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如鲠在喉泪难流沈白慕顾恺风_如鲠在喉泪难流沈白慕顾恺风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2

《如鲠在喉泪难流》沈白慕顾恺风小说是一本热门完结言情文,如鲠在喉泪难流沈白慕顾恺风小说精彩节选:江浩皱紧眉头,下意识的放开了沈白慕的手,“小慕,你知道十五万是多少吗?

如鲠在喉泪难流
推荐指数:★★★★★
>>《如鲠在喉泪难流》在线阅读>>

《如鲠在喉泪难流》精选章节

“奶奶她突发性脑血管破裂,现在正在医院,可是手术费要二十万,我现在身上只有五万,江浩,你能不能先借我十五万?”沈白慕知道一下跟十五万不是一笔小钱,但是她没办法了。

江浩皱紧眉头,下意识的放开了沈白慕的手,“小慕,你知道十五万是多少吗?”

“我会还给你的,我可以给你写借条。”沈白慕急切的开口。

江浩立刻摇头,“不是这么回事。”他往后退了一步,“小慕,你奶奶年纪已经大了,你拿十五万花在她身上……”

“江浩!”沈白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是我奶奶!”

“小慕,我们总要为自己打算一下!十五万,我要是给了你,到时候我们房子买了哪来的钱去装修?”

“我奶奶的命还没有你那个房子重要吗!”沈白慕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

她简直都想不到这种话是一向把她奶奶挂在嘴边,说是要把奶奶当亲奶奶对待的江浩说的。

江浩按了按额头,脸上有些烦躁,“小慕我年纪不小了,我现在没有车也没有房,你就不能为我考虑考虑吗?”

沈白慕咬紧下唇,赤红着眼睛看着江浩,“如果你今天用的是你自己的钱,我绝对不跟你借,但是那个钱,是你卖我卖来的!你拿了五十万,我要十五万怎么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尖都在滴血。

她这一次,是真的把自己的尊严都踩在脚下了。

江浩瞪圆了眼睛,怒目看向沈白慕,“沈白慕,你怎么这么贱!你觉得你当妓女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吗!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他说出话的话像是一把利剑,一刀见血的戳进她的心脏,简直是一点犹豫都不带的。

“江浩,是你把我送到别人床上去的。”沈白慕一字一句的开口,“是你把我送到别人床上卖钱的!”

江浩:“你为我们的未来做做贡献怎么了?是你说要结婚,要买房要买车!我这样是为了谁?”

沈白慕被他吼懵了。

所以说,现在都成了她的不是了?

“我没嫌弃你不是处女,你还以你不是处女为荣了?”江浩说着直接拖着沈白慕往外走,“我十五万什么美女买不回来,我买你一个二手货,我图什么,不就图个咱们在一起了那么多年吗,你现在倒是好,你跟我闹,你闹什么啊闹。”

“你放开,放开我!”沈白慕眼泪不停的掉,他的手勒的她胳膊生疼,疼的快牵连到心脏了。

江浩根本就不管她说什么,直接把她拖出了咖啡厅,“你去大街上问问看,看谁愿意用十五万买你!”

“江浩你混蛋!”沈白慕一耳光打在了江浩脸上。

江浩一把将沈白慕推到了地上。

“我混蛋,我是实话实说!”

沈白慕的胳膊蹭在地上,只觉得胳膊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好歹也为我们结婚之后想想行不行?十五万没有,五千我二话不说都给你了。”

“啧啧,五千块能买什么啊。”一个冷冽的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江浩目光一变,“顾恺风!”

顾恺风拿着车钥匙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君临天下般的气魄。

沈白慕一看他,立刻一抹眼泪,将视线别到了一边。

顾恺风看到了她这个动作,冷冽的唇角轻勾了一下,他走到沈白慕身边,躬身将她拉了起来。

“宝贝,你的这位未婚夫,好像不够怜香惜玉。”顾恺风炙热的呼吸拂到她耳边。

沈白慕一把推开他,“顾先生,你不要动手动脚的。”

对面的江浩这才松了口气,“小慕,过来。”

沈白慕现在已经把他看透了,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过去的了。

她看着江浩这张脸都觉得林瑞以前说的真是太对了,江浩就是一个大写的直男癌。

沈白慕转身就想走。

“沈白慕。”顾恺风突然叫了她一声。

沈白慕诧异的看向顾恺风,他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顾恺风淡漠的视线从她身上扫过,“想要钱吗?我们可以谈谈。数额随你定。”

沈白慕心中一跳。

即便她再不想招惹顾恺风这样的人,现在也心动了。

“小慕!”江浩着急的叫了她一声,他走向前就去拉沈白慕的手。

沈白慕条件反射的往后一跳。

她冷笑着抬眼看向江浩,“你不是说没人愿意买我吗?呐,现在愿意买我的人来了。”

沈白慕抿唇,举步就走到了顾恺风身边,伸手挽住了顾恺风的手,趾高气扬的看向江浩,“那五十万,就当是我给你江浩的分手费,拿去买个小姐好好玩,看看你那五千块够不够睡人家一晚上。”

她说完立刻往顾恺风身后躲。

江浩铁青着脸,冲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顾先生!”沈白慕立刻可怜巴巴的望向顾恺风。

那双秋水般潋滟的眼眸能将人的心都给看化了,顾恺风微眯起眼眸,一把拎住江浩的衣领,将江浩推开。

“江浩是吗?小白是我的未婚妻,这点我希望你搞清楚。”顾恺风冷笑一声,“再敢招惹她,我废了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口头警告’你。”

江浩知道顾恺风是谁,他一个小职员,怎么敢得罪顾恺风这样的富三代。

得罪了顾恺风无疑是自寻死路。江浩急切的看向沈白慕。

沈白慕对上他的视线,鼻尖一阵的酸涩,这是她喜欢的少年啊。

顾恺风在她后颈上轻轻地捏了一下,俯身凑到她耳边,“宝贝,这次可是你求我的,再敢后悔,我操死你。”

沈白慕浑身抖了一下,侧身就将脑袋钻到了他怀里。

顾恺风很满意她的反应,冷笑着扫了江浩一眼,带着沈白慕就走了。

车上,顾恺风扔给了沈白慕几张纸巾,冷冷的从后视镜里看向沈白慕,“想明白了?”

听着这话,沈白慕真是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觉得讽刺,昨天她还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陈述着她的价值观,没想到24小时不到,她还是屈服了,屈服在了金钱之下。

“想明白了,我们谈谈吧,顾先生。”

眼角的泪被风干,沈白慕只觉皮肤紧致的难受,可是心上却更加的像被摁住了喉咙一样难受。

顾恺风笑了一声,棱角分明的轮廓上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瞳孔,似乎早已通过她的眼睛将心底的想法看个通透,并且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你想谈什么?”

“我同意做顾先生的未婚妻,但能不能请顾先生答应我一个条件?”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