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曾以相思铸流年宋灿温容庭_曾以相思铸流年宋灿温容庭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2

《曾以相思铸流年》宋灿温容庭小说是一本热门完结言情文,曾以相思铸流年宋灿温容庭小说精彩节选:宋黎却俯首在她耳边,语气阴森:“你让我断手,这就是你的报应!是不是很想叫?是不是很痛?

曾以相思铸流年
推荐指数:★★★★★
>>《曾以相思铸流年》在线阅读>>

《曾以相思铸流年》精选章节

剥离瓶如刚硬的铁锤般重重的落在她的腹部,那一瞬,宋灿惊恐地瞪大了眼,手指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痛!

撕心裂肺的疼痛。

宋黎这个贱人!

“啊——”

宋灿只觉腹痛至极,她的胎心本就不稳,这会已经抽血超过常人,哪里能经得住宋黎如此锤击!

腹部传来撕裂般的坠痛,有什么东西似要拼命的从她的身体钻出来,她痛白了脸。

宋黎却俯首在她耳边,语气阴森:“你让我断手,这就是你的报应!是不是很想叫?是不是很痛?”

宋灿死死的咬着薄唇,唇被她咬得毫无血色。

她想要呐喊,只是喉咙却仿佛塞满了棉花,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宋黎眼神又是一狠,疯了似的用瓶子砸宋灿的小腹。

渐渐地,宋灿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眼角的潮湿越来越浓,终究化为泪珠坠下。

温热的液体从她双腿间漫出,染红她身下的床单。

在宋灿彻底失去意识前,她听见宋黎的哭喊声。

“不好了!快来人啊!”

门外等候的温容庭立刻冲进来,眼前一幕刺激着他的神经,宋灿脸色苍白泛着乌青,脸颊无力地偏向另一边,鬓边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胡乱地贴着脸颊。

而她的身下却是一滩鲜红的血液。

温容庭目光一顿,心里闪过一抹异样,还未来得及捕捉已然消失不见。

“医生!”

一阵手忙脚乱之下,昏迷的宋灿被推进了手术室,宋黎和温容庭一起守再在手术室外,她哭得梨花带雨。

“容哥哥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病危,姐姐怎么会因为替我输血而流产……容哥哥对不起,我让你们失去了你们的孩子。”

宋黎扑在温容庭的怀里,哭得伤心至极。

温容庭的眉头拧成一团,薄唇紧抿着,目不转晴的盯着手术室内。

宋黎压下心底的快意,走上前,扑腾一声跪了下去。

“小黎你这是干什么!”

温容庭皱眉。

宋黎单薄的身姿在风里颤抖,“我要向姐姐赎罪,我要道歉。”

“你根本就没有错!”

温容庭心硬如铁。

手术室内,宋灿模糊的意识渐渐清醒,冰冷的器械在她的身体里搅动,一阵绞痛顷刻间传遍四肢,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眼皮沉重得睁不开,她像是踩在云端上,身体里没有一点力量,脑子里一片混沌昏沉。

再次醒来的时候,宋灿是被噩梦惊醒的,她梦见宋黎疯狂地捶打她的肚子,她想呼救……却被黑暗吞噬。

她很想睡觉,可耳边却总有人在争吵。

“小黎,你不要再跪了,回去休息。宋灿流产不是你的错!”

温容庭清冷的声线仿佛穿破了浓浓云雾,来到了她的耳畔。

宋灿的思绪一怔,手脚止不住的发冷。

流产?

“容哥哥,是我的错,你就让我跪在这里求姐姐原谅,姐姐终究是我的姐姐,她为我献血流产,我良心不安。”

宋黎哭哭啼啼的说着。

“你别胡说,那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

哗啦——

昏沉的视线在刹那间变得清明,宋灿的眼眸睁开,狭窄的视线里映入了宋黎和温容庭的脸。

流产?!

她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小腹,混沌的思绪一点点的回笼,她忽然记起了在输血室的时候。

陡然,她的瞳孔睁大,冰冷的泪水无声地从眼角流下来。

孩子……是真的没有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噩梦,是真的。

虚弱的身体积攒起些许的力量,宋灿看着跪在门口的宋黎,心底的恨意如野草藤蔓一般在她的心里疯狂地生长。

宋灿一把扯掉手背上的针管,双手支撑在床,慢慢地爬下床,然后疯一般的冲过去,狠狠地捶打着宋黎。

“你这个贱人,宋黎你杀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

温容庭和宋灿谁都没有料到宋灿会突然扑过来,宋灿才做过手术,又失血过多,身体已经羸弱至极,但她体内却仿佛有强大力量,她将宋黎狠狠地按在身下,双手胡乱地撕扯着宋黎的伤口。

“姐姐,你打死我吧,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宋黎偏偏不还手,任由宋灿打她。

温容庭额头青筋暴跳,“宋灿你给我住手!那个野种,本就是不该存在的!”

又是这句话!

宋灿无法按耐心底浓厚的恨意,如火山爆发一样,她猩红的眼直视着温容庭,毫不犹豫的甩了温容庭一巴掌。

“温容庭你也是凶手!你也是……”

宋灿彻底崩溃,痛哭流涕。

“够了!”

温容庭一把将宋灿扯到病床上,双臂支撑开在她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要在发疯了, 离婚吧,价钱随便你开。”

宋灿的脑袋被撞得头昏眼花,但即便是如此,她还是看见了他眼里的冷厉和绝情。

她的心在滴血,“我不要钱!我要我的孩子……”

宋黎害死了她妈妈,又弄掉了她的孩子,想方设法的要弄死她,她怎么可以遂宋黎的心愿?

“你会答应的。”

温容庭冷冷的说了一句。

他转身去扶宋黎,心疼道:“快起来。”

宋黎挣脱开温容庭的手,如蝼蚁一样爬到宋灿的脚边,卑微哭诉:“姐姐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因为救我,你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流产,你要打要骂,我都认了。”

宋灿眼神狠戾,她控制不住的自己的脾气,一脚踹开了宋黎。

“那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怎么不去死……真的这么有诚意,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啊!”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宋灿已经疯狂。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明明是宋黎用玻璃瓶子捶打她的腹部,她才会流产的。

宋黎才是罪魁祸首,可宋黎却演得这么逼真。

她要疯了。

宋黎的身躯如落叶般吹散在地,她红了眼圈,“姐姐——”

温容庭快步上前,残忍的捏住宋灿的下颚,目如刀刃。

“宋灿最该死的人是你,如不是你设计爆炸案,宋黎怎么会截肢?我告诉你,签字离婚和坐牢,你一样都逃不掉!”

宋灿无言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脏一片片的碎裂。

到底还要说多少次。

爆炸案和她无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