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爱你如凉梦一场叶凉欢_爱你如凉梦一场免费阅读by月涟衣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3

爱你如凉梦一场叶凉欢

爱你如凉梦一场全文阅读

女主叶凉欢男主顾司宸的小说名字叫做《爱你如凉梦一场》,爱你如凉梦一场是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月涟衣,全文讲述顾司宸一直是叶凉欢的遥不可及,她爱他整整十五年,后来终于等到他娶她为妻,人人都以为她已经捂热了顾司宸的心,可在这段婚姻里,终是冷暖自知。

第一章 跟我回去吧

  黑暗中,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扶着女人的腰,一遍遍贯穿她的身体,痛苦又动情的嘤咛从女人的唇齿间传了出来。

  “司宸,求你轻一点……”

  女人的呼喊,男人置若罔闻,深邃的眉眼间满是迷离。

  温热低沉的呼吸喷洒在女人的脖颈处,带着浓重的酒气。

  “舒云,我爱你,我好爱你。”

  “司宸,我不是……”

  话被男人炽热的吻堵住,叶凉欢瘫软在男人怀里……

  出神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叶凉欢不觉想起,五年前顾司宸把她当作夏舒云的那次燕好。

  那是他第一次碰她,也是五年来仅有的一次……

  夜色下的江城黑压压的一片,磅礴的雨声,夜色酒吧的一间VIP包厢,一群人正在尽兴。

  ‘砰’的一声,大门突地打开,浑身湿透的叶凉欢还没站稳脚跟,呛鼻的烟雾袭了过来。

  刺耳的音乐,沙发上的人影暧昧不清。

  “真有你的,整整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只给了二十分钟,她居然赶到了!”

  手肘顶了顶有些醉意的男人,秦靳笑了笑,掏出一沓厚厚的红票甩在桌上,“我愿赌服输!”

  毫不在意地哼了声,顾司宸抿了口杯子里的红酒,像是根本没看到门口的女人。

  “我来了……”

  他的冷漠她看得真切,叶凉欢捋了捋落在额前的碎发,脱掉了身上湿透了的衣服。

  腰挺得笔直,她走到顾司宸身边,坐了下来。

  “跟我回去吧。”

  声音淡淡的,叶凉欢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好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

  顾司宸没有说话,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忽然,嘴里溢出一声嗤笑。

  气氛有点尴尬,深知两人关系的秦靳连忙打圆场:“来,我们喝酒,今晚一定要喝个痛快!”

  秦靳的杯子碰了过来,猩红的液体缓缓倒入,顾司宸的眸子愈发得深不见底。

  他一饮而尽。

  一杯接着一杯,就在他要喝下第三杯的时候,一只微寒的小手覆了上来。

  顾司宸抬了眸。

  或许是酒精的缘故,视线有些模糊,顾司宸看到的叶凉欢的脸渐渐地变了。

  变成他朝思暮想的样子。

  他猛地吻上她的唇,紧扣住她的后脑勺,体温在攀升,他欺身而上,把叶凉欢压在身下。

  秦靳皱起了眉头,不过转眼又舒展开来,分散起大家的注意力。

  “司宸就是个急性子,我们玩我们的!”

  耳边的嘈杂声让叶凉欢回神,顾司宸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灼热的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

  她怕极了这样的顾司宸。

  她怕,他又会在情动的时候喊出别的女人的名字,那样受影响的不光是他们两个人,还有顾家和叶家的名声。

  “司宸,你冷静一点,不要……”

  叶凉欢没有说下去的机会,狂风暴雨般的吻落了下来,来势汹汹,顾司宸疯狂掠夺,贪婪地汲取她身上的味道。

  那股迷人的香甜,如数钻进顾司宸的鼻尖,他顿时理智全无,最后一根紧绷的弦也断了……

第二章 到底是谁残忍

  就在叶凉欢以为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刺鼻的气味传了过来。

  顾司宸对着垃圾桶大吐特吐,剑眉紧蹙,如刀刻般的五官写满了颓废。

  秦靳不禁笑出了声:“司宸,怎么才喝了几杯就成这样了?这可不像你啊!”

