向他走去。

修长的人影从黑暗中浮现,双手插在西服裤袋,烛光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俊脸,眸中没有半点温度,只有一贯的厌恶。

“秦太太,发这么多短信叫我回家,是又犯贱了吗?”

嘲讽的语气,含着毫不掩饰的轻轻。

仿佛一盆冷水浇下,秦舒期盼的眼神迅速黯淡,心里刚泛起的喜悦,消散无踪。

他从不叫她‘江太太’,除了那张结婚证,他们的关系比路人还要陌生。

秦舒的手指抓紧桌布,维持声音平静:“短信……是我上周发的。”

那天,她刚刚确诊肺癌晚期,绝望痛哭,拼命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想得到安慰。

他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她孤独的等他**,由绝望到认命,由认命到平静。

原来,他根本就没看她的短信。

“既然回来,就吃饭吧。”

秦舒把酸楚咽回喉咙里,努力抬头冲他笑了一下,急忙的把碗端到他面前。

也许这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和他吃饭,她得珍惜。

江靖言冷眼看着她忙碌,看她殷勤把热腾腾的饭端到面前,心里没来由一阵厌烦,挥手打开她端着碗的手。

“你以为,我对着你这张恶心的脸,能吃得下饭?”

‘咣当’

饭碗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秦舒的肩膀一颤,似乎心也跟着裂开,一阵刺痛。

生命的最后时光,连跟他吃顿饭都是奢望吗?

她把胸口的痛楚压下去,若无其事的笑着:“看我多不小心,再给你盛一碗……”

“你犯起贱来,还真是没完没了!”

江靖言不耐烦起来,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你爸要是知道,他给你安排的美满婚姻,只是让你越来越贱,你说他会不会就这么气死在医院?”

他烦透了这女人,明明是江家害死了父亲,她居然还想和自己白头到老!

秦舒的手腕像是要被他掐断,肺部也牵扯得疼痛,她挣扎着恳求。

“靖言,吃完饭再说。”

“和你吃饭我觉得恶心,但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是履行一下夫妻义务。”

江靖言冷笑一声,一把挥开桌子上的碗盘,把秦舒拖上去。“正好也让你爸亲眼看看,他女儿究竟有多贱!”

他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

餐桌对面的投影仪上,立刻出现一间病房的场景,一个全身瘫痪的老人躺在病**上。

“靖言,不要!”

秦舒脸朝下的趴在满是油汤的餐桌上,心脏猛一哆嗦。

第2章 爱他十年

投影仪清晰的照着她慌乱的脸,将一举一动全都映在上面。

她为了兼顾住院的父亲,在家里安装的双向监控器,这一幕也会同时放映到父亲面前。

“你不是一直都盼望我上你?”

江靖言平日俊秀冷淡的脸庞,此时染上一层疯狂,语气嘲讽至极。

“现在装什么纯?你爸也不正希望你怀上我的孩子,好继承我江家的财产吗?”

“就让你那个瘫痪快死的爸看清楚,你为了怀我的种,是怎么在我身下犯贱的!”

说着,他用力拽住秦舒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把脸对着大屏幕。

屏幕上,躺在病**上的老人胸口急剧起伏着,怒睁的眼睛迸出血丝,似乎想表达出自己的愤怒。

秦舒被他扯得头皮剧痛,苍白的脸憋得通红,想逃跑却被身后江靖言一把按下,用力扯下她的裙子,就这么毫无缓冲的直接进入!

“唔!”

身体的钝痛,让秦舒闷哼一声,尽力挣扎起来。

屈辱感像电流一样席卷全身,这一刻她情愿自己从没出生过!

秦舒想说话,可肺部却一阵灼痛。

她咳嗽几声,竭力扭过头:“靖言,你既然恨我,当初为什么答应跟我结婚?难道你对我没有半分感情?”

“你这么爱我,把秦家的产业捧到我面前,怎能辜负你的心意!”江靖言俯下身,在她耳边冷笑:“只可惜我下辈子都不会爱你,因为你不但贱,还蠢!”

以为把公司交给他,就能让他忘了往事?

做梦!

那原本就是他江家的财产!

“别忘了,我爸是被你家逼得跳楼的!”江靖言毫不留情的狠狠撞击着,似乎要把那股痛恨全发泄出来:“我爸债台高筑,跳楼而死,你爸却接手了我家的公司,过得风生水起!”

秦舒咬破嘴唇,拼命把眼泪咽回去,心脏一阵阵颤抖。

她一直以为,把秦氏公司交给江靖言管理,就能弥补他的遗憾。

拼了命的对她好,付出一切,以为就能让他回头看自己一眼。

可到了现在她才发现,一切好像都是自己骗自己。

心脏的撕痛,和肺部的疼痛绞在一起,秦舒剧烈咳嗽几声,嘴角渗出一缕血痕。

她惨然问道:“那这三年来,你只是把我当作发泄对象了吧?”

