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问归途》是由网络作者子月所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景澜叶可可,全文讲述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8

情深不问归途景澜

情深不问归途全文阅读

《情深不问归途》是由网络作者子月所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景澜叶可可,全文讲述景澜叶可可的虐心爱情故事。叶可可曾以为她这一生的悲剧都源于爱上了景澜,她执意嫁给他,可这段婚姻带给她的只有痛苦和折磨,她亲眼看到他扶起另一个身着婚纱的女人,却看着她坠楼,那一刻她真的绝望心死了。

第一章 你去偷个孩子

  “啪!”

  一个耳光迎面狠狠扇来,剧烈的疼痛和头晕目眩间,我听到父亲冷冰冰的声音。

  “今天这个孩子,你无论如何都要偷来!否则,就只能去坐牢!我们叶家丢不起这个脸!景家越绝不会容忍一个有污点的人做少奶奶!如果你不能成功,那就自我了断吧!”

  看着父亲扔在我面前的刀,我浑身都在颤抖。他说到就能做到,我清楚。

  半个月前,我开的咖啡店出了重大食品安全事故,三个顾客食物中毒差点丧命,我作为法人,是要负责的。

  可我不想坐牢,更不能死。

  我怕失去自由,我还有个妹妹要照顾。她心智不全,却是我在这世界上最放心不下的亲人。

  为了她,我妈已经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我在她弥留之际亲口承诺会好好照顾妹妹!我不能食言!

  我更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我,面前这个被我们叫做“爸”的男人,根本不会善待她。

  所以,我只能如他所说,从景澜那里偷得一个孩子,避免牢狱之灾。

  更何况,我要偷的种,本来就该属于我!景澜本来就是我的丈夫!

  努力说服着自己,我猛然推开房间的门,看到床上的景澜,双腿却忍不住地发软,一只手扶着墙壁才能勉强站稳。

  因为药物作用,他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让我又慌又怕,根本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

  身后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我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景澜也被这声音吵到,皱着眉睁开眼睛。

  我一对上他的目光,就被吓得完全不知所措,本能地转身朝外跑。

  “桥桥!”

  身后传来一声低喃,把我钉在了当地。

  “桥桥!是你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终于回来看我了!”

  景澜从床上翻下来,跌跌撞撞地疾步走过来,撞翻了台灯和椅子,迷茫的双眼紧紧盯着我,迫不及待地把我死死搂住。

  “我不是董桥!你看清楚!”

  可是,中了药的景澜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我的下巴,漆黑的双眸里满是深情,“我有多想你!你知道吗?”

  我的心狠狠地被蛰了一下,眼泪不争气地滚下来。

  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董桥却是他心尖儿上的那个人!哪怕死了,都不能让他忘记!

  “你看清楚!我是叶可可!你的合法妻子,叶可可!”

  我低声嘶吼着,不管不顾地咬住他的唇!狠狠地咬!

  眼泪不断地涌出来,合着他唇上的鲜血,腥咸味儿让我失控的情绪稍稍冷静,松开他的唇,朝后躲避开去。

  景澜却收紧手臂,低头深深地吻了上来。

  和我泄愤地啃噬不同,他的吻深情又温柔,急切又带着克制,像是要把所有的爱恋都透过这个吻传递过来。

  我的头脑发晕,整个人都融化在他的怀里,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他抱到了床上去。

  “桥桥,可以给我吗?我好难受!”

第二章 叶家一贯不要脸

  他压抑痛苦到了极点的声音让我从晕眩的状态里瞬间清醒,浑身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

  中了药性那么强烈的药还能这样克制?

  景澜,你爱董桥真是爱到了骨子里!

  悲凉愤怒瞬间席卷了我,我猛然翻身坐到他的身上,抹了一把眼泪,狠狠地坐了下去!

  贯穿的疼痛像要将我撕裂成两半儿,我忍不住哭出声来。

  “别哭!”