  哄笑声不断,顾司宸的脸色更难看了。

  “失陪一下。”

  叶凉欢收拾好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扶着顾司宸起身。

  小心翼翼地走进洗手间关好门,她轻拍了拍他的宽背:“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醉成这样?”

  顾司宸又吐了一会儿。

  “为什么?”

  沙哑的声音,像是缓和了一点。

  “为什么要来?”

  顾司宸又重复了一遍。

  手上的动作顿住,眼角突然酸涩起来,叶凉欢笑了笑。

  微弱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悲凉,“我不来怎么接你回去?”

  顾司宸身子微僵,他抿着薄唇吐出一句:“我不会回去。”

  漫不经心的语气落在耳中,看着顾司宸冷漠的神情,叶凉欢呼吸一滞。

  “你知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就不能……”陪陪她?

  压抑了五年的情感终于承受不住,叶凉欢冒着胆子从身后抱住顾司宸。

  “为什么?为什么每到今天,你就非得在外面过夜?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哪里对不起我?”

  薄唇勾起一抹嘲讽,顾司宸冷冷地睨了眼叶凉欢,“叶大小姐,你这是装傻还是真忘了?五年前的事不用我来提醒你吧?”

  一点点掰开她缠在腰间的手,冰冷无机质的声音响起:“你明知道我喜欢舒云,还给我下药!你让她误会我,让所有人误会我……”

  “我没有!”

  “我听够了你的谎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就是要让你难堪,让所有人都知道,叶家大小姐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嘴脸!”

  顾司宸面色铁青,把叶凉欢抵到墙上,双眼通红地质问:“叶凉欢,你的心不会痛吗?

  舒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你怎么能这么伤害她,怎么忍心逼她离开!”

  “顾司宸!”

  叶凉欢吼了出来,扬手打在顾司宸脸上,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心底的委屈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她歇斯底里地喊出了声。

  “你说我为了利益爬了你的床,那这五年,你要我陪你演戏,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到底是谁残忍!”

  叶凉欢一字一顿,“顾司宸,我不欠你什么!我就算八辈子缺男人,也没有必要给你下药,求着你上我!”

  瘦弱的脸透着不服输的倔强,叶凉欢微仰着头,笑得坦荡。

  “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羞辱我,你的目的达到了……”

  挣开顾司宸的手,叶凉欢转身离开,可还没走出去一步,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了回去。

  “放开、你放开我!”

  叶凉欢拼了命地反抗,顾司宸皱着眉头,死死地捏住她的下巴。

  蚀骨的疼痛蔓延开来,他毫无征兆地吻了上去,带着重重的惩罚,血腥味蔓延在两人的口腔,难舍难分。

  滚烫的手摸索而下,顾司宸的呼吸变得愈发粗重:“放开?你处心积虑地嫁给我,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对你?叶凉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骚!”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叶凉欢惊呼:“不,不可以!”

  “由不得你!”

  失去理智的顾司宸,猛地撕掉叶凉欢身上仅剩的单薄,腰身一挺,狠狠地进入了她……

第三章 都不重要了

  “顾司宸,你混蛋!”

  撕裂的感觉痛得她几乎晕厥,叶凉欢咬上了顾司宸的肩膀。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对她还算尊敬的顾司宸居然会这么对她!

  他想为夏舒云报复她,她偏不随他的愿。

  眼里划过一丝决绝,叶凉欢叫了出来,一声高过一声,落在顾司宸耳里,他不悦地皱起眉头。

  “你想做什么?”

  叶凉欢抚上他的俊脸,主动吻了上去,眼里犹若魅丝。

  “当然是让你尽兴了,我这么配合你,你还满意吗?”

  流光辗转的眸子里投射销魂蚀骨的风情,叶凉欢紧锁住顾司宸的视线,不知餍足地索吻,放荡地叫出了声。

  门外传来秦靳的声音。

  “司宸,你可轻点,别弄疼了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技术不好呢!”