“想多了。”身后传来江靖言嘲讽的冷声:“等着陪我**的女人多的是,你只是我用来让那个老东西不痛快的工具。”

“你还不知道吧,每次我把跟你**的视频放给你爸看,他眼珠都快弹出来了。”

“江靖言,你怎么能这样!”

秦舒惊恐得几乎晕过去!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贯狠心,却并不知道毒辣到如此地步。

“怕什么,你爸都看惯了。”江靖言冷酷的说着,一把将她拎起来按在桌上。

“靖言……我爱了你十年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秦舒终于忍不住沙哑的哭出声。

她像狗一样跪着,任由身后的男人侵犯,就在自己父亲面前!

“因为你的爱,让人恶心!”

屏幕上,老人圆睁着双眼,通红的眼珠流露出强烈的悔意,半张的嘴里,不断的淌出口水。

秦舒不敢面对父亲的目光,她握了握拳,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通知单。

一瞬间就笑出声来:“这样够了吗?靖言,这样能让你忘记仇恨,我们……重新开始吗?”

江靖言看到她的眸光又一瞬间怔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忘记?呵!”

“对了,有件事忘了说。”他用力拽起她的头发,在她耳边低声冷笑:“你爸车祸瘫痪,也是我造成的。多谢你这么信任我,昨天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公司现在是我的了!”

秦舒一下子屏住呼吸。

难怪他平时冷漠,今天却这样反常,原来昨天自己把公司股权转给了他,现在他已经再无半点顾虑。

心脏像是被狠狠扎了一刀,秦舒痛得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屏幕上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报警声。

秦舒愣了一下,猛的反应过来,慌乱的抬头叫道:“爸!”

只见屏幕上的老人脸孔发紫,翻着白眼抽搐起来,嘴里涌出一团团白沫。

第3章 和我离婚吧

江靖言在最后一刻,到底还是松了手。

他还得留着秦父的命,不想让这老东西死得痛快。

他毫不留恋的退出,拉起裤子,冷静犀利的眼神,根本看不出刚才经历过情事。

屏幕上,几名护士冲进病房,把垂危的老人推出去。

手机铃响。

江靖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手按下‘免提’键放在桌上,双手系皮带。

手机就放在秦舒的脸旁边,她清楚的听见,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熟悉的声音。

“靖言,你什么时候过来?”

熟悉的声音,让秦舒的脑海一片空白,手指一下子攥紧握拳。

“我今早才走,怎么你又想我了?”

还不等她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身后便传来江靖言的声音,带着一丝轻佻,隐有**意味。

“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妈想见你。”

“好,我到时候来接你。”

秦舒的脸白得透明,刺骨寒意从脊椎迅速蔓延到全身,浑身直哆嗦。

“江靖言,你什么时候跟她在一起的……”

江靖言系好皮带,随手捂住她的嘴,压在她背上俯下身,薄唇恶意勾起,语气更加温柔。

“芝芝,想要什么礼物?”

“就带七宝斋的凉茶吧,最近没胃口。”孙芝芝说着,柔声问道:“你那边有女人?”

“我外面应酬,一个想爬我**的贱货而已,不能跟你比。”江靖言低声哄着:“你刚怀孕,好好安胎,不要胡思乱想。”

“没事,我只是问问。”孙芝芝的声音透着一股正房的贤惠温婉,和平日那个精明女律师判若两人。

秦舒被江靖言用力按在桌上,骨头硌得疼痛,心脏被撕扯着阵阵剧痛!

她说不出话,冰凉的眼泪一滴滴淌过脸颊,滴在他的手指上。

她一直都知道江靖言在外面有女人,可她死也想不到,他的女人竟然是孙芝芝,还有了他的孩子!

自己从骨子里信任的好闺蜜,居然早就跟老公**,刚才却还在自己面前假扮关心。

秦舒忽然流着眼泪就笑了,笑得咳嗽出声,咳得满嘴都是血!

江靖言对她不是嘲讽就是冷斥,从没用这种口吻跟她说过话。

多讽刺!

自己把家产给了他,命给了他,连立下遗嘱都是为了他,可他宁愿爱一个当过小三的女人,也不愿看她一眼!