  他小心翼翼地把我放下来,吻去我的眼泪,耐心地安抚着我,许久才慢慢地动作起来。

  “桥桥,忍一忍就好了!我会对你好的,我会对你负责的!”

  他越是温柔,我心里就越难过。身体和心理都痛苦到了极点,报复般地拼命抓他咬他,他却没有半句不满。

  不知过了多久,他离开我的身体,还抓起浴巾将我身上的狼狈痕迹清理干净,才紧紧搂住我陷入沉睡。

  我闭着眼睛流了会儿泪,便轻轻起身准备离开。

  结婚快一年景澜都不肯碰我,今晚要不是我爸用了手段,我也没这个李代桃僵的机会。等景澜清醒过来,等待我的绝不会是什么柔情蜜意,我必须趁机离开。

  “别走!”

  “别再留下我一个人!”

  “我不想醒来又是孤单一个人!”

  我刚刚坐起来,手腕却被景澜死死拽住。

  因为中了药,他的神智根本不是完全清醒的,紧闭着双眼,声音也显得含混不清,一句句呢喃狠狠砸进我的心里。

  我知道,他用力挽留的根本不是我。

  可是,面对他这样的苦苦恳求,我居然还是没有办法硬下心肠当机立断地离开!

  他英俊的五官因为痛苦而皱在了一起,显得那么无助,和平时多么不同。

  我伸出手指,轻轻地抚平他紧蹙的眉尖,抚过他身上被我撕咬出的伤痕。

  就一会儿,我就再陪他一会儿。

  偷来的也好,骗来的也罢,就让我贪婪任性这片刻吧!

  他察觉到我留了下来,伸开手臂死死地搂住我。

  我窝在他的怀里,居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直到猛地感觉到一阵剧痛!

  我从床上滚到了地上,肋部传来一阵疼痛。

  茫然了一瞬间,我看到景澜冰冷的目光,大脑瞬间清醒!

  “说!你做了什么!”

  他的表情阴冷,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我寸缕不着,羞耻又心虚,慌乱地扯过浴巾裹住自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谋划什么!”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轻蔑又厌恶,“你怕坐牢,叶家怕丢人!你爬上我的床,以为我睡了你,就能出手帮你?”

  我根本不敢看他,哆哆嗦嗦地站起来想跑,却被他一把揪住头发。

  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对视,“你还想怀孕,就不用坐牢了,对不对?”

  景澜虽然是在问我,语气却是肯定的。

  我抖得更厉害,牙齿撞击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极其刺耳。

  “呵!”他伸手扯开我的浴巾,薄唇贴到了我的耳后,“叶家还是一贯的不要脸!”

第三章 你真的够贱

  景澜的手已经抚上我的胸,下一秒便没有任何犹豫地挺身刺入!

  我疼得大叫起来,他却更加用力!

  昨晚他是多么温柔,现在却截然不同!

  昨晚他以为我是董桥,那样怜惜心疼。今天他终于看清楚我是叶可可,就这样对我!

  “叶可可,你真的够贱!害死桥桥还想逍遥法外,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必须会付出代价!”

  他和我在做最亲密的事情,耳边传来的却是夺命的誓言。

  “我没有!我接到她的电话说和你在酒店,我当然要去看看!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后来……”

  “啪!”

  一个耳光狠狠扇来,打断我的话,让我眼冒金星,耳朵里嗡嗡直响。

  他从我的身体里退出来,掐住我的脖子,“如果不是你设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要追上门去羞辱她!如果不是你,桥桥又怎么会羞愤难当到自尽?”

  “叶可可,你真是狠毒到了极点!贱了到了极点!”

  脖子疼得像要断掉,脑子憋得快要胀爆,脑子里全是嗡嗡嗡地声音。

  这一刻,我毫不怀疑,景澜是真的想掐死我!

  我这短暂的一生,自从爱上了景澜,便成了是个笑话!

