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_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2

《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的作者是一诺,这里为您提供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小说阅读,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小说精彩节选:宋灿哭喊着伸出手去捧骨灰,她的手掌鲜血淋漓,骨灰凝固在她的伤口里,像是淬了剧毒。

曾以相思铸流年
推荐指数:★★★★★
>>《曾以相思铸流年》在线阅读>>

《曾以相思铸流年》精选章节

霎时间,骨灰飞溅,满地的玻璃残渣。

宋灼和宋灿都哭红了眼,那一瞬,巨大的破碎声仿佛无比清晰的响起在耳边,宋灿只觉得那一刻她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她的目光空洞茫然,紧盯着那一滩骨灰,泪水肆意凌虐。

骨灰没有了!

整个灵堂仿佛陷入一片死寂里,宋灿看着那滩骨灰,她疯狂地推开桎梏她的手下,连滚带爬的往那边跑过去,双膝一软,嘭然跪倒在遍地的玻璃碎片前。

“妈!”宋灿撕心裂肺的呼喊。

周兰走过去,恶狠狠的说:“这不是你妈的骨灰吗?捡啊!你怎么不捡啊。”

宋灿哭喊着伸出手去捧骨灰,她的手掌鲜血淋漓,骨灰凝固在她的伤口里,像是淬了剧毒。

她快要昏厥。

周兰耀武扬威的踩在骨灰上面,目光狰狞,“这个老贱人压了我一辈子,死了被我踩在脚下,活该!”

“你滚开!”宋灿红着眼推了一把周兰。

她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带血的双手不停去捧散落的骨灰,可不晓得是不是她太过悲伤,骨灰还未被她捧起,便轻易的从她指尖散落。

“给我继续砸。”

周兰再次吩咐。

“住手!”安静的空气里陡然响起一道冷沉的男声。

周兰和宋灿都是一震,抬眸望去,却见温容庭大步而来。

温容庭撇了一眼灵堂的狼藉,眯着眼看向周兰。

“容庭……我是气不过啊,我的女儿手臂都断了,宋灿还好好的活着,我不甘心啊!我这一辈子就只有小黎这一个女儿。”周兰看见一脸冷漠的温容庭,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哽咽的说道。

温容庭目光一变,“去医院看小黎吧。”

他本是想动怒的,再多的恨也犯不着砸人灵堂。

可想到宋黎,再多责怪的话他也说不出口,周兰虽然为人贪婪成性,心思恶毒,可宋黎天真善良,他不能做伤害宋黎的事情。

一直隐忍的宋灿捡起地上一块碎片,忽然爬起来,趁周兰不备之时,将碎片狠狠地刺入周兰的手臂!

“你想走?你摔了我妈妈的骨灰罐……我和你拼了。”

再软弱的人,也有自己的底线,而宋灿已经完全崩溃了。

她像是疯了一样,用碎片胡乱地刺着周兰的手臂,刹那间,血液飞溅,周兰抱头惨叫。

温容庭瞳孔一缩,快步上前,一把拽住宋灿的手臂,呵斥:“宋灿你够了!”

宋灿连眼角都没眨一下,用尽全身的力气甩了温容庭一耳光。

温容庭被她打得一个趔趄。

“够了?温容庭你告诉我怎么够了?我妈已经死了,你们还不肯放过她……她摔了我妈……”宋灿的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哭腔。

她手心的碎片被血液染红,鲜血从她手指尖沁出,沿着指缝滴落。

周兰的手臂被宋灿戳得满是血淋淋的伤口,她脸色苍白,“宋灿你这个疯女人!”

宋灿转过身又要去刺周兰,下一瞬,她被温容庭扣住手腕。

温容庭压抑着怒意:“你别发疯了,这本就是你欠小黎的!”

宋灿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翻腾的悲愤和委屈,她红着眼看他,悲怆大笑:“温容庭!是我欠宋黎的,所以我妈就该死吗?啊!”

“闭嘴!”温容庭眼里怒火翻涌。

宋灿不管不顾,眼里带着狠戾和疯狂,她徒手握住锋锐的碎片,“没错,我就是疯了!我早就疯了,在我宋灿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注定成为疯子了!我说过我没有害宋黎,你不相信!你从来就不相信!你害死我妈,还流掉我的孩子。”

“狡辩。”温容庭冷冷的看着她。

宋灿手指一松,碎片差点跌落,她忽然用力握住,哪怕手掌满是狰狞伤痕,她似是疲倦极了,闭了闭眼,“那你杀了我吧!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来啊,为你的小黎报仇吧!”

话音落下,宋灿咯咯地笑着,她极尽温柔地摊开温容庭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将碎片放在他的掌心。

“你不是想要弄死我吗?温容庭……你杀了我吧……你不是想要离婚吗?我死了,你就可以再娶了。”

宋灿抓住他的手,逼迫着他将碎片刺入她的胸口。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温容庭指尖一颤,薄唇紧紧抿着,声线冷如刀锋。

宋灿眼角含着泪,她视死如归,“动手啊!”

她抓紧他,让锋锐的碎片抵在自己的胸口。

“是我害你心爱的女人,是我利用宋家的财力,逼迫你娶我,你怎么不动手呢?”

她和温容庭虽然是青梅竹马,但温容庭一直喜欢的都是宋黎,宋灿深爱他,所以即便被温容庭厌弃,她也不肯取消两家从小的婚约。

她就是铁了心要嫁给他啊,哪怕被所有人骂不知羞耻,她仍旧雷打不动的爱着他。

宋灿肆意的大笑,手中陡然用力,碎片刺破单薄的布料,扎入她的胸口,尖锐的刺痛在顷刻间蔓延,狠戾的鲜血渗透衣衫往上涌。

宋灿一心求死,手上也越发的用力。

“宋灿你不要再装了,你要是真的想死,在爆炸场里你就该去死!”一向冷心冷情的温容庭瞳孔一缩,他猛然松开手,将碎片从她掌心夺走。

宋灿垂下眼眸,纤细的睫毛遮掩住她眼里的哀恸。

她竭力控制住内心翻腾地情绪,明明悲伤到极致,却还仰起头,望着他笑:“温容庭你说对了,我这样恶毒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舍得去死!只要我一日不死,你心爱的女人永远都是被人唾弃的小三,为了不让你们如愿,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宋灿!”

温容庭骤然伸手扣住她的双肩,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空气也越发的焦灼。

“怎么?恼羞成怒了?”宋灿唇边含笑,肆意嚣张。

温容庭加重手上的力道,目光冷厉如刀:“宋灿你的心比毒蛇还要狠!”

宋灿怒反笑,嘴角的血迹如同蛊虫盘踞,她笑了:“谢谢夸奖,可是我觉得我还不够毒辣……我应该让宋黎——”

她陡然停下,仰头凝视着他英俊的面庞,目光流露出彻骨的杀意:“尸骨无存!惨死火海,让你们只能做一对亡命鸳鸯!而不是截肢这么简单!”

温容庭狭长黑眸里火光肆意爆发,他一掌桎梏住她纤细的颈部,恶狠狠的说:“宋灿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听说……你妈不能入祖坟?”

宋灿浑身一颤,颈部传来钝痛,鼻腔里的空气稀薄,她眼前一阵发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