江靖言挂了电话,这才松开手,不经间瞟见手指上沾着的血迹,厌恶拿纸巾擦了擦。

也许是她硌破了牙齿的血,让他恶心。

江靖言根本不看秦舒一眼,从桌上拿起西服外套,转身就往外走。

秦舒像被扔下的破布娃娃,蜷缩在桌上不停咳嗽着,从嘴角渗出的鲜血,滴到桌上。

肺部疼痛得像是针扎,可身体里却感觉空荡荡。

也许父亲说的对,江靖言,从来不是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可她被爱迷了眼,直到现在,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的背影,企图让他回头。

癌症,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到了如今了地步……她……放手吧。

秦舒睁眼看着天花板:“靖言,我们离婚吧。”

如果他真的厌恶自己,她如今这样也是他的拖累,不如就这样放手。

江靖言站定了,眉头意外的一挑。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上个月,她为了求他**用尽方法,真是贱到了骨子里,现在主动提离婚?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欲擒故纵?”江靖言转过身,目光毫不掩饰的厌憎:“抱歉,我不吃这一套。”

这时,他才看见她的嘴角淌着血,脸色白得可怕。微微皱了皱眉,这女人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还是又是在做戏?

江靖言脸色疏忽转冷:“这样你就受不了要离婚?抱歉,我可没有离婚的想法。”

“你不是恨我吗,为什么不答应?”秦舒倔强的抬着头,胸口却刺痛得厉害。

“你现在后悔和我结婚了,想另外找个好男人?”江靖言笑得轻佻,眼神却冷酷至极:“我一点都不想离婚。秦舒,除非你死,否则你这辈子都捏在我手里!”

要她生不如死,这就是他跟她结婚的真正目的。

说完,他大步离去。

第4章 输得彻底

秦舒擦掉嘴边的血迹,颤抖着撑起身。

她就要死了,可这辈子,她真要这么输得彻底吗?

不会!

她到如今这种地步,是她活该,可她绝对不容许别人伤害江靖言!

她死后别的女人可以跟他在一起,可孙芝芝,不行!

秦舒知道太多孙芝芝的底细,这女人当初和江父有不正当的关系,被她发现后,孙芝芝苦苦哀求,她才瞒了下来。

如果孙芝芝和江靖言在一起,他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接受不了!

秦舒咬着牙站起身,挑了一件玫红色的连衣裙穿上。

镜子前的女人虚弱不堪,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就得像鬼。

秦舒苦笑一声,男人怎么会爱这样的女人呢?

她在唇上涂了大红色唇膏,转身走出了房间。

……

“苏河,谢谢你救了我爸。”

医院里,秦舒站在病房门口,从一个男医生手里提过父亲的血检报告。

“你脸色怎么这样差,他又对你做了什么?”

苏河眉头紧皱,看着她一身红裙衬得脸色更白,胸口被牵扯得一痛。

“最近胃口不好。”秦舒掩饰的说。

“你也是医生,怎么不注意身体。”苏河顿了一下:“你爸上个月欠的医药费,我帮你交了。”

“不!”秦舒一下子脱口而出,抓住他的袖口:“这钱该由我自己出。”

“行了。”苏河轻描淡写说,看了一眼她捏住的袖口,没动:“你连工资都预支了,江靖言又不管你,伯父治病重要。”

秦舒心里发涩,在她活着的时候,江靖言就不给一分钱,她要是死了,父亲的后续费用怎么办?

连遗嘱都给了孙芝芝,现在她手里的底牌,只剩最后一张。

当苏河离开后,秦舒转过身,对躲在角落的一条人影,冷冷开口:“躲着做什么,有脸给老头做小三,没脸见人?”

“秦舒,从你刚结婚我们就在一起了,你再厉害也活不过三个月!”

孙芝芝忍不住冲出来。

“无论死活,我都是江靖言的正妻!”秦舒看着昔日闺蜜,心里难受得厉害,脸上却冷淡:“恐怕江靖言还不知道,你流产太多不能生育的事吧?”

孙芝芝眼神骤然一乱,但立刻又镇定下来:“是又怎样,别忘了你的遗嘱还捏在我手里,里面一份江父的遗书,我要是把它们烧了,江靖言这辈子都会恨透你!”

秦舒闭了下眼睛,他还不够恨她吗?

“孙芝芝,离开江靖言,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可你若是敢伤害他。”秦舒神色一厉,“我跟你拼命。”

孙芝芝一愣,看着秦舒的眼神,莫名有些心虚。

她眸光一转,忽然惶恐说道:“秦舒,你说什么呢?我和靖言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还威胁我的孩子!”

“芝芝,怎么回事?”

江靖言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舒身体一颤。

当看见秦舒时,江靖言的眉头一蹙,大步走到孙芝芝身边,搂住她的肩:“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靖言……”孙芝芝眼圈一红,却故意摇头,“没事,秦舒对我很好,靖言,我不想再待在这里,我们离开吧!”

江靖言眸光顿时就沉了下来,冷冷扫到秦舒身上:“秦舒,要让我发现你有任何敢动芝芝的想法,我要你爸爸的命!”