  看到顾司宸黑下来的脸,叶凉欢知道自己没有赌错。

  她不会认输。

  身心早已麻木,淋了雨的叶凉欢发起了烧,眼皮越来越重,渐渐地,她什么也看不清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她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

  周围没有顾司宸的踪影。

  回想起昨晚他对她做的事,叶凉欢抱紧了自己,突然觉得好冷。

  她在他身边待了整整五年,他们之间虽没有寻常夫妇的热情,却也算相敬如宾。

  五年前的事,他没有提过一次。

  顾司宸的反常让叶凉欢有些不安。

  连下床都变得这么艰难,腿间的不适感快叫她流出眼泪。

  唇边扯出一抹苦涩的笑,这是他们结婚后,他第一次碰她。

  “醒了?”

  独有的磁性男声传了过来,叶凉欢一怔。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去公司了吗?

  叶凉欢点了点头。

  顾司宸站在门口,看到她身上他留下的痕迹,那双宛如黑曜石的眸子一沉,他薄唇轻启:“我帮你请了假。”

  “不必。”叶凉欢穿戴整齐,一身职业装的她看起来沉稳干练,透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叶凉欢从顾司宸身边经过,没有问候,没有微笑,好像他只是个不相关的陌生人。

  “叶凉欢。”他叫住了她。

  “有事?”轻然的语气,淡淡的疏离。

  顾司宸拧了拧眉,俊俏的脸上似乎有些犹豫,顿了顿,他说:“昨晚的事我向你道歉,我不小心喝多了……”

  短暂的愣神,叶凉欢应了他一句。

  “不重要。”

  往外走了几步,偌大的别墅里只回荡着自己的脚步声,见他还呆呆地站在那儿,叶凉欢停下脚步,勾起一抹绚烂的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昨晚的事你情我愿,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叶凉欢昂首挺胸地走出别墅,心底的苦涩更加浓重。

  昨晚顾司宸说的那些,怕才是真的吧?

  他恨透了她,恨她逼走了夏舒云,逼走了一直被他捧在心尖的女人。

  她在他心里,就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叶凉欢,你还在期待什么?

  你走不进他心里的……

第四章 凉欢,是你啊

  回到叶氏。

  不停处理了几个小时的文件,叶凉欢连水都没喝一口,就是为了赶出钟爱系列的定制戒指。

  下订单的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凯瑞琳集团,由顾氏和叶氏共同完成,当时顾司宸告诉她,需要在一个礼拜的时间设计并且制造出来。

  过去四天,设计部交上来很多初稿,但没有一份是叶凉欢满意的。

  千篇一律的设计,只知道用大把钻石凸显奢华,放在小小的江城也许勉强能算中流,但无论如何是达不到凯瑞琳的标准的。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叶总,有人要找您。”

  “谁?”

  “是个年轻女人,她说……”助理欲言又止。

  叶凉欢手扶着额头,脸上略显疲惫。

  “我知道了。”

  叶凉欢让助理传达给那个女人,说中午的时候她会去见。

  江城的人都知道,顾司宸娶了叶凉欢,也知道叶凉欢是出了名的大度,无论什么样的女人找上她,她都能应付自如。

  “顾太太,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他,所以……”

  “想让我和司宸离婚?”叶凉欢抿了口咖啡,抬头看了眼对面差不多二十五六的女人。

  妖娆的打扮,烈焰红唇,一看就是混迹情场的老手。

  “不可以吗?”

  “可以,不过出于好意,我想先告诉你,如果你能接受,我没有任何意见。”

  在女人困惑的目光中,叶凉欢拿出准备好的信封。

  看到信封里的照片,女人惊诧:“这是……”

  “你只是司宸众多对象之一,他玩腻了就会换,不会放任你们掌控他。”

  “可你……”

  “我和你们不同。”叶凉欢勾了勾唇角,“你找我如果是为了钱,我会给你……”

  望见女人眼底的精明,她笑着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给你做个孕检,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司宸的。

  如果不是……”

  微顿几秒,她接着说了下去,“我会让你在江城没有立足之地。”

  天气格外炎热,叶凉欢掐掉顾司宸的烂桃花回到公司已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离最后期限只有三天。

  “叶总,这是我在食堂打的饭,您多少吃一点。”

  “放在那里吧,我还不饿。”

  叶凉欢继续埋进了工作。

  助理放下了餐盒,手放在门把上想走出去,犹豫了一会儿她又转过身来,“叶总,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了?”