  真是不甘心啊……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这是我心底最后一声叹息。

  可是,景澜不会让我就这么轻易地死去,他在我窒息的那一瞬间就松开了手,然后直接用一杯冷水将我泼醒。

  我惶然地睁开眼睛,他却满脸讥讽。

  “演技不错,还会装死!”他靠近一步,一字一顿,“我真想让你去死!可是,那真是太便宜你了!”

  我的心已经疼到麻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抖得厉害。

  “吃掉。”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两片药,直接朝我嘴里塞。

  我看到被他扔在一边的药盒,是紧急避孕药!刚才这里明明没有的!一定是我晕倒的时候他让人送来的。

  我拼命地往外跑!

  景澜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扯了回来!

  “不要!求你不要!我不想坐牢!我不想死……”

  我的喉咙好疼,应该是刚才被他掐住的时候伤到了。一说话,就像是有一把带着钢刺的毛刷硬生生地在喉咙里摩擦。可我早就完全顾不上,一声声哭着求他。

  景澜却冷笑一声,“谁不想活着?桥桥不想吗?你给她这个机会了吗?”

  他狠狠钳住我的下巴把药片塞进去,然后把整整一杯水灌进我的嘴里!

  我不停地挣扎着,水却迎面洒出来,灌得我鼻子耳朵里全都是!我被呛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他才松开手,我摔倒在床上。

  冷眼看着我捂住胸口咳得撕心裂肺,景澜却还是不放心,怕我偷偷把药片吐出来,又掰着我的嘴像检查牲口那样看了一遍,然后,才开始慢条斯理地穿衣服。

  “看好她,四个小时内,不许她做任何事。”

  景澜拉开门,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还一丝不挂,一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忙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第四章 侮辱和温情

  进来的居然是两个陌生的男人!

  我羞愤到了极点,本能地朝用被子把自己全部裹起来!

  “把脸露出来。”

  其中一个陌生男人冷漠地说了一句,见我不动,便伸手大力扯被子!

  我忙伸出脸来,紧紧裹住自己脖子以下的地方。好在他们停手了。

  可是两双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我!

  为什么刚才景澜没有直接掐死我呢?

  要让我受这种羞辱!

  我连哭都哭不出来。

  被子底下赤裸着的身体到处都在疼。我紧紧蜷缩在一起,虽然隔着一层被子,我却觉得自己被看光了。

  这种耻辱感让我生不如死!

  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一秒都过得那样艰难。

  窗外渐渐天色大亮,我也越来越难熬。

  “我……我要上卫生间!”

  我的喉咙火烧火燎地疼,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却不得不嘶哑着嗓子,卑微地对着俩个陌生男人提出请求。

  他们俩人像是商量好了一样,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别忘了,我是景太太!你们敢看我的身体吗?”我实在是憋急了,忍着羞耻恐吓说:“我可是什么都没穿!”

  他们俩还是没说话,脸上却明显带了轻视嘲弄的笑意。

  是啊,景澜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意的只有董桥一个女人呢!

  又有哪个做丈夫的会在和妻子欢爱之后,让自己的保镖来房里盯着他的妻子呢!

  我这个威胁,也实在是好笑了些。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再也没有跟他们做任何争论,只是闭上眼睛默默地数秒煎熬着。

  我闭着眼睛,假装这寂静到能听到心跳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我知道不是。一想到还有两个陌生男人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我就连手指都不敢挪动一下,唯恐他们隔着被子也能看到我的身体轮廓。

  好像孤零零地躺了一百年那么久,身体都僵硬了,我才听到他们说了一声:“时间到了”。

  等我睁开眼睛,他们已经离开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酒店的,直到进了门,妹妹叶念冲过来搂住我,高兴地大笑,我乱成一锅粥的大脑才恢复了点意识。

  身上到处都疼,我却不想推开她。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

  这个公寓名义上是我和景澜的婚房,可实际上景澜根本不会回来,平时除了佣人,就只有我和妹妹。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来,姐姐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叶念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苹果,不管她闹多大的情绪,只要能吃到我亲手给她削的苹果,就会马上高兴起来。