看着江靖言竭力维护孙芝芝的模样,秦舒忽然觉得……

解释都没有了意义!

可她可以死,但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江靖言!孙芝芝这个女人,她知道太多底细,配不上她的男人!

“江靖言,我有事跟你说!”秦舒忽然开口。

然而江靖言说完就带着孙芝芝往后走,根本没有回头,仿佛没听见她的话。

秦舒凝视着他的背影,心里溢出苦笑。

原来这才是他的真面目,拿到她手里的股权,就连看她一眼也嫌多余。

秦舒撑着墙咳嗽几声,忍痛努力挺直脊背,抬头说:“江靖言,想知道你爸究竟是怎么死的吗?”

前方的身影顿住了。

“秦舒,别提我爸,你没这个资格!”

冰冷的声音,似乎压抑着狂怒。

秦舒喘了一口气,把泛出嘴角的血用力咽回喉咙:“你爸跳楼后被送到医院抢救,是我做的手术,本来他有一线生机,但我给他注射了安乐死。”

第5章 为你父亲偿命

血,一刹那就冲上了江靖言的头顶。

他猛的转过身,几步走到秦舒面前,一把掐着她的喉咙按到墙上。

“为什么不救我爸!”

他英俊的面容,震怒到扭曲,昔日冰冷的眼眸沸腾着滔天怒意。

“咳……”

秦舒的脊背重重撞上墙,喉咙被掐得剧痛,再也忍不住的喷出一口甜腥。

鲜血溅在他的白衬衣上,触目惊心。

江靖言却根本不看她嘴角的血迹,就像一头狂怒的狮子,死死的掐住他。

“为什么不救!”

“因为……我想嫁给你。”秦舒的目光之中有太多痴迷,看着江靖言发怒的模样,脸色逐渐开始青白。

大概意识到自己手劲再重,就会把她当场掐死,江靖言极力压下胸口的痛怒,稍微松了下手。

是他低估了这女人!

这十年来,他一直都知道秦舒爱自己,那时他还是江氏公司的继承人,高高在上,对她不屑一顾。

后来江家破产、父亲去世,他**之间跌进尘埃,众叛亲离,只有秦舒不离不弃的陪着他,忍受他的歇斯底里。

没想到,这一切全都是她的手段!

“害死我父亲,你软硬兼施,就为了让我娶你?”

“对,你爸的死,和我爸无关,医院有记录可查。”秦舒的喉咙一阵灼痛,喘着气把嘴里血沫咽回去:“你爸还给你留了一封遗书。”

“遗书在哪里!”

秦舒喘息着,浑身都在痛,可心上的疼痛才真要命。

旁边的孙芝芝眼神讶异,涌上些许喜色,随后立刻压下。

秦舒在胡说!

那安乐死的药物,分明当初就是她……不过,呵呵,有人当替死鬼,她乐得轻松!

“三个月,只要你在这三个月里把我真正当成妻子,到时候我会把遗书给你。”秦舒仰起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凝视江靖言的脸:“而且,我会带着所有证据去自首,为你父亲偿命。”

她不求别的,她要死了,她愿意揽下一切,愿意付出一切。

只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哪怕一秒也好,把她当成他的真正的妻子。

她也死而无憾!

江靖言脖子上的青筋爆起,凶戾的目光似乎要把她千刀万剐。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爸?”

“那样你就永远也不知道,你爸在遗书上写的什么。”

秦舒更快的说,又咳嗽起来。

江父的遗书在孙芝芝手里,她手里还有一份影印文件,遗书记载的事,让孙芝芝不敢把它交出,更不敢毁了它,只能藏起来。

江靖言看见遗书后会更恨她,恐怕会恨得把她的骨灰从地底挖出来,但她已经无所谓了。

活着的时候得不到他的爱,他恨一辈子,起码还能记着自己的名字。

江靖言的手掌撑在墙壁上,低头凝视着她,眼里怒潮汹涌。

昨天,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要答应。

可就在那一瞬间,‘好啊’两个字却挂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折磨了她三年,无时无刻不想摆脱她,可临到最后关头,他居然犹豫了,脑海浮现出的不是父亲的死,而是她在每个深夜,亮着灯坐在窗前等他回家的身影。

也许是恨吧,那时他想把她拴在身边,折磨一辈子!

“我答应。”江靖言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但我也有一个条件,三个月后我要离婚!”

现在,他每分每秒都不想再跟这个毒妇在一起!

秦舒的肩膀微震了一下,一股酸涩堵住喉咙。

他反悔了。

“成交。”

秦舒低下头,嘴里说出的这句话似乎用尽浑身力气,她想做他的妻子,到死都想。

可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失去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