  “我朋友给顾总送东西的时候,好像听说……顾总要把这个项目交给别人来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助理说完意识到自己犯了职场大忌,连忙解释:“也可能是我朋友听错了,顾总他不会……”

  叶凉欢微笑着打断了助理的话,“我会处理好的,你就不用多想了。”

  “谢、谢谢叶总。”

  助理小心退了出去。

  叶凉欢捏了捏眉心,昏沉的感觉袭上她的脑海。

  还是确认一下好了。

  叶凉欢拨通了顾司宸办公室的电话,可没人接听。

  她又打起了手机。

  “凉欢,是你啊,找司宸有什么事吗?”

  听到夏舒云的声音,叶凉欢怔住了。

第五章 你别欺人太甚

  “你、你怎么会……”

  “司宸正在休息,看你一直在打,我就接了。

  忘了告诉你,前几天我就回来了。

  凉欢,我是真的高兴,我终于又可以和司宸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知道我要回来,他特意去接了我,把我安排进了公司呢!”

  “是吗?”想起助理刚刚说的话,叶凉欢浅笑,“那恭喜你啊,也不枉费……你这些年来的谋划和东躲西藏。”

  “凉欢,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五年前发生了什么,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啊!我是受害者,没有办法我才逃到国外去的!”

  “在我面前,你不用演戏,如果你回来是想捡我穿的破鞋,我不会介意。

  我只希望其他的事你能别插手……”

  不给夏舒云说下去的机会,叶凉欢挂了电话。

  心跳得飞快,前所未有的焦虑涌了上来,快要把她吞噬殆尽。

  她闭上眼回想起昨晚的疯狂。

  原来,他是知道夏舒云要回来的消息了。

  难怪……

  五年前她识人不淑交了夏舒云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虽然不知道当时夏舒云为什么要抛下顾司宸,设计她和顾司宸在一起,但叶凉欢绝不允许自己的事业和婚姻再被这个女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她要去顾氏问个清楚。

  “我要见你们顾总。”到了顾司宸办公室门口,叶凉欢被他的秘书拦了下来。

  “叶总好,顾总他现在恐怕有点不方便见你……”

  秘书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叶凉欢皱了皱眉,“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叶总,你不能!”

  秘书没想到叶凉欢会直接冲进去,等她呼出声的时候已经晚了。

  叶凉欢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顾总,叶总她非要……”

  看到里面的场景,秘书吓得尖叫一声,捂着眼睛跑开了。

  “这就是你不见我的原因?”叶凉欢冷笑。

  看来都是真的。

  不着声色地掩饰好眼底的笑意,夏舒云显得很着急的模样。

  她连忙穿好开了扣子的上衣,从顾司宸身上起来,“凉欢,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信我,我和司宸真的没有什么!”

  眼里含着泪水,她楚楚可怜地看着顾司宸,“司宸,你快帮我解释解释。”

  “你都看见了,我也就不瞒你了。”

  顿了一会儿,顾司宸出了声,“舒云在国外进修了五年,现在回来了,我想让她进顾氏,还有别墅……”

  “我会搬出去!可顾司宸,公司方面的事你没权利一个人做决定!这个项目我负责了这么久,你现在要我把它让给别人,凭什么!”

  “凉欢,你别这样,我看司宸一直在忙这个项目,没有头绪,是我主动提出来帮他的。”夏舒云咬着下唇,声音放得很低,“我在国外学的是珠宝设计,说不定我能帮上一点忙的!”

  “夏舒云,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五年前你设计了我,远走高飞,现在居然还……”

  “叶凉欢,你别欺人太甚!从今天起,项目由舒云全权负责!”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