  但是她吃苹果,一定要削成一大一小地月牙形,她吃大的,我吃小的。

  我也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了。

  现在也是,我们一人一牙儿慢慢吃着,我满嘴苦涩,她却眉开眼笑。

  我看着她这么快就忘记了忧愁,不由得有些羡慕。

  她整夜都在等我,这会儿一牙苹果都没吃完,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时,景澜来了

  我一看到他就紧张起来,慌慌张张地站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你别吓着我妹妹!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解决……”

  “你不是总抱怨我不回家,用尽手段千方百计叫我回来。”景澜讽刺地笑着,把公文包丢在沙发上。

  我心惊胆战地看着他的包差点砸在叶念头上,好在她睡得沉,完全没被惊动。

  景澜一把将我推倒,我被吓得大叫,又赶紧捂住嘴巴。

  “景澜!你不要胡来……”

  “这不是你期望的?”

  景澜压过来,却撞到了叶念的脚,我用尽全力推开他。

  景澜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意味深长地对我笑了笑。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有警察冲了进来!

第五章 断绝关系

  警察对着我展开一张纸,“这是逮捕令!”

  我双腿一软,“不是说了证据还没搜集齐?”

  我看向一边噙着冷笑的景澜,瞬间明白了。他这是在报复我昨晚的行为!

  叶念被惊醒了,惊惶地哭着朝外扑过来,却被绊倒在地上。

  冰冷的手铐卡得手腕生疼,我被推搡着朝外走,迎面撞上我爸。

  我崩溃地大叫:“爸!你救救我!”

  “我们叶家没有你这种女儿!”

  我爸训斥了我一句,就朝里面走去,看到景澜,陪着笑脸说:“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女儿!我马上和她断绝关系,把她逐出叶家!”

  我的心彻底冷了。昨晚计划失败了,我爸立即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我这个女儿,免得被景澜迁怒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再帮我!

  只怕他现在只恨昨晚没狠狠心逼着我直接自杀吧!

  “姐姐!姐姐!”

  叶念撕心裂肺的哭声从身后传来,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爸,我有最后一个请求,请你照顾好叶念。景澜,我也求你,不要针对叶念,她什么都不懂。”

  屋里的俩个人一定听清了我的话,却都没有给我半点回应。

  我很快被带到了拘留所,在这里等待开庭审判的日子。

  拘留所里什么人都有,却好像商量好了一样的来针对我。

  她们要么直接把我的饭菜都抢走,要么就往我的饭里吐口水,挨打也是家常便饭,我一开始还试图反抗,后来发现只能换来更严重的虐待,就只能默默忍受。

  就这样我在拘留所里度日如年地待了一个多月,才等到快开庭的日子。

  有个法庭指定的公益律师来见我。

  多么可笑,我有富可敌国的丈夫,也有为富一方的父亲,最后却还得法庭按照规定帮我请公益律师!

  “现在已经查清楚,你店里使用的原料霉变,黄曲毒素严重超标,才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证据确凿,你身为法人,必定要承担法律责任。”

  面对律师,我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可是我都是从正规渠道进货的……”

  “可是你连进货单据都拿不出来,法庭是要讲证据的。”

  我无话可辩。

  我当初开接手这家转让的咖啡厅,只不过是因为它就在景澜公司楼下,景澜常让助理去他们家买咖啡,也偶尔会去店里坐坐。

  可我刚一接手没多久,他就发现了,再也没有光顾过。

  我本来就无心经营,这样一来更是很多天都不会去一次,店里的所有人手都还是雇佣的以前的,包括经理、采购,进货渠道也是沿用以前的。

  可是店里一出事,他们就全都人间蒸发了,只剩下我这个什么都不清楚的法人承担责任。

  我沉默了很久,只问律师:“我妹妹怎么样?你知道吗?”

  我本来没报多大希望,没想到却听到他说:“你妹妹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了!”

  怎么会这样!

  短暂心痛地震惊过后,我连哭都哭不出声。

  这是可以预见的结果。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